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61章 弊,避,闭

第961章 弊,避,闭

    泥人么…

    宁凡点点头,将向螟子的嘱咐记在心头。目光复又扫过木岛的草木,只觉得这里一草一木之间,都有着说不出的出尘之意,似与外界的一切喧嚣格格不入。

    耳边是风过松林沙沙的声音,隐约间,还夹杂着似远似近的钟声。

    一声声钟响,每在宁凡识海回荡一次,便使得宁凡内心澄澈几分,修为也精进少许,那精进虽然不多,却也足以说明这钟声不凡了。

    唯一让宁凡皱眉的,是那钟声之中,竟有劝人避世之意。也就是宁凡修为高深,才能不被这钟声蛊惑,若是普通真仙来到这里,怕是一闻此钟声,便会心生皈依之念,抛下凡俗一切,选择遁入空门。

    “好厉害的钟声,晚辈修道至今,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级别的佛门神通。”宁凡赞道。

    “这钟声,蕴含了佛门六神通中的力量,高阶佛修多居西天,东天几乎没有修成的佛修,你没见过这种神通,也属正常。”向螟子含笑解释道。

    “佛门六神通?”宁凡微微一怔。

    他对佛修了解不多,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

    “佛门六神通,为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尽通£f。天眼通修的是法目神通,天耳通修的是灵觉神通,他心通可窥人内心,宿命通可观古今轮回之变,神足通为亿万法身之力,漏尽通能断世间一切妄念痴缠。木松这钟声里,蕴含了漏尽通的神通力,若是修为不足,听此钟声,必定皈依佛门,舍尽红尘。”

    向螟子一面解说。一面带着宁凡,朝木岛中心步行而去。

    不是不能飞行,只是那木松道人性情古怪,不喜人在他地界飞行,向螟子此次是有求而来,自然不会犯人忌讳。

    木岛不大,不过是一个方圆十里的小岛罢了,从外观看,极像是一个伏在星海中心的猛虎。

    岛上遍植罗汉松,皆是数十丈高的古松。越往岛中心中,古松便越高。

    松林之中,不时会有一些泥人钻出土来,二话不说便朝宁凡二人发动攻击。

    起初,这些泥人皆是舍空修为,自然拦不住宁凡、向螟子的脚步,被二人轻易灭杀。

    但到了后来,便是碎念泥人也开始出现。这些碎念泥人修为不足为惧,却懂得某种秘术。竟能够预测宁凡的攻击,提前做出反应。

    有好几次,宁凡挥动斩忆道剑斩杀泥人,那些泥人竟似提前知道宁凡挥剑角度。避开了斩击。

    自然,这些泥人与宁凡实力差距太大,仍是被宁凡轻易灭杀了,但宁凡仍旧露出凝重之色。

    这种能够预判他人攻击的神通。若是被仙尊级别的强者掌握,应付起来必定十分棘手,不容小觑。

    “这是的力量。可预知对手心中所想,于斗法之时提前做出判断,妙用无穷。”向螟子解说道。

    “又是佛门六神通么。也就是说,这些泥人能够凭他心通的力量,看穿我心中所想?”宁凡目光一凝。

    他可不想被一群泥人看穿内心想法。

    “呵呵,只有修为差距巨大之时,他心通才能奏效,看穿你内心的一切想法。以你万古一劫的仙尊修为,即便是三阶准圣的佛修,也无法看穿你的内心,这些泥人最多也只能预测一下你的下一步攻击而已,更多的事情,无法办到。”向螟子解释道。

    “原来如此。”

    得知不会被他心通看破心中想法,宁凡方才神情一松,若是人人都能看穿他的内心,这他心通未免也太恐怖了。

    说起来,他的窃言术与佛门他心通倒是有些相似,也不知乱古大帝当初创出这门神通之时,是否参考了佛门神通。

    沿着松林行了约莫三里后,林道一旁忽然出现一座圣德神功碑。

    驮碑的龟兽栩栩如生,隐约间,竟真是一具死去无数年的龟族妖尸,早已石化。扑面而来的煞气,却至今可闻!

    那煞气太重,使得宁凡几乎立刻判断出,这死去无数年的龟兽,生前有着堪比六劫仙帝的强横修为!

    这木松道人好大的手笔,竟用仙帝妖尸驮碑!

    龟兽背上的石碑,倒是平平无奇,看不出任何奇异之处,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这两个字乃是狂草,以妖血书写在石碑上,字体至今殷红,似能沁出血来。

    字里行间流露出睥睨霸气,如同利剑,锋芒毕露,让人无法忽视。

    石碑背面,刻有一行小字。

    ‘余之半生,性情霸横,天不公,余为之公!世有弊,余为之除!’

    落款是木南尊,时间是天帝历九亿三千四百六十二万年。

    木南尊是谁,宁凡不知,天帝历宁凡却听说过,那是十亿年前、古天庭初建之时,天帝定下的历法。

    修真无岁月,千年如弹指,故而古天庭的历法,只以万记年,古天庭虽说早已覆灭,后世修士仍有不少沿用这种历法。

    这落款时间,约莫是在六千万年前了。

    “木南尊,是木松成帝前的俗名。此碑,是他准帝之时所立。”向螟子解释道。

    宁凡目光微微一动,那木松道人准帝之时,便杀过龟族仙帝,在此立碑么,倒还真是一个狠角色。

    回头再看那‘弊世’二字,宁凡只觉得这二字锋芒毕露,盛气凌人,可想而知,木松道人未成帝前,是何等凌人的个性。

    再联想那‘天不公,余为之公’的嚣张话语,宁凡的眼前,似出现了一个横行天地、替天行道的道人形象。

    所谓的弊世二字,原来是扫尽时弊的意思…

    良久,宁凡随向螟子,再度朝松林深处行去,又行了树里,见到第二座圣德神功碑。

    这一座石碑。只是用普通石雕龟兽驮碑,不再是真正的妖尸。

    石碑正面刻着二字,少了许多杀伐之气,倒是多了许多出尘之气。

    背面仍刻着一行字。

    ‘余之暮年,困于八劫瓶颈,无法迈入九劫境,因入西天,得聆佛音,悟避世真意,洗尽锋芒。不问世事,乃修至帝境巅峰。’

    落款是掌木大帝,时间是西天历两亿七千二百二十六万年。

    不必问,掌木大帝多半是木松道人掌位仙帝的封号了。

    至于西天历,则是另外一个历法,古天庭覆灭后,佛修居于西天,自开历法,至今已三亿年。

    这石碑上的落款时间。约莫是现今三千万年以前。

    “此碑,是木松九劫巅峰时所立。”向螟子解说道。

    宁凡皱眉看着这第二座石碑。

    第一座石碑虽说盛气凌人,但却敢为天下叫不公,敢为人间除弊事。可想而知,从前的木松道人,是一个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修士。

    宁凡虽说不是这类人,但对这种心怀天下的修士。从来都怀有一分敬意。

    但这第二碑,却满满都是消极避世的道韵,这避之一字。宁凡尤其不喜,他这一生,遇到困难,从来都是迎头直上,以刚克刚,从不退让半分。

    他的人生,没有避字,这第二碑,他没有多看,若多看,甚至可能被这碑上的避世道意污染道心。

    二人继续朝着松林深处走去,在最深处,看到了一座古庙,庙宇之外,立着第三碑。

    这第三碑,没有龟兽驮碑,而是直接取了一株参天古木,削去表面,立为木碑。

    木碑正面,刻有两个字。

    木碑的背面,则刻着这样一行古奥难明的文字。

    ‘紫星居左,斗星居右,睁眼为梦,闭眼为空’。

    这是什么意思?宁凡完全弄不明。

    落款是木松道人,时间是‘睁眼后第一千二百万春秋’…

    这一次,木松道人不用西天历记年了,而是用了一个宁凡完全弄不懂的东西记年。

    这是什么意思…

    “‘紫星居左,斗星居右,睁眼为梦,闭眼为空’。这一句,是刻在九座天荒石门的咒语。据说这一句话里,藏有仙皇留下的一式神通,不少仙帝级修士,都知晓这句话,想要领悟此话语里的真意,却不可得。木松当年去了一趟西天,回来后便修避世禅,一路突破到九劫巅峰的境界,只是之后再无法有任何精进。后来,他似乎从这一句话里面悟到了什么,改修闭世禅。闭与避,一字之差,却有着本质不同。再后来,他成功突破准圣境界…”

    向螟子似想起当年往事,颇有几分追忆之色,又道,

    “老夫与木松年少相识,木松天资极高,无论老夫怎么追赶,实力永远逊他一线。他弊世时,老夫不如他,但差之尚少,他避世时,老夫与他差距已经颇大,他闭世后,老夫再非他的敌手。七百万年前,老夫与他切磋过一次,那一战,老夫出了七分力,木松只出了三分,结果却是平局…”

    言及于此,向螟子微微苦笑起来,七百万年不见,恐怕他与木松的差距,更大了吧。

    甚至他常常怀疑,七百万年前的木松,就已经突破到了二阶准圣境界,否则如何能只用三分修为,便与他战成平手…

    宁凡微微咋舌,他倒是没有想到,木松修炼闭世禅后,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弊世,避世,闭世…

    若把这三个词,当做木松一生修行的三个阶段,则前两个阶段宁凡能懂,第三个阶段却是一片茫然,看不透。

    何谓闭世?

    九座天荒石门上,还刻了那般咒语么?之前跟眼珠怪一起忙着杀阴墨,倒是没有注意天荒石门。

    “睁眼后第一千二百万春秋,又是什么意思?”宁凡又问道。

    “呵呵,老夫也不知这句话的意思,若能懂,老夫也不会弱于木松这么多了。”向螟子苦笑。

    便在此时,古庙之内,禅房之中,忽然传出一声古板的老者声。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向螟子是么,七百万年不见,你又来老夫这里,所为何事?还想再败给老夫一次?不觉得羞耻么!”

    语气倒是有几分尖刻,不过这木松与向螟子本就是友人,互损几句倒也无伤大雅。

    果然,向螟子听了此言也不动怒,而是笑骂道,“七百万年不见,老夫修为可是精进不小。这一次你想败我,可没有从前那么简单了。”

    “是么,那稍后,我可要好好和你讨教一番了。不过在此之前,先把无关之人遣退可好!嘛!”

    一声突如其来的佛吼,骤然从禅院之中传出,直奔宁凡而来,明明只是一道‘嘛’音,却带着龙吟虎啸的气势。

    以向螟子的修为。被那佛吼波及,便耳膜微痛,有了震惊。

    宁凡处在那佛吼中心,更是感到了空前沉重的压力!

    强。非常强!

    这木松道人的修为,虽说没有阴墨恐怖,然而带给宁凡的压力,却比与阴墨一战更加沉重。

    毕竟当初与阴墨交战。是眼珠怪为主导,宁凡并没有独自承受阴墨的压力,这一次则不同。

    好似有亿万僧人吼着镇魔之音。那吼声回荡在宁凡识海,如同雷震,顷刻便使得宁凡面色一白,双耳流出黑血。

    这一吼也许不如那远古大魔的一吼,但与其十年后威能削弱的吼声相比,已经不差多少了!

    在这吼声之下,宁凡周身剧痛难忍,尤其是体内的古魔修为,更是如同初春之雪,有了冰消的趋势!

    好霸道的佛吼,竟能以一吼之力,化解宁凡体内的古魔之力!

    “等等!这宁小友是老夫友人,今日来此,老夫也是有事相求,快快住手!”

    向螟子声音一急,猛一拂袖,似要扫尽天地间的佛吼,救一救宁凡。

    木松却是冷哼一声,神通一催,佛吼威力登时倍增,以向螟子的修为,都无法驱散宁凡周遭的佛吼。

    “此子犯了老夫两大忌讳,老夫这木岛,不欢迎他!既是你的友人,老夫便网开一面,不伤他性命,你带他走吧,你求的事,老夫不会帮你!”

    竟是不顾念与向螟子的交情,直接赶人了,性格孤僻,可见一斑。

    向螟子微微苦笑,他知道木松的忌讳。

    木松不喜欢外人入岛,他带宁凡来,犯了木松第一个忌讳。

    木松不喜古魔,这是佛修一贯的态度,厌恶古魔,偏偏宁凡身上就有古魔气息,犯了他第二个忌讳。

    哎,本以为木松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接受宁凡入岛,早知如此,就不带宁凡过来了。

    向螟子苦笑更甚,他的本意,不只是为了开天石而来,也是想给宁凡引荐引荐木松这名前辈,不带宁凡来怎么行呢。

    须知,就算是暗族,对木松也是忌惮三分,若宁凡有幸,能得木松青睐庇护,则暗族再对宁凡出手,就需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向螟子本是一番好意,想让木松成为宁凡日后的靠山,如今看来,怕是弄巧成拙了。

    “罢了,我先带他走,你速速撤掉佛吼,莫要毁他修为…”

    向螟子话刚出口,却见宁凡顶着佛吼之威,于万重声浪之中,朝着极为刁钻诡异的方向,踏出一步。

    只一步,却是在松泥之上,印上一个金光灿灿的脚印,而后便是第二步,第三步,一步步地踏开。

    “这是…东妖祖的威字诀!”向螟子登时目光一凝。

    禅院之中,亦是传出木松一声轻咦之声。

    不过瞬息之间,宁凡已连踏九步,九步之后,竟仿佛将所有佛吼之威,通通踩在了脚下,狠狠一踏。

    这一踏之下,好似踏在天地脉络之上,立刻便有一圈圈道则波纹回荡开来,形成震荡,震得一岛古松剧烈摇晃。更在一声喀嚓声后,直接在无穷佛吼声中,撕开一个缺口。

    顿时,天地万籁俱寂,木松的佛吼,云散烟消!

    宁凡竟以如今修为,正面破掉了木松道人佛吼之击!

    “不可能!外界传闻,雨君只是新晋仙尊,怎可能挡下师尊一吼!”

    发出惊呼的,却是禅院内木松道人的十余名弟子,皆是或僧或道的打扮。

    这些弟子,修为最低都是碎念初期,修为高的,甚至有万古仙尊!

    除这些僧道之外,还有一名外客,是一个黑袍老者,此刻神情一片阴沉。

    “雨之仙君…宁凡!他来这里做什么!还有,他是如何接下木松前辈一吼的!刚才那诡异步法,莫非竟是传说中的东妖祖威字诀?!”(未完待续

    ps:我要连更,我要坚持不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