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60章 开天石

    乱古大帝何等心智,岂会听不出宁凡是在说谎,却也明白宁凡这么说,只是不想让他担心而已。

    也许,暗族没有亲自对宁凡动手,但那些想巴结暗族的势力,可能已经坐不住了。

    他这还没有道灭,旁人就敢如此欺负他的徒儿,若他彻底道灭,他的徒儿该是何等处境…

    想当初,紫斗仙域何其强盛!想当初,烈元宗威名何其煊赫!

    想当初,他乱古大帝全盛之时,区区暗族抬手便可镇压,谁敢欺负他的弟子!

    而如今,紫斗仙域分崩离析,烈元宗全宗战死,紫斗仙修的末裔,困守在幻梦界中,无法走出,也不敢走出,堪称狼狈。

    他乱古曾战死于上古,靠着神虚始祖的帮助,方才留下一道幻象未灭,虽在幻梦界中苟延残喘至今,终究还是要道灭了…

    他,已经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乱古大帝,已经没有镇压暗族的力量了。

    他的道灭,几乎已是不可挽回,唯一放心不下的,却是他死后收下的那名传人——宁凡。

    他已经狼狈到连徒儿都护不住了么…

    “你们先退下吧,我想和我徒说些话,不想有人旁听。”乱古杀气渐消,转而露出颓然之色,对向螟子等1人吩咐道。

    闻言,向螟子、小妖女、吕瘟没有多留,而是与宁凡暂别,回到了神墓第八层。

    墓宫之外,万丈魔气之中,只剩宁凡与乱古师徒二人,相对而立。

    乱古大帝明明已虚弱到了极点,却还是抬手,帮宁凡挡下了第九层的万丈魔气。

    这种无形的关怀,让宁凡更觉心酸,但凡还有一分可能。他都不希望乱古道灭,只是他却不知,是否还有希望救一救这个垂暮老人…

    “老夫临近道灭,却还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那便是你。你很好,没有辱没烈元宗的威名,短短百年而已,竟将我送你的劫族血脉修炼到了真血三星的境界,如此资质,便在太古也足以傲视群雄!”

    “以你如今堪比万古仙尊的实力。在幻梦界内横行不足,自保有余。若是旁人欺你,我不会担心,但这一次,欺你的却是暗族。万古仙尊,还不足以与暗族抗衡啊…可惜,太古封约无法传给你,否则,暗族岂敢欺你!”

    乱古冷哼一声。翻手取出一卷金线编织地卷轴,展示在宁凡眼前。

    那卷轴表面上平平无奇,没有任何法力流动,但在宁凡眼中。却仿佛拥有足以制裁天地的力量!最初出现的一刻,便好似代替了此地天道,可降劫施罚!

    不会错,这金卷中蕴含的力量。分明就是弑戮刑罚之力!不过与宁凡掌握的刑罚之力又有不同。

    宁凡的刑罚之力,刑罚的是蛮族一族,而这卷轴中的刑罚之力。对象却是其他族群。

    “这是?”宁凡问道。

    “当年仙皇送紫斗末裔进入幻梦界,留下三册太古封约,分别是:、、。其中,妖府封约被妖府府主得去,可凭手中封约,镇压准圣之下的一切妖族。”

    “魔巅封约被墨重大帝手下第一魔将得去,可凭封约镇压准圣之下的一切魔族。”

    “老夫手中的封约,是十族封约,专为镇压守界十族而存在。暗族之所以怕我,怕的便是此物。有此物在,只要老夫一息尚存,便可凭借封约,镇压准圣之下一切神修!暗族皆神修,所以他们怕我。可惜的是,这封约无法传给他人,只会随我一并道灭,若非如此,老夫大可将此封约传授给你,如此一来,暗族必定会对你忌惮三分,不敢欺凌,可惜了…”

    乱古长叹一声,收了太古封约,又道,

    “老夫在神墓之中残存多年,早已厌了这种不生不死的日子,对我而言,道灭或许还是一种解脱,唯一放心不下的,却是老夫道灭以后,暗族会来欺你。暗族蝼蚁尔,但那只是对我而言,对于你,暗族还是庞然大物。若能再活几年,老夫便可替你震慑暗族,只可惜,老夫大限已至,与那大魔一战,耗尽了老夫残存之力…”

    “难道就没有办法阻止道灭吗?”宁凡面色沉重道。

    “没有办法了。神虚始祖为我搭建了神墓,已是逆天之物,可截留我一道幻象苟延残存,如那蛮族的山海之影,但此举,却也无法阻止我这一道幻象道灭。向小友用了不少先天灵药,想要救我,但即便是先天灵药,也不足以替我增延命数…”

    乱古话未说完,宁凡忽然道,“若有开天级灵药,可能解救?”

    “开天灵药?”乱古一怔,而后摇头失笑,“幻梦界中,连圣人都没有,如何能有开天灵药?那种级别的灵药,便是圣人也不一定拥有。且也不是随便一种开天灵药,都能延命,此事实在渺茫,不可强求…”

    乱古说者无心,宁凡却是听者有意。

    圣人不一定拥有,那就是说,圣人还是有可能拥有的!

    极丹圣域不就是一处圣人种药采药的地方么?那里,会不会有能替乱古延命的灵药…

    原本宁凡只是想要履行诺言,陪欧阳暖进入极丹圣域,但这一次,他却是有了其他目标。

    “这次与你会面之后,我会继续沉睡,如此一来,定可令幻象残存更久,应该能再撑十年。十年之内,暗族不敢亲自出手,十年之后,老夫就护不住你了,你,可能自保…”

    乱古苦笑,伸手拍了怕宁凡的肩膀,神情满是担忧与无奈,宁凡却是目光一亮。

    极丹圣域还有五年便会开启,若能在里面找到开天灵药,也许还来得及救下乱古大帝…

    极丹圣域,果然是非去不可了!

    此事宁凡暗暗记在心上,却又有另一件事不解,询问起十年前的神墓剧变一事。

    那远古大魔与乱古大帝交手过,乱古大帝知道的东西,肯定比向螟子多。

    那大魔疑似封魔巅的失踪魔头。但具体身份却无人知,他来神墓的目的,更是无人知晓。

    说起来,若非这大魔忽然现身,与乱古一战,乱古也不过道灭得如此之快。念及于此,宁凡皱了皱眉头,对那身份未知的远古大魔,有了不少敌意。

    “如果老夫没有看错,那大魔应该是火翼一族的黑翼老魔。位列封魔巅第七魔将…”

    乱古一句话,便确定了那大魔的身份,果然是封魔巅的大魔!

    封魔巅的大魔,不是战死,便已失踪,这黑翼老魔,正是失踪的那匹魔头!

    “…他是用直接降临神墓的…”

    魔腔!那是一种失落的上古神魔神通,可直接打开通道,穿梭世界。

    宁凡目光微微一变。魔腔他也从一些古籍看到过,想不到那大魔竟不是从魔井进入神墓的,而是从魔腔走出的。

    “…他的气息十分古怪,似活人。又似死人,面对老夫之时,似乎没有本体意识…”

    “…他来神墓的目的,似乎是奔着太古封约而来。曾出言蛊惑老夫随它走一趟,想要借用一下十族封约,但被老夫拒绝。怒而一战。可惜不是老夫对手,被老夫杀退,更被老夫击碎了魔腔。如此一来,他失了魔腔,再想跨界进入神墓,难如登天…”

    宁凡目光一凝,原来那黑翼老魔的目的,竟是乱古身上的太古封约!

    封约无法送人,只能乱古亲自使用,所以黑翼老魔才会向乱古提出请求,遭拒之后强势出手,却战败…

    消失于上古大战的大魔,为何会突然现身,前来寻求太古封约的力量…

    宁凡隐隐觉得此事不简单,却无力求证。

    说完了远古大魔,乱古又问起宁凡百年间的经历。

    宁凡将蛮荒一行,删繁就简告诉了乱古大帝,当听说某个眼珠怪还在人世时,乱古大帝老脸一黑,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他此生最爱的女子,只有一个,那个女子,名为鹤瑶。

    曾有一个猥琐至极的眼珠怪,胆大包天的跑去偷看鹤瑶洗澡,好在被乱古及时发现,把那眼珠怪揍了个半死…

    一听说那个猥琐的故人尚在人世,乱古大帝脸黑之后,又有了欣慰之感。

    再听说宁凡与那眼珠怪联手灭杀了阴墨老祖,乱古大帝竟是仰天大笑,显然十分高兴。

    阴墨是紫斗仙域最大叛徒,无数紫斗仙修欲杀之而后快,想不到此人最终还是死在自己徒儿手中,他还真是收了个好徒儿啊!

    成为蛮神、获得开天之器的事情,宁凡没有隐瞒,告诉了乱古大帝。

    一听宁凡竟成了十代蛮神,并获得了灭神盾的第六碎片,以乱古大帝的心境,都不由得有了震撼。

    即便是全盛之时的乱古,都无缘拥有开天之器,宁凡却有幸获得一件,这个弟子的运气,倒是比他强多了。

    且竟还成了古蛮族万人之上的蛮神,这若是在真界,宁凡的身份恐怕比许多始圣都要尊贵!

    唯一的麻烦,是这开天之器竟然在斩杀阴墨一战中损坏了,必须修复。

    “开天之器与等闲法宝不同,受损之后,可自行修复,但自行修复的过程,必须吸收的力量。开天石是炼制开天之器的矿石,分下、中、上、极四个品阶,中品以上的开天石,如开天灵药一般珍贵,下品的开天石,稍微常见一些,倒有不少被拿来炼制极品先天法宝,似神虚阁这种古老势力,或许就有开天石也未可知…”

    原来开天之器可以自行修复,只是修复过程必须用到开天石…宁凡暗暗计较,稍后问问向螟子前辈,看看神虚阁有没有此物,若有,倒可以购买一些…

    乱古大帝太过虚弱,话说得久了,便露了疲态,见状,宁凡也不再多说,送乱古再度沉睡后,回到了神墓第八层。

    来时,他的心情一片沉重。

    此刻。他却有了一丝希望,神情缓和了不少。

    至少还能去极丹圣域寻找一番,那里毕竟是圣人的采药之地,未必就没有开天灵药存在…

    乱古大帝,也许还有救…

    这样的想法萦绕在心头,竟又使得宁凡有了霎时间的舍空心劫降临之感。

    果然,他的舍空心劫是要抓住什么,承担什么,如此一来,才能有所突破。

    回到第八层后。宁凡又与向螟子谈论了一番,似约定了什么。

    而后吕瘟又找上了宁凡,不知与宁凡说了些什么,二人似乎也约定了什么。

    再之后,宁凡离开了神墓,去了小妖女的新洞府——神虚阁总阁主府,暂时歇息。

    百年不见,小妖女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不再是祭品。也不再是有名无实的少阁主,而是在向螟子一声命令之后,升任为神虚四阁的总阁主,总领四阁一切事务!原先的四阁阁主。全部要服从总阁主的命令!

    小妖女竟然成了神虚阁总阁主!

    宁凡有些始料不及了,这个身份可是十分尊贵的,足以调动神虚阁仙尊之下的一切强者。

    对内,如今的小妖女只需一声命令。就能喊来十七八个碎念、舍空,听候调遣。

    对外,神虚阁是东天最强势力。小妖女是神虚阁总阁主,便是教主级的人物,算是一等一的尊贵人物了。

    继任总阁主之后,小妖女顿时陷入了忙碌之中,神虚四阁所有大事都需要她来决策。

    这一忙,便是九十年,直到神墓出现剧变,乱古临近道灭,小妖女方才推掉了所有公务,指派四阁阁主暂时掌阁,自己则向神虚双帝提出请求,进入神墓底层,亲自照顾乱古大帝!

    乱古大帝是宁凡的师父,而她,是宁凡的女人!

    师父临近道灭,弟子却不在身边,她作为宁凡的女人,有义务代替宁凡,照顾其师!

    与夫君的事情相比,任何事情,都不重要!

    “嘻嘻,我替夫君照顾恩师,一忙便是十年,夫君准备如何报答我?”

    一回总阁主府,小妖女立刻遣退了所有婢女,懒洋洋地窝在宁凡怀里,贪婪地嗅着宁凡的味道。

    百年不见,她自是想念宁凡的,想念宁凡的味道。

    很重的血腥味,来神虚阁的这一路上,怕是杀了很多人啊…

    这百年,肯定又经历了很多很多危险吧…

    嘴上明明挂着慵懒狡黠的笑容,小妖女的心头却有淡淡心疼,心疼当年的倔强少年,一步步走到今日,旁人只知雨君风光,谁知其中艰辛。

    她知,她是从七梅城,看着这个少年成长到今日的。

    “你想要什么报答?”

    宁凡抚摸着怀中女子的青丝,心中流过淡淡温暖。

    “我要以神虚传人的身份,再度向你这位乱古传人发出挑战!”

    小妖女邪邪一笑,一拽之下,直接跟宁凡滚到了床上…

    黑裙还未褪下,那柔白纤细的双腿,已狠狠缠在了宁凡腰上…

    好吧,她所说的挑战,原来是指那方面的挑战…

    ————我是这一战很的分界线————

    宁凡在小妖女的总阁主府小住了三日,三日间,自然也给小妖女种下了子舍利,使得小妖女修为大涨。

    百年不见,小妖女已是人玄后期修为,如今借着子舍利的力量,更是直接突破到了鬼玄后期的境界,不得不立刻闭关,感悟鬼玄境界了!

    恰在第四日,向螟子飘然而至,于是宁凡与小妖女短暂温存之后,横渡星空而去。

    原来,当日宁凡与向螟子一番交谈,问的便是开天石之事。

    可惜,神虚阁中并无开天石,否则,看在乱古的面子上,向螟子多半会直接送宁凡一块的。

    向螟子查探了三日,方才有了开天石的消息,立刻便来告知宁凡。

    另一边,得知宁凡归来以后,罗家也在四处采购天材地宝,为救治战王做准备,尚需数日准备,故而宁凡并没有马上前往战王罗家救人,而是试图立刻修复灭神盾,以增强自保之力。

    面对暗族这等庞然大物,没有灭神盾在手,宁凡实在没有多少底气。

    “小友要的开天石。已经有眉目了,神虚阁中虽无此物,但老夫有一昔年好友,手中似乎还剩下一块下品开天石,尚未使用。此人道号木松,在东天声名不显,或许你不曾听说过,但他有一个徒儿,你必定听说过。他是苍帝之师!”

    “苍帝的师父!”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

    苍帝他听说过,甚至亲眼见过。正是当年围攻森罗的诸帝之一,有着万古八劫的高深修为,论实力,似乎比神虚双帝还强上一线。

    苍帝的师父,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小角色,且能与向螟子成为朋友,极可能也是一名准圣!

    东天明面上只有那十几名大帝,暗地里却有不少老怪隐世不出,果然不能小觑了天下英雄。

    “木松常年参闭世禅。等闲修士,连见他一面的资格也没有。其人性格孤僻,不可以常理揣度,若正常交易。老夫有信心从他手中换走开天石给你,但若他不愿交换,老夫也无法强求的…”

    向螟子微微苦笑。

    他没有完成始祖遗命,救下乱古大帝。如今乱古传人另有所求,他定会竭尽全力相助。

    说实话,这木松性格说孤僻还是好听。说不好听,就是难以相处。

    若非必要,他可不想拜访这位木松道人,若非开天石太过稀少,他也不会带着宁凡,一路求到木松的洞府。

    向螟子没有询问宁凡为何需要开天石,他隐隐猜测,宁凡可能是想炼制强宝,故而才会需要此物。

    宁凡身为乱古传人,在乱古临近道灭之时,确实需要增加一些自保之力的。

    他愿意帮宁凡一把,不仅因为宁凡乱古传人的身份,更因为与宁凡极为投缘,欣赏这个同为天人修士的年轻人。

    “若能求得开天石,晚辈不敢忘记前辈恩惠。”宁凡语气十分客气。

    对向螟子,他好感极深。若无此人点拨,他就算吸收尘树意志,也不会那么顺利突破天人第二境界。

    若无此人赠送征战令,他连蛮荒古域都进不去。

    若无此人做靠山,小妖女凭什么能升任神虚阁总阁主?

    这是向螟子对小妖女的支持与保护,很大程度也是看在宁凡的面子上,才做出这种决定的。

    乱古道灭,向螟子忙前忙后,无论是否处于神虚始祖的命令,宁凡都对向螟子抱有一分感激。

    这一次,向螟子又为了开天石一事,劳心劳力,这让宁凡颇有几分感动。

    如今乱古临近道灭,暗族在暗处时时觊觎着宁凡,明智之人,就算不去巴结暗族,也不会在此时与宁凡交好,以免惹上一身骚。

    向螟子偏在此时帮助宁凡,帮助乱古,几乎站在了暗族的对立面,这份心意,宁凡当然不会无视。

    口中虽然称呼向螟子为前辈,心中,则早已擅自将向螟子当成了一位忘年交。

    这二人飞遁速度皆不慢,全力飞遁之下,不过半日便横跨了无数星域,来到一片青色星海之外。

    二人一路飞入星海,星海的中心,有着一座海中仙岛,青气逼人,空气中都是松叶清香。

    二人朝着仙道降落,方一降落,便有两个童子从泥土里钻出,神情倨傲道,

    “何方修士,竟敢擅闯木岛,不知我木岛岛主闭世不出,不见外人吗!”

    话音一落,二人身上皆是青光大现,更有两股舍空初期的气势,从两名童子身上传出,朝宁凡、向螟子狠狠镇下。

    这点气势,自然威胁不到宁凡二人。

    宁凡岿然不动,任这气势来时汹涌,却在其身前三丈化作清风拂面。

    向螟子就更干脆了,直接出手如电,点出两道指芒,灭杀了两名童子。

    那两名童子死后,直接化作一滩泥土,原来竟然不是活人,而是泥人。

    “呵呵,这木松平日就爱捏泥人,若有外客想要见他,便需一路斩尽所有泥人,方有资格与他相见。之后若再见泥人,直接出手斩杀即可,若出手不够狠辣果决,反而会让木松不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