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59章 弟子归

    向螟子传音一落,传送门另一端,顿时便有浩瀚的法力传出,使得门内魔气剧烈震荡,如同被一双无形之手生生撕开一般,朝两边排山倒海地裂开,露出一条可容单人通过的魔气通道。し∮頂∮点∮小∮说,

    神墓第九层魔气太重,以神虚双帝修为,最多也只能独自进入而已,想要在魔气之中开辟通道,却是难以做到。

    神虚阁中,唯有向螟子能以一阶准圣修为做到这一点。但就算是向螟子,做到此事也并不轻松。

    一听老祖发话,倒也没人阻止宁凡进入第九层了。一众强者重新坐下,朝着传送门之上布置封印,试图封印门内魔气外泄。

    宁凡则心情沉重地进入传送门。向螟子的话语里的无可奈何,宁凡听出来的。那语气,就仿佛以向螟子一阶准圣的修为,加上整个神虚阁的亘古积累,都救不了乱古大帝一般…

    乱古大帝的情况,究竟糟糕到什么地步了…

    吼!

    吼!!

    吼!!!

    才刚刚进入第九层,便有震耳欲聋的魔吼之声,一声强过一声,朝着宁凡狠狠震来。

    猝不及防之下,宁凡只觉双耳嗡嗡剧痛,流出黑血,意识都险些在这一声声魔吼之下昏迷过去。

    好强的魔吼!究竟是何人,竟能发出的如此恐怖的魔吼!

    不是刚发出的嘶吼,而是回音,回荡在第九层中已十年,仍未灭!

    “小友小心,这是那魔头十年前留下的一吼,以你如今修为,切不可聆听这魔音,否则识海必受重创!”

    魔气通道之中。一个盲眼灰衣的老者忽然出现在宁凡身前,猛一拂袖,袖中好似装着天地大道,霎时间,整个天地间的回声竟如同灰尘一般,被他一袖扫退。再无法逼近宁凡身前。

    一见灰衣老者现身,宁凡不敢托大,立刻向着老者一礼,“晚辈宁凡,见过向前辈。”

    心中则震撼于向螟子的话语。

    这里的魔吼回声,竟从十年前一直流传到现在,且竟然能让他一吼而伤,留下吼声的远古大魔,修为当真惊天动地!

    “小友不必多礼。老夫这便带你。见你师父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什么意思!

    宁凡的心如遭石击,面色一变,难道乱古大帝大限已至,非道灭不可么?

    十年前,神墓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那来到神墓的远古大魔,可是造成乱古道灭的罪魁祸首?

    那魔,是谁…

    似看出宁凡心中疑惑,向螟子带着宁凡。一边朝着第九层乱古墓宫的方向前进,一边简略讲述着十年前的变故。

    十年前。东天出现了红日照海的异象,异象覆盖的范围很广,当时就引发了大批修士的恐慌。

    好在异象很快就消失了,那一日,只有4000修真星出现了婴儿失踪的怪事,并未引发更多事件。对修士而言。死掉些许凡人婴儿并不算什么大事。于是乎,也很少有人将那异象放在心上。

    罕有人知晓,十年前红日照海的那一日,有一个远古大魔,来到了神墓!

    那大魔好似凭空降临到神墓中一般。直接出现在了神墓第七层,在神墓中引起强烈震动。神虚双帝立刻带人入墓查探,一行无数强者,却连那大魔一掌都无法承受,一击而败!

    隐世不出的准圣向暝子,无法坐视不理了,亲自进入神墓,却也败在那大魔手中,同样无法接下此魔一掌!

    末三层的神墓死灵,被那大魔吞噬一空,而后他径直前往乱古墓宫,向乱古大帝发出挑战。

    便是向螟子,也不知晓那远古大魔找上乱古的目的,他只知道,那一战太过恐怖,以他准圣修为都无法介入其中,只能躲在第八层远远感知。

    那一战,最终以远古大魔落败告终,乱古大帝却也因为过于消耗力量,几乎当场道灭。

    若非向螟子取出神虚阁亘古珍藏,加以施救,乱古大帝绝对无法撑到今日,恐怕早在十年前就道灭了…

    “老夫用尽了阁中先天灵药,甚至动用了此生搜集的三道始气,才勉强封住乱古大帝道魂不灭。然而十年过去,乱古大帝的道魂仍是衰弱到了极点,如今便是有再多的天材地宝,也无法挽回帝君的命数了。十年之中,乱古大帝始终沉睡,但在你进入神墓之时,他却强迫自己醒了过来,想来也是想见你一面的…”

    向螟子长叹一声,神虚始祖死前留有遗命,若乱古临近道灭,便是拼尽神虚阁的珍藏,也要施救。他确实执行了始祖的命令,遗憾的是,救不了乱古…

    “那远古大魔的身份,老夫也不知晓,不过却有一些猜测。那远古大魔以火为翼,以蝠为魔纹,倒有些像上古魔族火翼一族的人。老夫对上古魔族知之不详,更多的却是看不出了。还有一点,那远古大魔的眉心之上,似乎嵌有一颗紫色…但这怎么可能,那些远古大魔不是全部战死了么…难道是失踪的那部分…”

    言及于此,向螟子的神情空前凝重,却又有几分不确定。

    宁凡却是一头雾水,他不知火翼一族是什么,亦不知封魔石是什么。

    “封魔石是何物?”宁凡问道。

    “哦?小友没听说过封魔石?”向螟子却是微微一诧,转而笑道,“也对,小友天资虽高,毕竟修真日短,不知道这些上古秘闻也属正常。小友应该知道,我们身处的四天九界,是一处幻梦界吧?”

    “知道。”

    到了万古仙尊这一层次,多少会知道些幻梦界的由来,向螟子见宁凡点头,不以为意,继续道,

    “小友应该知道。域外入侵、古天庭崩溃之事吧?”

    “听说过一些。”

    “据说,紫斗仙域崩溃之时,紫斗仙皇动用了最后的力量,将残存下来的紫斗仙修封入某个幻梦界之内,与真界隔绝;又遗留下九扇石门,可进入天荒古境。到达真界。我们,就是那处幻梦界的修士。”

    “这处幻梦界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紫斗仙皇道成之时便已开辟,起初,幻梦界内的最强势力,是古天庭,由天帝掌界,后来,残存紫斗仙修进入幻梦界。使得古天庭的最强势力增至四个——古天庭,妖府,守界十族,以及封魔巅。”

    宁凡目光一凝,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等上古秘闻。

    妖府、守界十族的称呼,他头一次听说,古天庭、封魔巅的称谓却并不陌生。

    古天庭是慕微凉父亲执掌的势力,封魔巅是墨重大帝创建的势力。封魔巅。那里可是魔族圣地,宁凡还曾神临封魔巅。在那里觉醒古魔血脉。

    “起初,幻梦界仍是以古天庭为首,但后来,幻梦界内形势剧变。先是妖族被神秘强者入侵,崩溃为醒界、梦界,整个妖府被封印在梦界之中。妖府之内,上到远古大妖,下到低阶妖将,全部重伤濒死,陷入沉睡状态。难以苏醒…无人知,妖族发生了什么变故,唯一可以知晓的,是候醒界之中的妖修,全部被剥夺了妖灵力…”

    宁凡目光一凝,他早听说过妖族有一处沉睡之地,沉睡着远古大妖级别的人物,如今却从向螟子口中,听说了更详细的情报。

    “再之后,魔族同样遇难,那一人,有一名神秘强者来到了魔族,却无人知,魔族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那人来临之后,魔族圣地封魔巅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从天地间消失。至此,再未听说有任何一个魔修,能够进入古魔渊,接受古魔传承。而镇守封魔巅的远古大魔,一半战死,尸骨不全,另一半则下落不明…魔族随即崩溃成了九大魔渊,九名魔祖级人物,被镇压在了九座魔山之下,至今也未能脱离封印。幸存的低阶魔族,则全部失去了古魔血脉…”

    宁凡目光一凝。

    古魔渊一分为九的背后,竟然还有这等秘闻,他还是头一次听说!

    “再之后,便是古天庭遇难了。据说,是古天庭中某个仙帝,背叛了天帝的信任,独自覆灭了妖府、封魔巅,镇压了妖族、魔族。那名仙帝不知如何,竟得到了天帝的通道钥匙,打开了古天庭内通往天荒古镜的石门。随后,无数域外修士涌入古天庭,试图彻底覆灭这一处幻梦界。那一战,天帝及其麾下的古天庭修士,全部战死,最终,全歼域外入侵之修…”

    说到这里,向螟子口气慷慨而壮烈,看得出来,他对那些护界而死的古天庭先辈十分钦佩。

    宁凡却是皱了皱眉。

    他看过慕微凉的记忆,也看过古天庭的些许崩溃片段,他记得,域外入侵修士,似乎逃走了一人。

    掌情仙帝应该逃走了才对…

    不过转念一想,若掌情仙帝真的逃走了,为何幻梦界的位界坐标没有外泄,为何无数年过去了,再无域外修士入侵幻梦界?

    想不通…

    “那一战太过惨烈,直接使得天地崩溃为四天九界。且大战之后,神族低阶修士,同样全都失去了古神血脉,失去了心窍的力量…”

    “曾经的四大势力中,古天庭彻底覆灭,妖府沉睡,封魔巅半毁失踪,唯有守界十族保存了下来,成为四天之上的最前势力——十大秘族。按理说,幻梦界的最强势力已只剩十大秘族,各族都有远古大修级人物,完全有能力代替古天庭接管整个幻梦界的,但,十大秘族却出人意料,没有执掌天地的打算,而是相继封印了族地,不与外界联络。老夫得到过一个消息,倒是有三分可信…据说,早在古天庭覆灭之前,守界十族便被人侵入过,那背叛古天庭的仙帝以一己之力,杀尽了十族远古大修…这,或许是十族封族不出的原因。”

    掌情仙帝曾以一人之力,杀尽十族远古大修?

    若向螟子的情报可信,掌情仙帝岂不是独自一人灭妖府,毁魔巅,屠秘族,覆天庭!

    如今的宁凡。也算见识过远古大修级别的力量了,起码也要有阴墨的实力,才好意识自称是远古大修吧?

    那种级别的人物,竟被掌情一一屠戮,足可见掌情的厉害。

    能将掌情赶出幻梦界的天帝,自然不可能是弱者…天帝。同样强得可怕。

    那么问题来了,当年的蝴蝶,如何能毁去掌情一目…

    没有任何修为,没有任何神通,就这般毁掉掌情一目,为什么…

    修道以来,宁凡时常会想这个问题,却想不出答案。

    蝴蝶毁掉掌情一目,靠的定是某种超出他理解的力量。但那种级别的力量,为何会出现在蝴蝶身上…

    “封魔巅是魔族圣地,据说是仙皇座下排名第七的墨重大帝创立,迁入幻梦界时,墨重大帝早已战死多年。起初,封魔巅有25名远古大魔坐镇,域外修士入侵前夕,有13名大魔战死。却有12名大魔失踪。封魔巅上的远古大魔,有一个共同特征。那便是,眉心嵌有封魔石。十年前来到神墓的远古大魔,眉心就有封魔石,老夫怀疑…此人极可能是当年下落不明的12名远古大魔其中一人…”

    “若真是如此,那魔头为何消失无数年后重新出现,又为何要来神墓。对乱古大帝出手…这些问题,老夫同样找不到答案。”

    向螟子长叹一声,他将所知、所猜测的全都告诉给了宁凡,更多的事情,他也不知道。

    当年封魔巅的远古大魔失踪。随即域外修士入侵,天地崩溃,如今,那群失踪大魔重现天地,这天地,会不会又起波澜?

    宁凡面沉如水,听了如此多的秘闻之后,他的心中,没由来地竟有了一丝不安。

    没由来地,他的脑海中竟回忆起当日纳兰紫的卜算之语。

    四天会被孤立,北天会有大战,灵王会死,死于西妖祖之手…

    从那卜算之语来看,天地必有大乱发生,难道说,这远古大魔降临神墓之事,也是那大乱的一环么…

    事情似乎和自己之前想的不太一样,这远古大魔并非九大魔祖任何一人,似乎与第九层的契约魔井关系不大。

    心中的内疚稍减,担忧却更多了。

    此刻,宁凡已来到乱古墓宫之外,远远地墓宫外微微含笑的虚幻老者。

    乱古大帝!他本在沉睡,但自宁凡到来之后,便强行苏醒,只为见这个徒儿一面。

    他的身体更虚幻了,几乎就是透明,却因三道始气的力量,强行固住形体,方才没有消散。

    他的面容十分枯老,白发干枯却整齐,虽然气息虚弱,却不减当年的睥睨霸气。

    吕瘟与小妖女侍立一旁,这些日子,似乎一直代替宁凡照顾着乱古大帝。

    见宁凡到来,小妖女眼中满是思念与欣喜,吕瘟则神情复杂。

    而原本和煦含笑的乱古大帝,在察觉到宁凡身上的血腥味道后,面色顿时沉了下去。

    他的徒儿好重的血味,且竟都是强者之血!

    “可是暗族那群蝼蚁对你动手了!敢动我乱古徒儿,找死!”

    乱古大帝一步踏出,周身暴涨地杀气,足以将天地淹没!

    是,他是虚弱到了极点,他是随时临近道灭,但他一生刚强,从不受人欺压。

    若暗族敢欺负他的徒儿,他便是拼却立刻道灭,也要让暗族付出代价!

    不知为何,看到这样护短的乱古,宁凡竟是眼眶一酸,微微闭上了双眼。

    这是他的师父,无论何时都会站在他的身后、为他撑腰的师父。

    见面第一句,便是在关心他,便是拼却道灭,也要为他出头的人。

    宁凡是不幸的,他幼年坎坷,吃过无数的苦,更沦入魔宗,险些死去。

    他又是幸运的,他一生红颜无数,更有幸结识三名师父,每一个,都将他真心视为弟子传人。

    老魔,乱古,紫斗…这三人修为高低各有不同,但都在宁凡修道的不同阶段,给宁凡指明了前进的道路。

    有师父关心的感觉,真好。明明只是荒凉、破败的神墓,但宁凡却有了久别回家的感觉。

    “暗族没有对我出手…”

    再睁开眼,宁凡却是云淡风轻地一笑,对乱古大帝撒了个小谎。

    他绝不希望乱古大帝拼却道灭报复暗族,他的事,他会自己解决!

    且比起暗族的事情,他更关心乱古的身体。

    那种虚幻与苍老,让道心如铁的宁凡感到心酸。(未完待续

    ps:书友:打死墨水!(╯‵□′)╯︵┻━┻

    墨水:等等,给我个理由先!(⊙o⊙)…

    书友:你再不冒泡,我们都以为你要太监了!你说你该不该打!(╯‵□′)╯︵┻━┻

    墨水:tt我错了,轻点打,别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