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57章 星空血路斩仙尊

第957章 星空血路斩仙尊

    什么样的修为,才能做到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难道是万古仙尊!

    此人自称姓宁,难道发出嘶吼之人,竟是雨君宁凡?!

    杀死副宗主的,难道也是宁凡?!

    一场魔雨横跨数千星域,一声怒吼可令万人溅血,这雨之仙君的神通简直深不可测,竟给三名碎念修为的恒古老祖不可战胜之感!

    “老…老祖…杀副宗主之人,看来就是雨之仙君了…要向他报仇么…”有着舍空后期修为的恒古宗宗主,被那吼声震得浑身冷颤,张口结舌,竟是无法遏止,抖声问道。

    “报仇,怎么报!我们还是担心一下,那雨之仙君会不会上门问罪吧!此人一吼之力,隐约间竟有仙尊之威!万古仙尊,哎,我们惹不起啊…”一名恒古老祖苦涩道,好似在一瞬间苍老了好几百岁。

    “老夫早就说过,不要参与这种俗事,以免因果烧身,你们偏偏不听,哎,祸事了吧?”又一名恒古老祖抱怨道。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谁能料到,宁凡竟有如此可怕的修为呢?

    蓝道星,蓝道宗。

    蓝≡道老祖满脸阴沉,就在刚刚,派往乱魔星的四长老命牌,竟碎掉了!

    “是谁,竟敢杀我蓝道宗长老!”

    蓝道老祖震怒之下,碎念中期气势如瀚海狂涌,使得整个星空,如碧蓝海浪涌动起来。

    “行凶之人,会是那宁凡小儿么,想不到还没巴结到暗族,却先折损宗内长老,这笔账,不能就这么算了!”

    “哼,这一次,老夫亲自出马。拿下宁凡小儿,献给暗族!”

    蓝道老祖屈掌一摄,星盘在手,化作一道蓝光,直接爆冲出蓝道星。

    可惜还未飞出多远,便有一道魔吼横穿无数星域传来,如天威降临,一震之下,竟是直接将他震落星空,如流星一般。朝着蓝道星狠狠坠下,轰地一声,在蓝道星上砸出一个巨大天坑!

    暴雨更如同锁定蓝道星一般,朝着蓝道星骤然席卷,星上凡人毫发无损,但蓝道宗七万修士,全都被那吼声锁定,一吼之下,七万人齐齐喷出一口鲜血。有了不同程度的伤势!

    若与宁某为敌,便要与殒命的觉悟!

    若与宁某为敌,便要与殒命的觉悟!!!

    “这…这是什么神通!很远,非常远!是宁凡!那宁凡小儿究竟是何修为。竟能从亿万星河之外,一吼至此!”

    莫非是…万古仙尊!

    一股骇然之感,顿时在蓝道老祖心中升起!

    若宁凡只是一介小辈,他还敢踩上一踩。以此巴结暗族,但若是万古仙尊…就算他有九条命,也不敢去招惹一名万古仙尊!

    “立刻派人前往乱魔星。献上我宗一半积累,向雨之仙君认错!希望…还来得及…”蓝道老祖面色苍白道。

    什么报仇都是胡扯,还是想想如何承受雨君的怒火吧…仙尊若怒,蓝道宗顷刻可灭啊…

    大器星,大器仙宗。

    正在炼后天八涅法宝的大器老祖,直接在宁凡一吼之下,吐血昏迷,半步碎念的修为,简直不堪一击!

    法魂星,法魂寺。

    正在传法的法魂主持,被宁凡一吼毁掉半个法身,此人,亦是半步碎念修为!

    狂雷星,狂雷剑宗。

    此宗之内,积蓄百万年的狂雷剑火,被宁凡一吼震散,熄灭于无边魔雨之中,正在剑火中修炼的狂雷老祖,反噬吐血,惊惧难明,以他碎念初期的修为,竟被宁凡一吼重创。

    东神宗,太玄宗,魔河谷…一共一十四个宗门,在这一日,被宁凡一吼震慑!

    除了这十四宗,旁人倒是没有受到波及,并未伤及无辜。

    今日跟在肉山修士后面的舍空,一共一十四人,想要对他出手的,却并非只有这十四个宗门。宁凡相信,东天之中,定然还有其他宗门势力,想要讨好暗族、踩他一脚,只是还没来得及出手罢了。

    一吼之后,宁凡散了雨术神通,向仙萝莉等人传音嘱咐之后,直接取出了前往神虚阁的星盘,横渡星空离去。

    无论多少人想要踩他,他都不惧,唯有一事让他挂心,那便是乱古濒临道灭之事。

    那是他的师父,师父临近道灭,弟子岂能不在身边!他必须去看看,否则无法安心!

    反正早晚都要跑一趟神虚阁,此刻便出发吧!

    宁凡没有掩饰气息,而是任气息在星空中飞扬,这一路上若有人想踩他,便循着气息尽管来踩吧,这一次,谁来,谁死!

    “金光第二逝!”

    星空之中,宁凡所化金光横冲直撞,由于没有收敛气势,纵地金光的气势震天动地,见者心惊。

    从蛮闪通道返回东天的路上,宁凡便已将贯空石的力量吸收,纵地金光的等级,早已突破道第二逝的境界。金光纵地第二逝,其速度,比寻常二劫仙尊还要更快一些!

    “嗯?是宁凡小儿的气息!”

    星空之中,某颗废弃修真星之上,一名碎念初期的独眼大汉忽然睁开了眼,挥手取出一个滴滴作响的墨色罗盘。

    这是他为了讨好暗族,特意制作的定位罗盘,他曾千方百计弄到宁凡一缕发,置于罗盘之中,只要在感应范围之内,便能凭罗盘,准确定位宁凡的位置。

    “嘿嘿,本来还想去乱魔星走一趟,想不到,竟能在半路上遇到宁凡小儿,乾位以南,三亿四千五百万里…”

    独眼大汉定位了宁凡的坐标,豁然站起,身形一晃,便朝那个方向爆冲而出。

    只数个呼吸后,便看到化作金光、迎面横冲而来的宁凡。

    “是宁凡小儿!只是他的遁光,为何如此恐怖!”

    独眼大汉吃惊不小,但一想到攀上暗族的种种好处,便也不再多想。迎着金光,直接摇身一晃,化作一个修真星般巨大的巨人,五指一按。似要将宁凡连同此地星空,一起握在掌中。

    巨人一握之力,足以按碎星辰,立刻便有无数废弃修真星崩溃在巨力之下。

    行进中的宁凡,眼中寒芒一闪,哪里不知此人来意,二话不说,直接祭起一道紫光,朝那巨人斩下。

    只一击,那巨人堪比修真星巨大的身躯。直接被宁凡拦腰斩为两截,元神亦灭,血雨朝着整个星空疯狂降下,煞气冲天!

    又一道紫光斩过,那巨人人头高高飞起,不断缩小,化作正常大小,被宁凡摄走。

    “第一个!”

    独眼大汉的人头,被宁凡抽出一根雨之道则的道线。直接穿上,提在手中。宁凡连稍稍停留都没有,杀了独眼大汉之后,收了斩忆道剑。便继续前进。淡漠的神情,就仿佛斩杀碎念老怪,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一片片星空,被宁凡甩在身后。一重重星雾,被宁凡直接穿透。

    一些挡路的废弃修真星,更是被宁凡直接撞碎。以肉身撞碎修真星,足可见宁凡冲击之势如何蛮横。

    那些不愿多惹是非的老怪,一见宁凡凶神恶煞的气势,早就躲得远远的了,哪敢来寻宁凡的晦气。

    想向暗族卖好的人,却还没有嗅到危险,一个个犹如扑火的飞蛾,朝着宁凡不断追至。

    星空之中,一个白眉老者手持缰绳,拖着十二颗修真星,在星空中疯狂疾驰。

    能拖着修真星移动,足以说明老者神通可怕,碎念中期的气势,更说明这老者的强大,可令星空颤抖。

    “错不了!是宁凡小儿的气息!呵呵,此子还真是可怜,资质虽说不错,终究只是一个小辈,一旦少了师父乱古保护,便要被东天老怪人人喊打,谁要你得罪了秘族呢…”

    白眉老者一面冷笑,一面前进,忽然,他不再前进,而是收住遁光,朝着星空某个方向蓄势待发。

    近了,是宁凡小儿的气息!

    极远处,金光才一闪而已,还很遥远,白眉老者却直接展开了神通,朝身后十二颗修真星一抓,顿时,竟从修真星中抓出十二道星魂大网,朝着金光来临的方向撒下,似要将整片星空拘入网中。

    “老夫以星空为网,你这鱼儿,跑不出老夫的手…”

    掌字还没喊出,白眉老者便神情剧变,但见一道紫光贯穿星空,下一个瞬间,他所祭出的十二道星空大网竟被斩成无数碎片!

    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又一道紫光斩过,直接将他身后的十二颗修真星,全部劈成两半,轰响震天。

    继而便是第三道紫光斩过,直奔白眉老者天灵而来,使得白眉老者亡魂大冒,哪还敢再捉宁凡,吓得转身便逃!

    那是什么紫光,威能竟如此恐怖!若被那紫光斩中,纵是碎念后期,也是必死无疑!

    他甚至都没看清宁凡的影子,竟然已经察觉到必死的危机感,这怎么可能!宁凡小儿怎会如此厉害!

    哧!

    便是逃跑都来不及,白眉老者的头颅带着惊恐的表情,忽然高高飞起,脖颈处喷出一道血箭。

    他的元神刚刚想要逃出肉身,又一道紫光斩过,将他元神一斩为二…

    “第二个!”

    宁凡再次收走一个人头,语气之中,带着多年不曾出现的凶狠,血液中的魔性再一次苏醒。

    乱古还没死,他还在,谁来欺辱乱古一脉,谁便需要付出代价!

    “第三个!”

    一炷香之后,宁凡于林海星域的边界处,斩杀天目宗老祖,碎念中期修为。

    “第四个!”

    又一炷香之后,宁凡于东阳星域之中,斩杀了拦路的东阳老怪,碎念初期修为。

    第五人,第六人,第七人…随着宁凡不断斩杀拦路之人,他手中的人头越来越多,细细数来,已有二十二个!

    能在他金光疾驰之时拦路的,起码都是碎念老怪,却全部被他斩杀!

    这些人头,全部都是碎念老怪的人头,仍带着陨落不久的滔天煞气!

    一连斩杀了二十二名碎念老怪后,这一路。终于恢复安静,再难看到挡路之人。

    东天仙界之中,碎念老怪的数量绝不过千,来踩宁凡的老怪也只是少数,在斩杀22人之后,所剩已经不多。

    碎念老怪可不是大白菜,一日之内便被宁凡斩杀这么多,若消息传出,必定会令东天剧震,而想要讨好暗族的人。也势必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了。

    宁凡要的,便是震慑,震慑那些居心叵测的老怪,他要告诉所有人,乱古传人不容人欺,乱古二字不容人辱,除非乱古死,除非他宁凡死!

    一连数个时辰,宁凡再未遇到拦路之人。他速度太快,煞气太凶,所过星空,惊到了无数东天修士。

    更有不少东天老怪。看到了宁凡身后道线牵扯的二十二个人头,纷纷胆寒,偶有几名想要对宁凡出手的碎念老怪,在看到那些人头之后。亦是悄悄收起杀心,无奈退去。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那22个人头。竟然全都是碎念老怪的人头!

    “雨、雨之仙君!不会错!此人就是雨之仙君!好可怕的煞气!”一名碎念老怪走出石关,骇然地望着从星空一旁疾驰而过的金光,犹豫之后,将一个黑色罗盘悄悄收起。

    他本也想踩宁凡一把,向暗族示好,但亲眼见到宁凡的恐怖后,却是悄悄改变了主意。

    “那些人头之中,竟有玄土老怪的人头!那玄土老怪不是碎念巅峰修士么,且据说曾在某个仙尊手中保得性命,怎么也被雨君灭杀了!”某个与宁凡遁光擦身而过的碎念老怪,心神剧震。

    难道雨君已经突破仙尊境界了么!否则怎可能杀死玄土老怪!

    由宁凡归来引发的震荡,正以惊人的速度,朝着整个东天辐射。只是这一切,宁凡并不关心。

    轰!

    当距离神虚阁的星路,走完三分之一后,前方星空忽然传来一声巨响,继而便有铺天盖地的黑暗幽芒,从虚空中不断涌现而出,顷刻凝成一个巨大手掌,直接朝宁凡一掌拍下,巨掌所过之处,星空直接撕裂,星辰尽碎!

    那一掌之威,竟是达到了万古仙尊一击之威!

    “除了碎念修士,还有万古仙尊拦路么…”

    宁凡第一次收住遁光,没有小觑来人,而是屈指朝着巨掌一点,顿时便有一道紫芒朝那掌影狠狠斩下。

    二者对撞之后,顿时激起毁灭般的崩溃波动,朝着整个星空疯狂宣泄。

    轰!轰!轰!

    短短一个照面,紫光便已与掌影有了上万次对轰,当那对轰声势达到顶点之后,紫光终于被震得倒飞而回,而那星空掌影也被紫光斩灭,化作无数暗芒流散。

    四散的暗芒中,一个肥头大耳的老者,身影逐渐清晰,从崩溃波动之中走出,神情凝重看着宁凡,以及宁凡身后二十二个人头。

    “想不到,雨之仙君并不似外界传闻的那般弱小。能杀死这么多碎念,能接老夫一掌,你已足以自傲,但很可惜,你得罪了暗族,便不要怪老夫出手无情了!”

    大耳老者根本没有与宁凡废话的打算,而是再次出手,向着星空一按,霎时间,整个星空一分为二,一颗颗忽明忽暗的星辰,从星空裂缝处浮现,数目竟有三十万颗之多,在星空中密密铺开,极为壮观。

    “星术么…”宁凡目光微微一凝。

    这大耳老者修出了三十万颗本命星辰,这些星辰不仅可以助他疗伤,似乎还有杀敌之力,十分诡异。

    “放心,老夫不会杀你,只会将你打个半死,毕竟你那师父还没死透。星罗化剑,斩!”

    大耳老者再一挥手,三十万本命星辰,顿时化作三十万道忽明忽暗的剑光,朝着宁凡八方斩下,阻绝了所有退路。

    “零劫仙尊是么,似乎还是新晋不久的仙尊…”宁凡神情平静,视那三十万剑光有如无物。

    以他如今实力,对付一个新晋仙尊,即便不动用蛮荒天道魂,也足以取胜!

    焚!

    宁凡张口一喷,喷出一道黑红色的火光,火光一闪之下,顿时化作无边火海,直接淹没了半个星空。四周温度骤然提升。

    火焰燃烧时激起的风雷之声,更是震耳欲聋!

    三十万星辰剑光还没伤到宁凡,便被那无边火海吞噬,焚灭在了火海之中。

    大耳老者神通被破,目光微微一变,若他没有看错,宁凡的魔火等级,竟以达到十一昧的级别!

    且不知为何,这火焰的攻击力竟远超十一昧的同等火焰,比起一些十二昧火焰。都不遑多让了!

    “旁人多说雨君擅长行云布雨,想不到,竟还懂得玩火。正好,老夫对玩火同样颇有心得,便看看谁的火技更胜一筹吧!火来!”

    大耳老者大手一挥,滚滚银火顿时从他袖中飞出,化作无数银色火凤,朝宁凡的火海直扑而下,其火焰。分明已是十一昧巅峰的等级,距离十二昧只差一线!

    这大耳老者,竟是想与宁凡斗火,却不曾想。他的举动激起了宁凡魔火的傲气。

    宁凡的魔火,融入了厄兽之火的火焰性质,也继承了厄兽之火的高傲。

    厄兽之火,天下无双。同级火焰,谁敢与之争锋,谁配与之争锋!

    但见宁凡屈指一点。铺天盖地的厄兽之火,竟也化作一头头面目狰狞地厄兽,与那数之不尽的银色火凤撕咬在一起。

    那些由火焰具现化形成的银凤,一见厄兽袭来,竟有种本能的畏惧,火海都开始颤抖。

    一番交手之后,更是在厄兽之火的侵蚀之下,快速溃败,眨眼之间,更是连同正片火海,都被厄兽之火吞噬一空!

    噗!

    大耳老者顿时喷出一口鲜血,神情大骇!

    才不过一个照面的交锋,他苦修多年的火焰,竟被宁凡的火焰给生生吞噬了,一丝都没有收回!

    不是击败,而是直接吞噬,这怎么可能!

    若只是被击败,大耳老者决不至于震惊。他从未听说过,第二步修士斗法之时,会有一方吞噬另一方火焰的事情发生!

    那是什么火焰,竟如此霸道,竟一个照面,便剥夺了大耳老者行使火焰的权利!

    而且,若是大耳老者没有看出,宁凡的魔火吞噬掉他的火焰后,品阶竟微微提升了一些,朝着十二昧的等级迈进了少许!

    吞噬他人火焰,竟然直接就能进阶!

    “不好,此子魔火太过棘手,不易对付…罢了,为讨好暗族,与如此强者死斗,实在不值!不如退去!”

    大耳老者虽恨宁凡夺他火焰,却更忌惮宁凡的魔火,心思飞转间,竟是认准某个方向,直接撤离战场。

    “现在才想走,不觉得太迟了么!”

    宁凡目光一冷,莫说此人只是一个新晋仙尊,即便是一劫仙尊,二劫仙尊,敢来踩他,也要付出代价!

    宁凡抬脚一踏星空,绵延星空的火海顿时化作一头狰狞凶狠的巨兽,与厄兽差不多的模样。

    他身形一晃,飞至火兽背上,催动神通,朝着大耳老者直追而去。

    “哼!竖子狂妄!老夫不过忌惮你三分,你以为老夫怕你么!”

    大耳老者身为仙尊,心中自有傲气,被宁凡追杀,竟是恼羞成怒,翻手取出一道古老黑符,直接朝身后祭出。

    那黑符一经腾空,立刻无火自燃,生出丝丝黑烟,黑烟数量不多,朝着宁凡卷动而来,却给宁凡一种危险之感。

    隐约间,宁凡竟从那黑烟之中,看到了暗之道则的流动轨迹。

    原来如此,这黑烟,是暗之道则的法则攻击么!

    宁凡微微冷笑,他修出的第三种阴阳,正是暗阴阳,以他堪比仙尊的实力,借助暗阴阳的力量,多少能发挥出一丝暗之掌位之力!

    若对上仙帝,宁凡不敢保证,但对上零劫仙尊,宁凡却有信心轻易掌控对方的暗之道则。

    能执掌他人道则神通的力量,方才配称作掌位之力!

    能引动掌位之力,正是乱环诀二十七阴阳的强大之处!

    “滚!”

    宁凡催动暗阴阳的力量,对那扑面而来的黑烟,发出一声撼动道则的魔吼。

    那一吼太过惊人,隐约间,竟使得天地道则有了些许偏移。

    继而让大耳老者始料不及的事情出现了,那袭向宁凡的黑烟,忽然失控。竟是调转方向,朝他自己卷了过来。

    猝不及防之下,大耳老者半个身子都被黑烟卷中,被黑烟卷到的地方,直接血肉飞散,露出白骨,模样凄惨之极!

    “暗之掌位之力!怎么可能!”

    大耳老者倒吸一口冷气,他怎么也想不到,宁凡的身上竟会出现掌位之力这种逆天力量。

    须知,即便是仙帝级强者。也很少有人能领悟掌位之力,宁凡却做到了!

    大耳老者暗中依附过暗族,靠着暗族的救济,方才勉强突破万古仙尊境,虽说不是暗族修士,一身神通却大多与暗有关。

    想不到宁凡竟有掌位之力在身,几乎可克制他一身神通,如此一来,他拿什么与宁凡斗!

    只能逃!

    该死。该死!早知道宁凡如此厉害,他才不会来寻宁凡晦气。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先逃走再说吧!

    大耳老者一面逃跑,一面召出漫天星辰。借着星术疗伤。

    他有三十万星辰在身,之前被黑烟吞噬掉的血肉,正以极快的速度再生,伤势也在飞速好转。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即便大耳老者只是零劫仙尊,但若真让他伤势痊愈,再想杀他可就不容易了。

    他屈指向前一点。但见紫光一闪,便有千千万万的紫色剑影,挡在了大耳老者前方。

    大耳老者急于逃命,几乎爆发了往日十二分的力量,身体向前一滚,周身顿时发出冲天黑芒,如一个肉弹一般,直接将拦路剑影通通撞开。

    但,终究还是因剑影阻拦,使得速度慢了一分,被宁凡给追上。

    “吞!”

    但听宁凡冷漠念出一个吞字,脚下的狰狞厄兽,直接张口,将那黑色肉弹一口吞入腹中。

    旋即,便从厄兽的腹中,不断传出大耳老者的惨叫。

    片刻之后,忽然听到嘭地一声巨响,厄兽腹部炸开一个火洞,同一时间,大耳老者如一个炭人一般,从厄兽腹中夺路而出,气息空前萎靡。

    好险!若非他最后关头用了保命底牌,多半会被厄兽之火直接焚杀于腹中!

    然而使用了保命底牌,却也使得大耳老者气息更加萎靡,从宁凡手中逃得性命的把握,连半成都没有了。

    逃生无望,大耳老者能做的,只有求饶!

    “雨君!请听老夫一言!老夫后悔了,真的后悔了,请你顾念老夫修道不易,放老夫一条生…”

    可惜,宁凡若是动了杀念,岂会顾忌他人求饶,身形一晃之下,直接出现在大耳老者三丈之内,挥动道剑,一剑刺入大耳老者的丹田。

    若是之前,大耳老者有的是办法接下这一剑,但此刻他气息空前萎靡,竟连躲都没有躲开,直接便被宁凡一剑刺透丹田,绞碎了元神!

    堂堂新晋仙尊,竟被宁凡斩杀在了星空之中!

    灭杀了大耳老者,宁凡没有割下他的头颅,而是直接将他的肉身与那些人头一起,穿在雨线之上。

    这好歹也是仙尊肉身,可以送给土魔、铁鸦夺舍,砍掉人头就可惜了,会破坏肉身的完整性。

    拖着22个碎念人头、1具仙尊尸体,宁凡朝着神虚阁一路疾驰。

    他一路杀人,所杀的还都是几乎站在四天巅峰的强者,沾染的煞气自然深重无比,由于时间太短,更是来不及消散,使得他所过之处,星空全都被染上冲天血光,久久不散。

    所经过的星路,更是在那血光的渲染下,生生染成一条血路,使得他后来遇到的修士,一见到那星空血路,便纷纷如避蛇蝎,望风而逃,不敢靠近!

    恐怖!真是太恐怖了!

    那被雨君挂着绳子上的,莫不是万古仙尊的尸身?!

    更有不少老怪,认出了那名万古仙尊的身份,这大耳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近年来东天新出现的一名仙尊——德云老祖!

    想不到啊,那德云老祖辛辛苦苦突破万古境界,还来不及享受下万古仙尊的尊贵地位,便被雨君斩了…

    雨君连德云老祖都能斩杀,起码也有仙尊修为吧!百年之前,雨君不过刚刚在东天声名鹊起,百年之后,他竟有了仙尊修为!此事真是让人不敢置信!

    宁凡一路疾驰,一日之后,终于赶到神虚阁所在之地——东溟星域。

    他才刚刚踏足东溟星域,便有无数修士围堵而来,一个个望向宁凡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敬畏。

    他们早已得到消息,雨之仙君宁凡,即将驾临神虚阁,此行是来迎接宁凡的,并无恶意!

    重临东溟星域,竟然有人专门迎接,与当年相比,宁凡的待遇明显不同了。

    “老夫云雷,尊神虚双帝之令,来此迎接雨君前往神墓一叙。呵呵,一别百年,道友风采似乎更胜当年了。”

    人群之中,徐徐走出一个银袍老者,周身氤氲着雷光,朝宁凡客气抱拳。

    这银袍老者,道号云雷,有着万古第二劫的修为。

    当年宁凡进入雾海之时,他与宁凡见过一面,当时不知宁凡身份,如今却是知道了。

    云雷仙尊目光微不可查地扫过宁凡,又扫过宁凡身后的仙尊尸身,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有着万古第二劫的修为,但即便是他,击败新晋仙尊容易,击杀却是极难。

    宁凡能杀德云老祖,这份实力,不容小觑!

    念及于此,云雷仙尊的神情,又客气了几分。

    “云雷仙尊是么…”

    宁凡微微一怔,便想起了这个人。

    当年他进入雾海底层,在东妖祖的洞府里修出灵轮,当时,这云雷仙尊就在雾海第八层闭关苦修,还与他寒暄过几句。

    当年,宁凡面对云雷之时,需要掩饰修为,方才有平辈交谈的资格。如今,却是真真正正有了与云雷平等对话的资本。

    “多年不见,道友的气息,似乎也比当年精进了许多。”

    云雷语气客气,宁凡自然不会傲慢,抓着雨线的手,朝着云雷微微抱拳,客气回道。

    一声道友,却是叫的底气十足。(未完待续……)

    ps:最近在改文,耽误更新了,跟大家说声对不起,本想十月份连更,却又赶上这事,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