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52章 道魂为猫

第952章 道魂为猫

    一番长谈之后,宁凡在真龙族长复杂的目光中,又对通天古帝嘱咐了些什么,而后飘然离去。

    随后,真龙族长与通天古帝一道,向两族此行仙帝下达了封口令。

    有关赵简前辈的一切,自此日起,列为真灵各族(四溟宗)的最高机密,写入卷宗朱红之卷,不得轻泄。

    之后,两族大帝似达成了某种协议,竟同心协力封印起远古仙门,在九重天阙之外忙碌着。

    他们会如何处理远古通道,宁凡并不关心,他一路疾驰,在一处塌陷的蛮山附近,找到了妙*言、烛弓。

    见宁凡平安归来,妙言悄悄松了口气,她可没少为宁凡担心。

    唯有她知晓,宁凡本身并不是什么三阶准圣,而是借了眼珠怪的实力,短暂达到了那种境界。

    还好…这一战,到底是宁凡胜了。平安就好…

    烛弓所化的驼背老者,没有如往常一样神情猥琐,而是空前严肃地望着宁凡,许久之后,才咬牙问道,

    “呵呵,主子啊,眼珠大哥没跟你一起回来啊…”

    “嗯。他追杀阴墨,入了远古仙门,恐怕…不会回来了…”

    “这样啊…”

    烛弓浑身颤抖着,似压抑着涌动的心情,然而终究无法压制,竟是冲天一吼,老泪纵横,朝着九重天阙的远古仙门狂奔而去。

    宁凡没有阻止,任烛弓远去,想不到眼珠怪死后,最悲痛的,会是烛弓…

    眼珠怪与烛弓,一共在铜塔空间相处了930年,由起初的敌视,到后来结为兄弟…

    也罢。就让烛弓去远古仙门看看吧,去好为眼珠怪送行…

    宁凡微微一叹,转而对妙言道,“我走了。蛮荒之乱已经结束,接下来,你去哪里?”

    “我要先去拜见通天帝尊,禀明蛮荒中发生的一切…”回忆起蛮荒之乱的可怕,以妙言仙尊心境,都不由得面色苍白。

    这一次大乱,不仅死了无数蛮人。无数两族修士,更死了整整19名仙帝!

    妖族也好,人族也罢,怕是都要因这一次大乱,伤筋动骨…

    “禀明一切是么…关于我的事情…”宁凡话说一半,妙言连忙道,“放心!道友救了我的命,道友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有些事情,我已经与两族大帝支会过了,你无须主动告诉任何人有关我的事情。当然,他们也不敢向你询问…”

    “我先走了,你去拜见通天古帝吧,顺便告诉烛弓:若他想要离去。我还他自由,若他还愿回来,便来寻我。我会在蛮荒再呆三日。”

    宁凡朝着仙门方向深深看了一眼,而后转身离去。

    他欠妙言的恩情,应该已经还清了,不必再与此女过多牵扯。

    妙言神色复杂地看着远遁而去的宁凡,转身朝着仙门飞去,在仙门处,拜见了通天古帝,禀明了蛮荒发生的诸多事情,但关于宁凡的事情,却是一笔带过,只字未提。

    此地人族大帝,哪一个听不出妙言有所隐瞒,只不过全都没有去提此事。

    也不知宁凡对人族诸帝说了些什么,不少大帝对妙言的态度,更是有了几分的客气。

    更有两名女性大帝,跑到妙言面前,大有深意地问道,“咯咯,妙言道友真是好本事,赵简前辈很宠爱你呢,他刚刚还对通天古帝表扬你来着…”!!!

    妙言顿时满面绯红,她当然明白,这些大帝肯定误会了什么。

    她定是被这些大帝,误会与宁凡有染了,否则以诸帝身份,岂会对一名仙尊客气!

    她真想知道,刚才宁凡都对这些大帝说了什么,竟会令这些大帝产生这种微妙的误会…

    “大哥!大哥!大哥!”

    烛弓幻化的驼背老者,长跪于仙门之外,号啕大哭。

    它次先天弓灵的身份,瞒不过这里的仙帝,甚至于,不少仙帝都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快要进近先天器灵的弓灵!

    先天器灵!整个幻梦界都难寻这种灵物!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不少大帝目光火热,但一想起宁凡之前的警告,顿时神情一肃,不敢打烛弓的主意。

    真龙族长更是面色难看,他怎可能认不出,这是自己一族的烛弓…若可能,他真想收回烛弓,但…他无法无视宁凡的警告。

    ‘老夫与烛离有旧,这烛弓弓灵我很喜欢,尔等烛离后人可愿将此物送与老夫?’

    呵呵,堂堂三阶准圣索要东西,他敖千古敢拒绝?能拒绝?

    若拒绝,岂不是要给真龙一族惹来一个足以灭其族的大敌么!

    罢了,罢了…仙门已经到手,仙门钥匙解封一事,纵然没有弓灵,也能完成,最多只是多花一些时间而已。

    比起惹怒一名三阶准圣,真龙族长宁愿多花个几千年,慢慢解封仙门钥匙…

    他复杂地看着行为古怪、朝仙门不断哭喊的烛弓,终究不敢向其出手…只因此物,属于‘赵简’!

    赵简,真是陌生的名字,不过远古之时大修频出,身为末法修士,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再正常不过。

    听赵前辈的口气,他好像还和自家老祖很熟悉啊,怕也是同一时代的怪物吧…

    将烛弓送与此人,说不得还能与之结下一桩善缘…念及于此,真龙族长朝着号啕大哭的烛弓走去,脸上堆着笑意。

    若无法夺回烛弓,那么便与之交好,修复从前的误会!如此,定能令赵前辈满意…

    辞别了妙言,宁凡一路朝着人族驻地一路疾驰,在无数人族修士注目之下,带走了赵蝶儿等一行人。

    那些失了魂魄、昏迷不醒的蛮人,亦被宁凡带走。

    “赵前辈…还会再见么…”

    广寒宫的队伍之中,寒舞仙子看着远去的宁凡,目光有了复杂。

    在宁凡来到之前,通天古帝已向所有人族修士传音,若赵简前辈来此。绝不可怠慢…有关赵前辈的一切事情,任何人不得泄露,不许提起,此为最高封口令!

    赵简前辈,想不到宁道友的真名…是赵简…其真实修为,更是可让通天古帝称为前辈的存在…

    寒舞知道宁凡的名字,但如今,却只以为宁凡是假名,赵简才是真名…

    赵前辈用过宁凡这一假名的事情,怕是也要列入封口令之中。不得向任何人提起吧…

    如寒舞一般目送宁凡离去的人族修士,很多,那些被宁凡救过的人,如四目魔君,如千千万万被宁凡顺手救过的人,眼中都带着崇敬、感激的情绪…

    他们被宁凡救过,保护过,此恩,不敢忘!

    关于宁凡的一切。更是不敢向任何人泄露!

    宁凡带着赵蝶儿等人一路疾驰,在一处城池废墟之外降下身形。

    这城池,曾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汴梁。

    汴梁河畔,宁凡曾在此地悟真。曾在这里看雪,等梅…

    如今,这里却只剩一片废墟…

    看着曾经的故乡化作废墟,赵蝶儿红了眼眶。不算那些失去魂魄的蛮人,如今蛮荒古域的蛮人,已只剩她一个了吧…还真是孤独呢…这就是国破家亡、族人死尽的感觉么…

    “不要哭。你不是孤独一人,你还有七十万族人,还有叔叔,对不起,叔叔没有把失去的魂魄全部夺回…”

    宁凡歉然叹息,若他能够更强一些,会不会就能将所有蛮人都救下了。

    救人…呵,想不到屠戮如他,有朝一日竟也会行救人之举。

    “我还要在蛮荒等待三日。土魔,铁鸦。你二人,在此守护蛮人尸身,不得有误。”宁凡忽对土魔、铁鸦吩咐道。

    这二人是宁凡之前收服的仙尊残魂,之前,宁凡修为不足,对二人还需客气,如今他修为大涨,二人实力已不被他放入眼中。

    “是!”

    土魔、铁鸦不敢无视宁凡的命令,恭敬抱拳,眼中隐隐有了敬畏。

    此刻的宁凡,给他们的感觉十分危险,实力绝对已在仙尊之上!隐隐的,竟带给二人沉重的压迫感!

    莫说他二人只是残魂状态,命魂更在宁凡手中,即便他二人全盛,也绝不是宁凡对手…

    对宁凡,自是不敢不恭!

    “葬月,这一次辛苦你了,你之前强行施展纵地金光,反噬极大,我说过,这次算我欠你,若有机会,定助你重塑肉身。”宁凡又对葬月仙妃说道。

    “切,谁稀罕你帮助。”葬月仙妃傲娇地轻哼一声,却将眼中一丝畏惧深深藏起。

    人族驻地之中,或许只有她一个人,全程感知了那场惊世大战…

    那两名三阶准圣的实力,让葬月仙妃感到惶恐,其中一名三阶准圣的气息,似乎就是宁凡所有…

    这小霪贼,何时竟有了三阶准圣的实力!

    哼,枉老娘还为他担心个不停(其实是为自己担心),搞了半天,他压根不需要人担心呢…竟有如此高的修为,隐藏得好深,比广寒宫的月祖魂泉还深一千倍!

    宁凡没有理会葬月的傲娇,而是转向了柳研、仙萝莉、赵蝶儿,“你们也休息休息吧。这三日,蛮荒不会再有战事,之后,我会带你们离开。”

    “叔叔,蝶儿也能离开蛮荒么?”赵蝶儿黯淡的眸,顿时有了些许神采。

    “嗯。从前的我办不到此事,但如今…樊家的蛮荒天道,不敢阻我!”

    宁凡抬起头,朝着蛮荒天空淡淡扫了一眼,只一眼,却使得整个蛮荒天道,剧烈颤抖!

    这里,曾是樊家蛮修所在山海,这里,是一处二流蛮族势力的山海!

    此地山海天道,在宁凡这位十代蛮神面前,岂能不惧!

    “嘶!赵前辈好生恐怖的手段,只凭一个眼神,竟能令天道畏惧!古籍记载,唯有第三步圣人能使出这种手段,难道赵前辈已经触摸到圣人瓶颈了么!”

    他…会是幻梦界第一位圣人么!

    一些暗中观察宁凡去向的两族大帝,本将神念藏于天道之中,这一刻却因为天道的颤抖,有了反噬。那反噬之伤虽然不重。却也足以令人心惊了,匆匆收回神念,不敢再探,心中对于宁凡的惊恐,竟是上升到从未有过的高度。

    恐怖,真是太恐怖了!赵前辈绝对快成圣了!难怪能够接下仙皇一指,并轻易击败另一名三阶准圣…

    从今日起,便是得罪十大秘族,得罪梦界沉睡大妖,也决不能得罪赵简前辈!

    “已经震慑到那些仙帝了么…”宁凡心中暗道。

    如今的他虽然失去了眼珠怪的力量。却仍有手段令那些仙帝对他的‘恐怖实力’深信不疑。

    如此一来,就算他被一些仙帝看破了真实修为,也只会被当成隐藏了修为。

    就算有朝一日暴露了宁凡的身份,也只会被人认定,‘宁凡’是一个假身份。

    只要‘赵简’的存在,不会对‘宁凡’照成困扰,便足够了!

    “这三日,我会在此地闭关,不希望有人打扰。”

    宁凡似乎是在对葬月等人说。又似乎,是在对那些相隔极远的仙帝说。

    他必须在这里再待三日,以无上蛮神之力,抽走此地蛮荒的天道道魂…道魂。是意志树种的载体,唯有借用此地道魂的力量,才能令赵蝶儿等蛮人拥有离开蛮荒的力量,并获得修炼、长生的资格!

    抽天道道魂。正是道蛮山赐下的解救之法!

    山有魂,海有魂,万物皆有魂…这便是蛮人眼中的世界。

    修真界中流传的抽魂术。据说便是一位比道蛮山更久远的蛮修创出的大神通!此事,在道蛮山赐下的卷轴中,亦有只言片语的记载。

    “抽魂术,我已多年没使用过,想不到,抽魂术竟是蛮人所创的神通…”

    宁凡寻了一处矮山,盘膝其上,闭上眼,令身心与此地天地相融。

    “抽魂之术,有四个等级:抽地魂,抽虚空魂,抽日月星辰魂,抽天道魂…”

    宁凡回忆起当年太素附身、大战魔罗的一幕,那时候,他借助太素的力量,抽出了六道魂,更胜抽天道魂。

    曾经,宁凡单纯的以为,四等抽魂术是从低到高来排序的,大多数修士同样是这么认为的。

    如今成了十代蛮神,宁凡却对抽魂术有了新的认知。

    地魂未必就弱于虚空魂,天道魂也未必就比日月星辰魂更强。

    森罗便是以一式抽星空魂震惊世人的,由他施展的抽星空魂,威力未必就弱于魔罗当年施展的抽天道魂…

    魂无高低,而在于抽魂者本身对此术的领悟…

    若对山魂领悟更高,未必就不能让抽山魂的威力,强过天道魂!

    “以我如今修为,仍旧很难抽出天道之魂,但,这里是蛮荒的天空,而我…是蛮神!若我想抽蛮天之魂,蛮天不敢不从!抽此地道魂不难,但想炼化这意志树种,却是需要一些准备时间…”

    宁凡取出尘树树种,一口吞下,在丹田中炼化。尘树树种里,包含了一丝劫念之主的意志。

    当年,是太苍劫灵剥夺了樊家蛮修的修炼资格,算计了樊家蛮人。

    今日,也唯有这丝意志,能重新归还蛮人修炼资格!

    宁凡一面炼化尘树树种,一面心分二用,开始一一解封七祖、魔元子、藤南、藤北的石像。

    后三人都是碎念修为,随着阴墨的陨落,他们的石像解除石化并不困难,七祖的石像解封却并不顺利。

    似乎被石化者修为越高,便越难解除石化。

    一日之后,宁凡解封了魔元子等人的石像,在三人迷茫的眼神中,遣走了三人。

    他不需要这三人的感谢,只是顺着自己的心行事而已。

    第二日,他仍未解封七祖石像,不过勉强施为之下,倒是将七祖的储物袋解封了。

    储物袋中的七十万蛮魂,被宁凡释放,并在他的引导之下返回各自肉身。

    七十万蛮人苏醒了,另外三十万蛮人却再也无法醒来…

    第三日,七祖石像仍无法彻底解封,宁凡倒也不急于解封了,因为尘树树种已经完成炼化。

    便让七祖继续石化一些日子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事情…

    接下来。该抽走此地蛮天道魂了!

    宁凡徐徐起身,抬起手,朝着蛮天轻描淡写地抓下。平平无奇的动作,却好似将整个天道握在手中!

    还在蛮荒之内忙于封印仙门的诸位大帝,俱都神情一震,朝着宁凡所在方向望去。

    在那个方向,三十六座金色刑山高悬长空,使得整个蛮天天道剧烈颤抖,如同畏惧。

    下一个瞬间,宁凡手掌一翻。从天地间抽走了蛮天天道之魂,握在掌中!

    没有将天道魂融入身体。若融魂,宁凡的气息将获得一次暴涨机会。以他如今修为,若加上蛮天道魂的力量,绝对能令气息短时间内提升到万古第二劫的程度!

    若对抽天道魂领悟更深…此术多半还能更强!

    被抽出的蛮天道魂,魂力在宁凡周身不断凝聚,最终,竟是化作虚幻的黑猫形象。

    这黑猫没有任何修为,但却能带给融魂者修为上的暴涨!

    “喵…”黑猫似乎还是只母猫。被宁凡抽出后,满满都是恭顺姿态,不断用小脸蹭着宁凡的腿,就如同渴望得到主人欢心的宠物。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这是高傲的天道道魂做出的事情?!

    于是,所有仙帝再一次震惊了。

    修为到了他们这一步,抽天道魂不是没有见过,但却无人能让抽出的道魂如此恭顺、如此臣服。

    天道不同于人。在修士面前皆是高傲姿态,能令天道臣服的,唯有圣人!

    果然!赵前辈真的快要成圣了。否则如何能够做到这种事情!

    “你就是樊家蛮荒的天道魂?”宁凡有些嫌弃地踢了踢黑猫,但那黑猫被踢开后,还是回一次次回到宁凡身边,蹭个不停…

    看来从今以后,身边又要多个牛皮糖了…

    “罢了…从今日起,你便追随在我身边吧,不必执掌此地蛮天了,你,可愿?”

    “喵…”回应宁凡的,是小黑猫恭顺、柔软的叫声。

    它当然愿意追随在宁凡身边了,它是蛮天道魂,而宁凡…是有着三十六山刑罚之力的蛮神!

    只要跟在宁凡身边,它就能借助宁凡的刑罚之力修炼,天道道魂为降劫而生,为刑罚而生,为制裁而生,它们想要提升力量,需要依附更强大的刑罚之力…宁凡,是一个绝佳选择!

    见黑猫心甘情愿追随自己,宁凡满意地点点头,如此一来,就没有必要使用道蛮山卷轴中的粗暴手段了。

    有黑猫追随,日后宁凡只需与黑猫融合,便如同施展了抽道魂术一般,可令修为瞬间暴涨!

    宁凡蹲下身,拍了怕黑猫的头,示意安抚,而后将黑猫收入了玄阴界。!!!

    所有仙帝神情剧震!

    抽道魂,他们见过,很多仙帝都能施展。

    抽道魂之后,能令道魂乖巧臣服的事情,他们也听说过,很多远古卷宗都有记录。

    但,抽魂之术抽走魂魄后,不是还要将魂魄还归原处么!

    赵前辈不仅抽走了蛮荒道魂,更将道魂打包装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是如何做到的!

    高傲的天道之魂,怎可能如宠物一般,臣服于任何一个修士!

    哪怕是始圣,也做不到这一点吧!

    这些仙帝自然不知,宁凡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完全是因为他十代蛮神的超然地位。

    若到了古蛮界,他可凭其身份,抽走所有蛮界的道魂,随时融入体内,获得修为上的暴涨!

    以整个古蛮界的道魂,加持己身,宁凡就算不是圣人,也绝对可以与圣人一战了!

    可惜了,宁凡此时去不了古蛮界,也抽不走那里的天道魂。

    以他的修为,若不是蛮族的天空,则无法令天道臣服,甚至连抽魂都很难做到…

    “走吧,如今的我,可以轻易带你们离去。向你们的故乡告别吧…”

    宁凡身形一晃,从矮山之上消失,出现在赵蝶儿等蛮人眼前,含笑道。

    如今的他,能够做到这一点!

    是时候离开蛮荒、返回东天了…

    “主子,伟大英明的主子,你别急着走啊,你等等小弓!小弓决定了,小弓不要自由,小弓要追随你!”

    极远处,一个猥琐老者腰间挂满鼓囊囊的储物袋,正朝着此地疾驰而来,不是烛弓更是何人。

    他在仙门外祭拜眼珠怪,一拜就是三天,三天已过,他听说宁凡要走,自是匆忙赶来。

    嘿嘿,追随宁凡好处多啊,为什么不追随!

    摸了摸腰间二十多个储物袋,烛弓幸福地合不拢嘴。

    发财了,这一次真的发财了!想不到敖千古那老东西,竟会看在主子的面子上,狠狠巴结自己,嘿嘿,肥羊上门,岂能不狠狠宰上一笔!

    “嘿嘿,有了这笔钱,老夫就是天底下顶有钱的人,只要有钱,什么样的小娘找不到!”烛弓霪笑中。

    “一百个!老夫要找一百个舍空小娘,给老夫洗脚,再找一千个渡真小娘,给老夫…嘿嘿嘿…”烛弓继续霪笑中。

    “还是宁凡主子好啊!跟了烛离主子一辈子,都没发过大财,一直都是射射射,打打打,哎,老夫从前真是遇人不淑,幸而此生遇到了宁凡主子,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种发财机会…”

    心情大好的烛弓,似乎已经把眼珠怪的去世忘干净了…

    宁凡嘴角抽了抽,他就知道,这才是这货的本性…看这嘚瑟劲,真想把这货狠狠修理一顿。

    你眼珠大哥死了才三天,头七都还没过好么!你这么喜笑颜开没问题?

    哦,对了…眼珠怪送我的玉盒,还没有打开,一直忙着其他事情,倒是把礼物的事忘记了。

    打开吧…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宁凡翻手取出玉盒,将之打开,顿时,一道始料不及的猥琐声音,从玉盒里传了出来。

    “臭小子!不是说让你过十二个时辰就打开玉盒吗!怎么过了三天才打开?你是想憋死老夫吗!”

    哧!

    一道灰芒飞出,幻化成虚幻的眼珠怪,出现在宁凡眼前。

    “…”宁凡嘴角又抽了抽。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眼珠怪没有死!

    “他奶奶的!你这是什么眼神!老夫没死,你不高兴!你竟然想咒老夫死!你这没良心的小妖精,你忘了,是谁从阴墨的算计中将你救出,又是谁…”眼珠怪骂骂咧咧中,可惜还没骂完,就被另一道哭声打断。

    “大哥!你…你没死!这是真的么!”奔跑而来的烛弓,喜极而泣。

    “是啊,二弟,我没死,是不是很惊喜!我就知道,只有你对大哥真心,只有你会为大哥掉眼泪!”眼珠怪热泪盈眶。

    然后,两个二货就在无数蛮人看傻逼的目光中,虎抱在一起,上演了兄弟情深的一幕…真好奇没有手脚的眼珠怪是怎么虎抱的。

    宁凡揉了揉额头,哭笑不得…

    眼珠怪没死,他说不上喜极而泣,但多少还是欣慰的。

    只是他真的很想知道…眼珠怪为什么没死,又是如何从仙门之内跑出来的。

    还有,那个玉盒…难道眼珠怪早就为斩杀阴墨留了后路?

    以这眼珠猥琐的个性,的确很难想象会不留后路去冒死追杀阴墨…

    枉我为它的死感伤半天,想不到…却是这么一回事…(未完待续……)

    ps:眼珠怪:(╯‵□′)╯︵┻━┻哈哈哈,本大爷没死,你想不到吧!本大爷就是最好的礼物!

    宁凡:无法猜到结局的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把我用掉的伤感还我!

    貌似已经有书友猜到了眼珠没死,真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