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51章 壮烈

    一个个仙帝虽已离开天阙千百万里距离,却仍旧在那紫光威压之下颤栗不止。

    紫色的意志之力,从仙门之中不断传出,在那意志影响之下,世界只剩下一种颜色。

    紫!

    十亿颗紫色星辰,一一出现在了紫空之上。

    星光沐浴之下,一道略显虚幻的巨影,如天之高,出现在了仙门之外。

    那巨影一袭紫衣,负手而立,无法看清容貌,却有着说不出的风采。他站在那里,仿佛凌驾于世间一切道则之上,仿佛只需一念,便足以令世间轮回逆流,仿佛他脚踏之处,便是地,而他…便是天!

    在这紫衣巨影面前,强如通天古帝、真龙族长这等一阶准圣,竟也有了卑微渺小的感觉。

    一些修为不济的仙帝,甚至无法在这紫影面前保持站立,竟不由自主地,朝着紫影跪拜下去。

    “这是,这是…”一个个仙帝心中骇然。

    那仙门…不会错,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远古通道!

    那紫影,那气息,那无上之威…不会错!与各大势力卷宗之中所记载的完全一∮∴致。

    难道说…这是紫斗仙皇之影?阴墨竟召出了仙皇之影助阵?!

    此地诸帝看不到紫衣人影的容貌,只因修为不足。

    眼珠怪拼尽全力,却是勉强看到了那紫影之人的容貌,分明与阴墨一致,并不是紫斗仙皇的容貌…

    原来如此!这紫影虽有部分紫斗威压,但那只是虚假的威压!这并不是真正的仙皇之影!

    定是那阴墨不知使了什么手段,从仙门之内掠夺了部分紫斗仙力,才修炼出这样一个以假乱真的紫影!

    眼珠怪微微松了口气。

    若是真正的紫斗之影降临,即便只是一道幻影,也可抬手镇压圣人,绝无半点胜算可以战胜。

    还好只是虚假之影。仍可一战!

    “右眼!你有开天之器在手,我却有仙门在手,你,可能胜我!”

    却见那紫影骤然抬起右手,食指划过天空,紫色的风烟顿时朝着四方席卷。

    那食指继而朝着天地一按,轻描淡写的动作,却仿佛足以将天地按碎,将苍生毁灭于一指之间!

    一些修为不济的仙帝,直接在这一指威压之下吐血坠空。神情剧变。

    便是通天古帝、真龙族长也纷纷倒吸冷气,在这一指之力下,他们感到了必死的危机感!

    会死!以一阶准圣修为去撼此指,必死无疑,便是二阶、三阶准圣,也难敌此指碾压之威!

    那指威朝着整个蛮荒扩散,所有人族、妖族低阶修士,都有了濒临毁灭的感觉。

    仿佛若此指落,则整个蛮荒都将毁于一指之下!

    世间…怎会有如此可怕的神通!

    “想不到。即便是虚假幻影,竟也有能这般威势,但假的就是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看老夫如何破你神通!”

    眼珠怪爆喝一声。操控金甲巨人朝着阴墨横冲撞去。

    阴墨连忙催动神通,那紫影巨人顿时将那一指,朝着金甲巨人彻底按下,阻下了金甲巨人的冲撞之势。

    天地顿时一暗。一道遮天指影阻挡了所有光芒,好似从无尽岁月以前降临一般,狠狠按下!

    那指影之力太强。仅激起的紫色风压横扫,便吹得一众仙帝难以站稳身形。处在风压中心的金甲巨人,反倒岿然不动,高举金盾,化作一道金光,直接撞上那从天按下的指影!

    整个天地,顿时便被紫色、金色的光芒占满了,四射崩溃的紫光、金光,太过刺目,即便是仙帝也不敢直视,唯有闭上双眼!

    毁灭般的波动,不断碰撞,不断传开,那是两种最为巅峰的力量,正在交锋,难分上下!

    一方,是虚假的仙皇一指之力,另一方,则是不完整的开天之器。

    紫色、金色两种能量,只一瞬间便对轰了亿万次,崩溃之声如此震耳,几乎要震聋仙帝们的耳朵。崩溃声中,更有喀喀的破碎声传出,继而又是一声巨响,此地崩溃达到了顶峰。

    混杂了紫色、金色的毁灭波动,终于炸开,那虚假的仙皇人影轰然崩溃。阴墨神情剧变,难以置信神通竟会被破,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受到巨大反噬,整个身体如遭重击,狂喷鲜血,倒飞而出。

    其气息,更是因为严重的伤势,而急速削弱着!

    眼珠怪亦不好过,灭神盾幻化的金甲巨人同样倒飞而出,模样凄惨无比,金色的身体直接毁去一半,在倒飞的过程中,更是彻底爆开,化作道道金光消散。

    在宁凡的丹田之中,灭神盾竟被震出一道裂痕,威能大损,在修复以前,根本无法继续使用!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灭神盾终究还是护住了宁凡的肉身,没有让宁凡受伤,与重伤的阴墨相比,这一击,明显是眼珠怪占了上风。

    事实证明,虚假的仙皇之影,果然无法战胜真实的开天之器!

    “竟是鬼面前辈赢了!他,竟接下了仙皇一指!”一个个仙帝望向宁凡的目光,俱都骇然无比。

    他们可不知道那是虚假的仙皇一指,古有传闻,仙皇一指可败十亿仙帝…如此恐怖的神通,竟被接下了!

    这是第二步修士能够做到的事情么!

    “不可能!就算你有开天之器,也不可能接下逆尘最强者的一指之力!这绝不可能!”

    阴墨发出疯狂的咆哮。

    为了使出这一指,他用掉了体内大半修为,更因神通被破反噬重伤,一身实力,几乎只剩之前的一成不到!然而这一指,却没有伤到眼珠怪半分,仅仅是令其灭神盾损伤…这样的战果,他无法接受!

    此刻的他,修为既损,伤势更重。再与右眼交手,几乎没有多少胜算。也许…真的会被右眼杀死!

    他怎甘心被右眼杀死,他还没有向紫斗仙修复仇,他,不甘心!

    目光转向远古仙门,阴墨心中忽然有了一个疯狂之念。

    这疯狂的念头很快占据他的内心,竟使得他露出嗜血的目光,一翻手,取出一根火红的鸦羽。

    很普通的鸦羽,除了颜色特殊一些。看不出任何仙力波动,似乎只是一根普通羽毛。

    然而若有圣人在此,必定能看出此鸦羽的厉害!

    “我之一生,敢以恶尸之身算计本我,敢以卑微之身忤逆仙皇,敢以一己之力去战整个紫斗仙域。所行之事,不求名垂青史,却全都是轰轰烈烈、足以名动三界的大事。却不料有朝一日,我堂堂阴墨。竟会被区区右眼骑在头上,可恨,可恨啊!”

    “右眼,你杀不了我。杀不了!这里封印的六道元神,我不要了!今日我便以分神之身逃离此地,重返尘界!”

    “这处幻梦界的坐标,我已掌握!待我返回尘界。必定请求主上,派遣十万劫修,血洗此界一切生灵!”

    “你。等着!”

    阴墨咬牙切齿,高高祭起了手中鸦羽。

    此物,是劫念之主赐予他的保命之物,拥有!

    正因为拥有四等劫羽保命,他才能在紫斗封印之下,令一丝分神穿梭而出。

    若只是一丝分神的话…持此劫羽,普天之下大可去得,即便是这尚未开启的远古仙门,也可穿梭进入,无须钥匙!

    那鸦羽一经腾空,立刻化为一道红光,将阴墨一卷,直接冲向仙门。

    那红光,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仙门左右石门本未打开,随着阴墨的来临,却忽然轰鸣起来,自行打开了石门。

    这一处远古通道,竟在没有使用钥匙的情况下…打开了!

    仙门一开,映入众人眼帘的,并不是天荒古境的景致,而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紫火通道。

    阴墨周身裹在红光中,直接冲入通道,穿梭于熊熊紫火之中,诡异地没有受到半分伤害,很快便失去了踪影。

    他…逃走了!

    “不好!老夫一直以为,那人赐给阴墨的只是普通保命鸦羽…想不到竟是一根穿梭之羽!想不到,真是想不到,阴墨竟能凭此羽之力,无视紫斗仙皇定下的规则,直接打开仙门!他是想逃入天荒古境,逃回真界!”

    眼珠怪大惊之下,操控着宁凡身体,想要追入仙门,但一靠近仙门,便被仙门内的紫火逼退了。

    那紫火太可怕了,表面上看,似乎只是普通火焰,但以眼珠怪此刻三阶准圣的眼力,却能看出,此紫火内蕴含了极恐怖的威能,足以焚杀始圣!

    阴墨借助穿梭之羽的力量,取巧逃入了通道,眼珠怪却无法进入。

    “远古通道竟然打开了!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有人使用钥匙了么!”

    “天荒古境!仙门的另一边,就是天荒古境!”

    “远古卷宗记载,我等所处之地只是一处幻梦界,仙门的另一边,就是传说中的真界!”

    “我等虽是紫斗仙修,但若是隐姓埋名,未必不能在真界存活!那里…有令我等成圣的机会!”

    一个个幸存仙帝,目光火热起来,更有不少人直接远遁而来,二话不说,直接朝着仙门冲入。

    他们本就是为争夺远古通道才来的,若按照之前计划,就算夺得通道,还需要钥匙才能开门。而现在则不同,可以直接进入,省掉了太多麻烦,再好不过!

    这些冲入通道的仙帝,当然注意到了仙门内的紫火,不过并无人将之放在心上。

    其一,以这些人的修为,无法看穿紫火的恐怖。

    其二,阴墨逃入仙门之后,不是轻松地穿越了紫火封锁么?重伤之后的阴墨,只剩下一阶准圣的修为,并不比他们这群仙帝强多少。

    阴墨能入仙门,他们只要小心一些,必定也能做到!

    于是,四名人、妖二族的仙帝率先冲入了仙门,但旋即,便有四声惨叫传出。

    这四名仙帝在踏入仙门的一瞬间,直接被门内紫火烧成了飞灰,连元神(妖魂)都没有逃出!

    这紫火…竟如此恐怖!

    “阴墨跑了。现在怎么办!”心神之中,宁凡问道。

    “决不能让他逃掉!这已经不是老夫一个人的问题了,若他逃回真界,此处幻梦界的位界坐标必将泄露给劫灵一族…”

    眼珠怪此刻的心情无比沉重。

    这一处幻梦界是紫斗仙皇留给紫斗仙修的最后乐土,之所以能避开劫族追杀,不仅是由于梦界外的强大封印,更由于此地位界坐标极其隐秘,罕有人知晓其所在…

    若任眼珠怪逃回尘界,将此地坐标泄露给劫灵一族,此界…定会被劫修顷刻夷灭!

    届时。只需一只王族劫灵到来,便足以毁掉此界

    眼珠怪心中所想,瞒不过宁凡的心神感知。

    宁凡心中顿时一沉:阴墨若逃,幻梦界将有灭界之祸!绝不能放阴墨逃走!

    但,仙门内的紫火实在太厉害,入之必死,他根本没有本事冲入通道追杀阴墨…

    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阴墨逃出生天,报复幻梦界么…

    若界毁,则他心爱之人。全都会被太苍劫灵杀戮一空…这样的结果,宁凡无法接受!

    “臭小子,不要怕,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你所担心的事情,不会出现…老夫绝不会放走阴墨!因为老夫…是一名紫斗仙修!”

    “你做的够多了,这个玉盒留给你,若老夫死于通道之内。十二个时辰后,将他打开,里面是老夫送个你的小礼物…”

    “燃!”

    眼珠怪忽然一字喝出。霎时间,一道黑火从宁凡第三目中射出,直接冲入紫火通道之内!

    那黑火速度太快,快到没有任何一个仙帝,能够看清那是何物。

    唯有宁凡知道…那是一个周身燃烧着黑火的猥琐眼珠,明明猥琐,却在这一刻,给宁凡高大之感。

    无人知,眼珠怪点燃了不死大帝留给他的不死虚空,换来了短时间的无上不死之力!

    无人知,眼珠怪连其修为都点燃了,只为获得行走于紫火的力量!

    他,要冒着陨落的危险,冲入无边火海,杀一人!

    不仅为了给不死大帝雪恨,更为了守护幻梦界最后的紫斗仙修!

    那一日,阴墨跪在不死大帝面前,发下了铮铮誓言,一字一句,眼珠怪从不敢忘。

    紫斗列仙在上,下修阴墨,既是帝尊斩恶而生,自当承继帝尊之念。虽为恶尸,却定会堂堂正正,无愧天地,无愧紫斗。今后生为紫斗生,死为紫斗死。如违此誓,天人共戮!

    生为紫斗生,死,也要死在守护紫斗仙域的路上!

    不…也许他没有那么伟大,也许,他只是想替不死大帝,守住这最后一片家园吧…

    今日就算葬身于熊熊紫火之中…他也定要诛杀阴墨!

    虽千万人…吾往矣!

    宁凡沉默了,他从未想过,似眼珠怪这般猥琐的人,也会做出如此壮烈的事情。

    心中沉寂已久的热血,不知为何…竟因眼珠怪的举动,有了温热。

    这就是真正的紫斗仙修么,三大真界眼中,最有血性的一群修士…

    那些仙帝此刻在做什么,说什么,宁凡已经毫不关心了。

    在他的前方,灰芒一闪之下,化作一个封印繁复的玉盒,平平落在他的掌心。

    这,是眼珠怪留给他的东西…

    若眼珠怪死于仙门通道,则十二个时辰之后打开…里面,是眼珠怪留给自己的小礼物…

    宁凡紧紧握住玉盒,心中竟有种说不出的沉重感。

    此刻的他,根本不关心眼珠怪留下的小礼物是什么。他的心,竟有些在意眼珠怪的安危…

    这样一个壮烈的人,不该默默无闻死在此地。希望他能杀死阴墨之后,安全返回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仙门通道之内,忽然传出一声惨叫,那是阴墨的惨叫,从极遥远的距离传来,带着无尽煞气。

    阴墨已经被灭杀了么,眼珠怪应该快要回来了吧。

    时间越过越久。那被阴墨强行打开的仙门,已一点点重新闭合。

    幸存的两族大帝,正忙于阻止仙门闭合,但,只是徒劳。下一次仙门再开,恐怕只能靠钥匙了…

    轰!

    不知过了多久,仙门在一声巨响之中彻底闭合。

    宁凡微微闭上双眼,心中不由得,竟有些伤感、苍凉。

    那个猥琐、好色的眼珠怪,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回来…再也不会回来了…

    若他还活着。一定会回来的,没有回来的理由,只有一个…

    他杀了阴墨,付出的代价,很可能…是生命…

    只为当年一句承诺,便是付出再大代价,也要诛杀叛徒,守护幻梦界。

    即便那些幻梦界之修,根本不知道有人为了护界而死。眼珠怪仍旧还是出手了…

    堪称壮烈!

    宁凡随手收起了眼珠怪送给他的玉盒,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坛灵酒,自饮一口。而后将余下之酒,全部洒在仙门之外。

    壮士远去,岂能无酒送行!

    “前辈,我人、妖二族已就远古通道的归属问题。商量出了结果,只是还不知前辈的意思…前辈…”

    通天古帝、真龙族长此刻小心翼翼站在宁凡身后,似想就远古通道的归属问题。好好和宁凡商量一番。他们,仍未放弃争夺远古通道的打算,却根本不敢与宁凡硬碰硬,只敢使用商量的口吻。

    “没兴趣!”

    酒坛已空,宁凡望着紧紧闭合、好似不曾打开过的仙门,一股烦躁的情绪在心中肆虐。

    这些幻梦界修士,被人保护了还犹不自知,有人为他们战死,却无人知,更无人为其缅怀…

    “前辈,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可有晚辈能够出力的地方么…”掌劫仙帝的声音,忽然从宁凡身侧传来。

    她不是个知恩不报的人,若非宁凡相救,她多半已被阴墨杀死了。

    只是她不知该如何报恩,宁凡表露出的修为太高了,堂堂三阶准圣,自己的家底里,有什么能被对方看上么?

    应该没有吧,三阶准圣怎么看得上自己那些破玩意…

    “不必。”

    宁凡忽然从感怀之中惊醒,此刻的他,已没有眼珠怪附身,第三目也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以他此刻修为,可没有本事在一大群仙帝面前充大爷,装前辈。

    灭神盾也已受损,无法使用,若此地有仙帝袭击自己,自己将极其危险!

    宁凡可没有忘记,他与真龙一族之间,结下的梁子很深…

    若被真龙族长发现他真实身份,群起而攻之,宁凡自问没有把握从一群仙帝手中逃脱。

    杀仙帝如屠狗的,是眼珠怪和阴墨,宁凡只是一个小辈…小辈…

    现在不是伤感之时!

    念及于此,宁凡不欲在此地久留,身形一晃,便欲离去。

    “前辈留步!”真龙族长的声音,忽然响起。

    宁凡身形一顿,心中暗暗警惕,面色却是半分不露,回头对真龙族长道,“什么事!”

    “前辈可否赐下姓名。此次蛮荒之内,变故丛生,竟有阴墨这位远古大修在此生乱,若非前辈出手,我等之中恐怕会死更多人。前辈于我等有救命之恩,我等有心报恩,却不知该如何回报,想来我等的家底,前辈也是看不上的…”

    真龙族长一改往日阴沉口气,在宁凡面前,竟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他可不敢在一名远古大修面前放肆。

    “报恩就不必了,你们的东西,我确实看不上…”宁凡只能顺着真龙族长的话,继续装下去,心中却是苦笑。

    这里随便一个仙帝的家底,都足以让宁凡眼红,他倒是想要,却怕暴露疑点,引起这群仙帝怀疑,多生事端…

    “不可,我等也算是紫斗仙修,欠人恩情,岂能不报!”真龙族长手心微微渗出冷汗,他可是知道其中利害的。

    修为到了宁凡这一步,随便给人点恩惠,就能沾上因果。似救命之恩,因果更是巨大,一个不慎,就可能将人算计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谁知道宁凡是不是在笑里藏刀呢?表面一副救人不求回报的姿态,暗地里,却有可能把所有人都算计在内了…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以真龙族长小心谨慎的性格,断不可能在这种大事上犯糊涂,贪小便宜必吃大亏。

    似宁凡这等远古大修,在此地与另一名大修苦战了一场,却又不是为了远古通道而来,若说此间没有什么算计,真龙族长绝不相信!

    “请前辈务赐下姓名,我等定为前辈供奉气运塔,以此举回报前辈的恩情,此为我等心意,还请前辈不要拒绝!”

    气运塔?

    宁凡微微一怔,继而目光一亮。

    此物…可是好东西!

    “罢了,此战之后,老夫的姓名恐怕想瞒也瞒不住了。你听好了,老夫名为赵简!你们就以此姓名,为老夫供奉气运塔吧!除此之外,老夫还有一个要求,希望你们…务必答应!”

    宁凡声音微微一沉,真龙族长立刻一惊,匆忙道,

    “前辈有何要求,但说无妨!我真龙一族便是倾尽全力,也定会完成前辈嘱咐之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