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50章 大哥哥...

第950章 大哥哥...

    “原来灰影老者,名为阴墨…”

    闻言,一个个仙帝老怪不敢忤逆眼珠怪的命令,再次倒退,这一次,所有人都退到了万里之外,仍旧觉得不够安全。

    无他,名为阴墨的三阶准圣,神通实在是太厉害了,杀仙帝跟玩似的,他们能不躲远点么…

    当然,金甲巨人虐阴墨跟玩似得,就更加厉害了…

    一些对远古秘闻颇为了解的仙帝,深皱眉头,隐约觉得阴墨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似乎在远古历史之中出现过,不好残缺古籍都有记载。

    但阴墨具体有什么事迹,却罕有人知晓。

    此地对远古历史最为了解的,当数通天古帝与真龙族长。二人一听阴墨二字,顿时神情一变,显然,他二人知道阴墨是谁…

    “阴墨…此人莫非是那人!那个以背弃紫斗仙域为代价,投靠尘界的远古大修!”

    远古大修!

    能当得起这四个字的人,纵然不是第三步圣人,也有着接近圣人的实力!

    想不到,这一次蛮荒之内竟出了如此大的变故,尘封于历史中的远古大修,竟也现世,此事若是传出,可令四方震惊!

    通天二人回忆着远古卷宗对阴墨的描述,与眼前灰影比较,逐渐印证了心中猜想。

    不会错!这灰影老者无论外貌神通,都与远古卷宗极为吻合,十有就是大修阴墨,只不过另外那个金甲巨人又是何方神圣?

    此人比阴墨更强。断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此人的本体,似藏身于金甲巨人之中,以此伤敌杀人。这样的神通。在幻梦界中简直闻所未闻…莫非,此人也是一个远古大修?

    “右眼!你莫要得意!待老夫多吞几个仙帝,定能从盈缺大劫最弱一刻恢复,将你击败!”

    阴墨凶芒毕露,若非他处在最弱一刻,岂会被右眼如此压制!

    一连串的交手之后,阴墨已经隐约看出。右眼拥有的开天之器,并不完整,似乎只是一个残片。

    残片而已…自己未必没有机会反败为胜!

    方一稳住身形。阴墨立刻身形一晃,但见天地波纹一闪,直接从原地消失。

    眼珠怪冷哼一声,操控金甲巨人朝某个无人之处撞去。一撞之下。阴墨夹杂着空间碎片跌落而出,却一咬牙,再次一晃消失。

    这一次,出现在阴墨脚下的波纹,明显比之前多了许多。

    “去哪里了…”眼珠怪目光微微一凝,这一次,他竟无法准确感知阴墨的去向。

    “东!九千七百一十里!”心神之中,宁凡一语道破阴墨此刻方位。

    在那个方位处。站着两名光着上膀的大汉,身上长满雷鳞。是出身于雷犼一族的仙帝,皆有六劫修为。

    就在宁凡话落的瞬间,阴墨的身形,骤然出现在了那两名大汉身后,残忍一笑。

    “大妖雷泽的后裔么,你二人的妖魂,老夫收下了!”

    嘭!嘭!

    两声巨响传出,两名雷犼族仙帝还未反应过来,已被阴墨灰芒射中,肉身石化,碎为漫天碎石,唯有两道妖魂,惊恐逃出。

    只可惜还未逃远,便被阴墨张口一吞,直接吃掉。

    又有两名妖帝陨落!

    一个个仙帝大惊之下,哪里还敢三五人分开,竟是全部聚拢在一起,也不去管人、妖二族的芥蒂了,空前团结,生怕又被阴墨偷袭,杀死哪个仙帝。

    眼珠怪暗呼大意,操控金甲巨人,化作金光贯穿天空,再一次将阴墨重重撞飞。但这一次,阴墨受到的伤势,明显比前几次要轻。

    连吃五名仙帝,他不仅伤势接近痊愈,气息更是暴涨了一大截。

    不,不是暴涨,是恢复。阴墨的巅峰状态,远比此刻要强,此时此刻只是他盈缺大劫的最弱时刻,若恢复巅峰实力,他未必就怕了右眼!

    还需要吃下更多仙帝,才能恢复巅峰修为!

    “羊群聚在一起,仍旧只是羊群,还有一百零四人…”

    倒飞之中的阴墨,强行稳住身形,再次一晃消失。

    这一次,不必宁凡报出阴墨的方位,眼珠怪也知道阴墨去了哪里,直接朝着仙帝聚集之地冲了过去。

    “晚了,你救不了他们!火来!”

    阴墨的声音刚刚传出,诸帝中心位置,顿时升起一道冲天火柱,灰焰熊熊。

    不少修为高深的仙帝,一见火柱出现,顿时四散退开,然而绝大多数的仙帝,却是来不及退却。

    “不死魔像现!”

    阴墨一步从火柱之中走出,双手猛一合十,熊熊灰火顿时化作一尊道袍男子的石像。

    正是不死大帝的塑像!

    此像一现,不死魔气顿时如同遮天黑雾,遮蔽了整个天空。身处魔气之下,一个个仙帝顿时陷入了幻术之中,露出迷茫之色。

    只有极少数修为达到万古第九劫的仙帝,逃出了不死魔像的幻术束缚,匆匆逃离,俱是骇然无比。

    不死魔像…此人竟能召唤出不死魔像!此人与不死大帝之间,究竟有何关系!

    对阴魔,或许会有许多仙帝感到陌生,但对不死魔像,却很少有仙帝不知晓。

    当年紫斗仙皇座下第一仙帝——不死大帝,最为擅长的几种神通之中,便有一种,名为,此事许多远古卷宗都有记载。

    传闻,不死大帝召出魔像之后,可令战场之上一切敌修陷入幻术之中,并每时每刻失去生机,减缓速度,削弱攻击防御。至于己方修士则可以每时每刻获得恢复,并增加速度。提升攻击防御。

    单对单斗法,此神通算不上厉害,但在大规模的战场之上。此神通绝对算得上一大杀器。

    当然,在眼下这一场合,此神通同样算得上杀器!

    阴墨只凭召出的一尊魔像,便使得104名仙帝之中,89人陷入魔像幻术,无法自拔。

    修士斗法,一眨眼地失神。便足以影响生死,何况是陷入无法自拔的幻术。那89人危险了!

    “直死魔树现!”

    阴墨口中念念有词,天地间的不死魔气顿时倒卷。将那不死魔像一笼之下,化为一棵万丈之高的黑色石藤树。

    石树抽出无数藤条,但见道道黑芒刺落,轻易便刺穿了一个个仙帝强者的身体。将89名陷入幻术的仙帝挂在石树之上。

    这就是不死大帝的神通。足以用来越级杀敌的神通!但与其本来神通又有许多不同…

    此术,被阴墨改良过了!

    阴墨修为本就高于此地仙帝神通,用上改良过的不死神通,杀人自是更加容易。

    只可惜,他的不死之力受到宁凡的克制,与右眼交手之时,根本无法动用不死之术,否则何至于落得如此狼狈的境地。

    “哼。想以这棵魔树吞噬这些小辈的血肉么,想得美!”

    嘭!

    一道金光撞至。直接将树下森然冷笑的阴墨,撞飞至万里之外。

    至于那直死魔树,则被眼珠怪操控宁凡身体,抬手一道斩命剑芒,直接斩为两截。

    只要是不死一类的神通,便要畏惧斩命剑芒的力量!

    89名被困于魔树之上的仙帝,这才从幻术之中解脱,一个个俱都冷汗淋漓。

    被幻术控制之时,他们无法行动,却能感知到外界发生的事情。

    他们知道,若不是眼珠怪出手及时,自己等人定然已被诡异的直死魔树杀害了…

    能够一举拿下89名仙帝的阴墨,真是太强大了。

    而能一剑砍倒直死魔树的眼珠怪,更是强得可怕!

    这就是远古大修的战斗么,根本不是他们这些末法仙帝可以介入的!

    “右眼,此刻的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我想杀人,你,救不了!”

    腐!

    阴墨心中念出一字,89名获救仙帝还来不及高兴,被魔树刺穿的伤口处,便有滚滚黑气冒出,并传出阵阵腐臭。

    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着,生机飞速消散于天地之间!

    身体,更是如麻痹一般无法动弹,似中了魔树的毒!

    八十九帝损失的生机,全部补充到了阴墨体内,阴墨的伤势终于痊愈,气息更是越来越强!

    “该死,无法抑制生机流逝!动起来,身体快快动起来!”

    一名青年妖帝心中骇然无比,他半边身体都被魔树毁掉了,伤口面积在众人之中最大,生机流逝的速度也是众人之中最快。只一息过去,他已变成白发苍苍的模样,再一息,血肉全部腐烂,露出白骨骨架。第三息,就连妖魂都消亡在了空气中,腐为脓血。

    第六名仙帝,死!

    “这是什么毒!老夫苦修多年的肉身,竟完全阻不了此毒的腐蚀!”也就比青年妖帝晚一息的功夫,又有一个壮硕的人族体修,带着恐惧的表情,元神腐烂而亡。

    第七名仙帝,死!

    嘭!

    第八名仙帝肉身爆成了一团毒雾,惨死!

    嘶嘶!

    第九名仙帝溶为一滩脓血,死!

    第十人,第十一人,第十二人…

    眼珠怪心中大惊,不死魔像绝对没有如此可怕的毒素,阴墨竟在此术原有的基础上,做了改动,魔像化树之后,威能实在算得上恐怖了。

    “阴墨老鬼,你还要不要脸了,竟然对一群小辈使用如此歹毒的神通。想杀人补充生机是么…休想!你杀人,我便救人!”

    眼珠怪猛然掐诀,金甲巨人的身旁,竟又出现了另一个巨人。

    这是一种分身神通,可将本体修为分出一半,融入分身之力。

    “分身,你缠住他,老夫去救人!”

    “是!”

    金甲分身应了一声,化作一道金光。朝着阴墨强势撞去。

    分身只有眼珠怪的一半修为,比阴墨弱不少,但拥有灭神盾的能力。胜负却是难分。

    分身无法撞伤阴墨,阴墨也无法斩杀分身,二者竟是缠斗在了一起,难分胜负。

    而眼珠怪的本尊,则趁着这个机会退出了灭神巨人的状态,露出鬼面宁凡的容貌。身形一晃之下,出现在一个驼背老者面前。二话不说,抬手一指点在了老者眉心,朝老者体内打出一道月白剑芒。

    这老者是一名六劫仙帝。却无法驱散体内的腐蚀毒素,连稍稍压制都做不到。

    眼珠怪却不同,他用的是宁凡的身体,那股腐蚀毒素。实质是不死之力。要受宁凡斩命神通克制。

    一指剑芒入体,老者顿觉如沐春风,体内的腐蚀之力竟被剑芒驱散一空。

    他的命…保住了!

    “晚辈周云龙,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堂堂六劫仙帝,竟是感激涕零地朝着宁凡一抱拳,自称晚辈。

    可惜,此刻的宁凡受到眼珠怪的操控,根本懒得理会这名仙帝。一把抓起老者,朝着远方一扔就是百万里。好似扔一个垃圾。

    “哼,一群蠢货!让你们躲远些,就是不听,这一次都给老夫滚远些,再被杀,老夫可不救了!”

    身形一晃之下,眼珠怪再次出现在一名中年仙帝面前,一指驱散此人毒素,又丢沙包一样将此人丢出百万里,连道谢的机会都不给此人。

    一指,一抓,一丢…一指,一抓,一丢…

    一个个仙帝被眼珠怪抬手救下,这些仙帝之中,竟也有不少眼珠怪熟悉的血脉。

    嗯…烛离的后人,赤苍的后人,隆岩的后人…嗯?这人是婳秋水的后人!

    眼珠怪出现在婳妖的跟前,看着婳妖美艳的容貌,一阵反胃,似回忆起当年不美好的往事…

    凶妖婳秋水,以美艳闻名于世,追求她的紫斗仙修不计其数。

    眼珠怪曾暂时离开阴墨的身体,跑去偷窥婳秋水洗澡,结果亲眼看到婳秋水剥下人皮的一幕。

    婳妖一族,都是披着美貌人皮的丑八怪!奶奶的,当年偷窥婳秋水,被她本来容貌吓到,老夫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她的后人,要使劲点扔,扔远点!

    “前辈救我…”婳妖楚楚可怜地看着鬼面‘宁凡’,却惊讶地从‘宁凡’眼中看到浓浓的嫌弃之色。

    下一个瞬间,‘宁凡’抬手驱散了她体内的毒素,并一把将她丢出了千万里距离。

    这是得有多嫌弃,才会把人丢出别人十倍距离…

    强大的投掷之力,震得婳妖浑身疼痛,不由得心中暗暗嘀咕,自己得罪这个前辈了么?下手这么粗鲁,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嗯?此人修的是遗世宫功法,是阴融小丫头的传人么…”

    眼珠怪操控着宁凡的身体,出现在遗世宫西宫老祖面前,替她解了毒后,十分温柔地将她丢出百万里。

    这一幕,又被千万里之外的婳妖捕捉到了。

    这前辈对美人粗鲁,对丑陋老妪却极其温柔…难道他竟好这一口?

    想不到,世间还有男子不爱美人爱丑妇,看来得做个丑陋的人皮,以便魅惑那些癖好特殊的老怪了…

    眼珠怪救了数人之后,又出现在梦玄子跟前。

    掌碑仙帝梦玄子,他中的毒素,竟比其他修士都深,但似乎持有异宝,竟将毒素镇住了,没有死亡。

    “倒是个了不得的小辈。你,很好。”

    眼珠怪控制宁凡的身体,对梦玄子老气横秋地赞了一句,而后动作利索地将他丢走了。

    “想不到有朝一日,梦玄子竟会被我救下…”宁凡心中有了唏嘘之感。

    当年,他神念被困北天,是梦玄子救他,他斩凡化神,是梦玄子帮他。

    如今,却轮到他救梦玄子了么…这算不算是还清了他的因果…

    眼珠怪又救了几人之后,出现在掌劫仙帝面前,这是一个极美的女子,且是眼珠怪喜欢的类型。一见此美人,眼珠怪顿时惊为天人,但看清此女本体之时。顿时一阵恶寒…

    “竟然是扶离!呃,扶离一族的女人碰不得,伤气运…”眼珠怪内心暗暗一叹。

    此刻的他。附身在宁凡身上,他的想法却是毫无保留,全部展现在宁凡身前。

    “她…也是扶离么…”

    不会错…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宁凡能够感受到掌劫仙帝身上,有着扶离一族的气息,隐藏地很深。若非宁凡是祖血扶离,若非宁凡修为堪比仙尊。断然感受不到这丝气息。

    “前辈,你也是…”掌劫仙帝古井无波的容颜,忽然动容。险些失声说出扶离二字。她,同样察觉到宁凡身上的扶离气息。因为近在咫尺,所以能够切身感受。

    因能感受,所以震惊…所以…期待…

    原来世间竟还有另外一只祖血扶离。若是如此…

    会是他么…会是…他么…

    眼珠怪随手解掉了掌劫仙帝的毒素。嫌弃地看着掌劫仙帝,准备把这只扶离小鸟一口气扔个五百万里。

    便在此时,掌劫仙帝忽然开口,美目之中,更有一丝期许之色,那期许之中,竟有种刻骨铭心的思念,仿佛已守候了某人。沧海桑田的岁月…

    “世人称我为掌劫仙帝,但我本名却罕有人知。前辈。你见过一只衔木填海的小扶离么,她叫小呆瓜…”

    “啥?什么小呆瓜?衔木填海不是精卫干的事么?扶离也干过?”眼珠怪一脸问号,不明白掌劫想说什么。

    没有给掌劫仙帝多说的机会,眼珠怪一把将掌劫丢到五百万里之外,并没有注意到,掌劫仙帝唇角泛起的苦涩。

    不是他,不是…

    当日扶离族灭,他却消失,本以为他能活到今日,本以为还有重逢之日,却终究没有等来他所说的重逢。

    大哥哥,你说过,我们还会再相见,你说过的…

    大哥哥,你在哪里…

    如今的世上,已没有人记得那只傻乎乎填海的小扶离了…

    如今的世上,也不会再有那样的傻哥哥,在海边一坐十万年,等待蝴蝶飞过沧海…

    ‘我叫逆樊,是扶离,也不是扶离。’

    ‘我看的不是海,而是在等,等一场与蝴蝶的相遇…蝴蝶能否飞过沧海,我很期待。’

    ‘他,一定会来,唯有如此,才能圆满…只是这条路,太难走,我已等了四十二次,他,还没来,恐怕还需要很久才能到来…’

    ‘这一次,他还是没有到来,我必须走了,这一次,仍无法圆满…小呆瓜,不要哭,我们还会再见。我保证…’

    大哥哥,我好想你…好想…

    “离小小的师父掌劫仙帝,其本体,是一只扶离…原来如此…”宁凡大为意外,却又觉得合乎情理。

    原来是一对扶离师徒…这便是二人身上的秘密么…

    很快,百息过去,眼珠怪已将所有人救走。

    前后共有15名仙帝死于阴墨之手,当然,大多都是低阶仙帝。无论远古通道最终花落谁家,两族都算是遭受了巨大损失。

    “回来!”眼珠怪一喝之下,金甲分身顿时回归本体。

    接连灭杀15名仙帝,阴墨气息大增,虽说尚未恢复到巅峰状态,但,差得也不多了。

    再一次召出灭神巨人护体,眼珠怪朝着阴墨猛然撞去,强大的冲撞之力,却只稍稍震退阴墨数里,造成的伤势,更是微乎其微。

    “虽说还未回到巅峰状态,但也勉强足够使用那个手段了…”阴墨眼中杀意暴涨。

    想要攻破眼珠怪的灭神盾防御,恐怕也唯有那种攻击可以奏效吧。

    “仙门助我!”

    阴墨大喝一声,顿时,下方九重天阙之中,那座通往天荒古境的远古石门,开始剧烈晃动,似在与阴墨神通呼应。

    阴墨指诀再变,仙门顿时从天阙消失,竟是直接飞出天阙,出现在阴墨身后,寂静耸立于空中,传出浩荡威压。

    “老夫被封印于此无数年,时刻要遭受仙门的镇压,虽说受尽苦楚,却也机缘巧合,与此门生了一丝联系,足以借用一丝仙门之力。仙皇一指,你,可能接下!”

    阴墨话音一落,顿时便有大量紫光,从仙门中呼啸冲出。

    一股仿佛来自远古的威压,骤然降临,天地开始颤栗,眼珠怪的神情,第一次剧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