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46章 交锋

    “以我阴墨之令,九重天阙,封”

    阴墨分神挡在上百修士之前,深陷的左目,忽然出现一个血红的封字。顿时,一股无法想象的禁空之威,顿时以阴墨为中心,朝着整个第九层疯狂席卷。

    上百名疾驰的修士,眉心全都在这一刻,诡异地出现一个血红封字,一个个从空中跌回地上,无法再次飞起,神情剧变。

    即便是敖玄、这等仙尊老怪,也有了心惊之感,朝阴墨骇然望去。

    此人是谁翻手间,竟可形成如此恐怖的禁空之力,这种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如今的紫斗仙修,已经弱到这种程度了么,在本神分神面前,竟连悬空而立都办不到。”

    阴墨微微摇头,抬起干枯的手掌,向前一抓。

    这一抓之力,好似可将天地之魂拘在掌中,碾作米分碎。霎时间,便有十余个舍空、碎念老怪,肉身直接崩溃为血雾,被阴墨张口一吸,全部吞入腹中,连元神、妖魂都无法逃出。

    吞噬了些许修士,阴墨分神的气息明显强横了不少。

    “幻梦界的修士,血肉味道真差。”阴墨淡漠道。

    群修心头再次有了寒意。此人抬手间,便可轻易灭杀十余名舍空、碎念,这一点,就算是仙王也无法如此轻松办到。

    此人什么来头,莫非竟是一名仙王

    他为何出现,为何杀人,莫非也是为了远古通道而来

    敖玄暗暗运转梵妖锏的先天之威,第一个震碎眉心血字,破掉了身上的禁空之力。

    心中正在揣测阴墨的来意,忽然却有了寒毛冷立的感觉,抬起头,正对上阴墨冰冷审视的目光。

    不知为何。敖玄竟从阴墨的目光中,看到一丝仇恨。他根本不认识此人,何来恨意

    下一个瞬间,便见阴墨直接抬掌,朝他这个方向,隔空按下一道五指掌印。

    “祖龙烛离的后人么,便让本神看看,它的后人有多少器量”

    那平平无奇的枯掌,落在敖玄眼中,却如同五指巨岳一般。竟有种不可战胜之感。

    敖玄好似看到了一幕幻觉,好似看到这个手掌遮了天,覆了道,断了山海,拘禁了日月星辰,颠落了古今岁月

    他好似看到这枯掌之下,埋葬的亿万万强者之魂,里面有太多人,比他强无数倍

    不可能此人是谁竟杀过这么多强者。他一定杀过仙帝,杀过准圣他的手上,亡魂无数

    敖玄的身体,竟无法自控的颤抖起来。道心未战已惧

    不行,不能畏惧我有先天法宝在手,未必就敌不过此人

    敖玄暴喝一声,妖身顿时化作齐天之高。挥动梵妖双锏,迎着阴墨掌印挥出全力一击。

    此锏一击之力,有灭界之威

    他深信。自己就算不敌阴墨,也不至于一击即败。然而事实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那掌印一路横扫而落,所过之处,天空竟是诡异石化。

    瞬间之后,那掌印按在了梵妖锏之上。一瞬间,梵妖锏上灰色蔓延,竟是石化,石化之后,更是失去了所有威能。轰地一声,破碎为无数碎石,从天空坠落。

    那掌印继续落下,一掌按在敖玄天灵,敖玄的肉身顿时石化,继而身体从天灵处开始碎裂,化作无数巨石崩溃。

    堂堂仙尊境界的敖玄,更有先天法宝在手,竟挡不住阴墨分神一掌之威

    只一击,宝毁,人亡

    “好险若非老夫最后一刻逃出妖魂,必死无疑”

    烟尘散去,敖玄的妖魂出现在众人眼前,神情带着极深的惊恐。

    很少有仙帝强者能够击碎先天法宝,先天法宝的坚固,举世闻名,却被阴墨一击而碎。

    此人太强,如那赵简一般,绝不是自己可以战胜的

    该死远古通道明明已经近在咫尺,为何会出现这么一个凶星,跑到这里大杀十方

    “不错。区区仙尊修为,竟能从本神手中保住性命。你有资格暂留性命,成为本神生祭。”

    阴墨左目射出一道灰芒,正中敖玄妖魂眉心。但听敖玄惨叫一声,却是不见了踪影,不知被阴墨收去哪里了。

    “你你是九代蛮神”几个樊家蛮祖,终于认出了阴墨,神情不由得阴晴不定起来。

    情报不是说,九代蛮神被镇压在天阙顶层,无法脱困么为何竟跑了出来,还在这里大开杀戒

    “你们几个,也是樊家的蛮祖吧。既如此,留下吧。”

    没有给几名蛮祖开口的机会,阴墨直接动用了刑山的力量,将三名蛮祖凭空摄走,有刑山的力量在,三名蛮祖根本无法反抗。

    前后不过数个呼吸,此地仙尊级强者,已只剩一人,余下的人、妖二族修士,林林总总,还有十人。

    阴墨没有浪费时间的打算,身形一晃,直接飞入人群之中,展开杀戮。

    大多数修士,直接被他灭杀,吞尽血肉。也有一些,阴墨暂时没杀,而是将之收走,似乎尚有用途。

    吞噬血肉越多,阴墨的分神气息便越强,带给的感觉,也越发不可战胜。

    此刻,及余下修士哪还有心情争夺远古通道,还是先保命吧。

    “速速撤离此地”

    仙尊喷出一口精血,强行破掉眉心血字,袖袍一卷,带着大批人族修士朝第八层飞遁逃离。

    妖族修士就没这么幸运了,它们已经没有仙尊庇护,顿时成了阴墨首先灭杀的对象。

    “祖龙烛离的后裔凶妖赤苍的后裔大妖玄鼍的后裔”

    越是杀戮此地妖修,阴墨眼中的冷意便越多。当年他背叛紫斗仙域之时,曾遭无数紫斗仙修追杀,其中,就有许多远古大妖。

    此次进入九重天阙的妖族,不少都是那些大妖的后裔,通通该杀

    很快,除少数妖修被活捉。留作生祭之外,绝大多数都被他直接吃掉了。

    此时,仙尊已带着余下人族,逃入了第八层,阴墨目光一眯,身形一晃,直接从第九层消失,出现在了第八层,挡在了等人前方。

    “哼,如今的紫斗仙修。连拼死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么我以目为山”

    阴墨右目射出一道灰芒,在空中化出九山虚影的异象,俱是灰色石山。

    “以杀为海”

    九山之下,又多了八重杀戮之海,血腥冲天,是阴墨一生杀戮所化。

    “以魂为树”

    杀戮之海的中心,忽得长出一棵千丈石藤树,石树之上,生有一只灰色眼珠。恰若阴墨的左目。眼珠之中,十二个月牙诡异旋转,传出无穷幻力。

    包括在内的所有人族修士,都在这一刻迷失神智。露出茫然之色,一副中了幻术的模样。

    “以幻为囚宫”

    整个第八层,空间不断破碎,无数石树藤条从虚空裂缝之中直接生长而出。将一个个人族修士死死缚住。

    那藤条之上似带有毒刺,一经缚住某个修士,立刻便使得此人陷入真正的昏迷。

    不少藤条诡异蠕动。竟将许多修士的血肉直接吞尽,只余空荡荡的人皮

    许久,许久整个第八层一片死寂,无论是逃下第八层的人,还是未来得及登上第九层的修士,都被缚在石树之上,化作石树的养料。

    “如今的紫斗仙修,真是弱小杀这些人,太过无趣。”

    阴墨左目灰芒一闪,千丈石树消失,无数空荡荡的人皮从天空飘落。

    当然,那些未被石树灭杀的修士,如等人,则被阴墨活捉,留作他用。

    阴墨感知了一番,整个九重天阙的修士,应该已经全部处理掉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蛮荒之外的紫斗仙修可以观看的了

    等脱困之后,再去外边,杀光这些幻梦界仙帝,那些人,应该能带给他些许报仇的快感

    哼

    阴墨转身朝着第九层返回,临去之时,忽得回头,目光似可洞穿无数界面,骤然冷哼一声。

    这一哼之下,外界婳妖的画皮投影,直接嘭地一声,随为满地碎皮。

    而梦玄子塑的巨碑,也在这一刻轰然倒塌,一举毁去

    那声冷哼之声,更跨越了蛮荒古域的界面之力,直接传到每一个仙帝的耳中,如天雷一般炸开。

    那声音,承载了阴墨一生之杀戮,一些修为不济的仙帝,被那声音一震,识海顿时有了伤势。

    即便是通天古帝、真龙族长这种准圣级人物,也被阴墨的哼声震得气血翻涌。

    “此人是谁四天九界妖灵之地之中,此人几乎可以无敌,如此强者,怎会出现在九重天阙之中”两族上百名仙帝,同时露出骇然之色。

    九重天阙的变故越来越多了,想不到到了最后关头,竟又杀出这么一个凶星。

    以一人之力,灭尽两族争夺通道的修士;以一道隔界之声,直接伤到上百名仙帝强者。

    此人是来争夺远古通道的么

    麻烦了,有此人在远古通道怕是不好抢了

    阴墨身形一晃,回到第九层的顶层石林,七祖仍站在石林中,竟没有逃跑。

    不是不想跑,而是他的身体,已在此地灰月的照耀下,完全石化,如石像一般耸立,无法移动。

    阴墨大手一挥,空荡的石林,又多出另外一些石像。

    这其中,有敖玄的石像,有的石像,有樊家初代、二祖、四祖的石像,还有其余十来座石像,这些石像无一例外,都是被阴墨活捉的人。

    他们的表情,多少带着惊恐,他们的石像之内,还有少许生命气息没有散尽。

    “还有十二个时辰,盈缺劫至右眼,我期待着这一次,能与你重新合一”

    阴墨分神朝着自己的石像一步步走入,令分神重新融入石像之内。

    时间一点点流逝。三个时辰后,第九层空中的灰月,忽然有了变化。

    那灰月本是一轮满月,随着时间推移,却出现了天狗食月的一幕。

    六个时辰后,灰月只剩半个月牙。

    九个时辰后,灰月只剩一个光环般的轮廓。

    十二个时辰后,灰月彻底消失,少了月光照耀,整个第九层一片黑暗。

    唯有石林中心处。那一座亘古长立的石门,渐渐有了奇特的光芒。

    那石门,便是两族仙帝苦心图谋的远古通道,连接着幻梦界与三大真界。

    石门上的光芒越来越盛,渐渐地,竟有一行行古老文字,浮现其上。

    看不清,很少有第二步修士,能够看清那些文字。

    那文字的光芒越盛。阴墨石像的气息便越弱,好似他的修为,他的一切,都奉献给了石门。成为石门文字点亮的力量源泉一般。

    盈缺盈缺最弱的一刻,终于还是到了。

    “时间已到这一刻,是本神最弱的一刻,右眼。本神知道你已经来了,出来吧”

    阴墨石像忽然发出一声古老的吼声,不知为何。那吼声竟能引动不死道则,形成神通,横扫之下,顿时在天地间激起猎猎狂风。

    被那吼声一震,此地空间竟如抽丝一般,化作无数碎乱之线,彼此分离。

    一声闷哼传出,眼珠怪带着滔天恨意,从空间裂缝中跌落而出,怒视阴墨石像。

    “你还有脸使用不死大哥的神通真是无耻”

    “右眼,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明白。不是我背叛了紫斗仙域,而是不死背叛了尘界。我们本就是尘界修士,隶属蛮族,由我回归蛮族,继任蛮神,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而他,却自甘堕落,奉紫斗仙皇为主,为逆尘修士卖命,阻碍我尘界修士一统真界的大业。他不死,才是尘界之耻”阴墨石像道。

    “哼,口舌之争,没有意义。今日,我必杀你”

    眼珠怪略略后退,眼中灰芒一闪,整个第九层顿时出现数以百万的银芒,彼此交缠,形成极为繁奥的阵图。

    阵图从四面包围,将阴墨石像连同整个石林围在中心。四个方向各有一个祭坛,祭坛之上,各饲有一件先天法宝。

    “阴墨为了杀你,我穷尽无数岁月,以四件先天法宝,炼出杀阵,今日,你必死青龙镇东”

    东方祭坛之上,一方青龙宝印化作千丈巨龙,腾空而起。

    “青龙印么这些年不见,你的炼器水平倒是提高了不少,可惜,修为还是太弱。”阴墨漠然道。

    “白虎镇西”

    “朱雀镇南”

    “玄武镇北”

    西、南、北三方祭坛上,亦有三方宝印,化作千丈异兽,腾空而起。

    四兽各镇一方,整个天地好似被禁锢一般。

    “阵法不错,四方先天宝印也不错,此阵可截断我与天地之间的联系,令我始终处在最弱一刻,无法恢复。但可惜,想凭这些手段杀我,不够。你有禁锢之阵,本神却有十万护法,你区区七劫修为,可能匹敌十万仙尊”

    你,办不到

    阴墨话音一落,天空之上,顿时出现一具又一具古棺,一个个堪比万古仙尊的古尸,从中爬出,在石林上空列阵。

    “吾紫斗仙修逆劫而生埋骨无悔”

    “生死全为紫斗仙”

    一见这十万古尸,眼珠怪的眼中顿时血红一片。

    这里的古尸,无一例外,生前都曾为紫斗仙域奋战过。

    但,因为阴墨的背叛,这些人没有死在护界的战场,而是死在了阴墨的手中。

    若修蛮,若懂得山海咒,便能从山海之间,听到这些死去之修悲愤的魂音。

    杀了阴墨杀了阴墨杀了阴墨十万紫斗仙修的魂音,竟是如此一致

    阴墨不仅杀了同伴,更将同伴们的尸身炼制为傀,用的还是不死大帝的傀术。

    今日,他便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臭小子,动手”

    眼珠怪话音刚落,刺耳的剑鸣已传遍天地。

    一道鬼面银发的身影,骤然破开虚空,从虚空另一端走出。

    在此人出现的瞬间,十万具仙尊级别的古尸,全都开始颤栗,竟是从这人身上,感受到致命危机。

    不是宁凡,更是何人

    向来目空一切的阴墨,神情第一次有了凝重。

    “果然,他就是你的依仗么无法确认此子是否拥有刑罚之威,十代蛮神,会是他么”

    他不惧樊家七祖,不惧右眼,不惧两族百名大帝,唯独在宁凡的身上,头一次有了危机感。

    在宁凡挥剑的瞬间,那危机感更是一瞬间,上升到了顶峰。

    天地间的不死之气,更因宁凡一人而乱,仿若遇到天敌一般

    “此子竟是乱古传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