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45章 阴墨出手

第945章 阴墨出手

    “嗯?臭小子,你修为又精进了?古神修为渡真后期,不错不错…”

    抓回了烛弓,眼珠怪本就心情不错,此刻又见宁凡走出雨幕,修为精进,心情自然更好。

    宁凡修为越高,杀阴墨的把握就越大,它怎能不高兴。

    “主子救我,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主子你不知道,这眼珠怪脑袋有问题,他对我…呜呜呜…我的身体,我的心,都已经…呜呜呜…”人形态的烛弓,此刻已被一条金晃晃的宝绳缚住,被一头巨狼傀儡叼在口中,一见宁凡在此,立刻哭喊起来。

    这两货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宁凡头上的黑线更多了。

    不想问,完全不想问,感觉问了之后,会颠覆掉人生观…

    不过么,再怎么说,这烛弓都是自己的东西,也不能让眼珠怪欺负地太狠了。

    宁凡眉头微微一皱,对自己的东西,他自然会护短,正准备开口,向眼珠怪索回烛弓,却听到眼珠怪如下话语。

    “臭小子,你这次先天弓灵不赖嘛,再借老夫玩玩,如何?”眼珠怪猥琐笑道,“我有办法让它进阶为先天弓灵哦…”

    “主子,不要答应他,千万不要…等等,你说什么!你能帮我进阶先天弓灵!”烛弓瞬间∴安静了,不哭喊了。

    “你能让这弓灵进阶先天?”宁凡同样有些意外。

    先天器灵世间罕有,眼珠怪真的有办法做到这一点么?

    “嘿嘿,臭小子,你看看这是什么。”眼珠怪神秘一笑,召出一道灰芒,那灰芒散去后,其前方凭空出现一个小绿瓶,小瓶极为古旧。布满铜绿,盘旋在空中,竟引动漫天青霞异象。

    那小绿瓶,依稀是一件先天法宝,有着先天之威,具体是何功用,就不得而知了。

    说起来,这已经是第三件先天法宝了…眼珠怪的家底果然丰厚。

    宁凡不认识这小绿瓶,正准备问问此宝有何功用,还未开口。那边烛弓就先不淡定了。

    “这是…难道是…”烛弓貌似认得此宝,呼吸顿时粗重起来,激动不已。

    “不错,正是此物!想不到吧,老夫手中会有此物。”眼珠怪得意道。

    “想不到,真的没想到,嘿嘿,早知道眼珠大哥有这件好东西,小弟说什么也不会逃跑的。”

    “现在回到老夫身边。还来得及哦,你这口是心非的小妖精…”眼珠怪猥琐地笑道。

    “回,小弟肯定回到你身边!那啥,主子你别救我了。你忙你的吧…嘿嘿,眼珠大哥,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宁凡。

    这烛弓,刚才还跟我求救。现在有了好处,就想赶我走了么…

    果然是欠修理。

    罢了,既然它愿意留在眼珠怪身边。便随它的意吧。若能成功进阶先天弓灵,倒也不错。

    说起来,那小绿瓶到底是什么法宝,宁凡还是没弄明白。

    最终,这一座百年铜塔空间崩溃,宁凡随着眼珠怪,入了另一座百年铜塔,一入铜塔,烛弓便和眼珠怪一起,跑得没影了,不知做什么去了。

    妙言伤势已经痊愈,这一次,她没有随宁凡入塔,而是留在了塔外。

    对宁凡而言,能获得百年时间修炼,是天大的好事,可令修为暴涨。但对妙言而言,苦修百年没有太大意义,反倒会让大小天劫提前百年降临,实在不怎么划算。

    是了,即便岁月塔中时间静止,其流逝的岁月,仍会记在修士的大小天劫之中。

    对大小天劫,妙言还没有准备好,自然不想在岁月塔里虚耗岁月,引动天劫。

    妙言悬空而立,在掌位虚空的塔林之外,等待着宁凡苦修归来。

    塔内百年,塔外不过一瞬,弹指百年过,宁凡随眼珠怪、烛弓走出这座百年铜塔,却又进入了下一座。

    很快,又是百年,宁凡再次走出,其古神修为已彻底突破渡真巅峰。

    雨阴阳,算是彻底修炼完成了,化作宁凡眉心璀璨的星点。

    接下来,该吸收战阴阳的力量了…

    解除封印的十年岁月塔,还有12座,百年封印塔,还有5座。此外塔林之中,还有606座封印之塔,无法进入。

    “若吸收了战阴阳的力量,不知古神修为会不会一举突破舍空境界…”

    离开蛮荒古域之后,差不多要陪欧阳暖前往极丹圣域了,若修为超出渡真巅峰,似乎…入不了极丹圣域…

    不过劫血的修为,似乎早就超出渡真巅峰范畴了,堪比一劫仙尊,这又该怎么算…

    以他的修为,貌似早已无法进入极丹圣域了…

    “事已至此,先吸收战阴阳的力量吧。估计到时候,只能分出一道修为低于舍空的分身,陪暖儿前去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宁凡有了决定,随眼珠怪、烛弓一道,进入下一座铜塔。

    百年,百年,又百年。

    这一次,宁凡花费了五百年时间,才吸收完战阴阳的力量,竟是比雨阴阳多花了二百年。

    五百年中,宁凡经历了他修道一来第一次小天劫,对寻常渡真修士而言极为恐怖的小天劫,直接被宁凡抬手按碎了。

    渡劫的次数越多,天劫才会越恐怖,区区渡真小天劫,且还是第一次天劫,自然不难渡过。

    五百年后,宁凡用光了所有百年铜塔,此地只剩下12座十年铜塔可以使用了。

    五百年的苦修,宁凡吸收了战阴阳的全部力量,其法力总和,几乎堪比舍空中期修士了,但,仍无法轻易迈入舍空境界。

    舍空舍空,那一个舍字,是此境界修炼的关键所在。在这一境界,法力修炼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舍掉心中桎梏。

    想要突破到下一重境界。必须触动‘心劫’,将之渡过。心劫,可遇而不可求,只能等待,却不知何时会降临。

    宁凡犹记得当年姚青云触动心劫的一幕,在宁凡出现之前,姚青云在舍空初期的瓶颈上,一卡就是二十万年。

    后来因为宁凡的出现,姚青云触动了心劫,并最终破开了心劫。从而摸到舍空中期的瓶颈。

    这些年过去,她应该已经突破舍空中期了吧…忆起往事,宁凡不由有了笑意。

    但随后,便又有些头疼了。

    舍空境的心劫,能否降下全凭机缘,难道要他如姚青云一样,在心劫瓶颈上一卡二十万年,再突破舍空初期?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虚耗。

    说起来,心劫来临全在机缘二字。而机缘,又往往与气运有关…不知提升气运,能否加快心劫的降临…宁凡露出思索之色。

    他的气运等级,是仙运第四彩。这个等级放在万古仙尊之中,绝对不弱,但与那些仙王、仙帝一比,就算不得突出了。

    有机会。是该提提气运了…

    接下来的一百二十年,宁凡用光了余下十二座十年封印塔,只做了两件事。

    其一。炼化毒龙老祖的龙珠碎片。

    其二,解封始气内的三千万道封印。

    始气乃是至宝,若将之炼化吸收,可大幅增进修为。但即便是普通仙帝,也很难炼化始气。如今的宁凡,则更加办不到这一点。

    对宁凡而言,始气目前的用途,只是充当底牌使用。一旦炸开,便是仙帝也可重创。

    解封了始气之后,宁凡不必燃血,也可炸开始气伤敌,自保之力无疑增加不少。

    而炼化龙珠碎片的行为,则使得宁凡古妖修为一路突破,从人玄初期,一路提升至人玄巅峰。

    万古仙尊的龙珠,还真是好东西,简直可以媲美道果了。

    六百二十年的苦修,改变的不只是宁凡的修为,还有眼珠怪与烛弓的诡异关系…

    “眼珠大哥,六百二十年的相处,我才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为了替兄长雪耻,竟忍辱负重至此,一生寂寞如雪…大哥高义,小弟不能及也!”烛弓眼泪汪汪,一副感动极深的模样,对眼珠怪说道。

    “烛小子,大哥误会你了。大哥本以为你不堪造就,才会百般折磨你取乐,想不到,你从前竟追随过祖龙烛离,征战十方,曾为守护紫斗仙域而战,死得只剩一个器灵之体。你简直就是紫斗仙域的楷模啊!大哥保证,从今天起,再不会欺侮你了!若违此誓…罚大哥一生看不到美人!”眼珠怪同样一副感动不已的模样。

    “大哥,你我意气相投,不如结为异性兄弟吧!”

    “好!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眼珠大哥,以后有困难,尽管向大哥开口!”

    “大哥!”

    “二弟!”

    “大哥!”

    “二弟!”

    这是什么鬼…

    再次走出铜塔,宁凡直接被两个二货烧黄纸结拜的一幕雷到了。

    宁凡大为无语地看着这两个活宝,之前这两货不还爱昧不清么,一口一个小妖精,怎么过了六百二十年,又结义成兄弟了…

    这六百二十年里,这两货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说起来,烛弓的气息倒是增强不少,虽然还没有真正突破先天器灵的界限,估计差得也不多了。

    看来这烛弓从眼珠怪那里,得了不少好处啊…

    懒得理会这两个二货,宁凡目光转向前方密集的塔林,第一次,有了入宝山、空手而还的感觉。

    此地明明还有这么多岁月塔,却因为没有解开封印,无法进入,无法使用。

    真是可惜…他还有暗辰果没有炼化呢,需要大把的时间,才能完成此事。

    嗯?这是什么感觉…宁凡凝视着一座座封印塔,眼中忽有精芒闪过。

    “嘿嘿,臭小子,你这是什么眼神,还想进入岁月塔修炼?尝到甜头了是吧。可惜啊,其他的岁月塔塔封未破,暂时是无法进入的。”

    跟烛弓腻歪完,眼珠怪才注意到宁凡。

    “你可知,这里的塔封,皆是悼亡大帝亲手布下,威能强大。以老夫万古七劫修为。也耗费了数万年之久,才堪堪破开21道塔封。以你修为,即便有数万年时间,恐怕也破不开任何一道塔封吧。”

    “说起来,再过十二个时辰,便是阴墨‘盈缺大劫’降临时刻,正是杀他的最好时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哎,日后有机会。老夫再替你破开几道塔封,供你修炼,现在么,还是谈谈正事吧…”

    眼珠怪的话语,被宁凡直接无视。

    此刻的宁凡,心思全在此地塔林之上,他隐约有一种感觉。

    若他愿,可轻易避开此地所有塔封,只因…他是蛮族之神!

    “原来如此。这里的塔封,都是蛮族的禁制,所以我才会有这种怪异感觉…”宁凡朝着其中一座十年铜塔走去,眼中有了明悟。

    布下封印的人。或许是悼亡,但用到的禁制,却是蛮族的阵禁,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巧合。

    蛮族的阵禁。岂敢阻挡蛮神,这里的封印,对宁凡而言如同虚设。没有必要破开…

    “嗯?臭小子,你要干什么,这座铜塔的封印没有破开,你可进不去…”

    眼珠怪话说一半,忽然生生噎住,再也说不出话。

    却见宁凡一经靠近那座十年铜塔,铜塔外的封印竟喀喀作响,片刻后,更是自行向两道分开,形成一个足以入塔的通道,似在迎接宁凡入塔一般。

    随后,宁凡在没有破开塔封的前提下,一步步,踏入了十年铜塔,轻松无比。

    开什么玩笑!没破开塔封,竟然直接进了铜塔,难道这座铜塔的塔封年久失效了么!眼珠怪吃惊不小。

    它紧随宁凡身后,想要像宁凡那样入塔,却被封印之力狠狠一震,倒飞出老远距离,痛得直骂娘。

    他奶奶的,塔封根本没有失效,这臭小子为何能够入塔!

    对了,这小子是蛮神啊!他拥有弑戮刑罚之力,普天之下,哪有蛮禁敢阻挡他!

    能让阵法自行让道,这才是神祗拥有的力量啊…妈蛋,这力量真让老夫羡慕。

    眼珠怪才刚刚骂了一句,宁凡便从十年铜塔走出,进入了另一座铜塔。

    外界只了一瞬而已,宁凡却已在塔中,完成了十年苦修。

    一座,两座,三座…此地尚有十年铜塔407座,最终,却是全被宁凡进入,而后毁灭。

    407座铜塔,4070年的苦修!

    当日真幻河畔,宁凡有河妖相助,只用了十日,便炼化了十分之一颗暗辰果。

    这一次宁凡无人相助,耗费了4070年时间,也只炼化掉一个暗辰果而已。

    在炼化暗辰果的同时,宁凡还从玄阴界藏经塔中,取出九星暗系功法——《黑曜经》修炼。

    《黑曜经》!十大秘族之中,暗族的最高功法,唯有族内精英修士,才有资格修炼此功!

    如此珍贵的功法,却被乱古收藏在藏经塔之中,赐给了宁凡,如今正是修炼之时。

    借着黑曜经,宁凡一步步,修炼出了第三颗神阴阳星点——暗之雏星。

    与小妖女交合产生的暗血,被那雏星吸收,同样的,炼化暗辰果之时,暗阴阳的修炼进度同样增加着。

    只一个暗辰果而已,便使得宁凡的暗阴阳修炼进度,提升了百分之三十!

    暗辰果的药力,同样使得宁凡修为暴涨。

    一个暗辰果,能够提升修士四十万年道行。宁凡是一名三窍古神,他服食暗辰果,可抵消三百二十万年苦修!

    由于宁凡古神修为明显高于古妖、古魔,这一次,暗辰果率先提升的,却是妖、魔修为。

    古妖修为从人玄巅峰,暴涨到了渡真后期,古魔修为也一路突破天魔第三涅!

    “暗辰果…还有九个!”

    十年铜塔毁尽,宁凡开始进入百年铜塔修炼,此地百年铜塔,共有133座。

    又是13300年的苦修,宁凡再次炼化三个暗辰果,古妖修为达到渡真巅峰,同样无法迈入舍空境界。

    古魔修为则提升到天魔第五涅的境界!

    五涅天魔,与舍空初期境界对应,但比普通舍空初期更强!

    宁凡倒是没有想到,神、妖两种修为突破舍空瓶颈如此艰难,反倒是古魔修为。并无舍空瓶颈,直接便突破了。

    暗阴阳也被宁凡彻底修成,并吸收入体,化作修为。

    此地百年铜塔毁尽,尚余十一层铜塔78座,十二层铜塔9座。

    十一层铜塔,封印岁月千年,十二层则是万年。

    宁凡仍是毫无阻挡地,轻易便进入了千年铜塔,一共进入了26座千年铜塔。才将剩下的暗辰果全部炼化。

    前前后后,宁凡在铜塔空间的修炼,超过四万年!四万年的苦修,于外界而言,却也只是过去瞬息而已。

    四万年的苦修,宁凡的古神修为仍旧卡在渡真巅峰,还未降下舍空心劫。不过单论法力浑厚程度,已经足以与舍空后期媲美!

    古妖修为同样卡在渡真巅峰,妖灵力的浑厚程度。堪比舍空后期的大能妖修!

    古魔修为并未遇到瓶颈,而是一路突破到天魔第七涅,与舍空后期同级!

    神、妖、魔三族力量,宁凡随便动用一种。都能在舍空后期的强者中排上号。

    三族力量同时使用,宁凡有信心一战舍空巅峰!

    当然,若动用劫血力量,宁凡完全就是一名万古仙尊!

    随着暗辰果服尽。当年的机缘算是全部用尽,日后若还想提升修为,需要借助其他手段了。

    “我身上的天材地宝。已经服尽,继续进入岁月塔修炼,只是浪费时间,用处不大,倒不如将这些岁月塔暂时留下,日后再用…”

    宁凡有了决定,转头对眼珠怪道,“此地塔林,我可否全部收走?”

    “呃,当然可以,你帮我杀阴墨,这里的塔林可以全部送你!”眼珠怪一愣,爽快道。

    “如此便好。我已完成了所有修行,接下来,谈谈正事吧。你想杀阴墨,具体计划是什么…”

    宁凡的四万年苦修,对外界而言,只是一瞬。

    那蛮神战天的异象,才刚刚消散,九重天阙最高处,灰月之下,石林之间,阴墨石像一脸阴沉。

    想不到,九重天阙之中,竟会有十代蛮神诞生,且此人刑罚之力之强,简直骇人听闻。

    “此人刑罚之威,是我十二倍,此人,究竟是谁,难道是那个小辈…”

    阴墨微微感应了一番,很快他便察觉到,种在宁凡体内的祝福之术…竟被破掉了!

    “哼!好不容易找到一具完美躯体,竟挣脱了我的诅术,难道成为十代蛮神的人,真的便是此子么…”

    “距离本神这一次的盈缺大劫,还有十二个时辰,这种机会,右眼多半不会放过,必定会来暗算本神。若是从前,我不惧他,但如今…”

    阴墨石目微微一眯,这一次,九重天阙有了十代蛮神介入,变故不小啊。

    若是这些变故都和右眼有关,那么这一次与右眼的交锋,便不容大意了,必须谨慎一些…

    “罢了,樊家七祖,你的躯体本神虽看不上,但也不是全无用途,这躯体,本神便不客气地收下了。”

    “从此刻起,至本神下一次盈缺之劫来临,所有九层之修,皆为本神生祭!”

    一道灰影忽地从阴墨石像中走出,灰影极为虚幻,表露的修为,也只是渡真初期而已。看其容貌,分明与阴墨如出一辙,左目尚在,右目则空洞,好似被人生生剜去一般,血肉模糊。

    这道虚影不是旁物,正是阴墨从被封印的元神之上,分离出的一丝分神。

    明明只是渡真初期的分神,却使得七祖神情大变。

    “不可能!你竟能无视紫斗仙皇的封印,分出一丝分神离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办到!”

    轰隆隆!回应七祖的,是天空崩裂的声音。

    天空之上,忽然出现六个血窟窿,每一个血窟窿里,都封印着一座血淋淋的古棺。

    其中第六具古棺,竟是破开了一个缝隙…

    曾经,紫斗仙皇抽出阴墨元神,一分为六,各自封印。

    无数年过去,终是被阴墨跑出了一丝元神。

    但,还不够。阴墨要的,不是一丝元神脱生,而是六神归一!

    “你,可以留到最后再吃。先吃其他人吧!”

    阴墨分神身形一晃,顿时从石林中心消失。同一时间,整个第九层开始剧烈晃动。

    将群修阻隔在第1宫之外的七彩封印,正喀喀作响,不断裂开。

    “哈哈!封印解开了,远古通道,注定属于我们妖族!”

    “哼,是属于我们人族才对!”

    “冲啊,此次若能夺得通道,必可获得丰厚赏赐!”

    在封印解开的瞬间,上百道流光纷纷朝着天阙之顶爆射而出,其中包括敖玄、等仙尊高手。

    但就在这一刻,一道灰影阻挡在群修身前,神情漠然,如视蝼蚁。

    “以我阴墨之令,九重天阙,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