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44章 主子救我

第944章 主子救我

    readx;.

    m.

    铜塔空间之中,宁凡寻了一处地方闭关,以稳固劫血修为,这一闭关,便是九年。

    九年之中,妙言时常来宁凡闭关之地,询问宁凡的近况,对忽然闭关的宁凡,倒是十分关心。

    九年的时间,倒也足够妙言弄清一些事情,那便是宁凡并非是她想象之中、足以匹敌圣人的高手。

    再见妙言之时,宁凡已重新戴上鬼面,饶是如此,妙言仍是从日常相处之中,看出了一些端倪。

    在稳固劫血修为的九年当中,宁凡的气息忽高忽低,高的时候,甚至一度堪比(万古第一劫的仙尊,低的时候,又好似只是一个渡真中期的小辈…这一点,着实古怪。

    妙言摸不清宁凡的真正修为,但已看出,宁凡的修为再高,也高不过万古第一劫,最多也只是一个一劫仙尊…

    “难道赵道友的真实修为,与我一样,都只是万古第一劫么…若真是如此,他是如何一剑诛杀数千仙尊古尸的?是动用了某种秘术么?修真界,有这种以一敌万的秘术么…”

    想不通…

    不过妙言并没有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宁凡数次救她,她不会刻意打探宁凡的秘密。

    细细算来,二人随眼珠怪进入铜塔空间,已过去十年。

    而这一处铜塔空间,恰恰只能维持十年,就在宁凡出关不久,整个铜塔空间有了崩溃的迹象。

    “臭小子,你总算出关了!嗯?气息似乎精进了不少…”

    “既如此。我们换个铜塔吧,老夫帮你完成血脉融合的最后一步!”

    但见灰芒一闪,眼珠怪出现在宁凡跟前。目光审视了宁凡良久,终是带着宁凡、妙言,离开了这座铜塔空间,回到外界塔林之中。

    就在众人出塔后不久,喀嚓喀嚓地声音传来。之前那一座铜塔因为力量用尽,出现了无数裂痕,其内的空间。更是在这一刻彻底摧毁,再无法进入其中。

    封印岁月的铜塔,若用尽其中岁月。便会毁掉么…宁凡心中暗道。

    毁去一塔之后,此地解开封印的铜塔,还有20座。

    这一次,眼珠怪带着宁凡、妙言。来到了一座十层铜塔跟前。宁凡目光一扫,铜塔门上,刻着这样一行神篆文。

    “此塔之内,封印百年岁月。”

    九层铜塔,封印十年岁月,十层则是百年。

    那字迹,仍旧有着睥睨天下的霸意,但这一次。宁凡已成蛮神,再看那行字。竟是丝毫不惧字里行间的惊世威压。

    他已是蛮族神祗,有着三十六座刑山之威,如今的他,只凭刑罚之威便可轻易镇压绝大多数的第二步蛮修。虽说刑罚之威伤不到蛮修之外的种族,但对于外界的威压震慑,却也有着极强的抵御效果。

    或许,这行字真是睥睨天下的悼亡大帝所留,但只要这威压仍旧局限于第二步,便慑不到宁凡分毫!

    眼珠怪带着宁凡二人,进入了百年铜塔。之前的十年铜塔中,妙言的伤势仍未痊愈,故而自行寻了处地方闭关疗伤。

    宁凡则不同,他被眼珠怪带到铜塔空间的一处荒凉大漠之上。

    大漠之上,孤烟直冲云霄,更有零零落落的金字塔,散落在大漠之上,那些金字塔外,耸立着不少狮身人面的古像。

    这一幕景色,宁凡只觉得眼熟,依稀似在哪里见过。

    是了,在那场森罗大劫里见过,那是流沙星域的景色。

    宁凡还记得,他曾在流沙星域里,感悟到一丝光阴大道,那是控制时间的力量。

    他还在那里,炼化掉一块阴融珠的碎片,记得是阴融第十珠,十颗阴融珠里最强的一珠…

    与流沙星域不同的是,这里的金字塔,都是空的,并非庙宇之内的存在。

    “此地光阴之力很强…这里,原本不是一片沙漠…是时间道则的力量,改变了此地地貌…”宁凡自语道,微微闭上眼,能感受到此地山海之间,道则的呼吸。

    道则也会呼吸,一切事物都是活着的…这便是蛮人眼中的世界。

    闭上眼,宁凡仿佛能看到此地地貌的变迁,曾经,这片大地有山有海。

    曾经,有一个大能修士,在这片大地感悟过时间道则,在他略有感悟之时,沧海变作桑田,大地随着其一念,化作其指尖流沙…

    那大能修士是谁?无法确知,或许,真是眼珠怪口中的悼亡大帝吧。

    “好了好了,一个光秃秃的大沙漠,有什么好看的。别看了,我们来做正事。出来吧,【小牌楼】!”

    眼珠怪扫出一道灰芒,那灰芒退去后,此地沙漠之上,竟是凭空出现了一个七百丈之高的巨大石牌坊,四柱三门,仿佛凡间汉白玉的质地,珠圆玉润,却又不似凡石,仙气逼人。

    在修真界,牌坊十分常见,一些大型宗门,都爱在山门外建上这么一个牌坊,有着镇压宗门灵气的效果。

    就算在凡间,许多陵墓、庙宇之外,也时常能够看到这种建筑。

    眼前的这个牌坊却浑不似普通宗门的牌坊,隐隐的,竟有一股先天之威散出。

    区区一个石牌坊,竟也是一件先天法宝!这眼珠怪的家底,果然十分丰厚,果然不止小铁笼一件先天法宝。

    只是这名字,还真是难听…又是小铁笼,又是小牌楼,这都是什么破名字…

    “乾、震、坎、艮、坤、巽、离、兑…”眼珠怪口中念着卦诀,石牌坊之上,随之亮起阵阵宝光。

    那宝光散得很开,足以笼罩整个铜塔空间。

    于是乎,整个铜塔空间的灵气。都被这石牌坊强行聚集过来了,那效果,比任何一个聚灵阵都来得霸道。

    “此宝可掠夺十方灵气。为我一人所用。若你建立一个宗门,再将此宝立于宗门之内,宗内弟子打坐修炼的效果,绝对可以提升十倍以上,嘿嘿,这个法宝不错吧。”眼珠怪得意地炫耀道。

    确实不错,但用处并不是很大吧…宁凡心中暗道。

    修真界中。肯老老实实吸收天地灵气修炼的人,并不多。低阶修士也就罢了,那些高阶修士若只闭关苦修。怕是千年万年也难提升一个小境界,唯有依靠外界资源,才能快速提升修为。

    当然,这并不是说打坐苦修就不重要了。想在修真界争夺机缘。自然会有极大风险。愿意耗费百万年闭关苦修的大能修士。大有人在,若有此宝在手,百万年的苦修,只需十万年便可办到,此物倒也不是全无用处。

    自然,若宁凡建立了某个势力,此物就更有用了,可加持全宗弟子。加速修炼。嗯…此物若是放在玄阴界,给鼎炉们使用。应该可以令她们修为暴涨…

    若在从前,鼎炉们的修为提升,对宁凡好处并不大,但如今么…

    宁凡内视了一下丹田中的逆舍利,眼中微不可查地闪过一道精芒。这石牌坊,或许也有大用…

    “好了,老夫已聚集十方灵气,为你融合四种血脉,应该不难。”

    眼珠怪自信满满地展开神通,整个大漠霎时间,都被重重灰芒笼罩,看不清其中发生了什么。

    时间一点点流逝,一日过去,两日过去…一晃眼,一个月过去了。

    大漠上的灰芒渐渐散去,才过去一个月,眼珠怪竟是一副损耗极大的模样,神情也没了当初的自信满满,全都是颓丧之色。

    “融合不了!完全融合不了!竟然这么困难!不行不行,你的劫血太霸道了…”

    “等我休息休息,我们再试一次!”

    眼珠怪休息了数日,才恢复到巅峰状态,他再次展开神通,令灰芒笼罩大地,一晃眼,三个月过去了。

    “又失败了!老夫还就不信了,我们再试一次!”

    六个月过去了…

    “竟然还是无法融合!再试!”

    三年过去了…

    “他奶奶的,乱古这个骗子,他不是说融合血脉很容易么,怎么这么难!”

    无数次融合血脉失败后,眼珠怪终于暴走了,开始大骂乱古。

    眼珠怪见过乱古大帝,甚至听说过乱古融合古神、古妖、古魔三种血脉的过往。

    乱古融合血脉的过程,并不困难,使得眼珠怪误以为宁凡融合四种血脉,也不会太难。

    只可惜,他完全错估了宁凡融合四种血脉的难度!

    古神、古妖、古魔三种血脉也就罢了,若宁凡只有这三种血脉,融合并不困难,毕竟这三族力量同源,都是逆尘界的力量。

    但,宁凡的身上偏偏多了太苍劫灵的力量,这是隶属于尘界的力量,与逆尘界的力量水火不容!

    “他奶奶的,我们再试一次…”

    眼珠怪想拉着宁凡,再融合一次血脉,却被宁凡苦笑回绝了。

    “不必了,无法融合血脉的原因,我已看出了一些,以我此刻的血脉情形,恐怕再试上一千次,一万次,也是一样的结果,仍会失败。现在,还不是融合四种血脉的时机…”

    最终,眼珠怪不情不愿地离去了,去寻找地方闭关休养,补充这数年来消耗的元气。

    而宁凡,则盘膝于大漠之上,内视体内四种血脉,神情颇有几分凝重。

    对于乱古传人而言,融合血脉极其重要。不同的血脉之间,多少会有些排斥、牵制。

    四种血脉,就好似四个联合同盟的国家,名义上是联合,终究不是一心,唯有真正一统,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

    若能融合四种血脉,宁凡将不再是神修、魔修、妖修、劫修,他的体内,将只会有一种修为,囊括四族血脉。他的实力,可以获得极大提升。

    可惜,即便有眼珠怪的帮助,血脉融合仍是失败。

    “四种血脉无法融合。原因有三个。其一,是尘界、逆尘界的两界力量,彼此之间有着巨大壁垒。难以共存。想要打破这种壁垒,必须借助一些外力…”

    宁凡的脑海中,忽然出现返古之果这种东西。

    他已不是一次听说,此物有着融合血脉的神效,即便是没有修炼过阴阳变的修士,也能凭此果融合多种血脉。

    若能找到一些返古之果,或许能够打破神妖魔血脉与劫血之间的壁垒。

    “其二。神妖魔三种血脉太弱,而劫血太强,恐怕唯有四种血脉之间达到力量上的平衡。才能完成融合…”

    劫血已经很强,接下来,需要专心修炼神、妖、魔三族血脉了。

    “其三,我还没有看清四族血脉的本质。四族血脉的不同。归根结底,是道的不同。神修其心,妖修其灵,魔修其血,心、灵、血,皆是表象,真正的差异,却是对道的看法出现了分歧…而劫灵对道的理解。更是与神妖魔三族迥异…”

    处于不同角度,看到的世界也不相同。这是宁凡学会山海咒后,才明白的事情。

    想要融合四族血脉,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倒也无须着急。以宁凡如今神通,灭杀阴墨的把握不小。当然,若能让修为更上一层楼,自是再好不过。

    宁凡的身上,有大量提升修为的天材地宝,只是需要大把时间吞噬炼化。

    他修出的雨阴阳,战阴阳,却还没有完成乱环决修炼的最后一步:将这两大阴阳的力量,彻底吞噬吸收,令修为大进。

    如今有了岁月封印塔,有了充足的时间,从前无法完成的修炼,都可一一完成。

    可惜,宁凡还没开始他的修炼进程,脑海中便传来烛弓喋喋不休的话语。

    “主子,放我出来,我忍不了啦,我要找那个眼珠怪报仇!”

    “主子,我英明的主子,你家小弓被人欺负了,你怎能无动于衷。那眼珠怪不是在欺负我,它是在打你的脸啊!”

    “它打主子的脸,就如同在打小弓的脸。不能忍,简直不能忍!小弓斗胆,向主子请战,定要好好修理那该死的眼珠怪,为主子出一口恶气!”

    你是想给你自己出一口恶气吧…宁凡摇了摇头。

    他本想好好惩治烛弓一番,让其闭嘴,但转念一想,让烛弓在眼珠怪那里吃点亏,似乎也不错,这烛弓,确实欠修理。

    “你确定要去寻那眼珠怪一战?”

    宁凡屈掌一招,取出烛弓在手,大有深意地问道。

    “确定,非常确定!区区一个破眼珠,竟敢把我关到熔炼炉,差点就把我熔炼了…哼,该死的眼珠!英明伟大的主子,请给小弓一个报仇雪耻的机会!”烛弓气呼呼地说道。

    “罢了,你想去,便去吧,我不拦你。”宁凡松开了手掌。

    “谢主子隆恩!主子你对我真好,连这种无理要求也肯答应。从前背叛于你,小弓真是猪油蒙了心,狗眼瞎了洞。嘿嘿,小弓这就去找那眼珠怪的晦气,请主子等我的好消息!”

    烛弓大喜,随着宁凡松开手掌,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朝远处恶狠狠地飞走,却是去找眼珠怪的麻烦去了。

    这烛弓也是傻,不知道眼珠怪有着七劫仙帝的修为,以它的实力,上门挑衅简直就是作死啊…

    应该会被教训得很惨吧…之后,或许会乖一点。

    随着烛弓一走,此地再次恢复安静,宁凡闭上眼,周身渐渐多了一层湿润雨意。

    渐渐地,整个大漠布满了乌云,不多时,细雨连天降下。

    宁凡眉心的雨星,闪烁着奇特的光芒,在这一刻,竟是自行解封。

    自宁凡修出雨阴阳之后,一旦解封,便可令修为获得暴涨。

    乱古曾说,若拥有渡真后期的实力,将雨阴阳的力量彻底吸收炼化,可令修为直接暴涨到渡真巅峰。届时,雨阴阳不必再一次次解封,而是直接化作了宁凡的修为。

    如今的宁凡,虽不是渡真后期修士,却是三星真血的劫灵。

    单论劫血修为,他完全就是一个万古第一劫的仙尊,想要吸收雨阴阳的力量…不难!

    “这一座百年铜塔,还能再呆九十六年,不知够不够我吸收雨阴阳的全部力量…”

    宁凡整个身体,越来越模糊,好似与那雨幕融为一体,无法看清。

    一晃眼,九十六年过去。

    当这座百年铜塔濒临崩溃之时,宁凡从雨幕中走出,周身气质有了明显变化。

    他分明站在这里,但修为不如他的人,以神念扫过此地,却只能感受到一片迷蒙细雨,根本查探不出他的存在。

    九十六年苦修,雨阴阳的力量,也只被宁凡吸收了三分之一而已。

    饶是如此,仅凭三分之一的雨阴阳力量,宁凡的古神修为便从渡真中期,一跃提升到了渡真后期!

    若吸收掉雨阴阳的全部力量,突破渡真巅峰…应该不难!

    “九十六年,不够,起码还需要两百年,才可完成雨阴阳的吞噬…”

    再进入两座百年岁月塔,应该就足够了。

    “主子,救我!主子,我的好主子…啊,你竟然放狗咬我,你这个卑鄙下流的眼珠,啊!”

    远处,忽然传来烛弓呼救惨叫的声音。

    宁凡循着声音望去,恰好看到人形态的烛弓,被一群银色巨狼穷追猛咬的一幕。

    若细看,便会发现那些巨狼都是傀儡兽,并非活物,追杀烛弓之时,倒也没有多少杀气,反倒有不少戏弄的成分。

    “嘿嘿,你叫啊,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眼珠怪跟在群狼身后,笑得极其猥琐。

    话说,早在烛弓第一次上门寻衅之时,就被眼珠怪轻松拿下了,一直关在洞府之中,任眼珠怪百般折磨。这一关,便是九十六年。

    九十六年啊!好不容易逃出眼珠怪的洞府,竟然又被群狼追赶…烛弓欲哭无泪,它真后悔当年去找眼珠怪麻烦,这眼珠怪太厉害了,它根本惹不起啊!

    “嘿嘿,抓到你了!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可惜就是有点欠调教,嘿嘿,就让老夫替你主子,好好调教调教你吧!放心,这一次不会痛得。”有着群狼包围,眼珠怪很快就抓到了烛弓,笑声更猥琐了。

    “不要,不要啊…主子救我,他脑袋不正常,他他他…”烛弓拼命呼救,好似被欺侮的少女…

    这两货,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宁凡满头黑线。

    感觉烛弓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是我的错觉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