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43章 杀塔古,如屠狗!

第943章 杀塔古,如屠狗!

    许久之后,道蛮山心情沉重地回到第七层,他已感应到宁凡渡过了第八损,这意味着,四代蛮神已完成了传承之事,想来已经逝去了吧

    四代这可是一个心系蛮族的蛮神,她的逝去,多少令道蛮山有些感怀……”

    “前辈有话,但说无妨。”

    宁凡注意到,道蛮山的神情十分严肃,想来要说的话干系重大,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聆听。

    “你的身上,有神、妖、魔三族之力,这三族,皆隶属逆尘界。你的身上,却也有劫血力量,劫灵一族,隶属尘界你修的功法十分特别,竟能令四种不同血脉和睦共处,这种血脉共生的功法,老夫还是头一次听说,比起那些借助返古之果融合血脉的修士,倒是强大许多。”

    宁凡本以为,道蛮山想说的话,多半是想叮嘱自己守护蛮族,没想到,却是在谈自己的血脉。

    “你这功法不俗,想来终有一日,你会真正融合这四种血脉,只是到了那个时候,四种血脉之中,必定需要有主有次老夫有一个建议,希望你能听听。”

    “融合血脉之时,切不可以劫血作为主血脉劫血力量很强,却有巨大弊端,若能让神、妖、魔血脉压制劫血,你此生可无忧,若做不到这一点,你此生,都将逃不出劫主的股掌,一入真界,便是大祸临头之时”

    “切记,切记”

    道蛮山深深看了宁凡一眼,随整个古蛮坟一道,渐渐淡化、消失。他的修为远超乱古。即便直呼劫主之名,也可无碍。

    直至彻底消失,道蛮山也没有向宁凡提出任何振兴蛮族的请求。

    在道蛮山看来,有些话根本不必说,若宁凡有心,自会振兴蛮族。若无心,却也不可强求。

    道蛮山最后的话语,在宁凡耳边久久回荡,使得宁凡神情空前凝重。

    不能以劫血为主,来融合血脉么

    即便意识回归外界本体。宁凡仍旧沉吟不语,缓缓走出湖水,登上湖岸。湖水中的不死魔血,早已在这一年之中耗尽威能,故而湖水已经重新变为清澈。

    “哎呀呀,了不得臭小子,你竟真的渡过了第八损,厉害,真是厉害”

    眼珠怪絮絮叨叨的声音。将宁凡从沉思中唤醒。

    “怎么样,四代蛮神美不美,是不是大饱眼福了嘿嘿,渡第八损不亏吧老夫没有骗你吧可惜啊可惜。你也只能享享眼福而已,四代蛮神从不和任何男子亲近,你可别妄想一亲香泽哎,年轻人。看开些,那些高贵的女人,不是我等卑民可以妄想的。”眼珠怪一副同道中人的口吻。安慰道。

    “”宁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难道要他告诉眼珠怪,自己不仅与西子画亲香泽了,还是西子画倒贴

    “对了,臭小子,之前蛮神战天的异象,是不是与你有关”眼珠怪忽然想起正事,询问道。

    “是。”略略思索了一番,宁凡觉得这件事没有必要瞒着眼珠怪,如实答道。

    “你你你,你竟然成了古蛮界第十代蛮神真的”眼珠怪虽然早有预料,此刻印证了猜想,仍是大喜过望。

    若宁凡真成了十代蛮神,斩杀阴墨的把握,无疑要增大许多。

    因为只要宁凡成了蛮神,便可拥有弑戮刑罚之力。唯一的麻烦,是阴墨的刑罚之山太多,足有三座。身为阴墨的右眼,眼珠怪可是知道的,这些年,阴墨早已修出第三座刑罚之山,单论刑罚之力,只要蛮族历史上那位传说中的初代,能够将他超越

    “臭小子,如今的你,拥有几座刑山一座还是两座”眼珠怪内心暗暗计较。蛮族历史上,绝大多数的蛮神都只是一座刑山,曾拥有两座刑山的,只有西子画和阴墨,二代是两座半。当然,如今的阴墨是三座刑山。

    宁凡超越阴墨的可能性不大,三座有点难了,最低就是一座,两座也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要是这臭小子能有两座刑山就好了,这样一来,杀死阴墨的把握,起码可以提升到六成

    “三十六座。”宁凡想了想,对眼珠怪如实答道,他隐隐感觉,眼珠怪的提问与杀死阴墨有关,自然不会有所隐瞒。

    “呃,你说什么,老夫好像没有听清,你再说一遍,是三座还是六座”

    眼珠怪露出震惊之色。他刚才好像幻听了,竟然听到宁凡说三十六幻听,肯定是幻听

    “三十六座”宁凡又回答了一遍,这一次,他更是直接召出三十六座刑山,释放出全部的刑罚之威。

    长空之上,顿时出现了三十六座金色巨岳,无形的刑罚之威,只一霎便传遍整个铜塔空间。

    妙言不是蛮人,感受不到那种来源于血脉的刑罚之威,但眼珠怪却不同。

    眼珠怪的真正身份,是阴墨老祖的右眼,因一些缘故,从阴墨身上脱离。

    阴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蛮修,眼珠怪亦算是一个蛮修。

    只要是蛮修,便能感受到那三十六座刑山的恐怖威压,即便眼珠怪有着七劫仙帝的修为,在这三十六山面前,竟仍旧有了渺小之感

    其身前的宁凡,更是给他一种无法战胜的感觉,好似只需一个念头,便能令它当场陨落

    面对宁凡,眼珠怪竟然开始颤抖,颤抖到无法保持飞遁姿态,跌落在地上,如同匍匐。

    “三三十六山好可怕的刑罚之威,无法抗衡,无法战胜以此子堪比仙尊的修为,操控三十六山,灭杀八劫以下蛮族仙帝,几乎只需一念若他修为更强一些,便是九劫蛮帝乃至准圣,也可降下制裁。一念灭杀”

    “九成,不,是九成半有此子的三十六山相助,即便不施加暗算,即便与阴墨正面交锋,老夫也有九成半的几率,可杀阴墨余下的半成几率,要看阴墨是否能够狠下心,做出那种事情了但,即便是最坏的情况发生。阴墨也必定实力大损,老夫斩杀阴墨的把握,仍然不小。”

    好,真是太好了

    匍伏于地的眼珠怪,非但没有任何屈辱之感,反而大喜。

    九成半的机会,杀死阴墨,它岂能不喜跟宁凡联手,真是它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事情。

    臭小子。了不起

    “想不到连眼珠怪都抗衡不了我这刑罚之威”宁凡心中亦是颇为震撼。

    之前,宁凡看不破眼珠怪的底细,如今的他成为蛮族第十代蛮神,却是可以轻易看出。眼珠怪身上的力量,属于蛮闪范畴,自然要受刑山威压所慑。

    虽说之前也压服过西子画,但西子画毕竟只是一道山海之影。并非活人,受不住他的刑罚之威很正常,宁凡也没有多少吃惊。

    眼珠怪却不同。它可是活生生的七劫蛮帝,竟也无法承受这股威压。

    三十六山的威压,当真不容小觑,只要有这三十六山存在,对上蛮修,宁凡拥有巨大优势。

    当然,三十六座刑山还有更多好处宁凡取出道蛮山所赠卷轴,神念一扫,而后又将之暂时收起,没有细看。

    他虽渡过了第八损,但接下来,还有第九损要渡,不可掉以轻心。

    宁凡张口一吞,三十六座刑山化作三十六道金光,被他吞回体内,撼天动地的刑罚之威随之散去。

    眼珠怪重新从地上飞去,神情却难掩兴奋,开始对宁凡喋喋不休,说的净是一些没营养的废话。

    诸如臭小子你真是太厉害了,竟然成了十代蛮神那么问题来了,你的三十六座刑山,可不可以借老夫玩玩

    刑山还能借人宁凡大感无语,不说刑山不能借,就算能,他也不会借给眼珠怪。

    宁凡懒得理会眼珠怪,盘溪于湖岸,运转劫血,吞噬着体内五滴祖级蛮血。

    在第九损来临之前,应该还有一些时间,能够完成此事吧。

    说也奇怪,宁凡体内的蛮血,全部都被劫血吞了,没有任何蛮血留下,却也能成为蛮神。

    没有蛮血也能成为蛮神么宁凡内视着体内,隐约可以感受到,劫血与蛮血之间,有着某种同源又不同宗的力量

    从前的他,感受不出二者的相似,但成为蛮神之后,对蛮血的感知空前敏锐,却是能够做到这一点。

    劫蛮同源不同宗这是他能够成为蛮神的原因么

    时间一点点流逝,数个时辰后,五滴祖血全部被劫血吞噬。

    宁凡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劫血修为,距离突破三星真血境界,已只差少许,想来若是渡过第九损,便可突破这一境界。

    轰隆隆轰隆隆

    滚滚红云,出现在了湖岸上空,第九损,来临

    宁凡没有考虑要不要渡第九损的问题,徐徐从地上站起,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漫天劫云。

    他没有刻意释放刑罚威压,但那漫天劫云,仍旧随着宁凡的目光一颤,似在畏惧。

    宁凡有一种感觉,如今的他,拥有三十六山刑罚之威,渡那第九损,简直易如反掌。

    毕竟,从未有任何一个蛮神,如宁凡一般渡第九损。其他的蛮神渡损之时,都还未成蛮神,即便成了,也不过拥有一两座刑山而已,无法对漫天劫云形成如此威慑。

    宁凡,将是古蛮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渡损之人

    “哈哈哈臭小子,又见面了,这一次,一定要你死”一道狞笑之声,忽然从漫天劫云之中传出。

    下一个瞬间,宁凡周遭的风景剧变,他知道,是有人施展了改天换地的神通。

    那狞笑之声十分耳熟,若不出意外,此人便是七代蛮神塔古。

    第七损之时,宁凡斩了塔古一剑,并夺走了塔古湮流之术的力量。

    想不到,在渡第九损之时,塔古竟又跑回来了,准备对宁凡打击报复。

    宁凡只觉眼前一黑。很快,便出现在一个山海倒悬的世界。

    塔古浮在宁凡不远处的空中,在他的身旁,还有另外两个身影。

    “塔古,他便是毁你湮灭符文的修士么。很弱,修为还不到仙尊境界,以你实力,若非湮灭之术被其克制,杀他应该不难。倒是个幸运的小辈,竟能从你手中活下来。”其中一个高瘦老者。不屑说道。

    “老夫之术,不会被他克制,杀之只需一念”另外一个矮小老者笃定道。

    “有劳二位出手,助我杀死此子”

    塔古朝两位老者一抱拳,神情极其恭敬,望向宁凡之时,则半是咬牙切齿,半是快意。

    “放心,你杀不了他。我二人杀之却是易如反掌你我虽非同代修士,却是情同手足,此子令你受辱,我等自然不会袖手旁观”高瘦老者愤然道。

    “听说此子是太苍劫灵。呵呵,我等生前给劫灵为仆,死后能杀个劫灵,倒也痛快”矮小老者森然一笑。舔了舔唇。

    宁凡面无表情地看着身前三道山海之影,如今的他,成为了十代蛮神。且刑山数量远远凌驾于普通蛮神之上,此刻的他能清晰感受到,眼前的三人,体内同样有一丝刑罚之力存在。

    塔古是蛮神,体内自然会有一丝刑罚之力,另外二人既然也有,想来也是蛮神。

    “你们要杀我”宁凡忽然开口问道。

    “哼,不杀你,本神难消心头之恨,自是非杀你不可第九损,必是你葬身之地”塔古咬牙切齿地说道。

    “在你们杀我之前,可否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我想知道,你们两个,各是哪一代蛮神。”宁凡目光却是看向了塔古身边的两位老者。

    “哦小子眼力不错,竟能看出我二人生前皆是蛮神。罢了,便让你做个明白鬼。我们是”高瘦老者正欲回答,矮小老者却将他劝阻。

    “五代,不要与此子废话,此子如此多话,多半是想拖延时间,酝酿什么后招,借以脱身直接杀了他,免生事端 ”矮小老者慎重说道,再怎么说,宁凡也阴过塔古,不得不防。

    “呵呵,老夫当然看得出他想拖延时间,不过,我等三名蛮神联手,已在此地种下禁制,以他修为,根本不可能逃脱,拖延时间,无用杀之,亦如屠狗”高瘦老者傲然道。

    原来高瘦老者是五代,而那矮小老者对高手老者颇为恭敬,是该是五代以后的蛮神吧。

    只要不是二代、三代就行了

    蛮族历史上,只有一至四代算是正统蛮神,其余蛮神皆是太苍劫灵的奴仆,是蛮族之耻,杀之无妨

    宁凡之所以多此一问,只是怕杀错了蛮神,仅此而已,却被对方误会成了想要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有必要么

    即便是拥有两座刑山的西子画,只凭山海之影,也难抗衡宁凡,甚至险些被宁凡逼死。

    眼前的三名蛮神,似乎都只有一座刑山,还不如西子画。谁杀谁如屠狗,还不一定

    “动手蛮苍一笔山海坠”矮小老者大手一挥,手中顿时多出一杆金色符笔,朝着天空画下一笔。

    霎时间,更多的倒悬山海出现在空中,化作一个燃烧着火焰的巨人之手,朝着宁凡猛然按下,无形之力,足以轻易镇死任何一个仙王,便是仙帝也难抗衡

    “邪蛮控鬼之术”高瘦老者一挥袖袍,袖中立刻飞出无数阴森鬼魂,化为邪杀阵图,笼罩十方。神通还未展开,却已有惊天煞气扑面而来,便是等闲仙帝对上这股杀气,也要胆寒

    唯有塔古没有出手,他这山海之影,只能使用湮流之术一种神通,其湮流符文已被宁凡毁尽,已无法对宁凡使用神通,只能在一旁观看。

    虽说不能出手,他却深信宁凡必死无疑,在绝对的修为面前,任何小手段都无济于事。

    宁凡能侥幸阴他一次,但能同时阴另外两个蛮神么呵呵,必死,必死啊

    敢以剑斩我,敢毁我神通,这,便是你的下场

    轰轰轰

    两位蛮神的神通。毫无偏移地击中了宁凡,霎时间,整个天地充斥着毁灭般的波动,处处都是爆裂的蛮闪光芒,根本看不清宁凡是生是死。

    不过想来,宁凡是必死无疑了。不仅塔古这般认为,另外两名蛮神,同样这般认为。

    但,随着漫天蛮光散尽,塔古三人俱都屏住了呼吸。一个个如同见到鬼一般,看着处在神通攻击中心的宁凡。

    没死,宁凡竟然没死

    不仅没死,其周身上下,更是连一点伤痕也没有

    在宁凡的上方,高悬着三十六座金色山峰,惊天动地的弑戮刑罚之力,只一瞬间,便横扫整个天地。

    弑戮刑罚之力若强大到一定程度。可令对方的蛮术,不敢攻击自己。

    宁凡甚至没有动用灭神盾来防御,仅仅是张开了身为十代蛮神的刑罚之威,便令另外两名蛮神的神通。不敢临身。

    彼此之间,刑罚之力的差距太大了,一山之威与三十六山,岂能相提并论

    即便是全盛之时的塔古等人。也要受到宁凡刑罚之威的压制,何况是三道山海之影

    “三三十六山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塔古等人全都陷入了震惊之中,他们没有想到宁凡拥有刑山。更没想到,宁凡拥有恐怖的三十六座。

    来不及想更多,三人几乎在一个瞬间,齐齐转身便逃,但,逃不掉

    “以我宁凡之令,对尔等三名蛮修,降下弑戮刑劫,今日之后,尔等三人从蛮神之位除名”

    焚焚焚

    几乎在宁凡下令的瞬间,塔古等人体内,皆是直接窜出一道金色火焰,无法熄灭,焚烧着他们的血脉。

    那金色火焰,是宁凡降下的刑罚,是蛮神对蛮修的制裁

    若塔古等人还活着,或许还能抵挡,但如今,却是无力抗衡,唯有一死

    只瞬息间,之前还叫嚣着的三名蛮神,全部被那刑罚火焰烧成飞灰,至此,这三人的山海之影,彻底从世间消失

    第九损,也随之渡过

    周遭风景一变,宁凡回到了外界,前前后后,不过过去了百息不到。

    只用了百息,就渡过了第九损这臭小子是怎么办到的眼珠怪震惊地看着宁凡,说不出话。

    蛮人历史上,能渡过九次损劫的少司蛮,屈指可数,而如宁凡这般不到百息便渡过的,古往今来,绝无仅有

    当然,若眼珠怪知道宁凡渡损的方式,是近乎残暴地连灭三名蛮神,怕是会更加震惊吧。

    “塔古等人可杀,阴墨老祖,自然也可以杀”宁凡对斩杀阴墨一事,信心大涨,九次损劫之后,自己的实力,绝对今非昔比

    眼珠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开始对宁凡叽叽喳喳,所说的内容,大多都是无营养的废话,被宁凡无视……

    他没工夫理会眼珠怪,而是一心一意,吸收着体内新多出的祖血力量。

    渡过第九损,宁凡体内多出六滴祖级蛮血,这一次,绝对足够劫血修为突破三星境界了

    随着祖血的不断吸收,宁凡身上的红芒越来越盛,传出的劫血威压,竟已堪比零劫万古仙尊

    那威压持续上升,随着祖血彻底吸收,宁凡的劫血,终于突破三星修为,这一刻,他仅凭劫血力量,便可与万古第一劫的仙尊一战

    三星劫血,可战一劫万古仙尊

    若是四星、五星又该是何等强大

    可惜,九次损劫已过,日后再想修出祖级蛮血,供劫血修炼,怕是十分艰难了四星,怕是遥遥无期。

    单只是三星劫血的力量,便强大到仍宁凡难以操控,必须要立刻稳固修为了。

    “我需要立刻巩固劫血修为。”给眼珠怪打了个招呼,宁凡化作一道红芒,在铜塔空间一闪而逝,寻找地方闭关去了。

    “接下来,只需要帮助此子四血融合,斩杀阴墨的机会,应该可以提升到九成九”眼珠怪的眼中,充满了希冀。

    这一次,它定会帮不死大帝雪恨,杀掉阴墨这个叛徒。

    若有了宁凡这么强大的助力,它还失败,真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