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40章 神台一登八方惊

第940章 神台一登八方惊

    山有魂,若魂散,则为荒山,寸草不生。

    海有魂,若魂散,则为死海,鱼龙不存。

    灭神盾,亦有魂,但那魂,却在当年盾碎之时,离散。

    魂在手中,掌之边缘…此刻,盾的魂,就在这里,近在咫尺。

    “魂…我的魂…想念…”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宁凡体内{ 3w的灭神盾碎片,传出思念的魂音,忽而化作流光,自行飞出宁凡身体,朝那缕盾魂飞去。

    如千百万年的分离,终于在此刻重聚。

    二者就在这断掌边缘,在无尽的黑暗中,一点点融合,重新化作一体。这一融合过程,风平浪静,无声无息,但宁凡仍能明显感觉到,融合了盾魂的第六碎片,与之前相比,有了不同。

    之前的第六碎片,虽然具有无上威能,却给人一种死气沉沉之感。

    但这一刻,灭神盾有了魂,神光不再黯淡,更多出了几分灵性。

    许久,融魂完毕。

    第六碎片不再发出任何魂音,而是徐徐飞回宁凡身边,绕着宁凡的身体盘旋,如一个欢快的孩童。

    它虽不言语,但宁凡却能从它的行为里,看出感激的情绪。

    盾亦有情,它在感激宁凡,帮它寻回了魂,让它一点点完整。

    宁凡微微一笑,张口一吞,将第六碎片重新吞入体内,收在丹田。他喜欢懂得感恩的生灵,即便对方只是一个盾…

    且他隐隐感觉,融合盾魂之后的第六碎片,有了某种质变,具备了某种能力,具体是何能力,暂时不得而知。

    “不错,你没有辜负老夫的期待。果然走出了断掌之封,你,很好!”

    随着道蛮山声音响起,四周黑暗通通消失,古蛮坟第五层的景色,一点点出现在宁凡眼前。

    一并出现的,还有通往第六层的天梯,以及无数银箱,飘浮在空中。

    银箱并不多,只有四十二个。全都开着箱盖,可以清晰看到其中的东西。

    箱子里,不是第四层出现过的圣人遗物,反而全是命牌一类的木牌,但又与命牌略有不同…

    这四十二个木牌中,有二十九个已经碎为两半,尚还完好的,只有十三个。

    这些木牌,便是通关道蛮第二关的奖励么…

    按理说。道蛮第二关的奖励,应该比第一关更珍贵才对…这些木牌能比开天灵芝等至宝更珍贵么…

    “来,来这里,老夫给你介绍一下这些…”

    宁凡闻言。随道蛮山一道登上祭坛,按下心中的疑惑,听着道蛮山的介绍。

    不听还好,一听之后。不由得大为震撼。

    所谓的道蛮魂令,是一种特殊的令牌,唯有历代蛮神懂得制造之法。

    每一个魂令之中。都封印着一名大能修士的命魂,并种有特殊符咒。

    只要持有对应魂令,就可以轻易掌控那人的生死,令其臣服为奴。

    简而言之,道蛮第二关的奖励,不是死物,而是活生生的奴仆。

    “老夫生前,曾征战诸天,收服过四十二名圣人仆从,种下魂令。自老夫死后,已有多年,那些圣人仆从,也已死去二十九人,尚余十三人存活,留在古蛮界之内,等待真正的道蛮传人归来…”

    “他们的魂令,便在这里,你闯过了道蛮第二关,老夫送你一个圣人仆从。”

    由不得宁凡不惊,闯过道蛮第二关,竟然可获得一位圣人仆从…让堂堂第三步圣人为仆,这手笔真是太大了。

    四天九界连一个圣人也没有,乱古也好,不死也罢,都未能踏入圣人境界。

    而宁凡,今日有望获得一位圣人仆从…他如何能不震撼!

    “你也不必高兴的太早,若老夫没看错,你应该不是尘界之修,也不是逆尘界之修,更加不是远古圣宗之修…老夫说的可是?”道蛮山目光微微一凝,仿佛轻而易举便可看穿宁凡的一切秘密。

    “尘界逆尘界…远古圣宗…”宁凡眼中有了一丝困惑,对这些名词,他简直一无所知。

    “不知道么。果然,老夫没有看错,你是幻梦界的修士。只是不知,你是哪位仙皇梦中之人,又身处哪一处幻梦界…”

    道蛮山微微一叹,他存活的年代,紫斗仙皇还未道成,是以他对紫斗仙皇的梦界气息并不熟悉,看不穿宁凡所在之地。

    “幻梦界是什么?听前辈的口气,幻梦界似乎有很多处,并非只有一处?”宁凡眼中精芒一闪。

    他曾从许多老怪口中,听到过幻梦界的称呼,在那些人口中,时常把他所在世界称作幻梦界。

    幻梦界是什么,宁凡并不知晓,但今日似乎能从道蛮山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你是幻梦界修士,不知道幻梦界是何物,并不奇怪。这方宇宙,存在的世界很多,其中只有三大世界为真:一是尘界,为太苍劫灵往生轮回之地;二是逆尘界,为逆尘之修往生轮回之地;三是远古圣宗所在诸天…除了这三处世界,其余所有世界,都是虚假,都是第四步修士一梦形成的世界…”

    “幻梦界并非真实存在的世界,其内居住的修士,若是外来修士也就罢了,若是本土之修,则并非真实之人,只是虚幻,是第四步修士梦中的幻影…”

    “一个仙皇,一生可造出许多无数幻梦界来…三大真界之外,有着数不清的幻梦界…”

    “虚幻的人,永远无法修到圆满境界,也永远无法突破第三步…当然,也有例外…”

    说到这里,道蛮山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神情一时间无比怅然。

    而宁凡,则在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时至今日,他终于触及到了四天九天最大的隐秘。

    四天九界之所以被称作幻梦界,是因为,这是一处由第四步修士一梦造就的世界!

    其中所有的本土生灵。都是虚幻的,都是第四步仙皇梦中的幻影,并非真实存在的!

    幻影…竟是幻影!

    我等四天九界修士,竟然全都是他人梦中幻影…这是真的么!这…怎么可能!

    这种远古秘闻,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宁凡从未想过,自己会是一个虚假的事物,会是某个第四步大能梦中幻影…

    他走过的路,修过的道,爱过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么…

    一切的一切,竟都只是…一场梦…

    自他踏入修道之路,道心很少会出现动摇,但这一刻,道心却有了轻微颤动。

    任何一个修士,骤然听说自己只是一个虚假的存在,都会为之震动,就算是宁凡也无法幸免。

    但很快,宁凡便稳住了道心。重新露出冷静之色。

    他并不怀疑道蛮山话语的真实性,却也不会全盘相信。

    且就算他真的是幻梦界中一道虚假幻影,又如何!

    就算整个世界都只是第四步修士的一场梦,又能如何!

    真也好。假也罢,他修真多年,修的便是真之一字,但对于真虚二字。反倒越来越看不清,摸不透。

    越是看清,反倒越不明白。越是茫然。

    这世间,究竟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梦是虚假的,抑或者,做梦之人才是虚假的?谁才是梦?谁才是真?说不准…

    人在水上,谁是谁的倒影?说不准…

    生与死,哪一边才是真正的活着?说不准…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说不准…

    宁凡只知道,他经历过的情,是真!他受过的恩,是真!他感受过的温,是真!

    他觉得真,那便是真!真虚只在一念间!

    他是一名修真者,是一名悟真之人,不会因为旁人一句言语,便永远内心动摇下去!

    “前辈是说,我来自某个第四步仙皇的幻梦界?那处地方,只是一场幻梦?而我,并非真实存在的么…”宁凡深吸一口气,语气彻底恢复平静。

    若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以梦造出四天九界的第四步修士,多半就是紫斗仙皇了吧…

    若这一切都是真的,四天无圣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众生皆为虚幻的缘故吧…虚幻之人,如何能够修得圆满…不过道蛮山又说有例外…

    我此生…也无法修到圆满之境么…还是说,我也会是那例外之人…

    宁凡摇摇头,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压下。

    成圣对他来说,还十分遥远,现在的他,根本不必烦恼这些问题。

    道蛮山目光微微一眯,大有深意地看着宁凡,道,“心性不错。许多幻梦之修,骤然听闻自身是虚假存在,都会道心动摇,甚至因此道崩、发狂,自暴自弃…而你,似乎并不在意自身的真假…其实,真也好,假也罢,对我等修真之人而言,真的重要么…”

    “呵呵,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来自幻梦界,这一点,老夫不会感知错误。因为你的魂中,没有…你是仙皇一梦造出的人,但谁说梦造之人,便不是人了?非要阴阳交合造出的人,才是人?我等修士,只要修为高深,便是捡来泥土,也可赋予生命,说他是人,便是人!真与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真假…”

    “幻梦界的话题,到此为止吧。你来自哪一处幻梦界,老夫并不关心。只是有一个麻烦,让老夫有些头疼…老夫送你的圣人仆从,本意是想保护你,但很可惜,老夫的仆从都在古蛮界,位于…而你所在之地,似乎有某种极为强大的力量阻隔,无法与真界连通…你呆在幻梦界中,便无法使用魂令,无法传召老夫送与你的圣仆,除非你能走出这处幻梦界,来到真界…”

    道蛮山大为可惜地看着无数银箱。

    他遗留的道蛮魂令,还有十三个,在这十三个魂令之中,有九个始圣魂令,三个涅圣魂令。

    还有一个,是某个半步踏入荒圣的强者魂令!

    若宁凡能够离开幻梦界,进入真界,拿着他送的魂令。可轻易传召一位圣人仆从,奉他为主。

    可惜…宁凡所在的那处幻梦界,阻隔之力太强大了,也不知是哪个后世仙皇造出的幻梦界。若无那位仙皇允许,怕是一些第四步修士,都无法强行闯入此界…他的那些个圣人仆从,自然也是无法入界的。

    自他死后,后世竟出现了如此厉害的仙皇…真是可怕…

    他想送宁凡一个圣人仆从,但很可惜,这些魂令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处。除非宁凡能从那处幻梦界中走出…

    罢了,还是先为此子介绍一下这些魂令吧…

    “此魂令,封印的是螟蛉族始圣——太白圣之命魂…”

    “此魂令,封印的是寒宗涅圣——封天教主之命魂…”

    “此魂令…”

    一个个魂令的来历,被道蛮山娓娓道来。宁凡的神情从最初的震惊,渐渐变作苦笑,道蛮第二关的奖励,绝对算得上丰厚了。

    圣人级别的仆从,难道还不算丰厚?若能带走一个。四天九界,他可唯我独尊,什么十大秘族,都要靠边站…

    只可惜。他身处四天九界,无法走出此界,即便从这些魂令之中选走一个,也无法传召那些圣人为仆…这些令牌根本不实用。除非宁凡能够走出四天九界,到达古蛮界所在的三大真界…

    若可以换,宁凡倒宁愿拿这圣人魂令。换第一关奖励里的八劫傀儡,就算耐久度不够,也能立刻使用…

    “最后一个魂令,封印的是一个半步荒圣的命魂…其名蓝道封,是四圣教的教主…”

    宁凡面无表情地听完了道蛮山的介绍。

    半步荒圣的魂令么,听起来倒是十分高大上,但很可惜,不能走出幻梦界,就没有任何用处。

    “我能拿第二关的奖励,交换第一关的东西么…”宁凡苦笑问道。

    “不能。老夫并非真正的道蛮山,而是道蛮山死后遗留山海之影,虽然继承了道蛮山的部分记忆与感情,但,无法改变道蛮山死前制定的规则。每一关,你只可获得一件奖励,其他东西老夫无法送你,也无法改变既定的奖励…”道蛮山摇头道。

    “罢了,既如此,我便选这块半步荒圣的魂令吧。蓝道封是么…想不到我未入第三步,便有了一位半步荒圣的圣人仆从…也该知足了。”

    最终,宁凡还是选择了蓝道封的魂令,随手收起。

    魂令并不是令他满意的奖励,好在第二关中,他寻回了灭神盾的魂,也不算全无收获。

    道蛮山目光古怪地看着宁凡,他的思维,似乎有些跟不上眼前的年轻人了。

    第三步圣人,是超然的存在,很少会依附他人,就算是紫斗仙皇,麾下也仅有四百个圣人手下。且这四百圣人都有极大的自由,可听调不听宣,若无大事,平日里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影子。

    道蛮山生前乃是荒圣巅峰的修为,甚至可凭灭神盾与第四步一战,但即便是他,一生也只收服了42名圣人仆。

    平白获得一名半步荒圣的仆从,这样的机缘,足以让任何一个第四步以下的真界老怪眼红,偏偏宁凡却还想拿魂令,换一个区区八劫的仙帝傀儡…若让蓝道封本人知道,在宁凡的眼中,他还不如一个八劫傀儡,怕是要气的吐血吧…

    “第二关结束了,该去第三关看看了。不会浪费太多时间的,对你而言,第三关可是最容易的一关…当然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便是寻回盾魂。第二关中,你选择走出断掌,寻回盾魂,这个决定,很明智。”

    “第三关,名为登神之关…”

    道蛮山意有所指地说道,带着宁凡进入了古蛮坟第六层。

    随着道蛮山屈指一点,天地间顿时出现一个古老高台的虚影,一点点凝实。

    那高台一路蜿蜒而上,道路两旁,跪立着一座座小山般巨大的古老蛮像。

    高台的尽头,是一个恢弘大气的祭坛,更有一个古碑,耸立在祭坛最上方!

    在那古碑之上,有着九个名字,是以古蛮文书写!

    宁凡好歹也在蛮荒古域呆了不少年,对古蛮文说不上精通,却也认识一些。

    那九个名字的第一个。分明就是道蛮山!

    第四个名字,是西子画!

    第七个名字,是塔古!

    第九个名字,是阴墨!

    第十个名字,尚还空缺…

    “此为我道蛮一族的登神台,登上神台,即为我道蛮一族蛮神,道蛮碑上,你可刻下你的姓名!”

    登上此台,即为蛮神!

    成为蛮神。便是道蛮第三关的奖励!

    当然,并非每一个蛮神,都经历过道蛮三关,登神台也并非只有第三关才会出现。

    其他蛮神大多需要千百次的蛮神试炼,才可登上神位。

    唯有宁凡是一个异类,是一个一路闯到道蛮第三关的异类,有望在这一关,一步登天,成为古蛮界历史上…第十代蛮神!

    登上这登神台。宁凡便可称为蛮族历史上…至高无上的存在!

    若宁凡成为蛮神,便有调遣古蛮界所有蛮修的权利,那些蛮修之中,甚至包括许多圣人存在!

    宁凡并非出身于古蛮界的蛮修。不知道蛮神究竟有多么尊贵,但也能想象出一些。

    只是,他并不愿意不明不白地成为蛮族蛮神,蛮神的身份。意味的不只是滔天权力,更有振兴蛮族的责任…

    同时,还牵扯着极大的因果。蛮族似乎与劫灵一族因果深重…修为越高,宁凡便越觉得因果可怕。

    他收了阴墨一点赏赐,便染下因果,险些被祝福之术阴死…

    若成了蛮族蛮神,还不知会沾上什么因果,惹来什么麻烦…

    宁凡并没有那个闲心去振兴蛮族,也不想不明不白地,当一个不负责任的蛮神,更不想无缘无故的,惹上一大堆因果。

    许久,许久…宁凡望着眼前的登神台,始终没有踏出一步。

    最后,竟是微微一叹,对道蛮山询问道,“若我放弃第三关,会如何…”

    言下之意,竟是不愿成为蛮神!

    道蛮山极为意外地看着宁凡,似乎没有料到宁凡会这般提问。

    在他为数不多的记忆里,似乎每一个蛮修,都极为渴望成为蛮神,拥有无上权力。

    有了蛮神之位,可以动用整个蛮族的资源修炼,可以调遣所有蛮修征战,更可借由整个蛮族的气运,增加突破第三步的几率…无论是热衷于权力的人,还是热衷于修炼的人,都不会拒绝蛮神的位置吧…

    宁凡却拒绝了…

    微微诧异之后,道蛮山只一想,便明白了宁凡拒绝成为蛮神的初衷,对宁凡的好感,反而多了一些。

    此子修为虽然不高,但却能无视蛮神之位的诱惑,其中有不愿沾染因果的谨慎,却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那便是对责任的看重!

    比之权力、利益,似乎更加不愿意轻易承担责任…

    这说明,此子是个负责之人,若许诺,必践诺!若蒙恩,必还恩!

    若此子成为蛮神,对蛮族兴亡定然不会坐视不理。自四代之后,蛮族的蛮神,简直一代不如一代,也许可以从第十代,开始振兴…

    由于宁凡的拒绝,道蛮山反倒更希望宁凡继任蛮神了。

    死后的因果,虽然与他无关,但,能看到自己一手建立的蛮族更兴盛,不也是一件好事么…

    “轮回,是一种可以看到过去、未来的能力…老夫虽说只是一道山海之影,却也能从你身上,看到一些过去…你,似乎想帮助某地蛮人,重新拥有轮回、修炼的资格…”道蛮山目光深邃之极,似从宁凡身上,看到了一丝与赵蝶儿、与百万蛮人有关的记忆。

    “你的身上,有着一颗树种,蕴含了一丝尘界第四步修士的意志…此树种,应该可以帮你做到这一点,但以你的力量,却还远不足以使用这颗树种,驾驭第四步意志…老夫有办法帮你使用这颗树种,前提是,你获得十代蛮神的身份,真正唤醒灭神盾的。”

    “若你不愿成为蛮神,老夫也愿与你结个善缘,教给你另一个方法,使用树种,但这个方法,起码要等你拥有圣人实力以后才能使用…”

    “要不要成为蛮神,你可自行选择。老夫不会逼你。且就算你放弃第三关,也不会有任何惩罚。我道蛮一族,不需要一个不情不愿的蛮神老夫希望你成为蛮神,但更希望,你能自愿。”

    登上神台,成为蛮神,便可赋予赵蝶儿等人轮回、修炼的资格么…

    不成蛮神,便必须要成为圣人,才能帮助赵蝶儿么…

    赵蝶儿能有多少阳寿?能活几百年恐怕已是极限了吧,几百年内。自己根本无法成圣…

    宁凡微微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与赵蝶儿相处的一幕幕。

    “叔叔给蝶儿堆雪人,等蝶儿长大,一定要嫁给叔叔,让叔叔天天给我堆雪人!”

    “叔叔,为什么大家都有活儿干,你却这么闲。娘说了,这种行为叫好吃懒做,女孩子长大后。不可以嫁给好吃懒做的男人蝶儿忽然有点不想嫁给你了”

    “叔叔的眼神。和娘亲很像,叔叔心中一定在思念什么人”

    “蝶儿长大了以后,陪叔叔一起回家好不好,蝶儿也想看看。那个四季下雪的蛮城,是什么样子…”

    赵蝶儿是他一点点看着长大的,他与赵蝶儿之间,只是一场悟真之缘。有的只是长辈对待晚辈的关怀,无关任何男女之情。

    但那关怀,却也如羁绊一般。让他无法舍弃。

    他视赵蝶儿如子侄,让他看着赵蝶儿一点点老去、死去…办不到…

    他的脑海之中,更出现了百万蛮人跪求自己的一幕,万姓一叩香火燃,那一幕,不知为何,竟总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罢了,成为蛮神明明是天大的机缘,为何到了他这里,竟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那么地不情不愿…

    成为樊家少司蛮,渡损劫,收灭神盾…一路走来,他与蛮族的因果,似乎早就分不开了,既如此,何惧再多一桩因果。

    我宁凡今日,便踏上这登神台,成为古蛮界至高无上的神祗,有何不可!

    这蛮神之位,塔古坐得,阴墨坐得,我宁凡便坐不得么!

    宁凡目光一决,朝着登神台,踏出了第一步。

    在他踏出这一步的瞬间,整个天地都有了颤动。

    下一个瞬间,一尊虚幻、暗红的蛮像之影,出现在了古蛮坟第六层的天空,左手持盾,右手持剑,那盾,如灭神盾一般模样。那剑,更是怒指苍天,有着一股无法形容的逆意存在!

    那蛮像之影,看不清容貌,但却有一股无法言语的威压,足以让任何一个未踏入第三步的修士心神震撼!

    那蛮像四周,更有无数矮小一些的蛮像出现,朝着那持剑之像跪拜了下去!

    战!战!战!

    请蛮神…挥剑战天!

    一声声来自远古的吼声,在天地间响起,好似千军万马袭来,竟有奔腾之势。

    这异象,这吼声,一经出现,便开始不断朝着外界投影、扩散。

    古蛮坟之外,是铜塔空间,在这铜塔空间之中,出现了那持盾而立、剑指苍天的蛮像之影,以及无数跪倒之影,恳求之声!

    妙言被那异象惊得走出洞府,却不明白这异象代表着什么。

    她不懂,不代表眼珠怪不懂。

    距离上一次和宁凡神念交流,已过去十七日。眼珠怪本来还很担心宁凡的安危,担心宁凡渡不过第八损,但一见天空上的异象,顿时大惊失色。

    所有的担心,都在这一刻被震惊所取代。

    若他没有看错,这异象分明是蛮神战天之影…难道自阴墨之后,蛮族又有第十代蛮神诞生了么…

    战!战!战!

    请蛮神…挥剑战天!

    这异象,绝对跟宁凡那臭小子有关,难道这即将诞生的第十代蛮神…竟然是那个臭小子!

    异象继续朝外界投影,铜塔空间外的掌位虚空,同样出现了蛮神战天的异象!

    掌位虚空外的九重天阙,亦是出现蛮神战天的异象!

    实际上,自宁凡轰碎第八层的石门之后,整个九重天阙都出现了异变。

    随着石门的破碎,整个九重天阙的宫殿,很快就失去了所有威压。之前那些修为不足、无法登上更高层的修士,没有了宫殿威压阻挡,全都开始朝着第九层聚集。一路势不可挡。

    此地禁空之力也减弱了不少,即便是舍空修士,勉强也能飞遁了,只是无法飞得太快。

    那些蛰伏在高层之上的仙尊古尸,则不知所踪,没有再阻击路过修士,更减少了登顶的难度。

    “哈哈!想不到老夫舍空巅峰修为,竟也能登上第九层,争一争这远古通道!”一个妖族大汉兴奋之极地冲上第八层,化作一道灰色烟丝。朝着第九层破空疾驰,神通颇有几分不凡。

    “远古通道,定是我人族获得!第九层之上,我等与妖族必有一战,诸位道友务必要小心一些!”一个碎念修为的人族老怪,身后跟着数个舍空修士,彼此之间竟是结成了小队,正朝着第九层谨慎前进。

    “嘿嘿,老夫是来浑水摸鱼的。不知登上第九层后。能否捞到一些好处,刚才的路上,老夫可捡到了一株五百万年份的罗勒草…”如魔元子一样,想要在九重天阙捡漏的。倒也不少,纷纷兴奋不已地赶往第九层。

    近百名人、妖二族强者,先后来到了天阙第九层,还有更多的修士。正朝着此地赶来。

    第九层中,不知为何多出了一个结界,将所有人隔绝在第1宫范围之外。无法进入更高处的宫殿。

    那结界很强,其上浮动着七彩光芒,好似彩虹一般绚丽,却有着令仙王止步的强大力量。

    好在每过一刻钟,这七彩结界便会虚幻一些,力量减少不少,想来这结界是无法维持太久的。

    终会消散!

    只要等到结界消散,群修还是可以到达第九层顶端的!

    仙尊、敖玄、诸位樊家蛮祖,此刻正在结界之外彼此戒备,互相对峙。他们无法进入结界,到达顶层,在等结界自行消失。

    樊家几个蛮祖中,少了七祖,七祖并不在结界之外。

    人族这边,少了妙言与宁凡,妖族那边,则少了已然陨落的毒龙老祖…

    “哼!!你该不会是想在结界消失之前,与本尊战上一场吧。莫要忘了,本尊有梵妖锏在手,上一次,你可差一点就被此锏灭杀!这一次,还想再吃一次苦头么!”

    敖玄手持梵妖锏,对着仙尊冷笑连连,同时忌惮极深地看着几名樊家蛮祖。

    妖族与这些蛮祖,本是同盟,但敖玄早就看出,这些蛮祖对远古通道另有图谋。彼此间的盟友关系,并不牢固。

    他虽不惧,却也不想在结界开启前,与发生争斗,给这几个蛮祖可乘之机。

    “哼!你有梵妖锏在手,本尊便怕你么,可莫要忘了,我人族这边,有赵简赵道友在!”

    一提到宁凡,仙尊顿时有了不少底气,对敖玄回以冷笑。

    而一听到赵简之名,无论是敖玄还是诸位樊家蛮祖,皆是面有异色,显然还记得宁凡之前诛杀无数仙尊古尸的恐怖神通,额头纷纷流下冷汗…

    堪比圣人一击啊…一剑便杀了成百上千的仙尊啊!

    那赵简就算不是圣人,恐怕也差得不多了吧!

    不足挂齿,但那赵简,他们绝对惹不起…想不到在这场远古通道的争夺中,人族一方竟有如此战力介入…卑鄙,真是卑鄙,难道忘了上一处远古通道,就是因为仙帝级老怪提前介入,而直接引发通道崩溃么!

    越是古老的密地,越经不起仙帝级老怪的折腾啊!

    人族倒好,这一次不派仙帝,直接派出赵简这么个恐怖的战斗力,比仙帝更狠…若这一次通道再崩溃,无论对人族还是妖族,可都是巨大损失啊…卑鄙的人族啊,你们不懂得过犹不及么!敖玄内心暗骂不绝。

    而让敖玄感到奇怪的是,按理说,那赵简应该早就带着妙言登上第九层了。

    那二人去哪里了?为何不在此地,难道进入结界内部了?哼,人族竟然已经比妖族抢先一步了!看来这一次,想从人族手里争远古通道,恐怕不容易了…

    还有七祖,他去哪里了…难道也进入结界内部了?另外几名蛮祖也在暗暗猜测。

    就在群雄对峙之时,第九层的天空上,忽然就出现了蛮神战天的异象。

    战!战!战!

    请蛮神…挥剑战天!

    那些嘶吼之声蕴含的逆意,太过震撼人心,使得此地每一名修士都是内心狂跳,无法抑制内心的震动。

    、敖玄及其他修士,并不懂这异象的意义,只是震撼于异样的滔天之威。

    唯有几名樊家蛮祖,明白这异象的意义,一个个神情震惊,目光火热,渐渐地,连呼吸都开始急促。

    竟然是蛮神战天之影!

    这可是唯有蛮神诞生之时,才会出现的异象啊!

    蛮神…竟是蛮神!古蛮界竟然又有蛮神诞生了!

    只要成为蛮神,即便那人只是一个辟脉小辈,也可调遣古蛮界蛮修,轻易灭掉任何一个第三步之下的修真大族!

    只要成为蛮神,便可坐拥整个古蛮界的修真资源,更可借蛮族气运修炼!

    即便是第三步圣人,也要忌惮蛮神身后的庞大势力!

    即便是第三步圣人,也要垂涎古蛮一族的气运!

    究竟是哪个幸运儿,竟然有幸继任蛮神!真是让人羡慕!

    每一个蛮修,都有成为蛮神的幻想,就如同每一个凡人,都幻想过成为皇帝…

    几个樊家蛮祖神情满是羡慕、嫉妒,恨不得找出这个成为蛮神之人,取而代之。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即将成为蛮神的,是宁凡。若知道这一点,不知这几人的脸上,会有何等精彩表情。

    …

    第九层最高处,灰月照耀之下,无数石像林立。

    此刻,七祖正半跪在阴墨石像的王座前,向阴墨石像恳求着什么…

    而阴墨石像则冷漠地俯视着七祖,如同俯视一个卑微的蝼蚁。

    “说吧,樊家第七代蛮祖,你不惜舍弃第二元神,也要助本神脱困,所图为何?”(未完待续……)

    ps:官官大盟主提议墨水多与大家交流,在这里和大家说声抱歉。墨水是个内向的人,不太擅长与人沟通,以前更新稳定的时候,还会在qq群、贴吧、书评区露个脸,但现在更新慢得像粑粑,墨水感觉无脸见人,不好意思露脸。如果恢复正常更新,墨水一定还向以前一样,和大家互动。在恢复更新之前,请大家容许墨水继续无脸见人

    问:墨水什么时候恢复更新啊啊啊(╯‵□′)╯︵┻━┻。

    答:我一直在努力啊啊啊,可是可是可是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