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29章 仪式开始

第929章 仪式开始

    说罢,眼珠怪扫出一道灰芒,带着宁凡消失于原地。

    下一个瞬间,二人出现在了铜塔空间一处极为偏远的山谷之中。

    山谷之中,草木茂盛,谷内深处,有着一个灵气不弱的淡水湖。

    “嗯,就在这里帮你破解祝福之术吧。小子,会布阵吗?”眼珠怪问道。

    “那得看是什么级别的阵法。超过我修为太多的阵法,我无法布下。”宁凡答道。

    “算了,还是老夫亲自布阵吧。有道晶没,拿点给老夫布阵用。”

    “要多少?”

    “不多,给我一百万亿就够了。”眼珠怪一副‘一百万亿道晶只是毛毛雨’的表情。

    “你布置什么级别的阵法?一口气就要一百万亿道晶。我没有那么多道晶。”

    宁凡目光古怪地看着眼珠怪。

    缴获了毒龙老祖储物袋之后,宁凡身上的道晶,已接近十万亿。这身家,可比绝大多数的万古仙尊丰厚,但竟然只够布阵所需的十分之一

    须知,雨界最强的凡虚阵法,也只需要一千亿仙玉布置,折合道晶也只不过2万而已。

    在上界,命仙势力的护宗大阵,有个几千万道晶就能布下。

    +渡真势力的护宗大阵,会花费几十亿道晶不等。

    舍空势力的护宗大阵,有个几百亿道晶,也足够布置了,

    碎念势力的护宗大阵,最多也没有超过万亿道晶的。

    眼珠怪一开口,就要一百万亿布阵,他要布什么级别的阵法

    就算是神虚阁这种超级势力,护宗大阵貌似都没有花这么多钱

    见宁凡磨磨唧唧地不拿钱,眼珠怪没好气地说道,“臭小子,你以为祝福之术那么好破么!那可是蛮族最强的夺舍术!起码要布下圣人级大阵。才能破解此术,知道不!老夫修为不够,最多只能布下一角圣人阵纹,只用一百万亿道晶布阵,已经算是少的了。如果是完整的圣人大阵,还需要好几百倍的道晶才能布下。”

    这眼珠怪,竟然要在这里,布下一角圣人阵纹!宁凡目光有些动容。

    “臭小子,你身上有多少道晶?全部拿出来,不够的。老夫帮你凑。”眼珠怪没好气地说道。

    “只有十万亿”宁凡苦笑道。

    “什么!你只有这么一点,也就是说,老夫为了替你破祝福之术,要帮你垫九十万亿道晶!”眼珠怪肉疼极了。

    他真没有想到,宁凡这么穷,家底只有十万亿道晶,连一百万亿都拿不出来

    十万亿道晶,便是普通万古仙尊,也不一定有这么多钱。宁凡真的不穷。实在是眼珠怪的眼界太高了。

    “亏了亏了。要是这个小子没帮上老夫的忙,老夫这九十万亿可就打水漂了”

    “如果不帮这小子破解祝福之术,计划成功几率最多只有三成不能不帮啊。”

    “哎”

    眼珠怪长吁短叹,忽然向着天空打出一道灰芒。霎时间,道晶下雨一般,哗啦啦落满整个山谷。

    “合!”眼珠怪扫出一道道灰芒,灰芒之中。每一万亿道晶,融合成一座灰色道晶塔,一共九十座道晶塔。围绕着淡水湖,错落耸立。

    宁凡的十万亿道晶,全部贡献给了眼珠怪布阵,化作另外十座道晶塔。

    这一次布阵,算是花光了宁凡的道晶,储物袋中,只剩可怜的几百万道晶没有用掉

    钱,用完了还能再挣,再抢,哪有命重要。

    只要能破掉祝福之术,宁凡花再多钱也不会心疼。

    他不心疼钱,眼珠怪却十分心疼,钱已经花了,如果没有破掉宁凡的祝福之术,那可就亏大了。

    “臭小子,好好看老夫如何布阵,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幻梦界中阵道修为超过老夫的人,可没有几个。只论阵道修为,即便是乱古,也不如老夫甚多!”眼珠怪自傲地说道。

    宁凡没说什么,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眼珠怪布阵。这确实是一个极为难得的观摩机会。

    一道道灰芒,被眼珠怪打出,在那灰芒的操控下,一百座道晶塔围绕湖水,不断变换着方位。天地大势亦随着道晶塔的移动,不断改变。

    地面上,不断出现灰色的阵纹,那些阵纹好似拥有生命般,不断地蠕动着。

    阵纹越来越多,彼此勾连之下,渐渐呈现出一个晦涩无比的玄奥阵图。

    这阵图的范围,覆盖整个山谷,阵图的中心,是那个淡水湖。

    这阵法还未布置成功,仅仅是阵图出现,便带给宁凡无比沉重的压迫感。

    一百万亿道晶的力量,渐渐融入到阵图之中,一股实质般的灰色威压,立刻覆压在整个山谷之上。

    宁凡只觉膝上一阵剧痛,膝骨竟快要被这阵法的威压压碎,双腿竟有些站立不稳,想要跪倒!

    那威压太过沉重,好似万古轮回都压在了宁凡肩头。

    那威压太过霸道,试图让任何一个面对自己的人,臣服!

    那威压,带着一丝圣人的威压,虽只有极淡的一丝,却已是超出修道第二步的力量!

    这只是圣人阵的一角阵纹而已,若是完整的圣人阵,仅凭威压,就能将如今的宁凡压成肉泥!

    圣人之威,足以镇压万古轮回,绝非如今的宁凡可以面对!

    但,不能跪!

    就算这是一角圣人阵纹,也不能让自己臣服!

    宁凡忍着膝骨剧痛,猛然向着前方踏出一步,角度刁钻而古怪。

    一步踏出之后,宁凡周身威压减轻了不少,身体更是发出了淡淡金光。

    他目光更加坚决,踏出了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所踏之处,地面上更是出现了一个个发着金光的脚印。

    每踏出一步。身上的阵威便会减轻几分,九步之后,大阵威压被宁凡彻底卸离身体!

    他用了东妖祖的威字秘,化在了踏天九步之中,卸掉了一角圣阵的威压,没有向大阵屈服!

    “哦?这臭小子还懂东妖祖的威字秘?不错。”见宁凡凭自身力量,便挡住了大阵威压,眼珠怪暗暗赞了一句。

    他本还打算帮宁凡一把,助他抵挡阵威,如今看到倒是不需要多此一举了。

    “大阵已经布好。只是还缺了些凶煞之气,不足以压制祝福之术的诅咒之力。哎,看来还得出点血一百座道晶塔,起码需要祭献一百条魔修残魂,才能积累足够的煞气。老夫手上只剩四十三道残魂了,可能不够罢了,不够再想办法!”

    眼珠怪扫出一道灰芒,立刻便有一道虚幻老者的魂魄,出现在大阵中央。

    “古蛮界第二十七分支。古家祭司古列子,速速归位!”眼珠怪斥道。

    那是一道万古仙尊的残魂!他的名字,是古列子,是一位陨落在无数年前的强者。

    古列子的身上。蛮族的气息很浓,赫然竟是一个蛮修!且他身上煞气极浓,竟比如今的宁凡更强一分,生前绝对是一个杀戮无数的魔头!

    随着眼珠怪一声令下。古列子的残魂,立刻飞向了道晶塔其中一座,融入了塔中。魂飞魄散。

    下一个瞬间,整个大阵的凶煞之气增强了数倍之多!

    “仙尊修为的蛮修魂魄!”宁凡目光微微一惊。

    这眼珠怪为了替自己布阵,竟然祭献了一道仙尊残魂!

    堂堂万古仙尊的残魂,竟然被眼珠怪垃圾一般献祭

    “嘿嘿,你小子用不着这么吃惊。这样的残魂,老夫多的是。这些残魂,都是老夫生平大敌,死有余辜,今日正好拿来祭献,帮你破解祝福之术!”眼珠怪强忍着内心的心疼,故作淡定地说道。

    用掉所剩不多的强者残魂,固然让他心疼,但能看到宁凡吃惊的表情,也算物有所值了。

    嘿嘿,这面瘫小子终于被我镇住了。眼珠怪内心十分得意,得瑟不已。

    一得瑟,也就不觉得祭献残魂有多么心疼了。

    祭献掉古列子的残魂,眼珠怪又召出第二道残魂。同样是万古仙尊的修为,这一道残魂的煞气,明显比古列子浓烈许多。

    “古蛮界第一百零六分支,雷家长老雷裂空,速速归位!”

    随着眼珠怪一声令下,雷裂空的残魂,飞向了第二座道晶塔。

    “又一道仙尊残魂!”宁凡目光动容。

    “这面瘫小子又吃惊了!哈哈!”眼珠怪更得瑟了。

    “古蛮界第四十九分支,葛家修主葛宣,速速归位!”

    “古蛮界第七十四分支,巫山玄宫祭司祝凤,速速归位!”

    “古蛮界第八十一分支,散修烛炎,速速归位!”

    一道道仙尊残魂,被眼珠怪垃圾一般献祭给了道晶塔,眼皮都不眨一下。前前后后,眼珠怪一共祭献了二十四道仙尊残魂。

    “第二十五魂,和之前二十四魂不同。你可知哪里不同?”眼珠怪忽然故作神秘地问道。

    “第二十五魂,莫非是仙王之魂?”宁凡猜测道。

    “不错!老夫为了帮你破解祝福之术,连仙王之魂都用掉了,嘿嘿,老夫够意思吧!”

    眼珠怪满意地欣赏着宁凡眼中的惊讶神情,开始召唤下一魂。

    “古蛮界第五十四分支,东土族族长东蛇,速速归位!”

    随着眼珠怪声音一落,一个人身蛇尾的老者之魂徐徐出现,神情茫然地飞向第二十五座道晶塔。

    此人还真的是一名仙王!

    在东蛇之后,越来越多的仙王残魂,被眼珠怪祭献。一连祭献了十六道仙王残魂,眼珠怪忽然神情凝重起来。

    他的手中,还有三道残魂,这最后三道,他有些舍不得使用。

    眼珠怪看了看大阵中的煞气,发现煞气的数量仍旧有些不够,感觉十分无奈。

    舍不得也不行,不用掉这三道残魂,就破解不了祝福之术。

    破不了祝福之术。杀死阴墨的机会就会低上很多。

    那怎么能行!他一定要杀死阴墨,为了这个目的,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阴墨必须死!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干他娘的,全用光吧!”

    “古蛮界第十九分支,乌家蛮祖乌斯特藏,速速归位!”

    这声音一落之后,竟然有一道淡金色的残魂,出现在了大阵中央,茫然飞向第四十一座道晶塔。

    淡金色的残魂!这名为乌斯特藏的老者。赫然是一名仙帝!

    不是普通的仙帝,这乌斯特藏,是一名万古第七劫的仙帝!

    “竟是仙帝之魂!”宁凡吃惊不小。

    为了帮自己破解祝福之术,眼珠怪竟然连仙帝魂都祭献了。这手笔,不可谓不大!

    且宁凡更在意的是,眼珠怪从哪里弄来这么多仙尊仙王乃至仙帝的残魂。

    难道这些人,都被眼珠怪杀死过,残魂被收集回来了?

    “嘿嘿,吃惊了吧。让你吃惊的,还在后头!”

    眼珠怪快要得瑟得飞上天了,有什么事情能比征服面瘫更有成就感呢?

    哼哼,让你面瘫。让你装逼,臭小子,老夫要让你惊掉大牙!

    “太苍尘界第四部落,梵天部劫子梵守非。速速归位!”

    第四十二道残魂,是一个身着黑色僧袍的少年,半边脸上画着天狗食日的黑色图腾。

    这黑僧少年。赫然有着不弱于七代杀帝的强大气息!

    “这是九劫巅峰的仙帝!”宁凡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一个实力不弱于七代杀帝的强者之魂,却被眼珠怪垃圾一般祭献掉了。

    按照眼珠怪的脲性,越是放在后面的魂魄,越是厉害。

    这都已经是巅峰仙帝的残魂了,也不知道后面有没有更强的魂魄

    “嘿嘿!惊讶吧,尖叫吧,臭小子,快用你的尖叫声取悦老夫!”眼珠怪表面十分镇定,内心却在狂笑。

    装逼装够了,眼珠怪才慢条斯理地召唤出第四十三魂。

    这是他手里最后一道残魂了,却也是最强的一魂!

    第四十三魂,是一个浑身如同火焰般燃烧的老者,身上密密麻麻布满符文,唯有一双眼,竟是雷霆所化。

    在其身后,更有一个散发着黑色光芒的巨大环影,骤然出现,如同太阳一般耀眼夺目!

    那黑色环影,赫然竟是始圣才拥有的始圣之环!

    “这是圣人魂?!”宁凡面色大变。面对一个圣人残魂,他无法做到面不改色。

    “傻小子,别一惊一乍的,瞧你那点出息!好好看清楚,这可不是圣人之魂。他只是圣人一具身外化身而已。老夫可没那么大手笔,弄个真正的圣人残魂给你献祭。”眼珠怪没好气地说道,心里已经爽飞了。

    他就知道,宁凡肯定会傻傻地以为这是一道圣人魂,肯定会因此而大吃一惊。哈哈!一切都在老夫预料之中!

    “太苍尘界第三部落,闪雷部天尊,幽炎老祖身外化身,速速归位!”

    随着第四十三魂的归位,整个大阵的凶煞之气,化作数百头血色巨龙,在山谷上方卷动风云。

    为了帮宁凡破解祝福之术,眼珠怪用掉了一百万亿道晶,四十三道强者残魂,但,还是不够!

    “这煞气,还要再重一些才行。看起来,只能把那个东西用掉了”

    眼珠怪又一次肉疼了。

    他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取出一滴墨一般漆黑的血滴,滴入了淡水湖之中。

    也不知那血滴什么来历,一经滴入湖里,所有湖水立刻在一瞬间变得漆黑如墨,更有一股强大到发指的不死之气,冲天而起!

    整个大阵中的煞气,更是在多了这一滴血之后,平添了数倍之多!

    这是谁的血!

    仅一滴血而已,蕴含的煞气竟是之前四十三名强者煞气总和的数倍!

    “这是不死大帝的元神精血!传承有不死大帝一丝不死之力!臭小子,老夫为了帮你,可是倾尽了全力。希望你不要忘了答应老夫的事情!”眼珠怪略带警告地提醒道。

    “好了,你快进入湖底,老夫会为你举行蛮族仪式,破解祝福之术!”

    “过程会有些痛苦,甚至有可能会‘死亡’,但你一定要挺过去,老夫不会让你真死的!”

    眼珠怪露出正色,接下来的仪式,十分关键,不容许出现任何差错,他必须认真对待了。

    宁凡很想问问,眼珠怪究竟是何身份,又是从哪里弄到那么多强者残魂的。甚至连不死大帝的元神精血都能弄到一滴。

    “不要多问,赶快进入湖底!”似看出宁凡眼中的疑惑,眼珠怪内心一片得意,面上却老气横秋地催促宁凡赶快入湖。

    宁凡沉默少许之后,一步步朝着湖面走去。

    他能感受到,越靠近湖水,他身上的祝福之术便越有削弱的趋势。

    这大阵,果然有破解祝福之术的力量。眼珠怪似乎没有骗他。

    还是保留一分警惕吧

    宁凡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金光,飞入湖水,直冲湖底。

    湖水墨一般漆黑,血一般粘稠,更有一股刺骨的阴冷。

    这阴冷,有助于削弱祝福之术。

    “你之前似乎中了唤蛮术?并因此经历了三次损劫,成了少司蛮?”眼珠怪的声音,忽然从湖面之上传来。

    “是。”宁凡回答道。

    “看来是阴墨老头压制了你的后六次损劫小子,撑住!”

    山谷之中,眼珠怪口中念念有词,不断有灰色符文飞出,没入湖水之中。

    灰蒙蒙的天空上,开始出现一座座古老蛮像的虚影,并有蛮人诵经声,不断传出。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间竟是出现三座最为巨大的蛮像虚影。

    三座巨像模模糊糊,看不清具体模样。

    眼珠怪目光凝重的看着三座巨像,开始了漫长的祷祝,一个时辰后,眼珠怪忽然朝着最左侧的巨像,神色有了一丝复杂,念念有词道。

    “善尸悼亡,现!”

    随着这一声喝出,最左侧的巨像,终于有了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