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26章 神秘眼珠

第926章 神秘眼珠

    这一刻,初代、二祖、四祖只觉得难以置信。在他们的印象中,宁凡只是一个中了唤蛮术的大补之物,修为应该不高才对。弱小的宁凡,为什么能在禁空之地御剑飞行此子,真的是一个弱小修士么。

    难道他们真的看走了眼,宁凡根本不是什么弱小修士,而是一名仙帝?

    这一刻,敖玄同样吃惊地说不出话。他看过宁凡的悬赏令,一眼便认出了宁凡的身份。

    就是此子,从毒龙老祖手中抢走了祖弓,不会错!

    毒龙老祖曾说,抢走祖弓的是一个弱小修士么,唯一需要注意的地方,是其体内数滴扶离祖血。抛开祖血不谈,此人不值一提。

    真的不值一提么

    回想着毒龙老祖给予的情报,敖玄只觉得可笑,情报有误啊。

    宁凡哪里是什么弱小修士?弱小修士能在天阙第八层飞行?你飞一个给我看看!

    敖玄更注意到,宁凡身上有着逼人煞气,那是唯有斩杀万古仙尊才能染上的煞气。且若他没有感知错误,那煞气之中,竟有一丝毒龙老祖的死亡气息蕴含其中

    毒龙老祖竟然死在了宁凡手中,他不是去找始气了么

    “莫非夺走族长始气的,也是此人!那倒霉的毒∞★长∞★风∞★文∞★学,c⊙♂t龙,想夺回此人始气,却被此人给反杀了?”敖玄感觉自己真相了,更加确信宁凡修为深不可测。

    嘶嘶,嘶嘶,嘶嘶。

    这一刻,天空上的四万三千具古棺,全部发出嘶嘶声,不断有古尸从棺中坐起。却是宁凡进入第八层,弄出的动静太大,吵醒了此层所有古尸。

    四万三千道杀机。越过一层层暴雨,将宁凡死死锁定。

    那是四万三千名仙尊强者的杀机,站在宁凡身边,仅仅被那杀机波及,妙言仙尊便气息一乱,有些站立不稳。

    她的伤势太重了,四万三千具古尸,便是四万三千名万古仙尊,这等战力太过恐怖,便是仙帝也要退避。四周弥漫的杀机。让她不安,她稍稍靠近了宁凡一些,方才找到一些安全感,镇定下来。

    “竟有这么多古尸!他,对付得了么”妙言仙尊有些担心,偷看了宁凡一眼,咬咬唇,乖巧地没有多说什么。

    敖玄等人看到四万余古尸苏醒的一幕,吓得冷汗直冒。各个都将隐匿术催动到极致,生怕被这些古尸发现。

    令他们庆幸的是,没有任何一具古尸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四万古尸的目光,全都会聚在宁凡一个人身上。

    “此子要倒大霉了。被四万古尸围攻,简直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四万古尸,等同于四万万古仙尊。呵呵,此子就算真有中游仙帝的修为。也绝非这群古尸的对手。”

    “此子就算不死,怕也要脱层皮!”

    “悬,此子想要活命。怕是不易”

    敖玄等人一见古尸围攻的是宁凡一人,多少都有些幸灾乐祸的情绪。

    你能在第八层御剑飞行又如何?你拥有仙帝修为又如何?吵醒了古尸大军,看你怎么善后!

    “吾紫斗仙修逆劫而生埋骨无悔!”

    “生死全为紫斗仙!”

    一道道声音,从那些古尸口中无意识地说出,伴随着地还有阵阵怪吼。

    越来越多的古尸包围而来,无数道杀机锁定之下,宁凡只觉得背后寒气直冒,内心竟是无法抑制地狂跳。

    这一刻,他要以一己之力,面对四万三千名仙尊级强者!

    整个四天九界,都凑不出这么多万古仙尊!唯有远古时代,紫斗仙域之中,才有可能看到这等仙尊大军!

    宁凡从未被如此之多的强横杀机锁定过,心神失守,再所难免,他的真实修为毕竟不如这些古尸。

    在这股杀机锁定之下,宁凡只觉呼吸艰难,身体也变得动弹不得。狠狠咬破舌尖,借着一丝疼痛,方才夺回了一丝身体掌控权,猛然举起了离合剑,向着前方,挥下剑刃。

    纵然有四万古尸在前方阻挡,又如何!

    他强由他强,斩命之剑,遇强则强!

    随着宁凡这一剑挥下,越来越多的剑光出现在眼前。之前面对六百古尸,宁凡一剑斩出了六万道剑光,这一次则更多。

    十道,百道,千道

    万道,十万道,百万道,四百万道!

    周身环绕着四百万斩命剑光,此刻的宁凡,给人一种强大到不可战胜的感觉!

    四百万剑光传出的威压,已经超出了修道第二步的范畴,或许,唯有那传说中的第三步圣人,能施展中这等威压的神通!

    剑光所过之处,形成一股无声气浪,大道道则纷纷崩溃,根本无法抵挡此剑之威能!

    整个第八层的天地,都在这一剑之下剧烈颤抖。所有冲向宁凡的古尸,全都在这一刻生生收住脚步,惊恐莫名地看着宁凡,不敢靠近!

    略略迟疑之后,几乎有九成古尸选择转身逃窜,拼命离去,场面顿时混乱一片。但也有四千多具古尸,逐渐压下的恐惧之心,仍旧悍不畏死地冲向宁凡。

    只可惜,它们的壮举如同飞蛾扑火,只是枉送性命而已。

    口中流着腥臭的口水,脸上满是贪婪之色,为了吃掉宁凡,他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早已失去理智。

    生前纵横一世的紫斗仙修,死后却沦为一具具无知尸魔宁凡微微闭上眼,任四百万剑光贯穿长空,朝四千古尸斩下。

    一些修为较低的古尸,还未靠近四百万剑光,便被剑气绞碎成漫天尸灰,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另一些修为较高的古尸,侥幸在四百万剑光的攻击下支撑了数息,最后仍被剑光射成了筛子,难逃一死。

    短短五息不到,便有超过四千具古尸。死在宁凡剑下,斩尽拦路古尸,宁凡睁开了眼,神情肃穆,好似为远人送行一般。见到这惊人战绩,妙言仙尊再一次吃惊地合不拢嘴。

    恐怕就是四溟宗二十八名星宿古帝一起出手,也不可能战胜四千名仙尊吧?

    宁凡却一击即胜,难道他一人之力,已经超过二十八名星宿古帝联手之威?

    四百万剑光扫尽了拦路古尸,纷纷融入到宁凡脚下的千丈剑光中。原本略有不稳的剑光顿时稳固了不少。飞行速度也变地更快。

    黑色的尸灰,濛濛不绝从天空飘落,洒在青石古路上,与雨水混在一起,如同泥浆。敖玄等人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

    难以置信,如今的末法时代,竟然有人能够一剑诛杀四千仙尊!

    即便是准圣,也断然做不到这一点。能做到这一点的,唯有传说中的圣人

    “此子,究竟是什么修为难道真的是”敖玄等人感到了浓浓的心惊。

    三名蛮祖还好说,毕竟是远古时期的人物。生前倒也见过一些圣人,很快便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虽惊不乱。

    敖玄却是难以镇定,他是末法时代的万古仙尊。哪里见过什么圣人。

    他不信如今的时代,还有圣人存活,更不信宁凡会是一名圣人。但眼前的一幕。又该如何解释

    除了第三步圣人,谁能一剑诛杀四千仙尊

    “圣人末法时代,诸教气运丧尽,道统不存。天地间怎么还会有圣人存活,圣人不是已经死绝了么此子,真的是圣人么”

    就在敖玄内心震动之时,宁凡的剑光从敖玄头顶呼啸而过,发出铮铮剑鸣之声,卷动的风雨,吹打在敖玄脸上,钻心的冷。

    这一刻的宁凡,看都没看敖玄一眼,但敖玄还是感到了一股无形压力,随着雨水一点点渗入骨髓里。

    他的内心紧张到了极点。此刻的他,距离宁凡实在太近了,他怕宁凡会对他出手,他不是宁凡对手,一定不是,恐怕连逃跑都做不到!

    如果宁凡出手,他相信自己会死,死的很干脆,就像凡人一脚踩死蚂蚁般干脆

    “此人与我真龙一族有仇,他会不会对我出手”

    “假的,一定是假的。他不可能是圣人,但如果他真的”

    “若他对我出手,我便和他拼了但就算是拼了,恐怕也难逃一死”敖玄内心越来越乱,握着梵妖锏的双手,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在敖玄如临大敌之时,宁凡的剑光却只一晃便从敖玄头顶飞过去了,根本没有与敖玄交手的意思。

    于是敖玄彻底愣住了,有些浑浑噩噩的茫然感觉。宁凡竟然没有对他出手?他保住性命了?

    从‘圣人’的手中?

    呼啸的剑光,相继飞过四祖、二祖、初代的头顶,同样引起这三人的空前紧张。

    这三名蛮祖生前虽是盖代人物,此刻却也并不好受,一个个生怕宁凡对自己出手。

    他们算计过宁凡,自然也会担心宁凡的报复。若宁凡出手,以其表现出的‘恐怖实力’,他们活命的希望貌似接近于零

    “他若出手,便跟他拼了!”三个蛮祖暗暗下了决定,表情却是没有多少底气的样子,好似斗败了的公鸡,大有丧气之感。

    然而令他们庆幸的是,宁凡的剑光同样没有在他们头顶停留,直接就飞走了。

    直到宁凡远远飞走,他们才相继露出茫然之色。他们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保住性命了?

    敖玄等人自然不知,宁凡根本不是圣人,甚至不是仙帝,只是一个小小的渡真修士而已。他们其实没必要这么怕宁凡的

    “他们被你吓的脸都白了”妙言仙尊神情复杂,她注意到了敖玄等人紧张兮兮的模样,也能理解那些人的心情。

    不是敖玄等人太胆小,是宁凡太可怕

    “是么”对妙言的话语,宁凡不置可否。

    他没有关注敖玄等人的表情,他的目光,只锁定着七祖一个人而已。

    七祖的大半个身体,已经与石门融为一体。此刻的七祖,目光空前凝重,他同样被宁凡瞬杀四千古尸的战绩惊到了。

    只不过,他比其他人眼力强些,他是天人合一第一重的眼力,隐约能够看出,宁凡不是圣人,至于是不是仙帝、准圣就不得而知了。

    而让七祖尤为不解的是,宁凡的目光,始终锁定着自己。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

    “我与此人素不相识,此人为何会对我如此敌视?”这一点,七祖想不通。

    七祖的真实身份,是掌运仙帝第二元神,但因为早已与本尊分离无数年,记忆无法共享。

    若是七祖拥有本尊掌运仙帝的记忆,多半能够一眼认出,眼前的鬼面青年,就是斩杀司命的凶手。

    若七祖知道宁凡如今化名赵简。恐怕也能联想到,宁凡找上自己的原因,是为了夺回那些蛮人的魂魄。

    可惜,七祖并不知道宁凡的敌意从何而来。偏偏宁凡的敌意不加任何掩饰。让他困惑之余,更感到一丝不安。

    “此子应该不是圣人,但他那一剑大事要紧,不管此子为何对老夫怀有敌意。此刻都不是老夫与他争锋之时。”

    眼看宁凡越飞越近,杀机越来越盛,七祖眉头一皱。口中念念有词,并朝着石门喷出数口精血。

    他借来的蛮神之力不多,融入石门的速度本来不快,但此刻却是施展了自损秘术,气息顿时萎靡了不少,融入石门的速度倒是加快了许多。

    在宁凡到来之前,七祖已经将整个身体融入了石门之中,不见了踪影。

    “想走,没那么容易。”

    剑光一路飞越111座宫殿,飞入青石古路尽头的灰色雾海,朝着雾海中心的石门越飞越近。

    宁凡立在剑尖之上,长发在风中飞舞,眼中青芒闪烁,淡漠看着灰色雾海,以及雾海中若隐若现的古老石门。

    以他天人第二境的眼力,看那石门之时,似乎有一种透视效果。

    他能看出,此刻的七祖身体完全融入石门之中,并从石门的另一端逐渐分离出身体,一只脚已经踏入第九层的入口通道。

    那是一种意志层面的融合,这一刻的七祖,取代了石门的意志。他,就是石门!

    这一刻,击伤了石门,便是击伤七祖!

    这石门,似乎是通往第九层的唯一入口,且似乎是以不死之气凝聚

    不死之气凝聚的石门么

    此门防御不凡,便是七祖也无法强行破开,只能以禁术取巧过门。

    但若是不死之气凝聚的石门,斩命人剑的攻击或许会有奇效,此剑专斩不死之物!

    宁凡目光一凛,单手连掐数个剑诀,在临近石门万丈之时,忽然一把揽过妙言仙尊的纤细腰肢,跃下了剑光。

    脚下的千丈剑光则立刻爆发出刺耳剑鸣,化作一道凌厉的剑影,朝着石门猛然撞去。

    天地间的暴雨,好似在这一刻与这一剑产生呼应,杀气顿生!

    这一剑,包含了四百万道斩命剑光的威能,此刻尽数斩在了石门之上!

    简简单单的一斩,却是在刹那间,使得天与地陷入虚幻的月色里,在这片月色之中,一切都变得模糊,看不清晰,只有那一剑变得无比清晰。

    石门的另一边,第九层入口通道中,七祖已将半个身体从石门之中分离,察觉到宁凡剑斩石门的举动,不自禁露出一丝嘲讽之色。

    他之前低估了石门的坚固,在施展禁术、与石门意志融合之后,方才从内部看到石门的可怕。

    这石门内部,寄有九代蛮神阴墨老祖的一颗眼珠,那眼珠之中蕴含的不死之气之强,远超七祖想象。

    他之前破不开石门,还道拥有仙帝修为才可破门。但看到了那眼珠之后,七祖深信,即便是真正的圣人前来,也不易破开此门。

    何况是未入圣人境界的宁凡。

    此门根本无法强行破开,只能取巧过去,这才是进入第九层的真正办法!

    “呵呵,这石门可比你想象中更坚固,便是真正的圣人。也无法”

    七祖话未说完,身后忽然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他还来不及看清发生了何事,便感受到未从石门及时分离出的身体部分,传来阵阵剧痛,身后更是有无数碎石乱溅飞出!

    他蓦然回头,看到的便是石门崩溃破碎的一幕!

    被他认定圣人难破的石门,直接毁灭在宁凡一剑之下!

    而由于七祖大半个身体仍旧与石门融合,石门损毁之际,七祖亦受到牵连,损伤极重。

    一股巨力从背心传来。使得七祖立刻如遭重击,嘲笑的表情还挂在脸上,身体却已被那巨力一冲,向前方吐血飞出,模样狼狈之极,气息在一瞬间便陷入空前的萎靡状态。

    重伤!彻彻底底的重伤!

    七祖真是又惊又恨,惊的是宁凡一剑之威,竟强大的如此地步。恨的是宁凡毁石门也就罢了,竟害的自己与石门一道受伤。

    “此人究竟是谁。竟能一剑破开此门!不好,此人之强,还在老夫预期之上,虽非圣人。却也绝非老夫可以战胜,速走!”

    七祖强行咽下了喉间甜血,一经落地,立刻沿着通道前进。速度快若流光,只在原地留下一道道七彩残影。

    一击破门,门后的第九层入口通道尽数展露在眼前。宁凡揽着妙言。降落在古路上,自然看到了匆匆逃离的七祖。

    七祖想走,宁凡没有意见,不过得把七十万蛮魂留下!

    宁凡正准备拿烛弓射七祖,忽然目光一变,二话不说,拉其身旁的妙言仙尊,匆匆后退。

    以他天人第二境的眼力,竟只能模糊看到前方碎石堆中,有一道灰芒一闪而至,朝自己与妙言袭来。那灰芒速度太快,具体是何物,竟是无法看清。

    “怎么了”妙言仙尊花容微惊,她还在惊讶于宁凡一剑破门的战绩,没反应过来,就被宁凡拉着直退。

    以她的眼力,连那灰芒移动轨迹都捕捉不到,还不如宁凡,至少能看到一道灰芒袭来。

    “阴阳五剑,斩命剑技有趣,你这小辈,倒是可以帮上老夫一把。”

    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在宁凡脑海之中响起。

    在那灰芒逼近宁凡丈余距离时,宁凡终于看清了那灰芒究竟是何物。

    那是一个瞳孔灰暗的眼珠,那苍老的声音,赫然竟是从眼珠之中发出。

    “九山八海一方界,开!小兄弟,随老哥哥走一趟吧,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

    灰色眼珠之中忽然射出一道道刺目灰芒,朝着宁凡、妙言便是一扫。

    灰芒一扫而过之后,此地哪里还有宁凡、妙言的人影,也再无眼珠的踪迹。

    “嗯?那神秘强者去哪里了”正在九层通道奔逃的七祖,忽然一诧,回头一望,眼中青芒闪烁。

    以他天人第一境的眼力,竟找不出宁凡去了何处。

    是隐身了,还是遁入中千界宝了?还是,离去了?

    “罢了,还是先前往第九层,唤醒九代蛮神要紧希望老夫的条件,能够打动九代蛮神,成为其‘蛮神祝福’的寄宿者”

    一阵灰芒闪烁之后,宁凡出现在一片灰色虚空中。这里没有大地,虚空中倒是漂浮着一座座锈迹斑斑的铜塔塔楼。

    妙言仙尊不知所踪,烛弓、离合剑、香火箭、焚苍扇、七星灯等法宝不知所踪,那神秘眼球,亦是不知所踪。

    宁凡试了试,以他的修为,无法从这处空间脱离而出,也无法遁入玄阴界。

    是那个眼球怪把他抓来这里的?

    若不是那个眼珠怪挡路,他绝对能凭香火箭之威,从七祖手中夺回七十万蛮魂。

    现在倒好,不仅错失了追击七祖的机会,还弄丢了妙言仙尊

    宁凡催动雨术,神念融入雨水,试着令神念覆盖整个空间,却发现这个空间太大,简直看不到边际。这一处界面等级,起码达到了中千世界的级别,甚至还不是普通的中千等级。

    “嘿嘿,小兄弟这手雨术不错。可惜你修为尚低,若是再高些,未必不能以雨术覆盖老夫整个‘掌位虚空’的。”

    眼珠怪的声音,忽然从无尽的虚空深处响起。

    通过声音传来的方向可以判断,眼球怪就在宁凡此刻正前方偏右一点的方向!

    宁凡目光一凛,认准声音的方向,化作一道金光,一冲而出,他相信,只要沿着这个方向前进。便能找到那神秘的眼球怪。心中却在暗道,原来自己是被收入某个掌位仙帝的‘掌位虚空’了。

    掌位虚空是掌位仙帝特有神通,属于领域类神通,以宁凡的阅历,也只是听说过名字,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掌位虚空的模样。

    “嘿嘿,竟然是纵地金光?小兄弟资质不错啊,才渡真境界,就领悟了纵地金光。可惜只是金光第一逝的境界,若是无人点拨,怕是此生无法修成第二逝啊。怎么样,要不要老哥哥帮你一把。助你修成后面几逝?你帮老哥哥一个忙,老哥哥送你一场造化,如何?”眼球怪的声音再次传来。

    只是这一次,眼球怪的方向有了变化。之前他的声音是从宁凡正前方传来,这一次,却是从后方传来。

    不过一个瞬间。眼球怪便从无尽虚空的一头跑到了另一头这移动速度可比宁凡快多了。

    宁凡收住脚步,沉吟不语。

    以他的遁速,想要在这虚无空间追上那眼球怪,怕是没有任何可能。

    他的诸多法宝,多半落入了眼球怪手里。妙言仙尊,多半也在眼球怪手里。

    那眼球怪对他说的话不多,但或多或少都提到了‘帮忙’二字。

    那眼球怪将他摄来此地,或许是有求于他

    “前辈若是看上了那些法宝,尽可拿去,但请将晚辈的朋友还回!”宁凡对着无尽虚空朗朗道。

    “呸,你那些个法宝,没有一件先天之物,也就一个次先天弓灵还能看一看,老夫才看不上你的东西!倒是你带来的这个美人不错,嘿嘿,虽说不是老夫喜欢的类型,但老夫不介意尝上一尝”眼珠怪猥琐地笑道。

    宁凡目光登时一冷,法宝被抢走也就算了,妙言仙尊却不能任由那猥琐的眼球怪欺凌。

    以宁凡的修为,多半不是那眼球怪的对手,不施展底牌神通的情况下,断然无法破开此地离去。

    但他仍有最后的底牌在手,足以令那眼球怪忌惮。

    “燃!”

    宁凡一字喝出,体内三滴扶离祖血、四滴魔罗祖血立刻有了燃烧的趋势。

    以他如今渡真中期修为、劫血小成境界,舍弃一滴祖血,足以与万古仙尊一战。

    若他舍了七滴祖血,即便是巅峰仙王也有一拼之力!

    “燃血?嘿嘿,这可吓不到老夫,七滴祖血而已,你燃了也不是老夫对手,顶多也就暂时拥有巅峰仙王的修为罢了”

    “是么。那若是我以燃血为代价,换取巅峰仙王的修为,而后强行破开这道始气的封印,将之引爆呢”

    宁凡袖袍一挥,手中立刻多了一道虚幻雾气。

    “始气!”眼珠怪一下子就慌了。

    始气可以提升修为,也可以当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使用。

    虽说宁凡的这道始气种有三千万封印,但只要宁凡付出七滴祖血的代价,绝对足以瞬间破开所有封印,使用这道始气。

    始气爆炸的威力,便是仙帝也无法正面接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兄弟,有话好说,千万别冲动啊!始气一爆,整个掌位虚空都要崩溃,那样的话老夫可就得不偿失了!咳咳咳,看老夫这张臭嘴,老夫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老夫如今死的只剩一个眼珠了,哪有本事玩女人!哎,实话跟你说吧,老夫把你‘请’到这里,是有求于你,哪敢动你女人得罪你?她正在老哥哥这里疗伤,活蹦乱跳的,一点事也没有,不信,老夫让她跟你说两句小妹妹,你快说两句,别让你夫君引爆始气”

    “我不是小妹妹他也不是我夫君”妙言仙尊羞恼地说道。声音从虚空尽头传来了,中气很足,伤势似乎比之前减轻了不少

    “小兄弟,你快把始气收好,把祖血之火熄灭,别一不小心玩大了,真的燃血了,那你多亏啊七滴祖血,用掉了可就不好再修炼出来了。魔罗祖血也就罢了,那小杂毛血脉不强,不值一提。但扶离祖血可是好东西啊,燃掉了实在可惜”

    眼球怪干笑了两声,灰色光芒一闪,出现在宁凡跟前,一同出现的,还有妙言。

    此刻的妙言,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那铁笼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被关进去的生物,竟然可以受到极为不错的治疗

    “赵道友你没事吧”妙言见宁凡安然无恙,悄悄松了口气。被宁凡看到自己关在笼子里的样子,又有些难为情。

    见眼球怪竟然把妙言关在铁笼子里,宁凡眼神顿时又有些冷了。

    眼球怪又是几声干笑,不好意思地解释道,“道友不要误会,这个铁笼子可是一件先天级别的疗伤法宝,模样虽说猥琐了点,效果还是不错的”

    这不起眼的破笼子,竟然是先天法宝

    只是把人关在笼子里治疗,这算个什么事

    “小兄弟你看,你的女人好的很,一根毛都没少。嘿嘿,我们现在可以来谈点正事了吧,实不相瞒啊,老哥哥有点难处,需要小兄弟帮个忙”

    “先把我朋友放出来,再谈其他事情。”宁凡皱眉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