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25章 来迟

    宁凡脚踏千丈剑光,一路劈开禁空之力,六息之后,剑光冲上了第七层最高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第七息,剑光直接贯穿第七层的天空,穿越重重空间乱流,一路冲向第八层。

    此刻第八层之中,敖玄等人正努力闯宫,小心翼翼地朝着第九层前进。

    天空上,密密麻麻都是冰棺,足足有四万三千具,没有一具空棺,全部都有古尸在内。

    整个第八层死一样的寂静,连风声也没有,即便是行进中的敖玄等人,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敖玄的位置最为靠后,此刻的他,才刚刚闯过第八层第11宫,来到第12宫的入口。

    四祖走到了第26宫,二祖走到了第41宫,初代蛮祖走到了第53宫。速度最快的,是那始终沉默不言的七祖,此刻的他,已走到第104宫的位置。

    他的速度很快,好似鬼魅一般前进着。行走之时,往往会留下一道道七彩残影。

    第105宫,很快被他闯过。紧接着是第106、107、108宫很快,他便闯过了第111宫,来到了第八层的最高处。

    最高处的天空,入目处是一片片灰色雾海,这雾海极为古怪,可隔绝一切响动,即便在雾海之内施展神通,c外界古尸也无法发觉,听不到一丝响动。

    雾海的中心,凌空高悬着一座墨绿色的巨大石门。

    石门十分古老,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门上刻着一个巨大眼珠的图腾,那眼珠半闭半合,其上隐隐有灰色光芒流动,细看之下,会发觉那是一道道灰色符文,数量不少,足足数万道之多。

    那些符文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威慑力。使得以石门为中心,方圆数十里之内,没有任何古尸胆敢靠近。

    此门,是进入第九层的唯一入口。

    前七层只需劈开天空,便可进入下一层。第八层则不同,必须开启石门,才可进入第九层。

    石门之外,塑有一个残破石碑,碑上刻着一行行经文,是以古仙文字书刻。

    不少文字已经残缺。无法辨认,不过石碑上仍有一些句子比较完整。

    ‘吾阴墨老祖,为古蛮界九代蛮神遭紫斗仙修围攻,逃,又遭紫斗仙皇分身镇压,囚于九重天阙若有逃离之日,誓要杀尽紫斗仙修’

    石门传出的威压太强,越是靠近石门,越觉得每前进一步都艰难无比。

    七祖沿着青石古路。一路深入雾海中心,待距离石门百丈距离,方才收住脚步。目光扫过石门外的古碑,一时幽深无比。

    “通往第九层的通道。不在天上,而在这石门之中。只要打开这座石门,便可进入第九层。蛮神阴墨,就在那里”

    七祖走到近处。尝试着推了推石门,只觉得石门沉重无比,根本无法推开。

    忽然间。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出现在七祖心头,使得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急退。

    眼前的石门,忽然出现轻微的晃动,门上半闭半合的眼珠图案,猛地睁开,目光充满无情之意,仿佛可漠视这世间的一切生死。

    在这眼珠睁开的瞬间,更有一道声音,从石门传出,在七祖脑海响起。

    “以尔万古第一劫的修为,没有资格进入第九层,退下!”

    退下!

    退下!!

    退下!!!

    石门的声音,无比威严,偏又充满蔑意。它,不容许七祖踏入第九层,它看不起七祖的修为。

    那声音在七祖脑海回荡,震得七祖识海钝痛,目光却没有多少变化,仍旧幽深如万丈潭水。

    “区区一个石门,不过是生出了些许灵智而已,竟敢蔑视老夫——罢了,便让你看看,老夫有没有资格踏入此门。”

    七祖一步迈出,一哭一笑两个头颅同时张口,喷出两道碗口粗细的黑红色光柱,正是蛮族特有的蛮闪之术,直直轰向石门。

    他,要以一击之力,直接轰开石门!

    两道蛮闪光柱在半空中忽然分作四道,并越分越多,四分八,八分十六,顷刻之间已分至九百万道。

    七祖向前一指,九百万蛮闪尽数轰落在石门之上,一击之威几乎堪比二劫仙尊全力一击。受了这一击,石门顿时出现了不少裂痕,但随着一道道灰色符文亮起,石门之上的裂缝立刻自行修复,完好如初。

    “刚才这一击,不足以进入第九层!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石门冷喝一声,门上的眼珠图案中,直接飞出了两千道灰色符文,符文聚合之下,形成一阵阵灰色狂风,狂风的中心,更是出现四道火凤巨影,周身燃着灰色火焰。

    四只灰色火凤唳鸣一声,齐齐煽动火翼,灰色的火海立刻朝着七祖淹没而来。那灰火太过可怕,沿途所过之处,大道道则纷纷被焚成飞灰。

    见此一幕,七祖面色微变,若不离开此地,必定会被火海淹没。略退半步之后,抬手向前一指,天地间顿时出现九百万道蛮闪,彼此融合之下,凝成一柄寒气逼人的弯刀,朝着火海便是一斩。

    一斩之下,眼前的火海直接被一分为二,那刀光一路向前,势不可挡,最终狠狠一刀,斩在石门之上。

    这一次,石门出现的裂痕更多,但随着灰色符文一闪,仍旧修复如初。

    “还是不够!”石门微微冷笑,似乎对七祖这一击的威力十分不屑。

    这石门是不死之气所凝,吸收了无数年的天地灵气,终于诞生了一丝灵智。

    由于石门是由不死之气所凝,受损后只需片刻便能自行修复。等闲万古仙尊,几乎没有可能正面轰开石门。除非遇到仙帝级强者,一击便对石门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否则石门很难被人强行破开。

    “因果分身现!”

    七祖目光依旧平静如水,一翻手,取出十二枚或黑或白的棋子,屈指连弹。朝着前方祭出。

    棋子飞出少许距离之后,忽然变化为人形,化作十二个白发苍苍、身穿七彩道袍的老者,傲然而立。

    这十二名老者,容貌笼罩在七彩光芒之中,无法看清,各个都有着接近万古仙尊的实力,皆是七祖炼化的因果分身。

    其中一个老者张口朝前方一吸,直接将石门中不少不死之气吸入腹中,吞噬炼化。使得石门削弱不少。

    又有一个老者咬破指间,向前方画下一个乌鸦图腾,口中念念有词,图腾顿时化作一头头乌鸦,纷纷悍不畏死得撞在石门之上,以自爆手段炸着石门。

    其他老者也是各展神通,短短数息功夫,石门便受到了大量伤害,裂纹密布。几乎快要米分碎。

    “有点意思,但,还是不够!”石门不以为然地说道,身上符文一闪。所有裂痕立刻修复如初。任这十二名七彩老者如何攻击,都无法将石门轰碎。

    “真是棘手”七祖第一次皱起了眉头,将十二道因果分身全部收回。

    “还好老夫早有准备。”

    七祖一翻手,取出一个鬼气森森的魂幡。略微沉吟之后,手持魂幡,屈膝半跪于石门下。

    这一跪。跪的不是石门,跪的是古蛮荒的众多蛮神。

    古蛮族有不少禁术,唯有祭拜蛮神,从天地间借来一丝蛮神之力,才可施展出对应神通。

    “古蛮界第十一分支,樊家修士樊莫空,叩求诸天蛮神,赐予蛮神之力。”

    言罢,七祖咬破手指,屈指连点之下,凌空画下了一个巨大血阵。再一抖魂幡,魂幡之内立刻飞出上百万蛮人魂魄,全都被困在血阵之中。

    这些蛮魂起初神情迷茫,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恢复了些许神智。

    最先恢复神智的,是那些蛮僧的魂魄。一些蛮僧认出了眼前血阵的来历,纷纷大惊失色。

    这血阵,在蛮荒古籍中有记载,是古代蛮人向蛮神献祭之时使用的古老阵法。

    传说,古代蛮人与如今的蛮人迥然不同,可以通过修真,延长寿命,获得力量。

    传说,古代蛮人可布下献祭之阵,通过祭献祭品,从天地间借来蛮神之力,施展一些特殊禁术。

    这些传说,很多古籍都有记载,甚至有一些古籍保留了阵图,不少蛮僧都知道。

    可惜,后世蛮人无法修炼,没有人能布下献祭之阵,借来天地间的蛮神之力

    但,这些蛮僧多少还是认识献祭之阵的!眼前的阵法,绝对就是献祭之阵,他们,正被人献祭!

    “不好!我等魂魄被人拘走,将被当成祭品献祭!”一些蛮僧大惊之下,将眼前发生的一幕告诉了其他蛮人。顿时,百万蛮人慌乱一片。

    “什么!我们竟然成了祭品!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上仙大人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们!求你!”

    “上仙大人”

    “赵简大人”

    一个个蛮人露出绝望之色,跪倒在血阵中,虔诚无比地祈祷着。

    他们又一次陷入了绝境,能否在这场蛮荒大劫中存活,他们没有一点把握。

    他们曾信仰蛮祖,但那信仰已经破灭。如今,他们的信仰只有一个人,一个在大劫中救过他们的异族仙人。

    上仙赵简,他是这些蛮人最后的信仰。

    无论是老人还是孩童,每一个蛮人都在祈祷着。他们不知道,上仙会不会来拯救他们。明明知道希望渺茫,却也不甘心什么也不做,俯首等死。仿佛唯有祈祷之时,才能减少些许面临死亡的恐惧。

    上仙大人,你,在哪里

    我等蛮人被天地遗弃,饱经劫难,你,可愿来拯救我们若你前来,我等愿献出自己的心脏,成为你忠实的仆从

    这一幕,让七祖觉得有些刺眼,眉头皱了皱。

    蛮荒古域的蛮人,自古以来都是樊家修士的仆从,这些蛮人明明只需要信奉樊家的七位蛮祖就够了,怎么能信奉其他人呢。呵呵,竟然改变信仰。信奉一个名为赵简的异族仙修,真是有趣。

    上仙赵简?呵呵,没听说过。

    谁都救不了你们,那叫做赵简的人,同样救不了,尔等,只是老夫前往第九层的祭品。

    “古苍在上,请诸天蛮力,降临吾身!”

    七祖面露无情之色,朝着血阵重重一拜。

    这一拜之下。血阵之中的百万蛮人,各个如遭重击,惨叫连连,魂体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消散。

    “再拜!”

    “三拜!”

    三拜之后,七祖豁然站起,冷冷看着血阵中的百万蛮人,好似看待一群牲畜。

    在他那逼人的目光中,不断有蛮人魂飞魄散,死的蛮人越来越多。片刻之间便死了三十万。而七祖的身上,渐渐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

    那力量,是古蛮族口口相传的蛮神之力,虽说降临在七祖身上的蛮神之力只有极少的一丝。却也足够他施展出一个品阶不高的古蛮族禁术了。

    “只献祭了三十万蛮人,便有一丝蛮神之力降临足够了。剩下七十万蛮魂,还是暂且留下,以备不时之需”

    七祖屈指一点。中止了血阵的献祭,将侥幸未死的七十万蛮魂收入魂幡。而后十指掐诀,口中念着古老的咒语。身体忽然淡成一道虚影。

    一步步,朝着石门走去,这一次,七祖的身体好似成了虚无,他抬起右脚,朝石门伸出,近乎透明的右脚,直接穿透石门,没入石门之中。

    这一刻,他好似与这石门融为一体,好似他的意志取代了石门的意志,好似石门成了他,而他,成了石门

    “古蛮禁术么!好,你有资格进入第九层!”石门语气有了一丝凝重。

    它不清楚七祖使用的具体是哪一种古蛮禁术,但它知道,自己已经阻挡不了七祖的脚步了。

    接下来,七祖会一点点融入石门之中,并最终从石门另一头走出,直接越过石门,进入第九层。

    七祖没有理会石门,依然故我,身体一点点朝着石门没入,与石门融为一体。他借来的蛮神之力不多,融入石门的速度也不是太快,花费了许久,才将半个身子融入石门。

    忽然间,七祖微微一诧,朝着下层方向望去。

    这一刻,死气沉沉的第八层,忽然起了一道狂风,并有丝丝细雨,从天而降。

    古怪第八层中寒气极重,温度极低,任何水滴到了这里,都会在瞬间凝结成冰。此地,为何会下雨

    这雨,看着不像是神通变化出来的没有任何斧凿雕刻的痕迹这雨,从何而来。七祖眉头皱了皱,心中没由来地,有了一丝不安。

    “古怪,怎么忽然就下雨了这雨不会吵醒这里的古尸吧?”

    敖玄、初代、二祖、四祖皆是忧心忡忡的模样。好在这雨并未吵醒古尸,四人的心头不由得一松。

    只是不知为何,这雨却是越下越大。

    起初还只是绵绵细雨,到了后来,几乎已是暴雨如瀑。

    第八层的入口处,忽然出现一道道空间裂缝,那裂缝越来越多,终于碎开,露出其下空间乱流。

    空间乱流之中,一道千丈之巨的剑光骤然从中爆射而出!

    在那剑尖之上,立着两道人影。其中一道,是一个白衣青年,银发在风雨中乱舞,鬼面隔绝了所有表情,只露出煞气冲天的双眼。

    天地间的暴雨,是青年窥天雨术所化,看到了七祖血祭蛮魂的一幕。

    他来迟了,百万蛮魂被献祭了三十万

    那些死去的蛮人,临死之前还在祈求他的到来,但,他来迟了。

    说不上悲伤,宁凡早已看淡生死,心如铁石,蛮人的死,无法令他难过。

    只是有一股怒气,在心中挥之不去,那些蛮人临死前的祈求,历历在目,抹不掉,擦不去。

    覆盖整个第八层的暴雨,忽然多了一股肃杀之气。

    宁凡抬脚一踏,刚刚冲入第八层天阙的千丈剑光,直接锁定七祖,猛然冲出,御剑疾驰。

    第八层浩瀚无边的禁空之力,想要将宁凡从空中镇压下去,却被那千丈剑光尽数斩灭。

    剩下的七十万蛮魂,他要全部夺回!

    “竟然是御剑飞行!”

    当那千丈剑光冲入第八层的瞬间,敖玄等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就连七祖都第一次露出惊容。

    第八层中的禁空之力,已强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即便是弱一些的仙帝,也未必能在第八层中飞行。

    来人,起码拥有中游仙帝的实力!

    来人,是谁!

    在看清宁凡鬼面银发容貌的瞬间,敖玄、初代、二祖、四祖皆是神色大变。

    “竟然是他!”四人齐齐失声。

    拥有‘仙帝’实力的人,竟然会是那个鬼面修士(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