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23章 古尸

    仙尊向来沉稳,喜怒不形于色,此刻却因宁凡斩杀毒龙老祖一事,少有地露出惊容。

    他从未想到,宁凡竟有实力斩杀毒龙老祖,而他自问,做不到这一点

    脑海中飞快闪过当日得罪宁凡的一幕幕,仙尊不由得面色有些难看。他当日刁难宁凡,试探宁凡,更与宁凡争抢七宝妙树,好在终究没有撕破脸皮,二人的关系,似乎还有修补的可能。

    仙尊生性高傲,且有四溟宗背景,自然不怕得罪宁凡,却也不想太过与之交恶,只因对方有让自己重视的实力。修真界,一切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想不到这赵简竟如此厉害,倒是可以为我溟宗所用。如今九重天阙之内,只有我与妙言两名人族仙尊,若能拉拢此人,助我溟宗夺取远古通道”仙尊目光动了动,似在思考。

    同一时间,妙言仙尊莲步轻移,周身罩在淡紫色的星光之中,徐徐走出了第七层第84宫。

    整个天阙第七层,充斥着一股阴冷气息。被那阴气一冲,妙言仙尊不由得轻咳起来,脸色更加苍白。在这场蛮荒大劫之中,她积累了太多伤势,身体仍有虚弱之感。

    她本该闭关疗伤才对,偏偏却压着伤势来到了九重天阙。一切,只因为她是溟宗仙尊,她的身上还有责任,必须为四溟宗夺取远古通道一事出力。

    她神情本是淡淡的,缓缓前行,忽而美目一惊,抬起臻首,望着龙卷风一般冲天而起的血红煞气。

    “这煞气,这是毒龙老祖的气息是谁这般厉害,竟在这九重天阙之中,斩杀了毒龙老祖!”

    万古仙尊的陨落。可不是一件小事,由不得妙言不惊。

    但很快,她便从那煞气之中察觉到一丝宁凡的气息,微微一怔之后,哪里不知杀人者是谁。

    “原来是赵道友他不是说不来九重天阙么,却还是来了,真是个口是心非的男人。”妙言仙尊凤唇一抿,带了些许笑意,转而想到什么,秀眉微微一蹙。

    “也不知赵道友与毒龙老祖一战。有没有受伤。击杀一名万古仙尊,怎么也不可能毫发无损的”似乎有些担忧,望了望下层天阙方向。

    对宁凡斩杀毒龙老祖表露出的实力,妙言仙尊并没有觉得吃惊。毕竟她早就见过宁凡射杀三祖、五祖,知道宁凡神通厉害。

    也许宁凡并不是一名万古仙尊,但他的实力却不容任何人小觑对于这一点,妙言仙尊深以为然。

    铺天盖地的煞气一路呼啸蔓延,直冲第七层天际,猛然冲入第八层。

    第八层天阙。阴气更重,森寒无比。整个第八层,只有一条青石古路存在,古路上凝结着数丈厚的玄冰。

    四名蛮祖与敖玄走在这同一条古路上。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拼斗之意,一个个都是收敛气息,小心谨慎的模样。

    天空之上,没有一丝风声。倒是有数以万计的冰棺死气沉沉地飘浮。四周一片死寂,没有一丝声音,也无人敢发出声音。

    直到煞气冲入第八层的一刻。原本死寂的天地,顿时有了变化。一座座冰棺开始颤动起来,棺盖晃动着,好似要打开一般。

    一瞬间,正在安静闯宫的四名蛮祖、敖玄仙尊,皆是猛然抬头,除了七祖面无表情之外,其余人等全都神色大变。

    七祖的位置最为靠前,他已行至第八层第97宫,想来很快便能进入第九层了。他神情木然,行尸走肉般的表情,抬头看了那漫天煞气一眼,便又收回目光,似没看到一般,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继续前进。

    初代、二祖、四祖的位置紧随其后,敖玄落在最后,不同于七祖的冷静,这四个人根本无法冷静,无法忽视那些冲天而至的漫天煞气。

    煞气!该死,怎么会有这么多煞气!第八层中,可是不能散出一丝一毫气息的!

    “不好!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煞气冲入第八层!”四祖内心咆哮,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目光死死盯着一座座飘浮的冰棺。

    “那些东西要被这些煞气唤醒了,糟糕!”二祖内心紧张不已,他本人修炼的便是阴死神通,擅长对付死灵凶煞,偏偏那些神通对此地凶物全无作用。

    “好强的煞气,是哪个万古仙尊陨落了么!也不知是谁必须弄走这些煞气,绝不能唤醒那些凶物!”敖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也不敢放出神念查探那些煞气,自然不知死的是毒龙老祖,杀人的是宁凡。

    没有人敢在第八层肆意散开神念,生怕引起了那些冰棺凶物的注意。

    就在一座座冰棺即将打开棺盖的时刻,初代蛮祖果断出手了。却见他目光紧张之极,手中血色骨剑朝天一指,顿时便有无数血光在那长空之中一闪而逝,渺然无痕。下一刻,天地间的煞气竟在血光之中徐徐消失,不知所踪。

    随着煞气消失,那些喀喀作响的冰棺,也纷纷安静下来,再无开启的迹象。

    见此,初代蛮祖方才松了一口气,而其他几人也是在同一时间舒缓了紧绷的神色……

    “好险,差点就吵醒这些凶物了”初代目光扫了一眼数以万计的冰棺,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左手的衣袖似乎被什么东西撕掉了,露出半个臂膀,手臂之上,似被什么东西生生扯下一块肉,伤口流着腐臭的黑血,以他的修为,竟无法令这伤口愈合

    这伤口,却是冰棺中的凶物所留。天知道,初代蛮祖的石像肉身有多么强大,但竟无法抵御那些凶物的随手攻击

    那些凶物随便拎出来一只,都太可怕。

    抚摸着手臂上的伤口,望着长空之上一排排冰棺,初代蛮祖更加头皮发麻,小心翼翼。

    由于那些冲上第八层的煞气,被初代瞬间收走。又由于无人敢在第八层散开神念,查探那些煞气。是以包括敖玄在内,无人知晓,之所以会出现这些煞气,是因为毒龙老祖死了,也无人知晓杀人者,是宁凡。众人只依稀觉察到,是有一名万古仙尊陨落了,至于是谁,不得而知。

    煞气是从下层传来。如此看来,死的不是妙言,就是跑到下层的毒龙老祖。

    那些蛮祖们倒是不关心死者是谁,倒是敖玄颇有几分担忧。

    陨落的这名仙尊,该不会是毒龙老祖吧?

    毒龙老祖有两件十二涅法宝护身,又有族长赐下的玉符保命,即便同时被数名仙尊围攻,也有一定的自保之力。死的应该不是毒龙老祖。

    或许,那夺走族长始气的神秘修士。是一名万古仙尊,被毒龙老祖斩杀,故而留下这些滔天煞气。

    又或者,是、妙言二人中的一人。被毒龙老祖顺手灭杀,遗留下了这滔天煞气。

    对毒龙老祖保命的本事,敖玄还是有不少信心的。目光定了定,仗着先天法宝梵妖锏护体。小心翼翼地前进。

    外界,真龙族长面色阴沉,手中握着一个青色小塔。塔内自成空间。供奉着真龙一族仙尊之上修士的命牌。

    真龙族长怒目圆睁,他才刚刚下令,让毒龙、敖玄分出一人,前去夺回始气,毒龙老祖的命牌便碎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前去夺回始气的,是毒龙老祖,而毒龙老祖竟然失手了。

    “废物,真是废物!不仅没有夺回始气,竟还丢了性命!那神秘修士就这么厉害么,毒龙竟连逃跑都办不到么!当真是个废物!”真龙族长怒极反笑。

    若是平时,毒龙老祖死便死了,但如今可是争夺远古通道的特殊时期,毒龙老祖一死,对妖族而言极为不利。

    进入九重天阙的妖族仙尊,本就只有两人而已,死了毒龙老祖,便只剩敖玄一个了。蛮族有四名蛮祖,人族有两名仙尊,还有那个夺走自己始气的神秘修士搅局,如此情形之下,妖族却只剩敖玄一人

    这下子,妖族想要夺取远古通道,难度可就大了!

    对真龙族长而言,始气固然重要,但夺取远古通道一事更加重要,不容有失!

    若早知道毒龙老祖寻回始气会丢性命,真龙族长绝不会下令去寻始气。

    失策了,那夺走始气的神秘修士远比想象中厉害,竟然能让毒龙老祖连逃命都办不到,便丢了性命。好,真是好得很!

    真龙老祖猛一拂袖,从袖中取出一面鎏金古令,狠狠握在手中。

    一些妖族大帝看到了这一幕,纷纷倒吸冷气,失声道,“十亿封妖令!”

    真龙老祖不发一言,只是狠狠握住这一令牌,心中翻腾着无限杀意,恨不得立刻便将宁凡碎尸万段。

    始气事小,远古通道事大,他不能再派敖玄去寻找始气了。此事只能暂且放下

    “那人已行至第六层第22宫前进的速度很快”正在催动感知神通的婳妖,小心翼翼的禀报道。

    她那张开的画皮之上,恰好投影出宁凡走出第六层第22宫的模糊身影,立刻向真龙族长禀报道。

    看着宁凡的模糊身影,真龙族长眼中杀机更冷,却是笑了,冷笑。

    “第六层了么,好,很好!老夫的始气,可不是那么容易拿的,待远古通道之事了结,必定教你原原本本的吐出来!”

    在真龙族长暴怒之时,通天古帝却是目光幽深,看不出喜怒。

    身前的巨碑上,毒龙老祖的名字被生生抹去,这意味着,妖族派入九重天阙的两名仙尊,折了一人。

    如此一来,妖族便只剩一名仙尊了,而人族么,还有三人,包括宁凡在内

    这对人族方面而言,似乎是极为有利的消息,但通天古帝却面无喜色,神情反倒有几分凝重。

    通天古帝的目光锁定着巨碑第八的位置,第八,是宁凡此刻的位置排名。

    之前毒龙老祖前往第六层,其位置自然也显示在了巨碑之上。

    而在宁凡抵达第六层之时,二人位置相同。紧接着,毒龙老祖便死了

    “如此看来,击杀毒龙的,多半便是这个无名修士了。此人倒是厉害,且还是人族,倒不会是妖族、蛮族的人。若有此人相助,我四溟宗夺取远古通道的机会必定大增。怕就怕此人出身于某个秘族”

    通天古帝目光一沉,四天之上,有无数宗门对远古通道感兴趣,希望找到钥匙。打开通道,进入传说中的天荒古境。

    传说,唯有进入天荒古境,才能寻找足够多的始涅荒三气,迈入第三步圣人境界。

    传说,天荒古境是幻梦界进入紫斗仙域的唯一通道。

    又传说

    通天古帝是准圣修为,且修为已卡在这一层次无数年,始终触摸不到圣人的瓶颈,无法成圣。

    他渴望打开远古通道。进入天荒古境,踏入圣人之境,似他这般想法之人大有人在。

    对远古通道最感兴趣的,莫过于十大秘族。那是四天之上最为古老的十大势力。所在之地诡秘,各族强者无数,便是四溟宗也受秘族制约,不敢与之争锋。

    只是。十大秘族虽说对远古通道感兴趣,却从不参与远古通道的争夺。

    近百万年来,事情却又有了些许变化。部分秘族开始暗中招揽客卿,令客卿代为搜寻远古通道。

    似乎限于某些原因,十大秘族的族人无法直接参与到远古通道的争夺

    通天古帝老眼一眯,他担心宁凡是秘族派来的人。若宁凡真是秘族的人,即便此人夺得远古通道,怕是这远古通道也要归秘族所有

    通天古帝自然不知道,自己完全是想多了。宁凡根本不是秘族派来的人,而且对远古通道没有半分觊觎之心。

    天地间弥漫的煞气,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消散,宁凡身上的煞气,却是凝而不散,气息冰冷地可怕。

    斩杀万古仙尊得来的煞气,数量何其庞大,若非宁凡拥有先天鬼面这等至宝压制煞气,恐怕直接会被这种级别的煞气迷乱神智,沦陷迷失。

    储物袋中,某个令牌此刻散发着万道金光,正因为宁凡斩杀毒龙老祖的行为,一点点蜕变着。

    宁凡行走在青石古路之上,忽然有所察觉,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仙位令牌。他倒是忽略了,斩杀毒龙老祖,倒是获得了一大笔战功,自己的仙位似乎又要晋升了。

    进入蛮荒古域之后,宁凡斩杀过不少妖修,靠着积累的战功,仙位早已提升至五等下品金仙。

    现如今斩杀了毒龙老祖,自然又获得了一大笔战功,接收到这些战功,仙位令牌又一次产生变化。原本金灿灿的令牌,已有三分之一变成紫玉一般的质地,令牌之上记录的仙位,则从下品金仙,变成了中品级别!

    似乎又升官了。

    可惜只升到五等中品级别。

    宁凡神情略有遗憾,摇了摇头。他好歹也斩杀了一名万古仙尊,本以为凭借这些战功,足以令仙位直接突破第四等的天监品级,如今看来倒是有些奢望了。

    宁凡却是不知,整个四天范围内,仙位达到五等中品的,也不过只有寥寥数百人而已。

    晋升到这一仙位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熬了成百上千万年的资历,做过无数任务,立过无数功劳,才一步步升官到这一位置。

    而宁凡则不同,直接在蛮荒战场斩杀了一名妖族仙尊,一步登天地获得了中品金仙的仙位,已经算是极为难得了。

    将仙位令牌收回储物袋,宁凡加快速度,继续前行。有着四件十二涅法宝护体,加上剩下的八支香火箭护身,宁凡每隔数息,便可闯过一间宫殿,如此闯宫速度,比上九重天阙内的任何一名万古仙尊,都要快上许多。

    青石古路两道,起初还能看到轰鸣不绝的雷光,再往前,雷光便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阴冷的气息。

    古路上,宫殿的檐角上,渐渐有了一些寒霜。偶尔也会有一两个空荡荡的冰棺。远远飘来,又渐渐飘走。

    古路之上,偶尔还会出现一滩滩黑色灰堆。那灰堆之上,充斥着极为强烈的阴气,宁凡修有尸魔体质,对那些阴气的感知尤其敏锐。

    九重天阙前五层,没有任何阴气,但从第六层开始,越往上,阴气似乎越重

    一路上。宁凡竟没有遇到增加蛮血的宫殿,这与他之前所想的不太一样。

    当他行至第六层第74宫之时,一座陈列在浮云之上的古老冰棺,忽然炸开了棺盖。

    一路上,宁凡已遇到不少空棺,但这一个冰棺,却并非空置!

    在那棺盖飞起的瞬间,一股森寒的阴死气息,立刻将宁凡锁定。下一个瞬间。便有一道黑影带着腐臭气息,瞬息冲到宁凡眼前。

    那速度太快,万古仙尊之下,很少有人能躲开那黑影的攻击!

    九重天阙禁空。宁凡无法飞遁,亦是躲闪不及,神情却是虽惊不乱,二话不说。直接催动护在身侧的四盏七星妖灯,朝那黑影挡去。

    这妖灯本有七盏,但从毒龙老祖手中夺来之时。已经受损严重,且损毁了三盏,只剩四盏。

    虽说威能大损,但毕竟是一套十二涅品阶的防御法宝,防御力相当惊人。

    黑影却是看也不看迎面飞至的四盏妖灯,直接大手一挥,朝四盏妖灯大手抓下。

    大手与法宝对轰,却是发出金铁相触的撞击声,巨力传开,四盏妖灯倒飞而回,而那黑影却是不退半步,再次朝宁凡猛冲而来。

    宁凡这才看清,这黑影乃是一具腐烂了不知多少年的古尸,溃烂的脸上早已看不清本来容貌,眼眶之中没有眼珠,却有幽绿的鬼火闪烁。

    扑面的腐臭传来,宁凡骤然抬手,离合剑已握在手中,朝着前方便是一剑劈下。

    云海直接被宁凡这一剑的剑芒劈开,面对如此凌厉的剑芒,古尸却是不躲不避,任剑芒斩在身上,直接震飞了出去,胸前留下了一道极浅的凹陷,却是根本没有损伤!

    宁凡看着那道凹陷,目光登时一凛。

    若说那七星妖灯防御不住古尸的攻击也就罢了,毕竟妖灯损伤眼中,早已威能大减。

    但这离合剑却是没有损伤的。以宁凡修为,固然无法发挥此剑全部威能,却也不该只有这点效果。

    不是离合剑太弱,是这古尸的肉身太强,强到足以直接硬撼十二涅法宝的攻击!

    “吾紫斗仙修逆劫而生埋骨无悔”

    “生死全为紫斗仙”

    那古尸空洞的眼眶中,骤然爆射出无限杀机,隔空一踏,瞬间来临,口中说着木然的话语,乌亮的爪芒直接朝着宁凡天灵扣下。

    宁凡再次挥动离合剑,以剑芒震飞古尸十丈距离,反震之力却也让他连退数步。躲闪之间,目光却是清明一片,脑海中反复回荡的,却是那古尸断断续续的话语。

    紫斗紫斗

    此古尸,莫非来自紫斗仙域,生前难道是紫斗仙皇座下的修士么!

    心思飞转间,那古尸再次呲牙咧嘴,怪吼着直冲宁凡而来。似乎别无神通,只能仗着肉身强大单一进攻。然而其一抓之力,却是不容任何人小觑,其随手一爪,足以媲美十二涅法宝一击!

    宁凡来不及思索此尸身份,此刻唯一要做的,是先从此尸手上保得性命。

    此尸肉身极强,单靠法宝伤不得他。以宁凡修为,施展法术也未必能伤到古尸。

    只不过这具古尸给了宁凡一种颇为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他之前才不死魔脉的司命手中感受过。

    眼中青芒闪烁,大道脉络在宁凡眼中清晰起来,只一个眼神,宁凡便看透了古尸全部,也想到了应对之策。

    此古尸,实际上只是一个空壳而已,肉身虽然强大,内在却极为弱小,只是仗着体内一丝不死不灭的气息横行而已。若那丝气息消失,则此尸立刻便会成为一具空壳。

    宁凡做不到正面摧毁这具古尸,却有办法斩掉古尸体内的不死之气,令此尸成为一具空壳。

    他从乱古大帝手中,学到了阴阳五剑,天剑斩运,地剑斩势,人剑斩命,神剑斩道,鬼剑斩念。

    斩命之剑,曾斩杀过不死魔脉的司命,对付这古尸体内的不死气息,想必效果会十分显著。

    宁凡面露无情之色,略退半步,猛地抬起离合剑,剑指古尸!随着法力运转,剑尖之上,竟是徐徐笼上一层月白色的剑芒。

    那剑芒看似平平无奇,但落在古尸眼中,却让他生生收住脚步,神情空前忌惮,不敢逼近。

    这古尸并无多少灵智,之前断断续续的话语,也不过是死前的执念所致。或许他真是紫斗仙域的修士,死前又抱着强大执念,才能在死后说出那些刻骨铭心的话语。

    然而此刻,他只是一个死人,一个尸体,并没有从前的情感、记忆、灵智。

    从宁凡的剑芒之上,古尸本能地察觉到一丝致命危机,好似被钉子钉住一般,僵立在原地,死死盯着宁凡,隔着十丈距离对峙。

    “退下!否则便斩了你体内的不死之气!”

    宁凡目光猛然一冷,那古尸竟好似听懂一般,蹭蹭连退数步,微微颤抖起来。

    良久,竟是转身逃去,飞回冰棺,哪里敢对宁凡出手。

    见吓退了古尸,宁凡目光凝重,继续前进,一路穿过最后一宫,来到了第六层天阙的顶端。

    在他到来的瞬间,此地立刻便有十余座古棺,由远及近,凌空飞至。

    但见棺盖一飞,立刻便有十二道黑影朝着宁凡袭来,无一不是腐烂古尸,竟似要阻止宁凡登上第七层一般,怪吼不绝。

    断断续续的,亦有几具古尸,低低自语,所言所语,竟全都是相同的一句。

    “生死全为紫斗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