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21章 箭射毒龙!

第921章 箭射毒龙!

    仙尊级人物,此刻最少也都在七层以上了。此时的毒龙老祖,几乎快要抵达第八层了,而宁凡尚在天阙第五层。二人隔得太远,就算是以毒龙老祖的仙尊修为,想要从第七层下到第五层,都得花费不少时间。

    “为了完成族长的命令,只能到下层天阙走一趟了。”

    毒龙老祖摇了摇头,转身朝着下层天阙的方向大步返回。

    此刻,九重天阙之有八名仙尊级高手:四名蛮祖,两名妖族仙尊,两名人族仙尊。毒龙老祖所在高度,本来排在第六位,仅次于四名蛮祖和敖玄。

    毒龙老祖这一折路返回,隐匿了气息,几乎无声无息,但仍旧被他后方的、妙言两位仙尊察觉到了。

    “古怪,这毒龙老儿为何不往上走,要往下走。他不想前往顶层,争夺远古通道了么”

    、妙言的心头,各自泛起一阵疑惑,却又想不明白,便也不再去想,继续向上前进。

    在毒龙老祖原路折返之时,宁凡则在一路攀登,试图早些追上七世蛮祖,夺回百万蛮人的魂魄。

    借着众多香火箭的…$威能,宁凡一路疾驰前进,每一座宫殿,都只能困他半息不到。直到行至第五层第52宫,他才目光微凝,感受到了第52宫中传出的浩瀚威压。

    “第52宫,是我一路走来所经过的第496座宫殿。396之后,果然是496”

    第52宫内的宫殿威压,远比前面的宫殿强大数倍,即便宁凡有香火箭护体,在进入宫殿之中,仍有种呼吸沉重的感觉。

    他没有多言,顶着威压,走出了第52宫。一共耗费了10息。

    闯过第52宫,宁凡体内诞生出不少蛮血,被劫血所吞。劫血的提升微乎其微,宁凡也不在意。

    自52宫起,每一宫的威压,都变得沉重起来,每一宫,宁凡都需要10息才可闯过。

    这还是有香火箭护身的速度,若少了香火箭护身,以宁凡如今修为。一入此宫,必定会直接被威压震得吐血飞出。

    以他的修为,想要登上九重天阙的更高层,太难。但他既然决定与七世蛮祖一战,夺回蛮人魂魄,则就算此行再艰难,他也不会回头。

    第53宫,第54宫,第55宫宁凡一路行至第56宫。此宫对应的数字是500。在这一宫,宁凡同样没有迎来第五次损劫,也并不在意。

    越往后,越发的寸步难行。不知过了多久。宁凡方才走出第111宫,走到了第五层天阙的最高处。

    这一次,此地不仅没有石像老者的声音传来,就连本该出现的传送法阵。也并没有出现。

    “只能凭自己手段撕裂天空,登上第六层了么。”

    宁凡蓦然翻手,泛着紫气的斩忆道剑直接出现在手中。一剑劈向天空,直接在云海之巅斩出一个缺口,一跃进入。

    在经历一阵虚空乱流之后,宁凡出现在了天阙第六层。这一层的环境,与前五层迥然不同,天空中的云雾全部是红色,不断有猩红的雷霆从空中劈落,隆隆的声响震得人耳膜生疼。

    但宁凡没有心思去看此地景致,因为一入第六层,宁凡立刻便被一股浩大的杀机锁定。

    就在他所站立的平台之上,百丈开外,竟然傲然立着一个紫发龙角的老者,似早已在此等候,赫然竟是毒龙老祖!

    “阁下总算来到第六层了,老夫已经等候多”

    毒龙老祖本在闭目假寐,似乎想对宁凡说些场面话,徐徐睁开双眼。这一睁眼,便看到宁凡鬼面银发的容貌,登时目光一震,脸上满满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失声道,“怎么会是你!难道是你夺走了族长的始气?!不可能!”

    毒龙老祖接到了族长的命令,命令他来下层寻找一位神秘仙尊,夺回始气。一路上,毒龙老祖设想过与那神秘仙尊相遇的种种的情形,却没有想到,族长口中的‘神秘仙尊’,会是宁凡。

    怪只怪婳妖对宁凡的投影太过模糊,是以真龙族长并未看清宁凡鬼面银发的模样。毒龙老祖是接到族长命令赶往下层的,就更加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就是宁凡了。

    鬼面银发,鬼面银发!宁凡的模样,毒龙老祖怎会忘记,怎能忘记!

    最初的震惊一过,毒龙老祖的眼中立刻杀机暴涨,二话不说,直接祭出一柄银光闪闪的尺类法宝,朝宁凡当头打下!

    那银尺一经腾空,立刻以一化万,顿时,无数银尺的虚影如同雨点一变,朝宁凡当头打落。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毒龙老祖想不明白,以宁凡的修为,如何能上第六层。他同样想不明白,宁凡如何就成了族长口中的‘神秘仙尊’,夺了族长的始气。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待他打杀了宁凡,对宁凡搜魂灭忆之后,自然就会知晓一切!

    那银尺乃是一件后天十二涅的法宝,名为‘妖元尺’,以毒龙老祖的仙尊修为全力催动,非仙尊不可硬接此宝的攻击。

    这妖元尺不仅威力强大,更附灵过一个特殊神通:!任何一种需要调动血脉之力的神通,都可被妖元尺强行中断!此宝是毒龙老祖为了擒拿宁凡,专程向真龙族某个仙尊借来的。

    在毒龙老祖的眼中,宁凡只是一个修为在舍空境左右的小辈而已,当年若非、妙言两位仙尊频频出手,自己早就已经将宁凡擒拿、灭杀。尽管宁凡修为不高,仍旧有让他忌惮的地方。

    “此子最需要忌惮的,是其扶离一族的祖级血脉!当年他燃烧祖血,出其不意,一举从老夫手中夺走祖弓,此为老夫一生之耻!老夫记得,此子当年燃尽一滴祖血,体内尚有三滴祖血。若是今日,此子再发一次疯。将剩下的三滴祖血燃掉,恐怕就算老夫全力出手,也杀不得他。好在老夫借来了妖元尺,有此尺在,此子休想燃血!”

    毒龙老祖目光越来越狠戾,看待宁凡的目光,已如同一个死人。

    在毒龙老祖看来,这妖元尺有血脉压制的大神通在,倘若宁凡燃血,一瞬间便会受到压制。使得燃血中断。若宁凡不燃血,以他那点微末修为,断然接不下后天十二涅的法宝一击!

    “后天十二涅的法宝么”

    宁凡一入第六层,便被毒龙老祖出手偷袭,心中自是微惊,却是没有丝毫慌乱。一路走来,宁凡也不是第一次与仙尊对战了,他二话不说,一拍剑袋。剑袋之中登时飞出五道剑光,迎着天空中的万千尺雨,直接斩去!

    嘭!嘭!嘭!

    五道剑光,自然是宁凡祭炼多年的五柄雨之仙剑。其中。微尘四剑只是后天五涅的品阶,且早已在之前的斗法中受损严重。此刻与那万千尺雨撞上,四剑竟是齐齐呜咽一声,在漫天尺雨中生生碎作齑粉。

    对于渡真修士而言。后天五涅的法宝算是顶尖装备,但在妖元尺这等十二涅法宝面前,五涅法宝却是显得威能不足了。

    见微尘四剑全部损毁。宁凡心中暗暗叹息,却没有多说什么,全力操控最后一柄仙剑,继续抗衡尺雨。

    最后这一柄仙剑,自然是十二涅品阶的离合剑。有此剑在手,宁凡一时半刻间,竟是挡下了漫天尺雨!

    “十二涅仙剑!”毒龙老祖目光一眯,冷笑道,“想不到你一介小辈,手中竟然十二涅品阶的法宝!这种品阶的法宝,便是我等仙尊,也是没有几件的。不过可惜,对你而言,此宝品阶太高,以你的修为,恐怕只能勉强发挥此剑部分威能。而老夫则不同,可发挥妖元尺十二分的威力,你的剑,斗不过老夫的宝尺!”

    毒龙老祖一面说着,一面猛变指诀,漫天尺雨登时消散,露出妖元尺的本相。那妖元尺忽而摇身一变,化作一头千丈之巨的银色妖龙,朝着离合剑方向便是一吞,竟是一口将离合剑吞入腹中。

    “此剑从今日起,便归老夫所有了!哼!若你还有其他十二涅法宝,便一并使出,一同送给老夫吧!”毒龙老祖微微冷笑,神情轻蔑之极,口中虽然这么说,却并不觉得宁凡还有其他十二涅法宝。

    普通万古仙尊,能有一件十二涅仙宝都算难得。在毒龙老祖看来,宁凡又不是万古仙尊,有一件十二涅法宝已经难得,有第二件的几率着实不大。

    十二涅法宝,实际上宁凡还有一件。当年宁凡得六欲仙王的三宝,其中解欲珠已经毁去。离合剑被宁凡祭炼为雨之五剑的其中一柄。还有一宝,同样是十二涅品阶,乃是可催动尸火伤人的。

    唯有身具尸魔血脉的人,才能使用焚苍扇。从前宁凡法力不足,从未动用过此扇。但如今的他修为已经突破渡真中期,劫血也已小成,勉强施展之下,倒也能发挥焚苍扇的部分威能。

    宁凡自然明白,自己的修为与毒龙老祖相差太大,同样使用十二涅法宝,他能够发挥的法宝威能,绝对没有毒龙老祖强大。

    理论上,他使用焚苍扇攻击毒龙老祖,多半是无法伤到毒龙老祖分毫的。

    但事实上,焚苍扇身为六欲仙王成名的三宝之一,最厉害的地方不是伤人,而是阴人。

    “想夺我法宝,便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宁凡冷哼一声,翻手一扬,但见红光一闪,手中已多出一柄遍体通红的巨大蒲扇。

    此扇一出,天地间的温度立刻炽热了几分,隐隐的,此扇之上更有火之道则流动。

    “又一件十二涅法宝!”毒龙老祖目光顿时火热起来,心中甚至有些嫉妒宁凡这个小辈了。

    他本人也就只有一件十二涅法宝,加上借来的妖元尺,一共也只有两件十二涅法宝而已。宁凡区区一个小辈,连碎念境都不是,竟然都有两件十二涅法宝,着实让毒龙老祖有些不平衡。

    眼前的火红蒲扇,一看就不是凡品。毒龙老祖砰然心动,只要打杀了宁凡。这把宝扇自然也归他所有。

    “此宝,也归老夫所有了!”毒龙老祖冷笑一声,朝着天空一点,那妖元尺幻化的银色巨龙,立刻朝着宁凡方向一口吞下,竟是要连人带扇一并吞下。

    宁凡面露无情之色,左手持烛弓,右手持焚苍扇,一身法力、劫念之力尽数朝着焚苍扇中流入。猛然抬手,朝着那银色巨龙便是一扇。

    这一扇之下。赤红色的火烟登时席卷天地,更有着无穷无尽的火焰道则之线撕裂长空!

    那银色巨龙尚未飞近,忽然便被那些道则之线缠绕,龙躯立刻焚烧起来,惨叫连连。虽在惨叫,龙躯却没有多少损伤,龙目中的杀意却是越来越狰狞了,显然宁凡这一扇激怒了银色巨龙。

    “哼,雕虫小技。以你的修为,可发挥不了此扇全部威能,伤不到此龙!”毒龙老祖不屑道。

    他话音刚落,蓦然老眼圆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却见那银色巨龙不知出了什么变故,虽然没有被火焰灼伤,身体却一点点腐烂起来。先是龙尾,继而连半个龙身都腐烂。传出冲天恶臭,污血肆流,腐肉之下。白骨都露了出来!

    这便是焚苍扇阴损的地方。焚苍扇扇出的火焰,不是普通仙火,而是尸火。对付弱者,焚苍扇一扇子便能将人扇成飞灰。遇上强者,焚苍扇纵然无法灼伤敌人,也能阴一下敌人。

    毒龙老祖不知焚苍扇的底细,一时半刻间,自然想不明白银色巨龙为何会受伤。

    宁凡却并不打算给毒龙老祖细细思考的机会,再次抬手,对着银色巨龙又是一扇,这一扇,直接将重伤的巨龙扇成飞灰,退回妖元尺的法宝本相。之前被巨龙吞下的离合剑,也被宁凡趁势夺回。

    这是宁凡第一次凭借自身实力,以及一点点算计,从仙尊手中占到便宜!

    “这扇子绝对有古怪,否则以此子修为,断然破不了妖元尺的攻击!”毒龙老祖心中暗暗一惊,望向焚苍扇的目光,更加贪婪,几乎志在必得。

    他正准备再次催动妖元尺攻击宁凡,宁凡却先一步催动焚苍扇,朝着毒龙老祖就是一扇!

    知道焚苍扇有古怪,毒龙老祖哪肯硬接焚苍扇的攻击,抬手将妖元尺收回袖中,猛地一拍天灵,天灵盖登时打开,从中飞出七盏紫色妖灯,护住周身。

    焚苍扇扇出的火烟,方一逼近毒龙老祖,那七盏妖灯立刻齐齐放出紫光,将一众火烟扫尽。有这七盏妖灯护身,以焚苍扇的阴人神通,竟也伤不到毒龙老祖半分。

    “小辈,这七星灯乃是老夫唯一一件十二涅法宝,可攻可守。有此灯在手,你的阴人手段,伤不到老夫!若你别无其他手段,便可以死了!”

    毒龙老祖朝七盏妖灯一指,七盏妖灯顿时各自飞出一团紫火,化作连天火海,朝宁凡淹没而来。

    同时,毒龙老祖小心警惕着宁凡燃血。在他看来,宁凡接连使用两种十二涅法宝,都未占得便宜,已经黔驴技穷,八成是要燃血拼命了。

    “只要此子燃血,老夫便立刻祭出妖元尺,压制住他的妖血!无论如何,老夫绝不会给他燃血的机会,否则此子一旦燃尽三滴祖血,又有两件十二涅法宝在手,老夫可未必是他的对手!”

    宁凡望着漫天紫火火海,深吸一口气,却是在毒龙老祖不解的目光中,相继收了离合剑、焚苍扇。

    离合剑伤不得毒龙老祖,焚苍扇也阴不到毒龙老祖,如此便没了意义,不如收起。

    他的最大依仗,根本就不是这两件十二涅仙宝,从一开始便不是。

    手中的烛弓握得更紧,宁凡目光陡然一厉,周身盘旋的众多香火箭,忽然光芒大现。

    这些香火箭,宁凡舍不得动用,想要留着与七世蛮祖一战,但既然毒龙老祖拦路,这箭却也是不得不用了!

    “毒龙老儿,你可记得当年我说过什么?”

    宁凡仍是目光冷光闪烁,骤然举起烛弓,右手一招,已摄过五支六彩香火箭,拉开了弓弦!

    在宁凡弯弓的瞬间,始终镇定自若的毒龙老祖,忽然面色大变,竟是从烛弓之上,察觉到了一丝临近死亡的危机感!

    “嘶!这是什么箭,竟有如此恐怖的杀伐气息!”毒龙老祖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

    七彩香火箭乃是真龙一族传说中的神通,毒龙老祖从未见过,是以之前根本不会知道,宁凡准备射出的,是祖龙烛离的成名之物!

    祖龙烛离一人一弓,射杀过无数太古强者,以一人之力开创真龙一族,最为世人推崇的,便是七彩香火箭的使用。

    烛弓身为弓灵之身,可凝聚杀戮香火为箭,但此弓不服真龙族任何一人,从未被人收服过,故而无人使用过此弓,也无人凝聚过七彩香火箭。

    一直以来,烛弓弓灵都被真龙族人供奉在祖魂池中,当成老祖一般奉养,直到此弓被宁凡夺走。一直以来,七彩香火箭都是真龙一族的传说,直到有一天,烛弓为了保命,自愿为宁凡凝聚七彩香火箭

    毒龙老祖不知道宁凡周身盘绕的,就是真龙族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六彩、七彩香火箭。他虽不知这一点,却是能从那五支将欲离弦的六彩香火箭中,察觉到濒临死亡的危机感。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毒龙老祖直接收回漫天紫色火海,也不准备借用七盏妖灯的力量攻击宁凡了,随便选择了一条青石古路,转身就朝第七层方向狂奔。

    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速速撤离此地,不管宁凡射的是什么箭,都不能硬接!

    九重天阙之中,有着极为强大的禁空之力,即便是毒龙老祖也无法飞遁,只能用双脚狂奔。

    他一面狂奔,一面同时催动七星妖灯、妖元尺的力量护住周身,更是心念一动,浑身立刻覆满紫色龙鳞,竟是把苦修无数年的本命龙鳞全部召了出来,只为防御住六彩香火箭的攻击!

    “你,逃不掉!”

    这一刻,宁凡释放了弓弦,五支六彩香火箭传出刺耳的啸音,朝着毒龙老祖的背心,猛然临身。

    即便已一路狂奔,但此刻的毒龙老祖无法飞遁,岂能跑过香火箭。

    即便已动用三重防御护体,毒龙老祖竟还是在一瞬间,冷汗流遍全身。

    此箭,来得太快,快到他根本做不出太多反应!

    他试图转身,但才转到一半,身体已被冲天的六彩箭光淹没,眼中立刻露出一抹狠色。

    “小辈,你好胆!想凭此箭杀我,休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