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17章 八世少蛮苏(下)

第917章 八世少蛮苏(下)

    “把你体内生机,‘交’给我!此为,你对本妖流‘露’敌意的惩戒!”

    黑衣宁凡的口气极为霸道,一经降落在青石古路上,立刻步步走向蛇发老者——

    蛇发老者心中本还有一丝不安,但当察觉到宁凡流‘露’出的修为气息后,心头大石登时落下,老眼一眯,微微冷笑道。

    “让老夫‘交’出体内生机?哼!好大的口气!小辈!若老夫没有看错,你未受禁仙之力压制前,应该只是舍空中期的修为吧?区区舍空小辈,竟敢对老夫口出狂言,‘欲’夺老夫体内生机,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按照老夫的规矩,你对老夫出言不逊,必须以死谢罪!老夫也不亲手杀你,你直接自尽吧,也免得在老夫手上自取其辱!”

    言罢,蛇发老者负手而立,抬头望天,一派前辈高人的气质,丝毫未将步步‘逼’近的宁凡放入眼中。

    在蛇发老者看来,宁凡对他口出狂言,他能给宁凡自尽的机会,已经算是开恩了。

    若是宁凡不肯乖乖自尽么,嘿嘿,他不介意亲手灭了宁凡这‘舍空小辈’。

    宁凡并不理会蛇发老者,仍是步步走近。

    见宁凡不肯自尽,蛇发老者不耐地睁开眼,冷哼道。

    “冥顽不灵!既然你不肯自尽,老夫便亲手送你上路吧!便让你见识见识,碎念境修士的恐怖!道念之术。青蛟化剪!”

    蛇发老者双手猛地一合,天地间立刻现出两条‘交’缠在一起的青‘色’蛟龙巨影,正是他苦修多年的道象。

    但见道象青光大作。那两条‘交’缠之龙竟是幻化成一柄巨大剪刀,直接降临,朝宁凡拦腰剪去。

    “此为老夫看家绝学,你能死在此术之下,足以自傲了”

    言罢,蛇发老者微微闭上眼,似乎已预见到宁凡被青蛟剪拦腰斩杀的一幕。

    面对青蛟剪的攻击。宁凡只是徐徐抬起右手,伸出食指。一指点落,口中冷冷道。

    “刹古!”

    天地间登时妖风大作,黑雾翻涌而来。云海之上,更是徐徐现出一个万丈之巨的黑蝶妖影。似虚似幻,好似一道明灭不定的黑‘色’火焰,气息不祥而邪祟。

    滚滚黑雾随着黑衣宁凡一句‘刹古’,更是瞬间凝聚成一道千丈指芒,直接朝那青蛟巨剪按下。

    但听嘭地一声巨响,那青蛟巨剪直接被宁凡一指按成无数碎片。

    正闭目作高人状的蛇发老者,猛地睁开双眼,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来不及做出更多反应,宁凡的千丈指芒已横冲而来。朝他当头按下!

    那指芒一经按落,蛇发老者整个身体好似要撕裂一般,传来无边剧痛。一指巨力传开。蛇发老者立刻吐血倒飞,飞出百丈距离后,重重砸落在青石古路上,整个人已好似成了一个血人。

    此刻的他,眼中已再无半点轻蔑之‘色’,只有震惊。只有恐惧。

    他知道,自己看走眼了。宁凡绝对不是什么‘舍空小辈’!

    “此人这一指太强,就算老夫没有大意,倾尽全力,也断然无法正面接下这一指!只能退避!”

    “此人绝非舍空!就算他不是碎念后期,也定是那种半步踏入后期的中期碎念!”

    “该死!若早知此人厉害,老夫哪敢跟此人废话,定然早早逃遁了”

    此刻的蛇发老者,心中已是追悔莫及。

    宁凡并不理会蛇发老者,复又抬指,朝蛇发老者一指点下。

    “刹古!”

    随着这一指点下,云海之上立刻出现无穷无尽的黑雾,好似一片黑‘色’的海洋般,直接将蛇发老者淹没。

    那黑雾好似有着封印之力,身处黑雾之中,蛇发老者竟是无法动弹分毫。黑雾之内,更是传出一股股吸力,吞噬着蛇发老者体内妖力,不断抹消着他的修为,那种抹消,竟是根本无法防御!

    一息,抹消千年道行!

    十息,抹消万年道行!

    蛇发老者修为高深,损失万年道行,对他而言算不得什么。但令他慌‘乱’的是,体内的生机之力,竟也以近乎恐怖的速度,被那黑雾疯狂吞噬着。

    若他没有被宁凡一指重伤,或许还能稍稍抵御一下生机的流失。但此刻,他所受伤势极重,却是再也无力抵御生机的流失。

    仅十息功夫,蛇发老者体内生机之力,竟直接被宁凡‘抽’走九成!

    十息之后,黑雾渐渐消散,望着奄奄一息的蛇发老者,宁凡眉头一皱。

    “不够就算‘抽’光这蛇发老者体内生机,也不够蛮纹吞噬”

    “罢了,先‘抽’光此人体内所有生机再说!”

    宁凡再次抬指,似乎想要再一次施展归墟指,夺尽蛇发老者所有生机。

    蛇发老者瘫软在地,一见宁凡又要抬指,登时吓得面‘色’惨白,求饶道,

    “道友且慢动手!有话好说,千万别再‘抽’老夫生机了!老夫体内生机,已被道友‘抽’走九成,若剩下的一成也被‘抽’走,老夫非死不可啊!”

    “老夫看出来了!道友不就是修炼到了瓶颈,需要大量的生机之力修炼吗?生机之力,好说好说,老夫有的是啊!只要道友饶老夫不死,老夫愿献出一宝,其中蕴含的生机之力,绝对够道友修炼所需!”

    “道友,打个商量吧,你饶老夫一命,老夫送你一宝啊!道友手下留情!”

    蛇发老者话未说完,直接被宁凡拎住脖子,提小‘鸡’般提了起来。

    他身形本就矮小,也就比侏儒高上一些,此刻被宁凡提起。颇有几分滑稽可笑。

    “你所说的蕴含生机之力的宝物,是什么?”宁凡冷冷问道。

    “是呃,不能说啊。道友还没答应饶老夫不死。老夫不敢说啊,一旦说了,道友肯定会啊!”

    蛇发老者忽而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却是宁凡懒得与蛇发老者废话,直接对蛇发老者动用了逆灵术搜魂。

    一番搜魂之后,宁凡目光微微‘露’出奇异之‘色’,取走了蛇发老者的储物袋。将蛇发老者扔在地上。

    在储物袋中‘摸’索了一番之后,宁凡从中取出一截紫‘色’蟒骨。

    一见此蟒骨蕴含的生机之力。竟是蛇发老者体内生机的百倍之多,宁凡立刻满意地点了点头。

    “此物,是吞天蟒族的先代蟒祖坐化之后,留下的一截遗骨吞天蟒一族一旦陨落。便会收敛生机入骨,将遗骨中的生机,传承给后人吞噬”

    “若无此骨,或许我还需要再夺几个人的生机,才足够蛮纹吞噬。有此骨在,倒是可以少些麻烦”

    宁凡收了蟒骨,眉头微皱,扫了蛇发老者一眼,淡漠道。“别装死了!你献出的蟒骨,对本妖颇有用处,本妖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前提是,你助本妖解封蟒骨!”

    那蟒骨之中的确蕴含了大量生机,但却处于封印状态。那封印并不强大,若宁凡愿意,他可轻而易举破开封印。只是那封印极为特殊,若是以错误方法破封。蟒骨蕴含的生机之力,会在一瞬间消散殆尽

    正确的解封方法。只有吞天蟒一族的族人能够施展,那便是以吞天蟒的妖血血脉之力,去解除封印。外人没有吞天蟒血脉,却是无法破封。

    蛇发老者依旧昏‘迷’在地,对宁凡的话语,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见状,宁凡复又抬指,仿若要再次施展归墟指,取蛇发老者‘性’命一般。

    一见宁凡又要施展归墟指,‘昏死’于地的蛇发老者,一股溜地从地上翻身而起,忙不迭地惊呼道,“道友快快停手!使不得,这一指点下,老夫非死不可!”

    “不装死了?”

    “不装了,不装了,嘿嘿”

    蛇发老者对宁凡尴尬笑道,眼珠滴溜溜一转,又道,“老夫刚才没有细看,现在才发现,道友竟是一名伪古妖!呵呵,道友原来是我妖族同道,失敬失敬,不知是哪一族的朋友?道友刚才搜老夫记忆,用的似乎是真龙一族的逆灵术此术似乎只有真龙族的万古仙尊才可施展吧,道友为何能”

    蛇发老者表面是在赔笑,实则内心已经泛起滔天巨‘浪’,暗暗猜测,宁凡莫非是真龙族的万古仙尊不成?否则断然无法修成逆灵术的!

    宁凡不打算与蛇发老者废话,直接将蟒骨抛给蛇发老者,“给你一炷香时间,解封此蟒骨,若无法办到,死!若再多说一句废话,死!”

    蛇发老者手忙脚‘乱’地接住蟒骨,浑身直冒凉气,哪敢再跟宁凡废话,乖乖闭了嘴。

    他目光微微复杂地看了手中蟒骨一眼,又看了宁凡一眼,一咬牙,盘膝于地,催动体内血脉之力,解封起蟒骨中的封印。

    “哎,老夫当年凭借无数功劳,才从族内获得了这么一小块先祖蟒骨,想不到,还没来得及吞噬这蟒骨,此骨便要拱手让人了罢罢罢,只要能保住‘性’命,便是舍了这蟒骨,又有何妨!此人极可能是真龙一族的仙尊老怪,老夫,惹不起此人但愿此人能够遵守诺言,在我助他解封此骨之后,饶我一命”

    才半柱香的功夫,蛇发老者便完成了蟒骨的解封,将蟒骨恭恭敬敬递给宁凡。

    宁凡接过蟒骨看了看,满意地点点,身形一晃,身体立刻碎散成无数黑‘色’妖芒,从第二十一条古路上消失。

    同一时间,第十九古路,第78宫之内,始终闭目打坐的宁凡,第一次睁开双眼。

    从始至终,宁凡的本尊没有离开第十九古路,只是借助神通,幻化出了黑衣妖身,降临至蛇发老者身边,仅此而已。

    此刻的宁凡,体内生机流失严重。随着他收回神通,体内立刻多出大量生机,手中则多出一截紫‘色’蟒骨。

    宁凡将蟒骨横放在膝上。屈指点在蟒骨上,吸收着蟒骨之内的生机之力。

    渐渐地,体内蛮纹吞噬掉足够多的生机,反噬开始减轻,并逐渐平息。

    渐渐的,宁凡的耳边,响起一声声虚无缥缈的蛮人诵经之声。似很近,又似很远。很难听清经文的内容

    他盘膝于大殿之中,身上的蛮纹不断传出灼热之感,同一时间,在他的身后。徐徐出现一座古像虚影。那古像虚影并不凝实,只有一颗头颅,没有脸,四肢也只有大致轮廓,约略有个人形而已。

    在这古像形成的瞬间,宁凡体内竟不断生成蛮血,那些蛮血之中,更有丝丝缕缕的血脉记忆,流入宁凡识海之内。

    那些血脉记忆。皆与少司蛮的九次损劫有关。直至此刻,宁凡才知道,蛮纹每每达到百道数量出现的反噬。名为损劫,他刚刚渡过的,是少司蛮的第三次损劫!

    宁凡猛地睁开眼,朝身后古像望去,从那些血脉记忆之中,宁凡得知。这古像在蛮族之中,被蛮修称作‘少蛮像’。是各个部落的少司蛮身份的象征!

    凝出少蛮像,便意味着成了蛮族的少司蛮!

    “我不是蛮人,竟然真的成了蛮族的少司蛮”宁凡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是少蛮像的气息!那小子竟真的凝出了少蛮像!”

    天阙第六、第七层中,初代、二祖、四祖皆是目光动容,停下了脚步,目光幽深,望着下层天阙方向。

    旁人察觉不到少蛮像的成形,但这三人身为蛮祖,却是能够察觉。

    二祖、四祖的眼中,皆在这一刻‘露’出贪婪之‘色’!

    宁凡既然渡过了第三次损劫,凝聚了少蛮像,按理说,其体内可生成一滴蛮族祖血!

    若他们吞噬掉宁凡的这滴祖血,好处定然不小!

    二祖、四祖真恨不得立刻跑去天阙第三层,杀了宁凡,吞了宁凡血脉。

    只可惜,这二人此刻没有时间理会宁凡,他们必须一路向上攀爬,前往天阙顶层

    “可惜了,真想吞了此子”二祖、四祖不无惋惜地说道。

    初代蛮祖的眼中,却满满都是火热、凝重之‘色’,并无多少贪婪之‘色’。

    “想不到此子真的成了少司蛮,如此一来,此子拥有的祖级蛮血,便可成为唤醒九代蛮神的绝佳祭品!”

    “唯一可惜的是,此子此刻正位于下层天阙,本祖急于前往天阙顶层,没时间返回下层捉拿此子”

    “罢了,老夫手上还有几件祭品,勉强可以一用,倒也不是非用此子不可”

    初代蛮祖摇摇头,收回目光,继续向前走去。

    他虽然很想擒下宁凡,收为祭品,但很可惜,此刻的他没有时间去做这件事

    天阙第三层,第十九古路,第78宫之内。

    一经凝出属于自己的少蛮像,宁凡体内立刻生成大量蛮血,隐隐的,更是有一滴祖级蛮血,在宁凡体内生成!

    他已从血脉记忆中知晓,自己刚刚渡过的,是少司蛮的第三次损劫。他也已经知晓,一旦渡过第三次祖血,成为少司蛮,体内便可生成一滴祖级蛮血

    这一切,宁凡都已知晓,但当真察觉体内多出一滴祖血之时,仍是不免有些动容。

    等闲万古仙尊,想要修出一滴祖血,起码要耗费成百上千万年的苦功。

    他不过是渡过了少司蛮的第三次损劫而已,便能修炼出一滴祖血,当真算得上福利不小。

    不过可惜的是,这祖血还没在宁凡体内停留多久,便被劫血霸道地吞噬了

    祖级蛮血,照吞不误身为劫血,就是这么任‘性’

    宁凡的身上,才刚刚升起祖级蛮血的威压,那威压,很快便消散了,与劫血的威压‘混’合在了一起

    “想不到这劫血竟如此霸道,连祖级蛮血都能吞噬”宁凡目光凝重,自语道。

    由不得他不凝重,吸收了整滴祖血的血脉之力。他的劫血等级,再一次暴涨。

    他的劫血等级,本是九星残血级。九星残血与一星真血,差距如地隔天,极为巨大。

    正常情况下,他想要突破真血级劫血,难度之大,简直无法想象。但有了这一滴祖级蛮血的帮助,那难度却是降低了许多。

    宁凡盘膝于地。身上的红芒越来越浓,劫血在体内沸腾着。

    劫血等级。一点点朝着一星真血的级别突破,越来越近。

    整个天阙第三层,开始出现大量的红‘色’劫云,隐约间。更有第一道猩红的天劫雷霆,从天空劈落,降临,轰鸣不绝!

    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雷霆越来越多的劫雷,在天空中成形,向着云海劈落!

    一个个正在天阙第三层闯宫的碎念初期老怪,匆匆走出宫殿,向天望去。望向那红‘色’劫雷的目光。皆是心悸不已!

    无人知晓,天阙第三层为何会出现漫天天劫的异象。无人知晓,那红‘色’劫雷意味着什么。

    无人知。那红雷,是劫念之力所化的劫念之雷!

    众人只知晓,那红‘色’劫雷的威力太过恐怖,随便一道红‘色’雷霆,便足以劈死命仙修士。

    十道红雷,可杀渡真!

    百道红雷。可杀舍空!

    千道红雷,可杀碎念!

    在这禁仙之力压制的蛮荒。只需拥有百道红雷,便可劈死碎念初期老怪!

    “这是什么雷霆!”魔元子也好,金华老祖也罢,天阙第三层中,一个个碎念老怪望着头顶红雷,皆是有了胆寒的感觉。

    那雷霆数量越来越多,最终,其数目竟是达到了九百九十九道之多!

    那九百九十九道雷霆,忽而呼啸而出,朝着第十九条古路飞去,飞入了第78宫,飞入了宁凡体内。

    这一刻,宁凡的劫血等级,彻底突破了一星真血的级别!

    这一刻,宁凡的右手手背之上,多出了一道妖异的红‘色’符文,符文一催,竟立刻便有999道劫念之雷,盘绕在宁凡周身,宁凡的耳边,俱都是风雷之声!

    “这些劫念雷霆,是太苍劫灵劫血小成之后,拥有的神通么”宁凡望着那些劫念红雷,沉‘吟’道。

    心念一动,右手手背的猩红符文立刻隐藏,周身盘旋的劫念雷霆也顿时消失无影。

    再一催,那符文重新浮现而出,999道劫念雷霆,亦是一一幻化而出。

    “这些劫念雷霆的威能,很强!杀命仙,只需一道雷霆即可!十道劫雷在手,足够击杀渡真初期修士。百道劫雷在手,足以击杀舍空初期修士!如今的我,拥有九百九十九道劫雷,仅凭这些劫雷,便足以横扫舍空境无敌!在这禁仙之力压制的蛮荒,便是对上碎念巅峰,我亦抬手可杀!这,就是太苍劫灵的力量么”

    宁凡张口一吞,将999道劫雷尽数吞回体内,沉‘吟’不语。

    如今的他,体内蛮纹已达到300道,成了蛮族的少司蛮。

    如今的他,更是借着那一滴祖级蛮血的力量,突破了一星真血的瓶颈,令劫血小成。

    劫血小成的太苍劫灵,便可舍空境内无敌。宁凡劫血突破一星真血级别,放眼舍空境界,几乎已无敌手

    身后的少蛮像虚影,逐渐消失。宁凡豁然站起,周身笼在红芒中,走出了第78宫,步入第79宫。

    只一息,宁凡便闯过了第79宫,一个闪掠,进入第80宫。

    又是一息,宁凡闯过了第80宫,进入第81宫!

    进入天阙第三层之后,宁凡闯宫速度本已逐渐减慢,但随着劫血突破,实力大进,其闯宫速度,再次提升到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

    在宁凡成为少司蛮的瞬间,五祖种在他体内的唤蛮术,自行破解。

    虽说唤蛮术自行破解,但每每闯过一座宫殿,宁凡身上的蛮纹,仍是会多出一道。

    闯过了第82、83宫,宁凡来到了第84宫。

    第84宫的闯宫难度,几乎是第83宫的数倍之多,没有任何一个碎念初期老怪,能闯过这一宫。

    魔元子也好,金华老祖也罢,就连被宁凡重伤的那名蛇发老者,也都是止步于第84宫,无法继续向前。

    第84宫,对应的是第306道蛮纹。

    在进入第84宫的瞬间,宁凡已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沉重威压,微微一笑。

    “46,96,156,226果然,下一个数字,是306么。”

    那威压极为沉重,但宁凡近乎无视这种威压,只用了一息不到,直接闯过了第84宫!

    在闯过第84宫的瞬间,宁凡身上的蛮纹,数目达到306道,体内再一次生成蛮血。

    “蛮纹每每达到百道数目,便会降临损劫,若渡过损劫,体内便会生成蛮血。若蛮纹的数目,达到46、96、156等特定数目,也会生成蛮血”

    宁凡心思飞转,脚下亦是不慢,以极快的速度不断闪掠,一路向前闯宫而去。

    “劫血可以通过吞噬蛮血提升等级如今的我,劫血等级已达到一星真血级别,却不知需要吞噬多少蛮血,才可突破二星真血”

    “一星真血的我,仅凭劫血之强,便可舍空境内无敌,若突破至二星真血,却不知实力又会提升至哪一步”

    天阙第三层,第111宫,很快便被宁凡突破。

    宁凡沿着青石古路,行至第三层云海的最高处,耳边,再一次响起那石像老者的声音。

    “你是我真正的族人你是正统蛮族”

    “我左手为蛮司众生之命火右手为劫掌天地之道运劫蛮合一是为蛮神”

    “你在第三层有所得我不会赐你额外机缘”

    “来我的族人来天阙顶层我等你让我送给你蛮神的祝福”q——34025+dsuaahhh+26079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