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16章 第三次损劫

第916章 第三次损劫

    侵入宁凡识海的灰气,只有极少数一丝,在劫血的压制下,很快便被扫灭。*

    身上的僵硬感逐渐消失,石化的部位,也逐渐恢复如初。见此,宁凡面色稍缓,静静看着头顶云海。

    云海之上,血色漩涡正一点点消失,宁凡没有继续施展逆灵术,逆向感知漩涡另一端的景色。

    石像赐下的十滴王族蛮血,早已飞入宁凡体内,被劫血霸道地吞噬一空。

    吞掉十滴王族蛮血,宁凡的劫血等级再次提升了一大截,但距离真血境界,仍然有着极大距离。

    对体内劫血的变化,宁凡只是内视了一番,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的神情,仍有一丝凝重,脑海中还在回想刚才逆向感知,看到的那一幕景色。

    “巨门石像灰色的月我以逆灵术逆向感知所看到的,恐怕就是人族妖族图谋多年的天荒古境入口。”

    “天荒入口就在天阙最高处,那里,布满了灰色的风,那种风,蕴含了轮回的力量,给我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此地,似乎不是一处善地。”

    “还有那名石像老者,也不知是什么身份,为何竟唤我‘正统蛮族’,又为何要先后赐我二十滴王族蛮血”

    “而且,虽说只是匆匆一瞥,但我分明从那石像老者体内,察觉到一丝隐匿极深的生机存在他,是否也是被那灰色气息石化,所以沦为石像?他,还未死么他让我去天阙顶层见他,我,要不要去”

    宁凡心思飞转,片刻之后,摇摇头。

    他来九重天阙。只为从七祖手中夺回百万蛮人的魂魄,更多的事情,暂时不想多管,也不想去见那化作石像的老者。

    脚下的青石古路上,再次亮起一圈圈法阵的光芒,下一瞬,宁凡的身影直接从第二层消失,进入到天阙第三层。

    天阙第三层的入口,此刻正有六名妖修盘膝于此,地面上。躺着七八具人族修士的尸体。

    当宁凡的身影出现在第三层入口时,六名妖修豁然站起,皆爆发出舍空巅峰境界的气势。

    这六名妖修,认出了宁凡的人族气息,眼中凶芒爆射,凶芒之中,亦有阵阵疑惑。

    “古怪,此人没有撕开第二层的天空,是如何进入天阙第三层的?”

    “罢了。不管此人是如何进入第三层的,且先杀了他再说!毒龙老祖令我等留在此地,截杀进入此地的落单人族,此子看起来只是舍空中期修为。杀之不难!且此子竟是鬼面银发!他,就是毒龙老祖悬赏欲杀之人!杀了他,可从族内获得帝品雏丹一颗!”

    一想到帝品雏丹的重赏,六名妖修心跳加速。望向宁凡的表情,杀机更甚,好似看待一头肥羊。

    这六名妖修留在此地。本就是奉了命令,想要在此截杀落单人族。

    见宁凡修为不高,六妖自然对宁凡起了杀心,再见宁凡就是毒龙老祖悬赏之人,自然更是非杀不可了。

    六妖背后,各自背着一个妖剑剑匣,其中剑气冲天。

    宁凡方一现身,尚未看清眼前的景色,六妖之中,已有一高一瘦两名妖修,各自一步迈出,同时掐动剑诀,斥道,

    “汜水妖剑,斩!”

    “函谷妖剑,斩!”

    立刻,二妖背后的剑匣齐齐传出铿锵有力的剑吟声,更有一紫一红两道剑光,嗤的一声,飞出剑匣,朝宁凡一左一右斩来。

    另外四名妖修则各自身形一晃,堵住了宁凡四面,没有出手袭击宁凡,却封住了宁凡所有退路。

    他们,不打算给宁凡任何逃脱的机会!

    这六妖彼此之间配合默契,已经联手斩杀了不少人族舍空。

    六妖之中任何一人,放在舍空巅峰的境界中都不算弱者,在六妖看来,对付宁凡这区区‘舍空中期’,有两人同时出手,已足以十拿九稳地灭杀宁凡了。

    帝品雏丹的悬赏,简直唾手可得!

    可惜,这六妖错估了宁凡的实力!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他一路走来,数次见到妖修未杀,不代表他心慈手软,不会杀妖!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几名妖修既然上门送死,他自然也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崩!”

    宁凡周身忽而爆发出冲天红芒,那红芒继而化作两只猩红巨手,直接朝两把妖剑抓去!

    那两柄妖剑品阶不俗,乃是后天五涅的飞剑,单论品阶,比宁凡的微尘四剑品阶更高少许,颇为不凡。

    但在红芒巨手一抓之下,二剑竟是齐齐嘭地一声巨响,生生被那一抓之力,崩碎成漫天齑粉。

    一爪,剑碎!

    与这二剑性命相修的两名舍空巅峰妖修,立刻吐血连退,再看宁凡之时,眼中已有骇然。

    不只这二妖,其他四妖眼中,亦是震撼不轻,能一击毁掉两柄五涅妖剑,这种手段,绝不是舍空中期可以拥有的!

    “那红芒,是什么神通!竟能一个照面轰碎后天五涅的妖剑!”

    “此人,绝非舍空中期修为!你我二人的合击剑术,便是舍空巅峰也难以接下,此人却一招破掉此人,就算不是碎念老怪,也定是那种半步踏入碎念境界的舍空巅峰!”

    “一起出手,杀了此子,不要再有任何留手!”

    六妖神情凝重,步伐晃动之下,变幻位置,从站位看暗合阵法,隐隐已将宁凡围在阵法中心。

    宁凡眼中寒芒更甚,自不会给六妖摆出阵法的机会!

    一星真血级别的太苍劫灵,算是劫血小成,仅凭血脉之强,便可舍空境内无敌手!

    接连吞噬了二十滴王族蛮血,宁凡的劫血虽说还未突破真血级别,但比之从前,却是强大了许多。

    如今的宁凡,仅凭劫血之威。一战舍空后期都未必落败。

    在受到禁仙之力压制的蛮荒,便是对上碎念后期,宁凡也有一战之力,何惧区区几名舍空巅峰!

    “噬!”

    宁凡眼中红芒一闪,天地间,这一刻劫云密布,红芒如雷轰落,好似末日一般,轰鸣不断,使得此地云海都为之倒卷翻腾。

    他猛一拂袖。周身的劫念红芒立刻狂风一般席卷而出,化作六道猩红的指芒,朝六妖各自点落。

    那指芒来临的速度,太快,快到六妖来不及做出防御,指芒便已袭至眼前,一指按碎六人的灵装妖甲,侵入到六妖体内!

    指芒一经入体,六妖立刻吐血连退。身体更是出现了僵硬之感。

    每退后一步,那僵硬感觉便加重许多,在后退到第七步之时,六妖忽然震惊地发现。下一步,他们再也无法退后!

    此刻,他们的身体全都失去了掌控,因为体内劫念红芒的肆虐。而变得不听使唤,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他们的身体,好似不再属于自己一般。明明还有意念存在,但便是想要挪动手指,也根本无法办到!

    一经内视己身,六妖立刻发现,此刻他们的身体,已被一道道猩红邪祟的红芒所掌控,剥夺了身体的掌控之权!

    那红芒,不但侵蚀着他们的神智,随着时间推移,六妖再难保持清醒,目光变得暴虐嗜杀。渐渐的,他们的心中竟是生出了一种冲动,一种饥渴,想要自相残杀,想要六亲不认,想要诛戮同族

    他们,已然疯狂!

    “这是什么神通”

    “可怕”

    六名妖修的神智,最终在劫念之力的侵蚀下彻底丧失。他们,中了宁凡的劫念之术,已化作宁凡的忠仆,化作了纯粹的杀戮机器。

    可惜,宁凡并不需要这样的忠仆,在六人沉沦之后,宁凡目光冷漠地扫了六妖一眼,抬手祭出斩忆道剑,刺透六妖丹田,将六妖妖魂灭杀。

    随手收走了六妖储物袋、妖剑,宁凡朝此地一条条青石古路扫了一眼,选择了其中一条,踏入其中。

    天阙第三层,一共有三十六条青石古路,可抵达第四层,宁凡所走的,是第十九条,此路无人走过。

    他斩杀六妖用时极短,声势却是极大,第三层中,尚有十三名碎念初期的老怪正在闯宫,有人有妖,这六名老怪或多或少觉察到宁凡斩杀六妖的波动,却因为此地云雾太浓,隔得太远,无法探明入口处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这斗法声势,莫非是有碎念境老怪在此动手么”第七条古路,第84宫外,魔元子盘膝于地,正竭力恢复法力,他的身上,伤势不少。

    第九条古路,第84宫外,金华老祖盘膝于地,身上伤势不少,正在疗养伤势。察觉到入口方向的可怕斗法波动,金华老祖微微有些震撼,却没有多说什么。

    第十一条古路,第十二条古路,第十四条古路一个个碎念老怪,皆注意到了宁凡施展神通引发的波动,各个神色变幻。

    大多数的碎念初期老怪,都在第84宫的位置止步,此宫,以碎念初期修为,竟是难以闯过。

    “汜水六妖都死了么哼!也不知是哪个人族碎念,看不惯六妖截杀落单人族,终于还是对他们出手了!”第二十一条古路上,一名蛇发老者察觉到储物袋中六个命牌粉碎,不由得面色一沉。

    这名蛇发老者,脸上布满蛇鳞,气息极其阴冷,出身于真灵大族——吞天蟒一族,一身实力极强,放眼碎念初期境界,很少碰到敌手。

    “六妖之中,有一人所修功法,对老夫大有用处,老夫本打算将此妖培养成蟒鼎,却不料,此妖会被人族老怪灭杀哼!斩杀六妖的那名人族老怪,踏上第十九条古路了么,算他运气好!若踏上老夫这条古路,老夫定会给他一个惨痛教训!”

    蛇发老者冷哼一声,闪身进入了第84宫。

    数息之后,蛇发老者闷哼一声,吐血从宫殿之内飞出,神情隐隐有些不甘。

    “该死。这第84宫的威压,竟是第83宫的数倍之多,没有碎念中期修为,当真就闯不过去么老夫不信!”

    蛇发老者略略调息了一番,再次闯入第84宫,片刻之后,再次吐血飞出。

    “闯不过”他心灰意冷地叹息道,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一般,微微一怔。

    “嗯?斩杀六妖的那个人族老怪,才走到第3宫。竟然就走不动了?”

    蛇发老者的神念,隐约锁定着第十九条古路,锁定着宁凡方向。

    他注意到,宁凡进入第3宫后已有十来息,但第3宫,迟迟没有迸发出通关神光来。

    “为何不是在第4宫止步”蛇发老者暗暗古怪道。

    天阙第三层,与第二层明显不同,这种不同,是专门针对宁凡而言的。

    宁凡沿着第十九条古路。一路闯过第1宫,第2宫,这两宫对他来说,还没有什么特别。

    但当他进入第三层第3宫之时。立刻察觉到体内蛮纹的变化!

    在他的体内,原本只有224道蛮纹,但当走到第三层第3宫,体内竟隐隐形成了第225道蛮纹!

    “闯过九重天阙的宫殿。竟能增加蛮纹数目!”宁凡目光一闪,似更加确定了什么。

    蛮纹的修炼,在数目达到46、96、156道之时。宁凡的体内,会诞生出新的蛮血。

    九重天阙的宫殿,在行进到第46、96宫时,会出现宫殿威压增强的情况。

    第二层第45宫,宫殿威压同样暴增,细算起来,天阙第二层的第45宫,恰恰就是宁凡一路走过的第156宫。

    第三层的第3宫,则是宁凡一路走过的第225宫。

    前面走过的224座宫殿,都没有出现蛮纹数目增多的情况,但到了这里,蛮纹却是增加了一道

    “之前我便猜测,这九重天阙怕是与唤蛮术的蛮纹修炼有所关联,如今看来,这种猜测是正确的。”

    宁凡眼中精芒一闪,走出了第3宫,立刻,第3宫迸发出冲天神光。

    他身形一晃,进入第4宫,一如第4宫,立刻目光一凝。

    第4宫的宫殿威压,是第3宫的数倍之多!没有碎念初期修为,绝对会被这宫殿威压直接震出去!

    “第4宫,是我走过的第226座宫殿,在这座宫殿,宫殿威压有了明显增强”

    宁凡顶着沉重如山的威压,一步步向前走去,他一路闯宫,神情都极为轻松,但到了这里,终于有了步履艰难的感觉。

    第4宫,宁凡花费了近百息,才顶着威压闯过去。

    在闯过第4宫的瞬间,宁凡体内蛮纹数目,达到226道,体内,竟再一次诞生出蛮血!

    “46,96,156之后,是226么这其中的规律,我似乎找到了一些,下一次诞生蛮血的蛮纹数目,会是306么”

    “306,对应的应是第三层的第84宫!”

    体内不断诞生的蛮血,被劫血霸道地吞噬,劫血的等级,再次有了不少提升。

    距离突破一星真血,更近了!

    随着劫血级别略微地提升,此地威压对宁凡而言,似乎也减轻的不少,宁凡的步伐,变得轻快了许多。

    第5宫,第6宫,第7宫宁凡一路向前行进,随着宫殿威压不断提升,他每隔二十息,才能闯过一座宫殿。

    每每闯过一座宫殿,宁凡体内的蛮纹,便会随之增加一道。

    当他闯过第78宫时,体内蛮纹数目,达到了300道!

    第78宫中,宁凡迎来了成为少司蛮的第三次损劫!

    只瞬息间,他的皮肉便开始干枯,体内的生机,竟是被体内蛮纹疯狂吞噬。

    这种吞噬,不同于蛮纹的反噬,已不由蛮纹自己决定。

    想要渡过第三次损劫,需要的生机之力,比前两次都要庞大,若宁凡度不过第三次损劫,必会生机散尽而亡。

    但若宁凡渡过第三次损劫,则他便可以300道蛮纹,唤醒蛮祖血脉。成为少司蛮,成为祖血级蛮修!

    损劫的降临,无声无息,第三层的十多个碎念老怪,自是没有察觉到损劫的来临。

    但有人察觉到了此地的气息!

    第六层,第95宫,四祖目光大变,察觉到了下层天阙传来的损劫气息。

    第七层,第17宫,二祖本已快要突破此宫。忽然猛地回头,朝下方望去,好似发觉了什么极为惊人的事情。

    第七层,第49宫,初代蛮祖骨剑护身,顶着重重威压,朝着宫殿另一端步步走去。

    在宁凡损劫降临的瞬间,初代蛮祖猛地取出一方铜镜,从铜镜中。看到了宁凡鬼面银发的容貌!

    “不可能!就算他是太苍劫灵,也绝不可能引动第三次损劫!除蛮族外,应该没有任何一名异族,有资格引下第三次损劫才对”

    “非蛮族修士。绝不可能得到‘十二位蛮神’的承认,也绝不可能获赐降临第三次损劫!此子何德何能,竟能引动第三次损劫!莫非他的真实身份,是一名蛮人?他不是人族!”

    这三名蛮祖。无人料到宁凡能够引动第三次损劫。

    就算是给宁凡种下唤蛮术的五祖,也没有料到,宁凡有朝一日。竟能够引下第三次损劫。

    唯有蛮人,才能通过唤蛮术,得到蛮神的承认,引下第三次损劫,这一规则,是十二名‘蛮神’同时制定的。

    蛮神,是包括初代蛮祖在内的所有蛮人,都须信奉的神祗!是仿造劫血,创出蛮族血脉的真正始祖!

    事实上,樊家统领的蛮荒古域,只是蛮族的一个分支,在太苍劫灵的统治之下,似樊家这样的蛮族部落,还有很多他们,都是十二名蛮神的子孙后人!

    “想不到五祖拼死种在此子体内的蛮纹,竟为此子引下了第三次损劫,并成了此子的一番造化若此子成功渡过第三次损劫,体内便可生出一滴祖级蛮血此子,可否渡过第三次损劫!若是渡过”

    初代蛮祖收了最初的惊容,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森冷弧度。

    “罢了,此子若能突破祖级蛮血血脉,也好,到了那时,他的用处,可就不仅仅是给我等蛮祖吞服疗伤了,他还能有更大的用处,譬如将之献祭给天阙顶层沉睡着的那位大人”

    天阙第八层,第15宫。

    七祖樊莫空目光空洞地顶着威压,向前走去。

    他同其他三名蛮祖一样,察觉到了宁凡身上的损劫,但却没有另外三人那般惊讶,也懒得关注宁凡。

    他的表情,始终空洞麻木,好似一个只懂得完成任务的机器一般。

    他一路披荆斩棘,只为登上天阙顶层,因为在那里,有本尊为他布下了任务!

    “吾名,樊莫空;吾为,七代蛮祖吾死之日,借斩杀上界劫尊夺来的因果兽之力,令意志遁入幻梦界,形成本尊之身,试图掌运司命”

    “记忆,十分模糊记不清太多事情了,大部分记忆,都被本尊带走了”

    “我有本尊交待的任务,我必须登上天阙之顶,必须将此蛊,种在九代蛮神体内”

    “要将九代蛮神,变成我掌运第三分身”

    七祖樊莫空,目光麻木地向前行进着,他的身上,携带着一个小瓶,那小瓶,装有一蛊,是他的本尊从东天仙界南族蛊部偷盗而来。

    他的身上,还有一幡,那幡旗中,有着宁凡曾经救过的百万蛮人之魂,更有无数目光茫然的蛮人之魂,大都是陨落在这次血祭之中的蛮人

    这些魂魄,被他以招魂术收集而来,是他催动那神秘毒蛊的药引!

    目光空洞的樊莫空,并未料到,自己搜集蛮人魂魄的行为,引来了一个凶星,已进入九重天阙,朝他追赶而来!

    他神智很低,只知本能完成本尊交代的任务,与任务无关的事情,不会过问

    天阙第三层,第二十一古路,第84宫,蛇发老者又一次闯宫失败,从宫殿内吐血飞出。

    这已是他闯这84宫,第15次失败了。

    “真的闯不过么老夫已熟悉了此宫威压分布,若再取巧一些,说不定就能”

    蛇发老者正在思考闯过此宫的计划,忽然之间,面色大变。

    却见第十九条古路的方向,忽然出现滚滚黑云,那黑云,与此地白雾氤氲的云海截然不同,给蛇发老者一股极为不安的感觉。

    在那黑云密布之中,更有一道声音,遥遥传来,冷漠,冰冷,让人闻之胆寒!

    “刹古!”

    那黑云,是宁凡施展神通释放!

    那黑云,是扶离镇族神通——归墟指引动的异象!

    宁凡渡过第三次损劫,需要大量生机之力,供蛮纹去吞噬,他自身生机,不够蛮纹吞噬,只能从外界获取!

    此地离他最近的修士,就是那位于第二十一古路的蛇发老者。

    此人,始终以神念锁定宁凡,暗含敌意。

    这敌意,没有瞒过宁凡,故而宁凡最需要生机之时,直接选择从此人身上抢夺!

    滚滚黑云从第十九古路方向,遮天飞至,那黑云中心,忽而出现一个巨大漩涡,漩涡之中,竟是有着一道黑衣宁凡的虚影,直接从中幻化而出,猛地朝着蛇发老者方向降临,冷冷道,

    “把你体内生机,交给我!此为,你对本妖流露敌意的惩戒!”

    (1/1)没更了,洗洗睡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