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08章 九令十六禁

第908章 九令十六禁

    四祖的谨慎,使得他不敢在此地久留,生怕被两名人族仙尊发现踪迹,打草惊蛇。++++

    他收敛气息,决定暂时撤离此地,气息却始终锁定着宁凡,只待其他蛮祖到来,再作图谋。

    四祖的隐匿术极为高深,使得整个破碎大陆之上,除了宁凡之外,再无人察觉到他的来临与离去。

    察觉到四祖离去,宁凡眉头微微一皱,没有多说什么。目光向前望去,前方虚空之中,遥遥驶来十六艘仙气氤氲的灵舟。

    每一艘灵舟之上,皆竖有不少灵幡,上书‘寅亥’二字。宁凡听说过**仙尊麾下的六支战部,甚至救过其中一支子丑战部,自然知晓,前来迎接妙言仙尊的,是六支战部中的寅亥战部。

    寅亥战部的统领,是一名碎念初期的人族老怪,名为桑冲。

    十六艘灵舟一经驶近,桑冲立刻飞下灵舟,降落在破碎大陆上,朝妙言仙尊恭敬一礼。对堂堂仙尊,桑冲自然是不敢有任何怠慢的。

    “属下桑冲,恭迎仙尊归来!**仙尊有旨,请仙尊先行一步,前往‘南离火阵’相见,有要事相商。至于此间人等,则交由属下代为接引,领入火阵之中。”

    “**道友竟在此地展开了‘南离火图’,布下了南离火阵?”妙言仙尊微微一诧,南离火图,是**仙尊穷百万年光阴,苦心炼制的一件后天十二涅法宝。据她所知,**仙尊的南离火图,应该还未彻底炼成才对,怎么已经可以使用此宝布下火阵了?

    她神念向着前方虚空散去,在那虚空尽头,窥探到一大片火海大阵,突兀的橫距在虚空之中。

    火海勾连大势,形成一幅绝杀阵图。阵图之内,有数十座破碎大陆彼此连接,形成一块巨大大陆,大陆之上,则驻扎着近百万人族修士。

    在那大陆的三个方向,分别高耸着三座火峰,呈品字形排列。第一座火峰,有九千丈之高,第二座,只有六千丈高。第三座,则只有千丈不足

    “原来此宝还未彻底炼成尚是半成品么”妙言仙尊自语一句,朝宁凡看了一眼,沉吟片刻后,对桑冲道,

    “既然**仙尊请妾身先行一见,妾身便先行一步,有劳桑统领带领其余同道进入火阵了。”

    言罢,妙言仙尊又对宁凡传音道。“赵道友,你于妾身有救命之恩,但妾身自获救之日便昏迷不醒,尚未来得及酬谢道友。此刻妾身急于与**道友相见。商议蛮荒大事,稍后,妾身会再来寻道友,将妾身收藏多年的一件至宝送与道友。以回报道友的救命之恩。”

    郑重承诺之后,妙言仙尊方才足尖一点,飞离破碎大陆。只一个闪烁,已横渡无数虚空,向前飞去。

    宁凡望着妙言仙尊离去的身影,目光古井无波。他救妙言仙尊,只为还清当日出手之情,对妙言仙尊口中的至宝酬谢,并未放在心上。

    “呵呵,寅亥战部桑冲,见过诸位道友!”

    妙言仙尊离去后,桑冲又对操控破碎大陆飞行的魔元子、金华老祖、藤南、藤北等人族碎念一一见礼。

    在桑冲看来,四名人族碎念全力出手,令破碎大陆如后天法宝般飞遁,并不是什么足以惊讶的事情。

    让他稍感诧异的,反倒是这块破碎大陆之上,竟会有蛮族的凡人存在。在他看来,这块破碎大陆,应是妙言仙尊的临时歇脚之地,此地人族修士,大概都是妙言仙尊沿路救下的人。

    值此蛮荒大劫,妙言仙尊救下人族修士还说得过去,救一些蛮族凡人又是为何?

    这一点,桑冲想不通,不过据他所知,**仙尊如今恰好需要一些凡人作祭品

    “到时候,倒是可以从这些蛮人之中,选择一些作为祭品,献给**仙尊。蛮人的生死只是小事,偏偏关乎我等人族修士的安危,想来妙言仙尊是不会计较这些蛮人的死活的”桑冲心道。

    十六艘灵舟引着破碎大陆,一路向前疾驰,这路途并不遥远,故而一路上,桑冲并未与几名碎念多聊,对众人一路遭遇,更是半点也不知情,自然也就不知宁凡一路上的煊赫战绩。

    故而此时的桑冲,还未看出宁凡有何不凡,也并未对宁凡有任何重视。

    就算偶尔开口,桑冲也是和藤南、藤北二人说话,并不与魔元子、金华老祖这两名魔道老怪多言。

    这就是桑冲的性格问题了。此人是一名正统玄修,故而极其厌恶魔修,这是他懒得理会魔元子、金华老祖的原因。

    当然,他敢怠慢魔元子等人,还是因为其修为与魔元子同属碎念初期。

    若魔元子是一名碎念中期的魔修,他便不敢怠慢了,这点变通之道,他还是懂的。

    被桑冲冷面怠慢,魔元子、金华老祖二人自是不喜,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前方便出现一大片连绵无尽的火海,彼此勾连,形成阵图。

    此阵名为南离火阵,是**仙尊以半成品的法宝——南离火图幻化而出,用于庇护此地人族修士。

    宁凡目光扫过火阵,以他天人第二境的眼力,第一眼竟未看破此阵玄机。

    待催动势字秘之后,他方才看破此阵全部脉络,暗暗惊讶于此阵的不凡。

    “此阵不凡,是一幅法宝火图变化而来,但那火图似乎尚未炼成,只是一个半成品大阵之中耸立的三座火峰,是此阵威能根本所在。第一峰高九千丈,高度没有任何问题;第二峰仅六千丈高,而第三峰,更是只有千丈高若这幅火图炼制成功,后两座火峰也会有九千丈高,届时三峰相合,火威叠加,则此阵火威,足以威胁到等闲仙尊的性命!”

    随着桑冲取出一个火红令牌。火海大阵之上,立刻出现一个火焰通道来。

    而桑冲,则忽而催动神通,向整个天蛮城传音,提醒道,

    “我等即将进入的,是南离火阵中心区域,此阵是**仙尊所布,阵中大陆,依火峰排列。共分作三大区域。进入南离火阵之前,老夫要将**仙尊定下的规矩,告知诸位!”

    “第一峰高九千丈,居于大陆北方,那里,是**仙尊闭关之地,若无第二步修为,不可踏入第一峰范围半步!若有溟宗修士身份,则不受此规矩限制。”

    “第二峰高六千丈。居于大陆西南方,若无碎虚之上的修为,不可擅入第二峰范围半步!若有溟宗修士身份,则不受此规矩限制。”

    “第三峰高千丈。居于大陆东南方,进入此地,不限修为。尔等之中,若有人修为不足。且并非溟宗修士,则只能呆在第三峰范围,听候调遣。不得有误!”

    “除此之外,非溟宗修士,还需遵守九令十六禁,尤其是某些魔道修士,更应谨遵此令,不得违背!”

    桑冲目光冷冷扫过魔元子等人,对这些魔修暗含警告意味。紧接着,他便取出一个黄绸诏书,开始颁布**仙尊的诸多法令了。

    天蛮城内众修士闻言,皆是精神一振,将这些法令铭记于心,不敢有丝毫违背。尤其是一些魔道修士,听闻这些规矩之后,更是谨言慎行,生怕做错了什么事,触了霉头。

    谁人不知,**仙尊是一个极为古板的修士,最为看重规矩二字。**仙尊定在此地的规矩,众人自然是要遵从的,否则就是与**仙尊作对了

    “规矩九令十六禁”宁凡眉头微微一皱,他自然听得出,**仙尊的所有规矩,都是针对非溟宗修士定下的。

    若加入四溟宗,则行走于此地,不会受到任何规矩束缚。

    相反,若非溟宗修士,则会处处受到诸多规矩限制

    对于这一切,宁凡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如今他托庇于**仙尊的羽翼下,自然不会存心破坏规矩,挑战**仙尊的威严。

    十六艘灵舟领着破碎大陆,朝着第三峰范围飞去。毕竟天蛮城中有太多低阶修士,更有上百万凡人,按照**仙尊的规定,是不能擅入第一峰、第二峰范围的,只能来第三峰。

    在魔元子等四名碎念的神通下,天蛮城所在破碎大陆直接与第三峰大陆拼合在一次,成为一体。

    在这第三峰之下,早有无数修士在此等候。

    陈宗是北天广寒宗长老,但从相貌看,仿若一名七八十岁的凡人老者,实则是一名舍空后期的大能。

    他率领着一小队广寒宗第二步修士,等候在此地,是因为从破碎大陆之中,察觉到一丝广寒修士的气息。

    “哦?这不是寒舞长老吗?”陈宗轻捋长须,和颜一笑,带着一众广寒修士走来。

    “陈师!您老人家也在这里!”寒舞仙子哪敢怠慢,她虽与陈宗同为舍空,但陈宗却是她半个师父,是她长辈一级的人物。

    若非陈宗当年点拨,她绝不会有踏入舍空境的机会,故而陈宗一来,她便上前行礼了。

    一番叙话之后,陈宗提出,让寒舞与众广寒宫修士同行,一并前往第一峰区域。

    陈宗是寒舞仙子半个师父,他让寒舞前去,寒舞自不敢拒绝,却又不想离开宁凡身边。

    “宁赵道友,你可愿与我一并前往第一峰区域?以你的修为,纵然不是溟宗修士,也可进入第一峰”寒舞仙子有些希冀地问道。

    “不了,赵某还是呆在第三峰吧,毕竟此次随行的,还有大批蛮人,他们,只能留在第三峰我不想抛下他们。”宁凡有些无奈地言道。

    “那我也不去第一峰”寒舞刚刚开口,却被宁凡含笑打断。

    “来到此地,已经算是脱离危险,你便随你本宗修士前往第一峰吧。若有需要,再来第三峰找我便是。”

    寒舞想了想,觉得宁凡说得也有道理,若想见宁凡,再来第三峰便是。

    她郑重地向宁凡行了一礼,谢过宁凡救命之恩后。方才随同众广寒修士,飞往第一峰方向。

    她这一礼,却是让陈宗在内的广寒宫修士齐齐震惊。

    在他们的印象中,寒舞仙子性情冷漠,不近人情,更从不对任何一名男子和颜悦色,但今日,却是对宁凡顾盼有情,更称宁凡于她有救命之恩

    “呃,这鬼面修士是谁。竟能让性情如冰的寒舞长老露出如此表情”一个个广寒宫修士皆是大感匪夷所思。

    另一边,四目魔君也在此地,找到了几名至交好友,他的朋友,同样出身于北天尸魔古域,是几个渡真后期、巅峰的散修。这几人,同样在第一峰歇脚,力邀四目魔君一并前往。

    四目魔君倒没有那么多扭捏,向宁凡再三拜谢的救命之恩后。便随几名好友前往第一峰了。

    宁凡一路上,救下了众多修士,这些修士一回人族驻地,自然是要离开宁凡身边的。这一点。宁凡并不在意。

    不断有获救修士向宁凡拜谢了救命之恩后,离开第三峰。到了最后,就连子丑战部的群修,都陆续向宁凡表达了谢意。

    桑冲终于有些动容了。开始注意宁凡这么个人。

    他看到,在那些感谢宁凡恩情的修士中,有第一步修士。也有人玄、鬼玄命仙,更有渡真、舍空真仙。

    最让他惊讶的是,是连藤南、藤北这两个碎念初期的真仙,都郑重地向宁凡表达了感谢之意。谢的,同样是救命之恩

    于是,桑冲震惊了。他本以为,宁凡未受禁仙之力压制前,是舍空中期修为。

    但若宁凡只有这点修为,怎可能救下藤南、藤北的性命?桑冲知道,自己定是看走眼了,低估了宁凡的真正修为!宁凡的真正修为,绝不可能是舍空中期!

    甚至于,桑冲更是从藤南、藤北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恭敬

    “难道这名鬼面修士,竟是一名碎念中期!否则,他岂能令藤南、藤北露出恭敬之色,又有什么资格,救下二人性命?”桑冲心中暗道。

    若宁凡真是一名碎念中期修士,便值得他好好结交一番了。

    只不过宁凡气息极为冰冷,以桑冲阅历,依稀能够猜出,宁凡是一名魔修。

    他固然厌恶魔修,但若宁凡修为高于他,他便绝不敢怠慢宁凡

    “敢问两位藤兄,这位鬼面道友姓甚名谁,什么来头,是何修为?二位为何会欠下此人救命之情”桑冲沉吟片刻后,低声向藤南、藤北问道。

    藤南、藤北尚未搭话,魔元子却嗤笑一声,极为鄙夷地看向桑冲,“你竟然不认识赵简前辈?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吧!”

    桑冲心头登时咯噔一声,他没有听错吧?魔元子竟称呼宁凡为前辈!

    魔元子乃是碎念修士,就算是面对碎念巅峰,也不必称呼前辈,称一句道友就够了。

    什么样的人,能让魔元子心甘情愿口称前辈?!

    “难道这鬼面修士,竟是一名万古境修士!难道蛮荒之中,我人族除了妙言、**两名仙尊外,还有第三名仙尊在?!但,这怎么可能,秘族以外的四天仙尊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千人!老夫可从未听说过,有哪个仙尊名叫赵简!就算是在碎念境中,似乎也没有叫这个名字的”

    桑冲满心疑惑,暗暗散出神念,朝宁凡身上扫去,这一扫,桑冲识海顿时一痛,大惊失色。

    侵入宁凡体内的神念,还未查探到什么东西,竟全部诡异消失,好似被什么东西强行吞噬一般!

    他一次次散出神念,但每一次散出神念,神念便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在宁凡体内,收都收不回来

    须知,桑冲有着碎念初期修为,实力在碎念初期之中并不算厉害,但神念修为却是极高。其神念修为,几乎不比一些碎念中期的老怪弱多少了。

    以他的神念修为,若是查探对方底细,即便对方是碎念巅峰老怪,也无法截留他的神念,最多也就是让他无法感知而已。

    但宁凡,却是做到了这种事情!

    这说明了什么!

    宁凡极可能,真的是一名万古老怪!

    桑冲尚处在震惊之中,忽然面色一白,却是宁凡在这一刻,露出了冷电一般的目光。

    桑冲心中顿时大惊,只道宁凡是动怒了,不满自己不断窥探的行径,立刻求饶道。

    “前辈息怒!晚辈查探前辈,并无任何恶意!”

    桑冲却不知,宁凡这冷电般的目光,并不是露给他的。

    对桑冲查探自己的行径,宁凡并无任何怪罪。桑冲的神念,也不是他主动吞噬的。

    吞噬桑冲神念的,是宁凡左脸之上的四十六道蛮纹!

    宁凡倒不知道,自己身上多出这些蛮纹之后,竟连桑冲这等碎念初期修士,都无法查探自己了。一旦查探自己,神念便会被蛮纹强行吞噬

    这蛮纹,好生霸道!

    且这蛮纹吞噬掉桑冲的神念也就罢了,事后,竟仿若尝到了甜头一般,蠢蠢欲动地,想要吞噬宁凡识海中的神念之力!

    宁凡是什么人,岂会容许自己身上的蛮纹,吞噬自己的神念!

    他目露冷电,这目光,自然是对那不听话的蛮纹流露的。这大胆的蛮纹,竟然想要噬主

    (1/3)今天说什么,也要爆发一次,昨天又断了,三月,不能颓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