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05章 三祖,五祖

第905章 三祖,五祖

    两个古像巨人踏着虚空,正面走来,朝破碎大陆不断逼近。

    这两尊古像,一为三世蛮祖之像,一为五世蛮祖之像,气息浩瀚,堪比万古仙尊。

    三祖古像神情暴虐嗜血,周身盘旋着上万血幡,血幡之中,时而传出少女的悲泣声,那些血幡,便是他的神通所在。

    五祖古像目光空洞冷漠,每一步踏下,虚空中都会出现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焰脚印。他的道,是火。

    “那名人族女仙尊的气息,就在这块破碎大陆之上!终于,找到她了!”

    三祖古像近乎残忍地一笑,他与五祖追踪妙言仙尊,已有两日。

    “此女元阴饱满,其元阴之血,对你我而言,几乎等同于疗伤圣物!五祖,你为老夫掠阵,此战,老夫一人出手便可,拿下此女,不难!”

    三祖巨足猛地一踏虚空,整个石身立刻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并一点点缩小。

    原本他的石身,足有参天之巨,但此刻,却是恢复到常人大小,只是那身体,仍是石质,泛着邪祟的血光。头颅,仍是两个,一哭一笑!

    见状,五祖亦是摇身一变,身形变小,眯着眼,朝三祖望去,“真的不用本祖相助么?太过轻敌,可不是好事。你知道的,本祖最擅长感知追踪之术。冥冥之中,本祖有了一丝感应,六祖的古像,似乎已被人毁去,就连血魂都已被灭且不知为何,在这块破碎大陆上,本祖似乎感应到一丝六祖遗留的死气也许,六祖的血魂真的已灭,且还是被破碎大陆上的某人所灭!”

    “你说什么!你感应到樊连修的血魂被灭掉了?”

    闻言,三祖目光一震,转而冷笑摇头。

    “五祖啊五祖。你定是感应错了!若说樊连修古像之身被灭,老夫还相信几分,毕竟但凡是个厉害些的仙尊,都有办法灭掉我等古像身。但古像内的血魂,却是绝不会被任何人灭杀的。能伤到我等血魂的力量,屈指可数,只有那几种而已。如今的蛮荒,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一些仙尊而已,这些人道行有限,是不可能伤到我等血魂的!”

    “你且放一百个心。呆在一旁帮老夫掠阵吧,这块破碎大陆之上,无人会是老夫对手!那人族女尊虽是仙尊,却也是女流,对付女人,老夫有的是手段!”

    三祖狞笑一声,一步迈出,瞬间消失于原地。

    他距离破碎大陆本还极远,但这一步之下。竟是瞬间出现在了破碎大陆的前方。

    但见三祖屈指向前一点,周身盘旋的上万血幡,立刻呼啸而出,纷纷飞起。于虚空之中摇动起来。

    虚空之中,顿时出现滚滚红沙,那些红沙弥漫之下,凝成一个枯老的巨手。朝破碎大陆猛然一推。一推之力,直接熄灭了加持在大陆上的所有遁光,令大陆生生遁止在虚空中。

    同一时间。更有一股邪祟之极的杀机,从三祖身上散出,骤然朝着整个破碎大陆笼压下,冷笑道,

    “老夫乃是三世蛮祖樊黜,追踪人族女尊至此。今日这破碎大陆上的所有生灵,皆要成为老夫血食!谁,都别想逃掉!”

    这声音,气势强大堪比万古仙尊,森冷好似九幽下的亡魂索命之音,使得破碎大陆之上,立刻惊呼一片。

    谁也不曾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一个仙尊实力的大敌!

    瞬息之后,众人心中震撼更多,因为众人发现,来犯仙尊不是一人,而是两人!

    在三祖出现之后,五祖亦是摇身一晃,出现在此地。他的气息,亦是撼动人心,达到了仙尊层次!

    “敌人竟是万古仙尊,且竟有两人!”一些修士惊呼道。

    “三祖樊黜,还有五祖樊玄定!不会错,这二人跟六祖一样,都是我蛮人先祖!”众多蛮人惊呼道。

    明明是先祖降临,但这些蛮人的眼中,却没有喜悦,没有信仰,只有恐惧,愤怒,不甘,迷茫。

    三祖的话说的很清楚了,这里的蛮人,只是三祖的血食,仅此而已

    血食多么令人悲哀的称呼

    他们这些蛮人,在一个个蛮祖的心中,竟然只是食物

    好在他们已经失望过一次,再听到诸如此类的话语,心中虽然还有悲哀,那悲哀却已极淡。

    他们如今,已经有了新的信仰,比起蛮祖,他们更愿意信仰一个名为赵简的异族修士!

    “有趣,有趣之极此地有人族修士,有蛮兽,还有蛮人,这是什么组合?最让老夫不解的,是此地蛮人看待老夫的神情,竟没有一星半点的恭敬此地蛮兽看老夫的眼神,亦是杀机暗涌。呵呵,真是好生无礼的眼神啊!尔等蛮人,见到本祖,为何不跪!给老夫跪下!”

    三祖笑容一收,冷冷一哼,一股来自于血脉的威压,立刻镇向整块破碎大陆。

    那种威压,人族修士感觉不到,但身为蛮兽、蛮人,却皆要慑服在那股血脉威压之下。

    二十万蛮兽,血脉全部滚烫似燃,在三祖的血脉威压之下,竟全部开始战栗,匍匐于地。

    上百万蛮人,方一受到血脉威压的镇压,立刻一一跪伏于地!

    这些蛮人的脸上,带着不甘的表情,他们不愿跪,随着信仰崩溃,宁死也不愿跪拜三祖!

    但,跪与不跪由不得他们,在三祖的血脉威压之下,没有任何一个蛮人,能够不轨,纵然他们不甘!

    “为何为何要跪拜这样的先祖!我不愿,我不愿!”赵蝶儿努力挺直膝盖,不愿跪下。

    她贝齿咬唇,咬出了血丝她不甘,她宁愿死,也不愿跪拜视蛮人如刍狗的恶祖!

    但在那股威压之下,弱小如她,好似风中败叶,摇摇晃晃地便要朝地面跪去。

    一旁的仙萝莉。忽然将小手伸了过来,在赵蝶儿背后轻轻一拍。

    这一拍之下,立刻便有一股清凉雷力流入赵蝶儿体内,将压在她身上的威压散去。

    赵蝶儿轻轻松了一口气,朝一旁的仙萝莉谢道,“谢谢你,仙仙”

    “嘻嘻,干嘛这么客气。”仙萝莉笑眯眯地啃了一口雷丸,抬头去看三祖、五祖。

    她只是记忆缺失,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这两位蛮祖是大敌。

    她不懂蛮祖是什么意思,却能看出,眼前的二位蛮祖,与之前的那个樊连修极为相似

    “哼哼,这两个老头身体是石头,石头里面,还藏了血魂!跟之前那个血魂老头一样!”

    “这样的老头,我打一个还行,打两个。有些打不过呢要喊爹爹来帮忙么?”

    “不不不,爹爹现在正在闭关参悟呢,可不能打搅他算了,我一个人来打两个吧!”

    仙萝莉正欲出手。忽然轻咦了一声。

    在她轻咦的同时,葬月仙妃、土魔、铁鸦道人三人,同样抬头看天,望向一处无人虚空。

    在那处地方。徐徐出现一个一袭粉裙的妖娆女修,俏脸寒霜密布,正是妙言仙尊!

    除了他们四人。旁人根本不知妙言仙尊是如何出现的。

    妙言仙尊本来隔着窗台,看着外界的一幕幕,此刻却是不得不出手了。

    她昏迷了三日,才在沐浴之时苏醒过来。才苏醒没多久,便感应到两尊古像遥遥来临。

    若妙言仙尊没有感应错,这二人之所以会来此,是专门锁定她的气息追踪而来!

    “这二人,是古像!”她只一眼,便认出三祖、五祖,正是当日毒龙老祖召唤出的古像。

    她从婢女瞳儿的口中,了解到不少事情,知道这块破碎大陆,之前也遇到过一尊古像,是六世蛮祖的古像。

    以她的心智,加上多年镇守蛮荒的阅历,再听到三祖的自称,立刻明白过来。

    当日毒龙老祖召唤的,恐怕便是蛮人历史上七代蛮祖的全部古像。

    古像转动,是血祭蛮荒不可或缺的一环,若能破坏古像,便能稍稍阻碍妖族图谋

    “赵简道友和他的女儿,已破坏掉六祖的古像,眼前的这两尊,是三祖与五祖”

    “我身上的伤势很重,昏迷的三日中,虽然恢复了一些体力,却远远不足以与仙尊级古像交手,更别提以一敌二了”

    “当日我与毒龙子交手时,曾惨败于古像之手,那一尊古像,要比眼前这两尊厉害许多”

    “现在的我,很难以一敌二,要请赵简道友助阵么”

    妙言仙尊神念已扫过破碎大陆十余遍,却根本没找到宁凡的身影。据瞳儿说,宁凡此刻似乎正在闭关

    她莲步轻移,每一步踏在虚空上,都会在虚空中点缀上一道紫色星光。

    她秀眉紧蹙,一步步迎向三祖、五祖走去。

    这二人是冲着自己来的,今日之事,她注定无法置身事外,也没打算过置身事外。

    “三祖樊黜,五祖樊玄定妾身十分好奇,早已死在上古以前的诸位蛮祖,为何会重新复生。妾身更好奇的,是尔等蛮族向来与异族势不两立,为何要帮助妖族血祭蛮荒!二位,可否替妾身解惑!”

    对妙言的提问,五祖只是冷笑,并无回答的意思。

    三祖则目光霪邪,一遍遍扫过妙言仙尊的身体,在那曼妙处目光流连,贪婪地舔着唇。

    他本就是霪邪之修,生前身为蛮祖之时,每年都会让各个蛮族部落献上无数少女采补。

    自陨落后,他已有多年没有碰过女人,眼前的妙言仙尊,无疑是一个绝色,只看他一眼,便令他内心痒痒起来。

    妙言仙尊的元阴更是饱满,于他而言,乃是绝佳鼎炉!他恨不能立刻拿下妙言,压在身下,狠狠摧残,欣赏她在身下哭泣的模样

    “不错,真是不错!嘿嘿,好一尊仙尊鼎炉。此鼎,老夫要了!”

    “蛮术,六欲蛮音!”

    三祖身形一晃,直接朝着妙言仙尊猛冲而去。

    他抬指点向虚空中的上万血幡,那些血幡之中,立刻传出无数少女动情申吟的魅惑之音。

    那声音无形,但顷刻间便将妙言仙尊笼罩。

    妙言仙尊见三祖正面冲来,正欲抵挡,忽然魔音入耳,俏脸顿时泛起不正常的红晕。气血逆行。

    一时间,她体内法力流动竟减缓了三成之多,不由露出惊怒之色。

    这三祖,竟对她使用了音攻魅术!

    她本就重伤未愈,此刻又中了魅术,对阵三祖不由得更为不利。

    她勉强抬指,咬破指间,朝虚空不断勾画,画下一道道紫色星光。

    那些星光勾连成阵。阵图中忽而窜出一柄紫色软剑,柔蛇一般,朝三祖折行斩下。

    “此剑威能,可不足以斩伤本祖分毫!”

    三祖微微冷笑。前进之势不减,张口喷出一道蛮闪霹雳,直接将软剑从中击断。

    随即,他便面色微变。那软剑被击断之后,威能竟是不减反增,一分为二。朝他左右斩下。

    他不得不收住前进之势,专心应对其二剑,心道此剑似乎有分裂增殖的能力,如此一来,就不能随便损毁此剑了。

    “蛮术,蛮鱼吞海!”

    三祖指诀一变,天地间立刻出现一头蛮鱼巨影,一口将两道剑影直接吞入腹中。

    此术,乃是蛮族自古传下的秘术,只要修为足够,此术可吞天地万物。

    两道剑影被蛮鱼所吞,立刻随着逐渐暗淡的鱼影销声匿迹,再无半点声势。

    见状,妙言仙尊再次咬破指间,朝虚空中快若闪电地连点七十二下。

    虚空之内,立刻升起七十二根古老石柱,彼此之前暗合阵势,将三祖困于阵中。

    一经困住三祖,七十二根石柱顿时亮起数之不尽的符文,散露出一股凶戾之极的杀机。

    五祖面色微动,欲助三祖破阵,却被三祖冷笑阻止。

    “区区小阵,老夫抬手可破,五祖,你休要出手!”

    “老夫名为樊黜,那一个黜字,便是老夫一身神通的根本所在,你,挡不住!”

    “罢黜百家,独尊蛮术!”

    三祖双手猛一合十,其身后顿时出现一尊猩红巨影。

    那巨影忽而抬手,一指朝七十二根石柱点下,只一指,七十二根石柱俱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再一指,点向妙言仙尊,这一指之下,妙言仙尊元神立刻传来剧痛,竟是有了崩溃的趋势!

    此指,可从道则层面上,破掉蛮术之外的一切神通,杀戮一切非蛮族之修!

    “嘻嘻,你这招太厉害,这位姐姐重伤未愈,可接不下这一招,换人吧!”

    但见雷光一闪,仙萝莉瞬息间出现在妙言仙尊前方,小手向前一按,前方顿时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银雷雷图。

    雷图之中,接近十级雷车徐徐出现,一炮轰出,森寒的冥雷雷力,立刻让三祖心中一凛。

    那猩红巨影的一指神通,直接被雷车的雷炮轰灭。雷炮来势不减,直接朝三祖正面击来。

    “不好!五祖,助我对抗此炮!”

    三祖大吃一惊,一面飞退,一面冷喝出声。

    五祖亦是大吃一惊,这雷炮一击,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仿若以他们堪比仙尊的古像身体,都无法接下这么一炮。

    根本不需要三祖求援,他早做好从旁助阵的打算。

    五祖食指向前一点,前方顿时出现一个火焰巨人,朝着雷炮炮火猛地跪拜下去。

    此为五祖最为擅长的神通拜火之术!

    一拜之下,雷炮前方顿时出现一个火焰巨掌,朝着炮火直接抓下。

    连退中的三祖,见五祖出手,亦不再后退,催动上万血幡,竟是令血幡归一,变作一个幡。

    此幡在手,三祖气势一变,猛地摇幡,滚滚红沙立刻朝炮火卷去。

    三重神通对轰之下,此处界面竟是从中裂开,有了崩溃的趋势。

    对轰的结果,雷炮没有占到半分便宜,两位蛮祖也无人得利。

    “好厉害的雷车!这小丫头,有些了不得”

    三祖、五祖目光扫过仙萝莉。暗暗心惊。

    妙言仙尊感激地朝仙萝莉一笑,她已从瞳儿口中听说过仙萝莉的彪悍战绩,故而并没有多么惊讶。

    她只是十分好奇,好奇仙萝莉究竟什么身份,竟能将极雷宫的战车秘术,施展到接近十级的程度

    仙萝莉是宁凡的‘女儿’,宁凡又是什么来头

    “果然,这两个老头联手之下,我很难占到便宜”仙萝莉小脸略有苍白,使用接近十级的雷车。对她而言,负荷还是不小的。

    此炮损耗不小,若能一炮轰杀一个古像也就罢了,一炮未能占到任何便宜,对她而言,太过不利。

    “这小丫头的雷车固然厉害,但催动雷车,似乎有些勉强啊她苍白的脸色,便是证明!如此威能的雷炮。想来是无法轰出太多次才对!”五祖注意到仙萝莉的脸色,冷笑道。

    “不错!区区一个小丫头而已,倒也不足为惧!”

    三祖定了定心神,霪笑一声。又道,“这小丫头皮相倒是十分水灵!虽说身子骨还未长开,但若是采补一番,或许别有一番滋味!此鼎炉甚好。便一并收了吧!”

    “蛮术,阴奴之术!”

    三祖猛地将手中血幡祭向长空,血幡摇动之下。虚空中立刻出现一尊蛮族少女的石像。

    那石像上的少女,不着片缕,神态妩媚风情,目光有着勾魂摄魄的魔力。

    石像初只一座,继而出现第二座,第三座短短瞬息之间,天地间已出现数百万座少女石像。

    这一刻,但凡身为女子之人,无论是修士,还是蛮人,身体全部开始石化。

    此术,似能将任何一个修为不如三祖的女子,变为石像,沦为其阴奴!

    此术,专门克制天下女修!

    “不好!”

    妙言仙尊花容一惊,她发现,在这些少女石像出现的瞬间,自己的身体,竟是僵硬住,无法动弹。

    脚踝之下,已经石化,那石化,更一点点向上蔓延,动弹不得,无法抗拒!

    仙萝莉亦是小脸一惊,她的身体,同样开始石化,那石化,以她的女子身份,竟是抗拒不得!

    寒舞仙子、赵蝶儿、柳妍、瞳儿一个个女子全部出现了石化的迹象,就连葬月仙妃,都一点点石化,欲哭无泪。

    欲哭无泪啊!

    她很想问问老天,自己究竟造了什么孽,自从跟了宁凡,就没过过一时半刻的太平日子,走到哪里,哪里便有万千凶险,连如此邪乎的阴奴之术都能遇到

    阴奴之术,绝对是上古名头不小的魅术,除了乱古大帝这种魅术高手,怕是没有谁能创出比此术更厉害的魅术了。

    “这三祖的神通太过厉害,专克女修,此地可有男修,能与之一战!”无数修士惊呼起来。

    这破碎大陆上的男修,大概要数魔元子等四名碎念最厉害了吧。土魔、铁鸦道人实力未复之前,都要靠后。

    魔元子等四名人族碎念皆是面色剧变,他们有多少斤两,他们心中最清楚。

    四人皆知,就算整合此地所有人族男修的力量,也绝非两名蛮祖的对手。

    此地最厉害的男修,当数宁凡,恐怕只有宁凡,才有实力与两位蛮祖一战吧

    但宁凡却还在闭关,还未现身

    “赵简道友!快快出关吧!现在可不是闭关的时候啊,你再不出关,我等可全都要大祸临头了!”

    魔元子等人内心暗暗焦急,三祖的脸上却荡漾着得意的笑容。

    他神念一次次扫过破碎大陆,此地能够带给他危险的人,只有两个,一是仙萝莉,一是妙言仙尊。

    这两人,如今都在他的神通之下,动弹不得,其余人等,没有一个值得他重视!

    “五祖!待老夫收了此地所有女子,你便杀尽此地所有男人,这些蛮兽,也一并杀了吧!”

    三祖不屑地冷哼一声,身形一晃,出现在妙言仙尊、仙萝莉身前,食指向前一点。

    指尖处,缠绕着一道猩红符文,乃是阴奴之符。

    若将此符种入妙言仙尊、仙萝莉体内,则二女此生都无法背叛于他!

    自然,他并不需要二女的忠诚,他需要的,只要二女体内元阴,仅此而已!

    “结束了。”

    三祖冷漠的言语,刚刚落下,忽然面色大变,抽身便退!

    却见这一刻的虚空,竟不知为何,出现了一道耀眼夺目的七彩光芒。

    那七彩光芒一经出现,竟立刻朝着三祖逼近而来,等闲之人,根本看不清那七彩光芒之内,究竟是何物。

    只有极少数人,看清了那七彩光芒内的人影!

    那是一个手持龙角长空的冷漠青年,鬼面银发,周身红芒浮动,邪祟之气,更胜三祖数倍!

    在青年的周身,一共盘旋着二十七道箭影,有六彩,也有七彩!

    那些箭影合在一处,凶戾之气便是三祖都不敢面对!

    他的出现,让原本怒气冲冲的仙萝莉,立刻露出雀跃的笑容。

    他的出现,让妙言仙尊心中一震,竟是认出了他的气息,与从前救过的某个小辈,很像

    他的出现,让赵蝶儿心中一安,仿若只要有他在,便是七世蛮祖全部在此,也不足为惧!

    他的出现,却让三祖、五祖齐齐面色大变,定睛一看之后,竟是二话不说,夺路而逃!

    他是宁凡,他,来了!

    “爹爹,快快破了这邪术,仙仙快要变成石像啦!仙仙好怕呀!”仙萝莉笑嘻嘻地说道,哪有半点害怕的模样。

    (1/1)没更了,洗洗睡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