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04章 掌箭的资格

第904章 掌箭的资格

    炼制六彩香火箭,只是一个考验,考验烛弓话语是否属实。     宁凡屈掌一招,招来紫葫芦,再一点,那葫芦立刻滴溜溜地盘旋,并一点点朝烛弓老头飞去。

    那飞遁速度极为缓慢,逐渐逼近之时,却给烛弓老头一种极为沉重如山的压迫感。

    烛弓老头伸手欲接葫芦,哪知一接之下,掌心立刻传来重压。那种沉重,超出了他的负荷能力。但听嘭地一声,他整个弓灵之身直接被压碎,碎为点点磷光。

    葫芦轰地一声,砸落在洞府地面,整个山峰都开始地动山摇。磷光重凝,烛弓老头重新现出身形,再看那紫葫芦时,有了几分震撼。

    他自然识得葫芦是一个先天灵物,却没有想到会如此沉重。这沉重,来源于葫芦中的先天紫气,越是沉重,则越说明葫芦内蕴含的先天紫气力量强大。

    “主子!你这葫芦了不得啊,若炼制为先天法宝,多半不会是凡品!”

    “此葫芦尚未凝聚宝形,小弓倒是有办法,让它一步步,逐渐凝为弓形”

    “葫芦弓!若有这么一张先天葫芦弓嘿嘿如此这般”

    烛弓老头眼珠转来转去,时而猥琐的笑上几声,目光渐渐火热。

    他被宁凡封印,始终无法逃脱,那封印,以他的力量无法挣开,且随着岁月流逝,竟一点点深入他的灵体,越发根深蒂固。

    若没有外力帮助,他深信,自己此生是没有希望挣脱封印了。

    但若是能温养出一张先天级别的葫芦弓,即便只有法宝雏形。他也有不小把握,借助弓的力量挣开封印。

    “嘿嘿,只要这煞星将这葫芦送给老夫温养。老夫最多只需千年,便可将这葫芦温养出弓形。届时。老夫借助此弓力量,撕碎封印,绝对不难,自可逃出这煞星的魔掌”

    “一定要想办法,从这煞星的手中讨来葫芦!此事,关乎老夫的逃亡大计!葫芦啊葫芦,老夫下半辈子的幸福,可就指望你了!”

    一想到有朝一日可以恢复自由身。烛弓老头笑得更猥琐了,整个脸好似菊花绽放一般。

    烛弓的话,让宁凡目光微闪,似有意动。

    炼制先天法宝的第一步,是要让炼宝材料吸收天地之力,日月精华,自行演变出法宝雏形。

    这一步,必须顺其自然,不能以外力相助,否则会影响先天之宝的威能。

    法宝自行凝形。速度极为缓慢,短则耗费千年,多则耗费百万年不止。但若有品阶较高的器灵融入炼器材料。从内而外温养灵物,那凝形的时间便可大大缩短。

    宁凡从未考虑过要将紫葫芦炼成何种法宝。葫芦弓,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么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扫了烛弓老头一眼,后者的一些小心思,自然瞒不过他的眼,沉吟片刻,沉声道,

    “葫芦的事情。容后再说,速速将六彩香火箭炼出来!”

    “哎。主子,我们再说说这个葫芦”

    “再啰嗦。便拿你喂食血弓!”

    “别啊!主子息怒,小的马上炼箭,马上炼箭”

    烛弓老头依依不舍地看了地上的紫葫芦一眼,却也明白,此刻还不是打这葫芦主意的时候。

    “哎,先炼箭吧!只要保住性命,葫芦的事情,可以慢慢图谋嘛”

    烛弓老头抬手,朝地上的紫葫芦一指,葫芦内的杀戮香火立刻烟雾一般,从口飞出。

    见状,烛弓老头盘膝坐下,双手一拢,那些杀戮香火便全都朝他身前涌来,一点点,凝为一道虚幻箭影。

    只瞬息间,那虚幻箭影便凝实,随着烛弓老头掐动繁奥指诀,被其握在掌中,开始变幻颜色。

    初只一彩,但随后,香火箭的颜色不断增多,变作二彩、三彩、四彩

    香火箭每多一彩,威能便大幅提升一次,到了最后,此箭一共六种色彩,箭身之上传出的萧肃杀机,足以让任何一个碎念境真仙侧目!

    在香火箭凝成的瞬间,烛弓老头猛然站起,连忙松手,生怕触摸到箭身一般。

    香火箭自行飞起,在洞府内缓慢地盘旋,传出的箭意,让人呼吸滞闷。

    隐隐的,更有古龙嘶鸣的声音,从箭上传开,带着极为沧桑的气息。

    “嘿嘿,主子请看,六彩香火箭已经炼成了”烛弓老头赔着笑脸,小心翼翼地对宁凡道。

    这支六彩箭品质一般,不高不低,算是他正常发挥,也不知道能否令宁凡满意。

    炼出此箭,耗费的时间极短,但却损耗了烛弓老头十分之一的弓灵力量,需要时间恢复。     一支六彩香火箭,用掉了葫芦内百分之一的杀戮香火,以那香火庞大的基数来看,这消耗倒也不小。

    宁凡目光一扫此箭,眼中精光一闪。屈掌一招,那六彩箭便不再盘旋,徐徐降下,被宁凡握在掌中。

    只一握而已,箭身之上竟立刻燃起六彩火焰,耀眼夺目。

    恍惚间,宁凡眼前好似出现一幕幻象,好似在这一刻,有数千亿、数万亿的蛮人,含着血泪,在朝自己叩拜!

    他们矢志不渝地叩拜着,不知持续了多少万年,产生的杀戮香火,气息太强!

    那幻象一闪而逝,宁凡的心神,很快被掌心的滚烫炽热所唤醒。

    掌心的香火箭,烫得可怕!好似触碰到此箭的一切事物,都会随之燃烧!

    此箭之上,更是随即传出一股大力,直接震开宁凡虎口,脱手飞出,重新飞起。

    被那巨力一震,宁凡身形一晃,于洞府中连退十步。目光有了凝重之色。

    摊开手掌,掌心已经烧焦,传出一股恶臭!

    “单凭我渡真中期修为。竟握不住此箭!”宁凡目光一震。

    见宁凡竟敢徒手握箭,烛弓老头微微一怔。而后不住摇头,嘿嘿冷笑。

    六彩香火箭杀戮气息太重,就算是碎念老怪,贸然去碰此箭,也会被杀戮香火的力量灼伤。连他这个炼出此箭的弓灵,都不敢碰箭。

    此箭威能极强,一箭可射杀等闲碎念初期,但驾驭此箭。却需要资格!

    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驾驭这种极为特殊的香火箭!在烛弓老头眼中,唯有他第一任主人——祖龙烛离,才有这个资格!

    “主子,你没事吧!什么,您老人家竟被香火箭灼伤了!小的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该死!小弓真是该死,忘记提醒主子了,此箭不能随便去碰,以主子渡真中期修为。唯有服下抵御杀戮气息的丹药,才可稍稍触碰此箭的小弓的前任主子说过,驾驭此箭。需要资格”

    烛弓老头满面担忧,好似极为关心宁凡一般,心里却在幸灾乐祸。

    乐的,自然是宁凡不自量力,妄图凭渡真中期修为以手握箭,结果却自取其辱,被箭灼伤。

    “这煞星真是不自量力,渡真中期修为,就像强握六彩香火箭。就算是前任主子,也是修炼到万古仙尊境界后。才敢直接以手握箭的。”

    “前任主子说了,想驾驭此箭。单凭修为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丝明悟似乎唯有明悟了什么之后,才拥有彻底驾驭此箭的资格。否则,就算是借丹药之力强行操控此箭,开弓之时,也只能发挥此箭少许威能”

    “可惜,真是可惜,这煞星,似乎并不拥有这种资格。”

    烛弓老头在幸灾乐祸,宁凡却在思考其话语里的‘资格’二字。

    “驾驭此箭,还需要资格么”

    宁凡催动星术,掌心的灼伤立刻便在星光之中治愈,鬼面则隐隐传出兴奋之感。

    周身煞气渐渐涌出,宁凡再次抬手,朝上方盘旋的香火箭隔空一抓,直接将此箭隔空摄入手中。

    此箭一经入手,再次传出一股大力,想要挣出宁凡手掌。巨力震至,宁凡连退数步,稳住了身形,目光却是坚毅,绝不松手,放走此箭!

    这一次,他连退了九步,每退一步,都在洞府的石地上,留下一个寸许深的脚印。

    他的气息,略有凌乱,但这一次,箭,没有挣出手掌!他的手,也没有被烫伤分毫!

    “嘶!这煞星竟凭渡真修为,无伤握住了六彩香火箭!”烛弓老头内心嘭嘭直跳,有些难以置信。

    就算是他前任主子,修为未到万古仙尊之前,都无法不借外力握住六彩箭。

    但宁凡,却是做到了这一点但,似乎和主人掌箭之时,又有不同。

    “莫非这煞星,也跟前任主子一样,拥有掌箭的资格?!”

    “前任主子靠的是掌箭道则的力量,驾驭此箭,这煞星,莫非也对掌箭道则有所明悟!”

    “但,不对呀,主子说过,若对箭之道则有所明悟,则根本不会被此箭排斥,也不会后退”

    以他的眼力,没有看出,宁凡是靠着先天鬼面的力量,强行压制住了香火箭的力量。

    于是乎,他对宁凡无伤接下香火箭却连退九步的举动,有些不解了。

    宁凡看着掌中六彩箭,眼中有了几许凝重,也有了一丝迷茫。

    “九步我明明使用了先天鬼面的力量,压制住了此箭香火之力,却仍然被震退九步”

    “之所以被震退,不是因为我的力量不够,而是因为此箭在拒绝我”

    “它拒绝我的原因,似乎与道则有关”

    “若无法真正收服此箭,则此箭威能,会有极大削弱”

    宁凡沉默少许,撤去压制六彩箭的鬼面之力,掌心瞬间传来灼烫之感。

    他不得不再次松开此箭,任此箭重新飞起。

    此箭威能,确实不弱,他亲手感受过此箭的威能,

    此箭若出。一箭射杀碎念初期修士,应当不是虚言!

    此箭,不凡!且这还只是六彩香火箭。若换成七彩香火箭,又该是何等厉害

    一箭重创普通万古仙尊。想来也不是虚言!

    只不过,宁凡也切身感受到了,此箭的力量,只能用于射杀特定目标。

    此箭,是杀戮香火所凝,那些杀戮香火,来源于无数死难蛮人的仇恨。

    那些人仇恨的对象,不是只有樊连修一人。还包括了所有欲对蛮人不利的大敌。

    这种仇恨,是灭族之仇,更是对蛮族深深的眷恋,故而仇恨范围更广。

    从这支香火箭之中,宁凡感受到一股意志:任何与蛮人为敌的人,不论是谁,都是此箭的敌人!

    非蛮人之敌,纵然中箭,也不会有太大损伤。这一点,却是杀戮香火的局限性

    除非是修仇恨道的修士。否则无法无视这局限性,以此箭射杀无辜之人。

    如今蛮荒大劫,蛮人的敌人很多。有妖修,有蛮兽,有蛮祖古像,全都在肆无忌惮地屠戮蛮人。

    故而在蛮荒之地,此箭可射蛮兽,可射妖修,更可射历代蛮祖,虽有局限,却也算极为有用了。

    “烛弓。你的六彩箭很有用,血弓便交给你吞噬了!待你吞噬掉血弓之后。再着手炼制七彩箭!”

    “我要在此参悟此箭,在你吞噬掉血弓之前。不要打扰我!”

    将血弓弓灵交给了烛弓后,宁凡盘膝于洞府之中,闭目参悟起来。

    他参悟的,自然是那掌箭的资格!

    见宁凡进入感悟状态,烛弓自然不敢打搅。此刻的他,听宁凡让他吞噬血弓,已经大喜过望,一心只想快快吞掉血弓,对宁凡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

    他嘿嘿霪笑着,步步走近,将血弓捡起,露出极为猥琐的神情,伸着舌头,一口口,在血弓弓身上舔过,似乎极为享受一般。

    每舔一口,血弓灵性便会减少一些,流入他的体内。他不敢发出太大声音,生怕宁凡责备,那过程太美,幸而宁凡闭目参悟,没有去看,否则怕是会被恶心到

    吞噬过程一共持续了近三日,待吞噬完成之后,烛弓气息增强了不少,弓灵的品级,有了明显提升。

    虽说距离先天级别仍然差距极大,但其品级放在次先天一级中,已是接近巅峰的存在了。

    察觉到自身弓灵品级大幅提升,烛弓乐得合不拢嘴。至于那血弓,则已被烛弓吃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在烛弓吞噬血弓的三日间,宁凡始终坐在洞府内,闭目不语。

    三日之中,宁凡没有动过半分,始终闭目参悟着什么。

    第一日,他的身上流动着一股意境之力,他所参悟的,是箭意。

    意境,是大道的雏形,是第一步修士毕生感悟的力量。以宁凡渡真中期修为,参悟箭之意境,难度不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箭意的力量不断提升,当第二日来临,那箭意之力,已全部变作了箭道之力。

    第二日,宁凡在参悟箭道。

    宁凡眼中的箭道,是一旦开弓,绝不回头。

    箭之一字,其下为前,那一个前,指的便是一往无前,开弓无悔。

    宁凡的道,是执,而箭道,亦有一些执道的影子。故而领悟起来,倒也不难。

    这还是宁凡第一次静下心来参悟箭道,也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性格与箭如此合得来。

    第三日,他身上流动的仍是箭道之力,只是那力量之中,渐渐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他整个身体,好似化作了一支箭,一支一旦开弓便绝不回头的箭。

    他周遭的天地,不断有箭之道则交汇而来。那是存在于天地间的箭之道则,他感应得到,却无法掌控

    “掌箭的资格,如今的我,还没有但,终有一日”

    第三日,宁凡睁开双眼,站起身来。随手再去握六彩箭,这一次,却只退了六步

    他没有多说什么,将六彩箭封印收起。目光扫了扫一旁的烛弓。

    见烛弓已经成功吞噬血弓,品阶大涨,便令烛弓着手炼制七彩箭。

    “嘿嘿。主子放心,小弓已经吞噬掉血弓。实力大进。炼制七彩箭的成算,最低也有两成!主子的杀戮香火还有这么多,小弓起码能炼出五支七彩箭!等炼出七彩箭,主子可不可以把那个葫芦”

    烛弓垂涎地看着紫葫芦,舔了舔舌头,仍在打葫芦的主意。

    “葫芦的事情,等你炼出七彩箭后再议!速速炼箭!”

    宁凡目光一沉,烛弓立刻闭上了嘴。屁颠屁颠地炼起七彩箭,神情自负之极,仿佛对他而言,炼制七彩箭轻而易举。

    但很快,烛弓就乐不起来了。

    炼制七彩箭,就是在炼制六彩箭的基础上,多炼出一彩。

    未吞噬血弓之前,他炼制七彩箭的成功率,差不多是一成。吞噬血弓后,成算已有两成之多。

    两成。按几率,就是五支箭成功一支。失败的箭,品阶会停留在六彩级别。

    很可惜。烛弓今天似乎手气不好,一连失败了九支箭,才勉勉强强炼出第一支七彩箭。之后又失败了六次,才炼出了第二支七彩箭。再之后,失败了八次,极为勉强地炼出了第三支

    第四支箭还没有炼出,葫芦内的杀戮香火,已经被他用光了

    “这,就是你所说的两成成算么!你不是说。起码能炼出五支七彩箭么!”

    宁凡目光冷冷一扫,立刻将烛弓吓得冷汗淋漓。不断解释今日手气欠佳的原因。

    对这些解释,宁凡只是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实际上以宁凡的阅历,完全看得出来,烛弓今日炼箭失败率高,全是心态的问题。

    这厮心性城府着实太差,吞噬掉血弓之后,品级大涨,便开始洋洋得意,才会导致之后炼箭频频失误

    说白了,这厮就是欠骂,不能表扬,不能让他得意。

    宁凡转而望向洞府中盘旋着的数十支香火箭。前前后后,烛弓一共炼出了24支六彩箭,3支七彩箭。

    六彩箭的威能,可一箭灭杀碎念初期,如今的蛮荒界,禁仙之力横行,仙尊之下,怕是无人能接六彩箭一箭之威!

    七彩箭的威能,可一箭重创万古仙尊,三支七彩箭在手,就算是遇上毒龙老祖,就算是再遇上某个蛮祖的古像,宁凡也不惧!

    有了这些箭,宁凡如今身处蛮荒,算是真正有了自保之力!

    看着这些香火箭,宁凡恍惚间,好似看到无人蛮人向他叩拜,向他请求,请求他出手,为他们报仇!

    报仇的对象,自然就是害他们沦落至此的那些凶手

    “这些箭,终究会有用武之地的!”

    宁凡一挥手,将这些香火箭一一封印,收入储物袋。

    见宁凡没有怪罪自己炼箭失败的意思,烛弓心中一安,又开始谋划宁凡的先天葫芦。

    “主子,你那葫芦可需要小的帮忙温养?如果需要,小的愿效犬马之力啊。”

    “主子,你看这葫芦,怎么看都是炼弓的好胚子嘛,不给小的温养,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主子你就给小的报答你的机会吧!让小的帮你温养这葫芦吧!”

    烛弓老头苦苦哀求,只为求来宁凡的紫葫芦,为冲开封印争取机会。

    宁凡刚欲说些什么,忽然目光一沉,似有所感。

    眼中雨意一闪,他的目光竟好似直接穿透玄阴界,看到了界外的一幕幕。

    “想要葫芦,可以!宁某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杀尽来犯之敌,此葫芦便是借你一用,又有何妨!”

    宁凡食指朝烛弓一点,烛弓身形一颤,立刻变回龙角长弓的模样。

    将葫芦留在洞府,宁凡持上长弓,一步踏出玄阴界!

    他虽隔着玄阴界,却察觉到,外界有两道杀机直奔而来。

    那两道杀机,来源于两尊古像!

    三世蛮祖,樊黜之像!

    五世蛮祖,樊玄定之像!

    “那名女仙尊的气息,就在这块破碎大陆之上!终于,找到她了!”

    虚空之中,两座古像巨人踏着虚空,朝着破碎大陆迎面而来。

    正在操控大陆飞行的魔元子等人,一见两座巨人凶焰滔天的逼近,齐齐大吃一惊。

    若他们没有看错,这两座不断逼近的古像,与前几日遇到的六世蛮祖古像,极为相似。

    (1/1)没更了,洗洗睡吧。(未完待续)——15356577601829585116+dliineda+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