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03章 七彩香火箭

第903章 七彩香火箭

    十息,并非是宁凡许下的狂言,而是他一番思虑后,给出的保证。

    他领悟过东天祖帝的势字秘,可看破阵法的大势流动。

    眼前的凶阵,以沙为阵,暗合土行,分为血沙、黑纱、黄沙三重阵。黄沙阵最弱,血沙阵最强。

    此阵的阵力来源,是血沙阵中的八座石塔。

    三重阵中,大势流动,如同潮起潮落,每隔十息,便是阵法大势最弱之时,也是破阵最佳时机。

    唯一让宁凡深为忌惮的,是那八座石塔上的朱红‘封’字。

    那一个封字,好似含有一股来自远古的力量,好似在那力量之下,这世间一切事物,无不会被它封印一般。

    在那股封印之力下,此地死门界面的入口渐渐封住,变得只能进,不能出。一些修士施展神通,想要飞出死门,却发现无法离去。

    不少老怪渐渐看出了门道:除非毁掉此地凶阵,否则谁也无法离去

    随着宁凡声音传开,不少人族修士散出神念,朝凶阵深处探去。

    任谁都无法置信,妙言仙尊会被困在死门界面中。可惜,不少人族强者都认得妙言仙尊的气息,能够确认困在凶阵中的女子,就是妙言

    “什么!妙言仙尊竟困在此地凶阵中!”

    “不妙,不妙啊,连妙言仙尊都能困住的凶阵,该是何等厉害,我等想要毁掉这凶阵,太难”

    “但已经进了此地,不毁掉凶阵,便无法离去,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说起来,若是能毁掉此地凶阵,我等不仅可以自保。顺带还能救出妙言仙尊,也算立下不小的功劳”

    议论声四起。

    随着宁凡一声令下,群修瞬间安静。

    “如今我等困于死门界面,不毁掉此地凶阵,谁都无法离去!想逃出此地的,便随赵某一起出手!毁掉凶阵,救出妙言仙尊!”

    宁凡一声令下,声音立刻响彻长空,传至破碎大陆每一个修士的耳中。

    他一跃飞起,身后跟着二十万蛮兽大军。朝前方的黄沙凶阵猛冲而出,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仿若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他的脚步!

    他的眼中,战意熊熊,战阴阳的力量,在这一刻,被他催动至极致,天地间一切战意。都与他有了一丝联系!

    任何听到他话语的修士,没由来地,心中便生出无数勇气,似受到莫大鼓舞一般。战意陡升,再看此地凶阵,竟也不再觉得害怕。

    群修的耳边,反复回荡着宁凡的话语。那声音好似催眠,好似蛊惑,好似振聋发聩。好似醍醐灌顶。一个个目光渐渐茫然,但继而,又全都露出坚毅之色,皆露出悍不畏死的表情。

    无论是魔元舟上的落难修士,还是子丑战部,抑或是瞳儿等宁凡之前救下的修士,但凡本身修为低于舍空境,无人能抗拒宁凡战意的感染。纷纷腾空飞起,紧随宁凡身后,朝黄沙大阵冲去!

    “我等愿追随在赵前辈身后,毁掉凶阵,救出仙尊,逃出生天!”

    想要求得生路,便一起毁掉凶阵!

    群修的呐喊,响彻云霄,他们的声音,全都战意滔天,他们的气势,全都一往无前。

    这便是战阴阳的力量,可削弱他人战意,也可鼓舞人心,令群修勇气倍增,热血沸腾。

    渐渐的,就连一些舍空老怪,都被宁凡所鼓舞,呼啸冲出,加入阵列。

    至于本就与宁凡熟识的四目魔君、寒舞仙子等人,早已冲出。冲在最前方的,是笑嘻嘻的仙萝莉,冲在最后的,则是不情不愿、嘀嘀咕咕的葬月仙妃。就连柳妍,修为虽低,却也冲出,紧随在宁凡之后。

    除了赵蝶儿等天蛮城蛮人,无法破空飞行,几乎所有修士都被宁凡鼓动,呼啸飞出!

    魔元子、金华老祖、藤南、藤北彼此对视,皆是倒吸冷气的表情。

    四人皆是碎念老怪,隐隐能够看出,宁凡鼓动群修出手,是用了手段的。那种手段,太过厉害,涉及道则,超出四人理解。

    “离去之路已被封印,事已至此,无可奈何,我们也出手吧,只有毁掉凶阵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魔元子长叹一声,与其他碎念一道纵身飞起,加入了毁阵大军。心中,却是在暗暗打鼓。

    他是最早遇到宁凡的人族碎念,一路上都在怀疑宁凡情报的真实性,怕的就是被宁凡算计。如今被宁凡坑入死门,他心中暗暗叫苦,却也无可奈何,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宁凡冲了。

    一息,二息,三息。

    黄沙大阵,已在千丈之外,近在眼前!

    宁凡五指向前一按,天地间立刻暴雨倾盆,雨水在他的控制下,凝成一个巨大掌印,猛地朝前方的黄沙大阵拍下。

    非只他一人出手,任何一个冲到近处的蛮兽、修士,纷纷出手,各斩神通,朝黄沙大阵发动攻击。

    各色流光轰落在黄沙大漠之上,那片大漠立刻千疮百孔,在第四息之时,崩溃!

    三重凶阵第一重,黄沙大阵破!

    见此地第一重凶阵被破,群修之中,立刻传出无数欢呼声。追随宁凡毁掉凶阵的信心更浓!

    万千神通开道,宁凡率领大军,朝前方猛冲,他的眼中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信念。

    第五息,临近黑沙大阵的范围,第六息,数十万神通贯穿而出,第七息,黑沙阵破!

    眼前,终于露出了最为厉害的红沙大阵,八座参天之高的诡异石塔,出现在群修眼前。

    八座石塔,若是从内而外去毁,便是妙言仙尊也难以办到。

    但若从外部去毁,不难!关键,是要找准时机!

    第八息,宁凡没有出手。

    第九息,宁凡召出了雨、战十剑。

    第十息。宁凡猛然冲出,直接朝着八座石塔之中最为残破的一座冲去!

    那是第五座石塔,早已在妙言仙尊的数次进攻下损伤。

    这一刻,是红沙大阵阵势最弱的一刻!

    这一刻,宁凡一声令下,群修的神通,立刻朝着他所攻击的石塔打来。

    数十万神通汇成一道耀目刺眼的神光,在那道神光之中,宁凡十剑开道,好似一颗坠落的流星。直接轰撞在第五座石塔之上。

    正在与诸多石巨人交战的妙言仙尊,蓦然回头,朝第五座石塔望去。

    她所能看到的,便是数十万神通之下,第五座石塔从外至内崩溃的一幕!

    八座石塔彼此相连,一损俱损。宁凡只毁其一,但其余七座石塔,却全部在同一时间崩塌!

    围攻妙言仙尊的无数石巨人,也纷纷惨呼一声。一并消失。

    红沙大阵,破!

    妙言仙尊,脱困!

    她回眸一望,在第十息。看到了一个鬼面银发的男子,裹带着数十万神通,朝她疾驰而来。

    那男子的目光如此冷漠,看不到任何情绪流动。好似毁掉死门凶阵救下她,只是一件理所当然、轻而易举的小事一般。

    明明是冷漠无情的目光,却令妙言仙尊平静多年的心湖。久违地有了一丝涟漪。

    妙言仙尊怔怔地看着疾驰而来的宁凡,没有移开目光。

    在她最为绝望之时,就是此人不顾危险,来救她了

    “多多谢”

    她苍白虚弱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

    一路撑到此时,她早已临近油尽灯枯,全凭一股意志在支撑。

    此刻一经脱险,她连救她的人是谁都还没看清,已有一股深深地疲倦之意涌上心头。

    眼前一黑,竟是直接昏阙过去,从长空之上跌下。

    很困,睁不开双眼

    很累,身上一丝力气都提不起了

    昏昏沉沉中,妙言仙尊隐约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男子的怀抱。

    鼻息间嗅到的,全是男子身上的气息,那气息,带着化不开的血腥味道,想来在救她前,这男子已经沾染了太多杀戮

    宁凡面色微微有些古怪,将从天坠下的妙言仙尊接住,抱在怀中。

    这女人,明明已经浑身血污,身上却散着淡淡清香,那香味,有些甜糯,是青苹草的香味

    虽说怀中抱着温香软玉,宁凡却提不起半点旖念,毕竟他所抱的,可是一名修为尚在的万古仙尊

    “竟然昏过去了想来她苦撑至今,已经耗尽所有力气了吧”

    宁凡微微有些感叹,若他再来迟些,也许妙言仙尊真的会死在这凶阵之中。

    脚踏遁光,宁凡抱着妙言仙尊,飞回破碎大陆。

    这一幕,让不少紧随宁凡身后的修士睁大了双眼,说不出话来。

    他们看到了什么

    堂堂妙言仙尊,竟然被宁凡一路抱回来了

    脑袋昏昏沉沉,识海隐隐作疼。想要睁开眼睛,却睁不开

    不知昏睡了多久,妙言仙尊忽然感觉,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似乎在解自己的衣物。

    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上衣物一件件被剥除,她能感受到,自己胸口一凉,连抹胸都被人解掉

    “是谁,是谁在脱我的衣服!难道是那个救我脱险的道友!”

    妙言仙尊既羞且怒,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却苦于无法睁开双眼。

    忽然间,身上传来冰凉之感,耳边传来的水声,她似乎被人放入了水中。

    紧接着,她便感觉到,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似乎在帮自己擦洗身体

    “谁在帮我沐浴!难道是他!”

    妙言仙尊的脑海中,浮现出宁凡疾驰而来的身影,俏脸更红。

    她能感受到,那双手时而抚过她光滑如缎的脊背,时而抚过她饱满柔软的胸口。

    她有些莫名的烦躁,有些恼怒那人的大胆与轻薄。

    不知过了多久,妙言仙尊终于有了一丝力气,睁开了双眼。

    入目处,自己正坐在木盆之中。水上漂浮着青苹草的花瓣。

    一旁,一双纤弱的小手正帮自己擦洗身体,并非宁凡的手,而是一个女子的手。

    “瞳儿?怎么是你在帮我擦洗身体我还以为是”

    妙言仙尊这才看清,一直在帮自己沐浴的,并非想象中轻薄自己的宁凡,而是侍婢瞳儿。

    她微微松了口气,暗道自己胡思乱想,一句话,却把瞳儿问懵了。

    她是妙言仙尊的侍婢。自然该由她服侍妙言仙尊沐浴,不是她,还能是谁

    “我昏迷多久了”妙言仙尊散出神念,同时对瞳儿询问道。

    “回主人的话,主人已整整昏迷了三日”

    “三日!也就是说,血祭蛮荒已过去整整四日,该死!昏迷的太久了!”

    妙言仙尊秀眉一蹙,又问瞳儿诸多问题,譬如救了她的那名修士身在何处。

    一番询问下。妙言仙尊渐渐露出感叹之色,这才知道,救了自己的人,名为赵简。

    就连瞳儿。都是赵简救下的

    “赵简是么若非这位道友救我,此刻的我,多半已经成了死人此乃大恩,不可遗忘”妙言仙尊自语道。

    忽然间。妙言仙尊美目一震,感应到什么,随手扯过一条浴巾。裹在身上,身影一闪,已出现在窗前,不可思议地看着天蛮城的天空。

    在那天空之上,竟有两座古像,在一点点逼近

    那两座古像,竟是锁定着她的气息,一路找寻而来!

    自妙言仙尊获救,已经过去三日。整整三日,妙言仙尊始终昏迷不醒。

    破碎大陆早已在宁凡的操控下,飞出死门界面,只是再往何处前进,却是没有目标。

    在妙言仙尊昏迷期间,宁凡也曾翻过妙言仙尊的储物袋。

    他自动忽略了储物袋中的各种小肚兜,只想从储物袋中,找找是否有什么联络之物,能与仙尊取得联络。

    然而可惜的是,宁凡并未找到需要的东西。

    破碎大陆在各个生门界面中漫无目的的飞行着,操控大陆飞行的人,换成了魔元子、金华老祖等四名人族碎念。

    四人自然没有纵地金光那种级别的神通,但联手之下,再加上贯空石的力量,倒也能令破碎大陆一路缓慢飞行。

    妙言仙尊未醒,宁凡苦等无果,便在三日前遁入了玄阴界之中,开始处理一些杂事。为的,自然是在蛮荒大劫之中,进一步增加自保之力。

    首先需要处理的,是次先天弓灵,其次则是数量庞大的杀戮香火。

    时间回到三日前。

    玄阴界,西界洞府之中,宁凡盘膝而坐,身前摆放着两张长弓。

    一张为龙角长弓,是烛弓弓灵所化。

    另一张为血色铁胎弓,是宁凡从樊连修手中夺来的次先天弓灵。

    此刻,那血色铁胎弓中不断散发着戾气,试图挣脱封印,始终以杀机锁定着宁凡。

    至于那龙角长弓,则不断说着讨好宁凡的话语。讨好的目的,则无非是为了吞噬另外那个血弓弓灵。

    “主子,你可知小弓的心头有多么敬仰你,除了前任主子,小弓还从未敬仰过什么人!不,跟你一比,小弓的前任主子,简直狗屁不如!”

    “主子,你就行行好,将那次先天弓灵送给小的吞噬吧!”

    “主子,你怎忍心看着我一直对你苦苦哀求,如此寂寞如雪”

    耳边,是烛弓弓灵聒噪的言语。

    宁凡并不理会烛弓弓灵,目光在龙角长弓与血色长弓之间来来回回,眉头时而微皱,似有什么事情难以取舍。

    器灵有五个等级:凡品、仙品、后天、次先天、先天。

    四天九界之中,绝大多数修士手中的法宝器灵,都只是凡品而已,只有少数第二步老怪,有资格拥有仙品器灵。

    后天器灵极为罕有,一般只有碎念境老怪,才可能拥有后天器灵。

    次先天器灵,几乎与先天法宝一样罕见了。基本只有仙帝级人物,能有资格拥有如此高阶的器灵。

    至于先天器灵么那种东西,宁凡只在古籍中听说过,从未听说过四天之中,又哪个大能修士拥有先天器灵在手。

    先天器灵的罕见程度,远超先天法宝。那种级别的器灵,便是仙帝也没有资格驾驭

    宁凡剑袋中的五个剑灵小丫头,初遇之时,也不过是凡品而已。虽说宁凡后来赐下五柄仙剑,彼此温养。渐渐提升到了仙品品阶,但想要晋升为后天剑灵,几乎遥遥无期

    器灵品阶难以提升,可略见一斑。

    器灵的作用,是提升法宝的神通威力。

    若宁凡有一把后天十二涅的弓类法宝,再在弓体之内加上一个次先天级器灵,则那法宝的威力,几乎可跨越后天的极限,与真正的先天法宝一争高下!

    同种类器灵之间。可以彼此吞噬,从而提升本身的等级。

    血弓弓灵,是次先天等级。烛弓弓灵,同样是次先天等级。

    若烛弓弓灵能够吞噬血弓弓灵。就算无法一步晋级先天,也可大幅提升本身力量。

    同理,若血弓弓灵吞噬烛弓弓灵,也会有同样的效果

    宁凡心中难以取舍的事情。便是不知该保留哪个弓灵,去吞噬掉另一个弓灵。

    血弓弓灵,凶戾而无法掌控;烛弓弓灵。聒噪而惹人厌烦,且屡有叛心。

    若宁凡还有第三个听话的弓灵,保准会直接将眼前的两个次先天弓灵当做食物喂掉

    “血弓!我且问你,若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吞噬这张龙角弓,你可愿臣服于我!”

    宁凡屈指朝血弓一点,将血弓封印稍稍解开一些,那血弓立刻化作一个血色少年。

    少年目光冷漠无情,根本不回答宁凡的问题,也根本懒得看烛弓弓灵一眼。

    一经现出人形,少年立刻残忍一笑,露出满口獠牙,一口朝宁凡咬来。

    宁凡摇摇头,屈指朝少年一点,令那少年闷哼一声,再次变作弓身。

    这少年只服樊连修一人,倒是很有骨气,可惜不能为他所用,如此一来,倒是没有留下的余地

    血弓弓灵对宁凡的话没有反应,但烛弓弓灵有啊!

    烛弓弓灵一听宁凡竟动了保留血弓、舍弃自己的打算,浑身不住地颤抖,一半是气的,一半是恐惧。

    宁凡竟然舍得拿他喂食血弓!这么缺德的方法,竟然也想得出来!

    “主子!你这个想法要不得啊!小弓好歹跟在你身边好几十年了,你怎能为了一个刚来的小小弓灵,把小弓喂食给它!你这是喜新厌旧!”

    “主子,好歹小弓也传授过你逆灵术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你你,你怎能如此对我!”

    见宁凡一副不为所动的神情,烛弓弓灵心中大惧,心道怎么想个法子,挽回宁凡的决定。

    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被别的弓灵吃掉

    “血弓不堪大用,还是只能保留烛弓好了”

    宁凡摇摇头,屈指朝烛弓一点,略略解开烛弓封印。烛弓弓灵摇身一晃,立刻变作一个猥琐至极的驼背老头模样。

    “烛弓!我且问你,若我给你吞噬血弓的机会,你要如何报答我!又能带给我什么好处!”

    一听此问,烛弓弓灵幻化的驼背老头,立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喜极而泣!

    宁凡问出这句话,就是还有他活命的可能,对他而言,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主主子!小的比那傻弓有用多了,能带给你的好处多了去了!主子之前收在紫葫芦里的杀戮香火,数量庞大,小的已经感应到了。小的能帮你把那些杀戮香火炼成香火箭!不是一般的香火箭,而是小的前任主人传授小的的‘七彩香火箭’!”

    “以小的的弓灵等级,炼制出六彩香火箭的成功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一箭射杀碎念初期,没有任何难度!”

    “主子可知,小的炼制七彩香火箭的成功率,也有一成之多!七彩香火箭一出,便是万古仙尊,也能一箭重创!如果主子肯将血弓送给小的吞噬么,嘿嘿,小的有信心将成功率提升至两成!”

    末了,驼背老头抹抹泪,有些不屑地一指血弓道,

    “像这种普通次先天弓灵,最多也就炼个射杀舍空的香火箭,绝对比不上小的厉害”

    宁凡神情动容,似又想起与樊连修交手的一幕。

    樊连修拥有古像之身时,能令射出的香火箭威能达到仙尊一击。但一旦失去古像之身,少了古像的力量,那香火箭也不过只有射杀舍空巅峰的威能罢了

    厉害的,不是血弓弓灵凝成的香火箭,而是樊连修

    烛弓弓灵口中的六彩香火箭,威能已在血弓香火箭之上。

    若烛弓弓灵真能炼出所谓的七彩香火箭,一箭重创万古仙尊,说不得,宁凡要为之心动。

    只不过烛弓弓灵话语的真实性,还有待考证就是了。

    “先炼制个六彩香火箭给我看看,以此箭证明,你所言是否属实!”

    (1/1)没更了,洗洗睡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