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01章 次先天弓灵

第901章 次先天弓灵

    古像手持血弓,弓弦之上,杀戮血箭凶芒刺目,箭镝之上,更是有着血火燃烧。

    那箭一经离弦而出,整个界面立刻一点点从中撕裂,几乎在这一箭之威下,一分为二!

    此箭来临,宁凡好似有了一种错觉,好似感受到血池之内亿万蛮魂万古不灭的仇恨。

    此箭,以杀戮香火凝成,以血弓开弓,以古像全力射出,威能之强,足以诛杀仙尊之下任何生灵!

    “挡不住!但,不能退!”

    宁凡一袭黑衣,目光始终冷漠无情,仿佛一旦变作黑衣,便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动容,就算是此箭,也不例外!

    在他的身后,有数万人族修士,有天蛮城生灵,他若退,此箭立刻便会灭尽所有人。

    不能后退!

    敌人的强大,直逼万古仙尊,而他,虽说一路修炼至今,已一方强者,但距离仙尊层次,仍是差距极大。

    二者一比,对方好似大树,而他则只似树下的蝼蚁,想要以蝼蚁之力撼动大树,难!

    但就算是蝼蚁,也有蝼蚁之怒!

    况且此箭并非没有任何弱点,其威能全部集中在杀戮香火上,弱点,也是杀戮香火。

    在那杀戮血箭迎面射杀而来的瞬间,宁凡的先天鬼面,竟传出些许兴奋之感,微微颤动。

    那种兴奋,就好似饥饿的野狼,看到了猎物一般

    那种兴奋,就好似先天鬼面,天生对那些杀戮香火有着克制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感受着先天鬼面的颤动,心中竟忽而有了一种古怪念头。

    想要朝着血箭冲上去,想要直接握住血箭,将之粉碎,将之吞噬!

    不待宁凡想明白这种感觉的来由。储物袋中,忽然飞出一道雷光,正是从拘雷幡中走出的仙萝莉。

    此地的仙萝莉,只有元神在此,元神的力量幻化出身体,仍是矮矮小小的可爱模样。

    那可爱的容颜,本还在嘻嘻傻笑,但一见有座古像胆大包天,竟敢拿箭射宁凡,立刻动了怒火。

    宁凡是谁!那可是她的爹爹!这古像好大胆。竟敢拿箭射她的爹爹!太可恶了!

    “爹爹,不要怕,仙仙会保护你的!”

    “谁都不准,伤我爹爹!”

    她又一次挡在了宁凡身上,小手看似胡乱掐诀,却立刻引动雷力,形成神通。

    那箭来势极快,但仙萝莉的神通却催动地更快,间不容发之际。虚空中立刻出现一个无比巨大的银色雷图。

    雷图中央,寒气冲天,一辆冒着滚滚寒雾的雷霆战车,骤然出现。

    那雷车一经出现。随之而来的,便是数以百万的寒雷符文绕着雷车飞动。车上的雷炮雷威大盛,轰隆一声巨响,直接击出一道冥雷炮火。贯穿长空!

    那雷炮之上,赫然有着九道雷纹!

    这一辆雷车,正是以极雷宫秘术召唤出的冥雷战车!

    曾经的仙萝莉。只能召唤出八级雷车,使用九级雷车太过勉强。但如今,她实力提升不少,使用起来倒是极为轻松。

    八级雷车,几乎可轰杀舍空境中绝大多数老怪。

    九级雷车,威能无限接近仙尊一击,碎念境中,没有几个老怪可以挡下此车一炮之威。

    雷光炮火贯穿处,天地立刻冰封。那血箭来势本来极猛,但一经被雷炮轰中,整个箭体都开始一点点凝结成冰,箭身内的杀戮香火,更是流动减缓,直接被冻结了四成力量!

    第一炮,没能阻下血箭来势,但却削弱了血箭四成力量。

    仙萝莉小手一扬,滚滚雷力形成神通,冥雷战车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再次轰出了第二炮!

    第二炮贯穿而过,血箭的力量,再次削减四成,只余两成!

    在这个关头,第三炮,又至!

    第三道雷光,直接将血箭彻底击散,碎为星星点点地杀戮香火,弥漫在空气中,渐渐散尽。

    连轰三炮,仙萝莉直接挡下接近仙尊一击威能的血箭,这一幕,让无数人为之骇然!

    群修之中,更是立刻传出无数惊呼声。仙萝莉的身影落在众人眼中,立刻成了一位前辈高人。

    “碎念初期!不会错,这名前辈身上,竟有着碎念初期的气势!”

    “古怪,禁仙之力压制下,竟还有人能保持碎念境修为”

    “那是冥雷战车,东天极雷宫的秘术!这名前辈毫无疑问,是极雷宫的修士!”

    “三炮之威,挡下仙尊一击,这名前辈的雷车,绝对是九级战车!”

    “九级战车,威力真是可怕据说整个极雷宫中,九级战车屈指可数”

    就连魔元子、金华老祖、藤南、藤北等人族碎念,亲眼目睹九级战车的威力,都有了阵阵头皮发麻的感觉。

    最让群戏不可思议的,还是仙萝莉对宁凡的称呼。

    爹爹

    一个能催动的九级雷车、挡下仙尊一击的老怪,竟喊宁凡为爹爹

    什么样的人,才能拥有如此暴力的女儿

    难道宁凡会是一名万古仙尊

    “赵简道友,莫非是一名万古仙尊?!”魔元子与金华老祖对视一眼,皆是内心狂跳。

    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极有可能是真的。

    葬月仙妃美目震了震,打消了救援宁凡的想法。有仙萝莉在,宁凡危险不大。

    血箭被破,樊连修暗暗心惊,九级雷车的威能,着实让他不敢小觑。

    他的心头再次打鼓,心道宁凡果然是他的克星!

    未与古像融合之时,他不是宁凡的对手,只能逃跑。

    如今与古像融合,宁凡却又多出一个极为暴力的女儿,竟连仙尊一击都能挡下

    如此一来,他就算再留在此地,与宁凡纠缠不清,怕也难以灭杀宁凡

    “棘手。真是棘手!本祖虽与古像融合,但古像的力量,也并非不会耗尽想杀此子,看来是不大容易了,罢罢罢,还是暂时撤离此地吧,待找到了其他蛮祖的古像血魂,一并联手,再来向此子寻仇”

    樊连修有了决定,立刻操控古像。大手一抓,再次从血池之中抓出无数杀戮香火之力,凝为箭矢,一箭射出。

    而后直接一踏长空,竟是带着血池,大步离去,每一步,都可直接跨越无数距离。

    “哼哼!才不会让你跑掉呢!”

    仙萝莉再次催动冥雷战车,连发三炮。轰碎第二支血箭。小脚一点,直接站在了战车之上,驾着战车,嘴角微微上扬。一路朝着古像猛追而去。

    一道道雷炮炮火,封锁了古像的退路,令樊连修怒极反笑,收住逃遁之势。心道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宁凡对他穷追不舍,生的女儿竟也敢对他穷追不舍,真当他堂堂六世蛮祖吃素的么!

    既然都不想让他离开。他便不逃了,他要留在此地,跟仙萝莉拼上一拼,斗上一斗,看是他的古像石身厉害,还是仙萝莉的战车厉害!

    “你不逃了么,你不逃,我可要放大招了哦。嘻嘻”

    “解封,十级雷车!”

    仙萝莉的声音很轻,然而随着她话音一落,天地间,竟是出现万雷轰鸣的景象。而她的声音,在那等雷声之中,竟是分外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她站在雷车之上,雷图铺满整个虚空,万雷轰落的方向,竟随她意念而动。这一幕,就好似她成了此地雷霆之主一般!

    她的小脸满是痛苦之色,咬着牙,冥雷战车之上,符纹越来越多,雷炮上的九道雷纹旁边,第十道雷纹,一点点出现!

    只是召唤十级雷车,明显对此时的仙萝莉负荷太大,那第十道雷纹仅出现了一半,便无法再多凝半点。而仙萝莉的面色,则已经有些苍白

    “什什么!此女竟能召唤十级战车!这不是真的吧!十级战车,据说可一炮轰杀仙尊,重创仙王!不是唯有历代极雷宫主,才能凝出十级雷车吗,此女为何可以办到!”

    “不,不是真正的十级雷车,但其威能,却绝非任何九级雷车可以比拟!”

    群修又是惊呼一片。

    那惊呼声中,仙萝莉忽而回头,朝着宁凡方向甜甜一笑。

    虽说没能一举召唤出真正的十级雷车,有些遗憾,但这种级别的雷车,应该足以对付古像了呢。

    “爹爹,仙仙会好好保护你的,因为你是爹爹”

    仙萝莉忍下胸脯内的痛楚,忍着无比巨大的负荷,催动冥雷战车,再次朝着古像一炮轰出。

    此刻的冥雷战车,虽非真正的十级战车,但其威能,却已足以重创修为稍弱的万古仙尊!

    樊连修刚准备对仙萝莉还以颜色,骤然间神情大变,二话不说,竟是催动古像之身,转身就逃!

    他逃得极快,但雷炮的攻击却来临地更快,更引动了天地雷霆的呼应。

    樊连修好似有了一种错觉,这天地间任何一道雷霆,都是仙萝莉的雷炮炮火,此界雷霆遍布,根本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这具古像之身,本来接近万古仙尊的实力,但在雷炮轰至的瞬间,竟立刻石身冰封,冻结!

    何谓冥雷,世间最寒冷的雷霆,便是冥雷,可冻杀一切!

    樊连修的古像石身,在冰封中寸寸粉碎,露出其下的血魂。

    血魂目光怨恨地冷视了仙萝莉一眼,竟是无视雷炮的威能,夺路而逃!

    他的古像石身挡不住仙萝莉一击,但他的血魂,却是不惧仙萝莉任何雷霆神通的。

    无数修士在这一刻倒吸冷气,无法想象实力接近万古仙尊的古像,会被战车雷炮一击灭杀!

    “诶?石像里面,怎么还躲了一个血魂老头?接近十级的战车,竟然没有杀死这老头?”

    仙萝莉反倒有些诧异,樊连修能在雷炮攻击下不死。

    她还想再次拼却自损,再打樊连修一炮试试,却忽而发觉身旁金光一闪,多出了宁凡的身影。

    “在我有难之时。谢谢你,曾挡在我身前”

    宁凡拍了拍仙萝莉元神小脑瓜,笑容很暖,很暖。黑衣已经淡去,重新化作白衣银发。

    仙萝莉屡次挡在他身前,让他一次次内心触动,也愈加重视与仙萝莉的情分。

    即便那情分,只是虚构出来的父女之情

    “你累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爹爹处理吧。”

    隔着鬼面。仙萝莉看不到宁凡的笑容,却能看到宁凡直达眼底的笑意,极为温柔,好似可将世间一切冷漠化解。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宁凡如此柔和的眼神,不禁乖巧地点了点头,咯咯笑道,“好吧,就让爹爹去抓那个血魂老头吧,仙仙正想歇歇呢。”

    “等我回来。”

    宁凡身形一晃。化作金虹,朝樊连修遁离的方向一路追去。正疲于奔逃的樊连修,忽然察觉到宁凡追来,立刻叫苦不迭。

    石身毁去。此刻的他面对宁凡,几乎毫无胜算。

    他裹带着血池一路逃遁,手中仍握着那血弓弓灵。

    见宁凡越追越近,俨然已经逃不掉了。樊连修目露狠光,好似一头绝路搏命的孤狼,猛然收住脚步。转过身!

    “本祖石身虽毁,但这一箭之威,也不是你可以接下的!”

    “众生仇恨,化吾箭镝,杀,杀,杀!”

    樊连修的眼中,带着疯狂,大手一挥,从血池之中抽出大量杀戮香火,瞬间连喝三个杀字。

    每喝一字,他便射出一道杀戮血箭,三道杀戮血箭破空而来,直取宁凡。

    由于樊连修失去古像石身,故而杀戮血箭的威力,已大不如前。饶是如此,三箭齐至,仍是有着诛杀舍空巅峰的威力,不容小觑。

    面对呼啸而来的三箭,宁凡既不躲,也不避,目光幽深,看不出任何感情。

    先天鬼面不断传出兴奋的情绪,那兴奋,渐渐感染宁凡,好似与宁凡融合为一。让宁凡看待那杀戮血箭,犹如一道美食!

    从前的先天鬼面,虽说被宁凡炼化,却限于修为,始终未能被他完美掌控。

    但这一刻,先天鬼面却自愿被宁凡完美掌控,只为得到即将入口的美食!

    好似有一个声音,不断蛊惑着宁凡,吞噬掉眼前的杀戮香火。

    好似有一个声音,不断催促着他。

    吞,吞,吞!

    宁凡的身上,渐渐多出一股说不定道不明的自信。

    这自信,令他面对三支血箭,不退反进,一步向前踏出。

    临近,临近,临近!

    三支血箭贯穿长空,已然来临,宁凡借着鬼面之力,猛地喝出一字。

    “崩!”

    这一声,运用上了先天鬼面的力量。

    这一声,仿佛天生对世间一切杀戮香火有着压制效果,仿佛这世间一切杀戮,都要听宁凡号令!

    只因,他是先天鬼面的拥有者!

    只因,他是杀戮殿六百万年来,新一任少帝,是世间一切杀戮的主人!

    一字落,就好似言出法随一般,三道迎面而来的杀戮血箭,竟真的就这般崩碎了!

    “一字碎血箭,怎么可能!”樊连修大惊,再次出手,朝宁凡连射七箭。

    七箭来临,宁凡神情更加冷漠,猛然一拍天灵,天灵之上,立刻飞出一道元神。

    那元神,正是宁凡的元神!

    元神望着瞬间临身的七支血箭,冷漠无情,竟是仗着鬼面之力,直接张口,生吞了七箭。

    “不可能!就连本祖都无法无视杀戮香火的伤害,此子为何能生吞杀戮血箭,毫发不损?!”

    一股骇然情绪,瞬间阴影一般,笼至樊连修的心中。

    然而下一瞬,樊连修心中所有骇然,全都定格。

    宁凡元神归位,一指点下,只一指,西风起!

    西风如道,修死如叶,宁凡神情冷漠,看待樊连修,恰若一片腐朽的落叶。

    一瞬间,樊连修竟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堂堂六世蛮祖,还是一片不起眼的枯叶。

    “我看你如叶,风起,叶灭!”

    宁凡淡淡一句话,虚空中的萧萧叶影,一一化作飞灰消散,而樊连修的血魂之身,亦在这一刻,一并崩溃,灰飞烟灭

    此地,徒留一个容纳着无数蛮人残魂的血池,及一个目露凶芒的弓灵少年。

    那弓灵少年目光冷漠无情,见宁凡杀了樊连修,直接飞身,朝宁凡杀至。

    此弓灵,是樊连修生前牺牲无数人命祭炼而出,最是凶戾无比,除樊连修外,任何人无法收服。

    宁凡目光一寒,正欲出手灭杀此弓灵少年,玄阴界中,却忽然传出一道激动之极的声音。

    “主人!小弓感应到外界有一个品阶不弱的弓灵,正好可供小弓吞噬!主人,快放小弓出来,吞了那弓灵!”

    “只要主人让小的吞了那弓灵,小的从今日起,绝对会对主人忠心不二,再无任何背叛之念!这一点,小弓愿意以弓品保证啊!”

    那激动不已的声音,却是烛弓弓灵所发出。

    此刻的烛弓弓灵,被宁凡封印于玄阴界中,虽说隔着玄阴界,烛弓弓灵仍是感应到,外界,有一个大补之物,正步步临近!

    “主人!求求你让小的吞了那弓灵吧,那可是,那可是传说中的‘次先天弓灵’啊!”

    同一时间,极远处的毒龙老祖,忽然面色震怒。

    他手握罗盘,其上镶嵌的七颗红宝石,碎了第六个

    “该死!六世蛮祖的古像竟然已经毁了!”

    (1/1)没更了,洗洗睡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