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00章 谁都不准伤我爹爹!

第900章 谁都不准伤我爹爹!

    “是叔叔,叔叔回来了!”赵蝶儿紧咬的唇一松,流下两行喜悦的泪水。

    柳妍痴痴看着天空,一看到宁凡的身影,心中立刻一安,“前辈回来了”

    天蛮城的长街之上,站满了蛮人,这些蛮人一个个激动不已,在他们遭遇六世蛮祖的追杀、近乎绝望之时,宁凡回来了!

    宁凡回来了,更带着二十万蛮兽大军归来!

    二十万蛮兽兽吼如雷,吼声中,宁凡一踏脚下的贯空石,立刻一跃而出,直奔樊连修飞去,原本嚣张至极的樊连修,竟立刻落荒而逃!

    这一幕,落在芸芸众生的眼中,无人不感到震撼!

    天空上,原本还在与樊连修死战的群修,则纷纷惊呼起来。

    “这鬼面修士是谁!竟带着二十万蛮兽,来到的此地!难道是某个妖族大能么!”

    “不,不是妖修,是人族修士!想不到我人族之中,也有前辈能统率蛮兽,且麾下蛮兽竟有数十万之多!”

    “那凶物为何要逃,莫不是惧怕了这名鬼面前辈!”

    惊呼声四起。

    藤南、藤北目光齐齐一震,却没有多言,静静看着宁凡与樊连修一追一逃的场面。

    他二人是碎念修为,都伤不到樊连修半分,心道来人是什么修为,竟直接将樊连修吓跑了。

    难道此人是万古仙尊?不,明显不是,此人表露的气息,甚至远远不到碎念境的样子

    二人眼中的困惑极多,但那些困惑,都在宁凡出手的瞬间,化作惊容。

    “定!”

    宁凡的遁速太快,只一个闪烁,直接金光破空。阻挡在樊连修前方千丈,食指向前一按,千丈之内,一切虚空风暴的流动,立刻被生生定住。

    空间好似凝固,时间好似停止,樊连修正一路逃遁,忽然面色大变,周身竟是动弹不得,竟是被宁凡一指。生生定住!

    “东天祖帝的定天之术!此人什么来头,竟会此术!”藤南、藤北皆是大惊。

    此地任何一个略有眼力,识得定天术的修士,皆是大惊。

    一指定住樊连修,宁凡猛然抬手,雨之五剑已盘旋在身前。

    他一眼看出这血魂神通诡异,故而一出手便没有留情,直接动用最强神通。

    食指向前一点,五剑立刻引动天地雨意。呼啸而出,直接将血魂之身的樊连修斩成六段。

    “道则之剑!此子五剑之上,竟然有一丝道则之力。”

    非只藤南、藤北感到震惊,就连土魔、铁鸦两名曾经的万古仙尊。都为之动容。

    这二人成为宁凡奴仆之后,也算在宁凡身上见过不少惊人之举了,但此刻看到道则剑光,仍是小小震惊了一下。

    震惊之后。却是大感惋惜,二人曾为万古仙尊,如今虽然实力跌落。勉勉强强仍能使用少许道则之力。

    之前对战樊连修之时,二人也尝试过使用道则之力,但同样无法伤到樊连修分毫。

    在二人看来,宁凡雨之五剑虽然厉害,但想要伤到樊连修,却还是不够。

    果然,樊连修的身体被斩成六截,竟是一滴血也没有流出。一阵血光闪过,身体直接在血光中重塑。

    “连道则之术,都伤不到此凶物么”

    宁凡目光一凝,收回雨之五剑。樊连修则不屑一哼,冷冷道,

    “这种神通,伤得了旁人,可伤不得本祖!蛮牛崩山之术!”

    樊连修老眼一眯,竟是不逃了,挥手变出一个血山,朝天一祭。

    血山已经腾空,其下立刻有数以万计的火牛冲出,皆是蛮牛虚影,铁蹄踏空,轰隆隆地朝宁凡猛冲而来。

    他初时一见宁凡便跑,是怕了宁凡体内的三种力量。

    此刻不跑,是又看出,宁凡并不知他的弱点,似乎不懂得运用这三种力量,对自己造成伤害。

    如此一来,自己只需趁宁凡识破自己弱点前,将之击杀,便没有必要逃遁了。

    以樊连修此刻修为,单一火牛便足以撞杀人玄。

    上万火牛齐齐撞至,那巨力,绝对足以轻易撞死实力稍弱的舍空的。

    “此凶物之前一见我来,便落荒而逃,之前他的眼神,带着恐惧。但此刻,却变了”

    “雨之五剑伤不得他,恐怕就算召出战之五剑,十剑齐出,也是伤不得他的。此凶物神通好生诡异,此能无视道则之术的伤害,难怪以前十万修士联手,都拿不下他”

    “不知以此指神通,可能伤他!”

    宁凡猩红的双目,忽而变作紫眸,一身银发变作黑发,一身白袍变作黑袍。

    他鬼面一点点黑化,在黑化的瞬间,他猛然抬指,一指朝上万火牛点下,口中只念出两个冷漠无情的字。

    “刹古!”

    自宁凡归来的一刻,寒舞仙子的美目便始终停留在宁凡身上。她是几女之中,距离宁凡最近的一人,在宁凡变作黑衣的瞬间,她分明看到,宁凡目光变得冷如寒冰,那种冷,好似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陌生人一般,陌生地让她有些不敢相认。

    若非亲眼看到宁凡由白变黑的一幕,寒舞仙子几乎会认为,黑衣的宁凡,是另外一个人。

    魔元子、金华老祖乘坐灵舟,与一众落难修士一道,姗姗来迟。

    刚来到此地,二人便看到宁凡化作黑衣的一幕,纷纷有了惧色。

    尤其是金华老祖,脸上的惧色最多,之前他可是被黑衣宁凡伤过的,深知这一状态的宁凡,神通有多么可怕,一指之下,便是修士的修为都能抹去!

    “这是归墟指!扶离一族的归墟指!这小霪贼为何能施展此术!”葬月仙妃不发一言,心中却是惊讶连连。

    扶离早已灭在上古之前,这世间,有资格知晓扶离之名的修士,罕有。能认出归墟指的,则更是寥寥无几。而能施展归墟指的人。应该已经死尽了才对

    扶离,应该已经死光了才对

    这小霪贼,莫非身负扶离血脉?否则绝不可能使出归墟指

    那刹古二字在扶离一族的字典里,正是归墟的意思,宁凡此刻施展的神通,也正是葬月仙妃认为的归墟指。

    此术,是宁凡从黑袍老者身上参悟而来,对此术,他领悟的极浅,饶是如此。此术威能也不容小觑。

    归墟,就是让世间一切,回归虚无!

    此术的力量,与大道相逆!

    上万牛群的前方,忽然便出现滚滚黑雾,那黑雾朝火牛群一卷,牛群身上的火焰,立刻熄灭。

    一息,火灭!

    三息。蛮牛全都惨呼起来,兽身腐烂。

    六息,蛮牛们的皮肉全部腐烂脱落,只剩白骨骨架。

    十息之后。群牛就连骨架,都化作飞灰,湮灭在虚空中!

    十息,此术破!

    十息。也是宁凡如今施展归墟指的极限。

    他食指连点,再次点出无数黑雾,滚滚卷向樊连修。

    被那黑雾卷中。樊连修的修为,竟有了跌落的趋势!

    一息,跌落千年!

    十息,跌路万年!

    他的血魂之身,更是一点点在黑雾之中湮灭,只是十息一过,他的修为立刻恢复如初,他的身体,也立刻复原!

    “嘶!好诡异的神通!还好此子没有领悟此术,否则必定也能伤到本祖的血魂身!”

    “想不到此子身上,能够伤到本祖的力量,不是三种,而是四种。不,以此子诡异来看,说不定还有第五种,第六种”

    “再战也未必能杀此子,还是应该逃跑!”

    樊连修神情再次变化,身形一晃,化作一道血虹,复又一遁而走。

    宁凡目光闪了闪,纵身追去,心中却是心思飞转。

    “此凶物初见我时,直接逃遁,定是因为在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他深为忌惮的。他后来不跑了,是因为见我未拿出令他忌惮的手段,心知我没有看破他血魂之身的弱点,所以想在我明悟这一点前,杀了我。”

    “以我如今对归墟指的领悟,伤不到此凶物但我身上,一定有什么手段,是此凶物忌惮极深的!”

    以宁凡心智,立刻便从樊连修的种种举动之中,推断出了这一点。

    雨之五剑不仅仅是宁凡最强神通,五剑之中,更有离合剑这一十二涅后天法宝。

    此术伤不到樊连修,就说明一般意义上的神通、法宝,全部伤不到樊连修。

    “我身上的诸多手段中,令樊连修忌惮极深的,究竟是哪一种”

    宁凡的脑海,忽而回想起化凡悟真之时,常常听蛮人诵读的一句《蛮祖经》经文。

    ‘夫蛮者,自然之始祖,万域之大宗也。蛮生于尘,死于劫,万物不可执,执则失蛮’

    “也许,此人是畏惧我的劫血也许,是畏惧我的执之道!”

    宁凡再次身形一闪,阻挡在樊连修的前方,一指点下。

    这一指,施展的却不是劫念之术,而是道念之术!

    一指,西风现,天地间立刻现出万叶萧萧的奇景,秋意肃杀!

    “哼,此子真是愚钝,竟还未发现,本祖怕的究竟是什么。区区道念之术,本祖何惧!”

    樊连修冷笑一声,丝毫不惧前方万叶萧萧的阻挡,直接猛冲而出,试图直接撞碎此术封锁。

    但一入此术范围,西风加身,樊连修立刻面色大变,冷汗立刻流遍全身!

    西风之术,是宁凡所创的道念之术,其中,蕴含着宁凡执道道念!

    就连樊连修本人都没有想到,在这执道道念的侵蚀下,他的血魂之身,竟随着万叶叶影崩溃,一点点风化成灰!

    “第五种!此子身上,竟还有第五种力量,能令本祖受伤!”

    “这是执念!该死,此人竟是执修,竟是劫灵一族之内,百万人中才有一个的执修!”

    “该死,该死!执念对于蛮兽的杀伤力。可比劫血更恐怖啊!”

    “古像,护我!”

    西风如道,几乎瞬息之间,就要将樊连修灭杀在此!

    必死之际,樊连修大喝一声,直接从虚空深处,召唤出一尊古像。

    那古像,是敖玄与毒龙老祖血祭蛮荒之时,使用的七尊古像之一!

    古像一现,樊连修的血魂身直接窜入古像之中。附身于古像之上。

    一瞬间,古像之上,竟有一股堪比万古仙尊的气势,正一点点苏醒着!

    凭西风术的威能,竟再也无法隔着古像,伤到古像内的樊连修。

    “血魂一入古像,便无法分离了,本祖原本先打算吞噬足够血食,令血魂修为提升一些。再与古像融合,如今看来,却是不得不提前融合古像了。只是如此一来,本祖即便在六日之后成功复活。实力也必定会大不如前”

    “都怪此子,逼迫得本祖不得不逃入古像避难,此子,该杀!”

    “亿万蛮魂。现!”

    古像好似一个无比巨大的石傀儡一般,一步步,缓慢而坚定地踏着虚空。向宁凡走来。

    樊连修,不逃了!他要让宁凡,付出代价!

    他一指点下,虚空之内,立刻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池,血池之中,不断飞出血淋淋的魂魄,每一个魂魄,都是无数年前,含冤死在血祭蛮荒中的蛮人!

    那些魂魄一经出现,一个个怒意滔天地瞪着樊连修,眼中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那些魂魄不知有多少,十亿,百亿,千亿,乃至更多

    数不清!

    曾经,六世蛮祖樊连修,为了修出劫血,成为太苍劫灵,不屑血祭掉整个蛮荒的生灵,换取修出劫血的机会!

    蛮人死而不入轮回,魂魄消散前,全被樊连修收走,炼入血池。

    每一个死去的蛮人,都对樊连修有着刻骨铭心的恨意,那恨意,化作源源不断的杀戮香火,积累在血池之中,不断沉淀,已有无数年。

    明明是用于斩杀樊连修的杀戮香火,但却不知为何,竟能被樊连修反过来利用。

    这一点,简直有悖常理!

    “本祖不需要尔等的信仰,本祖只需要仇恨!尔等越仇恨本祖,越好!”

    “本祖的道,是仇恨!这世间,能随意利用杀戮香火的,只有修仇恨道的修士!而本祖,便是其中之一!”

    “血弓弓灵,现!杀戮蛮箭,凝!”

    古像冷笑着,石手向前一抓,天地间,立刻出现一道弓灵少年。

    那弓灵少年,目光冷漠无情,摇身一晃,化作一张血弓,落在古像手中。

    古像大手朝血池一抓,源源不断的杀戮香火,立刻幻化为一道血箭箭影,落在古像手中。

    左手弯弓,右手答箭,弓弦一开,此地整个界面,都几乎快要崩溃!

    他要凭这一箭,射杀宁凡,消却心头之恨!

    他此刻血魂附身古像,一身实力接近万古仙尊,凭这杀戮香火一箭,足以射杀仙尊之下任何一名修士!

    此为万古仙尊一击,他深信,此界无人可以接下!

    他肆意搜集着万民的仇恨,他无视着万民的愤怒,他不需要众生信仰他!

    血池之中,一个个死亡多年的蛮人残魂目光不敢,拼命嘶吼。

    他们不甘心!

    他们仇恨着樊连修,他们的仇恨化作杀戮香火,只期待有一天,有人能取走这香火,斩杀了樊连修!

    但让他们悲哀的是,就连他们因恨而生的杀戮香火,都成了樊连修用以施展神通的工具,被利用着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么

    在古像弯弓搭箭的一瞬间,此界无数生灵,全都在一瞬间,有了必死的危机感。

    那箭分明对准宁凡,但攻击范围,却囊括了此地所有生灵!

    越是修为高深之人,那危机感也就越强。

    会死!会死!会死!

    魔元子与金华老祖心中悔恨交加,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跟随宁凡到来的结果,是会被绝世凶物一箭射杀。

    早知如此,他二人绝对不会跟随宁凡来到此地,此刻才想逃离,为时已晚!

    土魔、铁鸦道人齐齐露出不甘之色。

    他二人自降身份,给宁凡当奴仆,为的就是保命,怎会甘心死去。

    但古像一箭之威太强,这威能,怕唯有二人全盛之时,才能以仙尊修为挡下,此刻的他们一旦中箭,必死无疑!

    葬月仙妃几乎快要急哭了!

    她倒不怕此箭,若中箭,她或许会是此地唯一一个不被射死的人。

    她全盛之时,好歹也是九劫仙帝,残神就算再弱,也万难灭杀。就算中箭,也最多伤势更重而已,不会有性命之虞。

    但她怕宁凡被射死啊!

    她中了宁凡的劫禁,有木有!宁凡死,劫禁会一并将她抹杀,有木有!

    此地能杀她的,只有那该死的劫禁,有木有!

    “拼了!就算拼了老娘残神最后的力量,也要保住小霪贼的性命!”

    葬月仙妃银牙一咬,二话不说,就要腾飞冲出,拼死去护宁凡。

    只可惜不待她出手,早有一个嘻嘻傻笑的小萝莉,一闪而出,周身银雷滋滋作响,挡在了宁凡身前。

    她,正是从拘雷幡中吃饱喝足,跑出来的仙萝莉元神。

    此刻的仙萝莉,元神金色全部敛去,看不出任何一丝金色,旁人根本看不出,这元神是仙帝元神。

    除非她愿!

    在拘雷幡中吃饱喝足,仙萝莉仍然没有恢复记忆,也未能完成雷体进化。

    然而她的气息,却已一路暴涨,提升至了碎念初期的程度。

    虽只是碎念初期,但一身气场,却即便面对此刻的古像,也没有任何畏惧!

    “爹爹,不要怕,仙仙会保护你的!”

    “谁都不准,伤我爹爹!”

    (1/1)没更啦,洗洗睡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