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98章 参悟

    “伪古妖!”

    魔元子目光登时一变!

    到了他这种境界,兼修妖力的人族修士也不是没有见过。总有一些大能修士,能机缘巧合,获得返古之果的一些果皮果核,从而令体内多出修炼其他力量的资质。

    只是在那些修士身上,妖力最多只能成为附庸,极为弱小。但在宁凡身上,法力竟与妖力完美融合!

    且那妖力,赫然竟是伪古妖才能拥有的妖灵力!

    黑衣黑发的宁凡只出现的一瞬,便变回了原貌。但那一个瞬间,魔元子面对黑衣宁凡,竟有一种呼吸凝滞、心惊肉跳的感觉!

    白衣之身的宁凡,尚还有三分人情可讲。

    黑衣之身的宁凡,却好似世间一切邪恶、污秽、黑暗的承载体。好似在他面前,就连天道都要自惭形秽,臣服为仆!

    魔元子不知,黑衣之身的宁凡,身上所有邪肆气息,都来源于体内的扶离血脉!

    魔元子不知,扶离曾为天道的监督者,真正的扶离,挥手之间,便可篡改天道,逆转道则!

    魔元子不知,在宁凡变作黑衣的瞬间,身上的道则,全部逆行!

    宁凡只在黑衣黑发的状态停留了瞬息而已,却分明感到,那一个瞬间,自己仿佛拥有了黑袍老者那般惊世绝艳的能力,挥手间,可碎人法宝,可抹灭道则

    而在变作黑衣的瞬间,宁凡的指间,更是有了一股归墟之力,应运而生。

    扶离三大镇族神通之一归墟指!

    “归墟让一切修为烟消云散,归于虚无”

    宁凡闭上眼,继续在贯空石下参悟。

    魔元子面色变幻不定,不知宁凡在感悟什么,却也不敢打扰。

    又过了半个时辰。前方某座死门之内,忽然飞出一道极为狼狈的身影。

    那人全盛之时,是一名碎念初期老怪,一个不慎,误闯了某座死门。

    好在他刚刚踏入死门半步,便察觉不妙,立刻逃了出来,否则多半会直接丧命于死门之内。

    虽说逃得极快,身上仍是落下不少伤势,衣衫到处都是破烂与血污。模样狼狈之极。

    那名老怪一经逃出死门,立刻骂骂咧咧,忽而看到迎面飞来的灵舟,神念一扫灵舟,立刻大喜。

    “哈哈,这不是魔元舟么!魔元老儿,不介意老夫在你灵舟上疗伤吧!”

    那老怪本还距离灵舟极远,但一个闪烁之后,已飞至灵舟之上。

    灵舟之上。不少修士认出了这名老怪的身份,是北天缺岳宗的老祖——金华老祖。

    见金华老祖不请自来,魔元子目光微微一眯,有些不悦。但看到此人狼狈之极的模样。又有些幸灾乐祸。

    “哼!金华老儿,老夫与你从无任何交情,凭什么让你呆在这里疗伤!”

    “嘿嘿,如今蛮荒逢劫。我等人族修士理应患难与共,就算你我没有交情,想来你也不至于赶我下船吧。有老夫在此。你这破船,不也更安全一些么?”

    金华老祖嘿嘿一笑,自顾自地就要盘膝打坐,也不理会魔元子有些难看的神情。

    但还未坐下,金华老祖看到了耸立于船头的贯空石,目光登时一亮。

    “竟是贯空石!呵呵,魔元老儿,你真是好运气,竟得到了如此至宝五千亿道晶,此石卖我一半,如何!”

    对碎念修士而言,道晶的用处已经不大,很多修炼所需之物,都无法靠道晶买到。

    五千亿道晶,想买半块贯空石,根本就是痴心妄想。这个价格,可是不高。

    金华老祖舔了舔舌头,略带威胁地看着魔元子,仿佛若魔元子不卖,他便会强抢一般。

    魔元子目光登时一冷,但转而想到什么,忽然猥琐一笑,朝宁凡一指,对金华老祖道,

    “嘿嘿,老夫可不是贯空石的主人,此石的主人,是这位赵道友。你想打贯空石的主意,可不要来找老夫。”

    “赵道友?哪个赵道友?”金华老祖一怔,这才注意到,贯空石脚下,盘膝坐着一个鬼面修士,正面朝贯空石,参悟着什么。

    宁凡伤势虽愈,此刻表露的气息,却也只是渡真中期而已。

    金华老祖心中暗暗打鼓,心道宁凡全盛之时,最多只是一个舍空中期,魔元子为何会称他为道友?以宁凡修为,又怎可能拥有贯空石这种至宝

    “魔元子莫非是在诓我不成”

    金华老祖将信将疑,对宁凡问道,“这尊贯空石,可是小友所有?”

    “是又如何。”宁凡答话之时,眼睛都没睁开,头也不回,让金华老祖登时不悦,语气便也有些不善了。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赵简。”

    “赵简?没听过”

    金华老祖眉头一皱,微微冷笑,对宁凡不容拒绝道,“一千亿道晶,将此石卖给老夫,老夫送你一场造化!”

    金华老祖负手而立,神情老气横秋。见宁凡修为不高,金华老祖不仅压低了价格,更打算强买走整块贯空石。

    若非此地是魔元子的地盘,需要顾及魔元子的面子,金华老祖连千亿道晶都不会付,直接便会出手夺石。他,根本没将宁凡放入眼中。

    “不卖!”

    宁凡冷冷答道,依旧自顾自疗伤,并不理会金华老祖。

    “哼!卖不卖,可由不得你”

    金华老祖目光一沉,没想到会被一个小辈拒绝,正欲发作,忽然面色大变。

    却见宁凡忽然间睁开了双眼,那一双眼本还猩红,但忽然就变作紫眸妖瞳。

    在变作紫眸的瞬间,宁凡忽然变作黑衣黑发,就连鬼面,也一并变作黑色,猛地站起,转过身来。

    滚滚黑雾从宁凡身上流出。猛然朝金华老祖一卷,一卷之下,金华老祖一身道行,竟是疯狂削弱!

    一息,削弱千年道行!

    三息过去,金华老祖一身道行,生生削弱三千年!

    如此诡异的神通,简直骇然听闻,让金华老祖登时面色大变,内心狂跳不止。惊怒之下,翻手便取出一个金色小山,朝宁凡祭出。

    那金色小山,乃是金华老祖的道兵,山头缺了一角,名为‘缺岳’。一经腾空,立刻迎风而涨,从天砸落。一坠之势,足以将任何舍空之下的修士砸成肉泥。

    “滚!”

    宁凡的脚下。忽然出现一个扶离灵轮的紫黑色光环。那光环转动着,嘶嘶作响,转动的方向却逆于大道。

    他五指向天一按,黑雾立刻冲天而起。那砸落而下的金色山岳,一经被黑雾卷中,立刻传出阵阵轰鸣,其上更是立刻出现无数黑色裂痕。灵性大损,嘭地一声,直接炸裂为无数金色碎石。

    滚滚黑雾继而朝着金华老祖压下。远远看去,竟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沉重感觉。

    那黑雾瞬间临身,金华老祖避无可避,立刻在重重黑雾之内,发出阵阵闷哼。

    其修为,被黑雾疯狂吞噬着,每一息,都会被抹消掉千年道行!

    魔元子心头大惊,本是看金华老祖在宁凡面前吃瘪,却不曾想,会看到如此惊悚的神通,竟能抹人修为!

    身处黑雾之中的金华老祖,好似被天地之力挤压着,竟是动弹不得。

    他的修为不断被黑雾抹消,那种感觉,就好似一步步失去修为,走向归墟一般!

    黑雾之中,金华老祖猛然回头,更是惊不可抑的察觉,灵舟之后的乌云中,竟有二十万杀机,将他死死锁定!

    金华老祖神念朝灵舟之后的乌云一扫,立刻浑身发抖。

    乌云之内有二十万蛮兽匍匐,皆朝宁凡方向跪拜,神情恭顺之极。

    见此一幕,金华老祖内心狂跳,面色立刻失了所有血色,哪里不知,宁凡除了本身神通惊人,更有数十万蛮兽的部下在此守护!

    “这赵简什么来头,神通竟如此恐怖,更有二十万蛮兽守护在侧!”

    “碎念境!此人一定是碎念境无疑,他这修为,定然有所遮掩!绝不能得罪此人!”

    “魔元子,你卑鄙!你明知此人不能惹,却不告诉老夫,任老夫招惹此子,用心当真歹毒之极!”

    金华老祖面如土色,在宁凡面前,竟是难以令心神冷静。

    危机之下,金华老祖一咬牙,手掌一拍天灵,竟是想动用最后的保命手段。

    但就在此时,宁凡心念一动,撤去所有黑雾,却又放了金华老祖一马。

    他本就不打算灭杀金华老祖,留下此人,也能成为救援妙言仙尊的一大助力。

    “再惹本座,后果自负!”

    宁凡退出黑衣黑发之身,面朝贯空石,重新坐下,继续参悟。

    名为逆樊的黑袍老者,一指归墟指点下,每一息都能让敌修修为抹灭十万年。

    而宁凡,则只能一息抹灭敌修修为千年,且十息之后,神通必破,难以持久。

    他对这归墟指的参悟,仍是远远不够

    金华老祖模样更加狼狈了,望向宁凡的目光,满是恐惧。

    他明白宁凡是手下留情了,否则今日,自己怕是难以活命的

    他不敢怨恨宁凡,一身怒气,都迁怒在了魔元子身上。

    “魔元子,你给老夫记着!今日你算计老夫,他年老夫回到北天,必不与你善罢甘休!”

    “好啊,老夫等着看你如何不与老夫善罢甘休!”魔元子猥琐一笑,神情满满都是幸灾乐祸。

    宁凡的神通、实力,让他着实震惊的一把,却又觉得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毕竟他早就看出,宁凡不能招惹。

    金华老祖再次瞪了魔元子一眼,自顾自在船头寻了处位置,开始气闷地疗伤。

    一想起宁凡抹灭他修为的神通,仍是有些后怕,如此惊悚的神通,简直与北天遗世宫的镇天之宝——‘阴融珠’不相上下了。

    心中却是打定主意,此行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招惹宁凡半分日后见到宁凡。也必须绕道而行才可。

    灵舟继续前进,接连穿过数个生门界面后,前方忽然出现不少疲于奔命的人族修士。

    这些修士身着统一着装,俨然隶属某个人族战部,与魔元子等人遁行的方向恰恰相反。

    那些修士本在仓皇落逃,忽然看到魔元子的灵舟,纷纷大喜过望。

    魔元子威风凛凛地站在船头,一些认得魔元子的修士直接开口求救,

    “我等是仙尊麾下战部,正被一头血魂凶兽追杀。十万战卫正在死战!两名碎念统领正拼死击杀那头凶兽,令我等四处寻找援手支援!求魔元子前辈出手,救一救两名碎念统领!”

    又有修士看到了船头之上的金华老祖,大喜过望,“是金华老祖!此舟之上竟有两名碎念前辈,有他们在,必定能救下两名统领!”

    魔元舟上一船修士,听到这些修士的话语,却是全部倒吸冷气。

    什么血魂凶兽如此厉害。竟能杀得十万战部望风而逃,更能让两名碎念统领拼死一战

    魔元子面皮抽了抽,他这一路上虽然随手救了不少人,可他并不是什么善人啊。

    那血魂凶兽一听就极为厉害。他才懒得去趟浑水,救什么不认识的碎念统领。万一为了救人,送掉自己的性命,岂不冤枉?

    金华老祖亦是频频摇头。他同样不愿为了无关之人涉险的。

    唯有宁凡目光微动,站起身,朝那些求救修士传音问道。

    “尔等是在哪处生门界面遭遇凶兽的?”

    那些修士不识宁凡,但见宁凡竟与魔元子、金华老祖同列,想来也是一名人族名宿,自然不敢怠慢,恭敬抛出一个地图玉简,答道,

    “我等遇到凶兽的生门界面,已在玉简之中标明,前辈一看玉简便知。”

    宁凡接过玉简,神念一扫,面色登时一沉。

    这群人族修士遭遇血魂凶兽的地方,赫然就在前去救援妙言仙尊的行进路线上!

    对群修口中阻拦凶兽的两个碎念统领,宁凡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赵蝶儿等人的安危。

    赵蝶儿等人所在破碎大陆,正是朝着这一方向飞行的,若是遇上那血魂凶兽

    “尔等来时,可曾见到一块金光加持的破碎大陆?”宁凡忽的问道。

    “见过!两名碎念统领正是为了保护那破碎大陆上的修士,才率领大军与凶兽死战的!”那些修士恭敬回答道。

    闻言,宁凡目光登时一变,足尖一点,直接与贯空石消失于船头,踏着贯空石,飞上虚空。

    灵舟之后的巨大乌云,忽然消散,二十万蛮兽随宁凡心念一动,全部飞出,密密麻麻,有如蝗虫过境。

    旁人的生死,他不管,但赵蝶儿等人,他却必须去救。

    离开破碎大陆之时,他曾在大陆之上留下一道逆灵术的印记,此刻,那印记仍未损坏,想来众人尚无性命之虞。

    但被血魂凶兽盯上,想来天蛮城此刻并不安全。

    裹带着二十万蛮兽,宁凡脚踏金虹,猛冲而出,万兽紧随其后,破空疾驰,那场面,声势太过惊人!

    无论是魔元舟上的数万修士,还是前来求救的落单修士,此刻全都张口结舌,震撼地说不出话。

    再次看到二十万蛮兽,魔元子、金华老祖亦是内心狂跳,却因为已经见过,比之旁人,多了几份冷静。

    “怎么办,要跟上去么”金华老祖目光凝重,对魔元子问道。

    “跟上吧赵简道友既然要去,我们最好也跟过去看看。就算那血魂凶兽再强,有赵简道友的二十万蛮兽在前面顶着,我们应该还是很安全的”

    不跟上去,又能如何!

    魔元子看了那份地图玉简,那玉简指示的方位,就在寻找妙言仙尊的路线上,不去不行。

    “说起来,若妙言仙尊真的就在前方,这些人为何不向仙尊求援,反倒向老夫求援若仙尊真的就在前方,那血魂凶兽再强,似乎也无法猖狂吧”

    “妙言仙尊,真的就在这条路线上么”

    魔元子再次怀疑起宁凡情报的真实性,却也无奈,不得不信。

    他催动魔元舟,载着一船修士,紧随宁凡与群兽之后,朝前遁去,心中只祈祷这一路走下去,能够当真寻到仙尊,保得性命

    (2/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