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97章 黑衣现

    宁凡目光冷漠无情,审视着前来夺宝的魔元子。

    他为人,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魔元子若执意找他麻烦,他自不会手下留情。

    他目光只略略一扫,便看破魔元子修为。此人全盛时应是碎念初期,此刻则只能发挥舍空初期实力,不足为惧。

    宁凡再看灵舟,那灵舟倒是不错,是一件后天七涅的遁宝。魔元子是驾舟而来的,那灵舟之上,共有修士数万,大多修为平平,只有十余人全盛时修为高于渡真,能令宁凡多看了一眼,但也仅此而已。

    “你确定,要夺本座贯空石么!”

    宁凡目光中煞气太重,那煞气,使得魔元子心中一寒。若魔元子没有看错,宁凡身上的煞气还很新,数个时辰之内,必定斩杀过碎念中期的修士才对

    越细探宁凡,魔元子心中的危机感便越多。左腕佩戴的一串黑玉佛珠,更是忽然之间,幽幽亮起。

    十八颗佛珠,竟一次性亮了十一颗!见此,魔元子再次倒吸一口冷气。

    “十一颗!此人什么来历,魔性竟如此之重!”

    这佛珠是一种佛宗法宝,名为‘如是我闻珠’,每一颗佛珠,都是以佛宗修士舍利炼成,有探查魔修魔性的神通,亮起的佛珠数量越多,说明对方身上魔性越重。

    一般而言,越是魔道有成的老怪,身上的魔性便越重,这样的老怪,往往越是神通厉害,不可招惹。

    魔元子本人便是一名杀人无数的魔头,魔性极重,但以如是我闻珠测算魔性,也不过能点亮六颗佛珠而已。

    他一生横行北天。也算见识过不少魔道老祖。北天仙界内,碎念境之中,能令佛珠点亮十颗以上的,只有寥寥数人,而这几人,无一不是碎念后期以上的绝世魔头,全都是魔元子惹不起的人物。

    宁凡能令如是我闻珠亮起十一颗,这说明了什么!

    魔元子暗暗心惊,越想,越觉得宁凡深藏不露。种种迹象加在一起。魔元子几乎立刻断定,宁凡不好惹,不宜得罪此人!

    “此人能杀碎念中期的妖修,体内魔性更是达到十一珠级别为了一块贯空石,招惹如此强魔,不智!”

    魔元子面色匆匆变幻,再看宁凡之时,贪婪之色尽收。

    他故作从容,心中却是忐忑难安。朝着宁凡方向遥遥拱手一礼,脸皮极厚地一笑,回答道,

    “老夫刚才不过是和道友开个玩笑罢了。哪会真的去抢道友的贯空石,道友千万不要误会才好。道友身上似乎有伤,老夫这里有些丹药,便送给道友吧。算是结个善缘。咳咳老夫先走一步,不打搅道友疗伤了,告辞。告辞”

    魔元子取出一瓶不知从哪里夺来的丹药,屈指一弹,送与宁凡。

    而后匆匆调转船头,生怕再留此地,会引起宁凡不快。

    “随便拿瓶丹药,就想将今日之事糊弄过去么不够!”

    把玩着手中丹瓶,宁凡微微冷笑,忽然直接从贯空石上站起,足下金光一点,直接与贯空石一道,消失于乌云云端。

    几乎在同一时间,贯空巨石金光万丈,凭空出现在灵舟船头,没有人能看清,巨石是如何出现。

    宁凡白衣红芒的身影,更是一并出现。此地能稍稍看清宁凡身法的,只有魔元子一人而已。

    “好可怕的遁速!远超老夫全盛之时!”

    魔元子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暗暗叫苦,愈加确信宁凡不好惹,见宁凡步步走来,心知此人是想问罪。

    他暗暗寻思,自己已经给了宁凡一瓶丹药,算是赔罪了,宁凡若再找自己的麻烦,实在有些咄咄逼人了。

    心中不禁有些后悔,若早些知道宁凡厉害,他是绝对不会向宁凡放出狠话的,简直是自惹麻烦

    麻烦找上门,魔元子也不会怕事,心中虽在打鼓,面上却是色厉内荏地冷哼一声,道,

    “老夫不过是跟道友开个玩笑罢了,也已送了道友一瓶丹药赔罪了,道友可不要欺人太甚!”

    言及于此,魔元子猛然放出一身气势,那气势笼罩之处,数万修士全部有了炽热难耐之感。

    此人之道,是火!

    此人修的,不是普通的火,而是黑火!

    宁凡目光微微一怔,这黑火的气息,竟与黑魔派的功法极为相似

    天下间,能修出黑火的功法,并非只有北天黑魔派拥有,但魔元子身上的黑火,毫无疑问,是修炼过黑魔派功法的,但又有些不同

    黑魔派是老魔的宗门,也是宁凡的宗门。见此黑火,宁凡目露追忆之色,原本冰冷的目光,却是微微缓和,淡淡问道。

    “阁下的黑火,似乎与北天黑魔派有些渊源。不知阁下与黑魔派是什么关系,修出黑火的法门,又是从何而来?”

    魔元子一怔,想不到宁凡会问出这个问题,隐约看出,在提到北天黑魔派之时,宁凡眼中的敌意减少了。

    猥琐的眼睛滴溜溜一转,魔元子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黑乎乎的令牌展示给宁凡看。

    那令牌,赫然是北天黑魔派的客卿令牌,令牌之上,刻着魔元子三字。只是这令牌已极为古旧,起码已有数百万年历史。

    “老夫年轻之时,与前代黑魔派掌教黑魔子有旧,曾挂名在黑魔派当过客卿,自然懂得些黑魔派的黑火法门。”

    “黑魔子”宁凡记得,老魔师父的师父,似乎就叫黑魔子

    眼前的魔元子,竟与自己某代师祖有旧,还曾当过黑魔派客卿

    “阁下既与黑魔派有旧,今日之事,就此作罢。”

    宁凡一叹,他为人睚眦必报,却也极重感情。魔元子若与黑魔派有渊源,他便不会去寻魔元子麻烦。

    魔元子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道还好自己在黑魔派混过一段时间,否则今日的事,绝对没有这么容易一笔揭过的。

    心中则暗暗嘀咕,黑魔派虽曾兴盛过,但早已没落,强者寥寥。这宁凡一看就与黑魔派关系匪浅,只不知究竟与黑魔派有何渊源

    见宁凡转身欲走,魔元子眼珠滴溜溜一转,又动了其他心思。

    “此人身上虽然有伤,实力却是极强。若能留在老夫船上,这一路逃亡想必会更加安全。”

    念及于此,魔元子立刻对宁凡挽留道,“道友身上有伤,何不与老夫等人同行,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同行?”

    宁凡微微一怔,沉吟片刻之后竟是点了点头,同意了魔元子的邀请。

    与魔元子同行也好,他本来是要去救妙言仙尊的。若与魔元子同行,也算多一个帮手,可多一些救出妙言仙尊的把握。

    “哈哈,道友实力高强。能与老夫同行,真是再好不过!老夫魔元子,尚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赵简。”宁凡淡淡报出一个假名。

    他的真实身份太过敏感,若没戴鬼面也就罢了。如今带着鬼面,实在不想再过多暴露宁凡之名。

    “原来是赵道友,失敬。失敬。”口中说着失敬,魔元子却目光一眯,心道这个名字好生陌生,从未听过,多半是个假名吧,也不介意,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如今蛮荒逢劫,老夫及诸位人族道友正在寻找妙言、两位仙尊,以期寻求庇护。不知赵道友可知两名仙尊如今身在何处?”

    “巧了,赵某手中,正好有妙言仙尊的下落。”

    宁凡取出一份空白玉简,在玉简中刻印下一份生门路线,交给魔元子。

    这生门路线的目的地,是与妙言仙尊所在死门界面一界之隔的生门界面。

    魔元子微微一怔,他不过随口一问罢了,没想到真能问来妙言仙尊的下落。

    接过玉简,细细一看,面色藏的很深,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宁凡仍是从魔元子的眼角,看到一丝怀疑。

    “道友在怀疑这路线的真假么?”宁凡面无表情地问道。

    “呵呵,道友说笑了,如今蛮荒逢劫,我等人族修士当同心同力,才能保全性命。想来道友是不会给出假情报,做出谋害老夫的不智之举的。”

    魔元子眼中怀疑不减,但沉吟片刻之后,仍是催动灵舟,朝宁凡给出的方向飞遁而去。

    但愿沿着这条路线走,真能找到妙言仙尊吧

    如今蛮荒遭劫,是个人族修士,都想要尽快寻到两名人族仙尊,寻求庇护,魔元子也不例外。

    他十指掐诀,脚下灵舟破空速度渐渐加快。此舟名为魔元舟,是魔元子性命相修的法宝,品阶达到后天七涅,遁速颇为惊人,但却唯有熟悉此舟灵性的魔元子能够操控自如。

    “道友先在一旁疗伤吧,老夫会带道友前往此地,寻找妙言仙尊的。”魔元子皮笑肉不笑地言道。

    “也好。”

    见此舟遁速不慢,宁凡点点头,忽而抬手,朝船头的贯空石一指点下。随着这一指点落,贯空石发出幽幽光芒,而虚空极远处的龙形乌云,立刻整块移动,朝灵舟飘来。

    一经靠近,乌云之内立刻飞出数百道黑雾绳索,拴在灵舟船尾。贯空石的破空之力加持在灵舟之上,灵舟的遁速立刻暴涨数成,那乌云竟是依附在灵舟之后,随灵舟一路疾行。

    远远看去,就好似是灵舟拖拽着乌云前进一般。实则,是贯空石在引导灵舟、群兽飞行。

    做完这一切,宁凡盘膝于贯空石之下,继续疗伤。灵舟之上,已有不少修士发出惊呼。

    “这乌云是什么东西!”船上数万修士,望着灵舟之后的巨大乌云,皆是茫然不解,不知那乌云是何物。

    等闲修士的目力、神念,很难穿透乌云,无法看清藏身于乌云之下的二十万蛮兽。

    见贯空石竟能提升灵舟遁速,魔元子心中又是火热,又是叹息,虽贪恋此宝。却也不敢再抢。

    再看船后拖着地巨大乌云,魔元子目光古怪起来,心中暗暗猜测宁凡平白无故的,为何要施展神通,在船尾挂上这么一朵乌云。

    他催动神通,神念贯穿乌云,倒是将乌云内的景象看了个真切。只是这一看,魔元子面色立刻大变,浑身血液竟由于震惊有了逆流之感,内心狂跳更是无法遏制。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在那乌云之内,竟藏有数十万蛮兽,其中,包括四十五头舍空蛮兽!

    数十万蛮兽幽冷的目光,锁定在魔元子身上,好似看待一道美味佳肴,让魔元子头皮发麻,寒气直冒!

    魔元子约略一估,这群蛮兽的数量。起码二十万不止!

    蛮兽生性残忍嗜杀,但这群蛮兽却温顺驯服,皆匍匐于乌云之中。且群兽匍匐的方向,全都朝着宁凡。好似跪拜一般,一副对宁凡唯命是从的模样

    那种跪拜,极为虔诚,就好似在跪拜自己的主人

    “赵道友。它们是”魔元子内心狂跳,已然有了猜测,只是无法相信这个猜测会是事实。

    “它们是赵某的部下。道友觉得这些部下如何?可能护住本座的贯空石?”宁凡大有深意地说道。

    闻言。魔元子浑身冷汗直冒,印证了心中猜测,一想起自己先前欲夺贯空石的愚蠢行为,竟是有些后怕。

    能够御使蛮兽的妖修,魔元子一路上倒也遇到了一些,但能御使蛮兽的人族,魔元子还是初次遇到。

    他更加想不到,宁凡能一次性统率二十万蛮兽,令如此之多的蛮兽臣服。

    若他之前真与宁凡撕破脸皮,怕是立刻会被这二十万蛮兽撕成碎片。以他此刻实力,压根不是这群蛮兽的对手!

    还好,他没有将宁凡得罪到底!

    还好,他当过黑魔派客卿,靠着这一层关系,跟宁凡冰释前嫌了!

    “赵某需要专心疗伤,就不与道友多谈了。”

    宁凡微微一笑,继续服丹疗伤,体内的伤势,已好了七七八八,但精血的亏空,却不是那么容易补回的,怕是要苦修一段日子,才能修回。

    “嘿嘿,赵道友安心疗伤便是,有老夫在,任何人都不能打搅到道友疗伤的!”

    魔元子语气讨好,看待宁凡的神情,则愈加小心谨慎起来。宁凡有二十万蛮兽在侧,他惹不起宁凡

    这灵舟品阶不低,加上贯空石的力量,即便拉着二十万蛮兽一起飞遁,也一路以近乎碎念的遁速前行着。

    贯空石曾受妖血污浊,石中的破空之力有缺陷,一次只可持续使用四个时辰。但随着名为逆樊的老者逝去,尸身上的妖血已经变淡,那缺陷也已一并消失,已可持续使用。

    一路上,魔元子遇上人族修士,还是会出手施加救援,并向获救修士索要道晶报酬。偶尔也会出手,夺一些获救修士的法宝。

    起初魔元子还担心自己夺宝的行为,会惹宁凡不快,但见宁凡并不理会他后,渐渐也就壮了胆,一路上,极为欢乐地救人夺宝,乐此不疲。

    宁凡偶尔睁开眼,扫魔元子一眼,魔元子只是救人夺宝,又不是杀人夺宝,他自然懒得去管。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宁凡长舒一口浊气,体内伤势已接近痊愈。身上的煞气,也渐渐内敛,不似初时那般锋芒逼人。

    神念扫了一眼拘雷幡,见仙萝莉还在自顾自地海吃海喝,顿感无语,却也心安。

    仙萝莉是普通人也好,是仙帝也罢,都改变不了宁凡对仙萝莉的关怀。多年的相处,那关怀,早已成为一种习惯。

    收起拘雷幡,宁凡目光落在身前的贯空巨石上,看着巨石上的逆樊二字,沉默不语。

    眼前,再次浮现出那黑袍老者种种怪异举动。那一个大彻大悟的目光,那一个亲近的笑容,都让宁凡心头,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他伸出手掌,按在贯空石上,冰凉的触感立刻传来。

    他的心更为沉静,能够清楚感受到这贯空石中,每一丝破空之力的脉络。

    破空之力,可用于炼制高阶飞遁法宝,也可用于修炼飞遁秘术。

    眼前的贯空石品质极高,足以让任何一个碎念老怪心动,但宁凡却并不在意贯空石内的破空之力。

    他更加在意的,是那贯空石上污血凝成的‘逆樊’二字。

    他怔怔望着那两个字,心中竟忽然有了一种时空交错的怪异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似过去与未来对视一般。

    就好似当年,他在一个个幻境中,与自己前世的蝶身对视一般,那感觉,无法言喻,却刻骨铭心。

    贯空石上的妖血血痕,本已极淡,在宁凡手掌抚上贯空石的瞬间,那些血痕立刻一点点消失。

    宁凡目光茫然地看着那些不断消失的血痕,那种消失,是彻底从轮回之中抹去

    他似有所悟,却又不知自己悟到了什么,眼中的茫然却是越来越多。

    他的脑海之中,开始不断浮现那名黑衣老者的身影。扶离妖血,不自禁就运转起来。

    恍惚间,他竟有了一种错觉,快要分不清自己是宁凡,还是那名黑衣老者。

    恍惚间,他忽然觉得,自己从前虽拥有扶离血脉,却从来没有将扶离血脉的力量真正发挥出来

    扶离,是上古以前最强妖族,其血脉,绝非普通妖血可以媲美!

    气运被污之后,扶离一族的血脉则成了世间最为污浊的妖血,但其凶戾,却是不减当年!

    “那黑衣老者,才是真正的扶离,我,不是!”

    “我虽拥有扶离血脉,但却从来没有让扶离血脉主导过身体,一直以来,我都是以法力为主导,一路修行!”

    “真正的扶离,不应如此!”

    宁凡本是一袭白衣,身染红芒,但某一个瞬间,身上竟忽而冒出滚滚黑雾。

    在那黑雾之中,宁凡白衣银发的模样,竟一瞬间变作黑衣黑发!

    白衣银发的他,身上的诸多力量,是以法力为主导。

    黑衣黑发的他,身上的诸多力量,则是以妖力为主导!

    在变为黑衣黑发的瞬间,就连那白银鬼面,都一并变作漆黑之色。唯有双目,变为紫眸!

    那一个瞬间,宁凡身上更是有一股惊心动魄的古妖气息,一闪而逝。整个灵舟之上,也只有魔元子,捕捉到了那惊鸿一现的古妖气息!

    “伪古妖!”

    魔元子目光登时一变!

    (1/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