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96章 五等下品金仙

第896章 五等下品金仙

    辛甲目光登时一变,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召出的凶物,会提出如此过分请求,索要自己一半妖魂。

    没有给辛甲拒绝的机会,黑袍老者话语一落,立刻五指隔空一抓,周身道则逆行。

    辛甲倒吸冷气,怎么也料不到这凶物会直接对自己出手。瞬息间,已有五道黑雾指芒出现在身前十丈。再一闪,那指芒直接朝自己贯穿而来,已然临身!

    辛甲目光一冷,自不会任由指芒临身。

    他一抖储物袋,储物袋中立刻飞出十二颗金光闪闪的龙牙,滴溜溜地盘旋,护在身前。

    那十二颗龙牙,乃是一套防御法宝,品阶达到了后天七涅,相当不俗。一经幻化,立刻便有一个龙头虚影飞出,朝着迎面而来的指芒一吞。

    然而那指芒神通太过惊人,只一击,直接抹灭龙头虚影;再向前,十二颗龙牙如遭重击,直接被指芒按成飞灰飞散

    辛甲大惊,那指芒神通之诡异,超出他的预料。再想躲避,已然太迟,直接被五道指芒贯穿妖魂,狠狠一撕。

    一撕之下,辛甲惨叫一声,一半妖魂直接被黑袍老者撕了去,妖血四溅。

    黑袍老者将撕下的妖魂摄回,吞下,面色立刻红润了一分,一身气势再次暴涨,直逼舍空中期。

    舍空中期,似乎便是这黑袍老者的修为极限。

    他不再吞噬妖血提升修为,冰冷的目光扫过妖船之上的群妖,最终,落在了妖船之外的宁凡身上。

    被黑袍老者目光扫过,整个妖船之上,尚存活的三千余妖修,尽皆寒气直冒,打了一个冷颤。

    这黑袍老者一身神通。太过凶戾,太过惊人!弹指间,剥夺两千妖修妖血;挥手间,可抹灭道则,可击碎七涅后天仙宝,更能生撕辛甲妖魂,令辛甲都无力反抗

    宁凡目光更是凝重,在他看来,这黑袍老者可比如今的辛甲危险太多。

    宁凡还注意到,那黑袍老者催动神通之时。眼中竟有一丝紫芒闪烁

    那一闪而逝的紫芒,似乎有些眼熟

    “你,要杀此人?”

    黑袍老者对辛甲冷冷问道,面对辛甲,竟有一股与生俱来的上位者威压。

    “不错!你已吞了本妖一半妖魂,速速杀了此子,否则,本妖定不会轻饶了你!”辛甲面色阴沉地答道。

    此刻的辛甲,只剩左半身妖魂。右半边身体,已被黑袍老者生生撕去。

    他催动妖术,右半边妖魂渐渐重塑,长出手脚。然而整个妖魂都变得虚幻透明,气息萎靡。其一半妖魂力量,被黑袍老者夺走,无法补回!

    辛甲望向黑袍老者的眼神。极为阴冷,更多的却是后悔。

    若早知召出这凶物,会失去一半妖魂。他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召出此凶物。

    事情已经发生,一切都已无法挽回,此刻,辛甲只求借凶物之力灭杀宁凡,事后,再慢慢跟这凶物清算旧账!

    “聒噪!”黑袍老者目光一冷,一股无形的古妖之威,立刻朝辛甲狠狠镇下。

    被那威压一震,辛甲胸口一痛,连退数步,咳出鲜血,面色震惊。

    黑袍老者却再不理会辛甲,目光朝宁凡冰冷扫过,微微有些迷茫。

    但那迷茫,很快便化作淡漠无情的杀意,冷冷道,

    “杀此人,一指足矣!”

    黑袍老者身形一晃,一步融入天地,不知所踪。

    下一个瞬间,宁凡周遭虚空之上,相继出现成千上万的黑雾妖影,每一个妖影,都与黑袍老者相貌一致。

    每一个妖影,都好似脚踏天道一般,身怀一股与生俱来的天威!数以万计的妖影,同时抬指,朝宁凡隔空按下,传出的气势,好似天怒!

    没有任何轰响,没有任何妖力流动,就是平平无奇的一按指,唯一的特殊之处,是那指间之上,有着紫黑色的妖力流动!

    宁凡目光登时一凛,若他没有看错,那一指,分明蕴含了扶离的妖力!

    但那一指,又并非只有扶离之力,更有蛮兽的力量蕴含其中。

    在黑袍老者的指尖,扶离妖力、蛮兽之力竟是完美融为一体!

    在那股力量之下,宁凡周身的道则,竟立刻逆向运转!

    天地间,更是立刻出现无数修真星的虚影,那些修真星虚影,无一不是逆着大道旋转,一半是紫黑色,一半是黑红色!

    随着这些修真星虚影逆行,大道彻底被逆,此界之中的所有生灵,全部在这一刻,有了修为流散的感觉!

    那是真正的失去修为,所有生灵的修为,都在黑袍老者的指力之下疯狂抹消!

    一头头蛮兽暂时停止厮杀,纷纷惊恐,气息开始猛跌!

    一个个妖修相顾骇然,不明白体内的妖力,为何会疯狂的燃烧,消失!

    修为越高,流失地速度便越快!

    辛甲心脏狂跳,他已召唤过几次凶物,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凶物施展如此厉害的神通。

    在黑袍老者的指术之下,辛甲的妖力疯狂燃烧,只一个呼吸,他竟被黑袍老者抹掉了十万年道行!

    黑袍老者的这一指神通,分明足以抹消碎念之下一切生灵的修为!

    这还是黑袍老者仅能发挥舍空中期修为的前提下,才有的威能。若这黑袍老者实力更强一些,怕就连碎念境、万古境修士的修为,也能一指抹消!

    “刹古!”黑袍老者忽的喝出这两个字,没有人能听懂,他所说的是什么。

    唯有宁凡,听懂了这两个字!

    他本来是不懂的,但在听到这两字的瞬间,血脉之内,竟凭空多出扶离一族部分记忆传承!

    这两个字,是扶离一族的妖文,世间罕有人可以听懂。

    妖族的血脉十分玄妙,可传承许多讯息。譬如天赋神通,又譬如本族妖文。

    宁凡自获得扶离血脉以来,还是第一次从血脉之中,领悟本族文字!

    这黑袍老者所喝出的‘刹古’二字,正是宁凡领悟扶离妖文的一个契机!

    这两个字在扶离族中,只有一个意思,那便是‘归墟’!

    归墟,意味着道消人亡,意味着所修炼的一切神通,都会湮灭在轮回的长河中。

    黑袍老者的这一指。无疑有着让任何生灵修为尽散、归墟灭道的伟力!

    宁凡识海之中,多出的血脉记忆越来越多,渐渐地,竟是认出了黑袍老者神通来历!

    上古以前,扶离一族尚存之时,曾为天道的监管者,总领天下群妖。

    扶离一族蒙仙皇垂青,曾获赐三大镇族神通,其中有一式指术。名为‘归墟指’。

    此指专门用于刑罚,上古以前,不知有多少妖族大帝,因犯下大罪。被扶离一族以归墟指强行抹消修为,罪重者,更是直接被抹消存在,道消人亡!

    黑袍老者施展的。分明就是归墟指!

    归墟指为扶离一族三大镇族神通之一,威能惊世,但就算在扶离族内。也只有少数祖妖有幸修成过

    血脉记忆到此为止,宁凡目光一凛。

    那黑袍老者不似生人,而似死物,或许是某个扶离族妖祖死后遗留的凶物也未可知。

    唯一让宁凡想不通的,是这黑袍老者体内,竟会有除扶离血脉外的第二种蛮兽力量蛮兽,似乎与扶离一族并无交集

    想不通,便无须再想。

    归墟指只能以扶离一族血脉施展,对扶离以外的生灵,有着莫大杀伤力,但对于扶离本族妖修而言,威能却微乎其微。

    宁凡分明处在黑袍老者攻击中心,按理说,修为应该消散地最快才对。

    然而他乃是扶离一族的祖血妖修,体内的妖血缓缓流动,竟是轻描淡写地,化解了此指所有力量!

    他,不惧黑袍老者一指归墟之威!

    一息,二息,三息

    四息,五息,六息

    十息过去,宁凡修为丝毫不减,而此地所有生灵,修为都已有不同程度的削弱。

    “同族”

    黑袍老者眼中,忽的露出迷茫之色。

    在他看来,以宁凡修为,应该挡不住此指才对。

    但事实却是,此指对宁凡毫无杀伤力,唯一的可能,是宁凡本身就是扶离,且血脉等级不低

    若是扶离,则是友非敌

    他的眼中寒芒一减再减,最终,消弭于无形。

    他散了神通,成千上万的妖影重新归一,竟是一步步朝宁凡走来,眼中再无敌意。

    “同族”

    他,走近宁凡跟前,抬起手,目光迷茫,想要触摸一下宁凡的身体。

    但就在黑袍老者手指触及宁凡的瞬间,其身体,竟是无火自燃,一点点化作白灰消散

    辛甲等群妖皆是大惊!

    他们不明白,宁凡为何能挡下黑袍老者的神通,毫发无损!

    他们更加不明白,名为逆樊的黑袍老者,为何会忽然对宁凡敌意尽消,并撤去神通!

    辛甲心头尤其不能平衡!

    在黑袍老者催动神通的十息之中,他的修为被生生抹去百万年!

    这是因为他受到了归墟指的波及,仅是波及而已!

    宁凡处在归墟指的攻击中心,他受到的修为燃烧,应是辛甲百倍千倍不止,但结果,却是修为丝毫不损

    “此子,为何不惧那凶物的神通!”

    这一点,辛甲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他同样不明白,为何黑袍老者手指一触宁凡,便会化作白灰湮灭

    贯空石上的‘逆樊’二字,光芒一点点暗淡,最终,只余浅浅的血痕

    黑袍老者眼中迷茫越来越多,整个身体已全部化作白灰,只剩头颅。

    他的头颅,最后看了宁凡一眼,忽然清明。这清明只持续了瞬间,那头颅便也一并化作飞灰消散。

    然而宁凡分明看到,在那老者头颅彻底消散的前一瞬,眼中。竟是有了明悟之色。

    最终,竟是朝着宁凡,颔首一笑。

    他,明悟了什么

    他,为何要笑

    “不可能!此子使了什么妖法,竟直接令那凶物灰飞烟灭!本妖可是试过了,那凶物神通诡异,等闲手段根本无法将之灭杀!”

    辛甲心头骇然越来越多,他全盛之时,曾以全身神通攻击凶物。也未能将之杀死。但宁凡,却好似什么也没做,便杀了这凶物

    无法理解,这一幕,辛甲无法理解!

    此刻的他,肉身已毁,妖魂也被凶物吞了一半,一身道行,更是被凶物抹消百万年。

    此刻的他。愈发不是宁凡对手,在宁凡十剑面前,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宁凡收了所有杂念,将黑袍老者的怪异之事放在一边。

    此刻的他。没有心情理会那黑袍老者的种种奇异之举,他只想夺回仙仙元神,将之带回!

    五指向前一按,雨、战十剑立刻猛冲而出。再一次朝妖船斩落。

    宁凡身形一晃,直接出现在妖船之上,化作一道红芒。紧随剑光之后,直接冲向辛甲。

    任何拦路之妖,俱被宁凡斩杀于妖船之上!

    辛甲大惧,此刻的他,一身是伤,便是对上厉害一些的渡真,也没有多少胜算,哪里会是宁凡对手!

    他心中后悔了千万遍,后悔自己气势汹汹来杀宁凡,后悔自己召出凶物自误。

    所有的后悔情绪,在宁凡剑光到来的瞬间,停止!

    他眼前一黑,所有的意识,都丧送在离合剑的剑锋之下!

    他的妖魂之体,先是被离合剑蛮横贯穿,紧接着,又被余下九剑贯穿。

    一缕妖魂,竟是被十柄道则之剑,斩碎为无数碎片,一一湮灭!

    “不好!辛甲长老死了,我等速速撤离此地,将此事禀告两位仙尊!”

    一个个妖修纷纷不要命般从妖船之上逃离。

    宁凡却并不急于追赶那些逃离妖修,嘴角微微冷笑。

    死了?不,辛甲还未死!他所斩杀的辛甲,体内并无血禁,此地,还有第二个辛甲!

    宁凡夺了辛甲储物袋,收在手中,猛地催动十剑,将脚下妖船生生斩为无数段。

    在那妖船之中,某个不起眼的船舱其内,小心隐匿着一名灰袍龙角的老者。

    他,是辛甲的第二妖魂!若第一妖魂死,他可取代辛甲,继续存活!

    他躲在船舱之中,本想在宁凡斩杀辛甲之后,伺机逃离此地,以辛甲之名,日后卷土重来复仇。

    只可惜,他自以为高深的隐匿术,在宁凡看来,根本不值一提。

    妖船,在十剑的疯狂斩击下,破碎成无数截。

    辛甲的第二妖魂,也在极为不甘之中,怨恨而亡,至此,他才算真正的死去

    宁凡身形一晃,出现在辛甲第二妖魂的残尸之前,五指一抓,直接从残血之中,抽出血禁,一口吞下。

    在他吞下血禁的瞬间,原本臣服辛甲的蛮兽大军,竟纷纷目光迷茫。

    迷茫之后,是新的臣服,它们纷纷方向宁凡,眼中再无敌意!

    辛甲麾下的蛮兽本有二十万,但被宁凡独自斩杀了数千头低阶蛮兽,之后又折损了一些。

    宁凡带来的蛮兽,本有一万四千头,但一番交战,损失不少,如今只剩八千头。自然,损失的大都是低阶蛮兽,无足轻重。

    至此,宁凡手中掌控的蛮兽,从一万四千头,一跃上涨至二十万!

    这二十万蛮兽之中,一共有45头舍空蛮兽!

    抬头,宁凡目光扫向一个个四散而逃的妖修,眼中寒芒再起。

    这些妖修想要逃遁,将此地之事上报妖族仙尊,只可惜,宁凡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一个不留!”

    随着宁凡一声令下,二十万蛮兽立刻潮涌而出,朝落跑的妖修追杀而去。

    宁凡立在原处虚空,收了十剑,散了秘法,体内阵阵虚弱之感终于涌上心头。

    法力可以通过大五行体不断补充,但伤势却由于频频自损,积累了太多。已超出他可以承受的极限。

    此刻的他,元神濒临重创,莫说施展神通,便是飞遁都极为艰难。

    没有心思收取此地战利品,目光朝一旁飘浮的贯空石看了一眼,身形一晃,飞至贯空石上,盘膝而坐。

    贯空石,宁凡自然认识;此石上的‘逆樊’二字,让他在意。只不过此刻,他还没有心思细细研究此石罢了。

    随手取出一些丹药服下,宁凡催动黑星之术,缓缓疗伤。

    一面疗伤,一面从辛甲的储物袋中取出一柄绿幡,正是拘走仙萝莉元神的拘雷幡。

    此刻的拘雷幡,灵光已几近彻底暗淡,其内的空间,濒临崩溃。无法阻挡任何神念探查。

    宁凡神念朝拘雷幡空间一扫,立刻无语。

    此刻,拘雷幡空间中,仙萝莉小小的元神。正在一大片雷海之中游来游去。

    一面游着,一面大口大口吞吃着雷海之中的雷霆,不时传出咯咯的笑声。

    于她而言,幡内所有雷霆。都是不可多得的美食,心情无比雀跃。

    宁凡苦笑一声,揉了揉额头。

    他为了将她救回。几乎拼尽全力,遍体是伤。她倒好,在这里自顾自地吃得欢快,没心没肺地傻笑

    忽然间,宁凡目光一凝,好似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刚才他未细看,没有注意到仙萝莉元神上的异变,此刻细细去看,方才发现,仙萝莉元神之上,竟有帝气流动!

    “这是帝气!”

    宁凡深吸一口气,心中在一瞬间,多出无数猜测。

    仙萝莉的元神上有帝气,自然是一名仙帝无疑!

    仙萝莉隶属于东天极雷宫,而极雷宫,只有一名仙帝,正是极雷宫宫主,帝号为‘白帝’,闺名‘兰云仙’!

    “仙仙雷体进化前,莫非就是极雷宫的仙帝兰云仙?!”

    宁凡忽然回想起仙萝莉说过的话语,神色越来越复杂。

    “哼,你别瞧不起我,我真的很强!我告诉你哦,我前几年还打死了一个红头发的大魔王,他很强的,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叫大蘑菇”

    这小丫头雷体进化前,似乎真的很强

    宁凡沉吟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时而苦笑,时而叹息。

    摇摇头,宁凡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什么,将仙萝莉的身份暂时抛至一边。

    挥手间,却是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令牌——六等上品罗天护法的身份令牌!

    曾经,他连斩六十八名毒龙卫,积累了无数战功,仙位从八等仙卫一路提升至六等护法。

    如今,他斩杀了辛甲,仙位竟再一次提升,从六等上品罗天护法,提升至五等下品金仙!

    辛甲修为虽然压制,但无论如何,都算是一名碎念中期的妖族大能,将他斩杀,战功自然极多。

    有了这一份战功,宁凡仙位提升,倒是显得顺理成章。

    四溟宗内,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看仙位高低。

    在四溟宗内,五等下品金仙,地位堪比碎念境老怪,权柄极重

    “下品金仙么”宁凡摇摇头,收了仙位令牌,继续盘膝疗伤。

    他对权柄并不看重,但也并不排斥仙位晋升的。

    宁凡一路逃离辛甲追杀,耗去数个时辰,如今疗伤,竟又耗去数个时辰。

    距离蛮荒崩溃,已过去一日。追杀群妖的二十万蛮兽,早已归来,没有放跑任何一个妖修。

    宁凡盘膝于贯空石之上,仍在疗伤,那贯空石不断释放出黑色妖雾,形成一个巨大乌云,将群兽裹在雾中。

    远远看去,此地乌云之上,好似只有宁凡一人,端坐在贯空石疗伤一般。

    虚空之中,一群人族修士从某座生门飞出,小心翼翼前进着。

    这群人群修士坐着灵舟,规模不小,竟有数万之多。

    灵舟之上,修为最高者是一名碎念初期的猥琐老道,由于禁仙之力存在,只能发挥舍空初期修为。

    这老道道号魔元子,是北天仙界的魔道大能。

    魔元子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平生最爱做的,就是杀人夺宝的勾当。

    此人平生杀人极多,极少救人。他是一名杀戮道魔修,来到蛮荒古域的初衷,是在此杀戮妖修,借以感悟碎念中期的瓶颈。

    只可惜,他气运略差,刚来蛮荒几年,就赶上蛮荒大变。

    大劫来临,魔元子与人族大部队分散,修为受到禁仙之力压制,急于找寻两名人族仙尊,寻求庇护。

    他本是习惯独行的,但独自一人遭遇蛮兽群,吃了大亏,险些殒命。

    之后,他不敢再独行,便一路收拢人族修士,一同前行,再遇上蛮兽群,也算有了帮手。

    一路上,他先后救下了数万名人族修士。救人之后,又觉得无偿救人,实在不符合他狠辣个性。

    故而每救下一人,魔元子都会索要若干道晶作为报酬。

    若救下的人族修士身怀秘宝,被他看上,他更会直接出手,将秘宝夺来,收入自己的储物袋。

    如此一来,魔元子一路救下数万修士,倒也收获颇丰,渐渐喜欢上这种救人夺宝的勾当。

    正飞行间,魔元子忽而目光一动。

    灵舟的前方,遥遥出现一朵无比巨大的乌云,远远看去,好似盘龙一般。

    在那乌云之上,耸立着一座巨石,巨石之上,则坐着一个修士,似乎正在盘膝疗伤。

    那修士头戴鬼面,满头银发,气息凌乱,足以说明此人受到的伤势极重。

    气息凌乱间,偶尔流露的气息,确是人族气息无疑,且达到了渡真中期级别,令魔元子目光一亮。

    “渡真中期么也就是说,此人全盛之时,是一名舍空中期修士了?救下此人,倒能派上些用场嗯?他屁股下面的是贯空石!真的是贯空石!”

    魔元子倒吸一口冷气,继而目露贪婪之色。

    贯空石的名头,他岂能不知!贯空石可以用于炼制高阶后天飞遁法宝,也能用来修炼飞遁秘术。就算对碎念老怪而言,也算极为贵重之物!

    以魔元子的个性,遇上如此重宝,岂有不夺之理!

    “老夫魔元子,魔是魔头的魔!老夫平生最爱,便是杀人夺宝!”

    “小辈!你屁股下的贯空石,老夫看上了!若你将此石交给老夫,老夫可以发回善心,不伤你性命,且允你上船,带你一起逃生!”

    “若你不肯交出此石,休怪老夫翻脸无情!”

    魔元子负手立于灵舟船头,鼻间冷冷一哼,一生杀戮积攒的煞气,一举朝宁凡镇去。

    灵舟之上的数万修士,但凡感受到这股煞气的,纷纷面色大惊,震惊于魔元子杀戮之多。

    宁凡本还在疗伤,忽的听到魔元子意欲夺宝的威胁话语,立刻冷冷睁开双目。

    魔元子一生杀戮虽多,但杀的多是低阶修士,还没有杀过碎念修士,其煞气,自然无法震慑宁凡半分。

    宁凡目光隔着虚空,冷漠无情,直接锁定魔元子,只一个目光,竟立刻让魔元子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

    数个时辰前,宁凡刚刚灭杀了碎念中期的辛甲,他身上的煞气,重的可怕!

    魔元子微微打了一个寒颤,他无法想象,宁凡眼中竟有如此浓烈的煞气魔威!

    “你确定,要夺本座的贯空石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