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94章 天要下雨,我要杀人!

第894章 天要下雨,我要杀人!

    普通蛮兽便有小山大小,二十万蛮兽挥军直下,那场面,足以震撼人心……шшш.shuhāhā 更新好快。

    在这二十万蛮兽之中,单舍空蛮兽,便有四十二头。就算是碎念境老怪,全盛之时,见此凶兽大军,也须忌惮不已。

    偏偏现如今,整个蛮荒碎界布满禁仙之力。纵然是碎念巅峰老怪,在禁仙之力的压制下,此刻也只能发挥舍空巅峰实力而已,若是遇见此大军,怕是只能望风而逃!

    除却两名人族仙尊,此界怕是没有任何人族大能,敢正面硬撼这二十万蛮兽大军的!

    正是有了(这二十万大军在侧,辛甲才有底气,不问始末,直接下令追杀宁凡!

    他大军在握,仙尊之下的人族大能,他自然谁也不惧!

    “敢杀本妖徒儿,就算你是人族碎念,今日也非死不可!”

    辛甲微微冷哼,负手立于妖船船头,指挥妖船,穿越一座座生‘门’,朝宁凡所在界面直追而去。

    他与宁凡所在界面,不过相隔六处界面,此地路线他已基本‘摸’清,故而倒也不怕追击路上误闯死‘门’界面。

    唯一的麻烦,是二十万蛮兽遁速有快有慢,正常情况下,妖船裹带二十万蛮兽,是不可能飞遁太快的。

    想凭这种速度追上宁凡,怕是不易。

    “贯空石,现!”

    辛甲负手立于妖船船头,忽的抬手向甲板一指。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船舷处,竟是凭空砸落一块百丈之高的巨石!

    那巨石看质地像是黑曜岩,实则是一种名为贯空石的稀有妖矿。被辛甲淬入无数天材地宝祭炼,单论硬度,直‘逼’后天十涅的仙宝。

    石身之上,处处可见暗红的石斑,宛如大妖洒落的血痕。散着滚滚妖气。

    此石是辛甲机缘巧合寻得,有破空之力,适合用于炼制飞遁类法宝。

    自然,一些修有特定秘术的修士,也可直接将贯空石的破空之力‘抽’出,用以修炼飞遁类秘术。

    辛甲的本意,是将此物细细祭炼之后,再行炼宝。此刻取出此石,却也有诸多妙用。

    那巨石一经砸落在船头,立刻翻滚出重重黑雾四散开来。那黑雾有着屏蔽神念的力量。先是将妖船罩在黑雾中,继而将周遭二十万蛮兽,全部笼入黑雾之内,从外面根本看不出,黑雾之内,藏有如此之多的凶兽。

    远远看去,那黑雾好似一朵绽放在穹巅的巨大乌云,乌云的形状,则肖似一头盘龙。

    乌云之上。不断有破空之力涌动,忽而一闪一遁,竟是已无限接近碎念修士全力飞遁的遁速,直接破空而去。声势惊人!

    乌云之下,忽的飞出一道妖虹,踏立在云端之上,正是辛甲。

    辛甲负手立于云端。老眼之中杀意凛凛。

    “本妖以贯空石加持飞遁,纵然带着二十万蛮兽,遁速也可直‘逼’碎念!杀我徒者。不是仙尊,必定受到禁仙之力压制,遁速受限,逃不过本妖追杀!”

    仅半个多时辰过去,辛甲已连穿六处生‘门’界面,抵达宁凡斩杀其徒的那处生‘门’界面。

    此界自然已经看不到宁凡等人半个人影,虚空之上,倒依旧耸立着一座座生‘门’、死‘门’,密布长空。

    辛甲十指掐诀,催动感知秘术,试图从这些生‘门’之中感知出宁凡等人气息,以便追踪。

    若宁凡独自一人遁行,以他种种中断,不会遗留任何气息,就算是万古仙尊也难以追踪。

    但如今,宁凡一路裹带了太多蛮人、修士、蛮兽,如此一来,沿途倒是留下的大量气息,给了辛甲感知追踪的可能。

    仅十息,辛甲便确定了宁凡等人的遁离路线。只是感知的结果,让他微微有些错愕。

    在他的感知之中,那杀害其徒的凶手,并非一人,而是一群人同行。

    那些人遗留的气息很多,且相当杂‘乱’,让辛甲无法确定这其中哪一人才是杀他徒儿之人。

    更让他意外的是,那群人人数极多,遁离速度却又极快,似乎持有某种极为不凡的飞遁法宝。

    飞遁之速,虽慢于他以贯空石遁行,却也慢得不多。

    他穿过了六处生‘门’界面,追击而来,那群人却也连穿了四处生‘门’界面,远远遁去

    “哼,跑得倒是不慢!可惜你们,跑不掉!”

    辛甲十指掐诀,周身妖气大涨,猛地朝脚下狠狠一踏。

    这一踏之下,脚下乌云传出阵阵轰鸣,飞遁之速竟有快了些许。

    他认准生‘门’,‘操’控乌云,竟是再次横跨虚空,朝着宁凡直追而去。

    然而辛甲并未注意到,在他驾驶黑云穿越生‘门’之时,那生‘门’处一丝隐藏极深的妖灵力,传出了感应

    斩杀了四妖,宁凡麾下蛮兽大军,立刻扩充到了一万四千头。

    如此之多的蛮兽匍匐于天蛮城外,声势自是无比惊人。

    宁凡斩杀了四妖之后,一路朝妙言仙尊所在之地疾驰,连续穿过四处生‘门’界面。

    这一路走来,他又救下了十余万蛮人,以及数千名落难修士。

    获救修士大都只是命仙之下的修为,偶尔有几名渡真老怪获救,也俱都对宁凡敬畏不已。

    在这些修士眼中,宁凡是一名‘舍空中期’大能,毕竟宁凡‘压制修为’之后,也还保有渡真中期修为。

    四天之内,舍空老怪无一不是名动一域的强者,自然无人敢小觑宁凡。

    再见到宁凡‘操’控破碎大陆破空飞行的一幕后,群修对宁凡的敬畏更多。一个个修士心头,也渐渐对宁凡,多出一份敬仰。

    那敬仰,渐渐化作丝丝缕缕的香火之力,汇入宁凡体内。

    修士的香火,自是比凡人强上千百倍不止,可惜这些香火对宁凡而言,仍是微不足道。

    “香火是第二步修士提升修为的重要手段之一,但想要搜集到足够使用的数量。却是不易且随着境界提升,香火的作用,却也在不断削弱”

    “我曾强取过姚家舍空先祖千万年的香火,那香火,直接令我从人玄初期,一跃提升至人玄巅峰”

    “再之后,我盗取了流沙始祖九百万年的香火,流沙始祖,亦是一名舍空。其香火,却已无如此大的效果”

    “如今的我。已是渡真中期,香火的作用,怕是更加微不足道了。这妖偶,怕是再无大用”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香火妖偶,目光扫过,微微感叹。

    这妖偶由于损坏严重,若夺活人香火,只能夺渡真修士的香火;若夺死人香火。只能夺舍空修士香火。

    渡真也好,舍空也罢,以宁凡如今修为,这些人的香火。对他用处寥寥。

    他正望着妖偶沉‘吟’,忽地面‘色’一沉,收起妖偶。

    斩杀四妖之后,为提防有其他妖修追击。宁凡每穿过一座生‘门’,都会留下一丝妖灵力感应。

    就在刚刚,他分明感应道。在自己身后,正有大批强者追击而来!

    妖修数千,蛮兽二十万,那些蛮兽之中,竟有四十二头舍空蛮兽!

    统领这群蛮兽的,赫然竟是一名碎念中期的妖修,此刻虽受到禁仙之力压制,一身神通仍是惊人!

    “果然还是被盯上了么”

    “那碎念妖修,分明裹带了二十万蛮兽大军同行,本该遁速缓慢,却似乎持有什么秘宝,使得遁速奇快异常,单论遁速,此刻的我竟也慢他一分!”

    宁凡可没有自负到能凭一己之力抗衡二十万蛮兽。

    纵然他手段极多,对上如此大军,也是颇为十分凶险。

    他目光一凝,催动逆灵术,将整个破碎大陆遮掩起来,试图屏蔽破碎大陆的气息,隔绝辛甲的追踪。

    而后取出更多的五行灵物,直接吞下,拼着略受反噬的危险,竟再次将破碎大陆的遁速提升三成之多!

    强行提升遁速,宁凡受到的负荷自然极大,面‘色’有了一丝苍白。

    他面遮鬼面,旁人自然看不到他渐渐苍白的面‘色’,但靠近他的人,却能听到渐渐紊‘乱’的呼吸声。

    “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否则以这小霪贼的狡猾多端,怎舍得拼却自损,强行提升遁速”

    一旁,葬月仙妃暗暗腹诽,俏脸则挂着如沐‘春’风的假笑。

    宁凡也不理会葬月,只是‘操’控着破碎大陆,一路疾驰。再遇到落难的蛮人,直接拂袖生风,将那些蛮人卷至天蛮城内,却是再不停顿。

    一路追赶的辛甲,忽然眉头一皱,秘术失去了对宁凡等人的感应。

    微微皱眉之后,辛甲却是取出一个龙角制成的号角,将之吹响。

    那号角声‘波’先是朝四面散开,而后忽然一凝,朝着某个方向凝聚。

    那个方向,正是宁凡等人遁逃方向!

    这号角,乃是辛甲的道兵,杀伤力虽然不强,追踪能力却是极为厉害。

    若宁凡只有一人,催动逆灵术遮掩气息,辛甲断然察觉不出他的方位。

    但宁凡需要遮掩的气息太多,逆灵术威能一分散,仍是被辛甲捕捉到了一丝气息。

    想要遮掩气息潜逃,却是徒劳。

    不过辛甲转而便发现,宁凡等人逃遁的速度暴涨了三成之多,几乎不亚于自己此刻的遁速。

    如此一来,虽说能确定宁凡方向,但想要追上宁凡等人,却是不易。

    “你会加速,本妖也会!你,逃不掉!”

    辛甲微微冷笑,摇身一晃,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瞬间变作八人。

    八个一模一样的灰袍龙妖,占据乌云八个方位,齐齐催动神通。

    乌云之内的贯空石,破空之力竟也随之暴涨一成,遁速大涨。

    如此一来,辛甲的遁速再次快了宁凡一分,双方距离不断拉近。

    一个时辰后,双方距离只隔着三个界面。

    两个时辰后,双方距离已只有两个界面。

    三个时辰后,双方已只有一界之隔!

    辛甲却不喜反忧,面‘色’越来越凝重。贯空石使用地有些过头了,速度已经开始一点点减弱。

    这块贯空石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缺陷。此石似乎被某种厉害妖血污浊过,每一次使用,不可超过四个时辰,一旦超过四个时辰,贯空石的破空之力便会一点点耗空,需要许多时间才可恢复。

    莫看此刻他与宁凡越来越近,但只要贯空石的力量耗空,届时以宁凡遁速之快,他是休想追上宁凡的。

    “还好本妖手中有敖玄仙尊赐下的‘拘雷幡’,有此宝在。本妖可在一界距离之内,强拘一人元神入幡!只要对方此刻修为,不超过碎念境,便抗衡不了此幡威能!”

    辛甲抬手一指,点向虚空,虚空之中立刻现出滚滚毒雾,毒雾之内,则飘扬而出一道绿幡。

    辛甲将绿幡持在手中,向前方虚空一招。虚空之中立刻现出一只幽绿大手,猛然撕开虚空,一把抓下。

    一界之外,宁凡能够清楚感知到。对方追击越来越近。

    此刻的他,已横穿五十多个生‘门’界面,距离妙言仙尊所在之地,仍隔着十来个界面。

    借着雨术感知。宁凡能够隐约探出,前方的界面,大都空‘荡’。没有多少厉害蛮兽蛰伏。

    但身后,却有二十万蛮兽大军追杀!

    “此妖追得太紧,若只有我一人,甩掉他轻而易举,但如今”

    宁凡目光一扫城墙上的仙萝莉、赵蝶儿,继而扫过城中一个个神情凄楚的凡人,沉默。

    大难临头,无论是仙萝莉、赵蝶儿,还是城中的芸芸众生,对宁凡而言,都是累赘。

    明智之举,自是抛弃所有累赘,但求自保。

    然而修道之事,本就是逆天而行,若事事只求明智,只求自保,这道,再修何意!

    “再这般逃下去,恐怕也难以逃掉”

    宁凡正自沉‘吟’,忽地目光一变,猛然回头。

    却见身后的天空,忽然撕开一道虚空裂缝,继而那裂缝中,呼啸飞出一道幽绿大手,妖气冲天,直接朝宁凡当头抓下!

    那大手并无实体,却好似可以直接隔空,抓在修士的元神之上。

    那大手尚未临近,却已令宁凡元神撕裂般痛楚,好似要被碾碎一般!

    若那大手临近,恐怕将直接撕开宁凡丹田,将之元神强摄而出!

    “竟是专攻元神之宝!”

    宁凡目光一冷,二话不说便‘欲’碎身一避。

    如此一来,纵然被那大手抓中,最多也就留下些伤势,不会被直接抓出元神。

    他不惧这幽绿大手,仙萝莉却不知这一点!

    此地能够与宁凡同时反映出绿手攻击的,也只有仙萝莉、葬月仙妃、土魔、铁鸦四人而已。

    这四人中,却只有仙萝莉一人,一见宁凡受伤,下意识地便不顾一切,冲上前,挡在宁凡身前!

    “不许伤我爹爹!”

    仙萝莉眼中闪烁着滚滚雷霆,更有愤怒,怒的,是竟然有人胆敢偷袭宁凡。

    那雷霆随着她的愤怒,竟不知如何,一点点冲开禁仙之力的压制,化作滋滋作响的雷光,凝在掌间。

    她小手一扬,雷力立刻化作一重重壁障,如同堡垒一般挡在大手之前,试图阻止大手的前进。

    只可惜,仙萝莉纵然冲开禁仙之力的压制,也只能发挥舍空中期左右的实力。

    而那幽绿大手,却并非如今的她可以抗衡,直接穿过雷霆壁障,一闪之下,已抓在她的肩头,继而狠狠一撕。

    一击之后,幽绿大手立刻消失在众人眼前,那虚空裂缝也立刻愈合。

    只一撕,仙萝莉左肩锁骨处,直接被扯下一大块血‘肉’,鲜血立刻染红了衣裙。

    而更要命的是,她的元神,原本散为雷力,此刻却直接被从体内扯出,随着幽绿大手一并,消失!

    失去元神,她的小身板直接昏倒在地,小脸苍白,双睫紧闭,向后倒去,被宁凡接住,抱在怀中。

    闭上双目的一瞬,她却也只来得及说上最后一句话。

    “爹爹。小心”

    她分明不是宁凡真正的‘女’儿,但见宁凡有危险,竟是第一个护在宁凡跟前

    她替宁凡挡了一击,这一击,却是直接令她元神被擒。但直到昏‘迷’前,她所关心的,仍是宁凡

    辛甲,擒走了仙萝莉的元神对第二步修士而言,‘肉’身可以毁,元神却绝对不可以毁

    宁凡的心中。自有辛甲暗算自己的愤怒,但更多的,却是震动,却是愧疚,却是自责。

    在他还在考虑是否要抛弃仙萝莉等人时,仙萝莉却没心没肺地将他当成爹爹,当成亲人,没有任何迟疑地替他挡了一击

    若说之前的宁凡,还在想着如何避开与辛甲‘交’锋。此刻却只有一个念头!

    他要去找辛甲,要将仙萝莉的元神,夺回!

    宁凡的目光仍是平静如水,但了解他的人必会看出。那平静之下,杀意已然惊天!

    他猛然站起,不发一言,但周身的劫念红芒。却好似燃烧的红云一般,霎时间点亮了幽暗的虚空!

    他处处退避,但辛甲却执意追杀。甚至不惜偷袭!

    既如此,他何须再逃,何须再避!

    “柳妍,你抱着仙仙,等我回来!”

    “葬月,你以纵地金光,带着这块大陆,朝此处界面前进。我之后会与你们汇合!若你反噬成伤,算我欠你!”

    “土魔,铁鸦!本座不在之时,你二人须全力守护此城无恙,不得有误!”

    宁凡将仙萝莉的‘肉’身递到柳妍怀中,一令之后,随手刻印了一个地图‘玉’简,‘交’给葬月仙妃。

    而后也不与众人多做解释,直接化作一道冲天而起的红芒,猛然冲出,竟是朝着原路,一路返回!

    在他离去的同时,原本蛰伏于地的一万四千蛮兽,竟也全部腾空而起,紧追宁凡而去!

    这些蛮兽直接与宁凡体内的血禁联系,似能感受到宁凡压抑在平静之下的愤怒,俱都嘶吼起来。

    柳妍、赵蝶儿全部震住了,如其他人一般,还未从忽然发生的剧变中反应过来。

    葬月仙妃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她是此地唯一看出后方有人追击的人,从宁凡拼命逃遁就能看出,那些敌人一定很强很危险。

    她也看出,仙萝莉貌似因为之前的偷袭,被敌人夺去元神了。

    只是她有些无法相信,宁凡竟会为了夺回一个小丫头的元神,独自迎战身后追击的强敌。

    这样不顾一切的行为,还是她印象中的‘奸’诈猥琐的小霪贼么。

    更可恶的是,宁凡貌似对她下令,让她拼却反噬受伤,也要使用纵地金光,‘操’控破碎大陆前进。

    更更可恶的是,她的身体忠于宁凡一切命令,根本无法违抗

    同样搞不清情况的,还有仙萝莉

    她记得自己急于保护宁凡,替宁凡挡了一击,应该是昏过去了才对。

    但现在,她不知怎么了,竟然元神离体,被囚禁在一处法宝空间

    这处法宝空间,明明处处都是囚禁之力,但对她小小元神而言,竟然毫无限制之能。

    此刻,仙萝莉的元神,赫然竟是纯金之‘色’,缠绕着极为浓烈的护体帝气!

    帝气,仙帝之帝气!

    她的元神,分明就是仙帝元神!而仙帝元神,即便是森罗也要倾尽轮回之力才能灭杀,区区一个拘雷幡,自然休想困住她的仙帝元神的!

    这一点,以她此刻错‘乱’的记忆,却是无法明白,目光茫然。

    “这里是哪里,爹爹在哪里”

    仙萝莉好奇宝宝般四下张望,忽然笑了出来,在此地,她竟寻到一处雷力之海。

    她并不知,自己此刻已被拘禁入拘雷幡之中。

    那拘雷幡是一式雷道秘宝,专攻元神,法宝空间之内,有着一片雷海,正是拘雷幡的力量源泉。

    “这么多雷霆,好像很好吃!”

    她口水顺着嘴角流出,犹不自知,瞬间做出决定,先在这雷海之中吃个饱,之后再去找爹爹。

    比起爹爹宁凡,显然吃饱肚子更让她‘激’动

    辛甲的脸‘色’很难看。

    他催动拘雷幡,本来锁定的是‘操’控破碎大陆飞遁的宁凡,却不想。竟拘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小丫头元神。

    还来不及查探那小丫头是何来历,拘雷幡中雷力竟忽然大减,并渐渐与他失去心神联系!

    如此一来,辛甲根本无法探查拘雷幡的法宝空间,无法细看自己拘来的是什么玩意儿。

    若他看到拘雷幡中的一幕,恐怕会害怕地说不出话

    毕竟此刻的仙萝莉,元神之上帝气冲天,任何稍有见识的第二步修士,都能认出,仙萝莉的元神。乃是仙帝元神!

    “古怪拘雷幡内究竟出了什么变故,竟好似再也无法催动”

    辛甲大感莫名,将拘雷幡收入储物袋,继而目光一冷,向北望去,嘴角冷笑不绝。

    在那个方向,有着一座朱红‘色’的生‘门’,高悬于天。他与那生‘门’距离已近,只要穿越此‘门’。想来便能与宁凡等人追至一界!

    只可惜,不待他踏入那处生‘门’,一道道铺天盖地的红芒,已从那生‘门’之中暴涌而出。如同江河决堤,瞬间已淹没此片虚空。

    在那红芒闪烁而出的瞬间,天地之间,骤然洒落如瀑暴雨。在那风雨之中,好似一切生灵,都要被同化为雨一般。

    一个鬼面银发、白衣红芒的身影。自生‘门’之中一闪而出,阻挡在辛甲前方。

    在他的身上,有着一股可令诸界颤抖的暴雨之势,那雨势之中,寒气沁骨,那寒气,皆是杀意!

    天要下雨,我要杀人!

    此人分明只是渡真中期气息,但给辛甲的危险感,却太过强烈!

    好似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修士,而是一头洪荒凶兽,一个盖世魔头!

    那种魔‘性’,来源于劫念,与劫念相比,任何魔念,都显得不值一提。

    似此人魔‘性’之重的修士,辛甲绝对是第一次见到,竟有蛊‘惑’人心的魔力!

    细看之下,辛甲忽然目光一变。

    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宁凡容貌,细想之下,竟是在毒龙老祖发布的悬赏令上看到过!

    眼前之人,赫然就是夺走真龙族祖弓弓灵之人!

    “你不是要追杀宁某么,现在,宁某来了。”

    “将她的元神,还来!”

    宁凡五指向前一抓,这一刻,好似天地之雨,都被握入他的掌中。

    暴雨之中,更有五道缠绕着一丝道则之力的剑影,呼啸而出。

    那五道剑影威能之强,竟仿佛足以斩断规则!

    那缠绕道则之力只有一丝,但这一丝,却足以让仙尊之下任何修士为之震惊!

    天地间的雨声,好似在这一刻全部静寂,只余这五剑破空的声响!

    雨之五剑!

    从前的宁凡,无法将五剑施展的如此完美,更无法令五剑完美缠绕道则之力。

    但此刻,他可以做到!

    他一腔杀意,已然化雨;他的心境,与此刻之雨完美契合;他的一切神通,几乎都融入了雨之五剑之中,这五剑威能,自是空前强大!

    他更是丝毫不吝惜损伤一般,直接喷出数口‘精’血,喷在五剑之上。

    如此一来,五剑威能更是恐怖之极,以辛甲此刻状态,强接五剑,纵然不死,也必重创!

    “竟是道则之力!怎么可能!此子又不是万古老怪,为何竟能完美驾驭道则之力!”

    虽只一丝,但那一丝道则之力,却让辛甲有一种头皮发麻之感,分明就是道则之力。

    那道则之力,即便是他全盛之时,都须小心应付,此刻受到禁仙之力压制,自是更为忌惮。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辛甲直接撤去贯空石产生的黑雾,‘露’出其下的妖船与二十万蛮兽。

    不必辛甲下令,二十万蛮兽之中,已有无数蛮兽直接冲出,挡在他的身前,竟好似拼死也要替他挡下这五道剑芒

    更有无数妖修,直接催动妖术仙宝,朝宁凡斩落!

    至于辛甲本人,则身形一晃,八身合一,一挥手,手中瞬间多出一柄寒气森森的短戈。

    他短戈朝天一指,天地间的暴雨,竟立刻有了凝结成冰的趋势!

    一旦凝结成冰,则雨将不再为雨,雨势不攻自破!

    然而即便如此,辛甲也没有信心,能阻下五剑破空斩落的来势!

    “一定要挡下此剑!”——34025+dsuaahhh+24911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