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93章 万姓一叩香火燃

第893章 万姓一叩香火燃

    葬月仙妃已是残神之体,若强行施展纵地金光级大神通,必定引起严重反噬。

    她是不愿给宁凡演示此术的,奈何她身种王族劫禁,已是宁凡劫奴,身体完全臣服宁凡一切命令,不由自己掌控。

    她脚踏金光,那金光如流水倒逝而去,每一步,都会加重她残神之体的负荷。

    每一步,都有着说不出的玄妙,好似整个天地都化作流水,从她脚下逝去。

    一步,两步,三步

    她脚下的金光越来越盛,俏脸却越来越苍白,心中也已将宁凡的小人扎了千遍。

    八步,九步,十步

    她几乎要化作一道金虹,破空而去了,身体受到的负荷也越来越重。

    “该死!这劫禁太厉害,完全掌控了本宫身体!”

    “无法停下脚步!无法中止此术!无法反抗那小霪贼的命令!”

    “再多走几步,本宫便要反噬重伤了!”

    葬月仙妃银牙一咬,已做好反噬重伤的准备了。

    但就在反噬即将到来前,她冰凉的皓腕忽地一热,却被一个温热手掌握住。

    这一握,她的前进之势终于一止,停了下来,身体竟也暂时恢复掌控。

    同一时间,宁凡戏谑的话语传入耳中。

    “你的身体,果然比你的嘴巴诚实”

    身体被宁凡触摸,葬月仙妃想要动怒,偏偏由于劫禁的关系,心中生不起任何怒意。

    宁凡所说的话语太过暖昧,分明就是调戏的话语。若是从前,哪个男子敢调戏她葬月仙妃,定会被灭杀得骨头渣也不剩。

    但由于劫禁的关系,就算被宁凡调戏,她也无法妄动杀机。

    尼玛!堂堂九劫仙帝被调戏。竟然还无法动怒,没什么能比这更让葬月仙妃憋屈的了。

    葬月仙妃凤目一沉,想要回头狠狠瞪宁凡一眼,表达心头怒意,但身体却不听使唤。

    明明想要瞪眼,身体却偏偏违背她的意志,竟给了宁凡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葬月仙妃:“!!!”

    她从上古活到现今,平生第一次给男人抛媚眼!第一次!

    宁凡微微感叹,他自然看得出,葬月仙妃种种有悖常理的行为。都是劫禁的缘故。

    劫念果然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即便是葬月仙妃这等强者,一旦被劫念操控,也只能沦为劫奴

    “罢了,你不必再演示此术,退至一边,将你所知关于此术的一切,告诉我即可!”

    宁凡的命令,让葬月仙妃腹诽不已。

    她不愿将所知一切白白告诉宁凡。但又怕宁凡再让她演示纵地金光,微微犹豫之后,素手一挣,挣脱宁凡的手掌。柔掌向身前虚抓一下,掌心月华生,徐徐凝为一个月色玉简。

    她不情不愿地将玉简递给宁凡,好似破财消灾一般。

    心中却轻轻一哼。心道宁凡就算得到这玉简,想要领悟纵地金光‘九逝’的精髓,也不是短时间可以办到的。

    宁凡接过玉简。略略一扫,起初神情尚还自若,但到了后来,竟也渐渐动容。

    纵地金光,上古失落神通,如今四天之内,会此术者不足十人。

    此术纵在上古,能修成的仙帝也是百中无一。且纵然修成,此术还有九重境界,大部分古仙帝,都止步于第一重境界,无法明悟。

    修成此术的第一个前提,是必须身怀神、妖、魔三族血脉。

    普通修士自然没可能同时身怀不同血脉的,所以他们修炼此术,需要用到一种名为‘返古之果’的果实。

    这种果实能让修士身怀数种血脉而不冲突,从而拥有修炼纵地金光的资格。

    但就算服食了返古之果,多出的两族血脉力量也会极弱,只能作为附庸存在,不堪大用。

    返古之果只有远古之时的仙域才有,四天之内,怕也只有十大秘族可能拥有这种秘宝。

    宁凡寻不到返古之果,却也并不需要。他身怀阴阳锁,修有阴阳变,本身便可容纳异种血脉,修炼此术之时,比起其他服果修士自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修成此术的第二个前提,是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悟性。这一点,对于已开启天人第二门的宁凡而言,更加不是什么问题。

    唯一让宁凡动容的,是纵地金光的九重境界。

    ‘九逝’!

    从第一逝到第九逝,一共九重境界,并无特别修炼之法,却在一个领悟,无法口口相传。

    葬月仙妃全盛之时,苦修数百万年,才修成的行如九逝的第一逝境界,对纵地金光的体悟,并不比宁凡精深多少。

    而宁凡,严格意义上来讲,只算是纵地金光入门,还未真正修成第一逝。

    但宁凡何等悟性,他只一眼,却已看出,那一个逝字,应该就是纵地金光的全部要诀。

    眼前一次次浮现出葬月仙妃脚踏金光流水的姿态,宁凡好似就要抓住什么,却又无法明悟。

    “果然不是能轻易修成的神通纵地金光行如九逝”

    宁凡指诀一变,包裹着破碎大陆的金光,一点点变作流水。那流水徒有其形,并无其髓,却已令破碎大陆的飞遁速度再次提升不少。

    土魔、铁鸦道人立在一旁,看着破碎大陆全力飞遁的一幕,目瞪口呆。

    他二人全盛之时,曾为万古仙尊,但就算他二人全盛之时,也无这等神通,能令破碎大陆如后天仙宝般飞遁

    四目魔君对此则唯有叹服了,他为渡真巅峰,比宁凡修为要高,但却愈发觉得,自己不如宁凡太多。

    寒舞仙子美目异彩连连,那异彩,同样出现在柳妍、赵蝶儿等女的眼中。

    笑得最欢地就数仙萝莉,没心没肺地啃着雷丸。不断催促着宁凡,让他再飞快些。

    天蛮城内,无数凡人震惊于宁凡的神通,更有少部分人纷纷倒地膜拜,视宁凡如神祗一般。

    在那些蛮人叩拜的瞬间,宁凡分明感到自己身上有什么力量在一点点滋生。

    很少,却真实存在着

    “是香火么可惜太少”

    宁凡屈掌一招,掌心立刻多出一丝极淡的白气,那白气,正是因众人叩拜而产生的香火。

    张口吞下一丝香火。继续催动神通,操控破碎大陆飞入某座生门,一路前进!

    此去,自是为了看看能否援救妙言仙尊。

    妙言仙尊所在死门,与宁凡相隔了六十九个生门界面。

    宁凡一路疾驰,每经过一处生门界面,神情都会沉重一分。

    他所路过的生门界面,基本都有破碎大陆飘浮,在那些破碎大陆之上。死难凡人无数。

    这一次蛮荒遭劫,不知有多少蛮人凡人,死于非命。

    有些是被直接血祭,但更多人却是被蛮兽追逐屠戮。或是被虚空风暴直接撕碎

    “叔叔,我们蛮人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遭受这场劫难”

    “叔叔,蝶儿忽然觉得。自己好没用”

    赵蝶儿立在城墙上,看着远处一块块向后飘去的破碎大陆,神情渐渐暗淡。

    她紧紧咬唇。沉默不语,但宁凡却凭窃言术,看到了她心中不断发起的自问。

    不少破碎大陆都是横尸遍野的惨烈景象,看不到活人,让赵蝶儿的心一紧一紧的难受。

    她的梦想是做一个庇护蛮人的伟大蛮僧啊,然而大劫来临,她却如此弱小,根本无力庇护任何人。

    若无宁凡,或许连她都会死去

    宁凡亦是沉默,不知该如何宽慰赵蝶儿,忽然目光一怔。

    却见某块破碎大陆之上,竟还有一座城池存在,那城池之中,仅有数百人尚还存活,被一道血色光幕保护着,苦苦抵御着虚空风暴的撕裂。

    “那是蛮僧舍弃生命,以众生愿力施展的神通!”赵蝶儿心中又是一紧。

    这数百人固然还活着,但再过不久,血色光幕能量耗尽,他们依旧是会死的。

    而那个为了救他们舍弃生命的蛮僧,则早已死去,再回不来

    “叔叔,可不可以救救他们”赵蝶儿低声恳求道。

    “好。”

    宁凡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袖袍一卷,直接将那数百名幸存者隔空摄来,收入天蛮城中。

    那些获救的蛮人,一听说是宁凡救下他们,立刻朝着城墙上的宁凡倒头叩拜,一个个感激涕零。

    他们感激宁凡救命之恩,其心虔诚。

    这虔诚一叩,却是立刻转化为香火,虽只一丝,却真实传至宁凡手中。

    这一丝香火,可细分为数百道细丝,是数百人叩拜形成,极为微弱,对宁凡毫无用处。

    在那数百道细丝之中,竟有一道,是血红

    那一丝血红的香火,无法被宁凡吞噬,蕴含的香火之力,却是等闲香火的千倍!

    香火,不仅仅可用于修炼,更可用于施展神通。

    这血红香火无法吞噬,也无法用于施展神通,却不知有何用处

    “嗯?竟是杀戮香火”葬月仙妃就站在宁凡旁边,倒是瞥见了宁凡手中血红香火。

    她心中自语一声,没有出声,但宁凡却凭着窃言术,自她心中看到了这一句。

    宁凡目光登时一凛!

    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杀戮香火,但之前,却已听说过这种香火。

    宁凡居于杀戮殿之时,曾在杀戮殿之中,看到过记载此香火的典籍。

    若是普通香火,是因信仰而生,这杀戮香火,便是因仇恨而生。

    杀戮香火无法提升修士修为,只有一个用途,那便是杀人!

    杀的,还必须是香火指定的特殊人群!

    宁凡握住手中杀戮香火,略略感应,辨识出是谁的叩拜产生了这一缕香火。

    那是一个羸弱的青年,约莫二十三四岁,跪在城池之下,唯有他获救之后。眼中没有感恩的泪水,只有悲愤,只有血红,只有恨意!

    那恨意,不是针对宁凡,而是针对害他沦落至此的人!

    宁凡袖袍一卷,将那青年直接卷至身前,目光凌厉地从青年身上扫过。

    青年自是大惧,惧怕宁凡的神通广大,一近宁凡身前。根本不敢抬头看宁凡,跪在地上,瑟缩发抖。

    “你的心中,可有仇恨?”宁凡淡淡问道。

    “没没有”青年害怕地话都说不齐整。

    “我想听实话。”宁凡仍是淡淡的口气,但却给青年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仿若宁凡要听实话,他便必须说实话一般,决不可违逆。

    羸弱青年不敢再瞒,忽的抬头,怒视苍穹。恨意毕露。

    他,恨这蛮天不公,恨天地生劫,恨着害他沦落至此的人!

    “回仙师的话。小人心中,确有仇恨!”

    “小人恨蛮天不公,收了我一家老小的性命!”

    “我母六十有二,一生待人和善。但天,却让她丧命于蛮兽之口!”

    “我儿刚刚三岁,却在我眼前。被一道黑色狂风撕成碎片!”

    “仙师神通盖世,求仙师替我报仇,替无数蛮人报仇!”

    羸弱青年言及于此,终于声泪俱下,朝宁凡不住叩头。

    他心中有恨,恨那血祭蛮荒之人,所以才能产生杀戮香火。

    而这一丝杀戮香火,也只能用于杀戮血祭蛮荒之人

    “你,退下吧。”

    宁凡袖袍一卷,将青年送回城中,绝口不提替他报仇之事。

    青年所恨之人,是血祭蛮荒的两名妖族仙尊,宁凡自问没有能力替他报仇,自不会胡乱应承。

    张口吞下一丝杀戮香火,宁凡微微一叹,继续催动破碎大陆前行。

    一路上,偶尔还能遇到一些受到蛮僧舍命庇护的幸存者。

    这些幸存者或是几百,或是几千,宁凡不过刚刚穿越第一个生门界面,但一路救下来,却也救了近万蛮人。

    这些获救蛮人,每每朝宁凡叩拜谢恩,都会产生香火。

    绝大多数都是信仰香火,却也有极少数,如之前那羸弱青年一般,是杀戮香火。

    产生杀戮香火之人,同样怨恨着蛮天,怨恨着血祭蛮荒的凶手。

    仍有人叩求宁凡替蛮人报仇,面对这些叩求之人,宁凡唯有沉默。

    眼前的一幕,让他回想起姑苏,那一年,他也曾为了姑苏一城凡人,血染外海群修!

    但如今,却是办不到这一点,只因对方实力过于强大,非他可以抗衡。

    第二处生门界面中,宁凡救下了三万凡人,收获了42道杀戮香火。

    第三处生门界面中,宁凡救下了两万凡人,收获了29道杀戮香火。

    还有第四、第五、第六处生门界面

    每每法力不济,宁凡便吞下五行灵物,借大五行体补充法力。

    随着时间推移,天蛮城中的难民越来越多,几乎站满街道。

    每每有新的难民被宁凡救下,便会有无数人虔诚叩拜,感谢宁凡的救命之恩。

    对这些凡人而言,血祭蛮荒无益于是一场末日,而宁凡,则是带他们脱离末日的救世主。

    从前,蛮人信仰着蛮祖,相信蛮祖会保佑蛮人,但如今,随着蛮荒崩溃,那信仰却也随之崩溃。

    在这些人的心中,宁凡,比蛮祖值得信仰,值得尊敬!

    城中的蛮人已有近百万,宁凡手中的杀戮香火,也有近千道。

    可惜这近千杀戮香火只是凡人叩拜产生,且时日尚短,威能极弱,根本没有太大用途。

    宁凡看过一些杀戮殿典籍,记得那些典籍提到过,杀戮香火必须配合器灵才能使用。

    他对剑袋中的几个小剑灵传音了几句,而后将近千道杀戮香火送入剑袋之内。

    片刻之后,剑袋之中忽的飞出一柄时虚时实的香火小剑,只有寸许长短。

    此剑集合了千道杀戮香火,威能也不过足以斩杀辟脉二三层的修士而已太弱

    此剑威能,自然不会让宁凡太过重视,但此剑的气息,却让宁凡有了些许熟悉之感。

    好似在哪里见过类似的香火剑,又好像没有

    恍然间。宁凡想起了杀戮殿血牢之中,看到过的那柄远古封印之剑。

    依稀间,他竟觉得自己手中的香火小剑,与那柄远古封印之剑,有些许相似之处。

    “难道那柄封印之剑,也是以杀戮香火凝成的?”

    宁凡心中暗暗猜测着。

    若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或许杀戮殿的杀戮二字,便与杀戮香火有着莫大关联

    宁凡细看那香火小剑,固然看不起这小剑威能,却又觉得此剑从某种程度来说。颇为玄妙。

    若香火足够,五个剑灵小丫头或许能够凝出一柄斩杀真仙的香火剑也未可知。

    宁凡一口吞下寸许长的香火剑,催动神通,操控着破碎大陆,飞入了第三十四处生门界面。

    一路走来,宁凡一行没有遇到任何修士,除了幸存凡人,就是零星蛮兽。

    然而一入此处生门界面,宁凡立刻察觉。此处生门界面,有不下千道修士气息!

    远方,正有一千余修士,仓皇逃遁。

    一见此处破碎大陆惊人飞遁。立刻朝此地飞来,并有不少传音飞剑快速飞来。

    那些传音飞剑,无一不是求救的话语。

    那些人能从破碎大陆的飞遁金光中,察觉到浓浓的人族大能气息!

    “是哪位人族前辈在此。还请救救我等!”

    那一千余修士之中,修为最高之人,也不过是渡真。由于受到禁仙之力压制,只能发挥鬼玄实力。

    在这批修士之后,则追击着上万蛮兽,其中舍空初期蛮兽就有两头!

    在那些蛮兽前方,更有四名妖修在充当指挥之人!

    那四名妖修,一见破碎大陆金光飞遁的气势,纷纷大惊,只以为遇上了人族大能,追击速度立刻放缓,想要看清形势。

    趁着蛮兽大军追击速度放缓,千余修士不请自来,直接降落至破碎大陆之上。

    一见此处大陆竟也匍匐着四千多头蛮兽,群修大惊,但一见这些蛮兽匍匐状,又瞥见城墙的催动金光神通的宁凡,纷纷心安,直奔天蛮城而来。

    在他们看来,这些蛮兽之所以匍匐,多半是被宁凡的大神通拘禁了,不足为惧。

    对这些不请自来的修士,宁凡目光微沉,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令他们与瞳儿等修士呆在一处,不可在天蛮城内胡乱走动。

    目光却看也不看那四名妖修、上万蛮兽,操控破碎大陆,调转方向遁去,并无与那些人交手的打算。

    他急着赶路,去救援妙言仙尊,自不愿在此浪费时间。

    那操控蛮兽大军的四名妖修,不过渡真修为,此刻则只能发挥鬼玄实力,自是不足为惧。

    但宁凡却在这四妖身上,察觉到其他妖修留下的印记。

    想来若是杀了这四妖,立刻会有其他妖修驰援此地。他自然不想被太多妖修纠缠。

    一见宁凡调转方向,不战而逃,四妖却是因此看轻了宁凡。

    “此人不战而逃,定非人族大能!这破碎大陆之所以遁地如此快,或许有其他缘故。”

    “此人,不足惧!杀!”

    四妖直接下令,令上万蛮兽列阵飞行,阻在宁凡前路,万兽嘶吼,朝破碎大陆凶狠冲来,凶焰滔天。

    宁凡目光登时一冷。

    他不欲与这四妖浪费时间,这四妖却以为他软弱好欺。

    “杀!”

    宁凡同样喝出一个杀字,匍匐于天蛮城外的四千蛮兽,立刻腾空而起,向敌兽迎击。

    而宁凡本人则化作一道红芒,于密密麻麻的兽群中横冲直撞,直接朝着四妖之中其中一妖冲去!

    “渡真中期?此人全盛之时,只是舍空?”

    四妖微微冷笑,若宁凡只有这点修为,贸然冲入兽群,怕是立刻会被群兽围杀。

    刚刚来到天蛮城的千余修士,亦是纷纷失望。

    若宁凡只有这些修为,恐怕难敌上万蛮兽

    四妖正躲在蛮兽后方冷笑,忽见宁凡脚下金光如水一散,消失无影。

    几乎在同一时间,四妖眼前一花。各自出现一道红芒残影!

    那红芒,却是宁凡以超乎四人眼力的遁速,依次出现在四人面前所残留。

    在那红芒逼近的瞬间,四妖各觉丹田一痛,竟是被人直接以手刺破丹田,抓出妖魂,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手中擒下四妖妖魂,宁凡立刻成了上万蛮兽的必杀之敌!

    四妖身上有血禁,相当于这上万蛮兽的主人,主人落难。这些蛮兽自是欲杀宁凡救主,立刻潮水般扑来。

    “若识时务,便速速放了本座妖魂!否则这些蛮兽必杀你为本座报仇!”

    四妖之中,为首的一妖鼓起勇气,威胁道。

    他的威胁落入宁凡耳中,却立刻使得宁凡露出魔性深中的冷笑。

    抬手,抽出四妖体内血禁。

    吞禁,宁凡冷冷一个目光,原本欲杀宁凡的上万蛮兽。竟全部战栗起来,纷纷收敛杀意,匍匐云端,好似小狗一般。

    “怎怎么可能!”四妖俱都大惊。怎么也想不到,宁凡竟能抽出他们体内血禁,操控他们带来的蛮兽!

    之前还威胁宁凡的那名妖修,此刻已害怕地浑身发抖。

    失了蛮兽大军的助力。他们可惹不起宁凡这种级别的老怪。

    四妖刚想说什么求饶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已被宁凡搜魂灭杀。死于非命。

    收了四妖储物袋,宁凡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红芒,飞回城墙之上。

    在他身后,一共一万四千蛮兽,之前还在厮杀,此刻却好似在一瞬间变作一心,齐齐飞至天蛮城外,匍匐!

    这一刻,宁凡手中能够掌控的舍空蛮兽,已有三头之多!

    “这位前辈,真的只是舍空修士么!竟能在一瞬间驯服上万蛮兽!”

    被宁凡救下的千余修士,各个面色大变。

    宁凡却不理会这些人,只是令他们原地打坐,而后继续催动破碎大陆疾驰。

    他面色略有沉重,从四妖记忆中,他了解到,四妖其中一人,是某个妖族碎念的后辈。

    那妖族碎念距离他此刻位置,可隔得不远,统率着二十万蛮兽大军!

    若被那些人盯上,却是麻烦。只是若那些妖修来袭,宁凡却也不惧

    数个界面之外,一处生门界面中,漂浮着一个巨大妖船。

    在这妖船之上,共有数千妖修,其中修为最强者,是碎念中期。

    在禁仙之力的压制下,此妖如今也只能发挥舍空中期修为而已。

    在妖船四周,蛰伏着大批蛮兽,竟有二十万之多!

    “本妖派出千队人马,前去探路,附近生门界面的路线,算是基本弄清了”

    妖船船头,一个灰袍龙角的老者正自沉吟,忽的面色一变,杀机毕露。

    他名为辛甲,是真龙族族内长老。

    他有一徒,此刻正派在其他界面诛杀人族修士。

    那徒儿的命牌,就在刚刚,碎了!

    “敢杀本妖之徒,找死!”

    辛甲怒极反笑,他对那徒极为看重,给其服食过自己亲手炼制的追亡丹。

    追亡丹等级不高,不过八转,令他察觉不出杀人者的身份。

    但他却可凭追亡丹确定一件事!杀人者,有意无意地散露着人族气息!

    “我徒有上万蛮兽跟随,那人能杀我徒,此刻起码有舍空修为,则其全盛之时,多半是一名碎念!不会是人族仙尊,若是仙尊,八转追亡丹无法感知分毫!”

    “人族碎念么,好,好!杀了此人,倒是一桩大功!”

    辛甲冷笑一声,直接下令妖船,朝宁凡所在界面直追而去,

    在妖船之后,紧跟着二十万杀气腾腾的蛮兽大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