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92章 金光纵地第一逝

第892章 金光纵地第一逝

    借着血禁之力,宁凡可操控这四千蛮兽,下达的命令,这些蛮兽根本无法违逆。

    对面的数百头蛮兽,修为最高也才人玄,自不是宁凡四千蛮兽大军的敌手,直接成了一面倒的屠戮。

    蛮兽彼此厮杀的场面,极难出现,瞳儿等人族修士还都是第一次见到。

    每一息,都有众多蛮兽惨叫陨落,小山般大小的残尸从天坠下,污浊的兽血如雨洒落,腥气扑面。

    兽血洒落在人身上,黑漆漆的,更带有粘稠温热之感,让人不适。

    瞳儿等人族修士居于下方,几乎被兽血淋了个遍,各个衣帽污秽,却无人在此关头去擦那污血。

    一个个人族修士,全部目不转睛望着天空,看着蛮兽惨烈厮杀的一幕,各个心惊肉跳,却又生怕漏了一眼。

    这场屠戮虽发生在蛮兽之间,但对于低阶修士而言,亦可或多或少从中感悟些什么。

    仅二十息不到,追击而来的数百蛮兽已被屠戮一空,宁凡麾下的蛮兽大军,则只损失了十来头低阶蛮兽而已。

    宁凡目光冷漠地看着这场厮杀,这种程度的杀戮,他已见过太多。

    厮杀一毕,随着宁凡一令,四千多头蛮兽纷纷降回天蛮城外的荒原上,重新匍匐于地,好似它们并不是狠戾凶残的蛮兽,而是唯命是从的守家之犬。

    “这就是血禁的力量么,当年的我,也曾见过黑蛮僧驱使蛮兽的一幕,如今细细想来,那些黑蛮僧之所以能操控蛮兽,多半就是靠的血禁”

    忆及往事,宁凡目光闪了闪,纵身降落。

    众修士见宁凡落下。各个神情激动,恭敬行礼道谢。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没有人敢对宁凡不敬!在众人族修士眼中,宁凡绝对是某个成名已久的人族大能!

    唯有瞳儿一人,行礼之后,细细打量着宁凡,眼中反倒有了失望之色。

    “这位前辈,竟不是碎念境”她不无遗憾地叹息道。

    此刻,宁凡已散去秘法,恢复了渡真中期的修为气势。

    如此看来,宁凡本来的修为。只是渡真中期而已,之前舍空中期的气势,竟只是靠着秘法提升。

    “也就是说,这位前辈未受到禁仙之力压制之时,最多也只是舍空中期么”

    瞳儿摇摇头,将眼中的多余情绪压下。

    就算宁凡不是碎念,只是舍空,貌似也不是她小小的人玄可以小觑的。

    能够操控蛮兽的舍空老怪,貌似也足以名动四天了呢。

    “你们都是妙言仙尊的手下?”宁凡目光一扫众修士。目光最终落在最前方的瞳儿身上,淡淡问道。

    “是。”瞳儿定了定神,字字清晰,恭敬答道。声音轻灵,其中更深藏一丝天生便有的媚意。

    “哦?你竟是天生媚骨?”宁凡微微一诧,口气听不出喜怒。

    瞳儿乍听此言,却是俏脸一白。下意识地退后半步,恐惧地看着宁凡。

    诚如宁凡所言,她是天生媚骨。只是这媚骨早被妙言仙尊封印,旁人很难看出。

    据瞳儿所知,唯有那种魅术高深的采补双修魔头,才能一眼看破妙言仙尊种下的封印,识破她天生媚骨的身份。

    宁凡只一眼便看出她封印下的媚骨,自然是双修魔头无疑,且魅术修为必定极高!

    “这位舍空前辈,竟是一名双修魔修!”

    “仙尊说过,我的天生媚骨,属于上品媚骨,就算是对舍空级老怪,也有不少妙用这位前辈既已识破我的媚骨,会不会对我下手”

    瞳儿香肩微微颤抖,眼露惧意,她虽是妙言仙尊侍婢,却也仅是侍婢。

    如今适逢蛮荒大乱,在这个关头,宁凡就算将她采补灭杀,恐怕也不会有人追究什么。

    她眼中的惧意,自然瞒不过宁凡双眼,好似一只受惊的小鹿。

    宁凡微微一叹,自然明白瞳儿惧怕的是什么,淡漠说道,

    “放心,本座不会对你如何,有此一问,也不过是看到你的媚骨,想起了一个故人而已对你本人,没有兴趣。”

    宁凡想起的,自然是天生媚骨的纸鹤。在想起纸鹤时,他的嘴角,竟是一笑。

    隔着鬼面,瞳儿自然看不到宁凡的笑容,也不信宁凡身为双修魔头,会对自己媚骨体质没有兴趣。

    “你是妙言仙尊的侍婢吧?”

    “是,前辈知道我?”瞳儿一诧,又道,“晚辈名为瞳儿,确是仙尊大人的婢女。”

    宁凡点点头,忽的右手抬起,食指伸出,朝瞳儿眉心一指点下。

    这一指运用上了逆灵术,可以在不损及瞳儿记忆的前提之下,搜其记忆。

    这一指,有着说不出的玄妙,却也给人一种异常沉重的压迫感。

    瞳儿却不知道这么多,感受着此指之威,只道宁凡对她媚骨动了心,想要出手对她不利。

    她吓得花容失色,在宁凡手指点上自己眉心的一瞬间,竟是美目垂泪,有了自尽的打算。

    她不愿给人当鼎炉,就算是死,也不愿!

    宁凡这一指,只点落在瞳儿额头半寸前,并不触碰此女肌肤。

    指尖散出逆灵之芒,只数息功夫,便将此女记忆看了个遍,似乎对此女记忆略有失望。

    待要收指之时,忽又发现了什么,五指一抓,似从此女识海内抓出了什么,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瞳儿黯然泪下,她不知宁凡对她使用了什么神通,看不懂,也不明白。

    她只道宁凡对她种下了什么隐秘禁制,也许再过不久,她便会沦为宁凡鼎炉

    见瞳儿竟是垂泪,宁凡眼中闪过不耐之色,语气冰冷道,“你多虑了,本座可没有闲心给你种下任何禁制,加害于你!”

    见瞳儿犹不相信。宁凡也懒得解释。

    搜了瞳儿记忆,宁凡得知,眼前这数百名人族修士是与大部队失散后,才遭遇的蛮兽追杀。

    如今蛮荒大乱,人族五域所在大陆亦都破碎,许多人族修士脱离了根据地,陷入险境。

    有禁仙之力存在,这些落单的人族修士若遇上蛮兽大军,怕是难活。

    他沉默少许,继而对瞳儿在内的众修士道。

    “本座曾欠妙言仙尊一个人情,如今蛮荒有变,尔等难以自保,便跟在本座身边,危难之时,本座自会对尔等庇护一二。”

    他语气老气横秋,却是故意为之,终究不愿在这群人族修士面前暴露太多身份。

    群修听闻宁凡这等前辈愿意庇护他们,自然大喜。唯有瞳儿一人。心中暗暗嘀咕。

    她跟在妙言仙尊身边多年,可从来不知道妙言仙尊对那个舍空老怪有过恩惠。

    心中已经认定,宁凡‘欠过妙言仙尊人情’的话语,是胡诌。却也不敢当众揭穿。

    瞳儿悻悻地随众修士一道,跟随宁凡返回天蛮城所在破碎大陆,暂时被安置于城中。

    她心中忐忑难安,只道自己已被宁凡种下禁制。早晚会成为宁凡鼎炉。

    对这个患有被害妄想症的小婢女,宁凡自然懒得解释太多。

    城外,匍匐着四千余蛮兽。城内。尚有数万凡人,并有数百人族修士住入。

    宁凡立在城墙之上,看着这本不该出现在蛮荒修真界的一幕,沉吟不语。

    时而抬头看着苍穹上的众多朱红巨门,神情越来越凝重。

    现如今,蛮荒一共出了两大变故,也唯有这两大变故,不在宁凡掌控之中,让他不安。

    第一个变故,便是妖族催动的太古逆尘阵,此阵就算只余四成威能,也不是宁凡可以独自抗衡的。

    第二个变故,则是这漫天朱红巨门。

    若宁凡没有看错,这漫天朱红巨门,似乎是一种极为厉害的封印神通,有生门,也有死门。

    以宁凡天人第二境的眼力,若细看,倒也能够分辨出生门与死门的不同。

    宁凡沉默少许,忽而腾空飞起,飞至一座生门前,手掌覆在门上,感受着门上的朱红光芒,暗暗催动势字秘,推演着此门的构成、排布。

    这推演没有持续太久。按照他的推演,蛮荒之内一共出现了十万死门,八千生门,现如今,整个蛮荒各自分散,被封入了不同生门之内

    死门之内,则藏有绝世凶阵,不可进入,即便他实力不弱,误入死门,也是九死一生

    “如今蛮荒局势有变,给我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以我一人之力,或许足以自保,但若想庇护身后之人,怕是不易”

    宁凡目光扫向下方的天蛮城,微微叹息。

    柳妍、寒舞仙子等人还好说,若蛮荒之内真出了个万一,还能将她们收入玄阴界,暂时保护起来。

    但仙萝莉、赵蝶儿却因为各自原因,无法进入玄阴界躲避的。

    之前一道虚空风暴,便险些要了仙萝莉、赵蝶儿的性命,之后是否还会有其他危险,难说

    如今的蛮荒,危险程度已超过宁凡预期,他自问独自一人,难以庇护二女周全。

    “据之前二妖记忆显示,如今妖族共有两名万古仙尊在蛮荒生乱,一为毒龙老祖,一为敖玄仙尊。这二人试图血祭蛮荒,蛮荒中的一切非妖非蛮兽生灵,都在这二人血祭范围内,无人能够独善其身”

    “人族亦有两名万古仙尊坐镇。若能寻到人族大军,托庇于两名人族仙尊的羽翼下,危险定会降至最少,保护仙仙、蝶儿的周全,也会轻松许多”

    “只不过如今的蛮荒,被封入无数生门死门之中,想要穿越众八千生门,与人族大军汇合,怕是不易。”

    “好在我搜此女记忆之时,在此识海之内,发现了此物”

    宁凡摊开手掌,掌心之中,赫然有着一道血线。

    那血线,应是某个万古仙尊以大神通留在瞳儿识海内的。

    若宁凡所料不差,此血线。应是妙言仙尊以自己的元神精血祭炼而成。

    血线的作用,是一旦瞳儿陨落,便会传出感应,令妙言仙尊得知。

    “妙言仙尊的元神精血么虽只有一丝,倒也能凭逆灵术,稍稍感知一下她的方位”

    真龙一族的逆灵术,不仅可用于搜魂,更可用于感知追踪。

    宁凡的神念,好似化作了烟雨,逆灵而生。

    他所在的生门界面。立刻细雨如织,那雨幕,继而朝着漫天生门某一座飘去。

    雨幕穿越第一座生门,复又穿越第二座生门,一路沿着某条指定道路走下去。

    在穿越第六十九座生门之后,忽然一转,进入某个死门,有了感应!

    在那处死门界面,宁凡感知到了妙言仙尊的存在!

    无法感知真切。也无法确切感知那处界面的情形,一切都十分模糊,因为封天仙诏的原因,空间扭曲。神念亦被阻隔。

    但妙言仙尊,确确实实就在那里!

    此刻的妙言仙尊,在与敖玄、毒龙老祖交手之后,拖着重伤。一路盲目逃离,一个不慎,竟是被困入某个死门阵界之内。

    此刻的她。正疲于应付种种危机,已经快要油尽灯枯。

    忽然间,她有了被人窥伺的感觉,心中自是大惊。

    “是逆灵术!窥伺妾身的,是敖玄,还是毒龙子!”

    在她看来,逆灵术乃是真龙一族不外传的秘术,此刻蛮荒之内,能够施展此术的也不过只有这二人而已。

    她的心瞬间沉到谷底,若真是被二人其中一人寻到,恐怕要不了多久,那人便会到来,取她性命。

    以她此刻重伤状态,对上敖玄、毒龙子之中任何一人,都是必死无疑的局面!

    “不对此人的逆灵术虽是在查探妾身方位,但却故意释放了一丝气息这气息,竟是人族修士的气息!这气息,不是毒龙子,也不是敖玄!”

    妙言仙尊立刻美目一震。

    逆灵术乃是真龙一族的不传秘术,纵是妖修也万难习得,人族修士就更没有可能修成了。

    但眼下,那名窥探自己的逆灵术施术者,分明就是人族修士无疑!

    妙言仙尊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首先,逆灵术是一名大术,真龙族内,也唯有一些万古老怪能够习得。

    能够施展此术的人族修士,起码也得拥有万古境修为。且身为人族,竟能掌握妖族秘术,当真匪夷所思,想来此人放在万古境也不会太弱。

    其次,此人窥探自己,故意散出气息,分明是在示好,是怕自己多虑。

    从这逆灵术之内,妙言仙尊更感受到自己元神精血的气息。

    “妾身曾以元神精血炼为血线,种于诸婢体内,用以感应诸婢安危。这一丝血线,应是妾身种在瞳儿体内的那一丝”

    “瞳儿命牌分明未碎,此人却能从瞳儿识海内抽出血线,并据此感应妾身方位,这手段当真了得!”

    “此人既然故意散出气息,是友非敌的几率不小。这气息,也与**道友不同只是妾身很好奇,蛮荒之内,何时进入第三名人族万古”

    此刻的妙言仙尊,以重伤之体困于死门,随时都有陨落的危险。

    她略略犹豫,终于有了决定,在漫天雨幕退出这处死门界面之前,朱唇微启,恳求道,

    “若阁下是人族万古,请来此界救一救妾身!妾身如今性命已危,正困于凶阵之内,若得道友从外相助,必可脱困!事后,也必定会重谢道友!万望道友施以援手!”

    在妙言仙尊说完这句话之后,漫天雨幕彻底退出此界。

    她的眼中有一丝希冀,又有一丝无奈。

    希冀的,是那名人族万古会来救一救自己。

    无奈的,是不知那人身份,也并不笃定那人肯来救自己。

    眼前的死门凶阵,可是不易对付,哪个万古老怪,肯为了旁人贸然涉险。这种人不是没有,只是太少

    “但愿那人肯来救援妾身”妙言仙尊苦涩一笑

    天蛮城上空,宁凡踏天而立,一点点解开逆灵术。

    他将逆灵术与窥天雨术合而使用。负荷极大,又要抗衡此界封天之力,已到达极限,难以继续催动此术。

    他一点点撤去雨术,最后一刻,却又听到妙言仙尊的求救。

    “妙言仙尊如今困于死门凶阵,落了难”

    宁凡目光凝重之极,连妙言仙尊都难以应对的凶阵,自是凶险万分。

    明智之举,不应去救妙言。应另想办法与人族另一名仙尊汇合,以求自保。

    只是宁凡可以听出,妙言仙尊说出那句求救之时,气息已然萎靡,显然性命已危,并非虚言。

    她困于凶阵,无人可救,必死之际,无奈地向他发出一声求救

    此女当年。曾助他对抗七真七幻箭,虽未建功,却也算一番好意

    “罢了,能不能救下妙言暂且不提。先去那处死门界面看看再说!”

    宁凡身形一降,降回天蛮城城墙。一经降落,立刻催动神通,令整座破碎大陆飞起。直奔某座朱红生门而去。

    破碎大陆太沉太重,等闲渡真修士,就算能令它飞起。也无法令它飞得太快。

    但宁凡是何等人物,习得过纵地金光,直接催动金光,加持在整块大陆之上。

    如此一来,这平平无奇的大陆,竟也好似成了一件极为厉害的遁宝,飞遁之速,竟不亚于后天仙宝!

    瞳儿吃惊了,她目前仍在高估宁凡,认为宁凡原本是舍空中期修为,无法相信一个舍空中期老怪,能令整块大陆飞遁之速堪比后天仙宝!

    这种手段,几乎堪比万古仙尊了!

    葬月仙妃更加吃惊了。

    她曾为万古第九劫的上古仙帝,眼力何等高绝,旁人不认识那些金光,她却识得!

    “纵地金光!这不是本宫当年苦修无数年才勉强修成的大神通么!这小子怎么也回!”

    她花容月貌的俏脸,此刻好似吃了苍蝇一般,苦闷憋屈。

    要知道,她堂堂九劫仙帝,也花了数百万年苦功,外加机缘巧合,方才修成了‘纵地金光第一逝’。而宁凡,区区渡真中期的微末修为,竟然也能将纵地金光运用到这种程度,怎能令她甘心!

    她不平衡啊!想要心理平衡,臣妾真心办不到啊!

    忽然间,她好似看出了什么,心理顿时平衡了许多。

    她隐隐看出,宁凡纵地金光的速度,虽已达到第一逝的速度,但似乎尚未真正修成第一逝。

    须知,纵地金光的口诀之中,有一句是‘行如九逝’,那一个九逝,代表的便是纵地金光九重境界!

    “切,原来此子还未真正修成金光第一逝仍是略逊本宫一筹”

    葬月仙妃自我安慰着,却不知,她就站在宁凡身边,她的心事,全部被宁凡看到了。

    “哦?纵地金光竟有九重境界?对纵地金光,你似乎知道的不少啊”

    宁凡的眼神,忽地落在葬月仙妃身上,貌似人畜无害地一笑。

    这一笑,却让葬月仙妃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了不妙之感。

    “给我演示一下纵地金光如何?”宁凡似笑非笑道。

    “开什么玩笑!本宫现在已是残神之体,无法使用那种级别的神通!强行使用,反噬太大”

    葬月仙妃拒绝的话还没说完,身体已先一步踏着金光,一步步朝前走去。

    每一步,都好似踏在逝去的流水之上脚下的金光,恰若一圈圈轻柔的水波

    葬月仙妃:“!!!”

    她再次欲哭无泪!

    她明明不想给宁凡演示纵地金光,但身体却本能地屈从宁凡一切命令,已经自觉的开始演示了!

    “你的身体,果然比你的嘴巴诚实”

    宁凡摇摇头,却是一把握住葬月仙妃的皓腕,自不会真让她冒着反噬风险演示。

    在看到那水波般的金光之时,他的心中,已有一丝明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