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85章 你,不是棋子!

第885章 你,不是棋子!

    由不得葬月仙妃不惧太苍劫灵,毕竟她濒临消散的残神之内,至今仍有敌人种下的‘劫禁’未灭。

    宁凡的修为或许不值得她重视,但宁凡的劫灵身份,却让她忌惮不已。

    若让宁凡察觉到她体内劫禁,只需以劫血催动禁制,便可轻易收之为劫奴,或予以灭杀

    一切,皆在宁凡一念之间!

    “该死,本宫可不想成为此子劫奴!必须在此子察觉到本宫体内劫禁之前,挣脱封印逃脱!”

    葬月仙妃尝试着重凝碎散月身,尝试着撕开封印,奈何身体深中魅术,根本无法挣脱。

    “安静些,莫要打搅宁某苏醒劫血!”

    宁凡眉头一皱,对袖中月光冷冷斥道,他察觉到了袖中葬月仙妃的挣扎。

    葬月仙妃心中大怒,她堂堂古之大帝,何曾被一名渡真小辈如此疾言厉色训斥过。

    只可惜,宁凡没有给葬月仙妃更多挣扎的机会,直接催动更为强大的紫霞魅术,迷昏了葬月仙妃的意识,将之丢入玄阴界,一心一意觉醒劫血。

    妖血的觉醒才叫醒血,劫灵的觉醒,叫做‘劫苏’。

    这一点,宁凡并不知,却并不妨碍他抓住机会,完成第一次劫苏。

    尘树意志在宁凡体内横冲直撞,试图冲出宁凡身体,不甘心被宁凡吞噬。

    宁凡脚下的冰湖湖水,波纹一圈圈散开,那湖水褶皱,正是他内心无法平静的真实写照。

    天地间的太苍劫威,集中镇压在宁凡身上。宁凡劫血等级在提升,悟性在提升,双目中的猩红,却也在一点点增多。

    那猩红。是尘树意志!污浊着宁凡的理智,试图将宁凡变作一个六亲不认、杀人不眨眼的劫奴。

    若是遇到乱古之前的宁凡,必然承受不住这股程度的意志侵蚀,但一路走来,宁凡劫血级别不断提高,更在渡真三幻之中,经过三生三世的磨砺,意志空前强大,却是不惧这侵蚀。

    “凭这点意志之力,想侵蚀宁某。不够!”宁凡目光忽的一厉,眼中猩红立刻开始疯狂退散。

    同一时间,蛮荒北境外围,某座雪山之上,立着一个青衫道童,手持一个罗盘,朝着黄河结界方向,微微笑着,推演着什么。

    那道童眉清目秀。是一个极为俊美的少年,眉心点着一颗妖异朱砂,有着人玄中期的修为。

    他修为虽然不高,身上却持有诸多至宝。眉心之内,更有师尊赐予的三式保命神通,除非对上碎念老怪,否则绝对不会有性命之虞。

    他。名为司命,是南天仙界掌运仙帝的第七徒!

    “呵呵,师尊‘因果棋盘’上的第十七个棋子。终于要诞生了么雀神子,不,正确的称呼,应该是古蛮荒樊家二劫仙尊樊木仙尊!”

    “据师尊推演,这樊木是古樊家唯一一名幸存修士,由于附身于尘树多年,悟性之高,几乎不弱于天人修士多少。此人于五百万年前夺舍北天雀神子,处心积虑,想要血祭蛮荒,成为八代少司蛮少司蛮,司蛮呵呵,这司蛮二字,倒是与我掌运七子道号不谋而合。师尊有令,若此人能成功抽出尘树意志,立地成劫,则由我亲自赐他一枚‘星罗棋子’,代师尊收他为第八名徒儿,赐以司蛮之名。”

    “如此,此人也算重归师尊麾下吧嗯?这是”

    司命正微笑间,忽然俊眉一蹙,不解地望向推演罗盘。

    “古怪!师尊曾亲自推演,推演出的结果,不该是如此才对劫血五等,为‘凡残真王祖’,与妖魔血类似,不过血脉境界划分地更细,每一级都分作一至九星九个血脉级别按照师尊推算,樊木即便侥幸抽出尘树意志,最多也只能拥有四星凡血,不足以引发劫苏才对但此刻,黄河结界之内,却是出现了劫苏异象这是为何”

    司命摆弄着罗盘,眼中疑惑越来越多,忽然轻咦一声。

    根据推演罗盘的测算,黄河雪谷之中,劫苏之人的劫血等级,已突破四星凡血的级别,达到五星凡血的境界!

    “还在提升!六星凡血了!”

    “七星!”

    “八星!”

    “九星!”

    “竟突破到一星残血了!这怎么可能!”

    司命终于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师尊这一次的推演,竟然又有了谬误

    “当年师尊为了给我寻一具道尸成仙,看中了一名下界修士,却在那下界修士身上,第一次推演天机失误自那日之后,师尊推演天机,便时常出现谬误。据师尊自语,他算无遗策的运数,已有了瑕疵这一次,师尊又算错了么”

    “想不到师尊这一次的推演结果,竟会偏差这么多嘶!二星残血!那樊木仙尊的血脉等级,又提升了!”

    “还在提升!三星了!”

    “四星!”

    “五星!”

    “六星!”

    当血脉级别提升至六星残血之后,终于势头减弱,不再提升。

    饶是如此,司命也是满面震惊!

    掌运仙帝给他讲过,幻梦界内,共有神、妖、魔三族,其中要数魔族血脉最难修炼,自九大魔祖被镇压后,魔族再无祖血之修,便是王族魔修都罕有出现。

    幻梦界外,有劫之一族,为太苍劫灵,劫灵的血脉比魔族血脉更难修炼!而太苍劫灵的实力强弱,不看修为,只看血脉!血脉强则劫念强!

    六星残血的太苍劫灵,实力几乎堪比弱小些的渡真修士了!

    一星真血的太苍劫灵,便算是劫血小成,可横扫舍空境修士!

    一星王血的太苍劫灵,便算是劫血大成,可横扫圣人以下一切修士,甚至可与圣人一战!

    王族劫灵,几乎等同于圣人!

    在太苍劫灵的世界里。第一次劫苏便能拥有六星残血级血脉的,罕有!

    “师尊曾言,古樊家七代蛮祖全部劫苏失败,连四星凡血都无法拥有,那樊木,却能一举劫苏成功,并一举拥有六星残血血脉看来他修劫资质,远高于前七代蛮祖啊”

    “看来师尊还是小觑了此人,此人之资,即便放在因果棋盘上。也绝对足以列入众棋子中前十!”

    在司命啧啧称叹之时,黄河雪谷中的宁凡,已成功吞噬所有尘树意志,却在摇头感叹。

    劫苏已经结束,天地间的劫云一点点散去,对这一次劫苏,宁凡颇有些失望。

    没有想象中的古劫灵赐血,甚至没能让劫血等级突破真血级。

    据宁凡感知,他的劫血等级。不过堪比残血妖血的浓度。

    也就是说,他这一次劫苏,只令劫血突破残血级而已

    “我拥有祖级妖、魔血脉,拥有王级神血。劫血的等级却只达到残级似乎有些低了”

    宁凡轻叹一声,内视了一下体内劫血,这一内视,他先是微微一惊。目光渐渐凝重。

    手掌平伸,向前一抓,掌心立刻便有蛊惑苍生的劫念力量。化作耀眼红芒呼啸而出。

    那股红芒力量,足以轻易迷惑命仙的神智,令所有被蛊惑的命仙沦为宁凡掌控下的劫奴!

    纵然是弱一些的渡真初期,也难以抵御宁凡的劫念红芒,若被红芒射中,有不小几率被宁凡控为劫奴

    “仅仅是残血级劫血,竟然便有这种程度的力量!若是真血、王血,又该有何等毁天灭地的力量!”

    “对神、妖、魔而言,血脉意味着修炼资质,但对太苍劫灵而言,血脉,意味着修为!意义不同,不能等同视之。残血妖血或许不值一提,但残血劫血,却是不可小觑。”

    黄河雪谷外,土魔、铁鸦道人二人,在看到那漫天劫念红芒的瞬间,皆是没由来心神一寒。

    二人好歹有着仙尊眼力,虽不知劫念为何物,却看出了劫念的危险性。

    “若此红芒多到一定程度,便是万古仙尊也无法与之为敌!这红芒,究竟是何物”二人咽了咽口水,再一次觉得宁凡高深莫测。

    第一次劫苏,就这么无波无澜地过去了。

    吞噬掉所有尘树意志,宁凡心神世界内的第二座天门,已彻底凝实!

    劫苏只是意外收获,宁凡的本来目的,是想借尘树意志之力,开启第二座天人巨门。

    闭上双眼,收敛心神,心神世界内,忽的多出一个白衣青年的人影,正是宁凡。

    宁凡立在青砖高台之上,望着高台之上的三座巨门,精芒一闪。

    第一座巨门,已被宁凡开启。

    第二座巨门,已经凝实,等待宁凡开启。

    第三座巨门,仍是虚幻,开启之日遥遥无期。

    宁凡踏着青砖古路,一步步行至第二座巨门下,手掌按在巨门之上,尝试着推了推,却一时无法推动。

    脑海中渐渐回想起向螟子的话语,宁凡露出沉吟之色。

    向螟子将修道之路分作三个过程:孤独修行、无悔追求、蓦然回首。

    世人则将天人三门分为:道则之门,道心之门,道命之门。

    以宁凡如此眼力,看那三座巨门,渐渐从三座巨门中看出不同韵味,心中对天人合一,忽地有了属于自己的感悟。

    在宁凡看来,三座天人巨门,何尝不是孤独之门、无悔之门、回首之门。

    他偶然开启天人第一门,是在落叶秋风之中,对修道之孤独有了领悟之时。

    他如今将开启天人第二门,第二门虽然凝实,但,似乎还无法开启

    渐渐的,他明白了无法开启第二门的原因,想要开启天人第二门,心中需要对大道有着无悔追求。

    “我所追求的,从来不是长生,也从来不是道真。我没有渴求过大道,故而少了对大道的狂热、执着,少了为道而死的无悔之心。”

    “对我而言。神也好,妖也罢,魔也好,劫也可,任何手段,只要有利于我提升修为,都会为我所用。”

    “我算不上真正的剑修,因为我对剑没有执着只要于我有用,剑也好,枪也罢。都可成为我的兵刃。”

    “我同样算不上真正的修道者,神通法术,有用的我都会学,没用的却都会被我抛弃在角落”

    “我对大道没有任何执着,能让我执着的,从来只有那些人、那些事而已”

    宁凡收回手掌,第二座天人巨门太过沉重,除非拥有求道无悔之心,否则他推不开这座巨门。

    但推不开。又如何!

    宁凡眼中忽然现出执狂如魔的道念!

    若推不开此门,便将此门门扉彻底轰碎,又能如何!

    “第二门已现,只要吞了门内青气。我便可突破天人合一的第二重境界!”

    “若石门阻,则碎此门!”

    “雨阴阳,解封!战阴阳,解封!雨之五剑。现!战之五剑,现!”

    宁凡大手向前一抓,前方立刻出现十道惊心动魄的剑光。好似十头怒吼的飞龙,瞬息间已斩落在石门之上。

    宁凡曾将阴阳五剑的神通简化为雨之五剑,借雨阴阳的力量催动此术。

    如今修出了战阴阳,他借战阴阳演化五剑,并不困难。

    只可惜战之五剑没有仙剑承载,只有虚幻剑影,威能远远不如雨之五剑。

    十剑齐出,石门立刻被轰开一道缝隙,丝丝缕缕的青气溢出门缝,汇入宁凡体内,大幅提升至宁凡悟性。

    十剑斩在石门之上,何尝不是斩在宁凡心神之上。

    宁凡心神剧痛,已受了不轻伤势,但目光却是更加疯狂。

    今日就算拼却心神重创,他也要斩开这天人第二门!

    这里是宁凡的心神世界,宁凡心念一动,一旁立刻出现第二个宁凡。

    第一个宁凡催动十剑攻击石门,第二个宁凡则施展起西风术。

    第三个宁凡忽的出现,古魔肉身暴涨,催动战神诀第四变,满头血发,朝石门不断挥拳,拳拳裂天。

    心神世界内,出现第四、第五、第六个宁凡。

    越来越多的宁凡相继出现,成千上万的宁凡人手一式神通,攻击着第二石门。

    宁凡一生学过的神通不计其数,他从不执着于任何神通。

    这些神通明明各有各的道韵,但由宁凡施展而出,却只剩同一种道韵,那便是执!

    他从不执着于外物,只执着于自己的心!

    心神伤势越来越重,石门却也越开越多,在彻底开启直接,却是直接碎裂开来。

    大批青气从门内涌出,流入宁凡心神世界,修补着宁凡心神世界的破损。

    这一刻,宁凡豁然睁开双眼,眼中青芒之烈,比之从前多出十倍不止!

    这一刻,宁凡轰碎了天人第二门,迈入了天人合一的第二重境界!

    这一刻,整个蛮荒的天地,都多出了一股灵气,所有处在蛮荒之地的生灵,都有了神清目明的感觉,却不知为何。

    北境外围,雪山之间,司命正欲潜入黄河结界,手中推演罗盘忽的疯狂转动起来。

    他大感莫名,不知罗盘为何会如此,微微一怔,收了罗盘,身体碎散为无数冰丝,瞬间不知所踪。

    以他修为,自然不知,此地诞生了一名天人第二境的修士。

    蛮荒古域之内,亦有万古仙尊驻守,但就算是毒龙老祖、妙言仙尊等人物,也不知蛮荒之内,有人打开了天人第二门。

    蛮荒内无人知,不代表其他地方无人知。

    上界妖族之中,共有四名古妖大能有了感应!

    四天之内,仅有三名人族老怪有了感应,其中包括神墓底层长眠的乱古大帝!

    魔界之中,唯有镇压在第一魔山的那名魔祖有了感应,就连第四魔山下的魔罗,都未有任何感应!

    唯有这少的可怜的几人知晓,天地间,再次诞生了一名天人第二境的修士!

    只可惜,他们仅仅能从天地变化中察觉一丝感应,并无法判断那人是谁,在何地开启天人第二门。

    开启天人第一门。尚还有迹可循,能令万古老怪知晓。但开启天人第二门,却几乎没有任何痕迹留存,无法推演。

    宁凡目光扫过尘树,忽的微微一诧。

    以他天人第二境的眼力,终于从枯萎的尘树中,看到一粒树种。

    那树种若是旁人看来,定然没有任何玄妙,就算是从前的宁凡,也无法看出树种的奥妙。

    但打开天人第二门后。宁凡拥有了洞穿世间一切真幻的能力,一眼便看出那树种的不凡。

    “此物,有用!比樊家仙尊的夺舍术更有用!”

    宁凡屈掌一招,从尘树树身内摄出一粒种子,封印之后,收入储物袋。

    在抽出尘树种子的瞬间,尘树彻底枯萎,失去所有生机。

    宁凡来雪谷的目的已经达到,再留在这里。显然没有任何意义。催动雨术,一番查探,宁凡目光一沉。

    在他觉醒劫血、开启天门的时候,黄河结界之内。已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妖族,想要杀出重围,倒是不易。

    “这二人,听到我拥有劫血的事情了。记忆需要稍稍抹除一些”

    在四目魔君、寒舞仙子昏迷之际,宁凡催动风烟之术,抹掉了二人部分记忆。之后才催动神通,试图唤醒二人。

    四目魔君很快便苏醒过来,并未受到多少伤势。毕竟丧门仙尊的残神,只是封印在他携带的某具尸傀之内,被抽出也并未伤及本体。

    寒舞仙子的伤势就有些重了,毕竟葬月仙妃是从她识海之内生生抽出的,对她的识海造成的伤势可想而知。

    由于宁凡抹去她部分记忆,使得她的识海伤势再次加重。这一点,倒是出乎宁凡意料之外。

    宁凡蹲下身,手掌抚上寒舞仙子的额头,冰凉、滑腻的触感,鬓丝间更有处子幽香,却没有引起宁凡任何旖念。

    宁凡催动黑星之术,将寒舞仙子识海稍稍修复。

    寒舞仙子嘤咛一声,苏醒过来,方一睁开美目,便看到宁凡抚摸她秀额的举动,饶是修行多年,俏脸仍是一红。

    “宁宁小友,你在做什么”

    “在救你性命。”

    收回手掌,宁凡对寒舞、四目二人略略讲述了之前发生之事。

    寒舞仙子则耳根滚烫,她还是第一次被男子摸到额头

    二人仍记得假雀神子的事情,仍记得险些陨落,一些关键地方,则又有些记不清楚,只道受了雀神子的迫害,损伤了记忆。

    听闻宁凡击杀了雀神子,救下了自己,四目魔君长叹一声,对宁凡郑重抱拳,冷漠如僵尸的脸上,罕有地露出严肃表情,

    “大恩不言谢!今日之后,曲某会等待离去界门开启,返回北天。日后宁兄若有需要,大可来北天尸魔古域寻我,但有要求,曲某上刀山、下火海,亦不负宁兄所托!”原来这四目魔君俗姓是曲。

    “宁小友救了妾身性命,妾身无以为报,日后若有困难,可来北天广寒宫寻找妾身,妾身必定全力相助,以报今日之恩。”寒舞仙子俏脸微红,低声道。

    宁凡淡淡应了几句,并不指望二人还恩。

    正欲带着众人离开雪谷,忽的目光一凝,收了脚步,朝一旁虚空冷冷望去。

    “阁下是谁!以你人玄中期修为,竟敢对宁某杀机锁定,莫非是想死想疯了么!”

    言罢,宁凡冷哼一声,天地空间立刻狠狠一颤。

    一旁的虚空立刻传出一声闷哼声,虚空一裂,跌出一个道童少年,正是司命!

    只不过此刻的司命头上戴着一个铁头套,遮掩了容貌、气息。那头套是一件灵装,十分厉害,品阶起码达到后天十涅!

    但由于被宁凡识破行藏,气息一乱,司命人玄修为立刻暴露无遗。

    宁凡目光一扫司命,心中立刻有了几分震惊。

    此人明明只是人玄中期,却能炼化后天十涅的灵装,但带给他极为危险的感觉。那危险并非来自于司命本身,而是来自于他身上诸多保命神通。

    且不知为何,宁凡从司命的身上,嗅到一股熟悉而陌生的气息

    四目魔君、寒舞仙子俱是吃惊不小,显然不知此地何时藏了一个人玄小辈。

    土魔、铁鸦道人二人匆匆赶入雪谷,羞愧地看着宁凡。

    若非宁凡一声冷哼喝出司命的行藏,他们绝对不知此地藏了这么一个人物

    丢人,丢人啊!他们两个仙尊把守雪谷,竟放进了一个人玄小辈如果这里有豆腐,他们真想一头撞死在豆腐上。

    “哼!你问我是谁,我还想问你是谁!你,不是师尊定下的棋子,你不是樊木!劫苏之人,为何会是你!”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的身上还有樊木陨落留下的煞气,仍未消散你,杀了樊木!”

    司命恶狠狠地看着宁凡,总觉得宁凡十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此人。

    忽然间,司命想起了什么,不可置信地指着宁凡,好似看到了鬼魅一般,

    “原来是你!你是宁凡,是师尊指给我的道尸!你的气运明明已污,为何可以成仙!”

    在听到‘道尸’二字的瞬间,宁凡眼中立刻爆发出惊天杀机。

    尘封多年的记忆,在这一刻,被司命一席话所唤醒!

    曾有一名银发仙帝,算计了他的父母,算计了他的一生,只为将他培养成一具道尸。

    宁凡始终不知那算计过他的仙帝是谁,但这一刻,却是有了猜测,冷冷问道,

    “你的师尊,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