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84章 劫血第一苏

第884章 劫血第一苏

    第一息很短,很快过去,但对土魔、铁鸦道人而言,恐怕是此生最漫长的时间了。

    他们的内心在煎熬,一方面惧怕宁凡的恐怖神通,一方面又不凡屈尊折腰,给一个小辈为奴。

    二人皆是上古仙尊,能修到仙尊境界的,哪一个不是傲气十足之辈,岂会甘心给人为奴。

    但,面对宁凡威胁的言语,二人却没有勇气回绝,蝼蚁尚且偷生,二人自然也懂得惜命。

    “二息!”

    在二人犹豫之时,第二息再次过去。

    当宁凡索命般的声音响起时,二人齐齐心中一沉,知道若再不作出决定,一旦宁凡数出三,怕是再也无法挽回了。

    “老子愿意给你为奴,但,老子有一个条件!”土魔心理防线首先崩溃,咬咬牙,对宁凡道。

    “说!”宁凡神情不变道。

    “老子只为你效命百万年,百万年之后,你必须还老子自由!老子好歹也是一名仙尊,不可能一世给人为奴!若你不答应这个条件,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降你!对我等仙尊而言,终生为奴与死几乎没有区别,没有自由的人生,有何意义!这个条件,你答不答应!”土魔颇有骨气的回道,神情却有一丝紧张。

    他不可能给宁凡终生为奴,但若只效命百万年,他可以考虑一番,反正对一名万古仙尊而言,百万年很短,如同朝夕。

    若宁凡不同意他的条件,他纵然惜命,也会选择与宁凡拼命,毕竟他的心中,还有曾为万古仙尊的傲骨。

    “你的条件,宁某可以答应,不过你须将你的‘命魂’。交给宁某保管!”宁凡不容拒绝地言道。

    “什么!你让老子将命魂交给你?这绝不可能!老夫最多容许你给老夫种下念禁!”土魔怒目一睁,想也不想便拒绝道。

    一旁的铁鸦道人也是面色一沉。

    在听到宁凡答应土魔条件时,铁鸦道人本已动心,想和土魔一样,舍了百万年自由,降了宁凡,保全性命。但一听宁凡索要命魂,铁鸦道人又犹豫起来,沉默不语。

    第二步修士元神与魂魄融合,彼此无法分离。元神死则魂魄散。但若修炼到万古境界,修士可从元神中抽出一丝魂魄之力,称为‘命魂’。

    命魂有一大缺陷,若是不小心被毁,会连带万古老怪本人一并死亡。

    对万古老怪而言,唯有真心向某人效忠之时,才会交出命魂,将生死完全交予他人掌控。

    此刻宁凡气势全开,没有隐藏修为。以土魔、铁鸦道人二人眼力自然看得出,宁凡本身修为是渡真中期。

    渡真中期与舍空巅峰之前,差距已超过了一个大境界,纵然宁凡并非普通渡真中期。想给二人种下念禁也极不容易。纵然最终能种下念禁,由于修为差距存在,念禁最多只能重伤二人,无法危及二人性命。

    土魔、铁鸦道人的底线。只容许宁凡对他二人种下念禁,但命魂却是绝不可能交给宁凡的。

    宁凡也正是明白这一点,才会提出索要命魂的要求。这也是无奈之举。

    无法危及二人性命的念禁,自然也无法保证这二人的忠心。度过了今日危机,谁知道哪天土魔、铁鸦道人会不会生了叛心,拼却重伤,破掉念禁

    修为差距摆在那里,念禁明显靠不住!唯有要来命魂,才能令两名曾经的仙尊真正臣服!

    “你二人若将命魂交给宁某,宁某只留你二人为奴万年,万年之后,还你二人一场自由!若有机会,便是帮你二人重寻肉身、夺舍恢复仙尊修为,也不是不可以!但若你二人不肯交出命魂么,呵呵”

    “最后一息,宁某再问一句,你二人,真的不愿交出命魂吗!”

    宁凡目光冷冷扫过土魔、铁鸦道人,催动杀帝玉简一丝威压,威慑着二人,却也没把话说死,心中则暗暗叹息。

    若这二人执意不交命魂,宁凡也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暂且给二人种下念禁,其他事情也只能日后再说了。

    土魔、铁鸦道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犹豫。

    二人都是万古仙尊,为奴万年与为奴百万年,差别不大,不过是闭短关、闭长关的区别。

    二人也并不指望,宁凡能寻到上好肉身替二人夺舍、恢复修为

    他二人如今只剩虚幻的元神残体,肉身早已失去,修为大损,除非寻到万古仙尊级肉身,否则绝对无法重修回仙尊修为。合适的仙尊肉身,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寻到的。

    二人并未被宁凡的话语打动多少,仍然不愿交出命魂,但纵然不愿又能如何?

    不交命魂,多半会被宁凡直接灭杀在此地吧

    “此子明明只是一个渡真小辈,为何拥有如此之多的逆天神通护身,此子究竟什么来历”

    “事到如今,不答应怕是不行了看来只能交出命魂了”

    土魔心思飞转,长叹一声,咬咬牙,又对宁凡道,“好!老子可以把命魂给你,但你得发心魔大誓,万年之后,必定归还老子命魂,还老子自由!”

    “宁某没有发誓的习惯,但答应过的事情,必定都会办到,信与不信,全在你自己!”宁凡冷冷道。

    见宁凡不肯发下心魔大誓,土魔面色有些难看,却也无可奈何。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宁凡若执意不发大誓,他难道还能强逼?

    “罢,罢,罢!老子姑且信你一次!这是老子命魂,拿去!若你违背与老子的约定,老子就算拼却一死,也会让你付出代价!”

    言罢,土魔双手掐诀,眉心处立刻飞出一片深黄色、略带虚幻的穿山甲鳞片。

    那鳞片,便是他命魂模样。

    宁凡收了土魔的命魂鳞片,满意地点点头。从此刻开始,土魔生死皆在宁凡一念之间,应该不会再有叛心了。

    “哎,贫道的命魂,也交给小友吧,这是贫道的命魂,小友拿好!”

    铁鸦道人见土魔都乖乖交了命魂,长叹一声,同样乖乖交了命魂。

    他的命魂是一个虚幻的铁质鸦羽,亦被宁凡收了去。至此。这二人全都成了宁凡之奴。

    “你二人守在雪谷外,若有妖族擅闯雪谷,尽杀之!”宁凡对二人令道。

    “小友放心,有我二人守在雪谷外,除非是碎念老怪,否则无人能闯入雪谷!”

    二人勉强应道,心情却是有些患得患失,对宁凡没有口称主人,终究还是有些傲气。

    些许称谓小事。宁凡也不会在意,在土魔、铁鸦道人离去后,朝昏迷在地的四目魔君、寒舞仙子扫了一眼。

    确认二人只是昏迷、暂无性命之虞后,宁凡暂时也不再去管昏迷的二人。挥手收了碎念傀儡,垂下头,望着满地损毁物品,望着雀神子焦炭般的尸身。渐渐长叹不语。

    一幕幕冥坟悟雨的场景走马灯般闪过脑海,最终,却只能化作宁凡更为沉重的叹息。

    “雀神子前辈。你于晚辈有恩,若无你遗留在冥坟中的雨之感悟,晚辈无法走到今日。无法在你生前与你一见,实为晚辈今生之憾事。晚辈唯一能替你做的,便是手刃夺你肉身、害你性命之人,替你报仇。昔日恩仇,今已消散,雀神子前辈,一路好走。”

    言罢,宁凡微微抱拳,朝雀神子焦炭般的尸身一拜。

    这一拜之后,雀神子的尸身中,竟有一股冲天的怨气冲出,化解在空气中,消散。

    在那些怨气散尽之后,雀神子焦炭般的尸身,血肉一点点消散,只剩一个焦黑骨架。

    那骨架继而一点点碎为满地骨灰,就此逝去

    至此,雀神子怨念尽消,或许算是真正瞑目了

    “雀神子的家乡,应该是在北天吧若有一日前往北天,倒是可以寻到雀神子的家乡,将他的骨灰安葬”

    宁凡取出一个玉盒,拂袖一招,将满地骨灰尽数收入玉盒中,小心收起。

    做完这一切,宁凡方才一步步走向融化不少的冰湖,望着冰湖中心的尘树,目光火热。

    尘花花开三刻,即会零落为尘,如今已经花开二刻,还有一刻时间,供宁凡摘取尘花。

    自七代蛮祖陨落,蛮荒遭劫,再无人能从尘树上成功摘下尘花。

    今日,这个记录,注定会被宁凡打破!

    宁凡身形一晃,出现在湖心尘树下,踏着湖面,回忆着渡真第一幻中看到的摘花指诀,十指翻飞如影,瞬息间掐出数百个指诀,一切的一切,与红夜叉当年所为如出一辙。

    掐出这些玄奥指诀后,宁凡方才小心的伸出手,从尘树上摘下一朵朵尘花,一共四十九朵,皆放在木盒之中。

    宁凡尝试着将尘花封存,试图带回给赵蝶儿服食一些,却发现根本无法办到。

    尘花花开三刻必谢,这是劫主定下的规则,凭宁凡的道行,无法改变!

    甚至这尘花之内,还有一个规则定下,那便是无法带出黄河雪谷。

    宁凡隐约察觉,若将尘花强行带出雪谷,或是收入任何一处储物空间,尘花会直接化为灰烬

    “难怪幻境之中,红夜叉会当着我的面,直接在尘树下服下所有尘花,原来是因为此花无法封存,也无法带出雪谷”

    望着木盒之内一点点消散的尘花,宁凡一叹,知道尘花已濒临消散、难以久存,只能立即服下。

    一朵朵尘花被宁凡服下,每服下一朵尘花,他的悟性便会暴涨一些,心神世界中,渐渐出现第二座虚幻的天人巨门。

    四十九朵尘花的力量,仅能令第二座天人巨门现出虚影,无法令巨门凝实,更莫提将此门打开了。

    “尘花虽让我道悟大涨,但却还不足以令天人第二门开启”

    宁凡的目光落在尘树盘根错节的树身上,眼中青芒连闪。

    在这尘树之内,他看到了一股意志,那意志,是尘花绽放的养分。亦是尘树的根基所在。

    假雀神子曾求宁凡帮忙抽出这股意志如今,宁凡倒有兴趣抽出这股意志力量,但并非为了假雀神子,而是为了自己!

    “若吞噬了这股意志,不知能否打开天人第二门!”

    宁凡目光一决,右掌一抬,按在尘树树身上,感受着尘树之内意志脉络。

    睁开眼,他仿若能透视到树身内意志交错的大网。

    闭上眼,那意志大网在宁凡脑海中铺开。形成一丝丝宁凡前所未见的诡异道则!

    他从这尘树中,看到了劫念之主所修之道!

    那种道,名为尘,不仅是道,更是一种纯粹之极的意志!

    “何为尘,污尽世间可污之人,即为尘!”

    一道带着凛凛天威的声音,夹带着无法想象的意志之力,骤然在宁凡识海之中炸开。即便早有防备,宁凡仍是被那股强大意志震退数步,胸口一痛,咳出血来。目光一震!

    他仅从尘树之内抽出一丝意志之力吞噬,便受到了巨大反噬,那意志之威,好生恐怖。不愧是种下尘树的劫主遗留的意志!

    不过这意志残留在此,已无数年,开出过无数代尘花。所剩力量早已不如从前。

    宁凡不信自己无法抽出完整的尘树意志吞噬!

    仅吞掉一丝尘树意志,心神世界中,天人第二门便凝实许多,宁凡相信,若他能彻底吞掉所有意志,足以彻底打开天人第二门!

    宁凡的眼前,忽然浮现出渡真幻境之中化身蛮牛的一幕。

    他曾化身蛮牛,与劫主意志对抗过,如今再次对抗,他何惧之有!

    宁凡再一次踏着湖面,走近尘树,手掌按在了尘树上

    黄河迷宫之外,云端忽然裂开一个结界裂缝,从外涌入九艘寒冰妖船。

    每一艘妖船之上,都有近千名妖族强者,俱都是奉命驰援雪谷的妖修,却并非真龙一族妖修。

    每一艘妖船之上,都有十人以上渡真强者,并各有一名舍空妖修坐镇,妖船侧面,刻着无数妖兽图腾,那些图腾所刻之兽,形如鱼,巨如鲸。

    “是‘雪鲸一族’的援军!想不到先到此地的,竟是这一族”

    驻守在迷宫外的大批龙族妖军,立刻传出不少惊呼声。

    在上界妖灵之地,雪鲸一族的底蕴几乎可与真龙、真凤族媲美,乃是当之无愧的真灵大族之一。

    九名雪鲸族舍空中,有五名初期,两名中期,一名后期,一名巅峰。

    八名舍空都是一副冷漠无情之色,神情拒人于千里之外,是由于身怀雪鲸族冰冷血脉的缘故。

    九名舍空中修为最高的,是一个薄唇鹰目的中年男子,神情刻薄寡恩,妖号雪枯子。

    雪枯子的修为已停留舍空巅峰四十万年,是这批雪鲸族强者的领军之人。

    一见雪枯子等人驰援来此,三名龙族舍空不敢怠慢,腾空而起,向雪枯子抱拳见礼道。

    “真龙族寒苍爪、袁角、赵鳞,见过诸位雪鲸族道友!”

    三名龙族舍空语气倒是客气,那雪枯子却轻哼一声,对三人并不客气,也不回礼,直接命令般问道,

    “擅闯此地的人族修士,共有几人?修为如何?现在何处?速速告知本座!”

    三名龙族舍空素知雪枯子性情傲慢,也不以为意,将所知情报刻印玉简,交给雪枯子及其他雪鲸舍空人手一份。

    雪枯子目光一扫玉简,登时露出不屑之色,蔑笑道。

    “四名舍空,两名渡真就算这些人中有一名舍空巅峰,也不值一提!这点人马也敢来闯黄河雪谷,简直是自寻死路!”

    “其他妖族援军尚未来到,便由我雪鲸一族抢下这个功劳吧!对了,说起来,天澜凤族的七名小祖宗怎么没在此地,她们不是算出这雪谷有一场机缘在等她们么,怎会不在雪谷?”

    一听雪枯子此问,三名龙族舍空也是大惑不解。

    他们也不知七名天澜凤妖跑去哪里了,却也没想过七名凤妖会被擒下,只道七女已经离开雪谷。

    “罢了,那些小祖宗不在此地也是好事,若她们在此地,就算是本座做起事来,也难免会束手束脚。”

    雪枯子点点头,眼中杀机一闪,直接下令,九艘妖船全部开往雪谷,誓要灭杀雪谷中的所有人族修士,以立功劳。

    便在此时,结界内的天地间,忽然降下一股无法想象的意志之威!

    在那股意志的强压下,九艘妖船全部坠空砸落,山河在呜咽,风雪在倒卷,整个结界都开始不稳!

    无数猩红劫云密布长空,滚滚劫念雷霆从云端劈落,每一丝劫光,都有让舍空修士心神颤抖的力量!

    “那是什么雷!”原本满面自信的雪枯子,此刻竟是额角渗汗。

    非只他一人如此,此地任何一名妖修,都被那毁天灭地的劫力震慑住了。

    他们不懂得什么是劫念,什么是劫血,什么是太苍劫灵。

    他们更加不懂得,这漫天劫云,是太苍劫灵第一次觉醒血脉之时才会出现的异象!

    是为劫血第一苏!

    没有人能抵御天地间的劫之意志,那意志,强大到足以毁天灭地,邪肆到让人恶心欲呕。

    没有任何妖修敢在此时此刻,擅自朝雪谷方向靠近!

    黄河雪谷之外,守卫在此的土魔、铁鸦道人,尽皆心魂一颤,朝雪谷方向猛然回头。

    这二人虽是上古仙尊,却也不知劫念为何物,自然也不明白这覆压苍穹的意志因何而来。

    二人的目光穿透雪谷,落在冰湖湖面的白衣青年身上。

    此时此刻,尘树的意志之力已全部转移到宁凡体内,原本枝繁叶茂的尘树,此刻一点点枯萎,只在枯萎的树心处渐渐生成一颗种子,无人察觉。

    那足以覆压整片苍穹的意志,正是从宁凡体内发出,是尘树本应拥有的意志,却被宁凡吞入体内。

    宁凡紧闭双眼,顶着沉重如山的压力,疯狂吸收着那股意志之力。

    那意志之力,一点点融入体内劫血,在增加宁凡道悟的同时,更令宁凡体内劫血一点点产生质变,血中劫力一点点增强。

    “这种感觉,很像醒血!当年觉醒妖血,便是这种浑身欲燃的感觉,我的劫血,竟也在醒血么!”

    宁凡猛地睁开眼,神情有了继续凝重,他从未料到,劫血也可一步步觉醒。

    他更未料到,吞噬掉这些尘树意志后,会令劫血出现觉醒一幕。

    “难怪假雀神子要我助他抽取尘树意志,说是有望拥有劫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宁凡抽回手掌,负手立于枯萎的尘树下,再次闭上眼,渐渐平静。

    劫血是不弱于轮回之力的力量,是乱古大帝馈赠给他的力量。

    既然劫血有望通过醒血,进一步增强,这样的机缘,他自然不会放过。

    宁凡并未注意到,被他暂时封印在袖中的碎散月光,竟在那天地劫威中,传出一丝恐惧情绪。

    葬月仙妃在恐惧,恐惧这弥漫天地的太苍劫威!

    她记得这劫威,当年古天庭覆灭之时,便有无穷无尽的劫云铺满天地!

    “太太苍劫威!此子竟是太苍劫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