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82章 樊家仙尊

第882章 樊家仙尊

    “你如何确信,老夫不是雀神子?”雀神子不以为然地一笑。

    “因为你的身上,有樊家修士的气息!”

    宁凡话音刚落,雀神子立刻目光大变,眼中杀意疯狂散开,足以鲸吞天地!

    那绝非舍空老怪应有的威压,那威压,唯有万古老怪才可能拥有!

    “你是从何处听说樊家的!!!”

    此刻,雀神子心中已然翻起惊涛骇浪。诚如宁凡所言,他不是雀神子,而是古蛮荒樊家的一名仙尊残魂。

    当年七代蛮祖被黑僧众斩杀,樊家覆灭,唯独他一人将残魂依附在尘树之中,隐匿躲藏,得已苟延残喘。

    五百万年前,真正的雀神子进入蛮荒,私闯雪谷,想要盗取尘花,却被附身在尘树中的仙尊残魂夺舍杀死。

    蛮人本无法逾越天地规则,进入四天仙界,但那仙尊残魂却借用一种特殊的夺舍方式,成为了新的‘雀神子’,成功跨越规则,进入北天仙界。

    五百万年来,从无任何人看出他并非雀神子,更不会有人一语道破他樊家修士的身份。

    樊家,古蛮荒第一修真大族,蛮荒历史上一共诞生过七代蛮祖,皆出自樊家!

    然而樊家灭族已久,天地间(长)(风根本不可能有人知晓樊家曾存在过,就算是与他合作的妖族,也并不知晓樊家过往!

    雀神子十分在意,宁凡是从什么渠道听说樊家的,他担心,此事会成为他计划之中的一个变故。

    在雀神子毫无保留的仙尊威压下,土老怪等人全部面色惨白,咳出鲜血,目光震撼难明。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雀神子隐藏如此深。皆是心中绝望,料想今日断无脱生之理。

    唯有宁凡,明明处在威压压制的中心,却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你果然是樊家修士,且从这威压看来,你在上古之时,是樊家一名仙尊。不过可惜,你以秘术夺舍了雀神子,却也失去了所有修为,虽能入四天仙界。却再非仙尊强者你那夺舍术,弊端似乎不小,不过我还是对你的夺舍术很感兴趣。能瞒过天地道则的夺舍术,宁某还是第一次听说。”

    宁凡同时领悟了威字诀、势字秘,自然不会惧怕雀神子的仙尊威压,神情仍是平静从容。

    他对雀神子的夺舍术,有不小兴趣。若赵蝶儿修炼这种夺舍术,可夺舍她人肉身,瞒过天地道则修炼。拥有修为,一步步迈向长生之路。

    雀神子老眼一眯,冷静下来,收起杀机。

    他自然未料到。宁凡竟能抵御他的仙尊威压,须知普通渡真、舍空,根本承受不住他的仙尊威压,连站在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直觉告诉雀神子。宁凡不简单,不宜与宁凡交恶。

    挥手间,雀神子在他与宁凡之间设下隔音结界。言道,

    “宁小友,你隐藏地很深啊罢了,你从何处听说樊家,老夫姑且不问。老夫只问你,你可愿助老夫血祭蛮荒,唤醒八代少司蛮!此事于你于我,可都有莫大好处!”雀神子语带蛊惑道。

    “血祭蛮荒?唤醒八代少司蛮?宁某为何要帮你!”宁凡目光微微一沉,眼前不由得出现蛮祖血祭蛮荒的残忍一幕。

    多年化凡,他对蛮荒已有些许感情,让他血祭蛮荒,如蛮祖一般杀戮无数蛮荒凡人,他做不到。

    “小友既然身怀劫血,想来能够听到血河旁的诵经声吧。小友既知樊家,可知我樊家因何而灭!”

    雀神子双目血红,望天而怒。见宁凡沉默不语,他接着道,

    “我蛮荒修士,曾是太苍劫灵的仆从,但太苍劫灵抛弃了我们!你可知,太苍劫灵赐我蛮荒一阵,名为太古逆尘阵!前后六代蛮祖,试图借此阵觉醒劫血,飞升上界,却无一例外,全部失败,反失去所有蛮血,含恨而陨,化为石像!”

    “六代蛮祖虽然陨落,却留下了庇护蛮荒的意志,融入六尊石像之中。借六位先祖庇护,七代蛮祖终于有望真正觉醒劫血!若他醒血成功,则我蛮荒再非奴族,将一跃成为上界劫尊势力!但,就在七代蛮祖醒血成功前夕,太苍劫灵们竟降临下界,斩杀了七代蛮祖,也毁了整个蛮荒!”

    “自那日起,蛮荒所有修族被连根铲除!蛮荒天道被毁,蛮人再无法修炼!整个樊家除我一人之外,再无人得以苟存!而太苍劫灵覆灭我蛮荒的理由,竟然只是不再需要我们”

    “自此,蛮荒沦为幻梦界修士争斗的战场,每临战事起,便有大把蛮人、蛮兽死于战火波及!你可能理解老夫国破家亡的悲痛,可能理解老夫眼见同胞罹难、却无力救援的苦痛!”

    言及于此,雀神子不甘地狠狠握拳,却又长叹一声,

    “小友在血河旁听到的《少蛮经》,是老夫倾尽残魂之力,上万次卜算之后,推演出的经文。经过老夫推算,唯有在八代蛮祖诞生之时,蛮荒的命运才会被改写蛮荒界是中千世界,历代蛮祖都是蛮荒界主,未得蛮荒界承认的蛮祖,称作少司蛮七代蛮祖已逝,老夫苟延至今,只为从万千蛮人中,唤醒八代少司蛮!”

    “历代蛮祖都是从普通蛮人中诞生。《少蛮经》告诉老夫,当老夫血祭蛮荒之时,会有八代少司蛮经过三生三世的修行,从众蛮人之中苏醒。这也是老夫决定血祭蛮荒的原因!”

    “异族侵入蛮荒之时,太古逆尘阵落入妖族手中,可惜它们并不知此阵催动之法,只能将之暂时封印老夫夺舍了雀神子之后,曾操控部分蛮兽,与妖族定下协议,将太古逆尘阵运行之法、饲养逆婴的秘密全部告诉妖族,为的,就是利用妖族,唤醒大阵,血祭蛮荒!可惜。那些妖族办事不利,先是损失了大把逆婴,而后连残阵也被人族破坏了大半,使得老夫血祭蛮荒的计划,不得不暂缓。”

    “还好,在遇到小友这天人修士之后,老夫又有了新的计划!那就是打尘树的主意!”

    “在附身尘树的漫长岁月中,老夫发现,这尘树之内有一股极强的劫念意志残留,只要能抽出这股意志。将之吞噬,老夫有三成把握觉醒劫血,做到七代蛮祖也无法完成的事情,成为一名太苍劫灵!”

    “纵然无法觉醒劫血,老夫也可凭那股意志力量,打破雀神子的肉身桎梏,祛除夺舍的全部隐患,一点点修炼回仙尊修为!之后,老夫会亲自着手血祭蛮荒。吞蛮荒万灵之血脉,成就我一人之蛮体,那时候,老夫何须去苦心寻找八代少司蛮。老夫自己便可成为八代少司蛮,不,是成为八代蛮祖!”

    雀神子的目光越来越疯狂,那疯狂。宁凡曾经从七代蛮祖的眼中看到过。

    七代蛮祖为了成为一名太苍劫灵,不惜血祭掉整个蛮荒,而雀神子为了成为八代蛮祖。亦不惜血祭整个蛮荒。

    实话说,当宁凡听到雀神子说起亡族灭种的往事之时,还对雀神子有几分同情。

    但当听到雀神子想要血祭整个蛮荒之时,对雀神子的同情登时荡然无存。

    在雀神子长篇大论之时,一刻钟已经过去,尘树的花骨朵,已相继开放,幽香扑面。

    雀神子目光望向一树尘花,目光更加狂热。

    抽取尘树意志的最佳时机,便是尘花绽放之时!若有真正的天人修士相助,雀神子有不小把握,从尘树中抽出劫主遗留的意志!

    他与宁凡不同,并非真正的天人修士,但因为仙尊之魂附身尘树无数年,吸收了尘树许多养分,使得悟性大涨,表面看来,仿似天人修士,实则不是。

    若由他抽取尘树意志,成功率并不高,但换成宁凡的话,应该就万无一失了。

    雀神子,需要宁凡的帮助,助他抽取尘树意志!

    此外,雀神子融合尘树意志、修出劫血的几率,只有三成,并不高,若宁凡愿意催动劫血威压,助雀神子融合尘树意志,雀神子修出劫血的几率,将会高达七成!他,需要宁凡帮忙融血!

    当然,雀神子最最需要的,还是宁凡助他血祭蛮荒,助他成为八代少司蛮。

    若有一名太苍劫灵助他运行太古逆尘阵,他吞噬万灵血、成为八代少司蛮的把握,将会很高!

    “小友,你可愿助老夫抽取尘树意志,助老夫修出劫血,助老夫血祭蛮荒!若你答应老夫的要求,老夫的夺舍术,可直接送给你!”

    言罢,雀神子取出画轴道兵,一把撑开,将画中两名苦苦挣扎、无法脱困的凤妖女子展示给宁凡看。

    “据老夫所知,这凤族七女来头可不小,她们并非七人,本是同一人,乃是天澜凤族的此代凤妃,只因天澜凤妃妖魂七分,肉身随之一分为七,变作七名女子。若七魂融合为一,她们便是一具万古鼎炉!小友已擒下五名凤女,若再得这二女,便等于得到了一具万古鼎炉!老夫看得出来,小友修炼了极高深的双修采补之术,若小友答应帮助老夫,这两具凤族鼎炉,老夫可拱手相送,并助小友七魂合一,获得一具万古境鼎炉!”

    闻言,宁凡神情不变,心中却是暗惊,他可没有料到,自己捉拿的凤妖鼎炉,会是天澜凤族妖魂七分的产物

    “小友与老夫不同,乃是真正的天人修士,这一树尘花对小友而言,大有裨益!不瞒小友,老夫之前送与小友等人的摘花指诀,只是老夫借古籍推演而出的残缺指诀,老夫已经试过,无法从尘树上摘下尘花。但若小友助老夫抽取尘树意志,老夫融合意志之后,即为尘树,想要将树上之花送与小友,轻而易举!若小友愿意帮助老夫,这一树尘花,老夫可拱手相送!若老夫无法融合尘树意志,小友也是休想获得尘花的!”

    “若小友帮助老夫,日后老夫血祭蛮荒之时,愿与小友平分蛮荒万灵之血,助小友劫血小成!一旦小友劫血小成,即便只是渡真中期修为,也可舍空境无敌!若有照一日小友劫血大成。则幻梦界之中,小友再无敌手,除非遇到圣人!老夫懂得饲养逆婴之法,若小友助我,老夫日后成为蛮祖,愿替小友饲养逆婴,助小友劫血大成,成就无敌之路!”

    “小友!老夫已拿出如此之多的诚意,只问你一句,你。可愿助我!”

    雀神子自信满满地看着宁凡,他深信,自己的话语足以打动宁凡。

    他看得出,宁凡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修,他深信,宁凡心狠手辣,是那种为了获得修为、不择手段之人。

    这样的人,极容易被人利用,他深信自己开出如此之多的好处后。足以打动宁凡渴求修为的心。

    可惜,雀神子注定要失望了,因为宁凡虽然渴求修为,却不会为了修为背弃原则。

    抽取尘树意志也就罢了。若只是帮雀神子这个忙,宁凡并不会违背道心。

    但宁凡唯一做不到的,便是血祭蛮荒,牺牲掉无数蛮荒凡人性命。

    从踏入修真路开始。他便要求自己,轻易不可伤害凡人性命。凡人,不该卷入修真血海。

    蛮荒是赵蝶儿的家。牺牲亿万蛮人性命,换取修为,这种事情,宁凡不会做,若做了,他也无法面对赵蝶儿。

    且他也知道,莫看雀神子话语说的天花乱坠,其实只是想利用他而已。利用他天人修士的身份,利用他体内的劫血,利用过后,以雀神子冷血个性,定不会留他活路

    宁凡不是蠢人,自不会傻到给雀神子利用。

    雀神子的目的,他已弄清,他终于明白,妖族为何懂得散养逆婴,为何要解封太古逆尘阵,原来只是受到雀神子的利用

    宁凡能够感受到,雀神子的体内,有一股残而未亡的悲意,久久未散。

    那悲哀,是真正的雀神子死前所留。

    雀神子不甘心被人夺舍,却含恨而死,他悲哀数百万年不化,等待着一个解脱!

    雀神子渴求解脱,渴求有人将夺舍自己的人斩杀,不再让那仙尊之魂利用自己的尸身,图谋不轨

    宁凡的脑海中,回想起冥坟悟雨的一幕幕往事

    雀神子于他有恩,就算只是为了给雀神子一个解脱,宁凡也不会帮助这个假雀神子!

    “抱歉,阁下的提议,宁某无法接受。”

    “什么!你竟拒绝帮助老夫!”雀神子目光一冷,显然没有料到宁凡会拒绝他的提议。

    “你夺舍了雀神子前辈,害了雀神子前辈的性命,我自不会助你。我唯一能做的,便是送君一死!雨阴阳,解封!战阴阳,解封!”

    宁凡接连解封两大阴阳,催动战神诀,施展抽魂术,一身气势陡然暴涨,虽不及舍空中期,却比土老怪等人都要更强许多!

    抬手一掌,直接按碎了雀神子布下的隔音结界。

    “嘶!此子好强的秘术!瞬息之内,竟让一身实力暴涨到如此境界!”铁云老祖等人俱是露出惊喜之色。

    他们四人被雀神子封住行动,无法动弹,唯一的指望,便是宁凡与雀神子彻底决裂,并战胜雀神子,救出四人!

    由于隔音结界的存在,他们并不知雀神子的提议,却也从雀神子的怒意中看出,宁凡与雀神子并非一路。

    雀神子的仙尊气势固然惊人,但宁凡的秘法也同样让人吃惊。

    寒舞仙子美目希冀地看着宁凡,若宁凡能救她逃出生天,她必定重谢宁凡!

    四人中,对宁凡信心最浓的,当属土老怪,在他看来,宁凡本是一名碎念老怪,就算雀神子拥有仙尊气势,毕竟不是仙尊,不可能胜过宁凡!

    “送老夫一死?小友的口气倒是不小,只可惜,凭小友实力想与老夫为敌,实在是痴心妄想!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别怪老夫翻脸无情了!”

    雀神子冷笑一声,心中已下定决心,擒下宁凡之后,舍弃雀神子肉身,直接以秘术夺舍了宁凡的肉身!

    宁凡是真正的天人修士,是太苍劫灵,夺舍宁凡之后,他自然还是可以实行从前的计划!

    “鬼雀图!收!”

    雀神子抬手祭起画轴道兵。那画卷迎风撑开,朝宁凡散出神光万道,似要将宁凡直接收入画图之内。

    一股危机感立刻散至宁凡全身,无论如何,雀神子都是一名舍空巅峰,凭宁凡自身实力,想与之抗衡,还是有些困难。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抽身飞退,并抬指向前点去。

    一道黑芒透指而至。立刻化作一个丝毫气息不露的斗篷老者,神情空洞麻木,挡在宁凡身前。

    “傀儡么等闲傀儡,可挡不住老夫的鬼雀图!”

    雀神子冷哼一声,以鬼雀图强收斗篷老者,却发现根本无法收走此傀!

    他这才意识到,这具傀儡的级别,可能超出了鬼雀图的吸收能力!

    “轰碎此图!”

    宁凡一声令下,指间傀线一勾。那斗篷傀儡立刻接收到宁凡命令,向着前方鬼雀图一拳轰出。

    朴实无华的一拳,却有着毁天灭地的威能,因为。这是碎念中期傀儡全力一击!

    只一击,鬼雀图应声而碎,两名被困凤妖也从中跌落而出,却因被拳芒波及。受伤昏迷,被宁凡随手封印,丢入玄阴界。

    此时此刻。不是处理这些凤妖鼎炉的时机!

    “竟是碎念中期的傀儡!”

    雀神子面色剧震,吐血连退,显然道兵被毁,受到的反噬不轻。

    寒舞仙子、四目魔君、铁云老祖无不露出震惊之色,任谁也无法想到,宁凡会持有碎念傀儡这种逆天之物。

    就连始终高看宁凡的土老怪,都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碎念傀儡可是稀罕之物,就算是万古仙尊,也没有几人拥有的

    “杀了他!”

    宁凡再次沉声一令,勾动六欲傀线。斗篷傀儡听令,身形一晃,立刻挥拳冲向雀神子,数拳轰落,雀神子立刻吐血倒飞,神情惊怒。

    “好,好,好!好你个宁凡,是老夫小觑了你!你有碎念傀儡做底牌,老夫却也有底牌在手!尘树第一奴,土魔现!”

    雀神子眼中杀意一闪,双手狠狠一掐诀,土老怪身上的蛮血符文立刻朝全身弥漫,惨叫一声,识海破碎而亡。

    土老怪识海虽然粉碎,尸身却被雀神子操控着,猛然蹲下,一掌拍在地上。

    地面立刻出现一个空间扭曲的土洞,那土洞,赫然拥有灵智!

    那土洞本是土老怪祖上传下的秘宝,是以一只大能土魔炼制而成。

    土老怪张口一吞,直接将土洞吞入腹中,立刻面露苦痛之色。

    他的尸身,渐渐与土洞合二为一,化身为一只舍空巅峰境的土魔!

    “哈哈!老子被土家修士封印多年,终于重见天日了!嗯?是阁下将老子放出来的?”

    土魔此刻已夺舍了土老怪的肉身,借着土老怪的身体,对雀神子问道。

    “不错!是老夫助你解封!你全盛之时,修为接近万古境,如今刚刚破封,修为未复,但只要你一心追随老夫,老夫终有一日,会助你恢复修为,并突破万古境界!”雀神子一面与斗篷傀儡且战且退,一面蛊惑道。

    “哼!老子堂堂土魔,凭什么听你的!”

    土魔狞笑一声,根本未将雀神子放入眼中。

    雀神子面色一阴,心念一动,密布在土魔体内的蛮血符文,立刻催动,痛得土魔欲仙欲死,再看雀神子时,眼中已有浓浓恨意。

    “你竟对老子种了禁制!你找死!”

    “哼!少废话!速速助老夫迎战此傀,你乃老夫树奴,休想背叛老夫!若再胡言乱语,老夫催动禁制,直接灭杀了你!”

    土魔恨恨一咬牙,却不敢不遵从雀神子的命令,催动神通,加入战圈。

    雀神子与土魔联手抗衡碎念傀儡,一时半刻间,竟是渐渐稳住了颓势,转危为安。

    “第二树奴,铁鸦现!”

    雀神子目光再次一冷,这一次,轮到铁云老祖发出惨叫。

    “还在继续召唤强援么”

    宁凡目光一沉,扫向铁云老祖、四目魔君、寒舞仙子。

    在铁云老祖的身上,正有一股不弱于土魔的气势渐渐传开。

    当蛮血符文布满铁云老祖全身之际,一道邪异的笑声,忽然借着铁云老祖的尸身传了出来。

    “哈哈,老夫铁鸦,终于重见天日了!是哪位道友救了老夫,容老夫道一声谢!”

    “道谢之言大可不必,你乃老夫之奴,速速助老夫迎战此傀!”雀神子沉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