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81章 你不是雀神子!

第881章 你不是雀神子!

    宁凡手握霞光,一扯一拽,直接将黄衣凤妖连人带网关入玄阴界。

    那霞网比采阴指、囚阴索更为厉害,以宁凡如今修为,施展霞网神通,擒拿舍空初、中期女修,并无太大难度,而被擒之女,则绝对无法凭自身力量挣脱霞网。

    宁凡略有歉意地看了寒舞仙子一眼,指诀一变,解开了束缚在寒舞仙子身上的霞网。

    直到霞网消失,寒舞仙子才稍稍恢复了些力气,从地上站起,面上红潮一点点退去,却仍有些轻微的娇喘,没好气地白了宁凡一眼。

    虽说寒舞仙子也知,是宁凡在危急关头救了她,但被魅术波及,多少有些纠结。

    不过她也并非不知好歹之辈,自然不会做出忘恩负义之事。

    “多谢小友援手相救之情,这瓶丹药,便算是妾身的一点谢意,请小友收下希望小友下次出手时,{无+注意些分寸,被魅术波及的滋味,可并不好受呢”一想到刚刚中了魅术,媚态尽出,寒舞仙子不由得耳根微红。

    自踏上修道之路以来,这种面红的表情,她已有数百万年没有露出过了。

    “下一次,应该不会再失手了”

    宁凡歉然苦笑,接过丹瓶,神念一扫,目光微闪。

    丹瓶中只有一颗丹药,却颇有来头,乃是北天广寒宫的一种疗伤圣药——‘九花塑月丹’。

    此丹虽只是九转银品丹药,但其药效。却足以媲美许多九转金丹,故而在价格上,比一般九转金丹还要昂贵一些。

    虽说宁凡并不缺疗伤丹药,却还是收了此丹,算是受了寒舞仙子的谢意。

    一路行至此地,宁凡已独自一人,擒下五名舍空女妖。

    土老怪、铁云老祖、四目魔君、寒舞仙子皆因宁凡的关系,摆脱了舍空女妖的纠缠。只剩雀神子一人,没有被宁凡援救了。

    宁凡并无援助雀神子的意思,据他的感知。雀神子那边已经结束战斗。正朝此地汇合。

    果然,数息之后,此地便传来雀神子的笑声。

    “呵呵,竟是九花塑月丹。啧啧啧。这丹药可不是凡品。宁小友当好好珍惜此丹。如今天地间罕有帝丹问世,广寒宫的九花塑月丹,药效足以媲美九转金丹。几乎已算是世间少有的疗伤圣药了。”

    但见一道红芒一闪而至,落在地上,现出雀神子的身形。

    在他的手上,持着一个画轴道兵,画井内,封印着两个惊怒之极的凤族女妖。

    其他人都是受到一名凤妖攻击,雀神子则受到了两名舍空后期的凤族女妖夹击,一着红裙,一着橙衫。

    那两名凤族女妖联手合击固然厉害,但雀神子好歹也是临近突破碎念境的老怪,自然不会惧怕两名凤妖。

    那两名凤妖女子,已被雀神子收入画轴道兵,困于宝中,无法脱身。

    “好厉害的道兵,即便是舍空巅峰老怪,一旦困于此图之中,也无法脱困。”宁凡目光一扫雀神子的道兵,神色不变,心中则是暗暗称叹。

    继雀神子之后,四目魔君、土老怪、铁云老祖也相继遁至此地。

    见众人无人伤亡,雀神子面色稍安。

    待听闻宁凡以一己之力擒拿五名舍空凤妖之后,即便是雀神子,也露出颇为惊讶的神情。

    至于土老怪,则是众人中唯一一个对宁凡露出敬畏神情的人。

    唯有土老怪一心认定,宁凡是一名碎念老怪,对宁凡,他已经不敢得罪半点。

    “说起来,都怨老夫获得的情报有误,才害得诸位遇险,是老夫的不是。想不到这黄河雪谷,会有真凤一族的妖修出现,此事倒是在老夫计划之外。”

    “如今我等与凤族妖修一战,动静太大,多半已经惊动迷宫外的驻守妖修。此时此刻,迷宫之外必定已被妖族重重包围,而雪谷结界之外,或许还有大队妖修赶赴此地驰援我们必须加快速度,速速离开迷宫,并尽量避开与妖族的交锋,早些寻到尘树才好!多在此地耽搁一刻,便会多一分危险。土道友,老夫想借用一下你的‘土洞’”

    言罢,雀神子一脸严肃地看着土老怪,神情不容拒绝,显然是非动用土洞不可了。

    土老怪脸上露出一丝肉疼之色,却也知此刻不是心疼土洞的时候。

    取出一份玉简,土老怪一把按碎,并立刻十指掐诀。脚下地面开始蠕动起来,继而向两边裂开,露出一个空间扭曲的地洞,不知通向何处。

    望着碎得不能再碎的玉简,土老怪暗叹一声,第一个跃入土洞中。雀神子则对其他人传音了几句,一同跃入土洞之内。

    同一时间,黄河迷宫之外,三名头生龙角的舍空老怪,带着近千名龙妖,将整个迷宫围得水泄不通。

    三名舍空老怪,俱都面色阴沉,既惊且怒地望着迷宫。

    据这三名老怪隐约感知,迷宫之内,一共闯入了六名人族修士,最低都是渡真,修为最高者,甚至还有舍空巅峰

    “该死!这队人族修士为何会闯入此地,难道是奔着尘花而来的么?”

    “的确,尘花再有一刻,便会开放,但从无任何人能成功摘下尘花这些人族若是奔着尘花而来,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他们真的是冲着尘花而来的么?”

    “哼!且不管这些人族为了什么目的闯入结界,他们既然来了,就决不能放他们活着离去!”

    “那六名人族修士中,有四名舍空,两名初期,一名中期,一名舍空巅峰。这些人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好在天澜凤族的七位小祖宗,恰好也在迷宫之内,且她们已经出面迎击那些闯入者,以她们的实力,拿下这群人族修士,应该不难才对!我们只需把守好迷宫,不要让那些人族修士逃离迷宫即可!”

    迷宫之外,大批龙妖包围着黄河迷宫,却不知迷宫内七名凤族公主,已全部被擒。而宁凡等人。也早已借助秘术。从迷宫之内离去。

    自迷宫一路向北,有着绵延数百万里的雪山,整片雪山被一重重阵光遮掩着,外人很难闯入雪山内部。也很难感知到雪山内的情形。

    雪山深处。地面忽的裂开一个十丈裂缝。从中飞出六道遁光,正是宁凡一行。

    借着土老怪的秘术,六人直接从黄河迷宫潜入到雪山内围。避开了与妖族修士的缠斗。

    北面的雪山,被一条血色长河从中截断,无法继续北行。

    那血河之中,漂浮着无数蛮兽、蛮人残尸,血气冲天,腥气扑面,形成密不透风的禁空之力。

    唯有万古老怪能无视禁空之力,直接飞越血河。类似雀神子等人,唯有施展一些特殊手段,才能飞过血河。

    血河两旁,每隔半里便竖着一座古老蛮像,并非兽像,而是人像。

    那些蛮像,雕刻的是同一个人,只是所有蛮像皆未雕刻面部,让人看不出蛮像本该是何容貌。

    不知为何,在看到那些蛮像之时,宁凡竟从这蛮像之上,找到了一丝熟悉感。

    这些蛮像的背影,与雀神子,很像,背影一点点重合

    这一切,只是巧合么

    血河之上,雾气弥散开,宁凡耳边竟无端响起若有所无的蛮人诵经声。

    所诵的经文,并非蛮人最为热衷的《蛮祖经》,而是一部宁凡从未听闻过的蛮经。

    依稀听来,那经文似乎叫做《少蛮经》,此经未曾在蛮荒流传过

    “六世蛮灭,劫日焚蛮,血脉成空;七世蛮灭,天弃吾蛮,蛮天道崩。舍尽蛮苍万灵血,三生三世修真行,血祭蛮荒湮,八世少蛮苏”

    “血祭蛮荒湮,八世少蛮苏”

    血河之畔,宁凡目光微凝,扫过土老怪等四人,并未从四人眼中看到任何情绪波动。

    看起来,这四人并未从血河之中听到任何诵经声。

    唯有雀神子,神情略有变化,仿若听到了那诵经声,浑浊的双目中,竟也有一丝悲色流过。

    那悲色一闪即逝,片刻后,雀神子再无任何表情,让宁凡几乎以为,之前那一幕只是错觉。

    “土老怪等人,没有听到那诵经声,雀神子与我却能听到,这是为何”

    联想起那些蛮像背影,宁凡眉头微微一皱,心中不知为何,有了一丝不安之感,那是对未知凶险的预知。

    雀神子的身上,莫非真的有什么问题么

    雀神子取出一个罗盘,推演了一番,目光凝重对众人道,

    “再有不到一刻,尘花便会盛开,事不宜迟,诸位速速取出老夫赠予的蛮血丹服下,飞越这血河!”

    言罢,雀神子第一个取出蛮血丹,一口服下,左面立刻浮现黑色符纹,周身则发出淡淡红芒。

    在这红芒升起的瞬间,血河之上弥漫的禁空之力,竟好似立刻失效一般。

    但见雀神子腾身一跃,竟是无视血河禁空之力,直接朝对岸飞去。

    “我们也快些服下蛮血丹吧,早些飞过此河,早些见到尘树!”

    土老怪与铁云老祖尝试了一番,无法抗衡禁空之力,只得服下雀神子赠送的蛮血丹,借丹药之力,飞过血河。

    四目魔君与寒舞仙子亦是先后服下蛮血丹,飞过血河。

    唯有宁凡露出犹豫之色,沉默了少许,取出一颗与蛮血丹形似的红丸丹药,一口服下。并催动劫血之力,令左面出现类似众人的符文,纵身一跃,飞过血河。

    他服食的并非蛮血丹,不过旁人却不知晓这一点。

    他体内修有劫血,血河上的禁空之力,对他无效,他自然无需服下丹药的。

    假意服下丹药,实则是对雀神子起了疑心

    见所有人都服下蛮血丹。血河彼岸,雀神子的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弧度。

    过了血河,黄河雪谷便出现在眼前,这雪谷的景致,几乎与宁凡在渡真第一幻中见到的雪谷如出一辙。

    唯一的不同之处,是此地雪谷没有劫念之主的意志威压,倒是在雪谷外立着两尊雪像。

    那两尊雪像并无生命迹象,口中设有阵法,不断吹出风雪。使得整个雪谷寒气极重。便是舍空巅峰修士,轻易也无法进入雪谷。

    “寒舞仙子,此地寒气太重,老夫需要借你道兵一用。”雀神子目光凝重道。

    “可以。”

    寒舞仙子柔掌一招。手中立刻多出一面寒气逼人的月光宝镜。

    此镜名为广寒镜。是广寒宫修士常修的几种道兵之一。对克制寒气极具神效。

    雀神子接过广寒镜,朝宝镜打出数道指诀,端起宝镜朝雪谷一招。沉积于雪谷的万年积雪,立刻开始消融,凛冽于雪谷内的寒风,也瞬间消弭一空。

    “可以入谷了说起来,老夫已有数百万年未回此地了”

    雀神子目光一阵怅然,徒步走入雪谷。

    土老怪等人对雀神子的话并未起疑,毕竟雀神子对尘树情报了如指掌,来过此地并不足为奇。

    宁凡却是目光一凝,从雀神子的话语里听出了别样涵意

    雀神子说了一个‘回’字!

    数百万年未回此地旁人是‘来’到雪谷,而他,是‘回’

    宁凡闭目一叹,随众人步入雪谷。

    雪谷之内的冰湖,已一点点化开,冰湖的中心,生长着一株扎根于湖底的寒冰之树!

    那树形似菩提树,却又似是而非,树上已有四五十个白色花骨朵,尚未盛放,已散出寒香清幽。

    那寒冰树,正是尘树!那些花骨朵,正是尚未开放的尘花!

    仅仅嗅到一丝尘花清香,土老怪等人立刻精神一振,全身毛孔无不畅快,神清目明,悟性隐隐有了一丝提高!

    “此花果然能提升悟性,雀老头没有欺骗我们!哈哈,只待此花一开,我等便可摘下此花吞服!”铁云老祖激动道。

    “呵呵,老夫当然不会欺骗你们毕竟你们,可都是老夫选中的树奴。血印,锁!”

    雀神子嘴角勾起一道森冷的弧度,指诀猛地一掐,土老怪等人左面之上本已消失的蛮血符文,立刻重新出现!

    在那符文出现的瞬间,四人一身修为立刻被封印,并失去对身体的掌控,目光惊怒之极!

    以四人的心智,此刻哪还能不知,雀神子给予的蛮血丹有问题!

    “雀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铁云老祖第一个吼了出来,目光震怒。

    “雀雀老头,你快快解开这封印,你这是要做什么!”土老怪面色一白,暗叫糟糕。

    “雀神子,你骗我!”四目魔君目光血红,怒吼道。

    “雀神子!妾身可是广寒宫的人,你敢对我下手,不怕广寒宫报复么!”寒舞仙子是四人之中最为镇定之人,虽惊不乱。

    “等等姓宁的怎么没事!难道他和雀神子是一伙的!”铁云老祖忽的惊呼道,一时间,所有目光都朝宁凡望去。

    但凡服过蛮血丹的人,此刻都被符文控制,无法动弹。唯有宁凡,身上并未出现任何异状,仍可移动。

    “你果然没有服下蛮血丹?不愧是老夫最为看中的人。好,很好!”雀神子对宁凡并未服丹一事,似乎并不惊讶,但目光却是渐渐阴沉起来。

    宁凡目光有了一丝失望,心情也愈发沉重。他视雀神子如恩人,如长辈,若可能,他不愿与雀神子为敌。

    但如今他却发现,雀神子果然对自己等人有所图谋,他想不与雀神子为敌,怕是很难。

    “前辈,你所求的,是什么?尘花应该只是你诱惑我等来此的幌子而已,又或许,是你计划中的某一环距离尘花开,尚有一刻,晚辈很想知道,以你的修为,为何要煞费苦心,算计我们这些修为远低于你的后辈。”

    宁凡静静看着雀神子,眼中并无任何惧意。

    以他的自保神通,若他想走,除非仙帝出手,否则谁也别想将他拿下,雀神子同样不行。

    若他想战,以雀神子舍空巅峰修为,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他不惧雀神子,仅仅是想从雀神子口中,再次求证雀神子的动机。

    若可以,宁凡真的不愿与雀神子为敌,不愿与恩人反目但若一定要为敌,宁凡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呵呵,小友的胆识,果然不俗,老夫已然凶相毕露,你还敢与老夫平静交谈,不愧是真正修成天人合一的人,可不是老夫这类伪天人修士能够相提并论的。但很可惜,你的修为,终究还是低了!逃不出老夫的掌控!”

    “蛮术,画地为牢!”

    雀神子冷笑一声,屈指一点,凌空点向宁凡,朝宁凡立足之地一画。

    瞬息间,宁凡脚下黑红色蛮光一闪,升起一个光牢,将宁凡囚于其中。

    那光牢之坚固,没有任何舍空可以将之击碎。

    宁凡眼中失望之色更多,骤然抬手,指尖缠绕起蛮闪,朝那光牢一掌按下,将之轻易按碎。

    他之所以能掌碎光牢,靠的不是修为高深,而是劫血强大。

    雀神子阴沉的目光骤然一惊,震惊之后,却是狂喜,杀机稍敛,对宁凡道,

    “想不到你竟身怀劫血,是太苍劫灵!好,好,好!小友总是能带给老夫惊喜!既然你拥有劫血,老夫也不是不可以,真心与你结交的!宁小友,你可愿帮助老夫血祭蛮荒,唤醒八代少司蛮,一雪我蛮荒无数年来,遭受外敌入侵的耻辱,重显蛮族威名!”

    “只要你答应老夫请求,帮老夫完成大事,老夫可送你一场造化,以万灵之血,助你劫血小成,之后只需百万年苦修,小友必可劫血大成,成为幻梦界内第一至尊,以劫念之力,横扫天地,一界无敌!”

    “小友,你可愿与老夫联手,屠尽幻梦界所有生灵,灭世为劫!”

    宁凡没有回答雀神子的提问,眼中青芒一闪,忽然看破了什么一般,眼中露出一丝悲意,目光则闪过一道道寒芒,

    “原来如此,你,不是雀神子你夺舍了雀神子前辈的肉身,不,并不是普通的夺舍,而是一种我未听说过的魂魄融合,所以你才能以雀神子的身份,行走四天。你的本体,应是古蛮荒修士,这种修为气息,我见过你,不是雀神子!你,是谁!”

    此人,根本不是雀神子!

    此人,不是自己的恩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