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80章 霞术,网罗!

第880章 霞术,网罗!

    弹指一挥间,舍空中期的蓝衣凤女,直接被宁凡以魅术生擒。土老怪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内心已被震撼填满。

    舍空境界,每一境差距都是极大,极难越级。而渡真与舍空的差距,就更是天壤之别了。

    舍空初期修士,很少有人能匹敌舍空中期,这也是土老怪不敌蓝衣凤女的原因。

    渡真中期,就更没有可能生擒一名舍空中期了,但宁凡偏偏做到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老夫该不是在做梦吧”土老怪咽了咽口水。

    他看得出,宁凡一个照面擒下蓝衣凤妖,一是靠偷袭,二是靠卑鄙无耻的魅术,只是以他数百万年的阅历,还从未见过天地间有哪种魅术,厉害到了这一步,能让渡真修士无视境界察觉,擒拿舍空

    “若老夫得到此子魅术,凭老夫修为,即便对上舍空巅峰女修,怕是都能一战擒拿!”

    “老夫所修之道,固然不是采补双修,但擒下的舍空女修,却全部可以种下禁制,编为战部使用!若老夫收上数十舍空女修,训练合击阵法,即便遇上碎念初期老怪,也有一战之力!”

    土老怪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对宁凡的魅术,极其动心!

    但下一刻,他便又面色一变,浑身剧烈颤抖起来,将贪婪压下,不可置信地朝宁凡望去!

    却是宁凡的目光,忽然扫了过来,煞气魔威毫不掩饰,直接将一生杀戮,展现在土老怪面前!其中蕴含的冰冷,立刻让土老怪内心狂跳,无法遏制心中的恐惧!

    从那些煞气中,土老怪能够准确判断。宁凡杀过人玄,杀过鬼玄,杀过渡真,杀过不止一名舍空,甚至还杀过碎念!

    修真界中,固然也有人会伪造煞气魔威,用来吓唬人。但伪造的煞气魔威,毕竟是假的,只能骗骗刚踏入真仙三境的修士,是无法欺骗舍空老怪的。

    “此人的煞气魔威。竟然不是作伪”土老怪的呼吸开始慌乱,他的全身,都在颤抖!

    “此人当真杀过碎念,杀过数名舍空,他不是渡真中期,绝不是!他隐藏了修为,他起码是一个碎念老怪,否则,他岂能杀死碎念!”

    “难怪此人能一个照面生擒舍空中期。靠的哪里是什么魅术,分明是单纯的境界压制!我就说,天地间哪有什么魅术,能厉害到让渡真擒拿舍空可笑。可笑啊!老夫竟然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魅术,对一名碎念老怪妄动贪念,真是作死!此人的煞气魔威,分明是对老夫的警告!”

    土老怪此刻是后悔不已。畏惧不已。

    人家宁凡好心来救他,擒拿了蓝衣凤女,他干嘛闲的蛋疼。干嘛恩将仇报,干嘛对宁凡妄动贪念,简直是作死啊

    碎念老怪是他惹得起的么?现在好了,他估计已经触怒宁凡这位‘碎念老怪’了。

    “前前辈”土老怪颤抖着,在心中酝酿着话语,想要对宁凡说些求饶告罪的话,平息下宁凡的怒火,但很可惜,话未出口,便被宁凡冷冷打断。

    “你是雀神子前辈的朋友,看在他的面子上,这一次的事情,我不与你计较,但,没有下一次!”

    言罢,宁凡收了煞气魔威,冷着目光,转身遁离此地,去援助其他同行之人。

    他自然不知,他所刻意暴露的煞气威压,让土老怪越想越偏,直接将其误会成了一个碎念老怪。

    他释放煞气凶威,只是因为察觉到土老怪眼中一丝贪念,想对土老怪予以警告而已。

    他救了土老怪,土老怪却反过来对其动了贪念,这种恩将仇报之举,是宁凡生平最为厌恶的事情。

    若非看在雀神子的面子,就凭宁凡杀人如麻的个性,绝对会给土老怪一个惨痛教训。

    “果然,我只适合杀人,不太适合救人罢了,就当是在捕捉凤族鼎炉吧。”宁凡心中暗叹。

    直到宁凡离去,土老怪方才大松了一口气,仍有些心有余悸。

    他不由回想起半年前的往事,那一日,他存心刁难宁凡,还让宁凡全力出手向他攻击

    如今回想起来,宁凡当日多半没有动用全力,否则,他岂能活到今日他可挡不住碎念老怪的全力一击

    “还好我与雀神子有些许交情,否则,此人定不可能如此轻易就放过我想不到此次盗取尘花的队伍中,竟隐藏了这么一个凶星,真是可怕”

    “哎,若非为了尘花,老夫真想掉头就走,离开此地,再不与这凶星有任何交集可惜啊,舍空境界,重在领悟如何‘舍’,如何‘空’,老夫卡在舍空初期已有七十万年,仍无望冲击舍空中期瓶颈,缺的便是悟性啊未得到尘花前,老夫就算再怕那凶星,也是不能离去的。”

    土老怪一叹,将侏儒般的身体缩入地底,朝宁凡遁离方向追去。

    黄河迷宫,正北宫殿。

    铁云老祖此刻已化身为一尊十丈高的铁人,收持铁斧神兵,与一名青衣凤妖女子战在一处。

    他所持的铁斧,乃是融入了些许八星神铁的太古神兵,极其坚硬。

    但在青衣女子的火芒进攻下,那铁斧,此刻已经出现无数裂痕。

    那是一名舍空初期的凤族女妖,似乎刚突破舍空境不久,实力却稳压铁云老祖一头。

    同为舍空初期修士,铁云老祖纵然不敌青衣凤妖,也还没有出现殒命危机,但已后力不继,落败却是迟早的事情。

    “雀老头的情报出错了么,这黄河迷宫中,竟会有舍空境的凤族女妖出现,真是可怕。”

    “此女明明刚突破舍空不久,实力却已远在我之上,她掌中青火长剑,分明融入了真凤一族的血脉之力。才会如此威力无穷王血真凤么,真是可怕的血脉力量”

    铁云老祖正挥动巨斧,与青衣凤女苦战,忽的面色一变,跳出圈外。

    却是宁凡忽然出现在二人中间,加入战圈,一经出现,立刻催动阴阳妖瞳,释放出万缕紫黑神霞。

    那神霞极其刺目,晃地铁云老祖有些睁不开眼。

    那神霞只出现了片刻。便被宁凡收回,待收回神霞之后,原处的青衣凤妖,已不知所踪,似是被神霞收了去

    宁凡看也不看铁云老祖一眼,身形一晃,遁离而去,独留面色剧震的铁云老祖。

    “嘶!那是什么神通,竟直接将一名舍空初期收了去!好生可怕的威力!”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宁凡这一次施展乱世紫霞,已经有所收敛,不露痕迹,没有让铁云老祖看出那是一种魅术。

    由于被宁凡收走的只是刚刚踏入舍空的女妖。且胜在偷袭,故而铁云老祖虽然震惊宁凡的神通厉害,却也没有似土老怪那般,太过垂涎宁凡使用的神通。

    散了铁人法相。铁云老祖收了铁斧,感叹道,

    “多亏有宁小友从旁偷袭。否则凭我的一人之力,想胜那凤妖,几乎绝无可能。”

    “说起来,宁小友的神通还真是厉害,只可惜境界尚有些低。若正面对上那名青衣凤妖,十合之内多半还是会落败的那青衣凤妖毕竟是舍空老怪,只有在疏于防范的情况下,才会败于渡真之手”

    言下之意,宁凡胜过青衣凤妖,靠的是偷袭,而非真正实力。正面交锋,并无胜过青衣凤妖的可能。

    这句话也算铁云老祖的自我安慰了,毕竟他苦战无法胜过的青衣凤妖,却被宁凡一个小辈一招擒拿,多少会有些心里不平衡。让他承认自己一介舍空,不如一个渡真,自然没有可能。

    不过铁云老祖话音刚落,地面之下,忽然传来一道嘲笑声。

    “哼,是土老怪么,你笑个什么劲!阴阳怪气地,笑得老子心烦!”铁云老祖沉声哼道。

    “你管老夫笑什么,老夫想笑便笑,专笑世间可笑之人!”

    土老怪怪笑一声,继续施展土遁术,朝宁凡遁离的方向追赶而去。

    铁云老祖面色一沉,却也懒得与土老怪计较,沉哼一声,同样朝那个方向遁去。

    他自然不知,土老怪笑的,是他太过低估宁凡实力。

    “那关铁云的眼睛莫不是长在腚上了么?竟然看不出宁老魔的厉害。”

    “他竟然还说宁老魔会在十回合内败给青衣凤妖贼哈哈哈,碎念老怪会败给一个舍空未稳的凤妖?也就你关铁云弱小不堪,才会胜不过一个舍空未稳的凤妖吧,若找上你的是老夫遇到的那个舍空中期蓝衣凤妖,你可没有老夫的能耐,能撑到宁老魔救你!”

    黄河迷宫,东北方的一处破败迷宫。

    四目魔君操控着四十五具渡真修为的尸傀,正结阵对付着一名绿衣凤妖女子。

    这名绿意凤妖乃是一名舍空初期妖修,实力极强,根本不是四目魔君可以抗衡。

    以四目魔君的实力,操控四十五具尸傀,足以胜过绝大多数的舍空初期。但面对绿衣凤妖,四目男子却是毫无胜算可言。

    “不愧是王血真凤,看来不动用三大禁尸的其中一具,想胜过此女,怕是绝无可能了。只可惜本君修为略有不足,贸然催动禁尸,必会受到不轻反噬”

    四目魔君目光一凝,有了决定,忽然一蹲,双手缠绕尸气,重重拍在地上。

    此间迷宫地面,立刻现出一个尸气毕露的黑色古阵,古阵之中,徐徐升起一尊漆黑古棺。

    一股堪比舍空初期的强大气势,立刻从古棺之内传出!

    “尸魔的气息?不,不是尸魔,仍只是普通尸傀而已但这具尸傀,却是一具舍空初期的尸傀,已不容本公主小觑”

    绿衣凤妖的神情开始有了一丝凝重,一抖青色火剑,正欲施展什么神通,忽然从背后察觉到巨大危机感,二话不说,直接转身一剑。朝身后斩去,却斩了空,只斩出一片碎散墨影。

    墨影重凝,现出白衣之身的宁凡,妖瞳一催,紫黑色的霞光立刻朝绿衣凤妖扫来。

    绿衣凤妖美目大惊,从那些霞光中察觉到无穷危机,长剑一抖,试图斩碎漫天霞光,却发现根本无法办到。

    下一瞬。她嘤咛一声,昏倒在神霞中,人事不知。

    待神霞散去,此地也再无绿衣凤妖的身影了。

    “好厉害的神通!”四目男子倒吸一口冷气,他修为虽不如土老怪、铁云老祖,但实力却远胜二人,眼力亦是老辣,一眼便看出,宁凡隐藏极深。真实实力恐怖非凡。

    宁凡擒下了绿衣凤妖,目光扫过四目男子,扫过此地四十五具渡真境尸傀,最终落在地面古阵之上。

    古阵中心阵光处。一尊黑棺已升起一半,却因宁凡的出现,又被四目男子收回阵中

    “不是尸魔仿照尸魔体质制成的特殊尸傀么”

    “那黑阵之中,一共藏了三具舍空尸傀。皆是舍空初期”

    宁凡不发一言,心思却是飞转。以他的眼力,一眼便看出这黑阵内的猫腻。

    “多谢道友援手之情。”四目魔君朝宁凡略略抱了抱拳。眼中却看不出任何谢意,一副冷漠如冰的神情。

    但宁凡却是凭借天人合一的神通,从四目男子气息中看出了一丝善意,足可见,这四目魔君对自己其实是存了一丝谢意的。

    果然,四目魔君态度虽冷,却旋即取出了一个黑色玉盒,屈指一弹,送与宁凡。

    虽然寡言少语,宁凡却不难看出,这玉盒算是四目魔君的谢礼。

    宁凡接过玉盒,也不打开,只散出神念朝其内一扫,神情微微有了一丝波动。

    玉盒中的谢礼,是一个魔气滔天的黑色心脏,仍在跳动。并非普通心脏,而是一颗舍空初期尸魔的心脏!

    尸魔的心不会跳动,也无法跳动,但若真有哪个尸魔心会跳动,其心必是无上珍品!

    若宁凡拥有能够承受此心力量的古尸,只要装入此心,那尸立刻便会成为一具舍空初期的尸傀,拥有少量灵智,一番祭炼之后,便会对宁凡唯命是从,终生不叛!

    此物,倒也不是薄礼宁凡有了一些猜测,四目魔君的众多尸傀,或许都是以跳动的尸魔心炼制而成此心之所以未用于炼制舍空尸傀,多半是因为四目魔君没有找到足够强大的尸体

    宁凡十分好奇,四目魔君是从什么地方,弄到了如此多的跳动尸魔心。

    “罢了,这是四目魔君的秘密,我也不便多问。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过往,也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宁凡收了玉盒,对四目魔君善意一笑,转身遁去。

    他行事原则,想来是人敬一尺,还人一丈。四目魔君对他报以善意,他自不会以怨相报。

    “他与本君,很像”四目魔君沙哑地自语道,收了所有尸傀,朝宁凡遁离方向追去。

    他前脚刚走,后脚土老怪、铁云老祖便来了。

    铁云老祖眼珠子都快要惊掉了,他怎么也无法置信,区区渡真巅峰的四目魔君,竟身怀四十五具渡真尸傀,且疑似拥有另外一具舍空尸傀

    “这四目魔君好生了得!身怀如此之多的尸傀,便是我全力出手,也未必能轻易胜他!”铁云老祖感叹道。

    虽是感叹,字里行间却无不在自吹自擂,似在告诉土老怪,那四目魔君终究不如他铁云。

    “贼哈哈哈,笑死我了!那四目魔君隐藏极深,你即便全力出手,也胜他不过,还说什么‘未必能轻易胜他’,你也太高估你自己的实力了!而你更加胜不过的,却是宁老魔!至于为何,你不必问老夫,老夫懒得告诉你实情,也不敢乱说!”

    土老怪怪笑一声,土遁离去。

    铁云老祖冷哼一声,却是并未将土老怪的话放在心上,同样遁去。

    黄河迷宫,中心宫殿!

    一袭蓝衣的寒舞仙子,正挥动着一道道月光匹练,与一名黄衫女妖站在一处。

    那黄衫女妖乃是一名凤妖,修为已是舍空中期。是一名王血真凤。

    真凤血脉之力被那黄衫凤女运用到极致,凝在道兵长剑之上,附着为一层层金黄妖火,杀伤力颇有些恐怖。

    然而即便全力出手,黄衫女妖也仅是稍稍占据上风而已,无法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好厉害的人族女修,竟能与本公主的凤剑妖火正面抗衡原来如此,你,是北天广寒宫的修士!”

    黄衫女妖再次一剑震飞寒舞仙子,美目愈发凝重。杀意却也更盛。

    广寒宫可是四天顶级势力,若能斩杀广寒宫的舍空修士,倒是一场不小的功劳。

    “你的命,本公主要了!天妖术,凤吞!”

    黄衫女妖一身妖力催动至极致,单手掐诀,迷宫之内立刻现出一头百丈之巨的虚火金凤,张口一吞,便将寒舞仙子吞入其中。

    “不好!这是真凤一族的血脉幻术!”

    寒舞被吞服金凤腹中。身体立刻在金凤的胃液中一点点融化。

    她不断挥动月光匹练,试图击碎金凤妖身,挣脱而出,却发现这金凤几乎免疫她一切神通。

    “果然是十分麻烦的幻术。偏偏妾身最不擅长的就是幻术只能借用‘远古仙妃’的力量了么”

    寒舞美目一沉,杀机凛然泻开,眉心立刻出现一道道月光符文。

    那本是她的保命底牌,此刻却是不得不动用了。

    “咯咯。这愚蠢的小丫头终究还是决定借用本宫的力量,很好,本宫‘葬月’。终于有望重见天日了!”

    在寒舞仙子的识海深处,藏着一个赤身女子,周身笼在月光之中。

    她在等待重生,等待一场盛大的夺舍!

    一旦寒舞仙子借用了她的力量,她便能夺舍寒舞的身体,重现天地!

    “还差最后一点”葬月仙妃凤目满是激动,下一瞬,那激动全然变作了盛怒!

    她的重生大计,被人破坏了!

    “是谁!是谁阻了本宫夺舍大计!”葬月仙妃杀意凛冽散开。

    就在寒舞几乎彻底解开仙妃封印的瞬间,一道崩溃之势,立刻从金凤体外疯狂散开,将金凤一击击杀,破碎为无数幻光流散。

    “是你!竟是你破了幻术,救了妾身?!”寒舞仙子不可置信地望着来人。

    “哼,又是人族擅闯黄河迷宫的人族,全部该死!”

    黄衫女妖柔指凌空一点,朝宁凡遥遥按下。

    这一按,有着说不出的玄妙,宁凡立身之处,立刻出现一圈圈的流水,将他双足淹没、束缚。

    “又是幻术么幻术,于我无用”

    宁凡左目扶离妖星忽然显现,并飞速旋转起来。

    束缚其双足的幻术水流,立刻一一崩溃消散。

    下一瞬,铺天盖地的神霞散开,直接朝黄衫女妖当头扫下。

    黄衫女妖立刻露出羞愤之色,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衣冠楚楚的宁凡,会卑鄙无耻到对她动用魅术。

    “人族修士,果然都是卑鄙无耻之辈!你的魅术,本公主不惧!落霞珠,给本公主扫了此地云霞!”

    黄衫女妖朱唇一张,吐出一颗沾着津液的金色宝珠,那是以她本命龙珠祭炼而成的宝物,专克云霞神通!

    被落霞珠一镇,漫天紫霞一时之间却是无法落霞。

    “克霞之宝么,倒是不容小觑了”

    宁凡目光一凝,双手猛然合十,冷冷道,“霞术,网罗!”

    一瞬间,漫天紫霞立刻分散为无数霞光绳索,编织成网,从天而降。

    便是落霞珠,也再无法阻挡霞网攻击!

    黄衫女妖无法置信,一向克制云霞的落霞珠竟会失效。

    还未做出反应,已被霞网罩住,当然,那网太大,被顺带罩住的,还有寒舞仙子。

    两名舍空中期的女子,皆是娇躯一软,朝地面软倒,美目羞怒之极。

    “卑卑鄙竟对本公主使用魅术”黄衫女妖软倒在地,悲愤怒骂,但因为中了魅术的关系,全身酥麻娇软,好似有无数电流在娇躯之内流过,声音断断续续,语气也变得娇软异常,明明是愤怒得言语,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却有了情人间打情骂俏的语气。

    “无无耻!快放开妾身否则妾身定不饶你”被无差别攻击的寒舞仙子,全身麻软,面带春潮,似舒服似痛苦的低喘着,羞愤不已地言道,内心则已陷入一片震惊。

    她堂堂舍空中期修士,竟被渡真中期的宁凡以一式魅术完全克制了这魅术,太厉害!厉害到她根本无从抗衡!

    “霞术略有失控么”宁凡眉头一皱,自语道。

    这霞网,是乱世紫霞的一种使用方式。乱世紫霞并非只是单一神通,修出的紫霞,全部可形成霞术对付女修,千变万幻,厉害非常。

    可惜,宁凡还是第一次操控紫霞演变成网,略欠火候,此术略有失控,竟是连寒舞仙子也一并网了

    失手,真的是失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