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79章 多年未用的魅术

第879章 多年未用的魅术

    言罢,侏儒男子定了定神,负手而立,双眼微眯,神情老气横秋,等待着宁凡出手。

    一时间,画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宁凡与侏儒男子身上。

    雀神子眉头一皱,他是知道侏儒男子厉害的。那侏儒男子极擅长土行防御神通,修有一种名为‘穿山鳞’的禁术。舍空之下的修士,根本不可能击退侏儒男子半步,在雀神子看来,宁凡多半也是无法办到的。这场考验,纯粹只是一个刁难而已。

    蓝衫美妇微微摇了摇头,同样不认为宁凡有实力将侏儒男子击退。

    四目男子闭上了眼,选择了无视,已然认定,接下来的考验,宁凡必定无法通过。

    那包巾大汉亦是频频摇头。真仙三境之中,渡真境只是刚刚踏入真仙的门槛,舍空境才是真仙中的强者,他可不认为渡真中期的宁凡,能击退舍空初期的侏儒男子。

    “土老怪的穿山鳞甲,已修炼到七重境界,这场考验,根本毫无悬念可言!此子,无法通过考验!”包巾大汉摇头道。

    “叔叔”赵蝶儿美目露出一丝忧色,连她都能隐约看出,侏儒男子是在以大欺小。

    “小辈,出手吧!拿出你的全力,让本座看看,你有没有与我等同行的资格!”

    侏儒男子目光落在宁凡身上,没有半点波澜,仅动用了三成法力,护在身上,用以迎接宁凡即将到来的一击。

    他的面色如此从容,不紧不迫。他的气势沉稳内敛,却给宁凡如山的厚重感。

    “此人所修之道。是山。山因不移,故而为山。想让此人移动半步,怕是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雀神子等人,皆是一方老祖,皆有傲气,若我没有足够实力,便无法赢得他们的尊重修真界,终究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宁凡冷眼看着侏儒男子,将战阴阳解封,周身渐渐升起一股沉重压迫感。满头黑发无风自动。

    那沉重,让侏儒男子感到胸口沉闷,道心竟有了片刻动摇。

    这一刻,宁凡仅仅解封了战阴阳而已,然而一身气势,却已几乎达到渡真巅峰的极限!

    没有多余的言语,宁凡直接一步迈出,右手抬起,五指向前一按。

    这一按。整个天地竟有了霎时凝固,山川湖泊的地脉中,飞禽走兽的身体内,俱被宁凡抽出一丝战意。形成一个战火燃烧的虚幻掌印,朝侏儒男子猛然拍出。

    在这掌印拍出的瞬间,侏儒男子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哪还有半点从容之色。

    在那掌印之中,有一股意志。来于天地,高于天地。那是即便天地挡在前方,也要连天地一并按碎的疯狂意志!

    侏儒男子好似有了一种幻觉,向他发起攻击的不是宁凡,而是整个天地的芸芸众生!好似整个天地的战意,都融入了宁凡一掌之中!

    若被那股意志冲击到,他的道心,立刻便会出现无数裂痕,被众生战火燃烧殆尽!

    “此子分明只是随手拍出一掌,为何竟有如此恐怖的威能!”

    侏儒男子面色狂变,哪还敢以三成法力硬接此掌,直接催动十成法力,并一拳捶在胸口,发出一声闷响,张口喷出一股腥腐黄气。

    那黄气一经成形,立刻化作一只岩石大手,朝掌印一把抓下,却被掌印直接拍成无数碎石残屑!

    几乎是同一时间,掌印冲开碎石防御,瞬间来临,拍落在侏儒男子胸口之上,狠狠印下。

    一股毛骨悚然地危机感传遍侏儒男子全身,令得他面色一白,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催动了最强防御神通。

    “穿山鳞,现!”

    但见侏儒男子双目圆睁,额头青筋暴露,双手猛然一合,体表瞬间出现七层深黄鳞甲,附在衣衫之外,远远看去,看似化作了一只穿山甲一般。

    掌印一经轰落在七层鳞甲上,立刻深深凹下,只片刻,便直接崩碎了第一层穿山鳞,强大的劲力,震得侏儒男子连退三步,方才稍稍稳住身形!

    半息之后,第二层穿山鳞再次被掌力崩碎,侏儒男子再退五步!

    又半息,掌印余力耗尽,却也轰碎了第三层穿山鳞,再次使得侏儒男子退后七步!

    前前后后,侏儒男子一共退后十五步,已退至船舷,再退半步,必定落船坠河!

    望着胸口七重鳞甲上深深凹下的掌印,侏儒男子咽了咽口水,若他没有在最后时刻召出穿山鳞,绝对会被那掌印一击重伤

    真是好险

    “诸位前辈以为如何?以晚辈的实力,可有资格加入队伍?”宁凡重新封印了战阴阳,淡然问道。

    侏儒男子并非他的生死仇敌,故而他也没有施展全力,否则,侏儒男子可就不是崩溃三层穿山鳞、退后十五步的下场,极可能被宁凡击穿七层穿山鳞,非死即伤。

    虽说宁凡这一掌未尽全力,却也足够让在场众人为之震撼了。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众人,除雀神子、赵蝶儿外,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沉重如山的压力。

    雀神子是因为拥有舍空巅峰的修为,才可无视宁凡威压的;至于赵蝶儿,宁凡自然不会以威压摄她。

    “咳咳咳是本座眼拙,没有看出小友深藏不露,以小友实力,自然有资格加入此次取花之行,本座没有任何异议。”侏儒男子嘴角抽了抽,尴尬言道。

    “咯咯,小友真是真人不露相,引天地战意为掌,这样玄妙的神通,便是妾身应对起来,都颇感棘手呢小友加入队伍,妾身没有异议。”

    之前那神情高傲的蓝衫美妇,此刻已盈盈作笑。眉眼俱是娇态与热情,与之前判若两人。只是这热情有几分真几分假。就不知道了。

    “本君同意宁道友加入队伍。”四目男子沙哑的声音传出,带着浓浓忌惮。

    四目男子扪心自问。宁凡那一掌,他凭自身手段,无论如何也无法接下的,唯有开启禁棺,才有接下的可能

    “哈哈,关某自然没有异议。”包巾大汉哈哈笑道,再看宁凡,目光已似看待同辈修士。

    四名老怪皆无异议,宁凡算是顺利加入到此次取花队伍。

    雀神子开始为宁凡介绍四名老怪。四名老怪也开始与宁凡寒暄起来,就连险些被宁凡一掌击伤的侏儒男子,也露出和颜悦色的神情,丝毫看不出一丝怨怒之色。

    能修炼到舍空境或接近舍空境的老怪,哪一个不是心智如妖、城府似海之辈,些许门面上的事情,自然做的极好。

    随着雀神子一番介绍,宁凡对那四名老怪,算是有了初步了解。

    那四名老怪与雀神子一样。都是北天修士。

    蓝衫美妇是北天广寒宫的长老,人称‘寒舞仙子’,性情冷淡,不苟言笑。当然,那只是对小辈的态度。若面对同辈或是前辈,她自然不敢冷言冷语。

    此女突破舍空中期已有近百万年。故而实力放在舍空中期中,也算极为强劲了。

    此女眉心藏有一道月光。似是保命神通,那月光。给了宁凡一定危机感。

    “广寒宫在古时,也曾诞生过仙帝级强者,且与古天庭关系匪浅,但自古天庭覆灭后,广寒宫的仙帝强者亦随之失踪,据说是陨落在古天庭之内。之后,广寒宫再无仙帝诞生,但每一代都有万古老怪坐镇,算是北天仙界巅峰势力之一此女能成为广寒宫长老,倒是不可小觑。”宁凡心中暗道。

    包巾大汉是北天关家的老祖之一,名为关铁云,人称铁云老祖,拥有舍空初期修为的同时,还是一名天魔第四涅的伪古魔体修。

    关家在北天算不得大势力,此人也并无出奇之处,倒是没有引起宁凡重视。

    四目男子是来自北天尸魔古域的修士,人称‘四目魔君’,据说已触摸到舍空瓶颈,数万年之内,倒是极有希望踏入舍空之境。

    此人身上藏有数十道邪异尸气,有些类似尸魔的气息,又有些似是而非也只有宁凡这本身就是尸魔的人,能够察觉那些尸气。

    “比起铁云老祖,此人或许隐藏更深”宁凡心中暗道。

    侏儒男子只是一个散修,北天人称‘土老怪’,一身穿山鳞在同级之中极为厉害,但对宁凡而言却是不值一提。

    雀神子取出五份地图玉简,交给宁凡等人人手一份,言道,

    “距离尘树开花,还有半年左右,半年之后,蛮月月圆之日,我等在此地会合,同赴黄河雪谷。在此之前,希望诸位为此行多做准备,毕竟我等是要潜入妖族腹地,面临的危险绝不会少”

    那地图自是蛮荒最新地图,其中在第十九区处,标注了一个黑点,那黑点所在区域,便是半年后的会合之地。

    做完这一切,众人又议论了一番,敲定了取花之行的一些细节,方才各自离去。

    画舫之上,最终只剩下宁凡与赵蝶儿二人,残夜已尽,晨曦渐至,大雪却下得更紧了。

    “叔叔,那些人都和你一样,是异族修士么?”赵蝶儿幽幽问道。

    “嗯。”

    “你们是打算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么,能不能不去蝶儿担心叔叔”

    “放心,叔叔比你想象中要厉害,此行不会有多少危险,就算有,叔叔也能全身而退。有助于开启天人第二门的尘花,叔叔还是很感兴趣的,说起来,据雀神子前辈给我的情报来看,就算是普通人服食尘花,也可提升些许悟性嗯,若是此行顺利,便多摘几朵尘花,给蝶儿也服食一些。”宁凡微笑道,目光却渐渐遥远。

    再过半年,便要与雀神子等人去妖族腹地盗取尘花了,是该做些准备了

    天亮之后。宁凡带着赵蝶儿离开汴梁,返回天蛮城。开始了为期半年的闭关。

    半年来,宁凡只做了一件事。那便是适应碎念傀儡的负荷,不断训练自己,日复一日地练习操控碎念傀儡。

    以宁凡如今实力,唯有发挥全力,才能稍稍操控碎念傀儡。

    随着宁凡修为提升,解封雨阴阳、战阴阳的时间,已经从一炷香延长到一个时辰。

    半年的苦修,宁凡终于能令碎念傀儡发动简单攻击。虽然只是简单攻击,但毕竟是碎念一击。舍空之中,怕是没有几人能接下碎念攻击的。这无疑为宁凡头取花之行增加了几分自保之力。

    半年来,蛮荒古域之中,有六成残阵被人族仙尊摧毁,有四成残阵被妖族成功解封。

    解封后的残阵,全部融入蛮荒天地,再也无法摧毁。但由于太多残阵被毁,妖族的图谋,不得不再一次无限延迟。

    雪下得越来越小。困扰无数蛮人的雪灾,正一点点过去

    毒龙老祖感到无比愤慨,先是逆婴被毁,后是残阵被毁。短时间内,妖族的图谋很难实现了。

    盛怒之下,毒龙老祖展开了报复计划。纠集妖族大军,在第四区集结。由毒龙老祖亲自坐镇前线,开始不断骚扰式侵袭人族五域边境。

    为此。人族两名仙尊同样率领强者,镇守边境。人族五域边境,开始频频发生小规模交战,却并未演变成为大战、界战。

    “残阵被破坏了那么多,不知妖族的图谋,是否已经落空”

    宁凡每隔数日,便会施展一次雨术,窥探蛮荒,关注着蛮荒局势。

    距离取花之期越来越近,宁凡终于决定,将柳妍、仙萝莉留在天蛮城,独自一人前去第十九区,与雀神子等人会合。

    毕竟是深入妖族腹地,凶险不少,宁凡独自冒险就够了,不可能带着仙萝莉去冒险。

    仙萝莉因为雷体进化的关系,无法被收入界宝空间;赵蝶儿也因为是蛮人的关系,更加无法进入界宝空间,一入必被界面道则灭杀

    若非如此,宁凡倒是极为乐意,将仙萝莉、赵蝶儿带在身边,以求心安。

    “心安,真的能心安么我总有一天会离开蛮荒,而蝶儿因为是蛮人的关系,被四天道则排斥,无法离开蛮荒”

    “蛮荒多战事,又常有蛮兽攻城,若我不在,蝶儿能在蛮荒平安无事么。”

    “纵然蝶儿能平安无事,但其寿数,也唯有数百年而已蛮人,无法长生”

    宁凡将所有碎雷炼成雷丸,留给仙萝莉,又对柳妍、赵蝶儿叮嘱了几句,赐了些保命之物,目光感叹,飞离天蛮城,一路朝第十九区遁去。

    会合之地,是十九区北部的一座蛮山。此山与妖族七域接壤,距离黄河雪谷不远。在宁凡到来之时,山巅之上已来了三人。

    宁凡是第四个到来的,还有四目魔君、土老怪没来。

    土老怪是第五个到来的,一身土遁术出神入化,毕竟蛮山万里,宁凡才察觉到土老怪的气息。

    四目魔君是最后一个到来的,他来迟的原因,是在祭炼禁尸。

    “呵呵,诸位总算到齐了,下面,老夫说说此次攻入雪谷的具体计划。”

    雀神子取出一张兽皮卷轴,将其撑展开,露出黄河雪谷的精确地图。

    上古之时,黄河雪谷位于黄河源头,但由于蛮荒地形变化太大,黄河早已断流,而黄河雪谷,也早被妖族大能整个封印于七域边境处的一个隐秘结界中。

    尘花能提升修士悟性,运气好的话,更可帮助修士打开天人之门。有这种神效,尘花自然受到妖族重视。

    然而可惜的是,从妖族获得尘树开始,无数妖族大能尝试过从尘树上摘取尘花,却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渐渐地,妖族对尘花已无最初那般重视,每当尘花开花,只会象征性地派些妖修,尝试摘花。自然,最终仍是会摘花失败。

    “尘树五百万年一开花,花开三刻即会凋残故而我们攻入雪谷的时间不能太迟,迟则花谢。也不能太早。若是太早,则等待花开的时间太久。这期间,怕是会引来无数妖修来剿。”

    “老夫曾在蛮荒一处密地中。获得过一本古籍,其中记载,摘取尘花,其实需要掐动特殊指诀,否则便无法触碰尘花。老夫经过近百万年的研究,终于从那本古籍中,领悟出一套残缺指诀,不知能否凭此指诀摘得尘花这是老夫悟出的指诀玉简,诸位请过目。”

    “老夫无法保证诸位必定可以摘得尘花。但,可以一试!”

    言及于此,雀神子取出一个指诀玉简,交给众人阅览。

    宁凡目光一扫玉简,目光微微一闪,这玉简中记录的指诀,与渡真第一幻中红夜叉掐出的指诀极其相似,然而却也有不少谬误。

    以带有谬误的指诀去摘取尘花,能否摘得尘花。谁也不知

    其余四人早已知晓摘取尘花成算不高,却也不以为意,早做好了取花失败的心理准备。

    对雀神子等人而言,此次摘花之行。或许只是一次尝试。他们却不知,宁凡知晓真正的摘花指诀,只是这个指诀。宁凡暂时不打算拿出,给众人共享。

    因为雀神子紧接着。便做出了一件让宁凡暗生警惕的事情。

    雀神子相继取出了五颗暗红丹药,分别交给宁凡等人。一人一颗。

    “此丹名为蛮血丹,是老夫搜集无数蛮兽精血炼制而成,虽只是八转丹药,但却对我等盗尘花之行至关重要。”

    “据老夫所知,封印黄河雪谷的结界中,有一条蛮兽尸血堆积而成的血河,血河之上,鹅毛不浮,有禁空之力,无法飞行。除非是万古老怪,否则无人能飞过血河,只能游过去。”

    “那血河有着蚀人心智的神通,即便诸位神通不弱,一个不慎,还是极有可能直接丧命于血河之中。届时若服下此丹,可暂时抗衡血河的禁空之力,直接飞过血河。”

    其余四人小心检查来了一下丹丸,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便将丹丸收起,谢了雀神子好意。

    宁凡亦是面色不改地收了丹药,对雀神子道了声谢,心中却已起了疑心。

    宁凡并未看出这丹药有任何不妥之处,但握住这丹药的瞬间,体内劫血竟似察觉到毒药一般,有了感应,极为排斥此丹。

    “这蛮血丹对我有害么是因为我身怀劫血才有害的么还是说,此丹对所有人都有害,与劫血无关”

    “若只是对我一人有害也就罢了,毕竟雀神子不知我身怀劫血,未必居心叵测。但若是对所有人都有害,雀神子赠送丹药,就显得别有居心了。”

    “当然也有可能,连雀神子本人都不知晓此丹会对人体有害是我多心了么”

    雀神子是创建鬼雀宗的老祖,遗留在冥坟中的雨之感悟,曾带给宁凡巨大帮助。

    对雀神子,宁凡始终心存一丝感激,也或多或少保留了一些信任。否则以宁凡个性,断然不会喜欢与他人组队,得到尘花消息后,多半会选择独自盗取尘花,连一根花毛都不会让给其他人。

    望着雀神子真挚的笑容,宁凡心中暗叹。

    “但愿是我多心了”

    宁凡等人又在蛮山之上等了五日,掐准了尘树开花时间,隐匿身形,朝北境外围潜入。

    外围区域,千年无人烟,平日便没有太多妖族驻守,如今毒龙老祖带走了北境大部分妖军,此地更显地冷清。

    封印黄河雪谷的结界,位于一个雪原之上,黑色的雪原寒风萧萧,荒芜凄清,没有任何一名妖修人影。

    潜行至此,宁凡等人小心翼翼地现出身形,分作三队,各自取出一个罗盘,测算起结界的位置。

    待确定结界方位,六人齐齐出手,撕裂结界,进入其中,悄无声息。

    结界内,黄河雪谷之外,建着一座迷宫。

    六人一经进入结界,立刻出现在迷宫之中,被各自传送开来。

    “我所在的方位,是迷宫西南角么”宁凡十指掐诀,催动雨术,很快查清迷宫地形。共有十二个出口。

    他决定按照众人事先商量好的计划,各自行事。待走出迷宫后,再在迷宫外想办法汇合。

    据雀神子给出的情报显示。这座迷宫只有少量命仙妖修巡守,若路上遇到巡守妖修,须以雷霆之势击晕,尽量不要灭杀,且必须尽量压制法力波动,不能让驻守在迷宫外的妖修察觉到迷宫内的变故。

    每个巡守妖修都有命牌,灭杀妖修,命牌一碎,立刻便会引起迷宫外驻守妖修的察觉。

    宁凡认准其中一个最近的出口。隐匿气息,开始在迷宫潜行。

    一路所遇的命仙级妖修,皆被宁凡以扶离幻术弄昏,无人可阻。

    但就在宁凡快要抵达出口之际,耳边忽然响起一道咯咯的娇笑声,明明娇媚的笑声,却偏偏给人一种蚀骨地寒冷感觉。

    “谁能告诉本公主,尘花将开未开之季,为何会有人族修士潜入黄河迷宫。咯咯。莫不是来盗尘花的么?若是如此,本公主可不能放你继续前进呢。”

    在那声音传入宁凡耳边的瞬间,一道炽热火芒已直逼宁凡背心而来。

    宁凡目光一凛,下意识地侧过身。避开了那火芒一击,反手一指,一道乌金剑芒已朝身后一剑劈落。正是斩忆道剑。

    “咯咯,竟然是以天道紫气祭炼的道兵有趣”

    身后追击的女子步伐一顿。避过了斩忆道剑的斩击,美目霜寒。杀机凛然。

    那是一个生着凤翼的紫衣女子,容貌娇媚,有着舍空初期修为,赫然竟是真凤一族的妖修!

    在这名女子追杀宁凡的同时,迷宫另外五个方向,同样有战斗打响,显然,其他人也被妖修缠上了。

    迷宫之外,不断有驻守妖族察觉迷宫内的斗法波动,开始朝迷宫飞遁而来。

    “真是不巧呢,本公主与六位姐姐闲极无聊,正在黄河迷宫内嬉耍,却不想,正好撞见尔等人族修士的入侵。若能把你们杀死,可是功劳一件呢,嘻嘻,本公主最爱立功了,却是不能放过你们呢便把你们,全杀了吧!”

    紫衣凤妖把玩着手中火芒毕露的长剑道兵,微微冷笑着,足尖一点,再次以长剑挥舞出无数紫色火芒,直逼宁凡而来。

    此女根本未将宁凡放入眼中,毕竟宁凡施展神通之时散露的气息,只是渡真中期而已,不值一提。

    宁凡目光一沉,在雀神子的计划中,也有一入结界便被发现的情形。

    若是这种情形,只需一路杀入黄河雪谷即可,尽快抵达尘树所在之地,越快越好!

    但见宁凡眼中紫黑色的魔芒一闪,身后立刻现出大片紫黑色神霞,二话不说,便朝紫衣凤妖扫去。

    那紫衣凤妖根本来不及反应,一被神霞扫中,立刻娇躯一软,浑身乏力地软倒在地。

    道兵长剑也是咣当一声,掉在青石地面,碎成点点光芒,飞回女妖体内。

    “魅魅术好卑鄙的人族,竟敢对本公主使用魅术,若让本公主父王知晓”

    紫衣凤妖美目惊怒,惊的是宁凡明明只是渡真中期修为,却能一击制服自己。

    怒的是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竟然被宁凡下了魅术,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发现根本无法办到,一身法力,全部被神霞封印,娇躯酥麻酸软,更有一股火热,不断在心口燃烧,让一向心如止水的她,竟也开始意乱情迷。

    她自然不知,那神霞是宁凡修出的乱世紫霞,是从阴阳变中领悟的第三式克制女修神通。

    若以正常手段对付紫衣凤妖,多少也要费些功夫。所以宁凡用了魅术,为的就是在最快时间内压制此女。

    “你想杀我立功,我自不会对你留情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鼎炉!”宁凡冷冷道。

    “你敢!你可知我是谁,若你真敢将我当做鼎炉,采补我,我保证你会后悔!”紫衣凤妖色厉内荏地娇斥道。

    “是么”

    宁凡走近紫衣凤妖,催动采阴指神通,屈指连点,将此女点晕过去,以囚阴索缚住后,关入玄阴界忏罪宫。

    此刻形势紧迫,他没有心思理会此女,姑且捉了再说。

    神念化雨,覆盖整个迷宫,宁凡纵身一跃,没有飞向出口,反倒朝迷宫另一个方向飞去。

    其他人同样被舍空女妖困住了,若无宁凡相助,说不得会有同行之人死在迷宫之内。

    此刻,迷宫西北角,土老怪正被一个蓝衣凤妖杀得节节败退。

    那蓝衣凤妖有着舍空中期修为,纵然土老怪修有穿山鳞的防御神通,也难以抵挡凤妖女子的疯狂斩击。

    “该死!黄河雪谷不是只有真龙族镇守么,为何会出现真凤族的人!”

    “雀老头给的情报,不是说整个雪谷只有三名舍空初期龙妖镇守么,为何老夫会遇到一名舍空中期凤妖!”

    “不好,老夫要死了!”

    土老怪正自绝望,忽有一道紫黑神霞一扫而过。

    正疯狂追杀土老怪的蓝衣凤妖并非注意到那神霞偷袭,待注意到时,已然为时已晚。

    “啊”一经被神霞扫中,蓝衣凤妖立刻娇软落地,美目却是惊怒。

    “是谁!竟如此卑鄙,对本公主使用魅术!”

    回答她的,是一个白衣青年暴雨般点落的采阴指芒。

    第二个凤妖鼎炉,很快被宁凡捉入玄阴界。

    多年未用的魅术,今日逞威。

    (这几天卡文,一写一天,却写不出章节,抱歉,今天总算卡过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