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77章 式微式微,胡不归

第877章 式微式微,胡不归

    数息之后,宁凡双目才恢复清明,收了鬼面,擦去双目黑血,扫去元神上的黑暗,并一步步走向呆立长空的封统领。

    堂堂舍空中期老怪,竟被宁凡一式幻术抹去灵智,不得不说,封统领败地很悲哀。

    封统领最擅长的便是幻术,偏偏种种幻术都被宁凡克制,使得自身实力,几乎压制九成之多,最后更是败在幻术之上

    他的眉心,还藏着一道箭光,是毒龙老祖赐下的神通,威能无穷,便是宁凡都从中感到一丝危险。但可惜的是,他犹豫了,放弃了使用箭光的机会,最终被宁凡黑暗幻术抹去灵智,沦为白痴

    “若此妖动用底牌手段,我想胜他,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宁凡屈指一点封统领眉心,后者眉心处,立刻有一道箭光飞出。

    那是一道已生出些许灵智的虚幻箭光,足以一箭诛杀舍空后期修士!

    箭光中的些许灵智,被宁凡抹去,那道箭光,则被宁凡收入自己眉心,若遇舍空后期,一箭便可灭杀!

    封统领来不及动用的底牌手段,白白便宜了宁凡。

    “搜魂!”

    对封统领,宁凡自不会手下留情,直接动用了搜魂术。

    待搜魂之后,则直接将封统领斩杀,收走了此人储物袋、尸血。

    储物袋中,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一个地图玉简,引起了宁凡重视。

    那是蛮荒四十二域的地图,其上,有四十多个地方,标注了红色记号,宁凡所在蛮谷。便被标记。

    从封统领的记忆中,宁凡得知,封统领之所以会来到这座蛮谷。是奉了毒龙老祖的命令,解封蛮谷附近的一座古阵残阵

    据毒龙老祖所言。那样的残阵在蛮荒古域,共有上万个,封统领负责解封的,只有四十多个,也只知道四十多个残阵位置。

    “妖族先是在整个蛮荒散养逆婴,之后又暗中解封古阵,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宁凡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丝不安。总觉得真龙族的图谋不会那么简单。

    他徐徐闭上双眼,神念立刻化作漫天细雨,朝四方散开。

    那雨渗入蛮谷周遭百万里大地,一路向下,一直流入地心深处。

    在那里,宁凡看到了一个隐蔽之极的古阵残阵!

    “这是太古逆尘阵!”

    宁凡目光骤然一凝,他在第三幻中被太古逆尘阵困了多年,岂能不认识此阵!

    倒也不是完整的太古逆尘阵,而是从逆尘阵中破碎出的万分之一阵图,又被后世大能改动阵图。

    这残阵被强大的妖灵力完美封印着。封印此阵的,起码是十名以上修出灵轮的妖族大帝!

    妖灵力的隐匿效果极其厉害,即便是同样修有妖灵力的宁凡。在这蛮谷住了不少日子,也并未发现此地封印着这么一个残阵。

    发动太古逆尘阵,需要献祭逆婴

    宁凡目光越来越凝重,他隐隐有些明白,真龙一族为何要散养逆婴了。

    “妖族散养逆婴的原因,极可能是为了发动封印于蛮荒古域的上万古阵残阵!这些残阵是太古逆尘阵破碎后形成,因为破碎,所以无法发挥太古逆尘阵全部威能,因为残缺。纵然发动大阵,也无法血祭整个蛮荒这些残阵的杀伤力。早已经微乎其微”

    “妖族发动此阵,不是为了血祭蛮荒。而是怀着其他目的”

    “妖族的图谋,究竟是什么”

    妖族的图谋,让宁凡有了一丝不安,身形一遁,潜入地底,试图破坏地底残阵。

    只可惜,以宁凡的修为,竟无法破坏此地残阵

    想要破坏残阵,起码要动用接近万古级别的攻击才可,能够破坏残阵的,只有万古境老怪。

    “嘶!这里的天地灵气好乱,不久前,此地一定发生过大战!”

    地面之上,忽然传出数道女子惊呼之声。

    却是有数名人族命仙女修,恰好路径此地,发现了此地天地灵气的纷乱。

    地底之下,宁凡目光微微一动。

    “嗯?这几个命仙身上,竟有一丝万古气息,是持有某个人族仙尊赐予的保命神通么”

    “当日我被毒龙老祖七箭攻击,曾有一名人族仙尊出手助我,虽未起到什么作用,却也算是一番好意那人族仙尊的气息,倒与这些命仙体内气息很像”

    “也罢,以我实力不足以破坏残阵,便将此事告知那名人族仙尊,由他出手,防备妖族图谋吧。若妖族的图谋引起蛮荒大劫,那名负责镇守蛮荒的仙尊,多半也是难辞其咎,若得知妖族图谋不轨,他必定会全力应对他助我一次,我便送他些情报,助他防备妖族阴谋!”

    地面上,几名命仙女修察觉到此地灵气纷乱,自不敢久留此地,生怕被卷入什么事端。

    但就在几女试图离去前,地底之下,忽有一股沉重如山的威压,重重压在她们身上,竟是令她们呼吸一滞,无法动弹,俏脸全部惨白起来。

    “仅凭威压便能压制我等命仙,出手者定是一名舍空老怪!”

    “不好,我们被舍空老怪盯上了!怎么办!”

    “该死!只能动用仙尊大人赐予的保命神通了么但就算用了,也不一定能保住性命”

    几女正在绝望,耳边却忽然响起一道沙哑苍老的声音,飘渺无踪,让人察觉不出说话者藏身何地。

    “不要怕,老夫不会伤害你们,只是有些问题想问,希望你们如实回答,之后,老夫自会放你们离去。”

    “前辈有何问题。不妨直言,能为前辈解惑,是晚辈的荣幸”几女齐齐开口道。面色稍缓。

    此时此刻,那声音的主人刻意释放出一丝人族气息。让几女稍稍心安,意识到这名藏头露尾的前辈或许不是敌人。

    “老夫问你们,赐予尔等保命神通的,是哪名人族仙尊?”地底之下,宁凡故意令声音沙哑,询问道。

    “回前辈的话,赐予我等神通的,是妙言仙尊。我等是妙言仙尊的婢女”几女犹豫了片刻,回答道。

    这并非什么隐秘,几女也不会刻意隐瞒宁凡。

    “妙言仙尊么”宁凡将这个名字暗暗记下,心道那妙言仙尊,多半就是当日出手相助的人族仙尊了。

    沉默少许之后,宁凡忽然屈指一弹,手中地图玉简立刻化作一道流光,飞出地面。

    “这个地图玉简,是老夫斩杀毒龙卫时缴获,尔等带回去。交给妙言仙尊,告知仙尊,妖族正试图解封蛮荒古域的诸多古阵。玉简中标注的,只是部分古阵妖族不知正在图谋些什么,还请仙尊多加防范!”

    言罢,宁凡散去了压在几女身上的威压,施展土遁术,一路遁回蛮谷,却是不再理会那几名命仙女修了。

    “那位前辈走了么”感觉到身上威压一松,一名黑衣圆脸的女修立刻长舒了一口气。

    “我们要将这玉简交给仙尊么?”一名女修自语道。

    “自然是要的!说不定交上这份玉简,我们能立一个大功呢。”

    几女小心收起玉简。定了定心神后,匆匆离开此地。朝南境返回。

    尚在路上之时,几女便以秘术。将种种情报传给妙言仙尊。

    宁凡则回到蛮谷,带着仙萝莉、柳妍离去。

    数日后,人族强者倾巢而出,开始在所有未占领蛮域之中搜寻古阵,并交由两名人族仙尊破坏。

    此事一经传至北境,立刻让北境妖族大为震惊,最震惊的,当数毒龙老祖。

    “可恨!人族是如何发现我等图谋的!”毒龙老祖的怒吼声,响彻妖族七域。

    旋即他便下令,令妖族强者倾巢而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解封古阵!

    甚至于,毒龙老祖还亲自出面,前去阻止人族解封古阵!

    人族修士在拼命破坏古阵,妖族修士却在拼命解封古阵,所有人都知道,平静许久的蛮荒,怕是真的要出大事了。乱流暗涌

    这乱局,宁凡没有介入,以他修为,在这种大乱之中,起不到太大作用。

    虽有人族全力破坏残阵,仍是有不少残阵,被妖族成功解封。

    整个蛮荒开始飘落黑色雪花,那黑雪一落,蛮荒便开始不太平。每日都有许多蛮人,兽化为蛮兽,每日都有蛮城,被蛮兽屠灭。

    宁凡行走在蛮城官道上,望着漫天黑雪,目光渐渐凝重。

    他没有戴鬼面,身后则跟着柳妍、仙萝莉,手中则持着一个龙角长弓。

    一路上,那龙角长弓不断对宁凡阿谀奉承,显然是怕极了宁凡。

    “主人啊主人,你是小弓此生见过最厉害的修士,竟能在真幻河上造出真桥,比小弓前任主人还要厉害百倍,小弓能成为主人之弓,助主人征战天地,真是小弓三世修来的福分!”

    “主人啊主人,你怎么就这么有艳福呢,真是羡慕死小弓了。跟在你身后的,可是两个极美美人啊,虽然有一个还有点小,不过小有小的好处啊,嘿嘿”

    “什么!主人竟然骨龄没有过万!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小弓真是井底之蛙,活了这么多年,竟从未见过主人这般盖代人杰!”

    “嘿嘿,小弓说了这么多,嘴巴都有点干了,体内的封印也感觉有些紧了,主人可不可以帮小弓松松封印”

    “啊!主人快快住手,这蛮闪可不好玩,不好玩啊!”

    回应龙角长弓的,只有宁凡手中时而闪烁的蛮闪光芒。

    每一次宁凡催动蛮闪,弓灵都会痛得哭爹喊娘,乖乖闭嘴,不再啰嗦。

    但要不了多久,它又会好了伤疤忘了疼,跟宁凡废话。换来的,仍是下一轮蛮闪。

    为了打探弓灵记忆中的钥匙情报,数日间。宁凡不止一次施展逆灵术,搜弓灵之魂。

    也不止一次威胁弓灵。让弓灵自己解开记忆封印,供他读取记忆。

    在宁凡的威逼利诱下,弓灵终于解封了记忆,让宁凡完整搜了一次魂。

    然而可惜的是,被弓灵封印的记忆,亦是残缺,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

    宁凡唯一获得的钥匙情报,只有一个。

    天地间的‘钥匙’。一共有九把,每一把,都是离开‘幻梦界’、进入‘天荒古境’的关键。

    “幻梦界是什么天荒古境,又是什么”

    宁凡摇摇头,目光一霎迷茫,在黑雪中前进。

    似听烦了弓灵的啰嗦,宁凡在弓灵悲愤的目光中,再一次加固弓灵封印,将之丢回玄阴界。

    没有灭杀弓灵,据弓灵的记忆显示。真龙一族持有九把钥匙其中一把,而弓灵的存在,有助于解封那把钥匙

    蛮荒的雪。越下越大,整个蛮荒,化作了一个黑雪世界,对蛮人而言,则是一场雪灾。

    蛮人的处境越发艰难,一方面要应对雪灾,一方面还要应对蛮兽袭击,同时还要提防身边的蛮人兽化

    未占领蛮域,第八区。天蛮城。

    天蛮城是第八区蛮域的第一大城,由于驻城蛮僧极多。此城向来太平无事,从来不惧蛮兽攻城。

    然而自从天降黑雪以来。每一日都有蛮人毫无征兆地兽化,沦为蛮兽,在城中肆虐。

    即便那些蛮兽最终都被蛮僧灭杀,仍会有不少百姓死于蛮兽口中。

    天蛮城的城墙上,站着一个貌约二十的黑衣美妇,手持念珠,身着僧袍,一副蛮僧打扮。

    她曾有俗名,叫做赵蝶儿,如今则法号‘式微’,是天蛮城中神通最强的三大蛮僧之一。

    式微式微,胡不归她在等待宁凡归来。

    因为蛮术修炼有成,借着众生愿力,赵蝶儿能够保持容貌不老,并延长寿数,拥有数倍于凡人的寿数。

    若蛮术修为继续提升,她还能活得更久,虽说蛮人无法修炼,却也能以这种形式,延长寿数。

    然而她虽能延缓自身的衰老,却无法延缓双亲的衰老无法成为蛮僧的蛮人,注定寿数短暂。

    其父其母已于数年前寿尽,而她由于修炼了蛮术,却可以拥有超出常人的悠久生命

    “四年前,爹爹去了,三年前,娘也去了,去年赵三叔叔也去了如今天蛮城中,再无蝶儿相熟的汴梁故人”

    “叔叔,你在哪里,五十年了,你为何从不来看看蝶儿,蝶儿想你,很想”

    赵蝶儿立在城墙上,望着漫天黑雪,怔怔发呆,她在思念宁凡,等待宁凡归来。

    她的手指轻轻抚着脖颈上的骨佩,那是宁凡送给她的及笄礼物。

    时过境迁,她终于开始明白,为何宁凡从前能做出那么多的奇异举动。

    宁凡随手摘下一朵梅花,便是人间灵药;宁凡挥手斩杀蛮僧如蚁,轻而易举

    宁凡从未动用过任何蛮术,他,不是蛮僧。

    以赵蝶儿的阅历,已然猜出一些,她最思念的宁凡叔叔,也许,不是蛮人

    “叔叔会是异族修士么,只有异族修士,才能拥有修为,才能在不借助众生愿力的前提下,发挥出蛮祖般的仙人之力”

    “叔叔曾说,他的故乡很远,远到我一辈子也无法到达原来,叔叔的故乡并不在蛮荒,那才是我无法前往的原因”

    “蛮人无法离开蛮荒,离则必死我,去不了叔叔的故乡真是很遗憾呢”

    “叔叔你还记得蝶儿么,是不是已经忘了蝶儿”

    赵蝶儿抚摸着脖颈上的骨佩,心却隐隐作痛,一想到自己可能已被宁凡遗忘,她竟连呼吸都痛。

    她忽然有些后悔成为一名蛮僧了,只能看着亲人们老去,死亡,却无力阻止,也无法陪伴。

    只能这么孤独地活着,独自一人。好累

    雪空之上,不知何时飞来一只雪鹰,那是天蛮城饲养的传信之鹰。

    当守城兵卒取下雪鹰身上的密信。阅读之后,立刻神情大变。向赵蝶儿急报道。

    “式微大师!急报,急报!有三百名黑蛮僧,纠结了蛮兽大军,正朝我天蛮城进犯而来!”

    赵蝶儿原本追思的神情,立刻一收,俏脸开始霜寒。

    黑蛮僧明明也属于蛮人,不知为何,竟能操控蛮兽。令蛮兽听从他们的命令。

    从前的黑蛮僧,并无驱使蛮兽的能力,但自从天降黑雪之后,黑蛮僧拥有了这种诡异能力

    “三百名黑蛮僧么不知我天蛮城,能否挡下这一次的攻势。即便能够挡下,但下一次呢”

    赵蝶儿美目望向城墙上无数蛮像,幽幽一叹。

    那些蛮像或多或少都已碎裂,迟早有一日,会被攻城蛮兽彻底破坏。

    那时候,便是天蛮城的灭城之日

    那急报。很快传遍了整个天蛮城,天蛮城内二百蛮僧,全部被集结而来。聚集在城墙之上。

    与赵蝶儿并列而立的,是另两名强大蛮僧,面色皆是沉重。

    半个时辰后,极远处的雪原之上,已隐隐可见三百骑黑骑踏雪而来,皆是黑蛮。

    在那些黑蛮僧之后,则跟了近百头巨大蛮兽,不顾一切地冲向天蛮城。

    “嘶!这一次的黑蛮,竟引来了百头蛮兽攻城!以天蛮城余下的残破蛮像。怎能抵挡百头蛮兽的冲击!”

    一个个天蛮蛮僧纷纷露出绝望之色,不少蛮僧开始闭目诵经。诵的是超度经,显然是做好了举城战死的准备。

    赵蝶儿的神情。倒是十分平静,面对可能到来的死亡,并无太多畏惧。

    死,不可怕,对她而言,可怕的是孤独而漫长地活着,却等不来想要等的人

    她的美目,望向城墙下的几株梅树,望着那熟悉而陌生的红梅,苦涩一笑。

    梅花又开了,但叔叔,还是没来

    叔叔不会来,他再也不会来了

    叔叔不是蛮人,蛮荒并非他的家,他可能早就离去

    “全城死战!”赵蝶儿渐渐收了悲色,美目露出一丝坚毅,娇斥一声,下达命令。

    无论是蛮僧还是守城兵卒,此刻全部露出肃穆神情,准备迎接接下来的一场死战。

    但便在此时,城外的官道上,徐徐走来三道人影。

    城门紧闭,那三人似乎无法进城,也并不打算进城。

    其中一大一小两名女子留在城门外,而那名白衣男子,则朝着城墙之上一笑,似说了些什么,却无人能够听清,旋即,白衣男子朝着蛮兽大军步步走去,云淡风轻。

    漫天黑雪之中,他一袭白衣,显得如此刺眼。

    蛮兽大军面前,他独自一人,显得如此不值一提。

    “那人疯了么!他竟冲着蛮兽大军走过去了!他不要命了!”不少守城兵卒开始惊呼。

    唯有赵蝶儿,呆呆愣在那里,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她思念已久的叔叔,竟在此刻赶来了!

    她并不知,自己脖颈处的骨佩,正散发着微微亮光。唯有在她遇到必死危机之时,骨佩才会发光。

    宁凡正是察觉到那亮光,才会来到天蛮城。

    “不要怕”

    宁凡的传音,犹在赵蝶儿耳边回荡,让她安心之余,更让她感到有些委屈,泪水控制不住就流了出来。

    她等了五十年,终于等来了宁凡

    “嗯?竟有一个疯子,想独自阻挡蛮兽大军?哈哈,杀了他!”

    三百黑蛮僧中,立刻有不少人发出嗜血的冷笑,更有一些人直接抽出腰刀,纵马朝宁凡冲来。

    宁凡看也不看横冲而来的黑蛮僧,五指缠绕蛮闪极光,抬手一抓,好似将整个天空擎在手中,狠狠一撕!

    身前覆满黑雪的大地,立刻好似被人为撕裂一般,从中裂开。

    黑雪密布的雪空,则直接被宁凡一撕为而,露出其后幽暗的虚空!

    黑红色的蛮闪在天空撕裂处乱泄,朝黑蛮僧、蛮兽大军劈落。

    三百蛮僧还未反应过来,便连人带马全被蛮闪之力绞杀,碎成满地残尸烂肉,区区凡人,如何能抗衡蛮闪之威!

    近百头蛮兽全部露出恐惧之色,想要遁逃,却根本来不及遁逃,直接被蛮闪一一击杀。

    纵然是堪比命仙的蛮兽,也根本不是宁凡一合之敌!

    纵然是几头渡真初期的蛮兽,也无力抗衡蛮闪,被宁凡一击必杀!

    天蛮城头,所有蛮僧、兵卒全部露出骇然之色,地裂天崩中,宁凡一袭白衣、灭尽蛮兽的形象,让他们感到心悸!

    “异族!此人必是异族修士!且纵然在异族中,也绝对是极为强大的存在!”一些有些阅历的蛮僧,顿时失声道。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