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76章 幻术之战

第876章 幻术之战

    无法抵抗,不可抗衡!

    但见一道冥雷炮火贯穿长空,天地间立刻飘落无数银雷凝成的飞雪雪影。

    雷光扫过处,天地立刻冰封,整个蛮谷化作一个雪谷,寒气侵入大地,将大地冰封三尺。

    封统领等人全部露出惨白的面色,即便以封统领舍空中期修为,若被冥雷轰中,都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两名渡真龙妖已经绝望,封统领则露出阴狠之色。

    必死之际,封统领哪里还敢保留,二话不说,直接取出一枚长着龙鳞的玉简,面露肉疼之色,却是毅然按碎了玉简,冷喝道,。

    “祭龙术,四方龙骨!”

    这是毒龙老祖赐给他的保命之物,一经按碎玉简,天地间立刻出现一尊百万丈之巨的骨龙龙头,横亘在冥雷炮火前方。

    那龙头张口一吞,直接将冥雷炮火吞入巨口之中,幽暗的巨口,可吞噬绝大多数的舍空法术攻击,是真龙族骨龙一族的特有防御神通。

    “挡住了么”封统领微微松了口气,但下一瞬,面色却是大变。

    却见吞下冥雷炮火的骨龙龙头,忽然露出痛楚的神情,龙头之上雷光闪烁,下一瞬,整个龙头全部凝结成一尊冰雕。

    随着冰雕之上雷光一闪,那龙头立刻碎成无数冰屑消亡,崩碎的雷力,继续朝封统领等人卷去。

    即便封统领施展出了舍空中期的全部实力,仍是被那碎散雷力震得吐血倒飞。

    其身后的两名渡真龙妖,则俱被四散的雷力直接灭杀!

    “嘶!此女召唤的冥雷战车,究竟属于哪一级!其雷炮之强,竟连老祖赐予的防御术都无法彻底防御!”

    “八级,起码八级!若非八级战车。岂能有如此恐怖威能!”

    封统领擦去嘴角血迹,面色大变,对那貌不惊人的仙萝莉。已有了一丝惧意。

    冥雷战车是东天极雷宫的禁术之一,所召唤的冥雷战车。共有十级,能令那防御玉简都无法防御,此战车起码是一尊八级战车!

    八级战车,整个极雷宫中不足百辆,全力一击,罕有舍空境修士可以抵挡!

    眼前的银发小萝莉能有一辆八级战车,在极雷宫中身份自然不可能低!

    以封统领舍空中期修为,想要抵挡一辆八级战车的攻击。难如登天!再战下去,多半难逃一死!

    “好疼”仙萝莉干咳几声,小脸满是苦痛之色,嘴角溢出一丝血丝,却被她轻描淡写地擦去。

    随着雷体不断进化,仙萝莉记忆丢失越来越多,但对雷力的掌控力却在不断增强。

    从前的她,施展不出冥雷战车这一神通,如今的她,却可以施展。

    但由于她正处在雷体进化的关键时期。施展此禁术对身体的负荷极大,极容易造成反噬。

    那一丝血丝,便是她受到禁术反噬的最好的证明。反噬的痛楚,让她娇小的身躯撕裂般痛楚。

    “仙仙,你不要紧吧?”柳妍美目之中,有震惊,更有担忧。

    震惊的,是冥雷战车的恐怖威能;担忧的,是仙萝莉受到反噬一事。

    “柳妍,别担心,我没事呢爹爹说过。受了欺负,必须还击!这些恶龙想要杀我们。我们就要还击!就要屠龙!”

    “哼哼!我虽然打不过这恶龙,但只要召唤出小车车。照样能打死恶龙!我老厉害了!”

    “我不走,我不逃,我要在这里等爹爹回来!恶龙打我,我就杀龙!”

    仙萝莉明净的眼中,有着近乎执拗的坚持。越是丢失记忆,她对宁凡的依赖便也越多。

    这禁术固然对她反噬极大,但她不怕反噬,她要灭掉敌人,在这蛮谷,等宁凡归来。

    “解封,九级雷车!”

    仙萝莉苦痛之色更多,咬着牙忍着疼,小手指诀一掐,冥雷战车之上,雷光狂闪,雷威大增,符纹越来越多,杀戮气息也越来越重。

    封统领掉到地上,他怎么也想不到,仙萝莉拥有的冥雷战车,不是八级战车,而是九级战车!

    九级战车,若全力一击,大多数碎念修士都会被一击必杀!

    除非是那些碎念后期、巅峰的修士,才有办法稍稍抵挡战车雷炮的威力。可惜,封统领不是碎念后期,更不是碎念巅峰,他只是一个舍空中期

    九级战车的雷炮,足以贯穿天地,这天地间根本没有他的藏身之处!

    “会死,会死!老夫会死!只能拼了么”

    封统领的心魂剧颤着,几乎已经绝望。

    绝望之下,封统领一指点向眉心,眉心处,立刻有一道似虚似真的箭影浮动

    但就在此时,天地间忽然撕裂一道漆黑裂缝,从中走出一名白衣青年,也不见他如何出手,封统领眉心处的箭影,竟是被生生逼回眉心之中!

    那白衣青年朝封统领望了一眼,目光凝重,那箭影,给他很强的危机感。

    他徐徐走近仙萝莉、柳妍,望了望满目疮痍的蛮骨,眼中难得地露出一丝心疼,擦去了仙萝莉嘴角一丝血迹。

    “仙仙,可以收手了,强行使用九级战车,你会受到不可挽回的反噬把战车收起来。”

    “是前辈!前辈你回来了!”柳妍一见白衣青年归来,美目露出喜色,心中一安。

    “爹爹!你消失了半个月,仙儿好想你!”

    仙萝莉猴儿般跃起,窜入白衣青年怀中,小脸不断蹭着青年的脸,甜甜笑着,哪里还顾得上用冥雷战车灭杀封统领。

    那白衣青年,正是渡真归来的宁凡。

    宁凡神念朝二女体内一扫,见柳妍无伤,心中稍安,但见仙萝莉体内已然反噬成伤,面色立刻一沉。

    再望向封统领之时。眼中已有寒芒闪烁。

    “仙仙一向最听我话,我告诉过她,不许她随便展露神通。对人出手,除非遇到敌人若非此妖对她动了杀机。她不会冒着反噬的危险,使用极雷宫禁术”

    “空气中还有妖术的残留气息,此妖之前对仙仙、柳妍下杀手了么”

    “此妖眉心箭影,很危险,若我晚回来些,纵然仙仙有极雷宫的冥雷战车在身,也会吃些小亏”

    “说起来,此妖有些眼熟啊。不是当年追杀于我的毒龙卫么!”

    宁凡的目光犹如三冬不化的冰雪般寒冷,让封统领的心中,没由来一颤。

    他可是听到了,仙萝莉喊宁凡为‘爹爹’。

    在他心中,仙萝莉已经十分变态,连九级雷车都能召唤,宁凡是仙萝莉爹爹,多半更加变态,故而无形中,已对宁凡有三分畏惧。

    不过转瞬之间。封统领便神情一缓,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却见仙萝莉在宁凡的命令下,竟乖巧地将战车收起。一副对宁凡百依百顺的模样。

    而被仙萝莉唤作爹爹的宁凡,由于刚刚突破境界,身上还散发着渡真中期的气息竟然只是一个渡真小辈!

    “呵呵,吓老夫一跳,这女娃的爹爹,原来只是一名渡真小辈”

    “只是想不到,那女娃召出了九级战车后,竟又将战车收回若她催动战车雷炮,杀我易如反掌这三人之中。要数那银发女娃最不好惹!虽不知她为何收起战车,倒正好给老夫逃离此地的机会!”

    “我受老祖密令。来此蛮谷解封古阵,却被这三人看到行踪。若有十足把握,自当将这三人灭口可惜,那银发女娃的雷车太过可怕罢了,先返回北境,将此事告知老祖,由老祖另行派人,将这三人灭口!”

    封统领阴狠地看了宁凡等人一眼,周身忽然卷起九重紫色狂风,直接往北逃去。

    逃离之前,屈指一点,再次施展了划天为镜的妖术,将整个蛮谷设下结界,试图稍稍困住宁凡等人。

    “结界么”宁凡眼中青芒一闪,囚封蛮谷的强大结界,在他眼中,立刻暴露出所有虚无阵眼。

    “爹爹!那恶龙刚刚还想杀掉仙仙,想杀掉柳妍,你快去把它捉住,帮仙仙出气!”仙萝莉抱着宁凡的脖子,撒娇道。

    在她混乱的记忆中,宁凡是她爹爹,无所不能,灭杀一个舍空恶龙,易如反掌。

    “好,你们乖乖留在蛮谷等我,我去追那恶龙。”

    宁凡将仙萝莉放下,骤然抬手,将势字秘催动到极致,气势如山散开,五指朝天地按下。

    这结界虽是舍空中期老怪布下,但对如今突破渡真中期、掌握势字秘的宁凡而言,却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轰!

    囚封万里的结界,随着宁凡一按,立刻如玻璃般一片片崩碎,消散,不断发出轰响。

    宁凡抬脚一踏长空,体内三血滚沸,身体立刻化作一道金虹,直追封统领而去!

    如今的他突破渡真中期,修为大进,即便不召出鬼面,也能稍稍掌控纵地金光的遁虹。

    从前的他,并无一战舍空中期的信心,但如今,却是有了这一信心!

    宁凡本就不是无情之人,与柳妍、仙萝莉当了五十年家人,虽无男女之情,彼此间却是有种清如茶、醇如酒的温情。

    毒龙卫本就是宁凡的敌人,如今,封统领又意图对二女出手,宁凡自不会放过此人!

    “你,逃不掉!”

    正化作妖风逃遁的封统领,耳边忽然响起宁凡的声音,面色立刻一惊。

    还未反应过来,前方一道金光闪过,已凭空多出一个白衣青年的身影,正是宁凡。

    宁凡一经现身,立刻一拳朝封统领轰落,精气乱天动地地宣泄开来。

    封统领不得不收住遁光,挡下那拳芒,虽未受伤,却也被拳芒震得手掌发麻,面色阴沉。

    “好可怕的遁速!此子区区渡真中期的修为,竟凭那诡异遁光轻易追上老夫!且此子明明只是渡真中期。拳劲却如此可怕,即便渡真后期之中,也不见得有几人能接下此人一拳!”

    “不过可惜。此子竟独自追我,并未带上那银发女娃呵呵。若只有此子一人,老夫倒是不惧!”

    “死!”

    封统领挥手祭起一道妖龙碎骨,碎骨一见日光,立刻化作一头双翼骨龙,朝宁凡一口吞来。

    “幻术么”

    宁凡既不躲,也不避,直接施展了幻术反弹。

    以他如今修为,反弹舍空中期老怪的幻术。不难!

    却见那吞向宁凡的双翼骨龙忽然顿住身形,下一瞬,身体支离破碎地幻灭。

    在封统领身后,则骤然出现了数百头双翼骨龙,齐齐张口,朝封统领喷出炽热龙息!

    “什么!老夫的幻术骨龙,为何会反噬老夫!”

    封统领面色大变,二话不说,直接一跃退开,同时掐诀解开幻术。只可惜,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些,仍被数道龙息灼伤。

    那伤势并不重。但却令封统领面色难看之极。

    他本以为自己堂堂舍空中期老怪,随便施展一式幻术,便足以灭掉眼前的渡真小辈。

    岂料,其引以为傲的幻术,竟被那渡真小辈轻易反弹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能反弹老夫幻术,放眼蛮荒,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封统领看似在问话,手却藏在长袖之中。暗暗掐诀。

    宁凡没有无聊到自报姓名,他早已看破封统领的伎俩。挥手朝面上一抹,直接召出鬼面。满头黑发化作银色!

    “我是谁,你真的不知道么!崩!”

    宁凡随手一拳,朝身体右侧天空轰出,那处天空立刻碎裂开来,从中跌落出数千头虚幻幼龙。

    五指一按,那些幼龙立刻惨叫连天,化作幻光消逝

    这些幼龙皆是幻术变化,而舍空级幻术,对如今的宁凡无用!

    “鬼面银发,原来是你!”封统领一见宁凡召出鬼面,先是目光一震,而后目露滔天杀机。

    鬼面银发的修士,正是毒龙老祖设下重赏悬杀之人,正是当年独灭68名毒龙卫、毁七彩箭灵、夺真龙祖弓之人!

    最初的震惊过后,封统领反倒露出几分蔑笑。

    “想不到老祖视为心腹大患的人,竟只是一名渡真中期的小辈只要能杀了你,就算付出代价,也是值得!你似乎对幻术极为克制,也好,老夫便用幻术外的神通对付你!”

    “古妖祭器,现!”

    封统领抬手祭起数百道金光,那些金光竟无一不是古妖祭器。

    无数祭器飘浮空中,立刻勾连出一式古老杀阵。

    宁凡只看了那杀阵一眼,立刻认出,这杀阵,隐约间竟有些像蛮祖血祭蛮荒的绝世凶阵——太古逆尘阵。

    不过此阵威能,自然远远比不了太古逆尘阵,后者足以血祭整个蛮荒,而此阵最多只足以囚困舍空修士。

    渡真第三幻中,宁凡被困在太古逆尘阵中百万年,也研究了太古逆尘阵百万年。

    真正的太古逆尘阵,他看不透,但这个模仿太古逆尘阵的弱小阵法,却并不被他放入眼中!

    “此阵,对我无用!”

    “雨阴阳,解封!战阴阳,解封!”

    接连解封两大阴阳,宁凡一身气势,立刻无限接近舍空初期!

    抬脚一踏,带着踏平山河的气势,正踏在阵图最为薄弱之处!

    只一踏,数百个古妖祭器全被震碎成齑粉,而封统领布下的凶阵,还未展露威能,便被宁凡一脚踏碎!

    “怎么可能!老祖传下的诛尘阵,竟被此子一脚破掉!”

    “他使用的是什么秘法,明明只是渡真中期修士,修为却在一瞬间,暴涨到了接近舍空的程度!”

    这一刻,封统领竟从宁凡身上,察觉到一丝危机感。

    若说之前还对宁凡有几分小觑,此刻,他绝对不敢再小觑宁凡半分。

    “果然还是要动用老祖赐下的箭灵灭杀此子么不,那箭灵解封古阵的关键,若被我用了,老祖必定怪罪”

    “说起来。之前老夫以为会被九级战车灭杀,曾催动箭灵,试图拼死一搏。却被此子以诡异手段逼回箭灵他是如何做到的”

    封统领心思飞转,终是摇摇头。放弃使用箭灵。

    宁凡虽也带给他一丝危机感,但那危机感,还远远比不上九级战车可怕。

    “就用那个东西,对付此子好了!”

    封统领忽然有了决定,右手按在左肩,冷笑一声,直接将左臂撕下,血溅长空。

    “以吾一臂永失之代价。恳请远古妖龙显化!”

    嘭!

    封统领右手一按,左臂立刻碎成血雾,血雾在长空铺开,竟是形成一个古老血门。

    “幻门,开!”

    那血门随着封统领一喝开启,立刻有一头堪比万古老怪的妖龙,自血门飞出!

    吞吐的龙息,足以焚尽苍穹,其强大,足以轻易抹杀任何真仙修士!

    无数死寂多年的火山。迎合妖龙的出现,在这一刻喷发,蛮荒好似变成了一个火海世界。

    “哦。半真半幻么倒是一种少见幻术,竟无法反弹”

    宁凡目光有了一丝凝重,以他的目力,自然看得出,被封统领召唤出的远古妖龙是一种幻术。

    火山喷发,是幻;封统领自毁一臂,是幻,宁凡看到的一切,都是幻

    然而封统领召唤出的血门。却是真实存在!

    以封统领的修为,自然不可能真的召唤出一头万古境妖龙。这妖龙,是假的。无法灭杀宁凡,也无法被宁凡灭杀。

    但即便是假的,远古妖龙也拥有堪比万古修士的幻术防御,等闲破幻神通,灭不掉这头幻龙,以宁凡修为,也无法反弹这一幻术。

    妖龙不是此术关键,那血门,才是关键!

    宁凡能够察觉,那血门传出生物般的呼吸,极其细微,却真实存在。

    在那血门出现的瞬间,宁凡的识海,竟一点点血色化

    “要斩杀的不是妖龙,而是血门!这血门不能以普通手段灭掉,能灭掉血门的,只有幻术!”

    “正好,可拿这血门,试试我新习得的幻术”

    任那远古妖龙不断攻击自己,宁凡根本不去防御,认定此龙是幻,则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他目光死死锁定血门,一步迈出,催动了魔化黑夜的道象。

    一步落,落脚之处的天空,立刻衍生出一丝极致黑暗。

    那黑暗一点点侵蚀着蛮荒火界,并最终,令封统领眼前的蛮荒,彻底化作黑夜。

    黑夜,不仅仅是黑夜,比夜更加漆黑!

    封统领的眼前好似失去所有光芒,五感、神念,一点点被极致的黑暗剥夺!

    他开始看不到自己召唤的血门,也看不到自己幻化的妖龙,他唯一能看到的,只有黑暗中,步步走向自己的宁凡!

    这一刻的宁凡,白衣银发,在黑暗中显得如此醒目。

    宁凡每向前前进一步,侵蚀封统领的黑暗便会更浓一分,每一步,都有黑化天地的意志蕴含其中!

    封统领骇然地发现,自己中了宁凡的幻术,且以舍空中期的修为,无法破开这幻术!

    宁凡一步步朝他走近,与黎明背道而驰,他脚踏之处,便是黑夜!

    嘭!

    那是血门破碎的声音,封统领根本看不到,宁凡如何毁掉血门!

    吼!

    那是远古妖龙陨落的声音,它因幻而成,也因幻而灭!

    黑暗侵蚀上封统领的身体,从他的双足开始,一点点,失去所有颜色,变得黑暗,陷入黑夜之中,失去自由。

    渐渐地,不止双腿,整个身体都陷入黑暗。

    封统领拼命想要挣脱黑暗,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当最后一部分身体沉入黑暗的瞬间,他终于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竟是直接陨落在那黑夜幻术之中!

    “原来是道术!难怪如此厉害啊!”封统领的声音,终于一点点从黑暗中消失

    “解!”

    宁凡有些疲惫地十指掐诀,解开了黑夜幻术。这,是道象大成形成的道术!

    天地好似不曾陷入过黑暗一般,如之前一般无二。

    封统领身体完好地站在天上,目光却是空洞,流着口水傻笑着。

    而宁凡鬼面之下,双目流着黑血,面色更是苍白之极,显然动用这一幻术,消耗极大。

    但战绩,亦是惊人!

    凭此幻术,宁凡竟是直接抹掉了封统领所有灵智,令之成为一个白痴!

    封统领并非舍空中期中的强者,但宁凡一式幻术抹掉他的灵智,足以说明此术厉害!

    此术不能杀人,抹杀的,是灵智!

    此术反噬,极其可怕,宁凡双目竟是因为施展此术,出现了短暂失明!

    体内元神之上,更是有一半,被黑暗侵蚀!

    “此术未完成之前,似乎不宜多用”宁凡目光凝重道。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