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74章 蛮蝶撕天,渡真初期

第874章 蛮蝶撕天,渡真初期

    血祭蛮荒!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含着蛮祖不惜一切也要成为太苍劫灵的疯狂!

    蛮祖的两个头颅,一个露着森白牙齿,笑得阴冷,笑得渗人,眼中闪烁着猩红的劫芒;另一个头颅神情悲哀、痛苦,想要开口说话,却苦于无法言语

    摄于蛮祖威严,樊家劫使全部垂下了头,大气也不敢喘。

    曾经的蛮祖,拥有一个伟大理想,那理想,是以他的存在,庇护蛮荒生灵,不受异族侵害。

    然而自从修炼劫术之后,蛮祖性情便越来越阴冷,越来越无情。

    现如今,为了修出真正的劫血,成为一名太苍劫灵,更是不惜血祭整个蛮荒

    “蛮祖,变了”樊家修士叹息不已,却无人敢违背蛮祖命令。

    宁凡化身的蛮蝶,则目光凝重地望着下方蛮祖。

    此地并非只有宁凡一只蛮蝶,但唯有他一只蛮蝶,拥有灵智,其余蛮蝶全部目光空洞。

    以宁凡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蛮祖体内有两个意志,正在争夺着身体的掌控权。

    一个,是蛮祖本身的意识,另一个,是被劫念操控的意识。

    想要血祭蛮荒的,是被劫念操控的意识在作祟。至于蛮祖本身的意识,已无力抵挡劫念侵蚀,无法操控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劫念控制自己,一步步,血祭蛮荒

    “这就是劫念的力量么即便是有着准圣修为的蛮祖,一旦被劫念操控。也只能成为一个提线木偶”

    “那是”宁凡目光一凝,朝下方望去。

    樊家所在,是一处风沙遮目的蛮荒山谷,随着蛮祖一声令下,所有樊家修士取出阵幡,分列山谷各处,摇动阵幡。

    轰隆隆的响动中,谷内大地裂出无数沟壑,随着蛮祖指诀一掐,那些沟壑立刻开始移动。相互连接。形成一个巨大裂缝。

    与此同时,一尊堪比山岳般巨大的古蛮像,从地底裂缝中升起。

    随后,相继又有五尊古蛮像从裂缝中升上地面。

    六尊古蛮像皆是兽像。所雕刻的蛮兽形态奇异。气息邪恶。宁凡从未感受过。

    明明只是六尊没有生命的古蛮像,隐约间却又传出有力的心跳声

    “六世蛮祖在上,七世蛮祖樊莫空。恳请先祖显化,解封太古逆尘阵!”

    蛮祖双手抱拳,朝六尊古蛮像一拜,而后取出上万逆婴,献祭给了六尊古蛮像。

    一瞬间,六尊古蛮像原地转动起来,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古像一转,尘阵开,囚蛮苍万灵!”

    蛮祖话音刚落,整个蛮荒天空,好似镜子般碎裂,碎裂处,不断涌出黑红污浊的劫云,雷霆轰响不绝。

    好似有一股吞噬一切的意志,笼罩住了整个蛮荒,大地不断撕裂,裂缝之中极光闪烁,彼此勾连为一副绝世阵图。

    那阵图之大,几乎覆盖整个蛮荒,并将蛮荒划作四十二个阵域,乱天动地。

    随着阵光在蛮荒大地上扩散开来,蛮荒立刻碎裂,彻底变作四十二个蛮域。

    无数生灵惨叫着、哀嚎着,倒在地上。无论是蛮人,还是蛮兽,但凡修为处在第一步,根本无力抵挡阵光的力量,被阵光一笼,身体立刻开始溶为血水。那血水,一点点渗入到阵光之内,化作启动大阵的能量。

    这个年代,蛮人还不是绝对没有修为,似樊家修士这样拥有修为的蛮人,还很多。

    那些修为达到第二步的蛮人、蛮兽,纷纷惊恐之极地飞向长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凡身旁的那些蛮蝶,都没有什么修为,阵光一开,立刻蝶身爆散成血雾,那血雾,亦是融入了阵光之内。

    以宁凡神通,自然不会被阵光爆体,却也是目光剧震。

    以他的眼力,加上对势字秘的领悟,自然看得出,这覆盖整个蛮荒的大阵,威能异常恐怖。

    六尊古蛮像,是催动这大阵的关键,充当祭品的上万逆婴,亦是启动大阵的关键。

    融入阵光的血水越来越多,渐渐地,天空撕裂无数血色裂缝,开始下起血雨。

    高山开始塌陷,江河开始绝提,血色的洪水开始朝着整个蛮荒淹没。

    整个蛮荒好似变作一个血海世界,好似末日降临!

    不知有多少生灵,陨落在大阵的灭杀之中!

    即便明知此地是幻境,是对上古的重演,宁凡仍是心神剧震。

    即便他久经杀戮,也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血祭行为这杀戮,太重!

    “古像二转,尘阵逆,血吞仙修!”

    蛮祖再次献祭给六尊蛮像上万逆婴,六尊蛮像在咔擦咔擦的声响中,再一次转动。

    淹没蛮荒的血海,立刻传出无边吸力,任何修为低于渡真境界的蛮修、蛮兽,全部被吸入血海之中,惨叫连天。

    那吸力卷向宁凡时,宁凡只是晃了晃,并未跌落长空,坠入血海。

    他虽非渡真,但一身实力,远在寻常渡真之上,自然不可能被吸力摄住。

    “嗯?这只蛮蝶明明没有渡真,却能挡住古像二转的血吞之力”

    宁凡身后的长空,忽然撕开一个裂口,从中走出一群身着黑色僧袍的修士。

    宁凡心中一惊,背后忽然多出凛凛危机感,刚一回头,已有一个遮天之巨的劫念掌印,一掌拍落,巨力加身,立刻使得他整个身体失去平衡,朝下方血海坠去!

    那掌印之强,分明已达到万古一击的威力!

    那掌印并未灭杀宁凡的打算,只是一掌将宁凡拍入下方血海之中!

    在坠入血海的瞬间。宁凡分明看到,将自己拍落血海的,是一群三目黑僧,每一个黑僧体内,都有浩瀚的劫血气息,都有这堪比万古修士的实力!

    这些黑僧,全部都是太苍劫灵!

    “嘶!竟是上界劫灵驾到!”无数樊家修士惊呼起来。

    “上界劫僧么你们来我蛮荒,所为何事!”蛮祖沉声问道。

    蛮祖的话语,却只换来那些三目黑僧的冷笑。

    “所为何事呵呵,为的。自是阻止你成为太苍劫灵。若古像三转。则逆婴生区区一个蛮荒奴族,竟妄图成为上界劫灵,真是痴心妄想这太古逆尘阵,是劫主赐给初代蛮祖的礼物。在你之前。共有六代蛮祖。试图凭此阵修成劫灵之身,可惜无一例外,全部失败。殒命于大阵中,化作蛮像,你是第七人,也是最后一人。”

    “蛮荒只是劫主散养逆婴的地方,尔等奴族饲养出的逆婴,全部都归劫主所有,没有资格自用!”

    “蛮荒出产的逆婴品质太低,劫主已经不再需要蛮荒,也不再需要樊家!”

    “七代蛮祖,樊莫空,你,可以死了!”

    血海之上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宁凡不知。

    沉入血海的瞬间,他听到的话语,便是那群三目黑僧意欲诛杀蛮祖的言语。

    若此地并非幻境,被这血海吞噬,宁凡绝对有死无生。

    好在此地仅是幻境,纵然沉入血海,宁凡也只是心神剧痛,蝶身并未崩溃。

    只是想要从血海之中挣扎飞出,却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一经沉入血海,宁凡竟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支配权。

    那种感觉,就好似当初劫念入体,无法掌控身体一般。

    这血海,是无数蛮荒生灵的血水所化,其中蕴含着无数生灵死前遗留的负面情绪。

    血海之外,似乎爆发着惊天动地的战争,或许是蛮祖与那些黑僧之间的拼斗。

    一日过去,那斗法波动渐渐平息,不知黑僧众与蛮祖之间,谁胜谁败。

    两日过去,蛮荒上空开始传出无数哀嚎。

    三日过去,蛮荒重新陷入一片死寂

    一月,两月,三月

    一年,两年,三年

    百年,千年,万年

    宁凡被困在血海中,难以动弹,无法脱困,每一日都要承受血海带来的煎熬。

    困于血海之中,宁凡唯一能做的事情,便是借助势字秘,研究血海下的大阵——太古逆尘阵,借以提升阵道修为。

    一直过了百万年,血海才全部蒸干,宁凡才终于从血海大阵中脱困。

    百万年的磨砺,宁凡的意志变得更加坚韧不拔。

    百万年来,宁凡只做了一件事,那便是研究劫念之主赐给蛮荒的太古逆尘阵。

    那大阵阵图太过高深,即便研习了百万年,即便宁凡领悟了势字秘,也只看懂了一些皮毛而已。

    若换做其他人,怕是连皮毛也看不懂多少

    百万年过去,宁凡挣脱血海束缚,重临蛮荒,这才发现,原先的六尊古蛮像,已全部破碎。

    那些古蛮像的碎片处,则多出一尊新的双头蛮像,亦是裂痕无数,多出的古蛮像,相貌与七代蛮祖极为相似。

    百万年过去,蛮荒四十二域已经定型,当初的黑僧众,也全部不见踪影。

    如今的蛮荒,再无樊家,再无蛮人修士,有的,只是少的可怜的蛮人,一个个全无修为。

    有的,只是一头头由蛮人兽化形成的蛮兽,当初的蛮牛、蛮鱼等蛮族生灵,通通再无法寻到,已然绝种

    “百万年前,我被拍落血海的那一日,蛮荒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那一日的事件,蛮荒才会被分作四十二域么?蛮祖、樊家才会从蛮荒消失么”

    “这样的蛮荒,或许再过千百万年,便会成为神、妖二族的界战战场”

    “我造执桥,共借助真幻河的河水幻力,三次进入太古蛮荒幻境若非如此。断然不可能知晓这些太古秘闻”

    宁凡抬头望向天空,天空之上,隐隐有一层紫金色的云霞,蕴含着紫斗仙皇的意志。

    脱离幻境的出口,便在这紫金云霞之中!

    宁凡蝶翼一展,朝那紫金云霞飞去,才刚刚飞近,云霞立刻消失,出现在数个蛮域之外。

    追寻着云霞的一丝气息,宁凡飞跃数个蛮域。再次寻到紫金云霞。

    尚未飞近云霞。那云霞又一次消失,不见了踪影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解封了雨阴阳的力量,将窥天雨术催动至极致。神念锁定云霞。

    他的蛮蝶之身。卷起金光万道。赫然施展出了纵地金光之术,直奔云霞而去。

    他的遁光不慢,但云霞移动地更快。

    无论宁凡怎么追赶。始终无法靠近那云霞,即便施展定天术,也无法定住云霞。

    无法靠近云霞,便也无法借云霞中的出口脱离幻境。

    “那云霞之中,有着紫斗仙皇的意志,那意志,是要将我彻底困死在心神之内,不容我离去么”

    “那意志,不容许我造出执桥,那意志,不容许我渡真”

    “那意志并非针对我一人,针对的,是千千万万的执道修士!”

    “出口明明就在云霞中,但那云霞刻意躲我,我追得有多快,它便躲得有多快,若只是一路追赶下去,怕是我永远无法追上那云霞!”

    宁凡目光微动,有了一丝明悟。

    修真之路,只是一味苦修,难以问鼎大道。只是一味追逐大道,则永远会被甩在大道之后

    只是追赶,永远不够!

    “若这幻境除了云霞出口外,没有其他出口,那我便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出口,又能如何!”

    “意志,意志脱离幻境的关键,在于意志!我要以我意志,从这幻境,撕出一个出口!”

    “我要离开此幻,我要造出执桥,我要,渡真!”

    宁凡不再追逐云霞,他蝶翼不断煽动,卷动猎猎罡风,不断撕裂着天空。

    罡风中,有宁凡无论如何都要脱离幻境的意志!

    十年,百年,千年宁凡重复做着撕裂长空的举动,他的执念,他的意志,融入天空,渐渐从天空上,撕开一个缺口!

    天,亦有意志保护,但那意志,却已被宁凡一点点撕碎!

    “原来如此!”

    宁凡似明悟了什么,蝶翼一展,飞出幻境,心神回归。

    真幻河前,他重新睁开双目,望着真幻河逆流的河水,目光决然。

    真幻河的河水意志,再一次被他搅乱,他出手如电,将石桥中剩余的道幻全部剥离,令道幻彻底化作真桥。

    但,他仍未踏上执桥,仍未开始渡真!

    经历了三个幻境的磨砺,宁凡对意志的明悟不断加深,渐渐看出了真幻河上的一些端倪。

    他造出的执桥,和普通真桥并无太大不同,但内在却有极大差异。

    真幻河上十万八千座真桥中,皆有仙皇意志,而宁凡造出的执桥,少了那股意志

    “我尚未将意志融入桥中,这桥,仍算不得真正的真桥!”

    “第一幻中,我化作蛮牛,负山而行;第二幻中,我化作蛮鱼,吞海逆命;第三幻中,我化身蛮蝶,撕裂蛮空三个幻境,无一不是为了令我明悟何为意志”

    “仙皇留在真幻河中的意志,看似是想阻止后人造桥,实则是想让后人明悟,意志的重要”

    “祖龙烛离也曾试图造桥,除我之外,还有四万多名古今人杰试图造桥,但却无一例外失败。”

    “我不信那些失败者,是无法突破幻境,无法打断真幻河意志我宁愿相信,他们是无法将己身意志,融入真桥!这,或许才是他们造桥失败的理由!”

    宁凡一步步走进执桥,手掌按在桥头的青石桥墩上,目光一霎变得执狂如魔。

    “以我宁凡之令,此桥从今日起,即是真桥!”

    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却立刻有一股如山坚、如海深、如天广的意志。加持在真桥之上。

    那是宁凡无论如何都要造出执桥的意志,有了这股意志,执桥才算是真正的真桥!

    “此子竟真的造出了真桥!”真幻河底,河妖震撼难明。

    诚如宁凡所料,古往今来,未能造桥成功者,大都是败在了意志一关。

    渡真,不是让修士寻找道真,而是让修士磨练意志。

    若意志高于苍天,你要这天是真。它便是真。你让它是虚,它便是虚,真虚只在一念间!

    追求道真,没有意义。只是追求。永远无法获得真正的答案。恰若追逐云霞的无意义举动一般

    可惜,后世修士已很少有人修炼意志,大多都在盲目追寻渺不可寻的道真。

    “我要。渡真!”

    宁凡一步踏在真桥之上,这一步踏出,他能明显感受到,整个真幻河的河水意志,全部覆压在他的身上,令他寸步难行!

    宁凡咬着牙,双目圆睁,额头青筋暴露,在那股意志重压之下,连血液都难以流动。

    他的身体,在那强大意志之下,毫无反抗之力。

    但他的意念,却绝不会被那意志压服!

    “我要,渡真!”

    渡真,已成为宁凡心中执念!

    执念有多强,意志便有多强,宁凡面色渐渐苍白,浑身被汗水打湿,却艰难地迈出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每向前迈出一步,他的气势便会强大一分,他的修为便会提升一分!

    每向前迈出一步,他的意志便会强大一分!

    当最后一步,踏上真幻河北岸之上,一股乱天动地的气势,立刻从宁凡身上疯狂散开,惹得真幻河河水怒涛拍岸!

    这一刻,宁凡成功渡过真桥,修为突破渡真初期!

    这一刻,宁凡不再是命仙,而是真仙!

    仅是从鬼玄巅峰突破到渡真初期而已,却已是质的不同。宁凡能够感受到,渡真成功之后,他的法力已是从前五倍之多!

    宁凡从前的法力,便堪比渡真初期顶峰修士,如今渡真成功,一身法力放眼渡真中期,都没有几人能够超越。

    “这就是渡真初期的力量么”

    宁凡眼中精光一闪,握紧了拳头,回首再看执桥,满意一笑。

    脚踏北岸,宁凡继续北望,北面仍有一条真幻河,那是天道内部第二条真幻河。

    渡过此河,便可一跃成为渡真中期修士!

    宁凡目光穿透第二条真幻河,在第二条真幻河上,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执道真桥。

    造出第一座执桥后,之后所有的真河,都有了执桥。

    “执桥已成,日后突破渡真境其他境界,不必再如此大费周折,只需法力足够,便可渡河。”

    “我的手上,道果不少,若炼化掉所有道果,法力多半足以冲击渡真中期的瓶颈但炼化这些道果,至少需要十年时间”

    “看来唯有先离开天道内部,吞服道果、闭关潜修之后,再来冲击渡真中期瓶颈了”

    宁凡微微摇头,屈指朝身前一点,空气中立刻出现一个漆黑裂缝,是离去天道内部的道路。

    他正欲离去,第一条真幻河中,却忽的飞出一个身上长满紫鳞的河妖老者,微笑着,阻止了宁凡离去。

    “小友不必急着离去,老夫看小友十分顺眼,想送小友一个礼物,不知小友敢不敢要?”

    “阁下是谁?”宁凡倒不急着问礼物是什么。

    河妖老者微微一诧,继而大有深意地笑道,

    “老夫是真幻河河妖,封紫斗仙皇之令,镇守幻梦界的四条真幻河。”

    “真幻河河妖?幻梦界?”宁凡目光微闪,却没有多问。

    “小友不想问问老夫送小友的礼物是什么?”河妖含笑问道。

    “晚辈更加好奇,前辈口中的幻梦界,是什么意思。”宁凡面无表情的回道。

    对陌生人的示好,他向来会保持三分戒心,这是他的习惯。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河妖老者是一名堪比舍空中期的强者。

    如今宁凡已经渡真成功,且修出了第二阴阳战阴阳,渡真之后,战神诀更是水到渠成突破第四变。

    此刻的他,纵然正面与河妖老者一战,也未必会败,并不怕河妖老者谋算于他。

    “幻梦界是什么,老夫可不能告诉你,需要你自己去明悟你能令真幻河数度逆流,想来终有一日,会明悟这三个字的涵义。”

    河妖老者自然看得出宁凡眼中戒心,也不以为意,屈掌一招,从真幻河中摄出一颗紫金色的宝珠。

    那宝珠,是河妖老者凝固河水意志形成的结晶。

    他镇守真幻河无数年,前前后后,也只凝出了这么一颗宝珠而已。

    “小友身上,似乎有不少道果,若老夫以这宝珠中的意志之力,助你炼化道果,想来你炼化道果的速度,会提升千倍不止”

    “你若信得过老夫,可接受老夫的好意,借这宝珠意志之力,加速炼化道果,一举渡过第二河,突破渡真中期。自然,若你信不过老夫,大可离去,老夫也不会阻”

    河妖老者含笑看着宁凡,静静等待宁凡答复。

    宁凡望着意志宝珠,神情越来越凝重。

    以河妖修为,想令飘渺无形的意志之力固态结晶,至少花了数亿年苦功。

    这颗意志宝珠蕴含的意志之力极多,不仅足够宁凡加速炼化身上所有道果,甚至还能稍稍炼化些暗辰果

    道果也就罢了,但暗辰果可是极难炼化的。

    宁凡吸收暗辰果力量的速度太慢,若有这意志宝珠相助,不知能否趁此机会,炼化掉一两颗暗辰果

    用意志宝珠加速炼化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前辈当真愿意以这宝珠力量,助我炼化道果?”

    “呵呵,老夫自然愿意赠你宝珠,只看你敢不敢接受老夫好意了。借这意志宝珠炼化天材地宝,速度固然极快,但承受的意志威压也是极其沉重你可敢使用此珠?”

    “有何不敢!”

    宁凡直接盘膝于河妖身前,自储物袋中取出数个命仙道果。

    一旦河妖催动宝珠意志之力,他便会开始炼化道果。

    宁凡并不怕河妖会加害自己,以他的种种手段,若想自保,根本不惧河妖。

    且他从始至终,并未从这河妖身上察觉任何一丝敌意。

    河妖既然主动示好,他便也抓住这个机会。

    “你可准备好了?”河妖渐渐露出严肃之色,目光凝重地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