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71章 蛮牛一吼劫使惧

第871章 蛮牛一吼劫使惧

    逆灵术,是一种逆运灵力、强化感知的神通,为真龙族最高秘术之一。整个真龙族中,有资格修炼此术的仅有寥寥数人,毒龙老祖便是其中之一。

    此术威名,宁凡略有耳闻,除了强化感知,逆灵术的另一个能力,是辅助搜魂。

    若习得逆灵术,读取对方记忆之时,可以不破坏对方灵智。且普通搜魂术无法读取器灵记忆,逆灵术却可以轻易办到。

    听闻烛弓意欲传授此术,立刻深深看了祖弓弓灵一眼。

    若能习得逆灵术,宁凡可借此术再一次强化神念感知,雨术感知范围也会再一次增加。对此术,宁凡很感兴趣。

    只不过,祖弓弓灵提出传授逆灵术的时机,有些突兀看似是为了在不破坏灵智的前提下,让宁凡搜自己的魂,却又给宁凡一种言而不实的感觉

    “你确定要将此术传给我?”宁凡若有所思地问道。

    他的眼中青芒闪烁,好似洞穿了弓灵所有心思,祖弓弓灵心中一虚,赔笑道,

    “确定,当然确定!好汉若学了逆灵术,自然就能搜小弓的魂,知道小弓有没有说谎了。”

    言罢,弓灵竟然真的借心神联系,将逆灵术修炼法门传授给了宁凡,心中则在紧张盘算着其他事情

    盘算的,是逃亡计划!

    “当日这煞星一指定住老夫,一共在老夫体内种下十层封印禁制,那禁制勾连大势,凭老夫神通,竟是根本无法破开”

    “不过老夫灵体极为特殊,若此人以逆灵术搜老夫之魂。老夫可以灵体吸收一些逆灵力,令体内封印弱化一些只要这十层封印弱化,老夫倒是有不小把握。冲开封印,逃出这煞星掌控。”

    “哎。若非为了逃出这煞星的魔掌,老夫岂会将逆灵术传给此人!这一切,不过是老夫逃亡计划的一步而已。”

    “老夫堂堂烛弓弓灵,为了逃亡,竟对一个小辈用计,嘿嘿,老夫的人生,还真是寂寞如雪。”

    弓灵正在畅想自己的逃亡计划。却不知,它传授逆灵术的动机,已引起宁凡一丝戒心

    不过既然平白获得真龙族一式秘术,自然没有弃之不学的道理。

    没有点破弓灵的心思,宁凡将获得的逆灵术讯息稍稍整理,无论如何,就在真幻河畔,逆运灵力,修炼起逆灵术。

    逆灵术修炼难度不高,共分七重境界。第一重境界最易修炼。只要拥有灵轮、体内修出了妖灵力,便可修成。

    但从第二重境界开始,此术对妖灵力的修为要求越来越高。以宁凡堪比人玄初期的妖灵力修为。竟只能堪堪修成第二重逆灵术。

    第一重逆灵术,可让神念感知力提升两倍。

    第二重逆灵术,可让神念感知力提升四倍。

    只半日过去,宁凡便将第二重逆灵术修成。一经修成第二重逆灵术,宁凡明显感到,自己神念境界虽未提升,感知力却比从前强了数倍不止!

    “若我妖灵力提升至渡真境界,便可修成第三重逆灵术,可令神念感知再一次暴涨”

    “妖灵力。需要通过灵轮淬炼幻力修炼此地幻力倒是不弱,可惜我无法在此地滞留太久。否则若在此地闭关数十年,多半可令妖灵力突破渡真境”

    宁凡望着东流江水。微微沉吟。手中的祖弓弓灵,则似有意似无意地提醒道,

    “好汉?你不搜小弓的魂了么?你不看看,小弓有没有说谎?”

    “你很期待我搜你魂?一般人不都是排斥被人搜魂的么?你却很期待”宁凡面无表情地问道。

    “呃”弓灵话语一滞,有些心虚。

    “罢了,你煞费苦心传我逆灵术,我便如你所愿,搜你的魂!”

    宁凡逆运灵力,屈指点向祖弓,祖弓摇身一晃,立刻变成一个驼背老者的虚幻身影,身上布满黑红色的封印禁制。

    继而单手一抓,直接按住驼背老者天灵,施展了逆灵搜魂术。

    明明是被搜魂,驼背老者却有一股无比舒适的感觉,全身一亿三千万个毛孔全部舒展开,享受着这一搜魂过程,脸上露出猥琐、快意的笑容。

    “爽啊!被逆灵术搜魂的感觉真是爽啊!”

    “体内的封印已经弱化了一些,趁这煞星搜老夫记忆,老夫速速破掉封印!”

    体内十重封印已被所化,弓灵自然不会客气,悄悄破除着体内封印。

    不过可惜,这些小动作没有瞒过宁凡双眼。

    宁凡也不点破,任弓灵自以为是地破封,自己则细细阅读着弓灵记忆。

    这弓灵,曾是一把名为‘烛弓’的妖弓弓灵。烛弓名头不小,四天开辟之前,曾为‘祖龙烛离’性命相修的法宝。

    祖龙烛离创立了真龙一族,是后世龙祖的共祖,但在四天形成前,便已战死在一处名为‘天荒古境’的神秘之地

    烛弓,也随祖龙烛离一道,毁于天荒古境一战,只有一丝弓灵侥幸未灭,留存至今。

    宁凡夺来的,便是烛弓残损未死的一丝弓灵,因弓灵残损,记忆并不全面,宁凡未能从其记忆中读取太多远古秘闻。

    且弓灵还有一部分记忆被刻意封印那是弓灵自行设下的封印,封印的,是不想被宁凡读取的记忆。

    那记忆中,包含了它的逃亡计划,还包含了其他事情

    宁凡试图破开烛弓的记忆封印,却以失败告终,他的逆灵术修为,还太低

    虽说破封失败,宁凡还是从烛弓的封印记忆中,看到一些记忆片段。

    那些记忆片段中,有弓灵试图破封逃跑的记忆,也有一些其他记忆。

    其中一个记忆片段,是祖龙烛离临死之际。对烛弓弓灵谆谆叮嘱的场景

    “记住,你要逃回真龙族,要将钥匙交给下一任龙主”

    “钥匙已被老夫封印。圣人之下,无人可强行破开封印。你是老夫弓灵。却有破开封印的机会。若后世龙主欲解封钥匙,却修为不足,你便将自己的残灵献祭出去,助后世龙主解封钥匙切记,切记”

    宁凡目光微微一变,他倒是没有想到,会从弓灵封印记忆中,读取到这么一个记忆片段。

    钥匙。又是钥匙

    东妖祖在镇天钟内藏了一把钥匙,乱古大帝在阴阳锁内藏了一把钥匙,祖龙烛离则留给后世龙主一把钥匙

    钥匙,究竟是什么!

    若能撕开弓灵的记忆封印,便能知晓钥匙的真相只不过凭宁凡逆灵术修为,想凭自己力量撕开封印,希望渺茫

    若威胁弓灵自己解开封印,又如何呢

    “罢了,钥匙之事姑且不提,且看看弓灵记忆中。祖龙烛离造桥渡真的画面”

    宁凡心念一转,开始读取另外一部分记忆。这部分记忆中,有祖龙烛离年轻时渡真的画面。

    祖龙烛离修炼的。是天外之道,那道,不属于仙皇创立的轮回,十八万千桥中,没有与之对应的道。

    祖龙烛离曾试图在真幻河上造真桥,却造桥失败

    无奈之下,祖龙烛离转修了其他大道,方才渡真成功

    这世上,除了创出真幻河的仙皇。从无任何一人,能在真幻河上造出真桥。即便是祖龙也办不到。

    烛弓弓灵没有说谎,它并不知道造真桥的方法。也从未听说过有仙皇外的修士,造出过真桥。

    它知道的,仅仅是当年祖龙烛离造桥计划——一个失败过的造桥计划。

    “除仙皇外,从无任何人能在真幻河上造真桥么我也不会例外么”

    宁凡眉头紧皱,望着滚滚东流的真幻河水,沉默不语。

    没有人能在真河上造出其他真桥,只能踏着仙皇留下的真桥渡真河。

    真幻河上,并无执桥,宁凡这执道修炼者,该如何渡真?

    要如祖龙烛离一般,放弃从前的道,重新修炼其他大道么?

    宁凡闭上双眼,微微叹息,他,无法放下执之道,因为这道,是他心中所有执念凝成。

    这道,融入了他心中最温暖的记忆,最真挚的感情,他舍不得放下。

    若放弃执道,以其他道渡真,他或许能成为一名渡真修士,但却再也不会是宁凡了。

    无法放弃执道,那么,只能放弃渡真么?此生止步于渡真境界,做一个鬼玄修士?

    止步于鬼玄,似乎并不是什么可怕事情。放弃了法力渡真,宁凡还能修古魔精气,还能修古妖灵力,修道之路,或许并不会因此堵住

    但若是无法渡真,则宁凡便无法修成战诀第四变,无法完成罗家的嘱托;也无法修炼至渡真后期,修成乱环诀的二十七阴阳,算是变向放弃了乱古给予的功法传承

    放弃渡真,便有负罗家的委托,也对不起乱古

    乱古大帝不惜重创幻体,也要凝出天品烈元晶,助宁凡修出雨阴阳,修炼乱环诀,宁凡真的能够放弃乱环诀不修么

    放弃渡真,看似能够保全执道,但又从另一个方面,辜负了心中执着

    如此,宁凡仍会道心有愧,执道虽然保留,却也会因此出现裂痕

    山因不动,故而是山,执因不改,故而是执。

    放弃执道,则执道崩;放弃渡真,则道心损;强渡真河,则唯有失败的结局,一个不慎,还会有性命之虞

    这,就是雀神子所说的执道渡真两难困境

    宁凡微微一叹,若他的道不是执,不必执着于心,他大可弃道转修其他道,无损道心。

    可惜,祖龙烛离能旁若无人的转修其他大道,他却做不到因为他是宁凡,因为他是执道修士

    或许。执道修士会是世间最不可能渡真的修士

    宁凡望着涛涛江水,心中忽然有了明悟。

    渡真渡真,表面上是在渡真幻河。未尝不是劝修士放下心中之执,走仙皇铺就的真桥

    舍空舍空。仍是要舍,仍是要空,舍掉心中执念,空澄道心,才可修为有成

    碎念碎念,唯有碎掉执念,才可修出道念

    真仙三境,渡真舍空碎念。说白了,只是要不断舍弃执念,来修成所谓的道真么

    若放下了心中之执,获得的道真力量,还是真么?

    “何为真?”

    “真幻河上的十万八千真桥,才是真么?我心中的执着,便不是真么”

    “这天地,有真么”

    宁凡再一次发出质问,这一问,再一次使得真幻河河水逆流!

    逆流的河水。包含着一种决心,要追溯自己的水源,要寻求自己因何而存在!

    宁凡的心。好似被那逆流而回的河水所感染,要学那逆流之河,修属于自己的真!

    “这十万八千座真桥,是仙皇立下的真,不是我的真!”

    “我的真,只有执,若舍了执,我纵然渡真,也断然无法修得真正的道真!”

    “这真幻河。我一定要渡,我不走任何人为我铺就的真桥。我要以我心中之执,造一座真桥!”

    “天地间有没有真。与我无关,我心中有真,这便足够!”

    宁凡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决。

    若是旁人遇到这种两难选择,必定会道心动摇、煎熬。

    若是其他执道修士无法渡真,或许会放弃执道但宁凡不会!

    宁凡的个性之中,向来有着一股偏执存在。

    明知不可为,偏要为之;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不放弃渡真,也不放弃执道他要在真幻河上,造一座执桥!

    除仙皇外,从无任何人能在真幻河上造出真桥,宁凡若造桥,多半是会失败的,但他偏要试上一试!

    轻言放弃,岂能甘心!

    “在烛弓记忆中,祖龙烛离造真桥时,将整个造桥计划分成了三步。第一步,是以亿万妖族残魂血祭真河,以残魂聚幻雾,以幻雾塑石桥,石桥若成,则算完成了第一步,但此石桥,仍非真桥;想要造出真桥,需要完成第二步,剥离石桥中的道幻,只留道真,待诸幻灭尽,石桥才会成为一座真桥;第三步,便是踏真桥,渡真河”

    “祖龙烛离造真桥失败,是败在了第二步,当时的他,成功造出了一座石桥,只是那石桥尚非真桥,无法渡真他试图完成第二步,令石桥变为真桥,却无法彻底剥离道幻,无奈放弃”

    “祖龙烛离虽然造桥失败,但他的造桥三步,却可以供我稍稍借鉴。”

    “第一步,需要在真幻河上造出一座石桥,造石桥,需要血祭亿万残魂”

    宁凡目光扫向手中烛弓,微微一笑。搜魂结束,弓灵已退出人身,变回弓体。

    他从这烛弓弓灵之内,感知到了十亿真龙龙妖的残魂之力,已被弓灵凝为结晶

    这些残魂,本是真龙族献祭给烛弓弓灵的祭品,目的是温养弓灵灵体,如今却恰好可以用于造桥!

    此时此刻,弓灵正在拼命破解体内封印,做着破封逃跑的白日梦。

    趁着宁凡搜魂之际,弓灵体内封印弱化,一连破掉了五层封印。

    在宁凡沉吟之时,弓灵又接连破掉另外两层封印,体内的封印,只剩最后三层!

    “嘿嘿!愚蠢的小辈啊!你做梦都不会想到吧,老夫传你逆灵术,只是为了逃命!”

    “封印只剩三层了,只需再过半个时辰,老夫就能彻底冲开封印,逃离此地!一旦冲开封印,凭老夫灵体之强,就算这煞星会东妖祖的定天术,也休想再一次定住老夫!”

    “哎,算算时间,老夫已被这煞星封印了五十年,还真是有点想念祖魂池了!想当年,老夫住在祖龙池,每日都会有真龙修士捉来人族女修。投入祖魂池,供老夫肆意玩乐嘿嘿,五十年没有碰过女人了。这次逃回北境,定要让毒龙子送些绝色美人。好好享用一番!”

    “这世上怕是再没有哪个法宝器灵,能过得像老夫这般逍遥快活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射人权寂寞如雪啊,老夫的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只剩三层封印了,嘿嘿!美人们,老夫马上就要回来了!”

    弓灵正猥琐地霪笑着,忽然间傻了眼。险些没有喷出一口老血。

    却见封印只剩下三层之时,宁凡轻描淡写地一挥手,重新加固了封印。

    加固后的封印,整整有一百零八层!牢固的没有人性!

    从前只有十层封印,弓灵都破不开,只能借逆灵术弱化封印,才有少许破封可能

    如今有了一百零八层封印,即便宁凡再怎么对弓灵施展逆灵术,再怎么弱化封印,弓灵都无法趁机破封了

    “一百零八层封印不!!!”

    “煞星!你这个卑鄙无耻的煞星。你欺人太甚!老夫就快要破封了,你竟然加固封印!无耻,无耻啊!”

    弓灵悲愤的呼喊声。久久回荡在宁凡心中。

    宁凡自然没有心思理会弓灵的悲愤,目光一冷,反手一抓,直接催动神通,从弓灵灵体内抽出一个血红色的残魂水晶。

    那是弓灵以十亿龙魂凝成的魂力结晶,用于温养灵体,如今这魂力水晶,却是归宁凡所有。

    见宁凡不仅加固了封印禁制,还夺走了自己温养灵体的魂力结晶。弓灵更加悲愤,直接在宁凡心神中破口大骂。

    “再骂。宁某便直接拿你炼宝,灭你弓灵!想来能炼出一把不错的弓!”

    宁凡话语一沉。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此弓弓灵记忆中,有关于钥匙的记忆,对宁凡而言还有一些用途,可暂时留下不杀。

    但若这弓灵当真不识相,宁凡也不会与它客气,舍了那些钥匙情报不要,直接杀了此弓灵便可。

    感受到宁凡毫不掩饰的杀机,弓灵没由来打了一个寒颤,虽然悲愤,却是不敢再乱骂了。

    “封!”

    见弓灵识相,宁凡不再与弓灵废话,暂时将之封印,丢回玄阴界,决定先造桥渡真,之后在从弓灵口中,撬出钥匙的情报。

    手持残魂水晶,宁凡望着眼前涛涛河水,目光一决。

    真幻河逆流的河水,已恢复如初,再次东流。

    宁凡盘膝于真幻河畔,挥手祭起手中残魂水晶,十指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一道道血红龙魂从残魂水晶中迷茫飞出,在真幻河上方首尾衔接,凝成一座虚幻的血红魂桥。

    随着宁凡屈掌一招,幻河上方的大道迷雾,立刻朝着魂桥融入。虚幻的魂桥,竟渐渐化作一座血红石桥,随着时间流逝,那血红颜色渐渐化作青色。

    半日后,一座隐约传出龙吟声的青石石桥,架在了真幻河之上!

    在这青石石桥凝成的瞬间,藏身于真幻河河底的河妖,立刻露出凝重之色。

    “此子竟想在真河之上凝真桥,且竟然已经凝出石桥他,是想打破这天地间的渡真法则么”

    从无任何人能在真河之上造出真桥,不是因为神通不足,而是因为天地间的法则不允许

    这天道,是仙皇创立的天道,这法则,是仙皇亲自立下。

    无人能违背仙皇意志,在真河之上造出真桥,河妖并不认为,宁凡有能力违背仙皇意志。

    “本妖坐镇真幻河以来,一共见过四万七千九百四十一名修士,试图在真河之上造桥,不过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没有人能抗衡仙皇的意志没有人,能在真幻河上造出真桥”

    “此子能以肉身进入天道内部,能两度令真幻河河水逆流,足以说明此人了得。幻梦界中,只有四十七人能做到这种事情,此子是第四十八人无疑!”

    “不过可惜,此人之道,竟然是执,真河之上,并无执桥他造桥之举。最后也会失败的除非此子舍弃执道,否则此生都无法渡真的”

    “渡真渡真,那一个渡字。本就有舍弃执念的涵义在里面。唯有舍弃南岸,才能抵达北岸。有得必有失,有舍才有得,这才是道”

    河妖微微一叹,摇摇头,不再言语。

    虽说宁凡以十亿龙魂造出了石桥,但河妖并不认为,宁凡有能力剥离石桥中的道幻,塑出真桥。

    那石桥并不坚固。未成真桥前,若有人踏上,则石桥必崩。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望着石桥,沉默不语。

    造桥的第一步,他已经完成,第二步,是要将石桥中的道幻剥离。

    他已开启天人第一门,以天人合一的眼力,看破桥中道幻不难。

    但想要剥离这些道幻。却是难如登天。他才刚刚挥手剥离出第一缕道幻之力,便立刻受到整个天道的压制!

    天道,不容仙皇外的修士剥离道幻。塑出真桥。

    好似有一股来自苍天的意识,镇压在宁凡身上,只瞬息间,便震得宁凡吐血连退,不得不放弃剥离道幻。

    真幻河河心处,更是忽然出现了一个紫金色的漩涡。漩涡之中,但见极光一闪,飞射出一道天道紫锁,势如掣电。捆在宁凡身上。

    那紫锁速度太快,快到宁凡来不及躲避。

    一经被紫锁束缚。宁凡竟是立刻迷失本心,沉沦在一幕幕幻象之中。

    紫锁的束缚之力。来源于河中漩涡。

    宁凡的心神世界中,出现一幕幕幻象,兴许是由于在蛮荒渡真,那些幻象的景致,竟是上古之时的蛮荒。

    借着幻象之力,宁凡竟好似回到了上古之时的蛮荒古域!

    在那幻象之中,宁凡不再是人,而是一头被紫锁拴在黎山山脚的蛮牛。

    他不是唯一一头拴在此地的蛮牛,被拴在这里的,还有数以百万的蛮牛!

    每一头蛮牛身上,都束缚着沉重的紫金锁链,在黎山山脚苟延残喘,寸步难行。

    “我等蛮牛一族,得罪了劫使,流放至黎山山麓。”

    “一寸紫锁一寸山,这紫锁之重,堪比整座黎山!背负这紫锁,我等寸步难行,此生难获自由!”

    “传说黄河水清之时,取清水一升,便可溶化紫锁。若有蛮牛徒步前行万里,行至黄河,便有望破开紫锁之封,只可惜,紫锁太重,没有哪头蛮牛,能负着紫锁前往黄河”

    无数蛮牛在此嗟叹,无力反抗命运。

    唯有宁凡所化的蛮牛,目光执着不改。

    “想不到剥离道幻竟会被天道紫锁攻击,连心神都被束缚,出现这样一幕幻象”

    “若行至黄河,取清水一升,便可溶掉束缚心神的紫锁么”

    恍惚间,宁凡的耳边,响起了赵蝶儿唱过的那首蛮谣。

    ‘小蛮牛,不回头,要与苍天争自由。不见黄河不死心,奈何黄河水不清’

    也许,就算徒步万里,行至黄河河畔,也无法从浑浊的黄河中取来清水一升,无法溶化紫锁,获得自由

    但若不去试上一试,则更加没有希望获得自由

    “黄河在哪里?”宁凡向其他蛮牛询问道。

    一听宁凡竟妄图背着紫锁爬去黄河,不少蛮牛立刻哂笑起来,并不认为宁凡有前往黄河的力气。

    唯有一头年老蛮牛,告知了宁凡黄河方位,却也不认为宁凡可以抵达黄河。

    宁凡身上的紫锁太过沉重,纵然是渡真中期修士被紫锁压住,都难以挪动半步。

    可惜,宁凡实力已然高于渡真中期,虽然挪动脚步艰难,但他还是艰难地迈出了第一步!

    步伐虽然缓慢,却是一步步在朝黄河北行而去!

    “为什么,为什么这只蛮牛能够承受紫锁重量!”

    “他这是要前往黄河么!若能从黄河之中取来清水一升,便可溶化紫锁,获得自由!”

    “他竟然有希望获得自由!为何他可以,我等却无法办到!”

    除宁凡外,没有任何蛮牛能够承受紫锁重量。

    黎山山巅,一名双目猩红的渡真初期老者,忽然睁开了双目,露出诧异之色。

    “竟有蛮牛能挡劫锁之威”

    那诧异,继而变作了杀意。

    那老者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他乃天地劫使,既降下天罚,便不容任何人逃脱劫罚!

    “此牛想去黄河么,可惜,老夫不会给它前往黄河的机会!”

    老者豁然站起,手掌一挥,黑红色的劫念之力在掌心凝成一道黑红雷霆。

    “天劫,落!”

    那黑红雷霆,才是真正的天劫,与后世修真界的天劫迥然不同!

    老者挥手祭出雷霆,黎山的天空,立刻布满黑红色的劫云,劫雷滚滚,俱朝着宁凡方向劈落。

    那劫雷,足以轻易灭杀渡真初期修士!

    那劫雷,尚未劈到宁凡,忽然被一声冲天而怒的牛吼镇散,雷光俱灭!

    宁凡所化蛮牛怒视苍天劫雷,体内的劫血调动,身上的劫威竟比劫雷更强。

    只一个眼神,天地间的劫云立刻纷纷崩溃,宁凡回头朝黎山一望,只一个眼神,立刻使得那渡真初期劫使老者吐血连退,目光惊恐!

    “不可能!下等蛮族,怎会有太苍劫灵诞生!”

    “不能惹!这头蛮牛实力,远超老夫,若再惹这蛮牛,老夫必死无疑!”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