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67章 这执,放不下

第867章 这执,放不下

    “此生不可渡真么若我定要渡呢!”

    宁凡目光平静,没有任何动摇之色。雀神子的忠告,他很感激,只是雀神子的话,影响不了他的道心。

    雀神子微微一怔,旋即大笑一声,将手中葫芦抛给宁凡道,

    “不愧是执道之修,小友既然执意渡真,老夫自不会阻。相逢即是缘,此酒是以求道果酿制,便送与小友渡真!”

    宁凡接过酒葫芦,神念一扫其中灵酒,目光立刻动容。

    求道果,那是可以提升渡真几率的灵果,据说只生长于蛮荒古域。

    一颗求道果的价值,并不低于渡真道果了,这些酒中,起码蕴含了数十颗求道果的能量

    “多谢前辈赠酒来而不往非礼也,请前辈收下此物!”

    宁凡收了酒葫芦,翻手取出一枚道果,送与雀神子。

    雀神子目光本还平静,但看清那道果之后,立刻有了动容。

    “竟是舍空道果!”

    雀神子可从未料到,一个悟真命仙的身上会拥有舍空道果。

    深深看了宁凡一眼,雀神子这才发觉,自己似乎从始至终小觑了宁凡。

    一颗舍空道果的价值,更加那些灵酒之上,宁凡还以道果,是不愿白白受人恩惠。这是宁凡的坚持此子性情倒是不错。

    敢将道果送给自己,不怕自己窥觑,说明宁凡有十足自信,不惧自己舍空巅峰修为看来此子隐藏颇深啊

    一旁划船的几个船夫,见宁凡变戏法般取出一颗古怪果实,已经惊得合不拢嘴,不知宁凡从哪里变出果实的。

    “前辈距离碎念境界。似乎已经不远希望这枚道果,能为前辈突破境界提供些许助力。”宁凡大有深意地一笑。

    雀神子心中微微一震,不可置信地望向宁凡。好似在看一个怪物。

    他快要突破碎念境的事情,没有告诉任何人。借着天人合一的神通遮掩,即便是碎念老怪,也看不破他的修为进境宁凡却看破了!

    体内天人合一的力量,忽然有了一丝颤动,似从宁凡感应到什么。

    雀神子立刻长大了嘴巴,明白了宁凡眼力为何如此毒辣

    “原来如此!原来小友也是呵呵,惭愧惭愧,后生可畏。真是后生可畏”

    雀神子感叹之后,忽然神情一肃,正色问道,“小友可是秘族之人!”

    在雀神子看来,恐怕唯有十大秘族,才有极小可能培养出天人合一的鬼玄

    “不是。”

    “不是就好!呵呵眼下有一个天大机缘,就在蛮荒妖族手中小友可有兴趣与老夫一道,夺了这场机缘!”

    雀神子望向宁凡的目光,带着几分诚恳,似看待一个同辈。

    “机缘?什么机缘?”宁凡眼皮微微一挑。

    “一颗未开花的树尚有数十年。必定开花,花开三刻即飘零成灰那花,便是天大机缘!非天人合一之修。不可服食此花,否则必死已开启天人第一门的修士,若服此花,可增加一丝开启第二门的机会!”雀神子目光火热道。

    “是么”宁凡心中微微震撼,面色却不露半分。

    能够增加开启天人第二门的花,宁凡倒是第一次听说。若真有雀神子说的那么玄妙,倒真是一桩天大机缘了

    “只是那花既在蛮荒妖族手中,想要夺得,必定十分危险。我与雀神子不过刚刚认识。他却邀请我夺这机缘,看中的自然不可能是我的修为。看中的,是我的天人合一么”

    “也就是说。想要夺得此树之花,单凭一名天人合一修士无法办到么”

    “我与雀神子并不熟,此人对我怀有歹意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这机缘,能增加开启天人第二门的一丝机会只是一丝机会的话,也并不是非要不可”

    “如此当务之急,是修战神诀,若有时间,可化凡渡真夺那花朵,倒并非非办不可之事”

    宁凡心思飞转,片刻之后,有了决定,对雀神子歉然抱拳道,

    “晚辈还要悟真,这机缘,怕是无暇去取了”

    听闻宁凡竟拒绝了自己好意,雀神子先是一怔,而后苦笑摇头。

    “罢了,老夫今日便会离开汴梁城,为取花做些准备,待花开之日临近,老夫会再来此城,届时小友若改变心意,可随老夫一道,去取那花。若只有老夫一人,取花成算怕是很低但愿小友能改变心意吧,哎”

    雀神子叹息一声,不再提此事,又取出一些灵酒,在这画舫之上与宁凡对饮起来。

    交浅,自然无法言深,但把酒论道还是可以做到的。

    二人皆是打开天人第一门的修士,见识自非等闲修士可比。

    暮色渐沉,雀神子才有了离去之意,辞别宁凡,离开汴梁城。

    宁凡则回到家中,盘膝许久之后,才令道心彻底平静。

    雀神子所言机缘,宁凡并非全然不动心,却也不会太过在意。

    将诸事抛诸脑后,宁凡开始一心一意修炼战神诀。

    宁家一墙之隔,是一个私塾,傍晚时分,自有不少儿童散学,一路熙熙攘攘。

    也有贩货的货郎吆喝着,走过宁家的院墙,也有市井种种喧嚣声,传入宁凡耳中,不但没有打扰到他的修炼,反倒令他的心更加安静。

    宁凡忽然有些明悟,为何一些大能修士悟道之时,喜爱选择喧嚣的市井之地。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市井的喧嚣,更能平静道心。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宁凡道心如林。如山,竟是达到了空前专注。

    身、口、意完美的合一,在这一刻。宁凡竟是觉得自己与诸天万道更加靠近

    与天地交融的感觉,竟也有了一丝加深!

    宁凡眼中忽然有了一丝明悟也许。若在这凡尘中化凡千年万年,即便没有任何机缘,他也可找到开启天人第二门的契机

    这是宁凡来到汴梁的第一日。

    第二日,隔壁私塾忽然热闹起来,无数汴梁的百姓,蜂拥至此,来看热闹。

    原因很简单,那私塾今日来了一名新先生。是曲阜城的大儒赵伯阳!

    汴梁城虽然繁华,却并无任何大儒。

    赵伯阳来到这间私塾执教,使得不少汴梁豪族都抢着将族中子弟送来求学。

    小小的一间私塾,哪能容纳那么多的学生。

    几个豪族一合计,直接决定,将私塾扩建成一间书院。

    书院一开,自然也就不能只有赵伯阳一名先生,可再请些汴梁名士执教。

    以几大豪族的财力,仅一个月,便建起了一座书院。仅余宁家一墙之隔。

    院,是以云之高劝勉学童志存高远之意。

    书院虽然建成,教课先生却还未找齐。故而暂时并未开学。

    宁凡来到汴梁城,已有一个月。

    他偶尔会带着柳妍、仙萝莉至汴河踏青感悟,大多数时候,则是留在家中闭关凝晶。

    柳妍的容貌,放在修真界也算顶尖,在这凡尘,自然算得上绝世了。

    只一个月,汴梁城中已经传开,城南宁生有一娇妻。生得闭月羞花。

    又有传闻,那银发小萝莉是宁生女儿。从小姿容便不俗,长大定也是倾城绝世的女子。

    无数纨绔地痞。寻腥而来,可惜全部仙萝莉打得哭爹喊娘,匆匆逃离。

    仙萝莉很无聊,非常无聊!

    虽然有碎雷可以吃,有美美的觉可以睡,但她还是感到无聊!

    揍人,成了仙萝莉消遣的乐趣。

    每每看到有哪个纨绔对柳妍露出邪邪笑容,她便会冲上去,暴揍之

    每每看到有色眯眯的老头看着自己,露出变态猥琐笑容时,她便会冲上去,暴揍之

    纨绔公子纠集了几十名护卫,想来找场子?不怕,暴揍之!

    汴梁城主之子被揍,调来了三百官兵围剿自己?不怕,暴揍之!

    仙萝莉的暴力之名,很快传遍整个汴梁,无人敢惹。

    整个汴梁城都知道,城南宁生有个女儿,名为宁仙仙,年方七岁,得高人传授过神功,三百官兵也不是宁仙仙一人对手

    对仙萝莉高调、暴力的行径,宁凡表示无力阻止,只能听之任之。

    唯一的要求,是不让仙萝莉施展神通,在汴梁城造成杀戮。

    比起暴力的仙萝莉,柳妍就文静多了,白天,她好似真成了宁凡妻子,洗衣做饭,好似一个凡人女子。

    夜晚,她会全心全意温养器灵,她发现,在凡尘中温养器灵,速度竟比全力闭关时更快

    而能和宁凡一起化凡,她似乎并不排斥,反而有些喜欢这种平淡

    然而这是蛮城,是蛮兽肆虐的世界,人们都在蛮兽的杀戮下苟延残喘。

    一个月间,蛮兽竟然攻城了七次。

    每有守城官兵以凡人之躯迎战蛮兽,宁凡便会趁机搜集战意凝晶。

    汴梁城城墙之上,竖着不少似人似兽的古老蛮像,有着威慑蛮兽的神通。

    每一次蛮兽攻城之时,蛮像便会展露威能,释放黑红光芒,反击蛮兽。

    以汴梁城蛮像之多,即便是第二步蛮兽攻城,也难保不会毙命。

    蛮兽攻城,皆是惨败收场,然而在宁凡来到汴梁前,每一次蛮兽攻城,都能造成一定死伤。

    有时死一人,有时死几人,有时压垮一片城墙,死伤数十人以上

    但自宁凡到来后,偶尔出手,蛮人官兵很少会死于蛮兽之口。自然,一些畏惧蛮兽的蛮人,宁凡是不屑救的。他出手,可不是因为同情怜悯之心。

    一月间。宁凡一共凝出七块上品烈元晶,吞噬之后,竟是令得战火数量提升至1300道。

    一个月。增加一百道战火,这种修炼速度可是十分惊人的。

    行走在汴梁城中。宁凡望着随处可见的蛮像,若有所思。

    每一座蛮城,都有一座蛮神庙宇,庙宇中的蛮僧,懂得制作蛮神玉佩、蛮像,用于保护蛮人生存。

    蛮僧在蛮人之中地位极高,但数量,却是极少

    一个月来。宁凡第一次来到汴梁城的蛮庙,见到了无数虔诚叩拜的蛮人,以及一个骨瘦如柴的蛮僧。

    那蛮僧没有任何修为,亦是凡人,但却能借助众人信仰之力,制作出蛮神玉佩以及蛮像。

    那蛮僧,是这蛮庙之中唯一一名寺僧,法号蛮痴,当宁凡到来之时,他正在庙中大殿手持刻刀。目光死气沉沉,雕刻着一尊蛮像。

    明明只是一段朽木,在他的雕刻下。竟是渐渐多了些灵性。

    “果然,城中蛮像之所以能发挥威能,靠的是香火之力么”宁凡自语道。

    蛮痴不悦地转过头,怒视宁凡。

    他是汴梁城唯一一个蛮僧,地位极高,便是汴梁城主见到他也许礼遇三分。

    他雕刻蛮像之时,不喜任何人打扰,也从无任何人敢打扰,宁凡却闯入了他的大殿。打扰了他雕刻蛮像。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退下!”

    蛮痴目光一厉。竟释放了一丝威压,朝宁凡压下。

    那是他借蛮人香火凝聚的威压。几乎堪比融灵修士强大,若是凡人,自然挡不住他的威压。

    可惜他这点威压,无法撼动宁凡半分。

    “香火威压么”宁凡屈指一点,蛮痴的威压立刻崩溃。

    他的目光从蛮僧身上移开,落在大殿中供奉的一座赤金雕像上。

    蛮痴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他想不通,自己的威压为何会对宁凡无效。

    莫非,对方也是一个蛮僧,且对众生愿力的使用,比自己更加厉害?

    “施主莫非”

    蛮痴话未说完,直接被宁凡一语打断。

    “噤声。”

    宁凡话音一落,立刻便有一股天地般的威压,落在蛮痴身上。

    被那威压压住,蛮痴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望向宁凡的神情,有着深深的惊恐!

    “这位施主果然也是蛮僧,且是比我厉害千倍万倍的蛮僧!”

    宁凡没有理会蛮痴,他静静看着殿中赤金蛮像,这金像塑的,是蛮人之祖。

    蛮祖之像,与逆婴十分相似,有两个头颅,双手各持着一道雷霆,似要对人降下劫罚的模样

    从这蛮祖之像上,宁凡能察觉到一丝逆婴般的气息,很淡,由香火之力凝成。

    “蛮人,蛮兽,劫念这之间,究竟有何关系”

    “这天地,有太多隐秘,以我修为,远远没有资格看破”

    宁凡走出蛮庙,沿着汴河,一路走回家中。在家门外,竟是与离开书院的赵伯阳一行不期而遇。

    这是云中书院建成以后,赵伯阳第一次前来。

    赵伯阳怎么也没有想到,宁凡会住在书院一墙之隔的地方,诧异之后,大喜过望,竟是力邀宁凡前往书院,做一名先生。

    如今云中书院正在延请名师,在赵伯阳心中,宁凡乃是当世大儒,自有资格在书院执教。

    赵伯阳的邀请,被宁凡婉言谢绝了。见宁凡并无教书育人之心,赵伯阳也不再勉强,叹息离去。

    只是自此以后,赵伯阳闲暇之余,常会从隔壁书院来寻宁凡,讨论儒学,却是后话。

    当第一缕秋风吹入汴梁城时,宁凡来到汴梁,已过去三个月。

    时间一点点流逝,第一年的寒冬,汴河两岸的寒梅没有开放。

    第二年冬,寒梅仍是没有开放。

    第三年冬,汴梁城忽然下起鹅毛大雪,汴河两岸一片雪白,寒梅绽放。

    宁凡体内本命战火数量,已有4500道。战阴阳的修炼进度,则已完成百分之七十四。

    越到后面,战阴阳竟是越难修炼。好在宁凡并不着急,他明白修炼之事,欲速则不达。

    仙萝莉雷体一点点进化着。体内雷力的寒气越来越明显,似乎开始畏寒。一下雪便不愿出门。

    三年过去,仙萝莉竟是半点也没长大,不少人暗暗猜测,仙萝莉莫非是误食了蛮城外的眸中驻颜仙果,竟可以容颜不老

    柳妍留在家中,照顾酣睡的仙萝莉,数年相处,她与这个暴力小萝莉的感情越来越深。

    除了为星盘融灵外。闲暇之余,她还会如凡人女子般织些布,绣些绣样,换取银钱,用以度日。

    宁凡想要化凡,她自然全心全力为宁凡营造凡人氛围。

    风雪中,一旁的云中书院,则传出蛮人孩童的朗诵声。

    “夫蛮者,自然之始祖,万域之大宗也。蛮生于尘。死于劫,万物不可执,执则失蛮”

    宁凡走出家门。在雪地上留下足迹,很快又被风雪盖住。

    耳边回响着学童们的朗诵声,宁凡略有沉默。这些孩童朗诵的,是《蛮祖经》,一部由蛮人之祖遗留的学术经典。

    那蛮祖经,一味告诫蛮人看淡生死,放弃执念,顺应命运,不要反抗

    那朗诵声。宁凡听过太多,已有些厌烦。

    那蛮祖经的经文。每一句都与他的道相违背

    万物不可执,不可执

    祖弓被宁凡封印。暂时收在储物袋。七道七彩箭灵,则被宁凡封在体内。

    每一道箭灵,都蕴含着数量恐怖的真幻之力,三年来,宁凡已将第一道箭灵炼化了一半。

    体内真幻之力暴涨,这些真幻之力,被宁凡吸收,融入道心。他的修为,越来越接近渡真初期。

    如今的他,已能稍稍看清道心迷雾中,隐藏着的真桥,只是仍然无法彻底看透。

    且他逐渐发现,隐藏于浓雾下的真桥,并非只有一个,还有很多

    “渡真,还很远”

    宁凡持着雀神子赠送的酒葫芦,一路踏雪而行,朝汴河走去。

    岸边红梅已经绽放,望着雪中红梅,宁凡想起了越国,想起了七梅

    雀神子劝他放弃渡真,他不会放弃。

    蛮祖经劝世人放下执着,他也不会放下。

    因为他还有家,因为他的家在七梅城,在越国,在雨界

    他还有家人,他还有必须守护的东西,他有太多事情要做,他的执,无法放下。

    完成与杀帝的承诺,需要实力;找到那名算计过自己的仙帝复仇,需要实力;有朝一日站在洛幽身边,同样需要实力;创建一个举世无争的大世,则不知需要多强的实力才可办到

    望着一树红梅,宁凡举起葫芦,痛饮一口灵酒,任求道果的药力在体内化开。

    不知过了多久,忽有一道烂漫地笑声,从宁凡身后传来。

    “叔叔叔叔,帮蝶儿摘几朵梅花好不好,蝶儿想编个花冠,给小雪牛戴上!可是蝶儿个子矮,够不到!”

    一个两三岁的奶娃娃,穿着小红棉袄,梳着童髻,小脸冻得红扑扑地,可怜兮兮地拽着宁凡的衣角。

    为了示意自己够不到梅花,她好踮着小脚丫蹦了蹦果然够不到远远够不到啊。

    “哦?是那个小娃娃”宁凡凭气息,倒是一眼认出了眼前的小娃娃。

    她,是赵伯阳的女儿,赵蝶儿。

    如今的她,已经三岁,本随父亲来书院玩,趁婢女不注意,竟是溜了出来,在河边雪地上堆了一个似狗似牛的小雪人

    “叔叔叔叔,你帮蝶儿摘些梅花,蝶儿长大后便嫁给你!蝶儿保证!不信拉勾勾!”小蝶儿信誓旦旦地道。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