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66章 此生不可渡真

第866章 此生不可渡真

    蛮荒四十二域的大地,开始微微颤动,天地间,处处可闻古老的兽吼声。

    蛮荒是神妖界战的古战场,传言,每当有万古仙尊在此释放全部杀意,便可引动这等异象。

    神族五域,无数四天修士朝北而望,目光震撼,他们知道,引动蛮荒异象的,是妖族仙尊毒龙老祖!

    他们不明白,毒龙老祖七箭引动的飞雪异象,为何会崩溃。

    他们不明白,毒龙老祖为何会怒,为何会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杀意,令整个蛮荒颤动!

    天都蛮域上空,妙言、*两名仙尊已经汇合,目光俱是凝重。

    他们比普通人知道的多一些,知道宁凡未被七箭书射杀,却不知毒龙老祖为何会爆发出这等程度的杀意

    对宁凡毁七箭、夺祖弓之事,二人并不知情。

    “毒龙子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杀意,一路直奔南境而来,看来这一次的交锋,避不掉了是因为七箭书杀不死那神秘舍空,所以想亲自出手么咯咯,妾身阻不了他七箭书杀人,但却不能眼睁睁看他在我神族五域行凶呢勾陈蛮域是么*道友要一起去么?”妙言咯咯娇笑道。

    “自然要去,我等奉溟宗之令镇守五域,自不能对今日之事坐视不理!”

    *仙尊目光凝重,对那名力敌七箭不死的神秘舍空,他已经有了一些兴趣。

    若去勾陈蛮域,应该能亲眼见见那神秘舍空

    两名仙尊齐齐赶赴勾陈蛮域,二十息之后,来到宁凡力战七箭的骸骨荒原,神念散开。几乎覆盖整个勾陈蛮域。

    只可惜,二人来到此地,终是慢了一步。此地再无宁凡踪影。

    在这二十息之中,宁凡早已施展纵地金光。返回慕兰城,带走了柳妍、仙萝莉,离开了勾陈蛮域。

    又过了数十息,满面杀机的毒龙子,也赶来了骸骨荒原。

    见此地只有两名人族仙尊等候,并无宁凡半点踪影,毒龙子的面容顿时难看之极!

    一路走来,毒龙子不断施展逆灵术。试图感知祖弓气息,查探宁凡方位,却发现根本无法办到。

    祖弓,竟被一层妖灵力封印,隔绝了他的逆灵术感知!

    “可恨!老夫第二次赶赴南境,捉拿此子,竟仍无法将之捉住!”

    “又跑了,又被此子跑了!”

    “不!此子决不能留,祖弓、箭灵也必须收回!”

    “就算拼却妖魂重创,今日老夫也要从蛮荒中找出此子!”

    无视不远处两名人族仙尊。毒龙老祖怒而掐诀,身体之中,立刻飞出一道妖影。

    妖影一晃。由一变二,二变四顷刻间,已分散成百道妖影!

    每一道妖影,差不多都有舍空初期修为!

    “碎魂术!毒龙子竟连此术都施展出来了,他竟是不惜妖魂重创,也要击杀那名无名舍空!”

    两名人族仙尊立刻露出震惊之色。

    他们很想知道,宁凡究竟做过什么事,竟能令毒龙老祖不惜自损道行,也要将之击杀。

    百道妖影一经现出。立刻身形一晃,朝着各个方向飞出。

    只可惜尚未飞远。天地忽然凝固一般,自成结界。令得所有妖影无法飞出。

    “咯咯!想凭这些妖影找出那名修士的下落么,妾身可不容你加害于他呢!”

    却是妙言仙尊一抬手,封锁了此地天地。

    *仙尊则祭起一个黑色玉玺,那玉玺,是他的道兵。

    玉玺迎风而长,化作遮天之巨,骤然朝荒原砸落,地陷十丈。

    毒龙老祖露出惊怒之色,身形一晃,避过了玉玺一击。

    但他分出的百道妖影,却俱被玉玺砸成肉泥

    “妙言,*!老夫今日非杀那人不可,你二人若阻老夫,老夫拼却一切,也要让你二人付出代价!”

    毒龙老祖发出不甘的怒吼,若无妙言、*阻挠,他定能找出宁凡下落,诛杀之!

    可惜这二人偏要阻挠他,难道让他放弃追杀宁凡么!任宁凡夺走祖弓、箭灵么!不,他不甘!

    “咯咯,妾身倒想看看,你能让我二人付出什么代价!”

    妙言仙尊娇笑一声,向前飞去,与毒龙老祖战至一处。

    *仙尊面色略有迟疑,但见妙言已经出手,也不好旁观,亦加入了战圈。

    此战没有任何悬念,毒龙老祖自然不是两名仙尊敌手,就算他全盛,也无法以一敌二。更何况如今的他,并非全盛,先是被箭灵反噬,又被宁凡妖吼震伤,而后还自损妖魂,施展了碎魂术,却未能建功

    这一战,整整持续了半日,方才有了结果。

    妙言、*两名仙尊皆负了些许轻伤,而毒龙老祖则是身受重伤,无可奈何之下,暂时逃回北境。

    “老夫不甘!鬼面小儿,可恨,可恨!”

    “下令,速速下令!老夫要以真龙族的名义,对这鬼面小儿下悬赏令!击杀此人,赏半成品的帝丹雏丹一颗!”

    “无论是蛮荒妖修,还是界内妖修,只要能杀此子,皆可获赏!”

    毒龙老祖的命令,传遍了整个蛮荒,更传回妖灵之地。

    任何听到这命令之人,都能看出,毒龙老祖是真的怒了,真龙一族是真的怒了!

    九转丹药,分铅、银、金、帝四品。

    铅丹、银丹并非什么稀有丹药,金丹却是极其珍贵,而帝丹几乎是绝世珍宝,世间罕有!

    即便是半成品的帝丹,也能让无数万古老怪为之疯狂。

    这一次,毒龙老祖代表真龙一族,以帝丹雏丹为赏,暗中下了悬赏令,悬赏宁凡。

    此举直接使得一些妖灵之地妖族强者。悄然来到蛮荒,试图找出宁凡灭杀之,换取帝丹重赏。

    祖弓被夺一事。被毒龙老祖下了禁令,真龙族之外。罕有人知晓宁凡夺弓之事。

    以妙言、*二人神通,自有渠道弄清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得知宁凡非但没被七箭书射杀,反倒毁了七箭,夺了真龙一族的祖弓,两名仙尊俱是震撼无言。

    “咯咯难怪毒龙子会如此暴怒七箭书毁了也就罢了,连烛弓弓灵都咯咯,真是有意思的小家伙,真想见见此人。可惜,以妾身神通,也无法查出此人如今下落”妙言仙尊略有遗憾地娇笑道。

    “烛弓弓灵么对真龙一族而言,此弓意义不可谓不重,此弓有灵,等闲仙尊都无法束缚此弓抢夺之那小辈,竟夺了此弓”

    *仙尊满面凝重,以他自负的个性,也不由得有些佩服那神秘小辈的手段了。

    “不过据说,那小辈当日。散出了扶离一族的妖血妖威,压服了北境无数妖修,且那威压还是祖血威压此事不知是真是假”

    “不。这消息应该是假的偶有魔修机缘巧合,也能获赐仙位,但末世妖修,绝无可能获得仙位承认此子仙位做不得假,既有仙位,无论如何,都是人族修士,不会是妖修”

    “此人释放的祖血妖威,应是借外物之力发出。其本身,不会是妖族”

    不断有妖修潜入神族五域。搜索着整个蛮荒,试图找出那名鬼面修士下落。诛杀之。

    然而没有任何妖族,能寻到那名鬼玄修士的下落,杀人取赏。

    明明未到离界界门十年现世的日子,宁凡应该仍在蛮荒才对,但却无人能找出他的藏身之地。

    宁凡仍在蛮荒,自那一战后,他便收了鬼面,带着柳妍、仙萝莉前往了未占领蛮域。

    没有留在神族五域,宁凡不再是鬼面银发形象,以蛮人的身份,行走在未占领蛮域之中。

    他,终究不是毒龙老祖的对手,即便点燃祖血,也只能给毒龙老祖造成微乎其微的伤势。

    舍了一滴祖血,挡下了祖弓箭光,这代价不可谓不大,但宁凡不悔。

    他修道,本就是为了守护身后的温暖,若无法守护,要祖血何用

    虽说付出了一滴祖血的代价,收获却也颇丰,此战,宁凡缴获了祖弓弓灵,更获得了七道七彩箭灵

    未占领蛮域,第八区,一座名为汴梁的蛮城。

    汴梁城二十里外的官道上,十多辆马上小心翼翼地朝汴梁城行进。

    乘坐这些马车的,都是毫无修为的蛮人,刚从另一个蛮城,举家逃难至汴梁。

    其中一辆马车雕金饰银,装饰奢华,坐的是车队主人,其余马车坐的,则皆是仆婢护卫。

    车队的主人名为赵伯阳,年近三旬,是曲阜城的大儒,富态可掬。

    三日前,曲阜城蛮像损坏,整个城池被蛮兽屠灭,罕有人逃出生天,赵家算是比较幸运的,侥幸逃了出来

    此刻,赵伯阳叹息连连,安慰着一旁面容哀婉的年轻妇人,那,是他的夫人。

    美妇怀中,则抱着一个甜笑酣睡的奶娃娃,半岁了。

    “夫人节哀”

    赵伯阳握着美妇的手,长叹不语。

    身为蛮人,就要有随时死亡的觉悟

    安慰了美妇一番,赵伯阳走出马车,压低声音,对正在驾车的护卫问道,“赵三,离汴梁还有多远?”

    “老爷,已经上了官道,约莫再有二十里就到了。”

    名为赵三的魁梧大汉低声答道,不敢高声语。

    没有人敢在蛮城外大声说话,一旦引来蛮兽攻击后果不堪设想。

    “二十里么,再有二十里就安全了再有二十里哎,若我等身怀蛮神玉佩,就不必这么小心翼翼赶路了”

    赵伯阳的心里十分紧张,应该说,马车上一百多口人,全部都在紧张。

    曲阜城灭,他们是唯一的生还者。若至汴梁,便算真正活下来了,若在入城前遇到蛮兽袭击。生还也就成了奢望

    “老爷放心,小的在曲阜与汴梁间。也来来回回走过数次了以小的一贯经验,到了官道,一般就安全了,不会再有蛮兽袭击”

    赵三自信满满的言语刚落,前方的官道旁的山林中,忽然传来一声兽吼!

    那兽吼,沙哑地好似怨婴啼哭,传入众人耳中。立刻使得所有人面色惨白。

    “蛮蛮兽!完了,完了!”

    被这兽吼一惊,车队骏马全部浑身颤抖,不再奔跑,匍匐于地,瑟瑟发抖。

    下一刻,那山林中忽然飞出一只百丈之巨的异兽,通体漆黑,长着肉翅,兽瞳盯着车队。巨口之中口水肆流,传出阵阵腐臭味道。

    咚!咚!咚!

    蛮兽一步步爬向车队,沉重的脚步。使得官道土石塌陷,轰响连天。

    前往汴梁的道路,被蛮兽挡住了,拉车的骏马,因为恐惧而无法前行

    一个个惊慌失措的仆婢护卫,惊呼着跳下车,四散而逃,竟是纷纷弃主人不顾。

    只有十余个护卫,明明畏惧蛮兽如虎。却不愿抛下主人逃生。

    赵伯阳乃是当世大儒,此刻也不由得露出一丝惊容。

    其夫人不过是一名普通女眷。此刻早已吓得俏脸惨白。

    而那奶娃娃也被兽吼吓醒,哇哇地哭着。

    “赵五!赵七!你二人负责护卫老爷、夫人、小姐逃命!速走!”

    “其余人。随我阻挡蛮兽!”

    赵三爆喝一声,抽出腰刀,跃下马车,带着一群人冲向蛮兽,试图为主人一家争取逃命时间。

    赵伯阳一家在两名护卫的搀扶下,走下马车,刚准备向后方逃命,忽然全部变了面色。

    却见后方官道,同样窜出数头蛮兽,那些舍下主人逃命的仆从,大多已丧命于蛮兽之口,残肢满地。

    至于与蛮兽战斗的赵三等护卫,也只一个照面,便被蛮兽吃了三人。

    “我命休矣!”

    赵伯阳闭目长叹,神情苦涩。

    他为当世大儒,自是明悟天地人伦,看淡生死,然而他的妻女也在此地他舍不得眼睁睁看妻女丧命于蛮兽之口

    赵三等护卫亦是面色惨白,前后同时出现蛮兽夹击,以他们凡人身份,是难逃一死的

    “老子这条命,今天便要交代在这里了么!”

    就在所有人绝望之际,忽又一道淡淡的青年声传来。

    “退下。”

    很平淡的口气,没有任何颐指气使的语气,但落在众蛮兽耳中,却好似无法违抗的命令!

    正忙于吃人的蛮兽,忽然全部露出惊恐之色,朝出声者望去,纷纷颤抖起来。

    远处的官道上,徐徐走来一名气质出尘的白衣青年,在青年身边,则跟着一名纤弱女子,以及一个唇红齿白的银发小女娃。

    出声者,正是那名白衣青年。

    随着白衣青年步步走来,此地蛮兽竟是感到一股沉重如山的威压,哀鸣几声,竟是纷纷夺路而逃

    白衣青年看了看逃走的蛮兽,也不出手,自语道,“融灵修为的蛮兽么以我如今劫血威压,只需威慑,便能吓退群兽么”

    这白衣青年,自然是宁凡。借着妖灵力的强大,宁凡屏蔽了所有感知,如凡人一般,行走在蛮荒古域。

    他的目的,是顺着官道,前往附近蛮城,在蛮城中修炼。

    没有飞遁而行,自然是为了体悟凡人的赶路方式。

    “蛮兽竟然走了!没有吃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人什么来历!只一句话,便能惊退蛮兽!”

    保得性命的,只有十一人,为赵伯阳一家三口,及八名忠心护主的护卫。

    余者,全部丧命!

    劫后余生,自然令众人庆幸不已,但更多的却是疑惑。

    蛮兽凶残,向来无所畏惧,灵智亦低,但为何竟会听从那名白衣青年的命令这一点,他们想不明白。

    赵伯阳倒是颇有几分见识,他读得书多。懂得也是最多。

    传说古有大儒,修一腔浩然正气,一语可惊退邪魔异兽。莫非眼前的白衣青年就是那种绝世大儒!

    “曲阜赵伯阳,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宁凡。”

    “宁公子可是欲往汴梁?”

    “正是。”

    “公子救命之恩。赵某无以为报,恳请公子与我等同行,以车代步,让赵某略表谢意。”

    赵伯阳提出这个请求,一是感谢宁凡救命之恩,念宁凡行路艰苦,想以车相送。

    二也是想借宁凡的‘浩然正气’威慑蛮兽,保一路安全。

    宁凡自然知晓赵伯阳的心思。也不点破,微微一笑,点点头,被赵伯阳请入了最为奢华的那辆马车。

    车队仆役死伤殆尽,赵家护卫将行李整理了一番,只留四辆马车,继续朝汴梁赶路。

    八名护卫知晓是宁凡惊退蛮兽,虽不明为何,却是对宁凡存了敬意与感激,态度极其恭敬。

    仙萝莉吃多了碎雷。此刻坐着车中,靠着柳妍呼呼大睡。

    柳妍美目始终看着宁凡,不时有异彩流转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宁凡容貌。听到宁凡姓名。

    “原来前辈竟是名动东天的雨之仙君”

    宁凡坐在车中,偶尔与赵伯阳攀谈几句,大多数的时间,却是将手藏在袖中,暗暗凝聚着烈元晶。

    之前迎战蛮兽的护卫,舍生忘死,爆发出了极强的战意,那股战意被宁凡搜集,一点点。竟是凝聚成了一块上品烈元晶,蕴含的战意力量。远超极品战晶数十倍!

    若宁凡未能修成战诀第三变,是无法以凡人战意凝晶的。

    随着本命战火的增多。如今的他,却是能够做到这一步。

    “有趣这数日里,我走遍了蛮荒所有战意强大之地,却无一处地方能凝聚出上品烈元晶”

    “此地战意明明不强,但由凡人决死爆发的战意,却是比一些古战场都要强大竟助我凝聚出一块上品烈元晶”

    “若以此法搜集凡人战意,凝聚上品烈元晶,想必修成第四变的速度,会很快”

    从护卫身上搜集来的战意已经用尽,用尽之后,凭此地稀薄战意是无法凝聚上品烈元晶的。

    宁凡心念一动,上品烈元晶便被收入储物袋中。对汴梁城之行,不由得有了几分期待。

    汴梁,第八区少数几个较为繁华的蛮城。

    此城虽有蛮像保护,却也时常遭受蛮兽进攻,常常有人战死于蛮兽之口。

    凡人畏惧蛮兽,那畏惧深入骨髓。越是畏惧,与蛮兽拼死而战之时,战意便也越强。

    搜集那些悍不畏死的凡人战意,凝聚上品烈元晶,想来能让宁凡更快修成战诀第四变。

    “第四变,不远了或许,还能顺便在这座蛮城之中,化凡渡真”宁凡思索道。

    忽有一道啼哭之声,打断宁凡的思索。

    却是赵伯阳半岁大的女儿在哭,哭泣的原因,是蛮毒发作

    小奶娃的半边脸上,有一块乌青处,那是蛮毒中毒之处

    “不好意思,吵到公子了小女出生之时,恰有蛮兽进攻曲阜城,当时蛮兽虽未攻入城内,却也留下不少蛮毒,小女不幸吸入了一些每一日,小女都会有数个时辰被蛮毒侵蚀,所以会哭”赵伯阳长叹一声,看向女儿的目光,则有心酸,有无奈。

    蛮毒,即便是‘成’人中了,也没有几人能够忍受蛮毒噬体之痛

    他的女儿一出生便要承受蛮毒带来的痛苦,作为父亲,他却是无能为力

    蛮毒,罕有人懂得医治

    这一刻的他,不是当世大儒,不是赵家老爷,只是一个无能为力的父亲

    赵夫人见女儿受苦,更是心疼地泪水直落,恨不能以身代女儿受苦。

    宁凡目光渐遥,惶然间,他想起了自己的爹娘

    尤其是她的娘亲,曾为了他,舍尽妖血

    “让我抱抱她。”

    宁凡微微一笑,在赵伯阳夫妇不解的目光中。接过小娃娃,抱在怀里。

    体内的劫血之力一动,小娃娃体内蛮毒。立刻被清除殆尽。

    痛楚一消,小奶娃自然也就不哭了。她尚不会言语,只是蜷缩在宁凡怀中,吮着手指,睁着乌黑的眼睛,看着宁凡,不眨一下。

    肉乎乎的脸上,乌青也已不再。

    “嘶!蛮毒竟然消了!这,这!”

    赵伯阳倒吸一口冷气。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家闺女的小脸蛋。

    不可置信,难以置信宁凡只抱了抱这小娃娃,就把她蛮毒消了!

    难道,这就是古籍记的浩然正气驱邪能力?将蛮毒邪祟驱散了?

    “宁公子替小女解除蛮毒,赵某感激不尽!”赵伯阳郑重抱拳道。

    “小事而已,只是希望到了汴梁之后,赵老爷不要到处宣扬我的能力才好。”宁凡微笑道。

    “不会!此事赵某定会守口如瓶!”

    “嗯小家伙很可爱,叫什么名字?”

    “赵蝶儿这个名字是拙荆取的”赵伯阳面色略有尴尬。

    他堂堂大儒,闺女的名字竟然取得这么随便,生怕同为大儒的宁凡取笑。低看自己一眼。

    “哦?赵蝶儿么这名字,倒是与我有缘”

    宁凡微微一笑,将小娃娃还回赵夫人怀中。不再对这小奶娃报以关注。

    二十里的路程,只一个时辰便走完。

    宁凡带着二女下了马车,辞别赵伯阳,独自步入汴梁城。

    守城官兵一见宁凡等人是从城外官道而来,皆是一怔。

    宁凡一行人的脖子上,竟没有带蛮神玉佩,就这么大大咧咧走城外走进来了!

    “是逃难的人么来不及求取蛮神玉佩?”

    “没有蛮神玉佩,跑到城外竟然没被蛮兽吃掉,运气真是不错啊”一些官兵小声议论道。

    汴梁城极为繁华。入城之后,长街两道。皆是商铺、酒楼。

    一路行至汴河,汴河两道。栽满梅花树,有不少空置的宅邸出售。

    钱财,赵伯阳赠送了一些,宁凡没有推辞。

    宁凡买下了一座宅邸,作为暂居之地。柳妍留在家中温养星盘,仙萝莉则在屋里呼呼大睡。

    宁凡走出庭院,行至汴河之旁,望着河道两岸的梅花树,微微一笑。

    汴梁城的季节尚是夏季,梅花树自是没有半朵梅花,只有一树绿叶。

    但若到寒冬,想来河道两岸会有无数寒梅盛放

    “修炼战神诀、化凡渡真,都会耗费不少时间,想来我还会在此城之中,住上很久”

    “这梅花很好,可以让我想起七梅城,可给我一丝家的感觉”

    宁凡望着两岸梅花树,笑意直达眼底。

    不经意间,一丝真幻之力在宁凡身上一闪而逝

    汴河之上,恰驶过一艘画舫,画舫船头,立着一名白发老者,正手持一个葫芦,大口大口饮酒。

    当看到宁凡望梅一笑的一幕时,那老者先是一怔,而后哈哈一笑。

    “快哉快哉!未见寒梅先已笑,道在心中阁下倒与老夫一样,是真正懂得赏梅之人!俗人眼中,梅花最美处,在于凌寒绽放,傲骨高洁。却忘了,若无春夏秋三季积蓄力量,梅花哪能有力量一季绽放。三秋积蓄,只为一季绽放,这正是我等修之宿命,厚积而薄发!”

    闻言,宁凡目光骤然一凛,朝那画舫老者望去。

    若他没有看错,那名老者赫然竟是一名舍空巅峰修士!

    “老夫来自北天,道号雀神子,不知小友尊姓大名?可愿来这画舫,与老夫把酒论道?”

    以雀神子眼力,自然看出宁凡是一名修士从宁凡之前不经意传出的一丝真幻之力来看,宁凡应该还处在悟真之路,是一名正在努力悟真的修士。

    念及于此,雀神子倒也不介意报出自己的道号,与宁凡结个善缘,顺带点拨一下。

    宁凡目光再次一变,雀神子,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对了,是越国鬼雀宗的老祖,是在冥坟之中留下雨之感悟的那名大能修士!

    想不到自己竟会与雀神子在这种地方相会,不过看起来,雀神子似乎并不知自己身份

    宁凡转念一想,却也了然。他的身份虽在东天传得极广,但未必会在北天传开雀神子不认识他,倒也并不奇怪。

    若无雀神子留在冥坟的雨之感悟,未必会有今日的宁凡。

    对雀神子,宁凡倒是有三分感谢,两分好奇,余下的五分,是戒备。

    无论如何,遇上一名陌生修士,且还是厉害老怪,该有的戒备还是要有的。

    “晚辈宁凡,见过雀神子前辈!愿与前辈泛舟论道!”

    宁凡身形一晃,直接出现在画舫之上。

    正在划船的几名汉子,纷纷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睛,片刻之后,惊叹道,

    “嘶!这后生好生厉害的轻功!”

    是了,凡人眼中,宁凡飞上画舫的身法,可不就是轻功么

    “宁凡?倒是个好名字。凡为道,宁为执小友道念之中,有一股执念深种,想来小友的道,便是执之道。老夫可有看错?”雀神子微微笑道,眼中青芒一闪。

    他并非什么万古仙尊,修为或许在北天排不上号,但眼中的青芒,却分明是天人合一的青光,一眼便看破了宁凡道的本质!

    宁凡面色不变,心头却是暗惊,却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言,算是承认了雀神子的话语。

    “执之道么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修这种道的修士,以执道渡真,怕会是一场心之煎熬若小友不能斩尽心中执念,纵然倾尽此生,也无法渡过真桥若斩尽执念,则道崩心毁,则这真桥,终究无法渡过小友渡真的难度,可是不小啊至于舍空、碎念境哎”雀神子感叹道。

    “老夫送小友一个忠告此生,莫要渡真!否则必有性命之虞啊!切记,切记!”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