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64章 七真七幻箭

第864章 七真七幻箭

    九等仙位,是从远古仙域传承下来的仙官体系。每一等仙位,分为上、中、下三个品阶。

    九等力士,八等仙卫,七等山河执事,为末等仙位。

    六等罗天护法,五等金仙,四等天监,为中等仙位。

    三等星君,二等道皇,一等灵祖,为上等仙位

    当今之世,仙位最高的修士,便是四溟宗的二十八名星宿古帝,皆是三等星君的仙位。

    末法修真时代,并无二等道皇,自然也没有一等灵祖。

    仙位高,若前往四溟宗,可直接担任一定职务,获取权力。

    仙位高,可享受四溟宗星域的庙宇香火供奉,可凭仙位,定期从四溟宗内领取修炼资源。

    仙位高,甚至在四溟宗的一些大事决策上,拥有话语权

    老魔曾为北天黑魔派掌教,奋斗了一生,也不过混了个上品山河执事的仙位,在四溟宗内的地位并不高。

    执事,不难晋升。即便是一些碎虚修士,只要立过功劳,便有资格获得。

    然而从六等护法开始,极难晋升,上、中、下三品护法,地位差异亦是极其巨大。

    宁凡斩杀六十八名毒龙卫,获得赫赫战功,仙位等级一路提升至上品护法。

    这个仙位,四溟宗内一般只有舍空后期老怪才能拥有,地位自是不低的。

    而若宁凡战功能再多一些,令仙位提升至五等金仙,即便只是下品金仙,四溟宗内地位也堪比碎念老怪

    东天太乱,四溟宗很少介入东天局势,仙位的重要性在东天无法凸显。

    南、北二天最为和平。也是四溟宗势力最强的两大仙界,在这里,仙位高可是十分吃香

    “仙位晋升。倒是一个意外收获上品罗天护法么,若师尊知晓。我的仙位已比他高,不知会是什么纠结表情”

    宁凡想起老魔,心中微微一暖,对下界有些想念了。

    可惜,想要回下界看看,可不是什么容易之事拥有仙种的四天修士、上界妖修魔修,想要下界,只要压制修为。经由特定通道即可。

    但似宁凡这种非仙种成仙的修士,一旦突破第二步,想降临下界,会受到界面之力的阻隔。

    普通通道,无法返回下界血奴园那条飞升通道,等级同样不够,也无法供宁凡返回下界

    非仙种成仙的修士,想要进入下界,只有经由北天、南天四溟宗的特殊通道。

    “日后到了北天、南天,凭我罗天护法的身份。倒是可以轻易借用下界通道,回去看看”

    宁凡收起令牌,催动雨术。带着仙萝莉,在未占领蛮域中展开搜索。

    他要找的,是拥有逆婴的蛮兽。

    逆婴品阶有高有低,下品逆婴,全都寄生在渡真蛮兽体内。

    中品逆婴,则往往寄生于舍空蛮兽体内。

    蛮荒古域,也有碎念境蛮兽,却并无万古境蛮兽。

    上品逆婴,寄生于少数碎念蛮兽体内。宁凡自然难以获得,也不去窥伺。

    宁凡的目标。是夺尽所有渡真蛮兽体内下品逆婴,以及少数舍空初期蛮兽体内中品逆婴。

    纵地金光的遁术。窥天雨术的感知宁凡在蛮域来去自如,借助地图卷轴的帮助,寻到一头头逆婴蛮兽,予以击杀

    夺走逆婴,自然会引起无数蛮兽的愤怒,甚至引发兽潮追杀。

    但只要未杀死逆婴,毒龙老祖便暂时不会感知到这一切。

    宁凡只将一个个逆婴封印之后,收入储物袋,并不急于灭杀。

    他的身后跟着大群大群的蛮兽,却无法追上他的遁光,追杀他的渡真蛮兽,皆被他斩杀。舍空蛮兽则并不纠缠,只是仗着遁速将它们甩掉

    一个,两个,三个宁凡储物袋中,下品逆婴的数量,已有四十九个。

    舍空初期的逆婴蛮兽,宁凡也寻到了七头,予以击杀中品逆婴,他也抢了七个。

    蛮域虽然辽阔,但在宁凡不计法力损耗的极速飞遁下,根本不值一提。

    舍空中期的逆婴蛮兽,宁凡没有去杀拥有逆婴的蛮兽,本身实力便会大幅提升,还可召集同伴,杀之,太难

    仅数个时辰,宁凡便夺得了五十六个逆婴,悄然返回勾陈蛮域的慕兰城。

    没有立刻杀死逆婴,宁凡在城中洞府催动古妖灵力,以势字秘布下一个隔绝灵力感知的大阵,于大阵中,斩杀逆婴炼化

    北境,暮雪蛮域。

    正在专心祭炼逆婴的毒龙老祖,忽然睁开双目,目光大变,手中正在祭炼的逆婴,炼化失败,爆成血雾

    来不及心疼这半成品逆婴,毒龙老祖眼中的震惊,渐渐化作疯狂的愤怒!

    就在刚刚,他竟感觉到另一个逆婴的死亡!

    “又死了一个下品逆婴!怎么回事!”

    这怒气还未彻底爆发,第三、第四、第五个逆婴,接连死去!

    紧接着,不断有逆婴死亡,短短十余息,竟接连死去五十六个逆婴!

    其中,四十九个逆婴是下品品阶,更有七个逆婴是中品!

    “五十六个逆婴!竟死了五十六个逆婴!”

    “谁能告诉老夫,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谁能给老夫一个解释!!!”

    毒龙老祖怒吼冲天,只一步便跃出了祭坛宫殿,哪还有半点心情祭炼逆婴。

    他的声音,传遍暮雪蛮域,所有听闻其怒吼的妖修,皆有种战栗之感

    他踏立雪空,怒目圆睁,睚眦欲裂!

    随着毒龙老祖怒而掐诀,未占领蛮域中。不断有蛮兽爆体而亡!

    每有一头蛮兽爆体,便有一道信息传入毒龙老祖识海,化作一幅幅追杀宁凡的画面。

    毒龙老祖面色越来越阴沉。最后,竟是怒极反笑!

    夺逆婴者。竟然还是那名鬼面修士!

    “找死!你找死!区区一个蝼蚁小儿,竟一而再再而三斩杀逆婴,阻碍我妖族大计找死!”

    “这一次,就算是*、妙言,也救不了你!你杀了老夫五十六个逆婴,老夫上天入地,也要将你斩杀于蛮荒古域之中!”

    “逆灵术!”

    毒龙老祖杀意惊世,十指掐诀。身上猛地散开一圈圈淡紫色的伪灵轮光环。

    此乃真龙族一大感知秘术,若在从前,只要逆婴还在这蛮荒古域之中,无论在哪个蛮域,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但这一次,逆灵术竟根本无法找出宁凡的下落!

    好似有什么屏障,阻碍了他妖灵力的感知这,是怎么一回事!

    “逆灵术,为何会无效!不可能!此子就算躲入中千界宝,也无法屏蔽逆灵术的感知才对!”

    “说起来。老夫不是派出毒龙卫暗杀此子了么,为何过了这么多日,此子仍然活着!难道毒龙卫的暗杀。没有成功?嗯,这是”

    毒龙老祖忽的目光一惊,身形一晃,直接出现在存放毒龙卫命牌的宫殿之内。

    宫殿之中,正有四名舍空妖修在此满面愁云,一见毒龙老祖前来,立刻跪地告罪。

    “属下等人该死!毒龙卫死伤太重,我等不知该如何处理,请老祖指示!”四妖不敢抬头。不敢去看毒龙老祖震怒的目光。

    毒龙老祖目光扫向七十二龙卫的命牌,眼中的寒芒在这一刻。达到顶峰!

    七十二龙卫命牌,碎了六十八个。唯有四个未碎

    果然,毒龙卫暗杀宁凡失败了!

    他没料到毒龙卫会暗杀失败,他更未料到,毒龙卫会死伤如此惨重!

    他,低估了宁凡的实力!

    “六十八名毒龙卫好,好啊!老夫倾尽心血培养的毒龙卫,竟死伤如此惨重!”

    “如此大事,尔等为何不禀报老夫!为何!!!”

    毒龙老祖如癫如狂,怒极反笑,杀意疯狂散开,震得四名舍空老妖面色惨白,胆寒不已,告饶道。

    “属下等人已派过人通知老祖了”

    “是么原来那人想禀报老夫的是此事,老夫竟一怒杀了那人,还真是讽刺啊!”

    毒龙老祖笑容越来越冷,他是真的怒了,真的要发疯了无人能阻,无人敢阻!

    “如此说来,那鬼面小儿是杀了毒龙卫以后,才获得的逆婴地图,斩了老夫五十六个逆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呵呵,好的很啊!小辈,你很好,很好!”

    “来人!速速召回所有剩余逆婴,不得有任何闪失!再死一个逆婴,老夫要尔等一并陪葬!”

    “来人!传讯给族中,就说逆婴之事出了变故,计划不得不延迟!一切罪责,老夫愿一力承担!”

    “来人!开真幻祭坛,请真龙七箭书,老夫要将那鬼面修士,直接钉杀在真幻祭坛之中!”

    一连串的命令,被毒龙老祖下达,这些命令,震惊了蛮荒妖族!

    真幻祭坛,真龙七箭书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渡真、舍空修士,被钉杀于祭坛之内。

    七真七幻箭,专杀渡真、舍空修士,且只能灭杀这两个境界的修士。

    若非渡过真桥的修士,无法灭杀若是拥有道念护体的碎念老怪,无法灭杀

    历届界战之中,不知有多少人族天骄,直接被真龙一族隔着万水千山射杀。

    自然,七箭书每一次动用,都要耗费巨大代价,灭杀普通渡真、舍空,十分不值。

    但如今,毒龙老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宁凡躲藏在茫茫人海,无法查出下落,他便只能取巧,以七箭书灭了宁凡!

    “此人能杀老夫如此之多的龙卫,不是舍空初期,也是渡真巅峰不会是更高境界的修为。否则以此子个性,不会放弃其他龙卫不杀,也不会放弃其他逆婴不取”

    “他的修为。恰好处在七箭书的灭杀范围,他。难逃一死!”

    毒龙老祖自然不知,他完全高估了宁凡修为。宁凡压根不是渡真

    可惜毒龙老祖根本没有想过,宁凡会是渡真之下的修为

    南境,天都蛮域,*仙尊面沉如水。

    他之前暗中下令,派人前去查战功碑,查探近期蛮荒战功变动,试图查出屠戮毒龙卫的修士身份。

    斩杀六十八名毒龙卫。获得的战功自然极高,非界战时期,蛮荒古域之中,极少有人战功变动。

    这段时期,战功碑上战功暴涨的修士,只有一人。那人自是灭杀毒龙卫的修士无疑,只是那个人的姓名一栏,竟然是空白无名

    此事自然在神族五域引起巨大震撼,这说明,斩杀六十八名毒龙卫的。只是一个人,并非一群人!

    如今,这无名修士已是六等上品罗天护法。拥有仙位令牌在身。

    他之所以会无名,只有一个原因其身上持有的仙位令牌并非四溟宗发放,身份也从未在四溟宗内登记过

    “四天之中,偶尔也会有一些修士机缘逆天,能在某些场合获得古修士恩赐,获得仙位这名前辈的仙位应该便是通过这种途径获得的”

    “能独自一人击杀六十八名毒龙卫,这名修士绝对是一名舍空修士!可惜战功碑上未显示这名前辈姓名,哎,也不知这位前辈会是哪一天的强者”

    “舍空啊。无论放在哪一天,舍空老怪都是各方势力老祖级人物命仙境界。只是第一步与第二步的过渡;渡真境界,也只是刚刚踏上求真之路而已舍空境。才是四天的强者”

    战功碑下,无数修士在此议论。

    吴尘等人亦在这群人之中,望着那战功碑上的无名位置,吴尘眼中满是敬仰。

    “不知是哪一天的舍空前辈,竟有如此大手笔,独自一人,几乎灭尽毒龙卫真想亲眼见见这位前辈斩妖时的场面!”

    吴尘对那无名前辈神往不已,自然不知那所谓的无名前辈,会是宁凡。

    “咯咯,此人的六等仙位,是以战功获得,自然有效只是此人,究竟是谁能创下这赫赫战绩,起码也该是舍空修士呢”

    “可惜此人只是舍空,却去招惹毒龙子,就算躲至天涯海角,只要还在蛮荒之内,便难逃一死毒龙子的七真七幻箭,可是专杀渡真舍空的*道友,我等要不要找出此人,帮他渡过这一劫?”

    妙言仙尊咯咯娇笑道。

    *仙尊面色仍是阴沉,对宁凡是否会被七箭书灭杀,他并不关心。

    他唯一担心的,是宁凡此举可能引发一场界战,不过如今看来,毒龙老祖似乎没有发动界战的打算,如此便好

    “那名舍空不知天高地厚,跑去招惹毒龙子,若是死于七箭灭杀,只能算是咎由自取。本王,为何要救他!若非此次事件没有扩大化,即便毒龙子不杀此人,本王也会找出此人,严惩不贷!非界战时期,跑去招惹妖族,可是重罪!”

    *仙尊冷哼一声,之前他可是有严惩宁凡的打算的,只是因为未能查出宁凡身份,才不得不作罢。

    “咯咯,*道友不愿出手,妾身倒是十分乐意帮上此人一帮敢去招惹毒龙子的舍空,多少年没有遇到过了”

    妙言仙尊咯咯一笑,走出大殿,不知去了哪里。

    *仙尊则缓缓闭上双目,不屑一笑。

    他可不认为凭妙言的实力,足以阻止毒龙子的七箭书。

    在他看来,若毒龙子不用七箭书也就罢了,若是使用,宁凡必死无疑

    纸片般的急报,传遍神族五域每个修城,一个震撼着人心消息,传入无数四天修士耳中。

    在上届界战中闯下赫赫凶名的毒龙卫,竟被一名神秘舍空独自灭杀了六十八人!

    神族五大蛮域,每一名四天修士都在议论神秘舍空的身份,然而无人能够猜出,那名神秘舍空是谁。

    慕兰城中,一间酒肆之内,几名修士正吐沫横飞地议论着那名神秘舍空的身份。

    “毒龙卫,无一不是真龙族精锐强者七十二毒龙卫,竟被那神秘前辈独自斩杀了六十八人!不必问,那前辈定是一名舍空老怪,且起码拥有舍空中期修为!”

    “不错想必此举已经触怒了毒龙老祖,若那毒龙老祖请出真龙七箭书,后果不堪设想啊,那名前辈,怕是要有危险”

    “七真七幻箭,隔界杀人,恐怖非凡渡真、舍空中之,必死”

    “但愿那名前辈能够避过此劫吧”

    酒肆之中,宁凡独坐角落,听着一个个修士的议论。

    一个月以来,他仗着妖灵力的遮掩,已炼化掉所有逆婴,劫血力量自是大幅提升,战阴阳的修炼进度,也一路暴涨到百分之七十一。

    炼化逆婴,实力大进,同时顺带破坏了妖族隐藏在暗处的图谋,宁凡本该高兴,但此刻,他却高兴不起来。

    一个月来,宁凡每日都会出现昏昏沉沉的感觉,眼前时常浮现莫名幻象。

    起初那感觉尚轻,但到后来,渐渐加重到宁凡无法无视的地步。

    以宁凡的眼力,哪里看不出,他这是中了诅术。

    诅术,以诅害人,杀人于无形

    察觉到自己中了诅术,宁凡立刻开始搜集情报,方才知晓,毒龙老祖持有一部七箭书,可凭七真七幻的诅术弓箭,杀人于万域之外

    “毒龙老祖每每以七箭书杀人之时,必竖草人,将欲杀之人的气息封印于草人之中,每日皆会血祭万妖,污浊草人,令草人指示的宿主,被真幻之力迷惑。待得时机成熟,毒龙老祖便会射出七真七幻之箭,隔界杀人”

    “值得庆幸的是,我修为并不在七真七幻箭的斩杀之列。麻烦的是,草人一日不除,我便会终日昏昏沉沉下去,虽无性命之虞,却是极为影响修炼”

    “不过被真幻之力诅咒,竟也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每一次堪破真幻,我对真之一字的领悟,竟都在一点点提升”

    宁凡起身走出酒肆,回到洞府。

    柳妍已被放出,跟仙萝莉呆在一起,在一旁的洞府中,一个温养星盘,一个吞噬碎雷修炼。

    宁凡独坐洞府,闭上双眼,令心神与锁定自己的真幻之力交融,一点点,炼化着体内真幻之力。

    脑海中,不断有一个问题回响

    何为真

    朦胧中,宁凡看到了一座桥,遮掩在浓雾之中,看不真切

    那是真桥,渡过它,宁凡便可晋入渡真境。

    只可惜,以宁凡如今对真之一字的领悟,看待此桥,就好似雾里看花,无法找寻真桥的方位

    “渡真不易”宁凡静下心,一点点炼化着体内多出的真幻之力。

    北境,暮雪蛮域。

    毒龙老祖目光狰狞地看着祭坛中的草人,眼中寒芒渐起。

    一个月来,他日日派人血祭万妖,以真幻之力蛊惑宁凡。

    如今,时机已经成熟,是时候以七真七幻箭灭杀宁凡了!

    “来人,解封祭坛下的祖魂池,请祖弓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