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60章 又见吴尘

第860章 又见吴尘

    远古森林中的蛮兽,被小萝莉一人清空。

    深处一株参天古木上,被宁凡开辟出三个洞府,一人一间。

    柳妍在此温养星盘,小萝莉在此为宁凡护法,宁凡则一心一意修炼战神诀。

    宁凡心神一点点融入这片远古森林中林地上腐叶,已不知有多厚,积攒了多少年。

    在这些腐叶之下,偶尔可以发现一些战死者的枯骨,以及一些灵性耗尽地锈蚀法宝。

    古老的战意,在这片森林中凝而不散。宁凡闭上眼,耳边似能听到无数死而不屈者的呼喊。

    战!战!战!

    当年金戈铁马,早已不可追寻但此地的战意,却是不朽传承下来!

    宁凡对战神诀的明悟有多了一些战意战意,那一个意字,是一股不灭的意志…

    一日,两日,三日不知过了多少日,宁凡的心,彻底与此地战意完美交融。

    这一刻,他终于睁开双眼,开始施展烈元术,凝制烈元晶。

    在这里,他想要制作的不是下品烈元晶,而是中品!

    失败,失败,失贩.

    一块块道晶,在宁凡手中化作齑粉,凝制中品烈元晶的难度,比下品高出太多。

    一个月过去,宁凡仍是在不断失败。

    两个月过去,宁凡仍未凝出半块中品烈元晶。

    三个月过去,宁凡仍在失败,只是心中,终于明悟了什么一般。

    之所以仍旧无法凝出中品烈元晶,是因为此地战意,还不够浓!

    这一刻宁凡走出洞府,施了个土遁术,竟是朝着远古森林的地底不断沉入。

    蛮荒古域的地壳,每隔数百年,都会变动一次。

    四天分离数亿年,经历界战四百次,地壳变动近百万次…曾经界战的战场,早已掩埋至地层深处。

    那里的战意,比地面更强,那里,定能凝出中品烈元晶!

    宁凡一路潜至地底尽头,在这里,战意的浓烈程度,几乎可以稍稍扰乱宁凡沉稳的道心。

    在这里,宁凡终于凝出第一块中品烈元晶中品烈元晶的战意强度,相当于罗家极品战晶!

    极品战晶,自战王罗睺沉睡,再无人可凝出!

    感受着中品烈元晶中强烈战意,宁凡满意一笑,在这地心世界,陪伴着无数古修士遗骨,不断凝制着中品烈元晶。

    整整两年时间,宁凡都在凝制中品烈元晶,一共凝出近万块。

    接下来的八年,宁凡重返地面洞府,通过炼化中品烈元晶,战火数目不断增多。

    八年之中,小萝莉吃完了手中十分之一的碎雷,又向宁凡索要了十分之一。

    八年之中,柳妍温养星盘之余,竟与星盘有了一丝共鸣,修为大幅提升,突破至碎虚五重天的境界。

    八年过去,宁凡的本命战火数量,已有一千二百道!

    而他战阴阳的修炼进度,则在这八年之中,提升了二十分之一!

    战诀第三变,需要拥有呐道本命战火,才可突破。

    宁凡的战神诀,已卡在临近突破第三变的瓶颈,他需要一战,来突破战神诀!

    周遭数百万里,蛮兽早被百无聊赖的小萝莉清理一空。

    来到远古森林,已有十年十年过去,宁凡第一次走出远古森林。

    他独自离开远古森林,将柳妍、小萝莉暂留在洞府之内。

    随着宁凡心念一动,天地间立刻乌云密布,阴雨不绝,那雨幕,更是朝远处渐渐散开。

    宁凡神念散得极远,寻找着可以一战的蛮兽。

    忽然间,宁凡目光微变,收了漫天雨幕,毫不犹豫,立刻化作一道金光,朝着蛮域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他并未想到,在这蛮荒古域之中,竟还能遇到一个故人

    未占领蛮域,某个黑沼大泽之上,正有一队修士且战且退。

    这一队修士,一共四人,各个都有渡真之上的修为,头戴血色鬼面。

    这四人,是杀戮殿的四名鬼面杀手,这一次从殿中接取了搜集蛮尸的任务,同入蛮荒古域。

    他们的任务,是搜集百具以上渡真蛮兽的蛮尸。

    四人中,有三名渡真初期,一名渡真中期,以这四人联手之力,灭杀一些渡真初、中期的蛮兽,都不是难事,搜集蛮尸,也不会太难。

    四人行踪诡秘,往往寻找落单蛮兽下手,从未遇到过什么危险。

    这一次,四人寻到了两头落单蛮兽,合力击杀,将蛮尸封印收起。

    然而令这四人始料不及的是,两头蛮兽之手,竟有一头,体内藏着一个古怪元婴。

    在四天记录的情报中,从无任何蛮兽,体内拥有元婴、兽丹。

    偶得这具蛮兽元婴,四人自是不敢怠慢,将之封印收起,准备带回杀戮殿,献给宗门,好好研究一番,说不得会是大功一件。

    未曾料想,就在他们封印怪婴之后,竟在一瞬间,引动了附近所有蛮兽的杀机!

    在四人身后,已有二十多头渡真蛮兽集结,四名追杀着四人,蛮兽的数量,还在增加中!

    “那怪婴究竟是何物,竟能引动此地所有蛮兽的杀机!”

    四人中修为最高者,是一名渡真中期的白发老者,鬼面遮面,看不清面容,却也能从坚毅的目光中看出,这是一个性格刚烈的老者。

    “,还是丢了吧这些蛮兽数量太多,我们惹不起”一名面遮鬼面的女修言道。

    她身披血色战甲,是一名炼体修士,姓岳。

    “岳师妹说的是,那怪婴还是丢了的好。”另一个中年渡真言道。

    “吴某也认为,那怪婴应该趁早丢掉。”最后一名渡真,是一个身形魁梧的大汉,突破渡真才十来年,境界还不是特别稳固。

    “好,丢了那怪婴!”

    余姓老者微微一叹,虽然也想拿这怪婴回去立功,却也知不宜为了一个怪婴,继续触怒身后蛮兽。

    一咬牙,余姓老者取出一个封印玉盒,朝身后狠狠丢去,希冀凭借此举,平息群兽的怒火。

    玉盒落地,一个死气沉沉地怪婴立刻掉落地上,只有巴掌大小,却长着两个头颅。

    群兽一见怪婴落地,立刻纷纷驻足,目光沉重。

    其中一头蛮兽,一口将怪婴吞入腹中,朝长空哀鸣了许久。

    数息之后,所有蛮兽全部凶光毕露,再次朝四人追来,杀机更甚!

    “麻烦了…怪婴已还给这些蛮兽,它们却还是不愿放过我们。”

    余姓老者目光凝重起来,还未做出对策,其他几个方向,竟也有大批蛮袭至!

    望着潮水般涌来的蛮兽,四名鬼面杀手全部面色紧张起来。

    “死战!”余姓老者目光一厉,吐出这两个字。

    其他三人亦是目光一肃,心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唯有死战杀出重围,才有一线生机了。

    被近七十头渡真蛮兽围攻,四人已然生机渺茫.

    一头头蛮兽张开巨口,黑红色的蛮闪,正在它们口中凝聚

    嗤!

    闪神水印一道呼啸凌厉的金色遁光,没有任何保留,直奔此地而来,骤然间出现在兽潮之内。

    金光一散,显现出一个同样戴着鬼面的银发青年,只是这青年的鬼面,与旁人血色鬼面不同,乃是银色。

    此人目光猩红如劫,只一个冰冷眼神扫过,不惧天地的蛮兽,竟全部露出恐惧神情。

    凝聚于口中的蛮闪,更是一时间不敢放出!

    有一股无形之威,在银发青年身上凝聚,那威压,旁人难以觉察,唯有蛮兽才可切身体会!

    “此人是谁!只一个眼神,便可慑服群蛮!”余姓老者在内的三名鬼面杀手,全部一惊。

    而那名吴姓修士则目光一怔,竟从这银发青年身上,察觉到一丝似有若无的熟悉威.

    “吴兄,别来无恙亨银发青年微微一笑。

    这声音传入吴姓修士耳中,立刻令得他的目光狠狠一震,有了几分不可置信。

    这吴姓修士,正是与宁凡交情不浅的吴尘!

    此刻宁凡鬼面银发的形象,与从前的形象差别极大,但这声音,吴尘却是一生一世不会遗忘。

    旁人或许不知,他却知这银发青年,定是宁凡无疑!

    群兽也只是被宁凡震慑了一瞬,随着那名吞下怪婴的蛮兽一吼,所有蛮兽再次露出凶狠目光,扫去了心中畏惧,发出一道道蛮闪。

    一共七十五头渡真蛮兽,修为最高者,甚至达到了渡真后期。

    七十五道蛮闪扫落,吴尘等人全部汗毛竖起,从未感到死亡如此逼近。

    就连宁凡,眼中都露出几许凝重,二话不说,直接召出逆星魔甲,一字逆字,脱口而出。

    这一刻,大道运转的轨迹,竟因为逆星魔甲的力量,有了些许便宜。

    无数道直冲四人扫来的蛮闪,在这一刻,却是全部逆转了方向,朝各个发出蛮闪的蛮兽打回。

    这一幕,超出了吴尘等人的理解,细看之下,才发现宁凡身穿的,竟是传说中的逆星魔甲!

    “逆星魔甲!舍空难求的至宝!”那名渡真女修惊呼道,其他人也是纷纷震撼难明。

    就连最为熟悉宁凡的吴尘,此刻都有了骇然之色。

    弹回了所有蛮闪,四面立刻传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有六头修为略低的蛮兽,直接被反弹而回的蛮闪灭杀,余下六十九头蛮兽,则或多或少受了伤势。

    极远处,七头舍空境界的蛮兽气息正在疯狂逼近。

    宁凡目光立刻一凝舍空蛮兽,平日里几乎全都呆在巢穴修炼,今日岂会同时出现七头…

    有舍空蛮兽参战,宁凡也不与蛮兽继续缠斗,十指掐诀,释放出漫天紫雾,带着吴尘等人,悄然从紫雾中遁去。

    待紫雾散,待那些舍空蛮兽赶到,此地哪里还有宁凡等人的踪影。

    天地间,更是凭空降落无数细雨…

    “被那些异族逃了!可恨!”

    一头舍空中期的龙象蛮兽,发出愤怒的声音,想要追杀宁凡等人,苦于无法找到

    它最拖长的,便是气息追踪神通,但随着细雨一落,所有气息都被淹没在雨里.”

    一处荒谷之中,宁凡与吴尘等人纷纷现出身形,逃过了群兽的追杀。

    由于多了七头舍空蛮兽参战,宁凡没有恋战,怕的是吴尘等人实力不足,死于群兽围攻。

    若只有他一人,他倒是不介意与群兽较量一番。

    而让他稍稍有些诧异的,是舍空蛮兽竟会一反常态、跑出巢穴…

    “阁下出手相救,我等感激不尽!”余姓老者等三名鬼面杀手,纷纷朝宁凡抱拳而谢。

    他们心知,若非宁凡出面,他们十有八九会死在群兽围攻之下…

    吴尘亦朝宁凡抱拳道谢,,宁凡戴上鬼面,是想隐藏身份。

    他的身份对如今东天修士而言,太过敏感。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亨

    宁凡目光转向吴尘,复又问道,

    “多年不见,想不到吴兄已经渡真成功了。只不知吴兄为何会来蛮荒古域,又为何会引动如此多的杀劫?”

    宁凡早已见过鬼面模样的吴尘,自然认得出来。

    一听宁凡竟与吴尘认识,三名鬼面杀手皆是一怔,却也没有多问。

    吴尘已从最初的震撼中清醒,与宁凡在蛮荒古域重逢,他自然高兴,回想起宁凡出手相救一事,又有些唏嘘…

    心中有万千话语想和宁凡把酒相谈,却苦于不是地方。

    “哎,一言难尽我等如今在一座蛮城落脚,等到了那蛮城,再细说不迟。”

    “去蛮城么…也好”

    宁凡随吴尘一行,朝附近一座蛮城飞去。

    蛮城,是人形蛮兽居往的城池。

    人形蛮兽没有修为,无论是模样还是性格,都与凡人无异。

    吴尘等人落脚的蛮城,名为月氏城。

    尚在城外数里处,吴尘一行便降落于地,摘下了鬼面,收起了所有煞气,好似凡人般入城。

    宁凡虽未摘下鬼面,却也收敛了所有气息,从外表看,并看不出他与凡人有何不同。

    这座蛮城不大,只生活着数千蛮人,城池四面塑有古老雕像。

    那雕像名为蛮像,有威慑蛮兽的神通,可令蛮兽不敢攻城。

    若无蛮像保护,随便一只蛮兽都能血洗一座蛮城。

    “这里,就是蛮人居住的蛮城么.”

    宁凡跟在吴尘等人身后,走过青石长街,看着街边一个个瓜果、小吃摊位,若有所思。

    这里,分明是凡人的市集…

    偶有几名游春踏青的蛮人少女,纤腰束素,与宁凡等人擦身而过,留下缕缕幽香。

    也有江湖豪客,行商贩卒,在城中来来往往。

    若非身处蛮荒古域,宁凡根本不会认为,这些与凡人无异的生灵会是蛮人,拥有兽化为蛮的能力

    一路行至一个酒肆,余姓老者等人识趣地告辞,只留下宁凡与吴尘二人,呼童唤酒,细细叙别。

    无人知晓,宁凡与吴尘是异族,是修士。

    二人坐在酒肆之中,如此普通,就好似一般的江湖豪客,痛饮起来。

    偏僻的角落,并无人打搅二人叙话。

    一番叙话之后,宁凡才知,吴尘已于十五年前渡真成功,此次进入蛮荒古域,是为了执行一个搜集蛮尸的任务。

    而他们之所以会被蛮兽追赶,甚至引动舍空蛮兽追杀,竟是由于一个怪婴.

    “若非宁兄出现,吴某多半已死于群兽口中…大恩不言谢!只是想不到数十年未见,宁兄已有了这般名望、实力,真是让吴某汗颜给哈,干!”

    吴尘哈哈一笑,拍开酒坛泥封,立刻咕咚咕咚痛饮起来。

    宁凡一生红颜无数,好友却是不多,吴尘算是一个。能在蛮荒古域遇到吴尘,亦是开怀。

    对饮间,宁凡也渐渐将一路走来的经历略略告知吴尘。

    待听闻宁凡如今尚未渡真之时,吴尘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想不到堂堂雨之仙君,竟然真的还没有渡真…吴某本还以为,宁兄墓比之时,压制了修为,,赢得的墓比第一厉害!吴某一生极少服人,但宁兄却是令我不得不服啊!想当年…哈哈”

    吴尘不由得回想起与宁凡第一次相遇的场面。

    那时的他,尚在雨界悟真,那时的宁凡,还只是一名炼虚修士…

    时隔百年,他终于突破了渡真境,而宁凡却已一路直追,同样快要渡真,实力更是远在他之上…

    ‘老子吴尘,目无王法的吴,杀人屠城的尘!,

    ‘宁兄想必是在悟虚,可我看的,不是虚,

    往事历历在目,宁凡亦是会心一笑,单手抱起一个酒坛,痛饮起来。

    吴尘又将近年来的一些东天大事告知宁凡。

    诸如极雷宫在近十年中,倾尽全力,在东天范围内疯狂找人,无人知,他们在找谁。

    又诸如,极丹圣域域门修复顺利,已经确定,再过九十年左右,便可重开圣域。

    只不过这一次重开,由于域门加固,便是渡真修士也能进力只.

    但又有一个弊端,域门加固的代价,是此次开启极丹圣域后,将再无法打开圣域…

    “哦?渡真也可进入了么我原本还在担心,突破天魔之后,无法进入”宁凡微微诧异道。

    “呵呵,宁兄进入极丹圣域,果然还是为了药宗首徒么哈哈,宁兄果然是个风流人物!”

    “说起来,宁兄难得进入一次蛮荒古域,为何不在此地渡真此地蛮城与凡间无异,作为化凡悟真之地,倒是十分合适,且这蛮荒古域,生有不少‘求道果”服之,可是能稍稍提升渡真成功的几率的…九渡真桥可是不易,能提升一些几率也是好的。”

    吴尘的话语落在宁凡耳中,立刻使得宁凡目光微闪,却又微笑摇头。

    宁凡的首要任务,是修炼战诀第四变,渡真之事,倒是可以暂缓。

    “我们小队的任务,是搜集一百具渡真蛮尸,如今已搜集了四十多具,想来再有七八年,便可搜集完成,离开蛮荒古域”这一日若非宁兄恰好赶来,老子多半会死在那群蛮兽口中复他娘凶险!”吴尘唏墟道。

    “搜集蛮尸一事,可需宁某相助?”

    吴尘于宁凡有恩,宁凡自然不介意给吴尘帮忙的。

    “哈哈,不必”吴某还想借这场厮杀,稳固一下境界,若宁兄介入此事,怕是只需数日,便可集齐所有蛮尸,那可就没意思了。”吴尘哈哈一笑,婉拒了宁凡好意。

    “想要稳固渡真境界么亨

    宁凡略略一想,取出一个储物袋递给吴尘。

    吴尘接过储物袋一看,目光立刻一震,露出肃然之色,将储物袋推还给宁凡。

    “这些道果太多,太贵重,吴尘不能收!”

    “当年我从你手中拿东西时,可没和你客气过”收下吧。”宁凡不以为然地一笑。

    吴尘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也不矫情,收下了储物袋。

    这一顿酒,足足喝了半日,宁凡方才告辞离去。

    吴尘还有猎捕蛮兽的任务,他也有修炼战神诀的任务,却是无法久聚。

    “下一次相见不知会是何年亨吴尘独坐酒肆,感慨丛生。

    宁凡离开月氏城,一路朝那黑沼天泽返回。

    因为舍空蛮兽的出现,宁凡没有全力一战,战神诀的瓶颈也还未突破。

    他又杀了回来,一是为了突破战诀瓶颈,二是为了寻一寻那所谓的怪婴.

    他对那能引动舍空蛮兽追杀的怪婴,有些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