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56章 斩玄雷

    静!整个天月宗大殿,死一般的寂静!

    一个个宾客的脸上,先是一怔,而后露出讥讽地神情,望向宁凡。

    无人料到,天月宗喜宴上,会出现如此可笑的一幕。

    竟有一名人玄初期,口出狂言,声称玉机子侍妾是其器灵,要将之带走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呵,有意思啊区区人玄初期,竟敢惹天月宗,今日有好戏看了。不知此人,会落得什么凄惨下场。”

    “敢抢玉机子的侍妾,此人勇气倒是可嘉,不过么呵呵,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勇气有何用途?有勇无谋,徒劳而已。”

    “此人口出狂言,无异于扇了天月宗一个耳光,玉机子,定不会放过此人。”

    四周议论之声渐起,玉机子的笑容,则生生僵在脸上,变作阴沉之色。

    “哼,阁下是谁!口气倒是不小,竟来闯天月宗,抢玉某侍妾!”

    玉机子心中虽怒,却强压下怒火,没有莽撞,想要先问清楚来人身份。

    他仗着师尊厉害,行事张狂霸道,却也明白,世间有太多人,比他更有张狂霸道的资格,拥有的背景,比他更厉害。

    宁凡表露的修为不强,但冷视群雄的冰冷目光,却给玉机子一种不容小觑的感觉。

    也许,此人是某个八级雷界界主后辈也未可知此人敢闯天月宗,说不得是有什么依仗

    “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晓你,跟我走!”

    宁凡目光冷冷扫过玉机子,后半句话,却是对柳妍说的。

    柳妍的心中。对宁凡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那亲近感,缘于她的器灵身份。

    对宁凡的话语。她自不会有太大抗拒,擦掉委屈的眼泪。却是一步步,朝宁凡走来。

    她俏生生站在宁凡身后,方才惊觉,自己似乎过于盲从宁凡的话语了。

    只是不知为何,她愿意跟他走就好似法宝,无法背弃主人一般。

    玉机子面色更加阴沉,柳妍是他看上的侍妾,竟敢当众跟其他男人走!

    “不敢说出身份么怕是此人根本拿不出让我忌惮的身份。才故意这么说的吧!故弄玄虚!没有背景,也敢惹我!”

    玉机子心中冷笑不绝,认定宁凡并无任何靠山,底气便也更足,眼中凶光立刻闪现。

    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玄,敢上他天月宗闹事,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四魔卫,杀了此人!至于那贱人一起杀了!”

    “是!”

    随着玉机子一声令下,大殿之中立刻便有四道黑影,闪现而出。将宁凡、柳妍围在中心!

    这四人,正是负责劫回柳妍的四名鬼玄后期。

    一得宗主命令,四人二话不说。立刻向宁凡出手,掌心发出一道道黑色雷霆。

    以宁凡为中心,十丈之内,立刻出现一个黑雷结界,将宁凡囚于其中。

    “四魔雷界!”大殿中不少老怪,一见此术,立刻为之动容。

    玉机子的眼中,则浮现出一丝得意的寒芒。

    这四魔雷界,是一种合击雷术。是他师尊所创,由四名鬼玄后期施展。便是鬼玄巅峰,也可诛杀!

    “不好!”

    柳妍俏脸一白。被困在四魔雷界中,她立刻有了一种死亡临近之感,下意识要从储物袋中,取出师尊赐予的鬼玄玉简自保,却被宁凡按住皓腕。

    “不要怕,有我在。”

    宁凡的话语十分平静,只随意一句话语,却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令得柳妍心中所有慌乱为之一宁,美目冷静下来。

    仿若只要有他在,便是天塌下来也不会有事,便是整个玄雷界的强者来剿,也不会有事。

    柳妍不知宁凡容貌,不知宁凡姓名,不知宁凡真实修为然而宁凡体内的雷霆气息,却让她感到无比安心

    轰!

    随着四名魔卫指诀催动,结界之中,立刻便有震天裂地的黑雷疯狂炸裂。

    雷霆绞杀之下,即便是鬼玄巅峰修士,也难逃一死。

    宁凡固然也是鬼玄巅峰,但他的实力,根本没有被局限在鬼玄之列!

    他的眼中,开始有了寒芒他本想顺手带走柳妍即可,但既然天月宗敢对他下杀手,就怨不得他予以还击了!

    没用动用任何神通,宁凡仅是抬起手掌,五指看似随意地一抓。

    这一抓之力,却恰恰抓住万千雷霆道则的脉络上!

    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立刻向四面猛然撞去,足以灭杀鬼玄巅峰的四魔雷界,却在宁凡一抓之下,立刻崩溃!

    大殿中的老怪,眼中全部有了骇然!

    四魔雷界,竟被破了!

    嘭!嘭!嘭!

    随着结界崩溃,四名魔卫立刻吐血连退,这四人尚未站稳脚跟,忽然面色惊恐之极。

    却见宁凡忽然抬指点下,大殿之中立刻生出四道森冷蚀骨的阴风,卷起四道黑色龙影,猛然朝四人卷来!

    此术,正是宁凡自封仙碑中领悟的呼风之术!

    宁凡没用动用他墓比一战的成名神通,为的,仅是不暴露身份而已。

    四道风龙一卷之下,四名鬼玄后期的魔卫竟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肉身被阴风一刮,立刻腐朽成一具白骨!

    唯有四人元神未陨,但随着宁凡屈掌一摄,四名魔卫的元神,及四人储物袋,全部被宁凡收走!

    元神自是抹杀,封存,留待日后秘法祭炼,施展轰神术。

    储物袋东西虽少,却也不会放过!

    蚀骨的阴风,刮过无数老怪的脸颊,令这些老怪纷纷有了胆寒之感。

    玉机子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他无法相信。宁凡竟不是一名人玄初期,竟是一名实力堪比渡真的存在!

    渡真修士放眼七级雷界,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此人竟是一名渡真老怪不成!

    ““死!”

    宁凡冰冷的目光。扫向了玉机子,抬指一点。四道风龙立刻朝着玉机子卷去,杀机毕露。

    在这重重阴风之下,玉机子平生第一次有了必死之感。

    只是不待阴风临身,那名被玄雷界主派来、负责保护玉机子的渡真中期老者,已一步踏出,挡在玉机子面前!

    “少主莫急,有老夫在,无人可伤你!”

    那老者眼中。有着睥睨天下的傲气。

    他有着渡真中期修为,是玄雷界主四护法之一,名为风雷子,在这玄雷界,他已是巅峰强者!

    宁凡这手呼风之术固然厉害,但他却有十足的信心挡下!

    但见他抬手一祭,立刻便有一道雷光从袖中飞出,挡在身前。

    “风雷幡,收!”风雷子冷冷道。

    那雷光,是风雷子的道兵。名为风雷幡,对风、雷有着极大克制。

    呼风之术固然厉害,却恰恰被风雷幡属性克制风雷子。何惧!

    宝幡光华一闪,四道黑色风龙立刻被宝幡吸入其中。

    风雷子冷哼一声,似对呼风术极其不屑,但下一瞬,他的眼中却有了骇然!

    却见身前的风雷幡,在吸入呼风之术后,竟灵光黯淡,并出现了无数裂痕。

    下一瞬,风雷幡上忽然破开一个大洞。四道黑色风龙从中怒吼而出,朝他及玉机子狠狠压下。

    阴风怒号中。玉机子满面骇然,却是无力抵挡。惨叫一声,肉身湮灭,只留下一具白骨。

    他的元神则被阴风卷回,被宁凡灭杀,储物袋自是被收走。

    风雷子则幸运地多,没有在呼风术下受伤。若被呼风黑龙击中,他起码要被一击重创。

    危难之时,风雷子却是施展出了一式极为阴损的魔道秘术雷替身术!

    场中某个老怪,正在一旁观战,根本未反应过来,已直接与风雷子位置调换。

    立刻,那名老怪代替风雷子,殒命在了黑风中,而风雷子,则浑身冷汗淋漓!

    好险!若雷替身术用慢半步,他必定已死于呼风术下!

    只是风雷子抓取替身的行为,立刻在大殿老怪之中引起恐慌。

    无数老怪目光大变,仓皇逃出大殿,生怕下一次宁凡攻击之下,风雷子会抓取他们作为替身。

    他们更惊骇的,是宁凡的实力竟恐怖如斯,就连渡真中期的风雷子,也险些在呼风术下重创,不得不抓取替身自保

    “这阴风术是什么神通,威力好生恐怖!老夫从未听说过,东天之中,有哪个势力拥有如此神通!”

    “那鬼面修士什么来历!莫非竟是杀戮殿的鬼面强者么!”

    “不老夫可从未听说过,杀戮殿中,有谁会佩戴银色鬼面的”

    四条风龙,能量耗尽,渐渐消逝。

    宁凡目光淡淡一扫风雷子,此人施展的雷替身术,引起了宁凡一丝兴趣。

    风雷子绝望地看着宁凡,他摸不清宁凡实力,却因看出,宁凡实力在他之上。

    再战下去,即便有雷替身术这一秘术,也难保不会陨落在宁凡手中。

    “可恶若其他三名护法在此,与老夫一道施展四魔雷界之术,纵然此人是渡真后期,老夫也有斩杀的信心!”

    “只有老夫一人,今日是要死在此地了么”

    便在风雷子绝望之时,天月宗之外,忽然传来怒雷震天之声。

    乌云遮日的长空,闪雷似在震怒,那怒意,似能轰开天空!

    在听到这道怒雷声的瞬间,风雷子面色大喜,天月宗的残余修士,也全部大喜!

    逃至大殿外的玄雷界老怪们,则是大惊!

    天地间,滚滚雷霆之中,遥遥驰来一个金雷滚滚的雷车,那雷车,由三名渡真中期修士恭敬驾驶!

    银雷下品,金雷中品这金雷雷车。唯有七级雷界的界主,才有资格乘坐!

    那雷车本在极远处,但瞬息间。便直接遁至天月宗上空。

    雷车一至,三名驾车渡真并不出手。车上的人也还未走出,却先有一道金色雷枪,从车中一闪而出,朝天月宗大殿狠狠刺落。

    雷枪攻击的,赫然是身处大殿内的宁凡、柳妍!

    操控雷枪攻击的人,修为已无限接近舍空境!

    “无论你是谁,敢杀老夫徒儿,今日都必须死!”

    金色雷车之中。传出一道霸凌狂肆的老者声音,声音的主人,正是玄雷界主!

    那雷枪只一个闪烁,已穿透天月大殿,逼近宁凡天灵三尺,带着接近舍空一击的威能。

    宁凡没有召出雷图反击,只是一把抓住柳妍的纤腰,在雷强临身的瞬间,身形一晃,消失于原地。

    下一瞬。大殿崩!

    不只是天月宗大殿,整座天月山都在雷枪的一击之下,霎时间土崩瓦解。

    大殿内的天月宗修士。被无差别攻击,不知死伤了多少。

    无人知,宁凡是否逃过了雷枪攻击!

    风雷子带着少部分修士腾空而起,飞至雷车方向,眼中满是敬畏、火热,抱拳一拜!

    “属下风雷子,见过界主!若非界主来得及时,击毙那名狂徒,属下多半已经殒命在狂徒之手!”

    “哼!保护我徒不利。今日之后,你自领责罚!至于那狂徒。似乎还未死由老夫亲自斩杀,为玉儿报仇!”车中。传出一道森冷声音。

    “什么!那人还未死!”风雷子大惊,驾车的三名渡真,也是目光微变。

    玄雷界主没有理会风雷子等人的震撼,只是化作一道璀璨雷光,一散之下,走出雷车。

    挥手一招,雷枪立刻返回手中。

    这是一个肌肉遒劲的白发老者,周身雷光闪烁,怒眉之下,目光杀机毕露。

    风雷子等四名渡真中期,则跟在玄雷界主身后,正是玄雷界主的四名渡真护法!

    长空之上,宁凡与柳妍的身形徐徐浮现。

    在看到宁凡现身的瞬间,玄雷界主的杀意,达到了顶峰!

    雷枪一横,玄雷界主的脚下立刻有金色雷霆炸裂,天地间,立刻出现一尊古老神祗的巨影!

    那巨影一身金色雷光,身后背着八个雷鼓,手执雷锤,目若掣电。

    那巨影,是玄雷界主的道象怒目雷神!

    “无关之人,滚出天月宗范围!今日老夫要在此地,诛孽!”

    “怒雷结界!开!”

    玄雷界主雷枪一指,身后的神祗巨影立刻张开结界雷光,将宁凡、柳妍困在结界之内。

    同在结界内的,还有玄雷界主,及风雷子等四名渡真护法。

    这怒雷结界,是一种领域类的神通,在这结界之内,玄雷界主便是众雷之主,实力直逼舍空初期!

    一见玄雷界主竟张开了结界,无论是天月宗修士,还是来此赴宴的宾客,纷纷露出惊惧之色。

    无数道流光,从天月山废墟飞出,朝极远处死命逃遁。

    结界阻隔,无人敢在此地观战,也无人能目光穿透雷霆观战。

    千年之前,玄雷界主曾与一名舍空初期交战,张开了怒雷结界。

    那一战,那名舍空初期竟是未能战胜玄雷界主。

    而结界周遭的百万里大地,全部成为废墟,无数无辜生灵,死于结界雷力之下

    “不必看了除非那鬼面修士是舍空,否则,必死于怒雷结界之内”无数修士感叹道。

    结界之内,宁凡目光微微一动,即便他身怀太素雷星,在这结界中,雷力竟也受到些许压制

    倒是个厉害的结界,但在领悟了势字秘的宁凡眼前,这结界却是漏洞百出,破之不难。

    没有击毁结界的打算,对宁凡而言,这结界也有存在的好处。

    结界存在,外人便无法看到结界内的战斗。在这结界之中,他不必顾忌什么,可展露全部实力,诛杀玄雷界主等人!

    “你先在界宝中等我,待此战结束,我自会放你出来。”

    宁凡一挥手。直接将柳妍收入玄阴界。

    原本杀机毕露的玄雷界主,立刻目光微震。

    在他这怒雷结界之中,外人是休想打开储物袋、小千界宝的。这正是此结界另一个厉害的地方

    但宁凡,竟在此结界中。直接将柳妍收入界宝

    “此人的身上,竟有中千界宝!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玄雷界主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丝不安,仿佛自己对宁凡妄动杀机,会是一个错误决定

    风雷子等四名护法,亦是目光大震。

    中千界宝,唯有仙帝才有资格拥有,眼前的鬼面修士。莫不是一名仙帝传人么,否则怎可能持有中前界宝!

    此人若不是捡来的界宝,来头便有些恐怖啊

    不!东天诸帝,从无宁凡这么一个传人!

    此人不会是仙帝传人,他的中千界宝,可能只是偶然获得

    “杀了此人,便能夺其中千界宝!”

    玄雷界主眼中,立刻便有贪婪之色流动,朝着四名护法一字令道,

    “杀!”

    无论是为了徒儿报仇。还是为了夺取界宝,宁凡都非杀不可!

    风雷子一得界主命令,立刻目光极浓。恶狠狠地看着宁凡,森然一笑。

    之前他被宁凡压着打,现在四名护法齐至,且还身处界主大人的结界中,终于轮到他报仇雪耻了!

    风雷子等四名渡真中期身形一晃,立刻将宁凡围在中心,掌发黑雷,张开了四魔雷界。

    宁凡没有躲避,只是静静看着四人。眼中的寒意更深,冷冷道出五个字。

    “雨阴阳,解封!”

    在这五个字道出的瞬间。宁凡一身气势陡然暴涨,大手一挥,四魔雷界立刻崩溃。

    风雷子等人吐血连退,不可置信地看着掌碎魔雷结界的宁凡,竟露出一丝惊恐的神情。

    原本霸气凛然的玄雷界主,平生第一次,露出追悔莫及的惊容!

    怒雷结界尚在,结界之内,暴雨如瀑,凭空降下无数雨水。

    雨幕之中,宁凡骤然一拍剑袋,立刻便有五道剑影,带着化不开的雨意,分别朝五人斩来!

    这五剑,正是雨之五剑!

    任何试图阻挡五剑的雷霆,纷纷在五剑剑芒之下,雷崩!

    其中,微尘四剑分别斩向风雷子等四人,但见剑光动,四人立刻惨叫一声,在一瞬间被亿万道剑雨斩中,肉身爆散成万千血雨。

    离合剑则朝着玄雷界主当头劈下,带着无限接近先天之宝的威势!

    玄雷界主追悔莫及这一刻,他认出了宁凡的身份!

    应该说,若宁凡如今施展出雨阴阳的种种神通,几乎无人不识他的身份!

    “雨之仙君此人竟是雨之仙君!乱古之徒!秘族都不敢得罪的存在!”

    “不好,此剑,老夫挡不下!”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自怒雷结界中传出,一直传到极远处。

    剑斩玄雷!

    五道浓浓的死气,自结界之内,冲天散开!

    任何听到这一声惨叫的玄雷界老怪,纷纷有了寒气灌顶的感觉!

    当雨雾消散,当雨阴阳重新封印,当怒雷结界崩溃,鬼面银发的宁凡,重新出现在了群修眼前!

    他的手中,随意握着一根雷霆细线,细线之上,穿刺着五个昏迷不醒的元神!

    那是玄雷界主以及风雷子等护法的元神!

    “此人是谁!难道竟是一名舍空老怪不成!他竟在怒雷结界中,杀了玄雷界主!他,是谁!”

    “鬼面,银发东天之内,银发修士可不多啊莫非他竟是极雷宫的雷罚尊者么!”

    这一刻谁还敢说说,宁凡独闯天月宗,是可笑之举

    会说这种蠢话的,才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