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53章 离去之前

第853章 离去之前

    宁凡盘膝于妖祖洞府中,操控着扶离灵轮,吞噬着岛外大把大把的紫雾。

    从第六幅壁画开始,描述的都是古妖一族的秘闻。

    百幅壁画中,不断有金光飞出,没入宁凡识海,令得他脑海中渐渐多出些许秘闻。

    他了解到,远古之时,每一名古妖都会修习五灵轮之术,借以修炼出妖灵力

    他了解到,古神修法力,古魔修精气,古妖修灵力。灵力,是古妖的根本

    他了解到,紫斗仙皇,本体为妖,紫斗仙域,是以妖为尊的世界,神居妖之后,魔居神之下

    五灵轮之术,将灵轮的修炼分作五个阶段,共要修出五个本命灵轮。每完成一个阶段,古妖的本命灵轮数目,便会多出一个。

    若无此术,宁凡恐怕还需要利用灵轮吞噬无数不屈妖魂,方才能令灵轮凝实。

    有了此术,宁凡有极大信心,直接在这雾海第九层,修出第一个灵轮。

    紫雾世界中,扶离灵轮被宁凡操控,化作一个百丈之巨的紫黑色漩涡,疯狂吞噬着周遭紫雾。

    第九层紫雾本来极浓,但随着宁凡的疯狂吞噬,此地雾气的紫色越来越浅。

    紫雾中的幻术力量,被灵轮所吞,炼化的过程中,则生成一道道紫黑色的灵力细线,从灵轮中剥离,朝妖祖洞府游去。

    无数灵力细线流入宁凡体内,使得宁凡体表,渐渐燃起紫黑色火焰。

    那些紫黑色火焰分离出无数火丝,渐渐结出一个巨大妖茧,将宁凡裹入妖茧之中。

    妖茧之内,古妖气势日复一日增涨着。

    第一日。宁凡身上的灵力修为,还只相当于辟脉九层的程度。

    到了第二日,宁凡的灵力修为。已达到融灵巅峰。

    第三日,宁凡的灵力修为。达到了金丹后期境界。

    第四日,宁凡的灵力修为,突破了元婴中期。

    时间一日日流去,宁凡的古妖修为增涨速度开始变缓,外界的紫雾也是越来越稀薄。

    随着灵轮的渐渐凝实,宁凡隐隐感觉,他的体内,扶离的天赋神通开始真正觉醒。

    第四十九日。第九层的雾气之中,再无一丝紫色。

    此时此刻,妖茧忽然裂开,一道紫黑色妖影,从茧中飞出,化作一道紫光,直接飞至洞府之外,在妖岛上空,张开了羽翼!

    那是一只气息邪肆、凶戾的紫黑色羽妖,在它的身上。流动着堪比碎虚巅峰的灵力气势。

    羽妖身躯迎风而长,立刻化作五万丈之巨,双翼张开。足以遮天!

    这羽妖,正是宁凡的扶离妖相,但此时,这妖相却有了继续演变的趋势。

    扶离一族是死而不屈的一族,族中妖族皆是羽妖,模样却千变万化,各不相同。

    连续四十九日吞噬紫雾,宁凡的扶离灵轮,已到了彻底凝实的边缘。

    他的灵力修为。只差一步,便可突破第二步。迈入人玄之境。

    他的扶离妖相,也终于开始有了变化。

    那巨翼上的羽毛。渐渐消失,化作紫黑色的磷粉。

    那尖锐的鸟喙,也在紫芒中渐渐消失。

    紫芒越来越盛,那巨大羽妖,渐渐化作一只黑翼紫眸的巨蝶。

    在这黑蝶妖相彻底凝成的瞬间,宁凡的灵轮之中,忽然飞出一道道黑色蝶影。

    一股强大的气势,立刻从灵轮之中传出,而那巨蝶的气势,也在同一时间,突破到人玄初期的境界!

    “这,就是属于我的扶离妖相么紫璃是孔雀妖相,而我,是蝶”

    巨蝶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

    蝶翼一收,紫黑色妖芒中,那巨蝶重新化作宁凡的身影。

    此刻的他,模样并无任何改变,只是背后多出了一对黑色蝶翼从前的魔相八翼,融入了这蝶翼之中!

    蝶翼煽动,宁凡立刻化作一道紫黑流光,疾驰而出。这蝶翼,能够在宁凡原有遁速的基础上,提升遁速!

    第一个本命灵轮,彻底修出!

    古妖灵力修为,也随着疯狂吞噬紫雾,而突破到了人玄初期境界!

    借着蝶翼飞遁,宁凡飞遁不耗任何法力,且一身遁速,竟已堪比渡真后期!

    这,还是宁凡未解封雨阴阳力量的遁速!

    随着雨阴阳解封,宁凡的遁速再次暴涨,这一状态下,他的遁速几乎堪比舍空!

    心念一动,宁凡体内神、妖、魔三族血脉,开始燃烧。

    挥手一抹,召出鬼面,宁凡体表立刻生出一道道金色火焰,身体化作一道金虹,一闪而逝。

    这金虹遁术,正是纵地金光。

    纵地金光的遁速,本已堪比万古老怪,随着宁凡召出蝶翼,金光的遁速竟又提升了数成不止!

    扶离一族,天赋是遁速、幻术。

    妖相改变,修出蝶翼,这蝶翼,可令宁凡遁速大增!

    “修成五灵第一轮,令灵力修为突破人玄初期,令妖相改变我觉醒的第一个扶离天赋神通,便是召唤蝶翼飞行”

    心念一动,蝶翼立刻被宁凡收回体内。

    宁凡朝着极远处的紫黑漩涡屈掌一招,那漩涡立刻光华散尽,化作一道巴掌大小的紫黑色光环,倒飞回宁凡掌中。

    宁凡手掌平伸,那紫黑灵轮,便在宁凡掌心旋转。

    他所觉醒的第二个天赋神通,是幻术。

    将灵轮收回体内,宁凡十指掐诀,天地间,立刻生出无数紫雾。

    这些紫雾的能力,与之前雾海第九层的紫雾如出一辙,只是威力稍弱。

    以宁凡如今修为,施展这紫雾神通,足以令陷入紫雾中的渡真初期、中期修士,陷入幻术攻击之中。

    释放幻术紫雾,只是宁凡第二天赋的部分能力。

    宁凡指诀一变。释放出的幻术紫雾在他的操控下,朝自己攻击而来。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试验第二天赋的另一个能力。

    陷入紫雾之中。宁凡的眼中立刻出现无数幻象。

    没有刻意识破这些幻象,仅仅是立在幻象中。念出一个‘逆,字。

    一瞬间,攻击宁凡的幻术,全部反弹而回。

    扶离第二天赋,不仅仅能释放幻术,识破幻术,更能反弹幻术!

    “幻术反弹不错的天赋”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四天修士懂得幻术的不多,最多也就是将幻术融入到法宝、阵法之中而已。

    但在上界妖族中。幻术可是极为常见的攻伐手段。

    掌握了幻术反弹的能力,宁凡日后若是遇见精通幻术的妖族,自然稳占优势。

    两种天赋神通的觉醒,对宁凡而言,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自然,他最为满意的,还是扶离灵轮的彻底凝实。

    灵轮的存在,可生成灵力。

    灵力的存在,可以强化古妖修士的神念感知。并非提升境界,而是令那感知的范围、距离、精准程度成倍增长。

    修出第一个本命灵轮。宁凡神念境界没有提升,对神念的操控,却大幅提升。

    通过精细入微地掌控神念之力。如今的宁凡,可以让神念扩散距离,提甚至从前的三倍。

    五感比之从前,全部敏锐了数倍不止。

    就连体内的药魂之力,感知力都比从前更为细致入微

    若是以如此状态的药魂炼丹,想来炼出的丹药,品质会高出许多

    “古神心窍,古魔魔符,古妖灵轮直到此刻。我才算真正踏入三族同修的境界。”

    “扶离灵轮,吞噬幻力。便可修炼第九层紫雾幻力极强,这才使得我一举凝出第一个本命灵轮想要凝出第二个本命灵轮。需要的幻力太过庞大,起码是第一灵轮的千倍不止且耗费的时间,定会十分漫长”

    “凝聚第一灵轮,妖灵力需要达到人玄初期才可;凝聚第二灵轮,妖灵力需要达到舍空巅峰;凝聚第三灵轮,妖灵力需要达到准圣程度”

    “东妖祖只修成了三个本命灵轮,第四轮,并未修出故而他并不知,想要凝聚第四轮、第五轮,需要什么条件”

    宁凡收了灵轮,回到妖祖洞府,目光扫过一幅幅壁画,感慨丛生。

    从东妖祖遗留洞府中,宁凡获得了势字秘、五灵轮之术两大传承,对东妖祖,他的心中有了几许感激。

    东溟钟、定天之术、威字诀、势字秘、五灵轮之术

    一路走来,宁凡已从东妖祖手中,获得过太多机缘

    东妖祖已逝,宁凡唯一能够回报东妖祖的,是在洞府之外,点燃几缕燃香,并朝着洞府恭敬一拜。

    第九层紫雾,被宁凡吞噬成了淡白的薄雾。

    这些薄雾随着时间推移,还会一点点形成紫雾,却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真正形成。

    无人知,宁凡获得了雾海第九层的祖帝传承,神虚阁最多知晓,宁凡吞尽了此地紫雾。

    宁凡一路离去,一直回到雾海第二层。

    一路上,那些在五层以下修炼的老怪们,一见宁凡走出,皆是一副意欲攀谈的模样。

    对这些老怪的热情,宁凡唯有以苦笑回应。

    第八层的三名仙尊将他当成仙帝,第七层的五名碎念将他当成仙尊,第六层、第五层的老怪亦是高看于他,将他当成碎念

    可惜,宁凡并非碎念,也非万古仙尊,更非仙帝。

    当他报出真正修为时,所有的老怪,都是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此子竟然只是鬼玄巅峰!怎么可能”无数老怪失声道。

    雾海第二层,荀慈等四名渡真长老,正在东溟岛的八座宝库守卫。

    一见宁凡到来,四人立刻恭迎迎出,朝宁凡谢道,“多谢仙君出手。将东溟岛移回旧住,我等感激不尽!”

    “小事而已宁某准备进入宝库取些东西,希望几位长老行个方便。”

    “好说好说。仙君有向老祖的令信,便是搬空这八座宝库。我等也断然不敢阻拦的。自然,以仙君名望,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

    荀慈等人一面打着哈哈,一面细细打量宁凡。

    宁凡进入雾海下层,过去了近两个月,两个月不仅,宁凡体内似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具体是什么变化。荀慈等人无法看透

    宁凡本就炼化了先天鬼面,如今更觉醒了扶离一族的幻术天赋。

    他的体内,有一股幻之灵力,可隔绝旁人感知,加上先天鬼面的能力,就算是神虚双帝,也无法再看破他的虚实,遑论荀慈等人

    宁凡辞别荀慈等人,持令牌,独自进入八座宝库。

    东溟岛上共有八座宝库。前五座宝库,储存着大量第一步修真物资,对宁凡而言用处不大。

    但他仍是在前五座宝库走了一遭。取了一些有用之物,留给玄阴界中的女修们修炼用。

    玄阴界中的女修,与雨界诸女一样,从不缺修炼物资。

    限于资质,自然也有极少数女子,此生无法修炼到化神、炼虚、碎虚境界

    但想要修炼到元婴境界,拥有数千年的寿元,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毕竟,她们的身后。有着无数修炼资源堆积

    第六座宝库中,放的是命仙所需的各种天材地宝。

    第七座宝库。放的是渡真所需之物。

    第八座宝库,放的是舍空所需之物。

    舍空之上的老怪。一般都有自己的家族,修炼所需之物,要么是双帝钦赐,要么是家族供应,很少会从商阁总阁取用。

    一些珍贵之物,也不会放在总阁中,会被历代双帝亲自掌管,避免神虚阁群修监守自盗

    在这些宝库中,宁凡寻到的最珍贵之物,也只是舍空道果、九转银品丹药、中品道髓而已。

    质量上,或许不如罗家宝库,毕竟更高级的东西都在双帝手中。

    数量上,却是罗家无论如何比不了的

    宁凡在后三个宝库中,一呆便是一个时辰,无人知,他从宝库中取走了多少东西。

    当宁凡离去后,荀慈等四名商阁长老进入宝库清点时,立刻傻了眼。

    九转铅丹、银丹,少了整整368瓶!八转以下丹药,少了7156瓶!

    命仙道果,少了790个!渡真道果,少了58个!舍空道果,少了12个!

    下品道髓,少了237滴!中品道髓,少了62滴!

    道晶,少了五万亿

    其余损失,无法估计

    “这就是雨之仙君的人品么,他还真敢拿啊这是要搬空总阁的节奏啊,不怕惹怒双帝么”一名长老满头黑线,很显然,他低估了宁凡的节操

    宁凡与神虚阁非亲非故,好感接近于零,能白拿东西,为何不拿!

    “搬空宝库又如何?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便是双帝也不敢动他且老夫听说,向老祖对雨之仙君,似乎十分欣赏仙君取走的东西,对双帝而言毫无用处,双帝怎会为了这些东西与仙君为难”荀慈定了定神,不以为然地言道。

    无论如何,宝库少的东西,他们都需要向商阁阁主及双帝汇报。

    至于双帝是否会无视此事,就不是他们关心的了

    宁凡回到小妖女寝宫,与小妖女短暂的温存后,立刻开始闭关。

    如今的宁凡,修为卡在鬼玄巅峰,已达到极限。除非突破渡真,否则服食道果只是浪费。

    道果,宁凡分给了小妖女一些,在宁凡闭关修炼的同时,小妖女同样开始修炼。

    神虚双帝最终收到了荀慈等人的汇报,却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只是下令,不准将宁凡取宝一事到处乱传。

    宁凡在宫中寻了座石室,一经闭关,便是四年!

    四年之中,他只做了一件事,那便是炼化手中的所有下品、中品道髓。

    对体修而言。道髓是至宝,可提升炼体境界。

    宁凡法力修为卡在瓶颈上,古魔修为却已突破天魔境。并无瓶颈困扰。

    四年苦修,宁凡炼化掉所有道髓。古魔修为暴涨,达到了天魔第一涅的顶峰。

    距离突破天魔第二涅,已只差一个契机!

    小妖女仍在石关闭关,炼化宁凡交给她的大量道果,冲击着人玄中期的瓶颈。也许数年,也许数十年,她必定能突破人玄中期的。

    宁凡站在小妖女的石关外,隔着厚厚的石门。目光感叹。

    他准备离去了,离开东溟星域可小妖女,并不准备和他一起走。

    她已非祭品之身,已无任何凶险,她想留在神虚阁,想真正成为神虚少主,想一步步提升地位,执掌神虚阁的大权,成为宁凡的助力

    小妖女不愿离去,宁凡自然也不会强迫。神虚阁有乱古。她也再不是祭品,这里很安全

    石关之内,小妖女并未修炼。同样隔着厚厚的石门,看着宁凡。

    她知道,宁凡决定离去了,他有太多事要做,东溟星域,留不住他。

    但她不愿跟在宁凡身边,做一个混吃混喝的花瓶。

    她想要留在神虚阁,待宁凡需要之时,动用神虚阁的力量。给宁凡帮助

    “我走了这个玉佩,你留着。若有危险,按碎此玉。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按碎”

    石门外,忽然传来宁凡的声音。

    下一瞬,一道流光一闪之下,飞入石门之中,化为一个帝念玉佩,落在小妖女手中。

    “这这是”小妖女不可置信地看着帝念玉佩,心中柔软处,立刻被狠狠击中。

    她自然认得,这玉佩,是帝念玉佩,应是乱古大帝给予宁凡的保命之物,却被宁凡给了自己

    小妖女匆匆推开石门,想要将玉佩还给宁凡,她知道,宁凡一战成名,看似荣耀,实则地位更加危险,已经被无数东天老怪关注了

    宁凡,比她更需要此玉护身

    只可惜,她走出石门之时,宁凡已然离去,此地,再无宁凡的身影

    “我还有事要做,待诸事了,我会回来看你。照顾好自己若我归来时,你瘦了半点,定要惩罚于你。”

    宁凡的声音,融于雨雾,飘渺而来,传入小妖女的耳中,带着几分调笑意味。

    惩罚,自然是十分香艳的

    小妖女没好气地啐了一口,心道小凡凡不愧是乱古传人,道别的话都这么霪荡

    只是为何,心会有些空落落地难受

    微风吹过小妖女的鬓丝,如此温柔,却又稍稍有些寂寞

    一贯只会笑眯眯的小妖女,竟也有些愁闷起来

    宁凡决定离开东溟。

    他的本意,是在墓比结束后,去寻真雷界,完成太素雷帝的托付。

    自然,他还有一个任务,是必须在战王肉身腐朽前,修成战诀第四变,将战王唤醒。

    关于战神诀的修炼,宁凡有了新的决定,在获得《乱环诀》之后,有了更为快速的修炼方法。

    真雷界的位置,宁凡不知,欲寻真雷界,必须先去三千雷界,寻一个人,看看能否从他口中,问出真雷界所在。

    三千雷界附近,修建着一座古传送阵,那传送阵,可通往神妖界战的蛮荒战场

    宁凡心中有了打算,在离开东溟星域之前,分别前去拜会了向螟子、吕瘟。

    拜会向螟子,是出于礼节。

    拜会吕瘟,是出于感激。

    墓比之时,吕瘟仗义出手,帮了宁凡大忙,宁凡对吕瘟颇为感激,自当拜会。名义上,他还是‘瘟王义弟,不是?

    一见宁凡到来,吕瘟立刻大摆酒宴,召来美人无数,热情款待宁凡。

    吕瘟仍不知,宁凡的真实修为具体如何。他仍不知,宁凡不是南族修士。

    他感到震撼的,是宁凡竟然会是乱古传人,竟叫来了师尊乱古,把暗族吓脲了

    他暗暗猜测。宁凡来到东溟星域的任务,莫非便与乱古有关?莫非已经完成了?

    “嘿嘿,宁老弟若是回到族内。可否在诸位老祖面前,替老哥哥美言几句”吕瘟堆着笑脸言道。

    “我的事。还未办完”宁凡心中苦笑,给了吕瘟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嘿嘿,不急,不急!宁老弟慢慢办事,就算办个千年万年,老哥哥也是等得起的。于我等万古修士而言,千年万年与弹指一瞬有何区别,又有什么等不起的。”吕瘟不以为意地笑道。

    这顿酒。吕瘟喝得十分欢乐,宁凡则感叹连连。

    他不知,若吕瘟知晓了实情,是否还会对他如此亲近

    不过如今的他,有着乱古传人的身份,就算吕瘟知道实情,就算南族也得到他冒充南族族人的情报,多半也不会对他如何的

    从吕瘟处离去后,宁凡回了一趟天海星。

    离去之事,他告知了几名罗家老祖。并承诺,定会在修成战诀第四变后归来。

    罗枭的肉身,已然夺舍成功。正在磨合元神。

    得知宁凡要走,罗枭亦是小小设宴,款待了宁凡一番。

    王猛听说宁凡要走,执意要跟宁凡一起走,服侍左右,却被宁凡婉拒。

    以宁凡如今实力,并不需要王猛这渡真初期跟随左右,还是让他留在罗家修炼吧。

    罗萱没有来见宁凡,她的心情。十分复杂

    族坟之内,罗萱立在一座新坟之前。美目惘然若失。

    那坟,埋葬的是她兄长之尸。

    她的怀中。贴身放着一片残破白布,不时被她取出细看

    那白布,好似她的珍宝一般。如今她已确信,这白布的主人,就是宁凡无疑

    “他竟是乱古传人一个能令暗族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他竟夺得了墓比第一,竟成了名动东天的雨之仙君”

    “他帮我夺回了哥哥的尸身,可我,无以为报”

    宁凡告别了罗家,一遁离去。

    罗萱忽然抬起臻首,望着宁凡离去的遁光,竟是痴了。

    “谢谢”她低低的声音,好似呢喃,不知说给谁听

    乌阑星,陈家。

    长老院中,一名黑裙美妇正在自己的卧房中端坐修炼。

    她是陈灵凤,是曾随罗枭前往灵台星的陈家女修,有着人玄初期修为。

    陈家渡真之上的强者,被吕瘟一人灭尽,如今的陈家,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鬼玄巅峰而已。

    随着陈家的没落,陈灵凤倒是有了成为陈家长老的资格。

    只是陈灵凤根本高兴不起来,近几日,她不断有大祸临头的预感,好似有什么危险,正一步步逼近。

    “想不到那雨之仙君竟如此可怕,竟是连秘族都不敢招惹的存在家主因他而死,便是雷金世长老,也因他而亡”

    “若他知晓,当日向家主通风报信,害他受到暗杀的人是我,不知他会如何处置我”

    “还好,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陈灵凤自我安慰了一下,忽然抬起头,微微一诧。

    明明应该关着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

    起身将窗户重新关上,陈灵凤转身朝床榻走去,这一转身,几乎没把她吓死,花容立刻惨白起来。

    月色下,香闺中,一个目光冰冷无情的白衣青年,正静静看着她!

    “陈灵凤是么从今日起,你便是宁某的鼎炉了!”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无关修士也就罢了,但陈灵凤,他不可能放过!

    陈家已有数个修士被他搜魂,当日累他被渡真暗杀的人就是陈灵凤!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