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52章 问天下,谁能逆尘醒梦

第852章 问天下,谁能逆尘醒梦

    雾海第九层,是一片紫雾缭绕的世界。

    此地紫雾如梦似幻,给宁凡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斩凡化神之时,他曾在十步桥上,见过这种紫雾。

    这里的紫雾,不仅仅拥有压制修士修为、神念的能力,更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幻象之力,在宁凡踏入此地的瞬间,立刻窜入宁凡体内。

    只瞬息间,宁凡眼中便出现重重幻象,神情动容。这些幻象似虚似真,以他目力,竟无法看破。

    没有任何犹豫,宁凡立刻催动体内的扶离妖血,祖血威压散至周身三丈。

    左目之中,扶离妖星微微闪烁,连带着他的身体,都开始浮动紫黑妖芒。

    宁凡的气息,立刻变得妖异邪肆,令人捉摸不定。

    随着扶离祖血威压一震,眼前的幻象,立刻有了崩溃的趋势。

    扶离一族,拿手神通便是幻术,祖血扶离,更是对幻术有着惊人克制。

    破去幻象之后,此地紫雾立刻开始卷动,翻腾中,形成一只只紫色巨掌,朝宁凡拍来。

    这巨掌来势缓慢,却压着不紧不迫的节奏,有一股无形的大势威压,压迫地宁凡呼吸艰难。

    唯有真正的仙帝,才能抗衡这种等级的大势威压,便是仙王,也无法办到。

    一旦被巨掌拍中,便是仙王,也要被反震出这片紫雾世界,宁凡自然也不会例外!

    不能正面对碰,只能闪避。

    宁凡目光一凝,挥手召出鬼面,眼中青芒微闪,足尖立刻一点,直接朝着前方无数紫雾巨掌冲去。

    每一步。都踩踏在此地大势的脉络上。

    明明是正面朝着那些巨掌走去,但由于宁凡步法诡异,那些巨掌快要轰落在宁凡身上之时。往往会自动偏离,与宁凡擦身而过

    这一刻的宁凡。行走在天地大势上,取巧避开了与这些紫雾巨掌的正面对碰,并一步步向前走去。

    紫雾之中,宁凡不知行走了多久,渐渐地,四周巨掌全部消失,天地大势开始归于平静。

    越往前走,紫雾便也越浓。半个时辰后。宁凡脚踏大势,行走到紫雾世界的尽头。

    在这里,有一圈圈淡金色光芒,好似水波不断朝四周扩散,将此地紫雾尽数驱散。

    散出淡金光芒的,是一座飘浮于天地的金色岛屿。

    岛屿妖气极重,这妖气气息,给宁凡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与东溟钟的气息一致,应属于东妖祖。

    岛外金光形成了一层层妖阵阵法。若无仙帝修为,很难强闯阵法,进入岛上世界。

    这妖岛。就是妖祖洞府所在之地。

    宁凡略作尝试,以他的修为,根本无法破开这金光阵法。

    若强闯岛上阵法,直接会被阵法灭成灰烬

    “雾海第九层,果然不是等闲修士能够进入的地方”

    宁凡沉默少许之后,忽的屈掌一招,从玄阴界内取出东溟钟,朝着东溟钟打出一诀。

    立刻,东溟钟微微一颤。传出古老低沉的钟响,一圈圈淡金光圈。朝着四周散开。

    这是宁凡的尝试,尝试着是否能凭东溟钟取巧破开妖岛大阵。

    尝试的结果。令宁凡颇为满意。

    随着东溟钟钟声一响,妖岛大阵之上,立刻露出一个金光通道。

    这大阵,好似在迎接宁凡归来一般只因宁凡持有东溟钟,令得此地大阵将宁凡,当成了此岛故主——东妖祖。

    宁凡略略沉吟之后,终是尝试性地踏出一步,步入金光通道。

    待察觉一切正常,方才继续向前走去,穿过通道,一直步入妖岛之上。

    妖岛一片荒芜,岛上山脉蜿蜒,放眼望去,山势如同一只长眠于此的巨大金乌。

    山脉深处,开辟着一座古老洞府,是曾经东妖祖的闭关之地。

    那是一座空置多年的洞府,洞府中的物什,早被神虚阁取走,只留下一座空府。

    一踏上此道,东溟钟立刻轻轻颤动,好似十分欢快。

    几乎不由宁凡操控,东溟钟竟自行化作一道金光,直接朝着洞府方向飞去。

    待飞至洞府中后,一见空荡荡的洞府灰尘满地,再无主人的身影,东溟钟,竟是自行颤动,传出一阵阵哀婉地钟鸣

    宝物是在思主,可惜故主早已不在

    宁凡紧随东溟钟之后,来到了这种空寂洞府,当感受到东溟钟的一丝悲意时,宁凡的心微有触动。

    东妖祖早已陨落无数年,尘归尘,土归土尚还思念着东妖祖的,普天之下,也许只有东溟钟这等法宝了

    “安静些你还有我这个主人”

    宁凡走近东溟钟,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冰凉的钟身,好似在哄小孩一般。

    也不知是不是宁凡的话语起了作用,东溟钟之上,渐渐再不传出悲意,开始归于平静。

    宁凡微微一叹,将东溟钟收回玄阴界,独自在洞府中流连。

    这座空府唯一能够吸引宁凡的,是洞府石壁上的古老碑刻。

    碑刻大部分是壁画,小部分是宁凡看不懂的古妖族文字。

    那些文字,似在描述壁画的内容。

    壁画共有上百幅,第一幅壁画,画着的,是一个巨大的蛋,蛋的周遭,是清浊二气交织成形的云。

    宁凡虽看不懂这些古妖文字,却能能够看出,壁画中的蛋,应是一个巨大妖茧。

    妖茧上,画着三个圆圈,外圆套着内圆。

    宁凡向前走去,望向第二幅壁画,在第二幅壁画之中,妖茧已破,从中飞出一只金乌。

    第三幅壁画中,金乌已化作人形,是一个面容模糊的狂肆青年。

    明明看不清青年的面容。宁凡却能从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狂戾、霸道的气势。

    第四幅壁画中,只花了青年一个背影。那背影,宁凡见过陆族九部之中。他曾领悟东溟祖帝的威字诀,那时,他见过东溟祖帝的背影!

    “这壁画刻得,莫非是东妖祖的生平不成!”宁凡似有所悟。

    第五幅壁画中,那青年正在修炼什么神通,头上盘旋着一尊巨钟,掌中握着三道光环。

    那三道光环,分明是灵轮!

    当看到这一幅壁画之时。宁凡尚未凝实的扶离灵轮,忽然飞出体外,散着妖异的紫黑光芒。

    这一刻,壁画中的灵轮与宁凡修出的灵轮,彼此间,竟似产生了呼应一般!

    这一刻,洞府石门忽的轰然砸落,彻底闭合!

    妖岛之上的阵法金光,立刻朝着洞府疯狂汇涌而来!

    宁凡目光一变,哪里不知自己的灵轮触发了某种变故。

    这变故不知是好是坏。可能是触动了某种机缘,也有可能是危险来临的预兆,按照宁凡的性格。只要有危险的可能,自不会留在洞府内坐以待毙。

    正欲轰碎洞府石门离去,玄阴界中的东溟钟,却在此时轻轻颤动,似在安慰宁凡,不必过于担心这变故一般

    宁凡原本抬起的手,终是放下,眼中青芒闪烁,他看到此地大势被洞府变故引动。这大势却并无任何敌意

    “会是一场机缘么”

    宁凡回头望向第五幅壁画,目光一凝。终是有了决定,没有离去。

    数息之后。无数金光涌入洞府之中,洞府之上古奥难辨的古字,立刻从石壁上飞出,化作一道道金光,没入宁凡天灵之内。

    宁凡的识海之中,立刻多出无数讯息!

    从无任何神虚大帝,堪破这洞府古字的奥秘。

    今日,宁凡在这洞府之内召出灵轮,无形中,却是触动了东妖祖留给后人的一大传承!

    “后辈妖族,既有灵轮,便有资格受吾传承!此为势字秘!”

    好似有无数重钟声,在宁凡的识海中响起,钟声散尽,最终却留下一道古老声音。

    好似有一股无形力量,立刻加持在宁凡身上,宁凡目光一变,立刻在第五幅壁画前盘膝而坐,闭上双眼,进入修炼状态!

    此时此刻宁凡才明白,这妖祖洞府的壁刻文字,赫然竟是东妖祖生平两大绝学其中之一‘势,字秘的口诀!

    东妖祖出身于金乌一族,平生自创出‘威字诀”‘势字秘,两大绝学。

    他并非吝啬之人,威字诀、势字秘皆通过种种手段传给了后辈妖族,只要有缘,谁都有机会领悟这两大绝学。

    威字诀宁凡曾获得过心诀,可提升领悟者自身威压,一经修成,威压大涨,即便是面对威压远高于己的老怪,也有抗衡之力。

    势字秘与威字诀不同,记述的是收揽天地大势为己用的秘诀。若是领悟,则可加强对天地大势的掌控。

    这天地间的一切阵法,都离不开‘势,的运用,无势不成阵。

    势若融入神通之中,亦可提升神通威能若能领悟势字秘,宁凡获得的好处,自然不会小。

    可惜,壁刻文字中,只有口诀传承,却少了心诀传承

    想要获得心诀传承,彻底领悟势字秘,必须通过一场考验

    “小辈,回答我,在你眼中,何为势!”

    一道睥睨天下的质问声,在宁凡心神世界中久久回荡。

    心神世界中,宁凡踏立于重重云海之上,望着心神中一只巨大金乌虚影,心神剧震。

    那金乌太过巨大,张开羽翼,便能覆盖宁凡心神世界整片天空。

    金乌的妖瞳凝视着宁凡,等待宁凡给出一个答复。

    这金乌的气息,给宁凡一种无形的压迫感,那压迫感,并不比乱古带给宁凡的压迫感弱多少。

    那金乌,是东妖祖幻化在宁凡心神的一道虚影,若宁凡的回答能令金乌满意,则金乌,会赐予宁凡势字秘的全部传承!

    宁凡意识到,金乌虚影的问题。他必须认真回答,否则,可能会错过一大机缘

    他沉吟许久。回顾着一路走来的修真之路,道悟丛生。

    没有正面回答金乌的问题。而是抬起手指,指向心神天地下方的连山。

    “世人眼中,这山,便是势!无势不成山!对山而言,岿然不动,便是他的势!”

    金乌对宁凡的回答不置可否,宁凡也不以为意,再次抬手。指向身旁云海,言道。

    “世人眼中,这云,便是势!云卷云舒,有大势变幻。”

    金乌仍未流露出任何神情,显然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

    宁凡指了指地,又指了指天,言道,“世人眼中。这天,有着高高在上的势。这地,有着长居于下的势”

    金乌轻哼一声。不耐道,“小辈,老夫问的,是你眼中的势,不是世人眼中的势!”

    “前辈莫急,听晚辈把话说完。”

    宁凡眼神忽然一变,青芒连闪,他望着下方连山,眼中渐渐多出一道睥睨天地的霸凌神色。

    “山高山低。皆有其势,但若我眼中无山。这山于我而言,便无势可言!”

    宁凡复又抬手指向流云道。“若我眼中无云,则这云再怎么变幻不定,也是无势可依,休想遮住我的目光!”

    宁凡指了指地,又指了指天,忽的一笑,“天封其上,地封其下,处在天地间的修士,自然能感受到天地之势,囚封于天地但若我心高于天,厚于地,则这天地之势,当立散于眼前!”

    “晚辈眼中,万物皆有势,却也全都无势可倚这,就是晚辈的答案。”

    宁凡一路走来,对天地大势的思考,早已不似初时模样。

    雨不来,方有势;山不动,故有势;潜龙在渊,有腾飞之势;青虫结茧,有化蝶之势;人王不杀,有服人之势;天地不争,有倾覆之势

    从前的宁凡理解的势,是万物演变的趋势。

    如今的宁凡理解的势,是在探究势的本质。

    天地大势之所以能压服修士,是因为天地高于修士,有势可依。

    凡人之所以会在高山、大海前感受到山之高、海之广,是因为本身比山低,比海渺小。

    若人比山更高,则山的势,就此崩溃!

    若心比海更广,则海之势,不复存!

    “万物皆无势可倚你觉得,老夫的势,如何!”

    金乌目中金光一闪,一股好似苍穹灭尽的气势,立刻落在宁凡身上!

    这气势横扫开来,立刻使得宁凡整个心神天地有了崩溃的趋势。

    宁凡心神欲崩,面色却仍是冷静。

    他比金乌弱小,自然逃不开金乌的气势镇压,但反之,若他有朝一日修为高于金乌,则这气势根本不值一提!

    他不发一言,却用始终不变的神情,传达给了金乌心中所想。

    金乌终于露出满意之色,但凡宁凡心中有半点畏惧它的气势,它便不会传给宁凡势字秘的心诀。

    “你,有资格接受老夫的心诀传承!受诀!”

    金乌虚影忽然崩碎成无数金光,这些金光尽数融入宁凡心神天地,立刻,宁凡的识海之中,渐渐多出一些古奥之极的心诀

    妖祖洞府之中,宁凡一坐便是七日,第八日,宁凡睁开了双目!

    他的目光好似更加深邃,不可测量。

    曾经修出的‘阴阳妖瞳”在这一刻,显化而出。

    阴阳妖瞳,是宁凡吞噬解欲珠(六欲仙王一目)后修出的后天法目。

    借着这一后天法目,宁凡能够施展一种乱世紫霞的神通,以紫霞降服女修。

    整整七日,宁凡都在领悟势字秘。在领悟了势字秘之后,后天级别的法目,开始朝着先天进化!

    并没有一步进化为先天法目,但却已经有了进化的趋势!

    且一经领悟势字秘,阴阳妖瞳之中,竟多出了一种能力看清无形大势的能力!

    宁凡站起身,朝洞府石门步步走去。

    这石门因为阵法原因,自行关闭,从前的宁凡想要走出洞府,必须将石门轰碎。

    但此刻,宁凡妖瞳一扫。立刻看破了这石门阵法的脉络。

    他抬起手掌,出手如电,改动着石门上的阵法。

    明明是极其高深的阵法。但在宁凡眼前,却好似没穿衣服的女子。一切都暴露无遗,没有任何隐匿

    以宁凡从前的阵道修为,本不可能改动如此高深的阵法。

    但这一次,宁凡却是借后天法目的力量,看清阵法大势,将阵法改动!

    石门轰隆隆地打开,宁凡的目光,也多了几许凝重。

    再看洞府外的妖岛大阵时。一切也是脉络清晰的模样。

    只是他修为尚低,改动石门阵法还能办到,想要直接改动妖岛大阵,暂时无法办到

    “领悟了势字秘,天地间的大阵,在我眼中几乎暴露无遗!”

    宁凡重新回到洞府中,行至第五幅壁画前,看着第五幅壁画的无数阵法脉络,微微一笑。

    这洞府*有壁画百幅,但其中只有这第五幅壁画。设有特殊阵法。

    东妖祖留在洞府中的传承,不只有势字秘一项,更有第二个传承。藏在第五幅壁画中!

    若无法真正领悟第一个传承中的势字秘,便无法开启第二个传承。

    第一个传承,是‘势字秘,的传承;第二个传承,隐藏在阵法下,是灵轮的传承!

    宁凡出手如电,改动着第五幅壁画上的阵法,渐渐地,第五幅壁画有了变化。

    壁画中,青年掌心的三道灵轮光环。忽然金光大现。

    立刻,宁凡识海一震。心神立刻被拉入了壁画之内。

    壁画世界,浩渺的星空中。一个金袍金发的霸凌青年,盘膝于星空中,正是东妖祖的画中影。

    随着星空一颤,这壁画天地中,立刻多出了一个宁凡!

    “哦?你获得了势字秘的心诀传承?”东妖祖目光微动,朝宁凡扫来。

    只一个目光,却好似能令整片星空湮灭。

    “小子宁凡,见过东妖祖!”宁凡朝着东妖祖抱拳一拜。

    “呵呵,你既然能来这画中世界,便有资格获得老夫另一传承。你的灵轮,是扶离一族的离轮么,似乎还未彻底凝实”

    东妖祖隔空一点,宁凡体内立刻便有一道紫黑光芒飞出,化作扶离灵轮的虚影。

    “接下来,老夫会传你‘五灵轮之术”此术本是仙皇传下的古妖必修之术,可惜如今天地,怕是没有几人懂得此术了”

    “你得此术,若资质足够,可自行修出五灵第一轮,修出妖灵力至于五灵第二轮,若机缘足够,也可修出。第三轮,是天地间一些真虚的分水岭,能否修出,全看你的造化第四轮,是轮回的极限,你,或许无法修成至于第五轮那是仙皇都无法修成的境界,便是域外天地,也从无任何一名仙皇,可修出这一轮,那里,是梦的终点”

    “问天下,谁能逆尘醒梦!你不能,我不能,众生皆在一梦中!”

    “此术,送你!”

    东妖祖忽然仰天一叹,挥手间,却是传出一道道金光,没入宁凡识海之内。

    在这些讯息汇入宁凡识海的瞬间,宁凡心神一痛,退出壁画世界,回归洞府。

    灵轮光环,在他周身盘旋,那灵轮本是虚幻,此刻,竟有了一丝凝实的征兆!

    宁凡心神一归,二话不说,立刻重新盘膝坐下,闭上双眼,进入修炼状态。

    此刻,他的虚幻灵轮有了凝实的机会,这个机会,他必须把握!

    他好似老僧入定,虚幻的灵轮却在他的神念控制下,飞出洞府,飞出妖洞,飞至紫雾天地之中!

    五灵轮之术,是修炼灵轮的秘术,万族通用。

    这是古妖一族最高秘术,远古之时,有无数古妖修习此术,到了后世,此术却已失传。

    现如今,此术却落到了宁凡手中!

    有此术在,宁凡想要凝实灵轮,将灵轮等级修炼至第一轮境界,不难!

    只不过凝实灵轮,需要与灵轮对应的浩瀚能量。

    扶离灵轮的力量,是‘幻”这幻,可幻化轮回,可幻灭苍穹!

    在这雾海第九层中,恰好有大量紫雾,蕴含着幻术力量。

    只要吞噬足够紫雾,宁凡想要令灵轮凝实,不难!

    “五灵第一轮,给本妖,凝!”

    宁凡目光一厉,扶离血脉的祖血威压,在这一刻,疯狂散至第九层每一个角落!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