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47章 他是乱古传人!

第847章 他是乱古传人!

    那名赶来救人的暗族准圣,此刻面容惊恐难明。www.kanshula.org 看最新最全小说

    他见过族中太古阁悬挂的乱古画像!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立在宁凡身旁的那名虚幻老者,就是乱古。虽不是本尊,却也是一道帝念分身!

    帝念分身,唯有屈指可数的几名远古大帝才能凝聚。

    乱古幻象无法离开神墓范围,但他还能凝聚出帝念分身,令分身走出神墓!

    虽说帝念分身弊端极大,但若是乱古发起疯来,不惜一切,这一道帝念分身,足以让暗族弹指而灭!

    这一刻,这名暗族准圣的脑海中,回想起了离族前,暗族族长的千叮万嘱。

    “暗天斗,你是我族三大准圣之一,老夫今日派你带上一名新晋仙帝,前往神虚阁,向神虚双帝宣读老夫的命令!钟祭,必须在千年之内重开!祭品,必须是拥有‘暗血’的萧家女修!”

    “神虚阁不值一提,但神墓中的那位,却是万万不可得罪这一点,切记!若事情有变,就算放弃暗血,也不可与此人结仇!”

    名为暗天斗的暗族准圣,此刻满面惶恐。若早知宁凡有乱古撑腰,他断然不会允许那名暗族仙帝对宁凡出手,然而现在却是说什么都晚了

    暗天斗挡在那名暗族仙帝的元神前,双手划着诡异的黑圆,黑圆之中,立刻飞出数以百万的黑色乌鸦,护在身前。

    他的实力虽是暗族三大准圣最弱,但这手防御术却是极为不凡,罕有准圣可以正面攻破。

    但当四道黒曜指芒骤然临身之时,数百万黑色乌鸦竟纷纷惨叫连天,瞬间崩溃。

    指力横扫之下,暗天斗竟是呼吸一滞,面色一变。没有任何犹豫,一把抓起那名暗帝元神,转身便退。

    他退得虽快,指芒却落得更快!

    没等他退出多远,指芒直接轰落在他的胸口,发出一连串的崩溃轰鸣。

    危急关头,暗天斗召出数百万诡异符纹,护在胸口之上,但这些符纹,却在指芒之下通通湮灭。

    “噬!”

    乱古一字喝出。四道指芒立刻冲入暗天斗体内。

    暗天斗被指芒一震,如遭重击,险些跌落长空。他的一身修为,则被攻入体内的四道指芒疯狂吞噬。

    一息,道行折损十万年!

    十息,道行已折损了百万年!

    仅十息,暗天斗的道行竟是生生被乱古抹去了百万年,百万年苦修,毁于一旦!

    好生容易稳住身形。暗天斗却是咳出一口鲜血,在那鲜血之中,竟布满了黑芒。

    “崩!”

    乱古忽然冷冷喝出一字,一瞬间。暗天斗手中的那名仙帝元神,双目立刻失去所有神采,爆射出万道黑光,元神之上裂痕密布。

    伤他徒儿者。他绝不留情!这一刻,他对那暗族仙帝的元神下了死手!

    仙帝元神,本有帝气守护。万难灭杀,这一刻却是随着黑芒升起,直接爆炸。

    六劫仙帝的元神爆炸,威能无法估量,立刻引动整片星河的崩溃,破碎的帝念在星空中四处流泻。

    铜台会场上空,但见八彩光芒一闪,立刻出现了向螟子的身影。

    向螟子一经到来,立刻对神虚双帝沉声传音,三人同时出手,在星空中张开一片结界,试图将仙帝元神的自爆之势封住!

    手持元神的暗天斗,首当其冲,被这元神爆炸狠狠轰中。

    即便他是一名准圣,也无法在一名仙帝自爆中无伤撤离。握着元神的手臂,直接毁于自爆之中,身体更是瞬间被黑芒所淹没。

    轰!轰!轰!

    结界之中,不断传出震撼人心的爆炸声,那爆炸声中,不时夹杂着一两声闷哼。

    不知过了多久,爆炸才停止,结界也随之崩溃。

    黑芒散去,露出暗天斗的身影,此刻的暗天斗遍体鳞伤,狼狈之极,一条手臂已失,神情惊恐之极。

    乱古竟当着他的面,一指灭杀了一名六劫仙帝,更将他堂堂准圣击伤!

    这伤势对他而言,虽不算严重,却也不轻,尤其是他还直接损失了百万年道行

    “凝!”

    暗天斗深吸了一口气,一字喝出,毁灭的手臂立刻重新长出。目光望向乱古大帝,神情时而阴鹜,时而惶恐,时而无可奈何。

    四面高台,一片死寂。谁也没有想到,不过是一场墓比而已,竟会看到一名仙帝的陨落!

    且陨落的大帝,还是出自秘族!

    很少有人知晓,神墓中有乱古幻象存在。很少有人能够看出,此刻站在宁凡身旁的,是乱古一具帝念分身。

    但暗天斗之前的声音毫无避讳,传遍全场,所有人都已知晓,站在宁凡身旁的,就是乱古!

    而宁凡,竟是堂堂乱古大帝之徒!

    远古大帝,横空出世,重创暗族,此事一旦传开,谁能不惊?

    “暗族准圣!你暗族修士胆大妄为,竟敢出手伤我徒儿,今日无论如何,都须给老夫一个交代!否则,老夫拼却幻体重创,也要覆了暗族!”

    乱古神情冰冷,语气霸道,谁动他徒儿,他便杀谁!就算是暗族,今日也要给他一个交代!

    暗天斗目光沉了沉,鼓起勇气,冷声回道,“乱古大帝!你杀了我族仙帝,该给我暗族一个交代的,似乎是你”

    他话未说完,忽然生生咽了回去,面色大惧。

    却见乱古挥手取出了一个古老卷轴,卷轴上流动着紫金色的光芒。

    “你暗族仙帝伤了我徒!三息之内,你若不能老夫一个满意交代,老夫便带着这‘太古之约’,杀上暗族!覆暗辰界,寸草不留!”

    “什么!”

    暗天斗在看到那紫金卷轴的瞬间,立刻冷汗直冒。

    等闲修士不会知道那卷轴意味着什么,就连神虚双帝,也没有资格知晓。

    向螟子的面色同样震惊起来。显然没想到乱古大帝疯狂之下,竟会连如此可怕的卷轴都用上!

    “帝君息怒!此卷轴,万万不可动用!”暗天斗面色惊恐道。

    “一息!”

    “我族仙帝伤了你徒,你也杀了我族仙帝,此事已经两清!帝君还想要什么交代!”

    “二息!”

    “一颗暗辰果!老夫愿拿出一颗暗辰果,向帝君赔礼谢罪!”

    此言一出,一些听说过暗辰果大名的老怪,纷纷震惊起来,目光火热之极。

    就连乱古大帝都目光微动,略略沉默之后。收起紫金卷轴,对暗天斗道,“十颗!少一颗,暗族灭!”

    “十颗?!我族暗辰树每隔三百万年,才可结出一颗暗辰果,十颗太多”

    “老夫话不说二遍!一月之后,暗辰果还未送到,老夫即刻杀上暗辰界,你暗族。后果自负!现在你可以滚回暗辰界,和其他人商量商量,要不要给老夫十颗暗辰果!”

    乱古冷哼一声,一股煞气风暴立刻冲天而起。朝暗天斗震去。

    暗天斗被那煞气一冲,立刻寒气冲到了骨子里,面色匆匆变幻。

    “暗辰果牵涉太大,老夫必须返回暗族。与其他准圣商议之后,再给帝君答复”

    一咬牙,暗天斗却是朝乱古一抱拳。转身就走。

    他必须立刻返回暗族,与其他两名准圣好好商量一下,是否答应乱古帝的请求

    多半只能答应吧毕竟乱古的手上,可是有那种可怕之物

    “等等!把你二人储物袋留下!”乱古冷冷道。

    闻言,暗天斗面色一变,想想反正储物袋没什么重要东西,咬咬牙,终是将自己的储物袋连同之前那暗族仙帝的储物袋,一并交给乱古。

    心中虽然不甘,却也不敢在此刻激怒乱古

    暗族准圣离去了,场内其他人却开始提心吊胆了。譬如神空大帝,此刻根本无法镇定。

    他之前散出威压震慑宁凡,以乱古个性,不可能不找他算账。

    乱古收了两个储物袋,目光冷冷扫向神空帝,只一个眼神,立刻使得神空帝元神不稳!

    “此代神空!你以帝威伤我徒儿,此事,必须给老夫一个交代!”

    “帝君想要什么交代!”神空帝眼中满是不甘,却不敢得罪乱古。

    “念你是神虚修士,老夫不杀你。不过老夫要你三分之一元神精血!以示惩戒!”乱古不容拒绝道。

    “什么!此事绝不可能!”

    神空帝面色一变,立刻回绝,回应他的,是乱古冰冷如魔的眼神。

    “老夫话不说二遍,一个月后,见不到老夫要的东西,后果自负!”

    言罢,乱古望向了向螟子,朝宁凡一指道,“向螟子,他,是我徒!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知道我神虚阁,答应雨之仙君的请求。从今日起,神虚少主萧千慈,再非钟祭祭品。她若离去,我神虚阁绝不阻拦半分。她若留在神虚阁,将由老夫一力担保,成为真正的神虚少主。这样的安排,帝君可还满意?”

    “还有呢?”

    “这从今日起,雨之仙君一切修炼所需,可全部从我神虚四阁取用如此安排,帝君可还满意?”

    “满意不过,老夫还想要这封仙碑。”

    闻言,向螟子立刻苦涩一笑。封仙碑乃是神虚阁至宝,本不能送给任何人。

    但乱古亲自开口,他,能拒绝么?敢拒绝么?

    “封仙碑可以交给帝君,不过还望帝君,记住与我神虚阁的约定。”向螟子不卑不亢地言道。

    “老夫答应过的事,自当作数!”

    乱古又对向螟子传音了几句,目光扫过此地群修,无论是什么修为的修士,被他目光扫到,全部避过目光,不敢正视。

    最终,乱古的目光落在宁凡身上,满意一笑,“你。跟我来。”

    帝念一动,乱古竟与宁凡齐齐消失于铜台会场!

    此地残局,自有向螟子等人收拾,神墓第九层中,两道人影出现在乱古墓宫之中。

    一经出现,乱古的帝念分身立刻化作点点光芒消失,墓宫之中,二十七尊铜像下,则徐徐出现一个幻象,正是乱古。

    两年的休寂。乱古幻象没有恢复多少力量,这一次召出帝念分身,却令得幻体更加虚弱了

    他的皮肤更加干枯,白发更加枯槁,目光更加灰暗

    宁凡心中一紧,有些酸楚的感觉,他明白,自己此次按碎玉佩,召来乱古帝念分身。怕是令得乱古更加虚弱了

    乱古大帝的帝念分身,修为只有幻象的十分之一,只有乱古生前的百分之一

    这帝念分身更有两大弊端。其一,越远离神墓。帝念分身的实力越弱,最多也无法离开东溟星域范围。

    其二,每一次召出帝念分身,都会令乱古幻体虚弱许多。这帝念分身,不可多次使用,否则幻体早晚会彻底崩溃。

    自然。若乱古大帝肯自燃烧幻体,疯狂一把,他的帝念分身是可以走出东溟星域,抵达东天仙界任何一处的。

    所以,东天仙界仅有的两大秘族——暗族、南族,畏惧着乱古。

    其他三天的八大秘族,却未必有多忌惮乱古,只因乱古的足迹,无法抵达其他三天。

    若乱古当真杀上暗族,幻体必定重创,濒临毁灭

    但就算拼却幻体覆灭,乱古也不在乎,他的徒儿,谁都不能动!动了,就要付出代价!这,是烈元宗的传统!

    “今日若无前辈出手,晚辈定然无法达成目的。此恩情,晚辈永不敢忘!”

    “呵呵,你是我徒,我帮你乃是天经地义,何来恩情一说?”乱古拍了拍宁凡的肩膀,忽的咳嗽起来,苦笑道,

    “不过今日在墓外强行召出帝念分身,确实有些勉强了,老夫这幻体反噬不轻,怕是短时间内,无法再动用帝念分身了不过你可放心,若你有难,老夫便是燃尽幻体,也会救你!因为你是烈元宗弟子是老夫徒儿”

    “你很好,此代神空压你,你就该碎他帝威,何须忍让!你的做法,老夫十分满意!”

    乱古挥手一招,地上立刻出现无数物品。

    “这些东西,你拿去吧。老夫已交代了向螟子,一个月后,暗族送来的十颗暗辰果,神虚阁会转交给你。神空帝的三分之一元神精血,也会交到你的手上于你而言,八劫仙帝的元神精血,可是大补之物,善用之”

    “老夫的幻体要再次闭关休养了,你便在这墓宫内疗伤吧,待伤愈之后,你便自行离去,以我乱古传人之名行走东天,料也无人敢再对你如何了!这玉佩,你拿着东天之内,任何时候,按碎此玉,老夫必救,伤你者必死!”

    乱古挥手一招,地上立刻出现无数物品。

    他又取出另外一个帝念玉佩,交给宁凡,幻体却是在微笑中渐渐消散

    他本还有一些话想告诉宁凡,关于他之前取出的紫金卷轴只是最终,他也没有将此事告诉宁凡。

    这些隐秘,还不是宁凡知晓的时候。等他修为足够,便是那卷轴,也可一并传给他

    “好好疗伤,千万别落下什么暗伤。”这是乱古幻体散去前,最后一句叮嘱。

    宁凡握着玉佩,耳边回荡着乱古的叮嘱,心中不断有暖意流过。

    若非乱古出面,今日他面对暗族大帝,纵然使用杀帝玉简,恐怕也无法威慑暗族

    若非乱古出面,神虚阁不会那么容易答应自己的请求,小妖女不会获得自由

    “乱古大帝待我不薄,种种恩情,来日必报!”

    宁凡沉默许久之后,目光方才扫过一地物品。

    封仙碑直接被乱古要走,送给了宁凡。这是一件十二涅后天仙宝,并无攻敌杀人的威能,却有一股高妙的力量蕴含在里面。正是那力量,能够给予刻字者一些秘术回报。

    “那是一股意志一股封册群仙的意志”

    宁凡手掌抚摸着封仙碑,沉吟之后,暂时将之收起,直接收入玄阴界。

    他之前在碑上刻下‘雨’字。由于未能全部展露神通,获得的秘术并非什么强大神通。

    若有时间,他可在碑上重新刻下雨字,亦或刻下其他字,应该能获得一些较为厉害的秘术。

    暗族仙帝、暗族准圣的储物袋,陈列一地,全被乱古送给了宁凡。

    遗憾的是,这两个储物袋中除了道晶及一些常用丹药,几乎没有几件有用之物。

    堂堂仙帝、准圣,贵重物品全部留在暗族家中。竟是没有随身携带。

    他们本是来神虚阁监督祭品一事,又无凶险,自然不会带太多物品

    好在道晶也不算少,两人道晶加起来,足足有一万四千亿。

    为数不多的丹药,品阶也全都在九转银丹以上,全都价值不菲。

    貌似还有墓比第一的虚无令奖励没有取不过宁凡也不在意,于他而言,虚无令已没有太大用处。

    宁凡服下了一颗丹药。在这墓宫之内疗伤,开始恢复闯墓消耗的精血。

    一连十日,宁凡足不出户。十日后,他伤势痊愈。向乱古墓宫一拜,离开了神墓。

    墓比已经结束,宁凡注定会因这一场墓比名震东天。

    雨之仙君、瘟王义弟、乱古传人每一个名号,都足以震惊世人。

    宁凡一出神墓。立刻直奔东溟星而去。

    沿途所遇修士,一见宁凡到来,纷纷神色一变。

    在东溟星巡守的神虚阁修士。见是宁凡到来,更是没有任何盘查,直接放宁凡入星。

    一入东溟星,宁凡立刻朝着神虚四阁的宗阁方向降落。

    宗阁是神虚阁精英弟子的修行闭关之地。宁凡一经到来,直接朝着女修群居的弟子舍飞去。

    沿途宗阁女修一见宁凡到来,或是敬畏,或是美目异彩连连。

    抛开宁凡展露的背景不提,但就他种种战绩,便足以让这些女修心仪不已。

    甚至有不少大胆一些的女修传出传音飞剑,约宁凡在某某地方幽会

    可惜这些传音飞剑,通通被宁凡无视。他的遁光直奔小妖女的寝宫而去。

    此刻,小妖女正在自己的寝宫中闭关。不远处,一座矮山山巅之上,盘膝坐着一名负剑老者。

    此人半步踏入了舍空境,正是负责保护小妖女的鲁长老。

    从前的他,名为保护小妖女,实则是在保护祭品,留守在小妖女身边,更多的是对小妖女一种监视。

    如今,虚空帝对他下的命令,却是真心奉小妖女为神虚少主,好好看护于他。因为如今的小妖女身份不同了她,是乱古门徒看上的女子

    鲁长老本在矮山盘膝修炼,忽然察觉到一道遁光疾驰而来。

    那遁光毫不避讳,直奔小妖女闺阁而来,使得鲁长老不敢怠慢,豁然站起。

    他十指掐出一个剑诀,背后负着的后天仙剑立刻飞出剑匣,化作一道剑虹,朝来人阻挡而去。

    “来者何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少主寝宫,不知道此地已列为禁地了么!”

    他话音未歇,忽然目光一变。

    却见他斩出的剑虹,才刚刚飞出一半距离,忽然便被一股大力击中。

    只见五道雨意缭绕的剑光一闪而逝,鲁长老甚至没有看清自己的神通如何被破,仙剑已经倒飞而回。

    下一瞬,宁凡周身盘绕着五道雨剑剑影,徐徐出现。

    “竟是雨之仙君!”

    一瞬间,鲁长老惊得面色大变。

    如今东天仙界谁人不知,雨之仙君宁凡乃是堂堂乱古门徒,不可招惹。

    他竟斩了宁凡一剑!虽说是为了守护寝宫,但难保宁凡不会怪罪

    堂堂半步舍空的老怪,竟会害怕宁凡怪罪,说出来似乎可笑,但如今,此事却成了事实!

    “你是阿慈的护卫长老?”宁凡淡淡问道,并无怒意。

    鲁长老那一剑并无杀意,留有余地,这一点,他还是看的出来的

    神念微不可查地朝小妖女寝宫一扫,宁凡嘴角微微上扬。

    他今日来此,可是专程‘毁掉’暗族祭品的。

    暗族虽被乱古帝吓退,但未必真的会放弃小妖女这一祭品,除非小妖女本身失去成为祭品的资格

    据说钟祭祭品必须是处子才可若非处子,则无法献祭

    从前的宁凡,不敢用这种极端手段,直接剥夺小妖女祭品身份。

    如今,他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