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846章 暗族,蝼蚁尔!

第846章 暗族,蝼蚁尔!

    没有任何解释,神空帝根本不屑给宁凡任何解释,直接散出帝念,朝宁凡镇压而下。

    天地间的所有声音,在这一瞬全部消失,一股无形的压迫感,骤然轰落在宁凡身上。

    宁凡目光一变,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意志,来自星空的意志!好似整个东溟星域的星空,都朝他压了下来!

    数百万修士仅仅被这帝念威压波及,便纷纷呼吸一滞,面色大惊。

    就连吕瘟这等仙王,都望着神空帝方向,心惊不已。

    这威压太强,万古第八劫的仙帝威压,岂是等闲修士可以抗衡!

    处在威压中心的宁凡,立刻如遭重击,吐血连退。

    纵然全盛之时,他也无法正面抗衡万古第八劫的帝威。此刻受伤极重,被威压一震慑,体内伤势立刻有了加重的趋势!

    神空帝的一声冷哼,好似化作千万重惊雷,在宁凡识海之中不断炸裂。

    其声音,在宁凡耳边久久回荡,每回荡一次,都会令宁凡伤势加重无数。

    你的要求,本帝不准!

    本帝不准!!

    不准!!!

    噗——

    宁凡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意识一昏,几乎要在这股威压之下昏阙。

    罗石,吕瘟,小妖女,离小小但凡与宁凡有些交情的修士,此刻纷纷豁然站起,朝神空帝方向请求道,“帝君手下留情!”

    “哼!本帝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此子已死!”七彩光芒之中,神空帝冷哼一声,没有撤掉威压,反倒令威压再次加重,令无形的威压。化作了实质般的七彩之色!

    这行为,是惩戒,惩戒宁凡窥觑祭品之心!

    随着威压增强,会场中心立刻被实质般的七彩帝威所笼罩,外人根本看不清其中发生了什么。

    七彩帝威临身,宁凡好似化作了风中残叶,随时都有飘零陨落的危险。

    他的面色已看不到半点血色,但他的目光,却越来越冰冷,没有任何畏惧。

    咬着牙。倔着骨在这七彩帝威之下,宁凡却是昂起了头。

    茫茫无尽的七彩帝威,隔绝了他的视线,令他无法看透前方一切。

    他好似一块卑微的泥土,神空帝好似高高在上的星辰。彼此地位悬殊,但宁凡眼中,没有畏惧,只有愤怒!

    原本连退的身形,在这一刻。被他咬着牙稳住。

    他的白袍染满鲜血,墨发在风中狂舞,手掌一抬,朝面部狠狠一抹。立刻,一个狰狞可怖的银色鬼面,出现!

    满头墨发,在这一刻化作一头银丝。煞气汇聚在双目,化作血一般的瞳色。

    在召出鬼面的瞬间,原本镇压于身上的如山威压。立刻减弱了五成之多。

    宁凡一步迈出,怒视星河,眼中青芒闪烁,好似与天地合一。

    天地间的大道,好似在于他交相呼应,他眼中的煞气,好似足以倾覆苍穹。

    借着鬼面之威,借着与天地大道交融,宁凡竟是生生抗衡住了神空帝的威压。

    他的目光,穿透了七彩帝威,更看清了神空帝七彩神芒之下的震惊面容!

    这是宁凡第一次,强行看透仙帝的容貌!

    “这就是神虚阁的行事作风么!拒绝宁某请求,失信于人在先;堂堂仙帝之尊,欺压小辈在后好一个神虚阁!好一个神空帝!只可惜,即便你是仙帝之尊,也休想凭威压将我压服!天地之雨,听我号令,给本尊,逆!”

    一个‘逆’字喝出,宁凡眉心雨星随之一闪,这一刻,他的声音之中,同样有了一股意志,加诸在天地间的雨雾之上!

    天地雨雾,全部融入了他的声音,逆天而行,冲天而起,声融于天,久久不散。

    星空之中,回荡着宁凡的声音,任何听到这声音的修士,全部道心一颤。

    镇压在宁凡身上的七彩威压,随着雨意一卷,竟是嘭地一声,全盘崩溃!

    帝威,碎!

    四散的七彩神芒之中,宁凡收了鬼面,怒而抬头,冷冷看着高高在上的神空帝。

    静!四面高台一片死寂!只有一声声倒吸冷气的声音。

    除了神虚双帝外,此地没有任何人的目光,能穿透七彩帝威,看到之前帝威中发生的事情。

    外人根本不知道,宁凡是如何凭借鬼玄之身,震碎了堂堂八劫仙帝的帝威。

    但他们亲眼看到七彩帝威崩溃的一幕,如何能不惊!

    就连吕瘟都是面色震撼,嘴巴大张,下巴都快惊掉到地上。

    他吕瘟,绝对是此地最高估宁凡实力的人。在他的眼中,宁凡就是一个隐匿修为的仙王。

    但在吕瘟看来,即便宁凡是一名仙王,也没可能正面轰碎八劫仙帝的帝威吧!

    “莫非宁道友的真正实力,仍是被我低估了?他不是仙王,而是仙帝?!”

    “对,唯有如此,他才可能轰碎八劫大帝的帝威!”

    吕瘟越想越偏,对宁凡的实力越来越高估。

    唯有宁凡自己明白,他能正面轰碎神空帝的帝威,都是取巧的缘故。

    先天鬼面助他挡下了神空帝五成帝威,天人合一助他挡下了余下帝威。

    先天鬼面是仙帝难求的至宝,天人合一是神空帝都无法领悟的大神通,若无这两个底牌,宁凡承受不住神空帝威。

    明悟了雨阴阳,宁凡借用了一丝雨之道则的力量,沿着神空帝帝威脉络,将其帝威击碎。

    雨阴阳,蕴含了一丝掌位之力,那是一种唯有掌位仙帝才能驾驭的力量。这掌位之力,便是神空帝也无法修出。

    若无雨阴阳提供的一丝掌位之力,宁凡就算能够承受住七彩帝威,也无法操控天地之雨反击,无法将七彩帝威击碎。

    想要击碎七彩帝威,三大底牌,缺一不可。

    当然,宁凡之所以能击碎神空帝的七彩帝威。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便是如今的神空帝并非全盛状态,肉身已毁,只有元神幻化人形,驾临此地。

    这重伤,使得神空帝帝威大减,威压不足全盛之时的三成,给了宁凡击碎帝威的可能

    无论如何,宁凡终究是轰碎了神空帝的帝威,这是事实,神空帝不愿接受、却无法不承认的事实!

    神空帝、虚空帝皆是仙帝。他们的目光,足以洞穿七彩帝威,看到宁凡所做的一切。

    虚空帝此刻神色动容,心中暗暗震撼,宁凡展露的三大底牌,无一不让他感到震惊。

    “先天鬼面天人合一甚至还有一丝掌位之力!此子区区鬼玄,竟有如此恐怖的三大底牌!他能以鬼玄修为击碎七彩帝威,绝非偶然!”虚空帝心中暗道。

    神空帝此刻不发一言,他同样心中震撼。但更多的,却是嫉妒,却是恼怒。

    恼怒的,是宁凡区区鬼玄小辈。竟敢向自己还手,击碎自己的七彩帝威。

    嫉妒的,是宁凡这三大底牌,无一不是他渴望得到的。无一不是他没有的,就算出手抢夺,都夺不来!

    第二步灵装一旦认主。便不可抢夺;天人合一全凭自身领悟,无法抢夺;掌位之力更是全靠自身修炼,无法从外界夺取

    唯一一个修炼掌位之力的捷径,是吸收陨落掌位大帝的掌位道果

    可惜,掌位道果成形的几率太低。且宁凡根本不是掌位仙帝,便是杀了他,也没有可能出现任何掌位道果

    “本帝求而不得的东西,此子竟全部拥有!”有生以来,神空帝堂堂八劫大帝,第一次嫉妒一名鬼玄小辈

    击碎了神空帝的七彩帝威,宁凡怒意稍减,目光恢复了一丝冷静。

    他的目光从神空帝身上移开,落在虚空帝身上,微微抱拳,对虚空帝行了一礼,不卑不亢地询问道,

    “敢问帝君,晚辈获得了墓比第一,按照墓比规定,神虚阁是否应该答应晚辈一个请求?”

    “是,只要你的请求不过分,我神虚阁都会答应,问题是你的请求,确实有些过分了”虚空帝微微一叹,语气之中,竟有几分客气。

    以他的身份,对待鬼玄小辈本来绝不可能客气的,但宁凡不同,展露的诸多底牌,强大潜力,容不得他小觑。

    “晚辈不知自己的请求哪里过分,请帝君明言!”

    闻言,虚空帝轻轻一叹,并未直接回答,只是屈指朝宁凡一点,立刻便有一枚玉简,化作一道流光,朝宁凡直直飞去。

    宁凡接过玉简,神念一扫,立刻,面色铁青。

    这玉简之中,记录着一件大事,数年前发生的大事。

    就在数年前,暗族使者忽然驾临神虚阁,寻到了神虚阁,要求神虚阁必须在千年之内修复东溟钟,再开钟祭!

    同时指名道姓,要求将小妖女定为下届钟祭的祭品,必取此女元神炼酒,不容任何祭品替代。

    这玉简之中,甚至提到了暗族索取小妖女元神酒的理由!

    理由只有一个因为她是萧家的人,是萧家血脉最优的女修!

    砰!

    宁凡目光之中,隐隐有怒火燃烧,一把将玉简按碎。

    暗族屡屡对萧家女修出手,原因为何,他不知!

    他唯一知晓的,便是在得知此事的瞬间,心中竟是对那素未谋面的暗族,动了一丝杀心!

    神虚阁不愿答应他的请求,理由他已知晓。

    然而这一切,改变不了他拯救小妖女的决心!

    他不准备请求神虚阁划掉小妖女的祭品姓名了这个请求,不够彻底!

    以神虚阁畏惧暗族如虎的态度,就算今日划掉了祭品名额,他日暗族一要求,多半还是会让小妖女舍身献祭

    这种事,他决不允许发生!

    “小友,你还是换个要求吧。这个要求,我神虚阁无法答应。”虚空帝轻叹,劝说道。

    “好!我也正想换个请求。”宁凡深吸一口气,目光忽然望向小妖女席位。朗声道,

    “我原本的请求,是将她的姓名,从神虚祭品名单上划除,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带她走,从今日起,她只是我宁凡的女人,不再是神虚少主,也不再是神虚祭品!谁也不能动她!这。就是我的请求,请双帝应允!”

    嘶!

    四面高台之上,立刻传出无数倒吸冷气的声音。

    知晓神虚少主祭品身份的老怪,只是少数,大多数老怪,初听宁凡之言,都感到震撼,震撼于堂堂神虚少主,竟会是钟祭祭品。

    而不少知情老怪。纷纷震撼于宁凡的大胆。

    他,竟敢向神虚阁索要祭品,且索要的,竟还是刚刚被暗族点名的祭品!

    “他的请求。竟是为我!”小妖女心湖一颤,无数涟漪回荡开来,根本无法平静。

    她早就隐约看出,宁凡宁可击碎神空帝帝威。得罪神空帝,也要坚持自己的请求,定是有什么无法退让的理由。

    只是她从未想到。让宁凡无法退让的理由,竟会是自己

    这一刻,小妖女再也无法伪装笑容,目中晶莹渐渐模糊,两行泪水流出,好似这一世所受到的委屈、不公,都随着泪水一并流走。

    原来,不是所有人都漠视她的生死还有一人,在关心她

    “放肆!你是什么身份,竟妄想与我暗族争夺祭品!”

    宁凡重新提出的这一请求,令神虚双帝齐齐面色一沉。

    只是不待双帝发话,却先有一道震怒之声,从天而降!

    出声者,是一名浑身笼罩在七彩光芒中的黑甲老者,双目闪烁着诡异的黑芒,脚踏九重暗云!

    在此人出现的瞬间,神虚双帝齐齐面色大变,而此地不少老怪,纷纷认出此人来历,震撼难明。

    “九重暗云!他是暗族大帝!”

    “暗族!十大秘族中的暗族么!暗族大帝,为何会来此地!”

    宁凡目光骤然一凛,来者,竟是暗族大帝,是一名万古第六劫的仙帝!

    那暗族大帝冷笑一声,抬手一指,指如黑日,直接朝宁凡当头点下!

    一指落,天地间立刻现出一轮黑色日影,有着吞噬一切修为神通的诡异黑芒。

    这一指,分明就是暗族秘术之一黒曜指!

    这一指,存了杀心!这名暗族大帝,誓要在此,斩杀宁凡!

    只因宁凡,竟胆大包天,敢窥觑暗族祭品!

    神空帝面色一沉,虽不喜暗族突然到来,暴起出手,却没有阻拦之意。

    虚空帝面色一变,立刻抬起手掌,想要出手救一救宁凡,却终是在一番犹豫后,放下了手,不敢得罪暗族。

    离小小一惊之下,立刻跳上座椅,取出一块保命玉佩,就要按碎,救援宁凡。

    那是掌劫大帝赐予她的保命之物,这一刻,却是毫不犹豫就要动用!

    小妖女俏脸失色,化作惨白,在这暗族大帝对宁凡痛下杀手的瞬间,心中竟是绞痛地无法言说

    吕瘟、罗石豁然站起,想要出手救援宁凡,却在暗帝威压一震之下,纷纷倒退。

    神空星上,正清扫落叶的向螟子骤然抬头,一贯沉凝的面色在这一刻有了怒意。

    “又是暗族!当我神虚无人、软弱好欺么!”

    他一步迈出,便要出手去救宁凡,但这一步终是没有踏出,落在原地。

    他倒不是惧怕暗族,而是因为宁凡身上,再次出了变故!

    宁凡望着那名暗族大帝,眼中满是不甘,满是愤怒。

    愤怒的,是暗族过于霸道的行事作风。

    不甘的,是自己太过弱小,在这暗族大帝面前,竟是毫无抵抗之力。

    “小辈,记住!我暗族祭品,不是谁都可以染指的!森罗不行,你,同样没有资格!这一指,是老夫给你的教训!”

    暗族大帝不屑一笑,黑指落,杀机临!

    在这杀机临身的瞬间,宁凡取出了一个玉佩,按碎

    没有取出杀帝玉简,他不想将杀戮殿卷入与暗族的纷争,连累杀戮殿。

    宁凡取出的玉佩,是他向乱古大帝求来的东西。

    求来此物,宁凡为的便是在必要时刻,以乱古威严,震慑神虚双帝。

    如今,却恰好用到了暗族身上。

    随着玉佩按碎的瞬间,一股足以灭尽星空的气势,骤然出现在宁凡身上。

    在宁凡的身旁,竟骤然出现了一道虚幻老者的身影。

    这老者身体虽然虚幻,却有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压,足以傲视四天九界一切生灵!

    这老者一经出现,立刻露出愤怒神情,大手一抓,星空骤然崩溃,崩溃之威横扫开来,整个东溟星域都在战栗!

    黒曜指的万丈指芒,被那崩溃之势一冲,立刻狠狠一颤,碎灭成无数黑日日影。

    那崩溃之势继续横扫,朝那名暗族大帝猛然卷去。

    那名暗族大帝骤然大惊,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直接肉身崩溃,血溅长空。

    唯有其仙帝元神卷着储物袋,逃过一劫,没有殒命,却也是重伤垂死,望向虚幻老者的目光,竟是无比胆寒!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虚幻老者只是一道帝念而已,根本不是本尊降临。

    这帝念实力,不足本尊十分之一,饶是如此,也比暗族之中任何一名准圣都要强大!

    此人是谁!神虚阁之中,何时多出了这样一名强者!神虚阁中,不是只有向螟子一名准圣么!

    “你你是谁!竟敢毁我肉身,难道不怕我暗族”

    暗族大帝压下心中震惊,想要说些狠话,震慑一下眼前的虚幻老者。

    只是他话未说完,立刻迎来虚幻老者一声怒极反笑的冷哼!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动老夫的徒儿!”

    这一声冷哼激起无形声浪,朝暗帝元神狠狠一震,再次将他震得吐血倒飞,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暗族?蝼蚁尔!不过是暗元辰的末代残裔而已!你可知,便是你先祖暗元辰在世,见到老夫,也许惊退!老夫的徒儿,他更是不敢加害半根毫毛,否则等待他的,便是死!”

    虚幻老者抬手一指,天地间竟同时出现四个黑色太阳的虚影。

    四个黑阳同时碎灭,化作四道指芒,朝暗帝元神猛然轰去,一瞬间,暗帝元神心惊肉跳起来!

    “四四极黑曜!我暗族失传多年的最强指术!你是谁,为何懂得此术!”

    没有回答,何须回答!

    虚幻老者眼中寒芒连闪,一世杀机都融于这一指之中。

    他的徒儿,不容任何人加害,区区十大秘族,狗屁都不是!

    “乱古大帝,手下留情!”

    一道八彩光芒,瞬息间遁至暗帝元神前方,将其元神护住,拼尽全力,试图阻挡四道黑曜指芒。

    他,是一名准圣,暗族的准圣!

    他认出了的虚幻老者的身份,原本阴鹜的神情,在这一刻,满是惊恐!

    乱古大帝!那是暗族倾尽全族之力,也得罪不起的人物!

    即便眼前的乱古,只是一个幻象!暗族也根本得罪不起!(未完待续……)